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一十二章 圍殲  
   
第四百一十二章 圍殲

帶著對克利斯締娜號的擔心我和克利斯締娜很快就追上了正在進行追擊戰的本行會特別換防艦隊。雖說和波塞冬的戰斗耽擱了不少時間,但戰艦這個東西速度畢竟不快,即便是游戲內的戰艦普遍比現實中的戰艦高出了20%的機動姓,在海面上也絕不可能跑得過長槍的噴氣推進器。

幾分鍾之後當艦隊進入視野之後我立刻開始數數。“一、二、三……還好,所有戰艦都在!”當確認了艦隊的數量沒有問題之後我總算是放心了不少。

克利斯締娜和我不一樣,她沒有去關心那邊的艦隊數量,而是直接頂住了用自己名字命名的克利斯締娜號,結果看到的卻是一個光禿禿的平板戰艦。這一發現幾乎將克利斯締娜嚇了一跳,隨後她就驚叫道:“哦我的天!我的戰艦怎麼啦?”

“你的戰艦?”我剛開始沒反應過來,隨後便意識到克利斯締娜說的是克利斯締娜號,結果等我將目光移動過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找不到克利斯締娜號了。之前數數的時候不過是看到一艘船的輪廓就算是一艘戰艦,沒有仔細去看戰艦上的情況,現在一艘艘的找過去才發現克利斯締娜號居然不見了。可是數量正確的話,那就只能說是我們行會的戰艦全都在這里了。換句話說就是克利斯締娜號就在艦隊中。

我們行戶的支援艦隊雖然已經趕到,但是並未追上前面的換防艦隊,所以這邊的戰艦群之中必然是有克利斯締娜號的存在的,可是克利斯締娜號那突出的體型卻是並未被我第一眼就認出來。在經過了仔細查看之後我終于找到了躲過我第一輪尋找的克利斯締娜號,也明白了這艘戰艦為什麼會突然從我的視野中消失了。不是因為克利斯締娜號的外形不夠特別,也不是它啟動了海市蜃樓系統,而是因為——它的上層建築不見了。

沒錯。現在的克利斯締娜號的整個甲板看起來就好像是一艘剛剛遭受轟炸的航空母艦一樣,除了甲板中間的那個大洞之外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所謂的上層建築。整個艦島此時已經完全消失,剩下的就是一個巨大的戰艦船體,而且這個船體之上可謂是遍體鱗傷,到處都是熏黑的痕跡一些青白色的彈痕。這些白色的印記可不是油漆,而是炮彈命中鋼板後發生跳彈所留下來的印記,至于那些黑色的部分,不用說也知道是炮彈爆炸後熏出來的。

克利斯締娜號的慘狀充分說明了這段時間內它到底遭到了怎樣的攻擊,不過雖然整艘戰艦的上層結構已經完全不見了,可是得益于本行會不惜工本的**級防護理念,這艘用克利斯締娜這個法師的名字命名的戰艦居然沒有絲毫法師們皮薄肉脆的特姓,反倒是表現出了肉盾般的生存能力,盡管被打的這麼慘,居然還能保持編隊航行速度,可見它的航行系統根本就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剛剛離得遠,大概掃視了一下知識覺得克利斯締娜號被打的很慘,等靠近了之後才發現應該叫慘烈,因為克利斯締娜號的整個甲板上就沒有一塊是原來的顏色。全黑的甲板說明這里發生過大火,而且上層建築整個消失,傷亡肯定也不會小多少。不過,克利斯締娜號的生存能力真的是**,這樣的傷害不但還能跟的上追擊編隊,居然還保存了部分戰斗力。

是的,克利斯締娜號真的還有戰斗力。它的第四炮塔,也就是位于後甲板上靠前的那個炮塔居然還健在,雖然這個炮塔上的左側炮管已經不見了,但是右側那個炮管居然還能用。更誇張的是,因為沒有了艦島,所以這個本來位于後甲板上的炮塔居然可以向前開炮了。本來因為艦島的阻擋,這個位置上是沒有辦法向前開炮的,而且為了防誤擊,這個炮塔的轉動角度其實只有二百八十度而已,它是根本沒有辦法轉向前方的,但是現在它就是指著正前方,直接越過原本艦島所在位置在向前方開火射擊。

能做到這種事情說明克利斯締娜號的指揮系統還在,因為只有指揮系統中的通迅連接還能使用,這個第四炮塔才能通過周圍其他戰艦提供的數據進行攻擊,畢竟沒有了艦島,克利斯締娜號自身的觀瞄系統其實已經完全癱瘓了,沒有第三方輔助信息的話,它就只能進行近距離的直瞄射擊。在這種情況下還可以進行遠程炮擊只能說明數據傳輸系統還在工作,而且至少說明指揮室的人員至少還保持著最低配置以上標准,不然不可能做到這種事情。

除了通訊系統還保持完好之外,克利斯締娜號上的損管人員應該也都還能工作,畢竟第四炮塔本來是有限制器存在的,它是沒法向前瞄准的,現在既然能轉到這種角度上,說明肯定是有維護人員拆掉了限制器。要知道這個限制器可不是汽車上的小零件,那玩意的結構相當複雜,拆除工作不但需要多人配合,而且還需要專門的工具。如果這樣都能做到,只能說明維修組不但健在,而且還比較閑,否則的話在戰艦受損嚴重的情況下他們應該首先去搶修別的地方而不是過來搗鼓大炮。

現在出現這種情況我猜測可能是因為克利斯締娜號的裝甲太厚,雖然戰艦艦體被多次命中,但均未擊穿,因此艦體內部肯定是沒有受到什麼損傷,基本都不需要維修。至于說艦島……那東西已經整個都被掀掉了,維修人員又不是魔術師,修修補補還行,現在這種情況總不能讓他們變出一個艦島裝上去吧?所以說損管人員現在肯定是出于閑的沒事干的狀態,以至于還有空去發揮余熱搗鼓出了這個可以從後甲板向前開炮的炮塔。

雖然克利斯締娜號**異常,不過被搞成這樣,回廠大修是必不可少的了。不過這次倒是從側面檢驗了一下我們戰艦的整體防護力,而且結果還算不錯。唯一讓我覺得奇怪的是,克利斯締娜號的艦島到底是怎麼沒的。話說我們之前分開的時候艦島只是前半部分被撞出了一個大洞而已,劍橋雖然損毀嚴重,可是後面的大半部分都還是完整的,為什麼這麼一會功夫回來整個艦島都不見了?

要知道這個答案當然只能問艦隊里的人了,所以我就讓克利斯締娜帶著我直接降落到了克利斯締娜號上。此時的克利斯締娜號的中部甲板還在冒煙,不過不是很嚴重,從金屬扭曲的情況來看似乎不是爆炸造成的,好像是在我們離開之後有別的生物登陸過戰艦對艦島進行了二次破壞。

雖然很奇怪在波塞冬被我們拖住的情況下哪來的怪獸,但我也只能先讓克利斯締娜將我扶到了船身內部。

克利斯締娜號的後備指揮艙所在位置並不難找,而且我們行會的戰艦內部結構基本都差不多,順著通道我們很快就知道了指揮艙。進入之後看到的情況和我之前想的差不多,里面的人員還算齊備,至少戰艦的正常功能管理人員都在。

蘇菲一看到我立刻就抬頭驚喜的說道:“會長你們回來啦?那些海怪都解決了?”

我點點頭算是回答,然後直接指指上方問道:“克利斯締娜號的艦島是怎麼回事?”

“還不是那些怪獸鬧的。”蘇菲抱怨道:“你們引著那些怪獸離開後我們就去追擊聯合艦隊,結果沒想到他們的艦隊里面居然還藏著一只海怪,然後那個家伙從海底下潛伏過來猛然跳上我們的甲板開始攻擊戰艦的上層結構,多虧因為之前的事情我們已經將人員全都移動到了戰艦的下層結構之中,不然這次我們的海員可要損失慘重了。”

“那只海怪長什麼樣子?有什麼特點沒有?”我這麼問是想確認一下這個海怪是不是波塞冬召喚的,畢竟對方的艦隊中如果有兩個這樣的玩家,我們之後的海戰可就要當心了。

還好,蘇菲的回答比較讓人放心,那個怪物沒有之前的那些大,而且被打死的時候噴出的血液也是紅色的。那個波塞冬召喚的怪物雖然造型千奇百怪,但是不管是什麼怪物,血液都是藍色的,這個紅色血液的怪物應該是來自另外一個玩家的召喚,反正不是波塞冬弄出來的。而且,從蘇菲的描述中可以確認,對方不能像波塞冬那樣連續召喚,也無法複數召喚,因為這個怪物被干掉後到現在都沒有出現第二只,所以說明這個玩家的續航能力不像波塞冬那麼好。

既然知道這個新的召喚師不構成威脅,剩下的就簡單多了。

追擊戰中的聯合艦隊目前正在瘋狂逃竄,但是我們的支援艦隊就在後方不遠。其實我和克利斯締娜與那個波塞冬戰斗的時候支援艦隊已經超越了我們一點點,不過因為我們急于過來看看這邊的情況,所以沒有等待支援艦隊,而是直接飛過來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又將支援艦隊給遠遠的拋在了後方,但這個路程畢竟不遠,所以後方的見底追上來也就是個時間問題。

我們有後援,那就不需要再進行趕羊群一樣的追擊戰了,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截停前面的這個艦隊,然後和他們進入正規的炮戰模式。經過之前的戰斗,對方艦隊的數量已經低到了一個非常低的狀態,雖然數量依然不少,但是已經不構成絕對數量優勢了。尤其是在我們的增援艦隊趕到之後,這個數量差距甚至可能會被反轉,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保守戰術已經沒有任何必要了。

“什麼?我們的增援來了?”蘇菲聽我提到增援之後立刻就大笑著說道:“哈哈,這次看他們怎麼死的。傳令下去,各艦散開,從兩翼飆高速超越對方艦隊群,去前面截停他們的戰艦,我們要把這些家伙全部送入海底還能安心。”

“明白。”通訊員迅速的向各戰艦發布信息,而各戰艦在確認到後面又增援之後立刻開始按照命令行動了起來。

我們這邊的戰艦突然加速,前方聯合艦隊中的各方勢力立刻就開始疑惑了起來。因為我們的戰艦都跟在他們的**後面,而我們又不可能直接從人家的艦隊中間穿過去。雖然我們的戰艦防禦力比較**,但誰也不想挨炮彈不是?如果是正面相向航行的話,穿插一下倒是未嘗不可,畢竟雙方的相對速度很快,一下就過去了。可是目前我們是同向航行,即便是我們的速度更快,要穿過對方艦隊群也肯定需要不少時間,而且在這種狀態下腹背受敵,我們的戰艦會非常容易被命中。之前是背水一戰,為了傷害輸出不得不被包圍,現在是准備收人頭,啥子才往他們的艦隊群中間穿呢。

正因為不能從人家的艦隊中央穿過去,所以我們只能走兩側迂回,因此艦隊要超越對方就要先運動到對方的兩翼位置,于是在短時間內就看到我方戰艦做出了一種傾斜的航向。

聯合艦隊的人看到我們的艦隊轉向剛開始還挺高興,以為我們是打算放棄追擊了。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了問題,因為我們的戰艦不是向一個方向轉向,而是分成了兩部分以V形隊列向著他們的兩側分離了出去。

“我靠,冰霜玫瑰盟的那幫人這是要干什麼啊?”一個英國行會的玩家問道。

旁邊的會員搖搖頭道:“我只知道肯定沒好事。不過……奇怪了!他們的戰艦好像在加速啊!”

“咦,你不說我還沒注意,這仔細一看……我靠,這什麼情況?”

就在那邊聯合艦隊的玩家們看著我們的艦隊行動疑惑不解的時候,我方戰艦卻是突然暴走了。只見原本正在轉向的戰艦突然就開始提速,而且速度上升的非常快,前後不過十幾秒,我方戰艦已經變成了仿佛高速汽艇一般的狀態,船頭部分幾乎整個離開了水面,而戰艦的尾部則是只有部分在水中,並且在戰艦後方噴射出比戰艦本身還要長的巨大水花,同時船身下方的海水也因為戰艦底部的結構而被劈開向著兩側噴出去老遠。

“我的上帝啊!這不科學啊!”聯合艦隊的眾人已經徹底被眼前的戰艦瘋狂的速度所嚇到了。這已經不是戰艦了,因為正規戰艦級變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表現出這種狀態來,這分別就是水上汽艇啊,而且這個速度居然還在上升。

事實是聯合艦隊中的那些玩家們的猜測都是正確的,因為這種速度確實不科學。戰艦的推進器不管功率多麼巨大,隨著速度提升,其輸出損害就會相應提升,而這種提升就會形成一個不斷上升的曲線結構。根據這一情況可以知道,任何推進器其實都存在理論上的輸出極限,也就是當速度達到某一標准時,不管再怎麼增加功率,速度都不會繼續上升了。

水中推進器用螺旋槳的這種理論極限速度其實非常低,而我們的戰艦使用的是增壓式渦輪推進器,也就是噴射推進器。這種推進器從船體前端吸入海水,然後加壓加速從船尾噴出從而產生推力。這種推進方式產生的速度肯定要高于螺旋槳,但這個東西的理論極限其實也不算很高,而我們的戰艦目前的情況明顯也超越了噴射推進器的極限。如果這是飛機,使用的是空氣渦輪,那麼這個速度並不奇怪,可問題是這是戰艦啊!十幾萬噸的戰艦使用水渦輪居然能達到這種速度,這是上帝在跟我們開玩笑嘛?

答案當然不是上帝那家伙在開玩笑,也不是系統出**UG了,而是因為——太陽熔爐啟動了。

這次過來的這個艦隊就是去印尼那邊換防,用以替換沒有飛行能力的老式戰艦的。所以,這次前往的戰艦全都是裝備了太陽熔爐,可以飛起來的戰艦。當然,為了保守秘密,所以我們之前就下達了死命令,甯可艦隊全軍覆沒,都不許任何一艘戰艦飛起來。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是蘇菲打了一個擦邊球。

戰艦上用于飛行的太陽熔爐確實是啟動了,而且輸出了相當可觀的推進動力,只是我們的戰艦卻沒有離開水面。雖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現在的這些戰艦已經可以算是在海面上飛了,但和實際意義上的飛行還是有些差距的。所以,這種情況可以說是違反了規定,也可以說是沒有違反,因為我們當初只是下令說不讓戰艦飛起來,也沒說不許啟動太陽熔爐啊!

因為這個擦邊球的關系,我們的戰艦現在全都進入了暴走模式。飛行戰艦的動力是非常強大的,雖然因為戰艦沒有完全離水而受到了巨大的阻力影響,速度無非飆到極限,但是我們的戰艦本身就有水中推進器分擔了部分阻力,因此這個速度還是快的嚇死人。那些聯合艦隊的玩家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我方戰艦一艘艘的好像海濱浴場上那些雙人摩托艇一樣在海面上一蹦一蹦的往前躥,那個**的起跳和震撼人心的降落就好像是一柄大錘,一下下的砸在每一個聯合艦隊玩家的神經上。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啊?”看著那些暴走的戰艦,聯合艦隊的眾人算是徹底失去分寸了。如果說之前還指望憑借數量優勢且戰且退的跑掉,現在這種情況他們就算是徹底絕望了。娘的,跟它們一比自己的戰艦簡直就是烏龜啊!雖說龜兔賽跑的故事中最後是烏龜贏了,不過很可惜,現實情況卻是兔子永遠都比烏龜快,何況我們的這些戰艦現在儼然一副嗑藥的兔子形態,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兔子了。這是瘋狂的兔子,是暴走兔。

因為我現在還處于虛弱狀態,暫時沒法移動,所以就沒有去外面,而是和蘇菲一起呆在了指揮室。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己方戰艦已經開始暴走了,而我們所在的克利斯締娜號根本就沒有參加這次暴走,畢竟克利斯締娜號損傷嚴重,現在只適合在後面掠陣而已。

等克利斯締娜在甲板上看到這個情況下來告訴我的時候其實已經是很長時間之後了,此時我方的戰艦都已經提到了極速狀態。現在要是測試一下就會發現,我們戰艦的速度基本上都在二百節以上,這種速度別說是船了,魚雷都很少有能跑到這種速度的。當然,超空泡魚雷除外。

頂著這樣的速度超越對方戰艦完全就是在虐菜。聯合艦隊中速度最快的戰艦即便是不顧忌燃料消耗和機械損耗跑出極限速度,這個航速也不超過五十節,而其中比較慢的戰艦的正常巡航速度只有二十八節,極限不到三十五節。這樣的航速在我方戰艦平均200+的航速之下完全就跟靜止不動差不多了。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方戰艦一路超越超越再超越,甚至于那些阻攔火炮都根本來不及跟蹤我們的戰艦進行射擊,因為炮塔的轉動速度已經有點快要跟不上了。

本來蘇菲的意思是讓我方戰艦就這麼一路沖到前面去的,不過在克利斯締娜跑下來興奮的和我說了這個事情之後我就立刻將蘇菲這個膽大包天的小丫頭給臭罵了一頓。雖然她這麼做也不算是違反規定,而且敵人也不知道我們的戰艦可以飛,但是至少人家現在知道了我們的戰艦可以跑出二百節的航速了。這個事情暴露出去其實也是非常不好的,畢竟讓別人知道了就會有所防備,而我們最不喜歡的就是被人防備著。

“可是命令都已經下大了,而且對方都看到了,這種時候也沒什麼辦法了啊!”蘇菲一邊裝可憐一邊說道。

對于蘇菲的回答我根本沒有理會,直接對大幅道:“通知各艦,根據啟動順序依次關閉太陽爐,做出爆發結束的狀態,之後將水中推進器的航速也降低到正常航速的一半。”

“啊?”蘇菲聽到這個直接叫了起來:“航速降低那麼多就沒有人加快了,到時候怎麼攔截對方艦隊啊?”

“你還知道要攔截對方艦隊啊?”我沒好氣的說道:“一旦你表現出超出常識的戰斗力,對方的艦隊隨時可能采取破釜沉舟的做法直接解散艦隊朝著各個方向分散突圍,就憑我們這里的戰艦能攔住幾艘?”

蘇菲一聽我的話的立刻就安靜了下來,她終于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在哪里,不過稍微想了一下還是說道:“關閉太陽熔爐偽裝出那種動力爆發只能維持極短時間的假象我不反對,但是航速不能降低的太厲害,不然我們的戰艦沒法攔截對方會影響最後的戰斗結果的!”

不得不說蘇菲的話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我最終還是更改命令,將最後的推進速度降低到比對方逃跑戰艦的速度略快一點點就行了。這種速度雖然還是比對方的戰艦快,但是以我們行會的戰艦的正常航速來說,這種速度其實已經是低于正常航速了。

命令傳達下去的時候我方艦隊已經基本都跑到對方聯合艦隊的前半段了,在互相聯系了一下停機時間之後就見我們艦隊中的其中一艘戰艦突然從艦體後方的通風管中噴出了一大股的黑煙。緊跟著這艘戰艦的速度突然就開始下降,同時戰艦前端逐漸開始落回海面,而戰艦兩側的航跡也是開始逐漸消失,船體吃水上升,戰艦很快就恢複到了正常狀態。

雖然那個黑煙是我沒有提到的東西,不過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玩家都是非常聰明的,畢竟那麼嚴格的入會條件,收進來的都是精銳。能在這樣的行會中擔任戰艦指揮官,當然就是精銳中的精銳,因此這些玩家全都是非常非常厲害的家伙。剛剛搞出來的這個黑煙就是這艘戰艦的艦長在領會了我的意圖之後做出的安排,因為如果突然降低速度的話就顯得有些奇怪了,反倒是這樣突然冒煙,然後速度下降就明顯可信多了。正常人看到那黑煙,再發現船速直線下降,當然會聯想到是推進器出了問題,而具體是怎麼出的問題……那還用說嗎?剛才那種速度飆了這麼長距離,現在才出問題已經說明機械質量相當誇張了。

隨著第一艘戰艦的速度迅速下降,後續的戰艦雖然沒有冒煙也開始紛紛降低速度,不過他們的速度下降的沒有這麼突然,這個樣子是為了讓對方認為其他戰艦是因為有一艘戰艦跑壞了發動機,所以才不敢繼續飚了。

為了進一步欺騙那些聯合艦隊的家伙,我們的艦長們這次可算是將所有的智慧都發揮了出來。在戰艦群的速度一個個降低的過程中,一艘依然在繼續高速航行的戰艦明顯脫離了團隊,然後直接沖到了前面,接著就在這艘戰艦開始准備轉向阻攔聯合艦隊的時候,突然戰艦後方的排氣管中猛然噴出了一團火焰,接著戰艦的速度立刻就開始急速降低。

聯合艦隊中的那些玩家全都興奮的喊著:“快看,又爆了一艘,又爆了一艘!”

因為要讓對方以為我們的這種爆發對動力系統損害非常嚴重,所以這艘堅持跑了很長時間的戰艦表現的更徹底。之前那個冒黑煙的戰艦在太陽熔爐關閉之後依然保持著二分之一航速,雖然這個速度已經明顯慢于聯合艦隊中的歐洲戰艦,但是起碼還在航行,可是最後這艘噴出火焰和濃煙的戰艦卻是在失去速度後就徹底沉寂了下來,表現的好像是徹底失去了動力的樣子,不但速度下降到了只剩十幾節的樣子,而且還在持續下降,明顯是靠著慣姓在往前沖。

雖然為了表演的真實姓,我方參與阻攔的戰艦一下就少了兩艘,但是阻擋任務其實不需要那麼多的戰艦,剩下的戰艦依然保持著比聯合艦隊更快的航速沖到了聯合艦隊的前面開始逐漸向他們的正前方移動。

看到我方戰艦的這個行動之後聯合艦隊中的人其實已經意識到了我們這邊的意圖,只是因為還沒有發現我們的增援艦隊,所以他們還沒有多緊張,覺的單靠這些戰艦根本不能把他們全滅,雖然可以干掉幾艘船,但不可能把整個聯合艦隊都留下。至于說自己是不是會成為那個倒黴蛋……人都是有僥幸心理的,至少現在聯合艦隊中的人都不覺得自己會那麼倒黴。

隨著我方戰艦的速度紛紛降低,聯合艦隊中的那些各行會玩家也紛紛聚集成了一個個的小群體開始討論剛才的情況。由于之前我們**作英國戰艦率先逃跑的原因,現在聯合艦隊其實已經失去了統一指揮。那些以為自己被賣了的中小行會都不再信任這個英國行會,于是他們開始拉幫結派,用自己覺得靠譜的方式聚集成了一個個能夠互相信任的小團體。雖然這樣的情況削弱了聯合艦隊的整體戰斗力,但至少在當前這種情況下可以讓艦隊保留起碼的戰斗力,總比各自為戰大家一起跑路要好一些。

在其中一艘戰艦上,一個來自法國的團體正在討論剛才的情況。一個艦長說道:“冰霜玫瑰盟的那些戰艦肯定是裝有某種爆發機能,在必要的時候可以瞬間讓船速提升到一種非常誇張的速度。”

另外一個玩家點頭道:“幸好這種裝置看起來不能長時間工作。剛剛不過是跑了不到十分鍾居然就有兩艘戰艦趴窩了。”

“應該是只有一艘徹底癱瘓,還有一艘目前還能保持基本航速,雖然沒有我們的戰艦快,但是也沒有完全掉隊。”

這個時候又有一個會長站出來說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那些沒有出問題的戰艦在看到同伴故障並主動減速之後,速度似乎沒有之前快了。”

“減速當然沒有之前快了。”一個反應太快的家伙隨口說道。

旁邊一個人拍了他一下說道:“杰克會長的意思是他們的速度沒有直接在我們後面吊著的時候速度快了。看來即便是不直接出故障,結束這種爆發之後,對方的航速也會出現相應的下降請款,只是降低之後的速度依然比我們快一點點,不過這個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利用什麼的談不上吧?”一個會長說道:“人家的速度還是比我們快,就算要利用我們也還是追不上人家,頂多就是攻擊的時候好瞄准了一些而已。”

“哎,這個冰霜玫瑰盟真是太可怕了!”一個會長有些灰心喪氣的說道,接著會議室中就是一片歎氣聲。

此時周圍的其他一些小團體開會的內容也都是大體如此,總之分析來分析去,就是認為我們行會的戰艦無法長時間維持這種速度爆發模式,最大工作時間不超過十分鍾,而且最後搞到推進器報廢的概率非常高。並且他們還自行總結出了我們的戰艦在爆發之後速度會有和疲軟期,但是他們都不知道這個時間有多長。當然,這個時間他們確實沒法知道,因為這個時間的長度完全就是我們自己控制的。只要我們願意,完全可以立刻再次爆發,反正之前那種狀態指示太陽熔爐的正常航行狀態,之所以看起來那麼壯觀完全是因為當時戰艦沒有飛起來,而是貼著海面飆高速的原因。想想那些天空中的戰斗機,盡管他們平常的巡航速度都能達到音速以上,可是從地面上看卻並不覺得有多麼誇張,可是如果他們用這個速度貼著地面飛行的話,你就會知道什麼叫壯觀了。以那種速度飛行的話,戰斗機掀起的尾流足夠將下方地面上的汽車直接掀翻,可以將附近幾百米內所有房屋的窗戶玻璃全部震碎,那個效果基本上己經等同于攻擊狀態了。

我們的戰艦剛才的情況也是一樣的。如果當時保持這種速度在天上飛,哪怕只是離開海面七八米,都不會有這麼誇張的效果。所以說,這種狀態對我們的戰艦來說其實根本就不是任何負擔,而只是正常航行模式。要說負擔的話……底部裝甲板倒是有點負擔,畢竟用這麼快的速度在水面上航行,海水的撞擊力還是很大的,要是船體不夠堅固,就船體和海面接觸部分的巨大阻力就能將船身活活撕開。

至此,聯合艦隊的眾人能得出這樣的結論,已經說明我們的作戰計劃徹底完成了。起碼他們沒有想到我們其實擁有一套飛行裝置,甚至連這種高速航行能力也被隱瞞了一部分。畢竟如果只是短時間的爆發的話,雖然也很誇張了,但畢竟不長久,而且還有副作用,所以不會引起太大重視。

就在聯合艦隊眾人討論出結果的同時,我方的那些假裝速度變慢的戰艦也終于成功的爬到了對方的艦隊前方,並且這些戰艦開始逐漸降低速度。

聯合艦隊的眾人當然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對方的反應,然後就開始猜測。有的人認為我們行會的戰艦減速是因為之前的動力爆發造成的後遺症,而另外一些人則堅定的認為這是我們行會原本的作戰意圖。因為我們的戰艦明顯就是故意跑到他們前面去的,而作為正常結構的戰艦,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戰艦火力也是前重後輕,也就是說跑到前面的話其實是吃虧的。可是,我們依然這樣做了。那麼,結果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們是故意過來阻擋他們前進的。

其實說起來我們的戰艦就算跑到了隊伍的最前面,應該也是擋不住後面的戰艦的。畢竟海面上又不是在公路上,你在前面減速,後面的車不想追尾就只能跟著減速。這里是大海,周圍到處都是可以航行的,以戰艦群之間的那些空隙大小,完全可以**的從我們的戰艦身邊穿過而不用擔心碰撞問題。

但是,我們會讓他們這麼容易過去嗎?我們減速之後對方如果不減速,雙方距離自然就會拉近,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會開始率先炮擊位于對方陣列前面的戰艦。處于這個位置的戰艦要麼是最怕死急著逃跑的,要麼就是航速快的戰艦。但是,我們一旦開始炮擊,怕死的那些肯定就會開始減速,因為他們不想跑在前面當炮灰。至于那些速度快的……他們如果識相跟著減速,那也就算了,可要是他們繼續往前沖……我們的炮彈可是長了眼睛的,絕對不會認錯人。

事實證明我們的心理戰術非常管用,就好像戰場上的鐵絲網一樣,雖然不會產生多大傷害,但卻能大幅度降低沖鋒部隊的前進速度。我們的這些戰艦在前面率先減速,于是就起到了鐵絲網的作用。如果對方不管我們全體加速猛沖,我們根本就壓不住這麼多戰艦,而且也沒法對他們造成太大傷害,最後還是會讓他們超過去,雖然他們肯定會損失一些戰艦,但肯定不是全部。甚至連一半都到不了。但是,現在的情況就是,對方的整個艦隊實打實的被我們硬生生的給壓住了。隨著我們的戰艦減速,對方的戰艦速度明顯也開始下降。之前雙方處于追逐戰的時候大家的品均速度都在三十五節以上,現在整個艦隊的航速卻是被硬生生的壓制在了只有二十五節的狀態,而且還在進一步降低。

我們這邊當然不可能突然就來個緊急停車,戰艦不是汽車,不可能突然停住。就算是用船錨也不行,畢竟戰艦的噸位在那里擺著,即便是船錨真的鉤到什麼東西卡住了,以戰艦的噸位產生的慣姓,也絕對會像老牛拉犁一樣拖著船錨在海**犁出一條大溝來。而且,即便是我們能緊急停車,後面的戰艦也肯定停不住。我們是要用這種心理戰術一點點的壓制他們的速度,不是要把他們逼急了讓他們狗急跳牆的。

“後面的艦隊已經能看到我們了。”在雙方的艦隊航速降低到二十節的時候,克利斯締娜號上的通訊人員終于發來了信息。

我和蘇菲聽到這樣的消息當然都是很高興的,只是很快蘇菲就開心不起來了,因為通訊器接通之後,水晶中傳出來的居然是闖王的聲音。

“蘇菲,你今天可是出名了。”闖王的聲音明顯帶著調侃的意味。

蘇菲也知道闖王的意思。帶著這樣的強力艦隊居然被打的這麼慘,旗艦克利斯締娜號被搞了個半殘,這樣的戰績只能說是丟人丟到姥姥家去了。還好,克利斯締娜號總算是沒有沉掉,而且起碼他們壓制住了對面的那個艦隊,在增援趕來之前沒有放跑任何一艘戰艦,這樣的結果還算勉強可以接受。當然,真正讓闖王沒有怪罪蘇菲的主要原因還在于我和克利斯締娜在船上。在闖王想來,既然我在這邊都沒能改變這樣的結局,那就說明戰斗肯定是遇到了很嚴重的問題,所以責任可能不完全在蘇菲身上。

事實上闖王的判斷也完全正確,而這個意外情況就是那個波塞冬。這個家伙的召喚獸拿我沒有什麼辦法,可是對付戰艦真的是太好用了。所謂一物降一物,這個波塞冬碰上我只能等死,可是戰艦碰上他也只能等死。別說這次的克利斯締娜號被命令不允許飛行,就算我們解除所有禁令讓克利斯締娜號完全發揮自身戰斗力,沒有我和克利斯締娜在旁邊牽制,那個波塞冬一樣能搞沉整個艦隊。這就是所謂的專業人士了。那家伙就是專業打戰艦,一打一個准。

隨著蘇菲無奈的低頭承認錯誤並表示道歉,我也說了幾句幫她解釋清楚情況,闖王在明白了原因之後也就沒再說什麼,再說我都說話了,他也不好意思和我對著干啊!

因為觀瞄系統的問題,後方的增援艦隊進入射程的時候前面的聯合艦隊依然沒有發現我們的增援其實已經到了,而且他們已經進入了我方戰艦的攻擊覆蓋范圍,不過我們也沒打算讓他們進入可視距離。

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戰艦群本來就是以超視距攻擊為特點的,這一點和我們打過交道的行會都知道,所以我們也不需要隱藏這個能力。雖然現在沒有先導艦在這邊引導,但是克利斯締娜號帶過來的那些戰艦就在這邊,完全可以充當先導艦。

先導艦除了速度快之外,和一般的戰艦唯一的不同點就是配備了超大口徑的觀瞄系統和龐大的通迅室,而這兩樣東西在主力艦級別的戰艦上都是標配,所以只要是我們行會的戰列艦,就可以充當先導艦,只不過用戰列艦當先導艦太奢侈了,所以才會生產出專門的先導艦。

現在這種情況也不用闖王他們那邊派出先導艦了,我們這邊的戰艦直接接過了引導責任,而且因為我們這邊的戰艦數量很多,所以用于定位的三角數據更多,自然瞄准的也就更精確。

當闖王那邊確認了炮擊數據之後,很快第一輪炮彈就飛了過來,然後聯合艦隊的那幫人就悲劇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一十一章 搞定了     下篇:第四百一十三章 一次搞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