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零六章 雙方的行動  
   
第四百零六章 雙方的行動

“我是艦隊司令蘇菲,全艦隊注意,目標不明巨獸,全彈齊射。給我轟爛那個畜生!”

“老大發飆了,各戰位注意,全彈齊射,目標不明巨獸。”各艘戰艦上的艦長在接到通訊後立刻就開始呼喝著讓手下的人按照命令進行還擊,那做派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碰上海盜了呢。

說到海盜……這全都要怪闖王那家伙。本行會組建艦隊沒多久之後闖王他們那幫子當初的抗曰聯合陣線的玩家就全都並入了我們行會,然後挑起了本行會所有的海軍事務。本來這個是沒什麼問題的,關鍵麻煩的是闖王他們當初是干海盜出身的,所以他們帶出來的人全都是一股子海盜習氣,即便是後來冰霜玫瑰盟的艦隊做了幾次大規模的擴充,結果依然沒能沖淡這種風氣或者說是文化底蘊,于是本行會的海軍就成了現在這樣,所有艦隊指揮人員基本上都跟海盜頭子似的。

雖說作風有點那啥,不過咱們行會的制度比較完善,所以各艦長們並未影響到命令的發布速度,反而是非常迅速的執行了下去。

跟隨在克利斯締娜號附近的十幾艘本行會戰艦紛紛在調轉炮口,當所有火炮全部指向那邊的海怪之後,克利斯締娜號率先開火,對著那怪物的腦袋就是一輪齊射。周圍的其他戰艦看到克利斯締娜號開火之後也不再等待,紛紛開始火力覆蓋。對面的那只怪物剛剛就已經被克利斯締娜號撞的半殘了,畢竟腦袋上直接開了這麼大個裂縫,即便是以怪物的生命力來說這也算的上是非常嚴重的傷害了。在這種情況下遭到我方戰艦的集火攻擊,怪物幾乎毫無閃避意識的就正面扛下了所有攻擊。

克利斯締娜號應為正對著怪物,所以只有正前方的三座炮台可以開火,但是其他戰艦因為角度和位置的問題,幾乎整艘戰艦上的主要火炮都能參與射擊,即便是那些戰艦都沒有克利斯締娜號這麼大,但畢竟都是戰列艦或者巡洋艦一級的,這個火力強度也絕不是一般的戰艦可以比的。更何況這次出來的戰艦已經集體換裝了電磁軌道炮原理的主炮,而且使用的還是液化魔晶蒸汽炮彈,這個威力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

幾乎沒有任何反抗的怪物一瞬間就被眾多炮彈所淹沒,密集的爆炸產生的火球將整個怪物都吞了進去,周圍的人之能看到一個巨大的火焰團,至于里面的怪物……貌似除了那慘叫聲之外就沒有別的反應了。

第一輪打擊來的迅速,等到火焰熄滅煙霧散開之後,眾人就看到海面上漂浮著一大團爛糊糊的肉團,雖然依稀還能看得出來這就是那個怪物的尸體,但是其上已經基本找不到太多完好的地方了。周圍的海面已經徹底被怪物的血水染成了明藍色,而周圍的空氣中也是漂浮著難聞的混著著焦糊味的一種怪味。

“不是吧?這就掛掉了?”英國人顯然不能接受他們高價請來的打手居然是這麼個中看不中用的東西,只是一次交鋒居然就被打成了一堆爛肉,這未免也太虎頭蛇尾了吧?

“別著急,波塞冬應該還沒有出全力。”一名英國行會的首領說道。他就是負責和波塞冬洽談的人,所以對這個波塞冬的實力了解的比周圍的人要稍微多一些,因此他更加的相信波塞冬的實力。

事實也和這個家伙所猜測的差不多,就在眾人看著海面上靜止不動的爛肉以為波塞冬已經掛掉的時候,海面下卻是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暗影從那怪物的尸體下方鑽了出來。這個黑色的暗影在離開那具尸體的時候甚至帶動那巨大的尸體在海水中翻了個身,而此時再看那尸體,下方居然全都不見了。尸體只剩下了一個空殼而已,內部的東西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吃掉了一樣,根本一點都沒剩下。

面對這樣的一個奇怪的現象我們都沒有太大驚訝,因為剛剛確實有個東西從尸體下面鑽了出來,只是這個鑽出來的東西雖然沒有那具怪物的尸體那麼寬大,卻是非常的長。

新出現的生物在離開那具尸體之後就開始圍著克利斯締娜號轉圈子,而周圍的戰艦也是在不斷的改變航道試圖躲避這個巨大的黑影,只是這東西在水面下的速度奇怪,而且還非常奇怪的是可以保持這種速度卻不在海面上形成明顯的波浪。

“水中聽音器。發現什麼了嗎?”那黑影那麼大,蘇菲當然也看到了,這個時候她正在大聲的詢問艹作水下聽音器的會員是否發現異狀。

那名負責艹作水中聽音器的會員一邊繼續監聽一邊說道:“推進音很輕微,應該是大型海獸。對方速度很快,根本無法長時間捕捉聲源。”

“大型海獸嗎?”蘇菲想了想道:“使用深水炸彈,預判軌跡范圍投射。”

“明白。”

克利斯締娜號側面的幾塊裝甲板突然展開,然後一個個好像左輪手槍彈倉一樣的東西伸了出來。這個東西其實就是深水炸彈投射器,轉盤型的彈倉上一共有八個發射管道,而每個管道之中都會預裝三發彈藥,也就是說這一個投射器就可以一次姓扔出去去二十四枚深水炸彈。而且,因為考慮到深水炸彈幾乎全靠沖擊波產生傷害,所以我們行會的深水炸彈使用的並非爆炸物引爆,而是一種魔法陣。

這種深水炸彈之中其實根本就沒有爆炸物,這個玩意要是放在陸地上,就算直接啟動也不會產生任何爆炸力,因為它的作用原理比較特殊。這種炸彈內部所裝載的其實是一個固定的魔法陣,這個魔法陣在啟動後就會焚毀,而它的功能就是讓周圍十米半徑內的所有水在一瞬間全部變成水蒸氣。

大家都知道過去的那種蒸汽機其實就是利用水蒸氣的力量在運轉的,所以由此可見水變成蒸汽之後體積會增加很多倍。半徑十米之內的水在一瞬間全部變成氣體狀態,這個體積會增加多少大家都能算的出來,而這突然出現的巨大體積卻被束縛在了一個如此狹小的范圍內,結果自然就只能向外爆發去釋放這種力量,于是呼爆炸就產生了。

雖然這種深水炸彈對生物體的殺傷力並不高,但畢竟還是有一定傷害能力的,而且這種深水炸彈還有幾個優點。一是體積小,甚至可以用人手直接投擲。二是這種深水炸彈的成本很低。魔法陣是用魔法陣專用印刷技術直接刻錄的,啟動魔法單元就是一塊破碎的魔晶石碎片,外殼不過是鋼城開采出來的成品鋼材,連鍛造都沒有,只是進行了塑形而已。反正所有材料都是便宜貨,一枚炸彈的價格甚至都不如某些火槍手職業的玩家使用的特殊彈藥的價錢高。第三,這種炸彈超級安全。因為只要不碰到水就沒法引起連鎖反應,所以只要不是在啟動狀態下直接掉進水池里面,單純的受潮什麼的根本不會影響它的安全,至于說碰撞什麼的就更別說了。

這麼好用又廉價的東西,即便是威力稍微差了一點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所以我們行會的戰艦上裝備的深水炸彈都是使用這種多管發射器發生的,而且不能進行單發發射,每次一開火最少就是八枚,而且因為特殊設計的彈巢結構,這八枚彈藥飛出去之後剛好就會形成一個環狀的散布區域,可以做到最大限度的增加爆炸力覆蓋范圍。

因為這次蘇菲下令說是覆蓋攻擊,所以克利斯締娜號上的彈巢一口氣就打出去二十四發深水炸彈,那個發射速度快的對面的聯合艦隊上的人員看的都直抽冷氣。多虧這是反潛武器,要是艦炮也有這種速度,那他們就不用活了,直接打開船底進水閥自沉算了。

雖然一個發射器一次姓只能投射二十四枚彈藥,但因為這種發射器的大小只有現實中的那種單兵榴彈槍差不多的體積,所以對于戰艦來說這玩意的體積幾乎可以忽略。那麼,既然這東西這麼小,我們自然是不可能只裝一兩具發射器了。于是呼,克利斯締娜號的側舷甲板下突然就打開了十幾個開口,跟著就是一大片深水炸彈好像下餃子一般砸落在了水下那個黑影前進的方向上。

盡管我們這邊的攻擊相當的犀利,但是那只怪物的能力明顯也不差。幾乎就是我們這邊的深水炸彈剛剛入水的時候,那只怪物就突然一個急轉彎,然後向著側面迂回而去,不一會就和克利斯締娜號拉開了距離。

看著己方發射的深水炸彈全部射偏,蘇菲立刻又命令道:“別用小鞭炮了。用導引追蹤彈。”

“可是那個……”大副還想說點什麼。

蘇菲直接一個眼神就讓大副將後面的話都給咽了回去,直接轉身下命令開始執行。

隨著命令傳達,克利斯締娜號中部的一門副炮忽然開始向上仰起,然後用近乎垂直的發射角向上打出了一枚巨大的炮彈。

這發炮彈的直徑有近三百毫米,長度接近七百毫米,在艦炮炮彈中絕對算的上是大家伙。除了克利斯締娜號自己的主炮之外,別的行會都很少有這麼大的炮彈。畢竟三百毫米的口徑已經是戰列艦主炮一級的存在了,而在別的行會,戰列艦這種艦種基本上都是屬于絕對的主力,所以數量不可能太多。

克利斯締娜號因為自身體積比較大,所以即便是副炮的口徑也有三百多毫米。在使用特殊密封圈之後可以輕松發生這種口徑接近三百毫米的彈藥。

那發巨大的炮彈和一般的炮彈明顯不太一樣,在飛出炮口的時候就能直接用肉眼捕捉到,可以看的出來,這東西的初速很低,而且僅僅是上升了不到三百米就到達了極限開始往下落。

本來對面聯合艦隊的人看到這發炮彈的時候還有點奇怪,但是當這個東西開始下落之後他們就意識到這個東西的不簡單了,因為這個玩意在慣姓耗盡開始下落的時候突然從後面彈出了一個小降落傘,一下就降低了炮彈下落的速度。在這個降落傘打開之後炮彈立刻斷成了兩截,被降落傘拉著的一個圓圓的蓋子一樣的東西繼續緩慢下降,而前面的彈頭部分則是突然從側面噴出了三道火焰,然後彈頭隨著這三道傾斜的火焰助推,一面加速俯沖一面開始了自轉。

炮彈彈頭部分在開始了自轉過程之後立刻就變得好像一個高速下落的鑽頭一樣,不但速度奇快,而且非常穩定,並且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這個彈頭居然在不斷的修改飛行路線,因為它下方的那個怪物似乎是已經注意到了這個下落的炮彈,所以怪物一直在不斷的變向企圖甩脫這個東西的追蹤,可惜這玩意就好像長了眼睛一樣始終盯著它,不管它怎麼轉彎,彈頭始終都是正對著它飛了過去。

發現躲避沒用的怪物立刻在海面上消失不見開始加速下潛,只可惜彈頭下落的速度太快,它也就是剛剛下潛了幾米而已,那個彈頭也就跟著入水了,而且因為彈頭的錐體造型,幾乎就沒什麼阻力,直接破開海水繼續下沉,速度比那怪物下潛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水下的追擊情況上面的人根本就看不到,但是那發炮彈並未讓大家等待多久,因為它只用了幾秒就追上了那個怪物,並且在追上怪物的瞬間就突然爆炸了。

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炮彈入水地點周圍半徑五十米的區域內,整片海面的海水都被瞬間掀起了幾百米高,同時巨大的白色浪花四散紛飛,就好像盛開的水仙花一般。伴隨著那翻滾的白色水花出現的還有一些藍色的液體以及一些不明生物的肉塊,明顯下面的那個東西已經被整個炸碎了。如此強力的攻擊,其殺傷力簡直是喪心病狂,而更讓對面那幫人害怕的是這個東西居然是副炮發生出去的。

其實對面的聯合艦隊的那些人是多慮了。這種彈藥的威力之所以這麼大不是因為發生的發射器的問題,而是在于其內部裝載的爆炸物乃是比液化魔晶蒸汽更加恐怖的物質。這種東西其實也是來源于魔晶石,但不是用白魔晶石提取的,而是用紅魔晶石提取的。因為使用的是高等魔晶石,所以這個制作成本就比較誇張。本行會生產這種炸彈僅僅是作為一種實驗彈藥使用的,而且也僅僅配給了各艦隊中的旗艦,就連主力戰列艦也都未必有攜帶這種彈藥。

當然,雖然造價高到連我們冰霜玫瑰盟都有點用不起的地步,但所謂一分價錢一分貨,這個炸彈雖然價格超級貴,但是威力也是超級大,而且因為它的單位成本過高,為了防止射偏,我們還專門給這種炮彈配置了一個最低級的人工靈魂。也就是說,這種炸彈其實是有思考能力的,算是一種智能炸彈,跟蹤能力遠非導引箭魔法陣可比。不過考慮到人工靈魂本身也是一種非常昂貴的東西,所以我們使用了彈體和控制中樞分離的設計,也就是大家看到的那個小降落傘帶著的那個圓盤。那玩意才是中樞,而掉下去的彈頭只是帶有一個控制模塊和爆炸物而已。

用掉了一發特殊彈藥轟掉了第二只怪物,我們這邊眾人的心情卻沒有絲毫的好轉,因為就在那連頭都沒有冒一下就被干掉的怪物尸體緩慢浮出水面的同時,海面下居然又好無征兆的突然冒出了兩只怪獸。

這次的兩只怪獸出現的非常突兀,周圍本來沒有任何跡象,突然就在海面上憑空冒出來了兩只怪物。這兩只怪物在出現的時候就是出于漂浮狀態的,因此我們直接就看到了這兩個生物的大部分造型。

這是一種有點像鱷魚的生物,但是感覺身體比例較鱷魚更加的圓一些,不像鱷魚成扁平結構。此外,這種生物的頭部也不太像鱷魚,反倒是有點像一種叫[***]冠龍的恐龍。其實聽到這個名字就應該能想到,雞冠龍的頭頂上有個類似雞冠子的凸起結構,但是在我看來那東西與其說是雞冠子,倒不如說是在頭上頂了把斧頭更合適。這玩意的腦袋根本就是個大斧頭的造型,在斧頭的中央部分有道鋸齒形的裂縫,那就是怪物的嘴巴,而怪物的眼睛則是長在了頭部的偏後位置,明顯是為了保證在撞擊中不會傷到眼睛。

事實上除了頭部有些像斧頭之外,這個生物的背上還有一條好像鋼鋸條一樣的背鰭,這玩意鋸齒形的結構看起來非常的鋒利,明顯不只是裝飾或者輔助游泳的工具,應該也是一種武器才對。

兩只怪物的體長都在六七百米上下,雖然沒有克利斯締娜號大,甚至都不如我們艦隊中的其他戰艦大,但是這個體積已經超出了聯合艦隊的任何一艘戰艦的體積了。

對方聯合艦隊中最大的一艘戰艦長度也不過才五百米不到一點,撐死了四百九十幾米而已。可是這倆怪物居然都有六七百米長度,去掉兩三百米長的尾巴,剩下的身軀和頭部依然非常的巨大,而且這個東西的尾巴也不是那種細細的結構,而是相當的粗壯,因此可以判斷這種尾巴多半也是有很強攻擊力的。

怪物們出現後並未做任何停留直接就沖著克利斯締娜號直接沖了過來,並且在前進過程中兩只怪物也逐漸下潛到了幾米深的海水中,海面上雖然能看到它們掀起的浪頭,但是這種情況下要用艦炮攻擊,傷害力就不會太高了。

怪物們明顯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訓,知道我們的武器太厲害,和我們兜圈子沒有任何意義,所以這次上來就直接全速沖了上來希望速戰速決。說實話,這種判斷其實才是最正確的,之前第一只怪獸不過是因為太倒黴,沒想到克利斯締娜號轉向這麼快,結果一頭撞在了艦艏撞角上,所以才會敗得那麼淒慘。至于第二只怪獸,多半是因為第一只怪物的原因而做出了錯誤判斷,打算跟我們打游擊,結果沒想到蘇菲干脆利落的就是一發靈巧炸彈,瞬間就將其搞定了。

這次出來的兩只怪物已經算是第三波攻擊了,吸取了前面兩只怪物的教訓,這次他們的攻擊終于回歸正軌,不但乾淨利落,而且直切要害。

“阻攔射擊,別讓它們靠近。”

戰艦又不是戰斗機器人,一旦被敵人貼上來基本上就沒有任何還手之力了。雖然戰艦上的火炮多的就跟個刺猬一樣,可是一旦怪物貼上來,我們也不可能頂著怪物開火吧?

接到命令之後克利斯締娜號周圍立刻就是一片煙霧升騰,所有有射擊角度的大炮都開始進行阻攔射擊,但結果卻是毫無作用。怪物在水面下高速移動,他們上方被掀起了的浪頭並非靜止的海水,而是在高速流動中,就好像人工海浪一樣。如果那只是幾米厚的靜止的海水,我們行會的任何一款火炮都足以擊穿它,可問題是這海水在高速流動,它們會不斷的向後沖刷,結果就是導致所有入水的炮彈都被立刻帶偏方向,結果撞擊引信無法觸發,炮彈自然也就全都成了啞炮。

“不行,普通彈藥沒用!”火控人員喊道。

“用魔光炮。”

“還沒有完成冷卻!”

“該死!”蘇菲憤怒的一腳踢在了艹作台下方的底板上,但是發泄怒火對戰局毫無幫助。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面的怪物直沖而來。不過,蘇菲畢竟是在先導艦上練過,心理素質非常過硬,僅僅只是一兩秒的憤恨之後她就立刻冷靜了下來命令道:“所有火炮停止射擊,裝填一發子母穿甲彈瞄准怪物的方向不要發射。等對方接近我們的時候肯定是要出來的,抓住那一瞬間,給我狠狠地打。”

“明白。”

戰術命令一發布下去下面的各跑位立刻就停止了射擊並准備好了炮彈就等著對方撞上來了。對面的怪物並未注意到炮火突然停止了,或者他們注意到了,只是沒有在意。兩只怪物一左一右的從兩側饒了個彎,然後成六十度夾角向著克利斯締娜號猛沖而來,幾秒之後他們就接近到了距離戰艦不足一百米的距離上。

感覺到距離終于足夠了,兩只怪物立刻就一先一後的從水面下一躍而起向著克利斯締娜號撲了上去。

“就是現在!”當看到第一只怪物跳出水面,露出那白色的肚皮的一瞬間,克利斯締娜號的一號、二號兩座前主炮台瞬間同時開火,周圍的副炮也是響成一片,那只海怪瞬間就被炮火淹沒,但是真正威脅到它的還是那兩座主炮塔發生的四枚炮彈。

四枚裝填了液化魔晶蒸汽的子母穿甲彈中有一發射偏,在命中怪物的左前肢之後因為與鱗片之間的傾斜角度過大,直接發生了跳彈,雖然將那片鱗片直接擊碎,但炮彈卻是飛了出去,並未爆炸。不過第二發炮彈倒是准確的命中了怪物的胸口位置,彈頭撞上盾形鱗甲之後立刻將其擊碎,然後直接穿入怪物體內,在血肉之中開出了一條通道直接飛進了怪物的胸腔。

在第二發炮彈進入怪物體內之後零點零幾秒,第二炮塔發射的兩發炮彈也是先後命中了怪物的右胸和右肩位置,兩發炮彈都成功鑽入怪物體內,然後瞬間解體。

擴散的液化魔晶蒸汽瞬間充滿了怪物體腔內的空隙,下一秒爆炸突然發生,眾人之看到那只撲到半空中的怪物突然從胸腔位置整個被炸成了兩斷,前面半截直接飛過克利斯締娜號的頂部落進了另外一側的海水中,而剩下的半截則是因為爆炸產生的推力被擋了下來,就在原地落入海中。

本來這個結果算是不錯的,可惜後半截尸體落入海水中造成的巨浪剛好讓克利斯締娜號發生了搖擺,第二只起跳的怪物剛好就比第一只晚了那麼三五秒,結果等它飛起來的時候克利斯締娜號剛好因為劇烈搖晃而錯失了射擊角度。雖然炮長還是緊急發射了炮彈,但是其中一發直接從怪物的腦門上方飛了過去,什麼都沒碰到,另外一發也是擦著怪物的鱗片滑過,未能穿入怪物體內,倒是附近的小口徑火炮命中了幾發,可惜威力太小,根本沒有起到多大作用。

游戲內的海戰就和二戰初期的海戰差不多,拼的就是重型炮的數量、精度、射程以及威力。一艘裝備全重型炮的戰列艦遠比一艘混合炮艦要厲害很多,即便那艘混合炮艦的噸位比戰列艦要大很多也是一樣。

眼前的這些大型海怪就好像是那些戰列艦一樣皮糙肉厚,小型火炮帶的再多都沒用,除非能蒙中對方的眼耳口鼻之類的弱點位置,否則基本上就等于是在給敵人撓癢癢了。

連續兩彈射失,對方已經沖到了克利斯締娜號的頭頂上,此時克利斯締娜號後方的主力艦炮根本沒有射擊角度,前主炮都已經發射完成,沒有時間重新裝彈,這種時候幾乎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撲上來了。

不過,這次算是我們走運,因為我們不是只有一艘船,雖然沒有對方的聯合艦隊那麼多,但我們這邊好歹也有十幾艘戰艦的。

液化魔晶蒸汽炮彈威力太大,其他艦長擔心連克利斯締娜號一起擊沉了,所以主炮根本不敢裝填液化魔晶蒸汽炮彈,不過即便是不用液化魔晶蒸汽炮彈,一米六的口徑也絕對不是可以忽視的東西。

周圍幾艘有足夠角度的戰艦紛紛用前主炮發射了普通裝藥的穿甲燃燒彈,對怪物的體內組織造成大面積傷害,但是短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直接殺死怪物,所以那家伙還是重重的砸在了克利斯締娜號的前甲板上。

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克利斯締娜號的整個船頭都往下一沉,艦尾猛的一下翹起來老高,好多人都以為戰艦會就此翻過去,不過克利斯締娜號卻是非常爭氣,就在眼看要翻過去的瞬間,它卻是突然達到了平衡點,然後船尾開始回落,最後轟的一聲猛然砸入海面,雖然把周圍的其他戰艦上的本行會玩家都嚇了個半死,但最終還是挺住了。不過,危機可不會就此過去。

成功降落艦體的怪物的並未就此死亡,雖然身中十幾發穿甲燃燒彈,這家伙已經注定活不下去了,但是它的生命不會這麼快就消失。

有經驗的獵人都會告訴你,最危險的野獸就是受傷的野獸,困獸猶斗其實才是最猛的,因為這種時候它是在拼命,你根本不能用一般的情況去估計它的戰斗力。這個怪物現在就是這種情況,它知道自己要死了,現在基本上就是一種回光返照的狀態,因此這個家伙的戰斗力幾乎是瞬間達到了它所能達到的極限狀態。

那只怪物完全不管自己身上噴湧的血液和四處冒火的大洞,直接硬撐著站了起來,然後用它那巨大的腦袋一頭撞向了克利斯締娜號的艦橋。

蘇菲在看到這個情況的瞬間就直接拍中了控制台旁邊的一個按鈕,整個艹作室的地板瞬間打開,所有人嘩啦一下全都掉了下去。幾乎也就是在大家掉下去之後零點幾秒,那個怪物的大腦袋就直接沖進了艦橋將里面的一切東西都碾成了餅狀,不過因為蘇菲的反應夠快,總算是沒有再次造誠仁員死亡,不過因為突然掉到下面的艙室,所以摔傷了幾個人。

本行會的戰艦艦橋有著特殊設計,當艦橋可能被損壞的時候可以用駕駛台旁邊的緊急按鈕打開地板,然後艦橋內的人員就會直接落到下面一個房間中安置的軌道上,之後眾人會順著軌道迅速滑落到下面的後備指揮室,這個房間位于甲板下方,不在艦島之中,雖然沒有良好的視野,但是起碼夠安全。

這邊眾人得以成功逃脫,那邊怪物卻是直接將腦袋在艦島之中一通扭轉撕扯,然後硬生生的撕掉了半個艦島的上層結構,當然其中也包括那套價格昂貴的超大尺寸觀瞄鏡系統以及我們的魔光炮發射器。

雖然損傷慘重,但是克利斯締娜號的主體依然完好,前主炮中的一號和三號炮塔被怪物直接砸扁,但是二號炮塔居然幸免,于是趁著這個機會直接對著怪物的肚子就是一發穿甲爆破彈。

這一發炮彈是直接射入怪物體內爆炸的,所以威力非常的大,那只怪物之前就已經身中十數彈,現在本來就是憑著一口氣在強撐,摧毀艦島之後它的意志力開始下降,同時傷害也到達極限狀態。肚子中的這一發炮彈爆炸成了最後的稻草。那只怪物在撐了兩下之後終于失去力量身體一軟砸在了戰艦前甲板上失去了生命。

雖然這個怪物最終還是掛掉了,但是克利斯締娜號的前甲板和艦島幾乎都被這個家伙給破壞完了,而且因為怪物的尸體在前甲板上導致戰艦失去平衡,前甲板幾乎已經齊著海面,艦尾則是略微脫離了海面。幸好我們行會的戰艦用的是噴射動力而不是螺旋槳推進,否則的話這種狀態螺旋槳離開水面根本就沒法航行了。我們的戰艦因為使用的是噴射退機器,所以只要吸入海水的那個進水口不要露出水面就不會有問題。好在我們的戰艦上裝置的這個進水口在戰艦的中部,所以到時不影響吸水,只是因為船尾的噴射口出了水面,所以推進力下降的很厲害,畢竟沒有水的阻力,單靠噴射產生的反推力其實是很有限的。

“真該死,我可愛的戰艦居然被破壞成這個樣子!”到了後備指揮室內的蘇菲郁悶的看著從別的戰艦上發過來的圖像信息,從別的戰艦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克利斯締娜號上的損傷情況。雖說戰艦的主體結構都還完好,但其實此時的克利斯締娜號已經基本算是失去戰斗力了。畢竟此時三座前主炮塔都已經報廢了,而且沒有艦島,觀察瞭望都成了問題,單靠後方炮塔自身的偵察設備進行戰斗的話,戰斗力能保留多少都是個問題。

不過,雖然被搞的很慘,但克利斯締娜號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了自己的強大。要知道這樣的沖擊力,如此恐怖的破壞,要是換了一般的戰艦早就沉沒了,可是克利斯締娜號居然只是外部的上層建築受損導致戰艦暫時失去戰斗力,只要回到港口進行修理,很快就能重新回到戰場上。畢竟作為戰艦主體的船身部分其實並沒有太大損傷,至少航行系統都還是完好的。

就在克利斯締娜號那邊被幾只怪物搞的一塌糊塗的時候,我和克利斯締娜本人卻是也沒閑著。

我們既然知道對方的艦隊是個聯合艦隊,又怎麼可能不利用一下這一點呢?所以,我們並沒有留在克利斯締娜號附近傻呼呼的去和那些戰斗拼命。雖然以我和克利斯締娜的戰斗力確實是有單挑戰艦的能力,而且我們兩個不管是誰都可以輕輕松松的拆掉一艘戰艦,但是,這種戰斗方式只能說是浪費我們的實力。

我們畢竟是玩家,不是對艦用機動天使,即便是我們的戰斗力達到要求了,我們也沒有必要這樣做。要是我們去一艘艘的拆戰艦,這一路上要耽擱多長時間不說,我們自己的艦隊也絕對要承受巨大的損失。所以,我們打算直接來個釜底抽薪,打掉對方的士氣。

既然是聯合艦隊,那些戰艦的艦長之間肯定就不會太和睦,畢竟就算是一個行會的玩家也有關系好的和關系不好的,何況這還是個大雜燴呢?所以,我們打算利用這一點。先鎮壓對方的艦隊旗艦,然後偷偷的開著這艘戰艦逃跑。

現在雙方的戰局可以說並未像聯合艦隊的玩家們預測的那樣進入一面倒狀態,他們的數量優勢幾乎沒有起到多大作用,戰斗變成了僵持狀態。在這種狀態下,聯合艦隊之中的眾位艦長之間必然是有不少人開始打退堂鼓。在這種狀態下,如果率領他們的旗艦突然轉向脫離戰陣會怎麼樣?答案顯而易見。肯定會有人認為這是首領行會要自己跑路,然後丟下他們當炮灰。

當然,我們可以見旗艦弄走,卻不可能弄走這個行會的所有戰艦,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旗艦突然脫離編隊逃跑,那些英國人的戰艦之中有一些可能自動就會跟上來,另外一些則是會派人詢問,只要我們不回答,對方多半也是會迷惑著,而那些別的行會的艦長在看到英國人的艦隊有戰艦撤離之後,其中一部分帶有陰暗心理的必然會立刻開始跟著跑,然後沒有第一時間逃跑的人看到有人先跑,肯定也會跟上去,接下來基本上就是戰場崩潰的基本節奏,一個逃兵帶走一群逃兵,一群逃兵帶動整個戰陣崩潰,這就是人類的從眾心理。

所以說,只要我們能拐跑這艘旗艦,基本上就可以讓對方艦隊崩潰了。

對方的戰艦之所以能威脅到我們靠的就是戰陣和數量,只要他們開始逃跑,我們完全可以憑借射程和速度優勢跟在後面將這個艦隊一艘不拉的全部送進海底。這個戰術很簡單,執行起來應該也不難。

為了不讓別人想到是我們入侵劫走了戰艦,我特地讓艾美尼斯在克利斯締娜號附近設置了兩個幻象,其實那里面並不是空的幻象,而是兩台對艦用機動天使,他們頂著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形象就是用來吸引敵人注意力的。至于我和真正的克利斯締娜,我們當然是從水下接近到了那艘旗艦的下方了。

為樂隱蔽,我們不能從上面接近戰艦,所以我們采用了水下接近的辦法。等我們進入艦內當然是會被敵方發現的,而只要對方有玩家發現我們,就可以下線用別的方式通知別的人,但是即便是通知也只能通知他們本行會的人,聯合艦隊之中的別的行會的艦長別說不會得到通知,即便是有人通知了,難道他們會信嗎?再說了,我們也不是要他們全都被騙到,就算有人信了,但只要有人沒信,並且開始跑了,那就會帶動艦隊整體的崩潰。這就叫心理戰術。

“就是這艘船吧?”克利斯締娜頂著個避水罩和我一起站在那艘戰艦的船底下方問道。

我看了下戰艦的大小點頭道:“應該就是這個了。聯合艦隊里面最大的就是著一艘,沒有同級戰艦,應該不會錯。”

“那我們就趕緊進去吧。”

我點點頭直接抽出永硠雃角F一把長劍插入船底,雖然船底的金屬板非常的厚實,但是在永畯惚e不帶法則力量的東西都是豆腐塊,區別只是嫩豆腐還是老豆腐而已。

憑借永琲瑣W利,我們輕輕松松的在船底開了個窟窿,不過因為我已經提前在切割位置外面放置了一個那種防水能量屏障,所以雖然船底被切開了一個大洞,但是海水並未湧入船體。這樣做當然是為了讓對方晚一點發現我們,畢竟戰艦內部都是有滲水探測器的。一旦船體進水,對方立刻就會知道。

成功爬入船艙底部之後我們直接切開了這個艙室的大門到了外面的船體走廊走,因為不認識路,所以我們只能抓了個俘虜詢問了一下。好在英國人的戰艦上和我們一樣,船底工作的都是NPC,所以處理好尸體的情況下根本不用擔心被發現的問題。

從NPC那里搞到了船內大致的路線之後我們很快就摸到了劍島內部。從這里開始往上就有可能出現玩家了,畢竟這里都是要害部門。不過我和克利斯締娜當然還是盡量不想被發現,所以我們倆都提前啟動了隱身技能,然後開始小心的往上走。

前面幾層通過的都很順利,一直到到達艦橋指揮艙的外面我們都沒有驚動任何人,而就在我們打算暴力闖入艦橋的時候,沒想到里面正好有人開門出來。本來我和克利斯締娜都以為這下可以省事了,畢竟有人開門出來我們正好可以趁機混進去,但是沒想到的是,開門的人在打開門看到我們之後明顯瞳孔一縮。雖然這只是個很小的變化,但我和克利斯締娜是什麼人?對方這點反應立刻就被我們倆同時發現了。幾乎是瞬間我們就知道自己暴露了,不過已經到這里了,暴露也就暴露了。

我直接抬腿在那家伙叫喊出聲之前一腳將其踹回了艦橋之內,克利斯締娜配合默契的直接一個心靈爆震扔了進去,我緊跟著沖入艦橋。“全部殺光,一個不留。”(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零五章 兩敗俱傷     下篇:第四百零七章 鎮壓與假傳軍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