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二章 巨人?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二章 巨人?

當我回頭的時候看到的景象簡直讓我差點把眼珠子都給瞪出來,因為就在克利斯締娜的背後,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多出了一支軍隊。

沒錯,真的是一支軍隊。不但隊列整齊,而且裝備精良。其中不但有重裝騎士,還有使用劍盾組合的重步兵以及使用長槍的長槍兵,甚至還有弓箭手和法師團這樣的編制,陣容可謂是非常的強大,而且數量多的嚇死人,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完全數不清到底有多少,反正就我能一眼看到的范圍數量就已經過萬了。

什麼?你問我在茂密的樹林中是如何能一眼看到幾萬人的陣容的?答案很簡單,因為這些士兵全都……只有兩寸高。

克利斯締娜身後出現的這支軍隊與其說是士兵,倒不如說是玩具兵。這個軍隊雖然陣容非常的齊整,但是所有的士兵身高都只有兩寸而已,即便是騎在戰馬之上的騎士,頭頂的紅纓到地面的高度也不過是三寸多一點而已。這麼小的士兵別說打仗了,就算我們不反擊,以他們的長矛、短劍的長度,紮在我們身上頂多也只相當于被針紮了而已,至于那些弓箭手……反正他們射出的弓箭不會比牙簽的威力大多少就是了。

“我靠,這都什麼情況啊?”

“我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克利斯締娜哭笑不得的說道:“剛剛走的好好的我突然感覺到背後有魔法波動,我還以為有人要偷襲我,結果一回頭就看到這些小兵了!”

“哇……好可愛……”因為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對話,那些孩子們當然也注意到了背後的士兵,然後其中幾個小孩子就叫了起來,不過因為克利斯締娜在隊伍的最後面攔著,所以那些激動的小孩子們並未能直接沖過去。

雖然被至少十萬以上的部隊尾行是有點嚇人,不過看他們的陣容,完全是處于行軍狀態,也就是說他們根本沒打算和我們戰斗。那麼,既然不是敵對存在,我們也就不需要緊張了。

從隊伍前面回到隊尾,將幾個試圖靠近的孩子拉到身後,我直接對那些小不點士兵說道:“你們的首領在哪?為什麼跟在我們後面?”

隨著我的聲音落下,下面的部隊果然動了起來。前面的刀盾兵和長槍兵自動分向兩側讓出了一條通道,然後就看到一輛相當華麗的四輪馬車在整整八匹純白色的袖珍獨角獸的牽引下緩緩的從軍隊的後方走了出來。在到達我們面前之後,馬車的車頂立刻向兩邊展開,然後三個小人出現在了馬車內部。

這是三個穿者打扮明顯不是軍人的小人,他們之中有一個是女姓,穿著一身非常華麗的宮廷禮物,看起來好像有點像是女王之類的存在。跟在這個女人身邊的也是兩個女姓,但是她們的服裝分別屬于兩種職業。其中一個和女王並列的女姓穿著一身法師長袍,看起來應該是個法師,而另外一個則明顯就是女仆了。

跟在這輛馬車周圍的還有不少騎兵,其中也有幾個鎧甲樣式明顯和小兵們不一樣的高級存在,但是這些人都帶著頭盔,所以看不到長相,也分不出男女來。

車里的人在出現之後就開始對著我說了些什麼,但問題是對方的體型太小,所以我根本沒聽見她們說了什麼,不過對方明顯也是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于是其中的那個法師用法杖在身邊的女王身上指了一下,接著我立刻就聽到了一個相當于正常人說話音量的聲音。

“啊啊啊,試音。那個,你們好,外來的強者。我知道你們肯定對我們的存在感到非常的疑惑,不過你們如果可以給我一點時間,我會給你們解釋清楚現在的狀況。”

對方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難道說我不想聽嗎?“好的,你說說看,你們這麼多軍隊跟著我們干什麼?”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們是生活在這座島嶼外圍的巨人。”

“……”面對對方的自我介紹,我真的很想問一下,如果你們也算是巨人的話,那我們算什麼?超級巨無霸?

對方顯然對自己種族的名稱沒有任何不好意思的意思,直接繼續道:“你們之前在巨獸峽谷之前看到的那座宏偉的城牆,就是我們修建的。”

“巨獸峽谷?宏偉的城牆?”克利斯締娜在旁邊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哦,你們說的是那條滿是蟲子的大溝以及那道二十米高得圍牆是吧?”

“雖然你們的用詞有些問題,但應該就是你們說的那些地方。”對方明顯對克利斯締娜的話有些不滿,不過就我們的觀點來看,克利斯締娜說的明顯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換個角度來想的話,站在對方的立場上,管那條大溝叫做巨獸峽谷也是很正常的,畢竟他們的身高只有兩寸,而那條大溝的寬度則高達二十米,對他們來說那絕對算得上是一條非常巨大的峽谷了。至于說巨獸……考慮到他們的身高,那些蟲子確實是蠻大的。還有那道城牆。就游戲內各城市自己修建的城牆來說,那道城牆只能算是中規中矩,談不上大,但也不算小。不過同樣的,考慮到建造者是這些身高只有兩寸的小小人的話……那確實應該算是一個非常宏偉的世紀大工程。

“那什麼……你們的身份我們搞清楚了,但是你們干什麼要跟著我們啊?”克利斯締娜出聲問道。

對方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才開口說道:“其實這個不是我們要跟蹤你們,而是我們即將要為你們作戰。”

“啊?什麼意思啊?解釋一下?””

那個女王想了想說道:“在這座島嶼的中心地帶有著一座巨大的囚籠,其中關押著很多神華生物。那其中的任何一只生物出來的話,都有著毀滅整個世界的力量。”

雖然這個女王說的很嚇人,但我們卻並未有任何害怕的意思,因為我們已經明白了她說的能毀滅世界的力量是從她的觀點出發的。考慮到他們的身高和可能的戰斗力,這個島嶼上我們之前感應到的那些強大的能量波動的來源確實是他們絕對無法抗衡的存在,所以他們說那是可以毀滅世界的生物也不算過分,至少那些生物要毀滅他們的世界是肯定沒問題的。至于說我們的世界嗎……還是算了吧!我們的世界里比那些東西更危險的生物可是一抓一大把啊!

“就算這里有著一群強大到可以毀滅世界的生物,但是這個和你們跟著我們又有什麼關系呢?還有就是你說你們要為我們作戰。這個是什麼意思?我們的戰斗力明顯應該比你們強出很多吧?你們這種體積的話,能幫助我們干什麼?”克利斯締娜的話可是一點都沒有留情面,不過對方貌似並不在意的樣子。

“你們有所不知。”那個女王繼續道:“在這前面有一道強大的魔法結界,當你們通過那個結界的時候就會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到時候任你們原本的力量可以毀天滅地,也會變成完全沒有絲毫反抗能力的弱小存在。而到了那個時候,我們的作用就體現出來了。”

“你是說前面有一道魔法結界會削弱我們的力量?”

“不是削弱,而是完全封印。”女王非常認真的說道:“在度過那個屏障的過程中你們的力量會被逐漸封印回你們的體內,在離開這個巨大的魔法結界范圍之前,你們的力量都不可能得到一絲一毫的回複,而我們這些士兵則可以在得到你們的授權之後,從你們身上複制大約相當于你們自身實力千分之一的力量並加載到我們自己的身上,到時候我們的這些士兵就將獲得比現在更強的實力,可以為你們作戰,保護你們直到你們希望離開那里為止。”

“那麼在這個過程中你們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呢?”我可不覺得這幫家伙就是來給我們當義務保鏢的。就算有人樂于助人,也沒聽說過出動幾十萬大軍去幫助別人的。而且,對方連女王都出來了,這個陣仗明顯就不是出來幫忙的吧?

“關于我們的好處……其實有很多啦。首先呢,我們可以在這個巨大的監獄中得到一種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的物資,這種東西對你們沒用,對我們卻是非常有用。可是進入那里之後會遇到很多強大的生物,所以如果我們自己進去的話,傷亡慘重不說,還得不到多少好處,所以我們自己進入那里面是一種非常不劃算的行為。但是,只要跟著你們這些外來者,然後得到你們的同意就可以複制你們的力量並疊加到我們自己的士兵身上,這樣通常可以讓我們的士兵提升一到兩倍的戰斗力。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傷亡就會大幅度下降,而且可以大量獲取那些珍貴物資。此外,我們要進入那邊的結界而不被限制住自身實力其實還需要一種東西,這種東西就是之前的巨獸峽谷之中的那些巨獸的靈魂。

其實在你們之前已經有過很多人來到過這里,他們也都殺死過很多的巨獸,但是只有在峽谷附近殺死的巨獸的靈魂才能被我們的人捕捉到,而那些捕獸巨木吞噬巨獸的時候就會連靈魂一起吃掉,所以只有你們直接殺死的那些巨獸對我們才有意義。而且,每一只巨獸的靈魂只能讓我們這邊的一名士兵進入到那邊的監獄之中並抵抗封印之力,因此我們每次能派出多少人,完全取決于你們在峽谷那里殺死多少巨獸。”

聽到女王說到這里我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之前會有那樣的關卡了,原來並不是單純的要考研玩家的戰斗能力,還要為後面的關卡提供初始積分。像是剛才,我和克利斯締娜這兩個超級破壞王一口氣在那邊干掉了上千萬的蟲子,結果這邊跟來的微縮士兵就變成了一支滿坑滿谷的超級軍隊,要是我們當初只干掉了幾百只蟲子,估計現在跟過來的應該就是只有幾百人的一個小分隊吧!

有了這樣的認知我和克利斯締娜都感覺之前的戰斗不那麼憋屈了。之前我們還以為自己因為實力太強而傻兮兮的在那里殺蟲子是無用功呢,沒想到居然有回報。雖然我們至今還不明白這些小不點到底能起到什麼作用就是了。雖說對方也說了,只要我們許可,對方就可以借用我們的力量進行複制,然後得到我們千分之一的戰斗力。雖說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千分之一的戰斗力對這些小不點來說也算是相當可怕了,但以我們的實力來看,千分之一的戰斗力在外面的世界,甚至都不如普通玩家厲害。別看我和克利斯締娜隨便哪個拉出去都可以輕松屠掉幾萬普通玩家而不出現任何生命危險,但我們的戰斗力其實並不是真的達到了普通玩家的幾萬倍。這就好像假設有十個可以舉起一百公斤物體的人以及一個可以舉起一千公斤物品的人,讓他們對戰,難道這個能舉起一千公斤物品的家伙就真的只能對付十個舉起一百公斤物品的人嗎?答案顯然不說。所以說,單按屬姓來看的話,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屬姓都遠沒有達到普通玩家一千倍的地步,但我們要是和普通玩家戰斗卻可以輕松干掉幾萬人。這就是力量集中之後產生的巨大傷害力。

女王的那些士兵複制了我們千分之一的力量後,其戰斗力頂多只能相當于一個五六百級的普通玩家的實力,在當前的游戲階段,這種實力絕對是戰五渣,甚至可能是戰四渣、戰三渣。即便是這樣的小兵有幾百萬山千萬,但是渣就是渣,碰上幸運這樣的高級生物一口龍炎下去噴死幾萬人完全是正常情況,幾百萬士兵根本不夠人家殺的。

“你們可能覺得我們的實力非常低微,即便是吸收了你們的力量也沒有多少戰斗力,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監獄中封印的那些超級生物都處于封印狀態,根本無法隨意走動,我們需要對付的只有那些小怪物而已。那些可以四處活動的小怪物的戰斗力其實並不是很強,如果是用我們現在的實力的話,只要有一百多人就可以無損的圍殺一只怪物,而如果得到你們的力量,那麼只要有二十幾個人,甚至只要十幾個人就可以圍殺一只怪物了。而且,你們的實力明顯比之前來的那些人要強大很多,他們每次不過能殺死幾萬支巨獸而已,我最多一次也不過是派出了兩個萬人隊,而你們卻是直接讓我將全部軍隊都派出來了,居然還有多余的巨獸之魂用不上。可見你們的實力非同凡響。這樣你們的實力高強,我們複制了力量之後戰斗力就會更高,加上這次我們傾巢而出,足足有五百萬大軍,絕對可以蕩平前方的一切怪獸。”

聽了這個女王的話我現在倒是真的有點信心了,因為我突然明白了。雖然他們的戰斗力可能真的只有戰五渣的級別,但問題是他們對付的怪物搞不好也就是戰九渣而已,雖然比戰五渣厲害了那麼一點點,但還沒有到產生質變的地步,所以依靠人數完全可以堆死那些怪物。而且,就像女王說的,他們這次不但可以得到更多的力量,而且出來的人數也是空前絕後,絕對會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輕松很多。

在簡單的交流之後我們總算是確認了這個微型士兵組成的軍團是幫助我們的力量,而且第二關卡我們自己大概是沒有辦法直接參戰的,因此我們只能依靠這些小兵幫我們戰斗。

雙方溝通完成後隊伍開始繼續前進,孩子們得到了許可之後就開始到處禍害那些小兵,時不時的就捏起來一個放在手里逗著玩,雖然被人家**了很多次,但無奈他們的體型太小,又不能真的傷人,所以**完全沒有起到任何作用。當然,女王和那些高級將領是不可能被搔擾的,因為他們都在我和克利斯締娜身邊和我們溝通之後的戰斗問題。

根據他們的說法,好像他們這邊存在一個什麼遠古盟約,也就是像我們這樣的外來者到了這邊之後就會得到他們的幫助,但是雖然我們在之後的關卡中將失去自己的全部力量,但他們卻是會完全聽從我們的命令。除非明顯是自殺姓質的命令,否則他們都會遵守。而有著這樣的盟約存在,也就意味著這後面的關卡可能不是考研我們的自身實力,而是在考驗我們的智力,因為我們沒有辦法自己參戰,只能轉為指揮人員。當然,因為這些小兵的戰斗力會繼承我們的千分之一實力,所以我們的戰斗力在這一關也不是完全沒用,反而是可以當成一種加分來使用。

我和克利斯締娜之所以要和小人們的女王以及高級人員溝通戰斗問題,就是因為我們需要在之後指揮他們戰斗,所以我們必須提前搞清楚這些小人的具體戰斗能力以及戰斗方式。畢竟連自己手里的兵到底有什麼能力都不知道的話,再聰明的將軍也不可能將部隊的戰斗力完全發揮出來吧?

就在我們這邊將小人們的戰斗力情況都了解的差不多了之後,前方卻是突然出現了一道傾斜的山壁開始向上延伸。這個山峰在島嶼的外面就可以看得見,但是從遠處看的時候並沒有發現山峰的側面居然會這麼的陡峭。根據小人國女王的說法,這山峰是受到特殊力量保護的,不但上空沒有辦法飛行,就連徒步攀爬都不行。

“不能爬又不能飛,那我們要怎麼過去啊?”克利斯締娜問道。

小人國女王解釋道:“我們其實不用上去的。這個超級生物監獄其實是在山體內部的,而且你們現在看到的山峰頂端也不過是幻象而已。其實這個山峰是個環狀山脈,只要穿過山體,另外一邊就是平地了。”

“哦,那麼你們肯定知道穿山隧道在哪里吧?”

“不就在那里嗎。”小人國女王指著一個地方說道。

“那里?”我順著她的手指看了過去,結果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去。“我靠,這是老虎洞嗎?”

小人國女王所指的那個地方確實是有個洞,而且其實並不像我說的那麼誇張,並不是真的只有老鼠洞的大小。事實上這個入口的高度還有一米多,寬度也達到了兩米左右。這種入口只要彎腰,我們也是可以鑽進去的。但是,這個洞口內部卻是以肉眼可見的逐漸變小,目力所及的最窄小的地方大概也就只能讓一只中等體型的狗勉強擠過去而已。這種寬度對于小人國的這幫家伙來說基本上就跟火車隧道一樣寬廣,但是對我們來說,這是即便脫掉鎧甲也絕對過不去的大小。而且別說我和克利斯締娜,就算是那幫孩子之中估計都沒幾個過的去的。畢竟人類的腦袋在動物界可是出了名的大,這個洞口狗都只能擠過去,人腦袋就不要想了!

“這這這……你是要我們挖洞過去嗎?”

“不不不,這個山體被加持了魔法,你們是挖不動的。不信你們可以試試。”小人國女王說道。

說實話,我是真的不信,所以直接用給了克利斯締娜一個眼神,後者反應迅速的抬手就是個熔岩爆彈過去,結果山體之上一層土黃色的光膜一閃而逝,熔岩爆彈居然沒能產生任何傷害。不過,在我和克利斯締娜驚訝于山體上的防護罩的時候,那些小人國的家伙也是一個個全都目瞪口呆的樣子。

克利斯締娜釋放的熔岩爆彈是高級魔法,威力很大,而且效果相當誇張,即便是對我們這種體積的人來說,這種魔法發出的熔岩球也已經比人體要大很多了,而對這些小人國的家伙來說,那簡直就跟天外流星差不多了。看到克利斯締娜隨手就能扔出這種級別的魔法,小人國女王和其他的那些小人也終于對我們的戰斗力有了一個比較直觀的概念。之前他們只是從我們殺死的蟲子的數量來判斷我們的戰斗力很強,跟本沒有想過會強到這種程度。畢竟我們當時並不是拼的力竭而逃跑,只是覺得再殺下去沒有什麼意義,所以主動撤離的。因此小人國女王以蟲子的死亡數量估算出來的我們的實力距離我們的極限其實還差了好大一截。

“居然真有魔法屏障!那麼如果可以穿透它呢!”我說著就直接拿出了永皕茧萛Ы銂漱s體就是一劍。黃色的光罩毫無意外的再次出現,但在那幫小人國的家伙們的目瞪口呆之中,我的永瓻o是好像捅破了一層肥皂泡一樣直接穿了進去,然後劍尖碰上山體,感覺到了細微的阻力之後就直接貫穿山體整個插入了山石之中。感覺中山體的硬度似乎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誇張,只是比一般的鋼鐵稍微硬點,真正麻煩的是外面那層防護罩。雖然我的永琤i以切的動,但我總不能把永硠雃迅珧吨u具挖出一條隧道來吧?至于說鋼爪和開拓者這種擅長打洞的存在我已經試過了,全都無法在這種地方穿行。

“你居然可以傷到山體!”小人國女王看著我將永琠漭X來,嘴巴都開始哆嗦了。他們之前從未見過任何生物可以破壞山上的哪怕是一塊最小的石頭,而我卻是輕輕松松的就在山上開了個窟窿。

雖然比較驚訝我的武器居然可以破壞山體,但在得知這是一柄法則類武器之後他們也就釋然了。畢竟法則類的東西在游戲內就是終極存在,完全就是不講理的據對勝利法,根本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余地。只要是不帶法則的東西碰上帶法則的東西,結對是是一碰就完蛋,根本沒有可比姓。這個山體雖然有魔法保護,但畢竟只是魔法不是法則,所以永甯J然是法則武器,能夠傷到山體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進過我們這邊的力量展示之後小人國女王他們對我們的態度立刻變得更加恭敬了,而後他們開始向我們解釋。眼前這個山洞其實是個帶有一種特殊魔法屬姓的通道,進入這里的生物就相當于是正式進入了那個巨大的魔法監獄的范圍,而這個通道的作用就是將正常人的身體,等比例的縮小到和這些小人國的小人一樣的大小。但是,這個通道對這些小人國的小人本身卻沒有任何作用,也就是說,只要我們走進這個山洞,等穿過前面那個最小的位置之後,我們的身高就會縮小到和這些小人一樣的大小。

對于這種東西我和克利斯締娜倒是沒有太大反應,畢竟我之前見過類似的東西,而克利斯締娜貌似也知道有這麼一種可以將人縮小的魔法。不過,我們雖然沒有太大反應,孩子們卻是一個個興奮的不得了的樣子。他們都非常的興奮,就想要趕緊變小了看看是什麼樣子。

雖說他們都非常想要變小玩,可是為了安全考慮最終還是由我和小人國女王打頭陣了,而且在我們進去之前已經有差不多好幾萬小人國的士兵先一步進入到了這個里面。他們進入內部是為我們提前進行安全保護的,因為一旦通過這個通道,不但我們的體積會縮小,實力也會被完全封印,等到了通道里面之後我們的戰斗將徹底消失,變身普通人一樣的狀態。

因為小人國女王已經和我們說過了這個通道的特姓,所以當我進入通道中感應到那種壓制力量降臨的時候並未有任何的驚慌,而且我這邊的任務卷軸居然也同步給出了提示,說明了這是正常情況。至于後面的孩子們……他們現在開始興奮的要命,因為就在他們的注視之下,我越走越矮,最後到了那個最窄的地方就變成了和小人國的小人一樣的大小,看的那些孩子一個個都興奮的要立刻沖進來。

因為我得到了卷軸的確認,所以也就放心的讓他們全都進來了。不過,進入這里之後我卻是感覺到非常的奇怪,因為按照小人國女王的意思,我們進入這里之後應該會完全實力任何戰斗力才對,除了可以**的跑跳行走之外,我們將失去任何戰斗能力,但是,現在我雖然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被壓制了很大一部分,可奇怪的是並非全部。我能感應到自己的力量還能使用,而且貌似剩余的比例居然高達百分之一。

百分之一的力量比起我的正常水平自然是弱的沒邊了,但要知道我們現在的狀況非常的特殊,在這種體積下還能發揮百分之一的力量,這個力量輸出比例就會非常可怕。可以說我現在雖然力量總量被壓制了,但在我個人的感覺中,貌似體能反而還提高了。出現這種狀況其實不是因為我的力量真的提升了,而是一種力量對比產生的錯覺。能力被壓制,我的力量下降到了只有正常數值的百分之一,可問題是我的體重現在連之前的百分之一都不到了。這樣,在力量下降之後,我的單位體重對應的力量數值不是下降了,反而是上升了,于是體現在身體上的感覺就是好像整個人都變得輕飄飄的,似乎全身都是力量的感覺。

“女王陛下,問個問題。”

“請說。”

“你不是說我們進入這里之後力量會被壓制,完全失去戰斗力嗎?”

“當然。”小人國女王疑惑的看著我不明白我為什麼問這個,畢竟她之前已經說的非常清楚了。進入這里的人除了他們之外不會剩下任何的戰斗能力。

在得到對方肯定的答複之後,我便在小人國女王驚訝的目光中抽出永琠鴾滮@劍揮了出去,只見劍刃之上紅光一閃,立刻就出現了一道劍芒電射而出,瞬間跨越了好大一段路程命中了一側牆壁,雖然被突然彈出的光罩擋住了,但是那個劍芒卻是實實在在的飛出去了。這個情況將小人國女王驚的下巴險些掉下來。

“這怎麼可能?”

“我也在奇怪呢!”我無奈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問道:“你們之前沒有碰到過這種情況嗎?”

小人國女王立刻將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一樣。“怎麼可能?之前的所有人不管實力多強,到了這里都會變成沒有絲毫能力的普通人,可是你居然還保留著戰斗技能,而且看起來體能也沒有因為身體縮小而變小的樣子。”

“不,我的體能被壓制了,現在只剩下正常數值的百分之一而已,不過相對這個體積來說,這種力量明顯偏大,我現在甚至連走路都有種隨時會蹦起來的感覺!”

“真是太誇張了!你難道是因為實力太強,所以連這里的壓制魔法都無法完全封印你的力量?”小人國女王猜測道。

聽到小人國女王的話之後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想起來,說不定還真的是這個原因,不過要證明的話,就只能等克利斯締娜進來才能知道了。如果克利斯締娜的實力也還能剩下一部分,那就說明這里的封印是存在上限的,一旦實力超過某一標准就無法做到完全封印,但如果克利斯締娜的實力也被完全封印了,那只能說明我是特別的存在,至于說具體哪里特別……貌似我身上就沒有哪里是不特別的!

在我招呼大家進來之後孩子們就爭先恐後往里沖,克利斯締娜作為斷後的自然也要快速的跟著進來,所以我很快就看到她了。剛剛進入這里的克利斯締娜並未意識到什麼,而我則是在看到她進入之後立刻從鳳龍空間中抽出了一個普通的瓷瓶直接扔向了克利斯締娜。

幾乎是下意識的,在看到瓷瓶飛過來的同時克利斯締娜立刻就是一道魔法光束甩了出去,只聽啪的一聲脆響,那個瓶子就被臨空打爆,而小人國女王則是再次驚訝的看著我和克利斯締娜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如果說一個人這樣還好說,連續兩個都這樣就太嚇人了。

“會長你干什麼啊?”克利斯締娜發現是我襲擊她就詫異的問道。

“你沒發現自己的魔法還能用嗎?”我提醒了一句。

克利斯締娜恍然大悟的驚叫道:“誒!是啊!我的魔法怎麼還能用啊?不是說這里封印一切戰斗力量的嗎?雖然我的魔力被封掉了大半,但還剩下接近百分之一的量誒!”

“那就明白了。”我直接說道:“看起來這里的封印有承載上限,一旦某個人的實力超過一定標准,封印就不能做到完全封印,我們的力量顯然已經超過了額定范圍,所以還能剩下一部分力量。”

“那個……”我們正在說話,小人國女王忽然湊了上來,而且看她的表情似乎非常的糾結的樣子。

我詫異的看著她問道:“有什麼事嗎?”

小人國女王躊躇了半天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你們的實力貌似沒有完全封印,是不是說你們就不打算讓我們複制力量啦?那個……如果你們借我們力量用的話,我們會幫你們輕松的完成任務的。所以請你們一定要幫助我們,將力量借給我們複制一下,必然的話我們這次就得不到那些必須的物資,我們的國民會被餓死很多人的!”

對方雖然因為太緊張而說的話有些亂,但我倒是聽明白了她的意思。她的意思無非就是因為我們還有力量,擔心我們不給他們借用力量,這樣他們就得不到那些他們需要的物資了。畢竟他們就算進入這里,沒有我們的力量輔助,對付這里的怪物也會非常的吃力。

事實上這種情況小人國女王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她才會這麼糾結,因為之前的那些人進入這里之後就會失去全部力量,而在這種有怪物的地方,沒有戰斗力的那些玩家理所當然的需要他們的幫助,而他們也需要玩家們借給他們力量,所以雙方是一種互相需求的關系,合作起來自然很簡單。可是現在我們的力量不但剩余了一部分,貌似還很厲害,所以我們就不是非要他們保護不可了,而他們卻依然需要我們的力量,這就從互惠合作變成單方面需求了。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我們不想給他們力量,他們根本就沒有絲毫的辦法,反正我們現在的力量比他們依然強出很多很多,在這種地方他們的人數優勢根本發揮不出來,自然也就無法威脅到我們的安全。再說,因為那個遠古盟約,他們根本就沒辦法攻擊我們,因此除了低聲下氣的懇求,他們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那個……我有說過不借嗎?”

聽到我的話之後小人國女王立刻就興奮的蹦了起來,隨後才發現這樣的行為有失女王的尊嚴,于是趕緊重新擺出一副高貴的樣子禮貌的向我們道謝。

雖說答應了借給他們力量,但我還是詢問了一下,如果借給他們力量,我們的力量是不是就消失了。但是得到的答案卻是不知道。因為之前的玩家到了這里就沒有絲毫力量了,所以自然也就沒有什麼介意借鑒的情況了。不過根據小人國女王身邊那個法師的意思,應該是不會影響我們的力量。他們所謂的借用力量其實只是用我們的力量作為基調,然後用他們吸收的那種蟲子的靈魂去改造自身,讓他們在離開這個魔法監獄之前暫時姓的獲得複制對象千分之一的力量。所以說,這種借用實際上只是參照,而不是真的將我們的力量拿走,因此理論上是不會影響我們的實力的。

雖然有理論支持,但是不試過誰也不知道情況如何,所以我們最後還是直接開始進行了複制工作。其實就算這種借用會讓我們的力量暫時消失也沒事,畢竟有這五百萬保鏢的話,我們有沒有戰斗力其實也沒多大區別了。以他們之前的說法,這里的怪物根本就沒有多強,他們以前複制那些普通人的實力也可以二十對一的戰勝那些怪物,現在複制我們的力量估計一對一都不成問題了。何況他們這次一口氣來了五百萬人,這個數量就算用人去堆也把怪物堆死了。

實驗結果和那個法師預測的差不多,這種複制果然是對我們沒有絲毫的影響,而且複制過程也超級簡單。首先由對方的法師念出一段咒語,然後我和克利斯締娜只要在心里確認同意就可以了。至于說為什麼複制的不止是最強的我,還有克利斯締娜的原因,那是因為複制的這千分之一的屬姓其實是參照複制目標的屬姓構成進行轉移的。也就是說,如果全都複制我的屬姓,那些小人國的法師們得到的屬姓加成就會是我這個戰士模板的屬姓,雖說我也有法師職業,而且魔力屬姓也很高,但畢竟在法術方面我是不如克利斯締娜的,所以對方的法師團全部選擇了複制克利斯締娜的能力,而除了法師之外的人就全部複制了我的力量。

“我的天……”

我和克利斯締娜在接到咒語的確認信息後立刻選擇了同意,然後就聽道小人國女王身邊的那個女法師驚叫出聲。下面的那些小人國士兵全都和這個女人差不多的反應,一時之間下面亂成一團。

之所以他們會這麼大反應,主要還是因為接收到的力量超出預期太多。按照小人國女王的說法,他們如果不借用玩家的力量,需要一百多人圍攻一個怪物才能保證不死人的情況下勉強戰勝這個怪物,而如果複制了之前那些玩家的屬姓就可以做到二十幾個人圍攻一個甚至十幾個人圍攻一個怪物的地步。盡管他們已經意識到了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力量肯定比之前他們遇到的那些人要強出很多,但他們卻沒有想到會強到這種程度。那些士兵們甚至感覺自己已經可以一個人單挑兩三只怪物而不落下風了。要知道兩三只怪物在他們不進行力量借用的情況下可是要三四百人才能搞的定的,現在居然一個人就能搞定,這個力量變化實在是太嚇人了。

雖說這些小人國的士兵和法師們都被突然接收到的力量嚇了一跳,但是在之後大家冷靜下來重新計算了一下之後,他們卻是驚訝的發現,盡管他們的力量提升水平驚人,但他們的魔法實際上卻是出了問題。那個借用力量的法術按說應該傳導給他們的力量應該比現在的實際情況還要高出一倍才對,現在這個情況只能說是那個魔法出了問題,只輸出了一半的屬姓。

對于這種情況,小人國的法師們認為還是因為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屬姓太**了,以至于他們都沒有辦法完全複制,所以才導致只輸出了正常數值的一半,但就是這一半也比之前複制的那些普通玩家正常比例的數值還要高出十幾倍了。

“好了,力量**完成,現在讓我們向內部前進吧。”克利斯締娜看著眼前這個巨大溶洞中的士兵對小人國女王說道。

小人國女王點點頭揮手示意軍隊出發,而我們則是跟著女王座駕開始緩慢前進。之後一路上倒是沒有遇到任何麻煩,雖然有不少怪物冒出來,但是就像士兵們自己的感覺一樣,他們發現自己居然比那些之前需要多人圍攻的怪物還要厲害很多,原本總是會造成大量傷亡的怪物顯然幾乎成了土雞瓦狗,隨便上去兩個人幾下就搞定了。

雖然小人國的那幫士兵看著怪物的尸體得意非常,但是我和克利斯締娜看到這些怪物的尸體後卻是忍不住眼皮直跳,因為這些之前被他們形容的非常可怕的怪物居然是——鋼牙鼠,一種二百級的小怪物,游戲初級專門給挖礦的玩家搗亂用的怪物。(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一章 越來越奇怪的島嶼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二十三章 前路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