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三十五章 偽裝與破關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三十五章 偽裝與破關

“其實要見到那只巨龍非常簡單。”女王非常認真的看著我們,然後等待了一會才繼續說道:“你們只需要走到大門口,然後敲門就行了。”

這個答案被說出來的時候我和克利斯締娜都處于一種完全呆滯的狀態中,因為……我們他爺爺的居然被耍了。

“你的意思是……那條龍壓根就沒有被封印?”克利斯締娜還以為是自己弄錯了,于是有問了一遍。

女王非常客氣的說道:“不不不,他確實是被封印了,只是封印的作用僅僅是限制了他的行動能力,並不能真正的封鎖別人靠近他的周圍,所以你們如果想要見到他,只需要過去敲門就行了。”

“那我們之前做的算什麼啊?”克利斯締娜略帶的微怒的聲音質問道。

女王的臉皮果然不是一般人可比,她居然若無其事的說道:“我只是說你們幫我們完成魔法陣的維修,然後我就會告訴你們如何見到那條龍而已,現在你們完成了要求,而我也完成了我的承諾,這不是很完美嗎?”

“我……”克利斯締娜好像說點什麼,但是剛喊出一個字就被我給按住了。

“先去見見那條龍完成任務再說,其他的東西都不重要,我們現在趕時間!”

其實這種事情我也非常的生氣,因為我們本來就非常著急的在趕時間,可是對方居然用這種理由欺騙我們,讓我們拜拜浪費這麼多時間幫他們修理這個魔法陣。雖然他們的國民被詛咒什麼的確實是很可憐,但不能因為他們可憐我們就一定要幫忙吧?再說了,就算真的打感情牌,那也應該是在告訴我們真想之後由我們自己來決定是否要發揚友愛精神,而不是這種被欺騙之後做白工的情況。不過,生氣歸生氣,現在情況已經這樣了,我們也無能為力,而且時間很緊,我也沒時間跟他們計較,干脆拉著克利斯締娜先去搞定正事趕緊走再說。反正這個任務的後面部分還需要再來一次這個島嶼,所以真的有什麼仇恨的話,到時候再來算也不遲。所謂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人家的國家都在這里,難道還能集體搬走不成?

看著克利斯締娜被我拉走,女王明智的一句話都沒說,這種時候她說的越多我們就越生氣,所以她干脆就啥都不解釋了。而我和克利斯締娜則是氣憤的帶著孩子們一起去見了那條龍。幸好剛剛女王說出那個巨龍的情況的時候孩子們都不在我們身邊,不然現在肯定吵翻天了。

“知道怎麼見到那條龍了嗎?”我和克利斯締娜剛一從那個魔法陣旁邊離開,團長大媽就湊上來詢問了起來。

克利斯締娜本來想要說出真相,但是卻被我拉住了,這種時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簡單的點了下頭之後我就拉著克利斯締娜率先往那邊的洞口跑了過去,團長大媽看我們表情不對,而且悶著頭只管往前跑還以為這個巨龍的接見方式比較困難呢,所以她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叮囑孩子們趕緊跟上,不要吵鬧,盡量減少我們的負擔。

大家迅速的沖到那邊的洞穴口的時候正好就看到那邊的洞穴口立著一面巨大的石門,不過這個門上是既沒有鑰匙孔也沒有任何的魔法陣,就是個簡單的石門,更糟糕的是連門縫都沒有,顯然是塊閘門。

面對這種大門想要敲門也是個麻煩事,還好我們這邊的大型魔寵比較多,直接召喚出了坦克過來敲了兩下,等了幾秒之後發現沒有反應。坦克看著我不知道要不要繼續敲,克利斯締娜則是直接道:“繼續敲。”

我知道克利斯締娜肚子里憋著火,所以這種事情也不好說什麼,只能讓克利斯締娜**一下了。還好,坦克只是又敲了兩下就聽到一陣金屬撞擊聲,緊跟著眼前這道閘門就開始緩慢的上升,很快就打開了一條寬敞的通道。不過,門雖然是開了,里面也是非常的明亮,並不像是想象中的那麼陰暗,可這里面卻是一點聲音都沒有,我們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直接進去。

在門口稍微猶豫了一會之後我就打算直接進去,結果之前一直讓我懷疑非常不給力的小鱷魚卻是在這個時候蹦了出來。因為之前我們被女王耍了的事情他沒有提前告訴我們,所以現在我和克利斯締娜對這個家伙的作用都持很大的懷疑態度,雖然他確實是幫了我們一些忙,可問題是這麼嚴重的事情他居然一點消息都不透露給我們,所以我們現在都開始對他進行冷處理,也就是完全不搭理他。

不知道是這個地方屬于他的任務范圍,還是打算好好表現一下,反正小鱷魚在這個時候又蹦了出來,然後站在我們前面說道:“這條通道叫做不歸路,聽字面意思你們就應該能明白個大概。要進入這條通道必須注意兩件事情。第一,你們在進入這條通道之後,會看到通道盡頭有一個門洞,那就是終點。在你們穿過那個門洞之前,無論如何都不能後退,你們只能向前,或者原地停止,左右移動也可以,但是絕對絕對不能後退。一旦你們倒退超過一塊地磚的距離,那麼倒退的人就會立刻被這條通道中的法則徹底消滅掉,按照你們冒險者的話就是一次性掉十級,而且下次複活需要間隔二十四小時。”

“好重的懲罰!”我說完又問道:“那麼第二個注意事項呢?”

“第二個注意事項就是在這條通道中穿行的時候會有很多生物在這里出現,那些其實全都是幻象,千萬別去管它們。它們的目的就是為了逼迫你們後退,其實這些家伙沒有絲毫的攻擊能力,不會對你們產生任何形式的傷害,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後退,只要不後退,它們就拿你們沒轍。”

我點點頭道:“就是這兩條是嗎?”

小鱷魚點頭道:“是的,就是這兩條。不過在你們行動前我先過,給你們演示一下。”

很明顯小鱷魚這是在為之前沒有告訴我們那個騙局而贖罪,畢竟他只是向導不是工兵,趟雷這種事情是不應該由他來做的。所以,他現在能這樣顯然是為了贖罪。不過,既然他確實是在之前的騙局中保持了沉默,所以這個罪贖的也是天經地義,因此我們並未阻攔他。

小鱷魚在說完之後就直接跳入了那條通道,然後向著前方移動了過去。

其實這個通道並不是很長,至多不超過兩百米。通道的寬度大約在十米左右,高度可能略小一點,但是七八米總是有的。

通道內的牆壁、地面和頂棚都是一種白色的石料制作而成,不同的僅僅是地面上全都是六成六規格的地磚,也就是邊長六十公分的地磚,而牆壁和天花板則是整塊的或者是拼接過的石料,反正看不出來有什麼縫隙之類的東西。

事實上這個通道不但寬闊,而且還非常的漂亮。通道兩側的牆壁邊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根柱子,而天花板也不是平的,而是拱形穹頂,上面不但浮雕了很多美麗的畫面,而且還用彩色顏料描繪過,看起來非常的華麗。要不是這里沒有用金漆勾線描繪的線條,簡直就和歐洲流行的那種皇宮式的裝潢一模一樣了。當然,即便是沒有使用金色,光是那些彩色浮雕就已經很誇張了。

本來這種通道幾乎可以算得上是國家級的迎賓通道了,但是聽了小鱷魚的話之後我們誰也不覺得這種地方有什麼美好了。能叫做不歸路的通道再漂亮估計也沒幾個人願意在上面走吧?

因為使用的白色石料建築通道,而且通道中有大量的魔晶石照明燈,所以光線是非常充足的。小鱷魚站在通道的這一頭,稍微吸了口氣之後就突然向前沖了出去。

本來我們以為它會在通道的中段才會遇到危險,誰知道它才剛進去立刻就觸動了機關。幾乎就是在小鱷魚剛剛踏上走廊地板的瞬間,對面的那個門洞之中就湧出了大量奇形怪狀的生物,這些生物有的長的非常的巨大,只要站在那里就能給人一種恐怖的壓迫力。有的則是非常的小,但是數量奇多,密密麻麻的擠在一起讓人看一眼就覺得頭皮發麻。還有一些生物長相極其惡心,讓人本能的感覺不想讓這些東西碰到。總之這里的生物是千奇百怪,只要你能想到的能讓你畏懼或者厭惡的造型,這里幾乎都能找得到。

如此之多的生物一起出現,場面確實是很壯觀的,不過當你看到一只幾乎擠滿了整個通道,長得有點像犀牛一樣的生物低著頭,然後用蹄子刨了刨地面,接著猛沖而來時,多數人可能都會本能的轉身就跑吧?更可惡的是,這個通道居然好像5D電影院一樣,不但能讓你看到立體的幻象,更要命的是連聲音、氣流以及震動都模擬出來了。當那個一眼看過去就覺得可能有十幾噸重的龐然大物呼嘯而來的時候,我們即便是站在通道外面都能感覺到地面確確實實的是在隨著對方的每一個步伐震動著,那種震撼心靈的沖擊讓人忍不住就想轉身跑路。

就在我們這邊小孩子們的一片驚呼聲中,那只小鱷魚居然是不閃不避的迎著那個東西就沖了上去,然後當兩者交彙的瞬間,其實什麼都沒有發生。就像小鱷魚說的,所有的生物都是幻象,那犀牛一樣的東西雖然步伐沉重氣勢驚人,但這個東西實實在在的就是個幻象,只要你無視它,那就沒有絲毫的問題。

“要不是有小鱷魚在前面趟雷,我肯定轉身就跑。”一個孩子看著穿過幻象安然無事的小鱷魚心有余悸的說道。

克利斯締娜在旁邊道:“估計我會用魔法把整個通道都轟掉吧!”

“先別說話,都專心注意小鱷魚向導的行動,注意還有什麼需要當心的地方。”我打斷了孩子們和克利斯締娜的議論,讓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回小鱷魚的身上。這個家伙現在的樣子讓我感覺這個通道可能不是那麼簡單。一來不歸路這個名字太霸道了,二來如果只是幻象的話,小鱷魚完全沒有必要說的那麼嚴重,畢竟看到他穿過幻象之後我們只要知道了情況,大不了等有怪物沖上來的時候閉上眼睛就是了。但是,小鱷魚居然還要特別的強調一次,所以這其中肯定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

果然,就在我剛說完,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回小鱷魚身上的時候,前方的通道中那個犀牛怪已經消失,而地面上卻是突然彈出了一個大約有兩米高得鋸輪,這個飛速轉動的鋸輪就好像是木工用的鋸床一樣,通道的地面就是鋸床的床板,而那個鋸輪就是切割用的電鋸。當然,如果只是從地面下彈出一個電鋸輪當然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反正只要注意別撞上去就行了。可是,關鍵問題是當這個東西從地面下升起來之後,居然在轉動起來之後突然就超前沖了過來。

眼看著鋸輪飛速射來,小鱷魚立刻向著旁邊一跳,鋸輪以毫厘之差從它的身側沖了過去,險些沒有切掉它的尾巴。

看到這個情況之後我終于明白了。這通道中不管是有幻象生物,還有機關。那些生物都是幻象是假的,可是機關是真的。你一方面要注意不能被幻象嚇到往後退,另一方面也要注意躲避這些機關,因為幻象雖然不能直接傷害你,可是機關可以。

在小鱷魚成功躲避掉第一個鋸輪之後,後面地面上又接二連三的出現了好幾次這種鋸輪,不過我和克利斯締娜眼睛都很毒,很快就發現了那些鋸輪其實都是順著那些地磚的縫隙在向前沿著直線移動,也就是說當鋸輪出現的時候只要立刻離開它前方的那條直線就沒問題了。這些東西雖然速度很快,但是本身不會轉彎,所以問題不大。

事實上這些東西並沒有真要傷到誰,它們的主要作用顯然是擾亂視線。除了這些東西之外,隨著小鱷魚的前進,通道中又出現了那種好像鍾擺一樣左右晃動的巨大刀刃,這種刀刃長達數米,頭部好像個船錨,而且四面開刃,只要你稍微不注意被碰到一下結對就是血濺當場的結果。

伴隨著這些帶著呼嘯風聲嗚嗚的來回甩動的巨大擺錘,地面上的切割鋸輪依然在毫無規律的胡亂出現,而且更要命的是附近的地面上還時不時的出現翻板。這些翻板不踩上去就沒有四號問題,可只要一碰到就會立刻塌陷,下面不是火焰就是天坑,反正掉下去就沒啥好結果,而且隨著這些翻板的出現,後面還有更要命的火焰噴射器、長槍陣、飛釘通道等各種機關,並且這些機關都不是單純的一個個放在那里,而是互相配合著胡亂出現,搞得人是防不勝防,一不小心就會中招。更要命的是,在這些機關拼命想要坑死你的過程中,那些討厭的幻象還在始終伴隨你的左右,根本不給你絲毫一點機會,只要你稍不注意就會被他們干擾從而錯過某個機關。

“我靠,這通道孩子們過的去嗎?”克利斯締娜看著前方已經安全抵達同到盡頭的小鱷魚驚訝的問道。事實上我現在和克利斯締娜是一樣的想法,這種通道別說孩子們了,換個普通玩家來過,十個能過去兩個我就謝天謝地了。不過,這個通道主要還是不能害怕往後退,要是不小心踩中機關被干掉不過是死亡一次而已,但你一旦後退,就會被規則抹殺,直接掉十級。所以,甯可死都絕不能後退。

雖然我也覺得孩子們八成是過不去的,但是這個任務就是要大家一定要過去,因此我就在這里想到底是要怎麼樣才能通過這個通道。

因為小鱷魚已經到了對面,我們又沒有進入通道,所以通道內目前是沒有目標的,而那些機關顯然也是會檢測是否有人經過,因此現在所有的東西都已經關閉並收回了牆壁或者地板、天花板之中,反正現在通道里看起來就和之前一樣的美好了,完全沒有人可以想到幾秒鍾之前這還是個死亡通道來著。

沒有了那些機關,也沒有幻象,加上通道內的石壁回音能力不錯,所以我們和小鱷魚還可以比較輕松的互相喊話溝通。我站在這邊思考了半天還是問道:“喂,這個通道里的機關要是弄壞了不會受到規則懲罰吧?”

“啊?弄壞掉?”

正常人通過這種地方就是擔心自己不要被這些東西傷到,擔心這些機關會不會壞掉的我大概是第一個,所以對面的小鱷魚在愣了一會之後才開口說道:“沒有關系,弄壞機關也是可以的,只要你別被它們傷到,不要後退,怎麼過來都可以。”

“哦,那就簡單了!”克利斯締娜聽到這樣的回答不用我說話就直接微笑著踏入了通道之中,只是因為她還沒有進入機關區域,所以這些東西都沒開啟。

本來克利斯締娜的目的就是上前破壞這些東西,但是只走了兩步就被我拉回來了。“你一個法師往前沖什麼啊?後面呆著,這東西我來搞定。”

那些孩子們的戰斗力明顯弱于普通玩家,《零》這個游戲和點鼠標的那些游戲不太一樣,不是說你反應快就一定戰斗力強的,所以孩子們玩這個游戲稍微有點吃虧,正常來說只有十四歲以後玩這個游戲才能發揮正常戰斗力,至于十四歲之前的話……除非你天生身材高大或者本身是神童有什麼特殊天賦,否則基本不指望能干的過大人。因此,這些機關我後面的那些孩子八成都是過不去的,所以我唯一能選擇的方式就是用暴力將整個通道都砸掉,只要那些機關設備全都報廢,只剩下幻象的話就沒什麼問題了。

將克利斯締娜拉回來之後我立刻就進入了通道,然後直接大踏步的走了過去。剛進入通道的時候幻象第一時間出現,然後就是之前的老樣子,那頭犀牛怪一樣的東西率先發動了沖鋒。

之前站在外面看和現在站在里面直面這個生物的沖擊,感覺完全是兩回事。雖然當時站在後面我們也感覺到了那種撲面而來的威懾力,但是現在真正自己站到這里,那種感覺卻完全是變了一種味道,那是一種下一秒就會死的感覺。對方那沉重的步伐踩在地面上簡直就好像是全都踩在了我的心頭之上,震得我的心髒都在跟著它的步伐在跳動。

隨著那個幻象犀牛越來越近,我忽然感覺有些不太對。雖然之前那個幻象犀牛也確實是做的非常逼真,各種聲光效果連震動什麼的都被模擬了出來用來騙人,但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覺得這個東西變得比剛才更加的有氣勢了。

事實上發現問題的不是只有我一個,克利斯締娜也注意到了這個東西的微妙變化,但是她還沒來及提醒我,這個東西就已經快要到我面前了。隨著那玩意的不斷的接近,我心中的危機感越來越嚴重,而就在那東西沖到我面前的一瞬間我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幾乎就是千鈞一發的時刻,我突然伸出了雙手猛的一下頂住了那頭犀牛一樣生物鼻端的獨角,同時雙腿撐在身後猛然繃緊。

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我只感覺雙臂一沉,同時雙腳之下的地磚猛然崩裂,我的雙腿直接沒入地面一寸多深,跟著巨大的力量居然就這麼硬生生的推著我向後一路滑行,直到將我硬生生的頂到了大門口才算是徹底停住。

當煙塵散開之後,看著近在咫尺的巨大生物以及地面上那兩條犁出來的大溝,克利斯締娜和身邊的孩子們幾乎都傻眼了。眼前的情況已經充分說明了一個事實——這東西不是幻象。

幻象是不可能真的將我推出這麼遠的,它們甚至都不能吹動我的頭發,但是眼前這個東西居然硬生生的將我頂了回來,所以這玩意絕對不是幻象,至少不是一般的幻象。

“呼,還好我發現的及時!”就在我說話的同時,前方的巨大犀牛生物突然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的轟然倒塌,然後砸在了地面上,重新激起了漫天的煙塵。不過,讓克利斯締娜他們更加驚訝的是從這個生物的眼睛、耳朵以及嘴中爬出來的幽靈蟲。實際上這個大家伙在撞上我之後就被我干掉了,而之所以能將我一路推到這邊來,多半是因為慣性。其實就在我們接觸的瞬間我就放出了幽靈蟲,趁著我和那東西頂在一起的機會直接讓它們從這個家伙的嘴里鑽了進去,然後直接啃掉了這個東西的腦子,于是這個大家伙就直接變成了一堆死肉,到了這邊慣性耗盡就直接倒了下去。

“這不是幻象?”團長大媽看著眼前的生物驚訝的問道。

克利斯締娜沒好氣的說道:“你見過能摸到的幻象嗎?”

團長大媽搖了搖頭,然後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問道:“對了,之前我們向導……”

“那家伙不是向導。”我很平淡的說道:“如果我猜測的沒錯,那個小鱷魚應該就是任務關卡之一,他的任務可能就是隨行並誤導我們,之前他雖然給出了很多提示,但是這些東西其實我們自己努力一下也能完成,無非就是時間問題,可是它不說的那些東西卻樣樣關乎生死。所以說這個家伙根本就是個任務**OSS,他的存在就是為了要我們死的。”

“可是之前明明是我們自己選擇了他的啊?”團長大媽還是不理解。

克利斯締娜有些生氣的說道:“那不過是一個幌子罷了,就算我們當時沒有選擇,它肯定也會用隱藏獎勵之類的借口跟上來,反正獎勵是什麼都是他說的,我們只能聽著而已。”

“那也不對啊!”團長大媽說道:“之前他可是確實給了我們很多獎勵,如果真的是來害死我們的怪物,他應該不要提升我們的實力才對,為什麼還要讓我們恢複實力啊?”

“這個……”克利斯締娜沒想到這麼多,所以團長大媽說出這樣的問題來她也是有些不明白。

“其實很簡單,雖然這個家伙可能就是個阻礙我們前進的**OSS,但是它實際上還要受到規則限制。這個任務肯定是有真正的任務NPC存在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是這個小鱷魚來擔任,但是它雖然在盡可能的害我們,可是一些規則限定死的東西它卻不能動,所以我們最終還是到了這里,並且得到了很多獎勵。”

克利斯締娜聽了我的解釋也點頭道:“這樣說的話倒是比較可信。”

“可是現在要怎麼辦?”團長大媽指著前面的通道問道:“那些東西堵著路,加上機關什麼的,我們根本就過不去吧?”

“這都不是你們需要擔心的事情,只要跟著我們就行了。”我說著就對克利斯締娜說道:“你負責幫我清理那些幻象生物,我來處理那些機關,注意保持距離,不要靠太近了。”

克利斯締娜點點頭道:“沒問題,我保證不會進入危險范圍。”

決定好了之後我和克利斯締娜先是將眼前的這個肉山給拖了出去,畢竟這麼大的個頭將通道擋了個嚴嚴實實,不弄出去的話我們連進都進不去了。

沒有了阻礙之後我們又重新站到了那邊的通道口,不同的是對面的小鱷魚已經不在了。那家伙本身就是個禍害,在那個真的犀牛怪出現之後它其實就已經徹底暴露了,所以這家伙明智的直接跑路了,反正留下也沒意義了。

這次當我們再次進入這個通道之後,對面的大門口立刻就是如洪水一般的怪物湧了出來,之前光以為是幻象還沒什麼,現在知道這些真的是怪物之後我們的壓力就大了很多,好在克利斯締娜的遠程魔法支援相當之給力,感覺就好像我背後有個炮兵團在支援一樣,沖過來的怪物基本上只要離開那個入口無米以上就會遭到魔法打擊。盡管那邊的怪物數量眾多,而且悍不畏死的拼命向前沖,但是克利斯締娜依然憑借著自己強悍的魔法能力在整個通道之中制造了一大片戰場遮斷區,凡是進入這個范圍的怪物全都無一例外的被轟成了渣渣,根本沒有一只怪物可以完整的沖過這個范圍。能過來的都是它們身體的一部分,反正不會整個過來就是了。

沒有了這些怪物的搗亂,對我來說剩下的部分就簡單多了。當第一個鋸輪從地面下冒出來的時候,我立刻就將永畬酗F出來。看著那個鋸輪突然從我的身前沖來,我直接一個側身,永痗隊滮@掃,只聽呲的一聲刺耳的金屬摩擦聲,緊跟著就是半片飛輪飛了出去,地面上的那個鋸輪直接被永睄C削掉了半截,剩下的一半因為發生了變形結果沒能收回地面,居然就這麼卡在了那里不斷的前後移動,但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殺傷力了。

就在我干掉第一個鋸輪之後,後續的鋸輪居然接二連三的一起冒了出來,顯然這個東西也會根據進入這里的人的戰斗力做出一些適當的調整,之前小鱷魚自己要麼是那個東西放水了,要麼就是戰斗力比較低,所以鋸輪沒有全部啟動,這次我的進入讓這個系統完全活性化了,所有的鋸輪幾乎全部彈了出來,然後開始往來沖鋒,只可惜因為鋸輪本身的材料問題,在我使用了永痝o個作弊器之後,所有的鋸輪就全都悲劇了。

這些鋸輪在地磚的磚縫之間來回穿梭,所以行動通道很窄,鋸輪完好的時候倒是沒什麼,可是只要這個鋸輪一變形,鋸盤不在軸線上之後,鋸輪轉動就會被地面上的地磚卡住,之後整個鋸輪也就報廢了。所以說,這些東西其實並沒有多大威懾力,只是數量太多,加上有別的東西在互相配合,所以才會很危險,單是這些鋸輪本身其實很好解決。

沒有了這些東西的干擾,之後出現的那些擺錘形態的巨型戰斧就簡單多了。我直接把永硠雃角F個長長的7形長槍,然後用橫著的那個刀片將這些來回擺動的大擺錘的根部直接切斷。鍾擺斷裂之後這些巨斧立刻失去支撐,然後順著慣性甩了出去,轟的一聲砸入牆壁,接著徹底倒了下來失去了任何威懾力。

雖然這些東西倒下來了,但是我並沒有打算就此放棄這些東西,因為我切下它們是有用的。本來如果只是需要破壞這些東西的威懾力,那只要將它們下面的刀口切掉就行了,或者將上面的軸承弄壞,只要它不會轉動就不會有任何危險。但是,我沒有選擇簡單的方法,而是直接將上面粗壯的鍾擺根部給切斷了,這都是有用的。

我的目的其實很簡單,無非就是廢物利用,用這些巨大的鍾擺來當成架橋的材料。鍾擺這段通道下面有很多翻板,而且是不定時間的變換位置,有些地方上一秒能站人,下一秒再踩上去就會掉下去,而又的地方明明剛剛有東西掉下去了,等會你再站上去又沒事了。所以說,這地方的地面非常的危險,必須要想辦法弄個橋出來。這些鍾擺一樣的東西為了增加擺動時的慣性獲得更大的切割力,所以特別做的非常的厚重,其擺臂本身是個近一米寬,厚度至少有七八公分的長條形金屬。這個東西比很多鄉村中水渠上架設的石板橋都要寬了,孩子們完全可以從這個上面走過去。

有了這些東西,我就輕松的架設起了長長的橋梁,然後這些翻版就沒有任何危險了。雖然支撐橋梁本身的地板也是可能打開變成翻板,但問題是這個東西有七八米長,而且還有一米寬,因此要讓這個東西徹底掉下去就必須要有很大一片區域的地磚同時打開才能做到,而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這些橋梁可是說是非常的安全的。

有了這些橋梁之後剩下的就是那些投射性的武器了。那個噴火器的出口直接被我用永痤僖{扁了,然後內部可能是發生了爆炸,反正我看到牆壁上的一些縫隙有往外冒煙,而且還有火苗竄出來,不過反正通道很寬,那點火苗還不至于構成任何危險。

火焰噴射器之後的那些設備也都差不度,我直接用永痡N這些東西的發射口都給砸變形,然後噴射口內的東西就噴不出來了。沒有了這些發射裝置,那些釘子什麼的也就沒有了。

不過,雖然這些發射裝置被破壞了,但是最後在通道的盡頭我還遇到了一道斷龍石。這是一段長十米的通道,整個通道的頂棚都是一整塊的岩石,當我走到這里的中心點之後,這塊石頭就直接砸了下來。因為這個東西是突然下落,沒有任何的緩沖,所以我根本來不及躲閃,畢竟這東西有十米長,我就算站在中心點,要在它落下之前跑出五米以上的距離顯然也不現實。再說了,這個通道說了是不許後退的,雖然不知道是是不是小鱷魚瞎編的,但是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所以我還是不敢後退,至于往前沖……前面情況不明,沖出去也未必就是安全的。

正因為猶豫了一下,所以等我想要動的時候其實已經來不及了。反正也不怕這個東西,我干脆往下一蹲,將永硠雃角F一個圓錐形將我自己給包在了里面。下落的石塊砸在永琱W立刻就被破壞,然後直接讓出了一個圓錐形的空間讓我和永琤艀b了石塊中間。等這個石頭穩定了之後我直接用永琣b里面挖了個通道出來跑到了石塊對面,至于背後的方向跟不用我管,在我挖洞的時候克利斯締娜已經將後面那一半給鑿通了。

事實上當我從石頭這邊過去到達對面的時候,那邊已經聚集了很多的怪物。斷龍石下來的時候不但將我砸在了下面,而且石頭封住了整個通道,克利斯締娜沒有辦法越過石頭攻擊對面的怪物,于是那邊的怪物沒有了壓制,一下子就擠滿了通道。不過,這邊的通道其實也就只剩下了不到十米長的一截,所以我過來之後直接就將凌給召喚了出來。一個大招清空這十米長的通道,然後讓凌和國王配合堵住入口,接著我檢查了一下牆壁,確認沒有什麼新機關之後才和凌一起走到了通道口的那個大門對面。

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猜測的那樣,小鱷魚雖然要害我們,但是也受到規則的限制,因此當我們穿過那個大門的時候果然就個小鱷魚說的一樣。通道里的怪物立刻就停了下來,沒有再出現了。不過,當克利斯締娜鑿開了那邊的石頭之後,這邊的怪物居然又開始往外冒了。而此時位于通道大門口的我則是徹底看清楚了這怪物的來源。原來這邊的洞頂上有個傳送魔法陣,雖然不知道這個傳送陣連接到什麼地方,但是肯定是個怪物窩,而那些通道內的怪物就是這個魔法陣傳送出來的。

因為已經看到了那個東西的位置,而且我此時位于大門里,怪物們似乎不能過來,所以我直接用永硠雃角@根長長的長矛戳斷了那個魔法陣上的一條魔法回路。被破壞的魔法陣瞬間失去反應,怪物自然也就沒有了。將剩下的那些怪物全部殺光之後通道中終于是徹底的恢複了安靜。

“會長,你那邊清理完了嗎?”克利斯締娜看著站在門口的我問道。

我點點頭道:“叫他們快點過來,我們看看下面是不是真的有那個史詩級巨龍存在。”

因為之前的小鱷魚向導已經被確認十有**是個故意坑我們的**OSS,所以之前的情報就全都不能信了,我和克利斯締娜現在只能是一點點的往前推進,先檢查一下里面是不是真的就是史詩級巨龍的封印之所。

事實上雖然我們認定了那個小鱷魚就是個敵對**OSS,但是我們卻對這個史詩級巨龍的存在抱有很大的信心。這種信心當然不是因為相信那個小鱷魚,而是因為我們相信自己的判斷。從之前的情況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小鱷魚受限于某些規則,對我們的誤導只能停留在一定的范圍內,它最終還是要告訴我們一些真實情況,而像是這種最終任務目標所在地之類的信息屬于任務中非常重要的信息,按說應該是不可能被扭曲的。而且,除了這個猜測之外,我們確實是能感應到前面有個巨大的能量波動存在,所以前面就算沒有史詩級巨龍,至少也有個超級生物存在,反正不可能是啥都沒有的。

事實上我們的猜測最終被證明還是比較准確的,因為就在孩子們都過來之後,我們才往前走了不遠,忽然就聽到了一聲怒吼聲。

這聲怒吼顯然不是沖著我們來的,但是因為狹窄的通道將聲音都聚集在了一起,加上牆壁的回音,這個聲音實在是大的有些讓人無法接受。突如其來的怒吼震得整個通道都在晃動,我們險些沒一**坐地上。

“我靠,這是什麼東西在叫啊?”克利斯締娜等那個聲音消失後才站起來說道。

我揉了揉現在還有些嗡嗡作響的耳朵說道:“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那條史詩級巨龍,這是巨龍的吼聲,我不會聽錯的。”

“聽這家伙的嗓門可不像是被封印的樣子啊!中氣十足啊!”

“這是密閉環境,音量會被反射增強,如果對方真的是一條史詩級巨龍,真要是完全體狀態,故意怒吼的話,完全可以用聲波產生直接傷害。我們現在這是覺得耳朵難受而已,說明那家伙肯定已經非常的虛弱了。”

克利斯締娜聽完我的解釋忽然眼神一變,然後看著我快速說道:“一個已經非常虛弱的生物,你說他為什麼要費勁去吼呢?”

剛一聽到克利斯締娜的話我就明白了過來,然後趕緊轉身就往前跑,同時大喊道:“你帶孩子們跟上,我先走一步。”

那條龍已經明顯的虛弱不堪了,不然這種怒吼聲絕對是能將普通人整成白癡的,可是現在這個家伙的聲音居然沒有絲毫殺傷力,只是讓我們覺得難受而已,這說明這條龍已經極端虛弱了,可是,它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怒吼,只能說明有什麼事情刺激到他了。在我們之前那個小鱷魚可是已經先過去了很長時間了,所以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條史詩級巨龍怒吼的原因,十有**就是那條小鱷魚造成的。也就是說,那個小鱷魚可能正在傷害我們的目標生物,至少也是語言上的刺激,否則對方不會被激怒。史詩級巨龍可不是一般的巨龍,這種家伙的心性可是異常堅韌的,連這種家伙都忍不住怒吼出聲,那一定是非常嚴重的刺激。所以,不管對方在干什麼,我都必須要快。好不容易到了這里,可不能讓小鱷魚破壞了任務。(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三十四章 替代品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三十六章 塵封的史詩巨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