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三十九 倒黴的泰國玩家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三十九 倒黴的泰國玩家

克利斯締娜的傳送本來被認為是非常簡單的一件事情,但是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越是簡單的事情就越是容易出錯。艾克薩爾斯本來站在傳送陣上的時候還是好好的,傳送開始後他也確實是被傳送走了,可問題是另外一端的接收方卻是啥都沒有收到。

“我靠,這麼大條龍都能弄丟,你這是啥傳送啊?”

克利斯締娜也是有些暈了,圍著那個接收器左右看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到底哪里有問題。“不對啊!這邊一切都很正常啊!按說因該是會出現在這里的才對啊!”克利斯締娜揉著自己的頭發抓狂的說道。

“但事實是他就是沒有出現在這里,所以我們需要知道艾克薩爾斯現在到底去了哪里。我們的行動已經改變了任務卷軸的整個任務流程,現在如果不能將艾克薩爾斯找到我們的任務也就是徹底斷線了!”我無奈的說道。

克利斯締娜也知道這樣下去我們的任務就要被迫中斷了,只是她的傳送卷軸和這個接收器都是真的沒有絲毫問題,所以現在她也是非常的糾結不知道到底要怎麼辦才好了!

“要不然我們換個方向想一想?”站在旁邊的團長大媽建議道。

“換個方向?”我和克利斯締娜都是愣了一下,然後開始換個思維方式去考慮這個問題。說實話,這種改變思考方向的方式確實是很能幫助人解決之前想不通的問題,不過多數人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都容易鑽牛角尖,在那種情況下你是想不起來其他事情的。所以,沒有得到別人的提醒之前我和克利斯締娜都是在那里一個勁的研究那個傳送卷軸和接收器是不是哪里存在問題,結果證明那倆東西都很正常,所以我們的思考就陷入了死胡同。

在更換了思維方式之後克利斯締娜立刻就想到了一個可能。“如果說我的傳送卷軸沒有出問題,那就是說艾克薩爾斯肯定是已經被傳送了,畢竟他是確實消失了,所以這個沒有爭議。那麼,為什麼接收器這邊沒有接收到艾克薩爾斯?”

在克利斯締娜說出這個的推測之後,我和她突然同時反應了過來一起大叫道:“有個更強的接收器存在。”

亞空間傳送的本質其實就是在空間障壁上打開一個缺口,然後將目標物體扔進亞空間,之後要在另外一個地方重現這個物體,那就需要在這個位置附近的空間障壁上再開一個窟窿。當兩個窟窿同時存在的情況下,因為其他地方的空間障壁本身存在抵抗物體通過的壓力,所以這個目標物體就只能從我們開好的這個窟窿回到正常位面,于是一次傳送也就完成了。

從艾克薩爾斯確實消失了這個情況來看,克利斯締娜的那個卷軸肯定是成功打開了空間通道,並且將艾克薩爾斯扔進了亞空間。而我們檢查接收器沒有發現問題就說明這邊的出口也確實是開好了。但是,艾克薩爾斯沒有出現,那就是說這個亞空間中可能還有另外一個出口,而且這個出口位置的屏蔽壓力可能要低于我們這邊的壓力,于是艾克薩爾斯沒有滑入我們這邊的這個洞口,而是直奔那邊的洞口去了。

雖然我和克利斯締娜已經大概猜到了這個情況發生的原因,可是要知道那個艾克薩爾斯意外進入的缺口卻是個麻煩事。這里面需要調查的東西倒是不多,就是比較麻煩。需要知道艾克薩爾斯去了哪里,首先就要找到那個缺口所在的位置才行。而要知道那個缺口所在的我只就必須要進入亞空間,因為不進去是沒有辦法定位那個缺口的存在的。而且,我們不但要進入亞空間,還必須要快。亞空間出口不可能一直開著,對方的那個缺口應該只是碰巧和我們同時開啟而已,所以那個缺口肯定是已經封閉了,或者即將封閉。不過這都沒關系,因為空間屏障的修複需要時間,而這個時間其實還是蠻長的,因此我們只要在空間屏障完全修複之前進入亞空間,就可以根據空間屏障的薄弱處存在的位置准確定位艾克薩爾斯的去向。但是,這個修複時間雖然並不短暫,可也並不長,而且難保不會有別人在之後的時間段內正好又連接入同一個亞空間用來中轉跳躍,而這種情況一旦發生,那就會留下一些新的開口,而我們是沒有辦法區分這些開口的,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一個接一個的調查。

綜上所述,我們要找到艾克薩爾斯就要在空間障壁完全修複之前盡快的進入到亞空間之中,而且還必須要用最快的速度過去,不然很難保證准確的找到艾克薩爾斯。再說了,艾克薩爾斯現在完全就是個病怏怏的樣子,而他卻偏偏又是條非常牛逼的史詩級巨龍。在系統判定中,他是條龍,而且是史詩級,所以殺死他給出的經驗值也將是史詩級的,並且史詩級巨龍身上的各種材料也是多的要命。可以說,即便是艾克薩爾斯現在就掛掉,他也是非常值錢的存在。

對方不管什麼原因打開通道,結果突然看到一條龍掉出來,之後有發現這還是個奄奄一息的龍,你覺得對方會干什麼?我反正是不會將他放在那里不管的,而不管對方做什麼,肯定對我們都沒啥好處。

“現在我們要怎麼辦?”克利斯締娜問道。

我稍微想了想道:“沒辦法了。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盡快找人帶我們進入到你拿個卷軸連接的亞空間之中,然後盡快順著之前的那個通道進入到艾克薩爾斯掉出去的地方並將他找到。”

“可是我們自己沒有辦法做到這一點啊!再說就算是進入了亞空間,我們兩個沒有能力強行破開對方的空間障壁跳出去吧?”

“不,我能做到。”我直接說出了這樣的結論,結果把克利斯締娜給嚇了一跳。

“什麼?你能做到?”克利斯締娜驚訝的看著我問道。

我點點頭非常肯定的說道:“空間障壁我能破開,而且我也有辦法在亞空間中移動,至于另外一邊的出口我也有辦法再次打開,只是這個過程中我需要消耗巨量的魔法值,之後出去的時候我可能會有一段時間的虛弱期,需要你來保護我的安全。”

克利斯締娜本來想立刻就應承下來,可是仔細一想又止住了那種沖動。“我說會長,我的實力保護你肯定是沒問題,只是艾克薩爾斯也在那邊,我們兩個聯手保護他當然是沒問題,而現在我要保護你,那艾克薩爾斯怎麼辦?萬一對面開啟空間通道的那群人有敵意,本來還不會怎麼樣,看到我們強行追過來,他們肯定會當機立斷的干掉艾克薩爾斯,到時候你說我是保護你還是保護艾克薩爾斯?”

“誒……貌似這樣還真的不行啊!”我稍微沉思了一會之後立刻道:“那就這樣。我從行會那邊再調幾個高手過來幫忙怎麼樣?”

“高手的話最合適的就是真紅和金幣,可是現下這個情況她們倆能騰出手來幫忙嗎?””

目前俄羅斯玩家正在大舉入侵我國邊境,而我們行會的玩家目前都分成了好幾個波次出去攔截這些心懷不軌的俄羅斯玩家,金幣和真紅都是行會的頂梁柱,她們倆這種時候絕對是忙翻天了,我不能去幫忙已經讓行會那邊壓力很大了,要是再把這倆台柱子拉走,那可就真的要影響大局了!

“那個……要不然你們還是先不要管我們的任務了吧?”團長大媽在旁邊聽到我和克利斯締娜的話也知道我們現在非常的忙,結果卻為了他們這個任務不能去完成行會里的工作,這讓她和孩子們非常的內疚,感覺影響了我們的正常工作,而且我們行會畢竟是中國地區的執政行會,所以我們所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可以算是國家大事,這讓孩子們更加不好意思了。

本來他們這樣想也沒錯,可是現在這個任務搞成這樣我們就算想放棄都不行了。艾克薩爾斯既然是史詩級巨龍,那麼他的存在價值可就大了去了。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把任務放棄掉,單純為了艾克薩爾斯我們都不可能停下來了。

“這個已經不是你們的事情了,而是我們的事情,我們必須要將這件事情辦完,所以你們就不要為我們擔心了。不過一會我可能需要和克利斯締娜一起進入亞空間去尋找艾克薩爾斯,你們需要自己返回艾辛格才行了。不過你們放心,這個通訊器你們帶著,我一有新情況就會通知你們,到時候你們再過來和我們彙合就行了。”

團長大媽雖然聽到我的話稍,但還是不太放心,不過她也知道這種時候勸是沒用的,所以為了盡量給我們減少麻煩她也就只能乖乖的收下了通訊器不再說話了。

搞定了團長大媽和孩子們這邊,剩下的就是需要一個強力後援了。雖然這個後援未必用得上,但卻不能沒有,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行會那邊大家都很忙,要不然考慮一下外援?”克利斯締娜建議道。

“外援?你是說鐵十字軍那邊?”我驚訝的問道。

克利斯締娜笑著說道:“當然不是鐵十字軍那邊。我來之前聽說了,鐵十字軍的人已經大量進入我國領土,目前正在協防邊境線,阿修福德好像還帶著鐵十字軍的精銳在幫忙堵截那支千人精銳大隊,所以他們呢現在其實也沒空。我說的意思是考慮一下雇傭兵。”

“雇傭兵?”我稍微愣了一下,然後突然就明白了。“對啊,我們可以去下訂單召喚雇傭兵嗎!”

所謂的雇傭兵就是花錢請一些申報過雇傭兵申請的玩家來幫忙做些任務,當然任務開始前需要簽署協議,這才能保證雇傭兵可以完美的幫助雇主完成任務,別到時候落個人財兩空。當然了,不同級別的雇傭兵價格是不一樣的,而這個價格根據不同的實力自然有不同的劃分,低級雇傭兵多半直接看系統評分。高級雇傭兵則是要看任務完成率、系統評分以及各種排行榜的排位什麼的,當然其中最主要的還是世界戰力榜排位,這個直接決定著雇傭兵的身價。

我其實也參加過那個雇傭兵申報協議的申請填寫,只不過因為我的戰力榜排位以及我的身份問題,所以我的要價非常誇張,至今為止還沒有人通過這個系統請過我。事實上我好像記得戰力榜前二百米的玩家幾乎都有申請這個雇傭兵協議,當然這些人的價格一樣不會太低,只是相對我的標價要便宜很多而已。畢竟我可是一個人就能把世界戰力榜排名21到第200位的玩家全部搞定的狠角色,所以收費高一點也是有情可原的。

“你想要雇什麼人?”我看著克利斯締娜問道。她能提出這個辦法多半就是已經有人選了。

“你說槍神如何?”

“槍神?”說實話我真沒想到會是這個家伙。槍神這個家伙最高可是一直到達過戰力榜排名第二的位置過,但是最近被我們行會的諸多高手超越,現在已經掉到了世界戰力榜第五名的位置上。不過,第五聽起來貌似挺靠後,可想想這可是世界排位。全世界七八十億人,能排到前一百都已經超級誇張了,何況是前五?所以說,這個家伙的實力還是相當誇張的。畢竟連我們重金打造的日本偶像松本正賀也不過才是戰力榜第六而已,比人家還要低了一個排位呢。

“這個家伙有問題嗎?”克利斯締娜問道。

我稍微想了想道:“沒問題,這家伙應該是是可以的。”雇傭兵除了實力之外,很重要的一條信息就是和本身的關系。如果是普通玩家雇傭雇傭兵一般只要找本國非敵對勢力人員就可以了,但像是我們這種有國際存在的組織或者個人,就必須要考慮對方和我們之間的利益關系才行,不然我們要是公然雇傭鬼手信長那家伙來打工,估計就算給錢人家也肯定不會接受的吧?再說就算那家伙真的同意了,我們也要敢用才行啊!即便是有系統協議,可是如果人家如果拼了接受懲罰也要搗亂,我們又能拿他怎麼樣呢?所以說,人選除了實力還要看關系。

槍神這個家伙和我們行會的關系雖然不算是盟友,但基本上也算是有比較多的合作了,所以關系應該是正數,而且數值也還湊合。對于這樣的人雇傭起來壓力就小了很多,只要是和對方的利益沒有什麼直接關系,一般人家都會用心的干活的。畢竟你是給了錢的嗎。

“那我現在就查下他是不是在線還有最近的收費情況。”克利斯締娜說著就開始操作了起來。

雇傭雇傭兵的信息也不是固定的,玩家可以隨時修改自己的雇用信息,比如說有的人最近剛好升級,然後過去的裝備屬性不合適,需要淘汰,于是就有可能在雇傭代價中加上一條要求一件什麼級別的,具備某些特殊要求屬性的裝備。這種信息都是可以隨便填的,只要你不怕別人看到你的報價被直接嚇跑就行了。我當初開了個天價的雇傭費用也是因為我不想沒事就給人打工,所以也就開了個天價,這樣一般人都不會來雇用我。而如果有人真的肯出那麼多錢,我當然也不介意跑一趟的。

在稍微等了一會之後克利斯締娜就跟我說道:“我查過了。槍神目前的普通雇傭代價是每天十萬水晶幣,外加一塊星辰碎片。”

“那按照任務計費呢?”

“那些都是單算的,需要協商進行,不過保證金就需要二百萬水晶幣。”

“這個價格還算合理,不過我們不需要那麼誇張的任務,就雇傭一天吧。記得勾選傳送服務。”

“好的,我正在操作。”

雇傭兵系統除了發布任務之外,還帶有一個傳送服務。這個服務需要額外收費,好處就是只要你雇傭的玩家在線,就可以在對方接受雇傭之後直接把他傳送到你的面前,不用你再想辦法和他見面了。另外,需要注意的一點是,這個傳送服務其實還有個返回傳送,也就是雇傭結束後直接把對方送回之前離開的位置,這屬于特殊傳送,需要選擇了見面時得傳送才可以選這個,而且有些高級玩家的雇傭條件里就強制要求你必須花錢買來回的傳送。其實在我看來這就跟網購的時候付郵費一樣,有些人是包郵的,有些就要自己花錢。

因為槍神這個時候正好在線,所以我們很快就完成了合同的擬定。本來就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只是之前都不是雇傭,而是單純的合作而已,這次卻變成了雇傭關系。

槍神剛一選接受任務立刻就被傳送到了我們的面前,而這家伙現在的打扮和以前有了一些比較明顯的改變,其中最顯眼的就要數他腦袋上那個奇怪的頭盔了。

槍神的職業是火槍手,所以他的裝備和我們這些魔法職業不一樣。他的裝備中是沒有頭盔的,只有帽子。而且這個帽子加的不是防禦而是准確,畢竟火槍手不是近戰系,需要的就是精確和絕對的輸出,防禦什麼的真心不重要。

現在的槍神和之前不一樣的是,他不但換上了一個全覆蓋式的好像科幻片中機器人的腦袋一樣的頭盔,更是連身上的裝備也都全都換成了重金屬風格的機械裝備,不知道的乍一看還以為這家伙改了種族變身構裝生物了呢!

“你這是……?”

“我升級了進階職業——重裝突擊步兵。”

“重裝突擊步兵?”克利斯締娜看著槍神那一身裝扮詫異的問道:“你這是動力裝甲?”

“當然不是了。你覺得《零》中有可能出這種裝備嗎?”

“應該是不大可能,但是你這個……?”

槍神說到這里忽然笑了起來。“其實說起來這個東西確實就是動力裝甲,至少功能和外觀全都一樣,唯一的不同就是系統給出的解釋不一樣。你們行會不是有機動天使嗎?想想那個就能明白了吧?”

我和克利斯締娜都不是笨蛋,槍神都說的這麼明白了我們自然也就想到了。機動天使其實要是按我們說,完全就是自動機器人,而且是武裝機器人,但是,在游戲里人家不叫機器人,而是叫做魔偶,並且我們確實知道,機動天使的體內沒有使用任何的電子驅動系統,而是完完全全的魔法科技。可以說除了同樣應用了杠杆、軸承、齒輪組、曲軸之類的一些機械結構之外,機動天使和機器人幾乎找不到任何共同原理,它們可以說從內部的核心開始就完全是兩種不同科技之下的不同產物,只不過外在表現形式比較類似而已。兩者都是用非生命物質拼裝完成,而且都具有機械結構,全都有自主特性,並且具備戰斗能力,甚至連外形都有些類似,可是,不同就是不同,機動天使不是機器人。

槍神身上的這身東西如果說是參考機動天使的話,那倒是說得過去。如果使用魔法科技進行改進的話,使用大量的鋼鐵進行制作,肯定是可以搞出魔法版的動力裝甲來的,只是原理不太一樣罷了。

雖說槍神的裝備和職業都盡心了一番升級,但是因為我們這邊也在不斷的強化之中,所以即便是比之前厲害了很多,他的世界戰力榜排名卻反而下降了,由此可見大家也都在努力前進啊!

簡單的寒暄了一番之後我就開始直入正題了,畢竟艾克薩爾斯那邊時間很趕,我們也不敢耽擱。槍神簽署協議之前已經知道了任務大概,所以我只是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就讓他先說了一下自己目前的戰斗方式和特點方便大家配合,之後就開始准備進行穿越。

打開空間障壁的方式有很多,甚至于大威力的大招在使用時還會產生連帶效果轟開空間障壁,但是目前的情況下我們需要的是精確的方式,打開一個足夠一個人通過,並且能穩定維持幾秒時間的通道入口,畢竟我們有三個人,障壁開啟之後要是立刻就關閉了,剩下的人要進來就成問題了。當然,走到一半被障壁卡住更要命。

克利斯締娜之前就是因為覺得我們進不去,所以才會覺得麻煩,但是我卻又著克利斯締娜不知道的東西可以幫助我們開啟空間障壁。

“卡羅拉,出來幫忙。”隨著我的召喚,一身金閃閃的女武神就從鳳龍空間中走了出來。作為不常用的一個魔寵,拉羅拉的戰斗能力其實還是比較不錯的,只是因為我身邊高戰斗力的魔寵非常多,所以一般情況下不太用得到她出場。相對來說我更習慣于將卡羅拉當成一個特殊魔寵使用,因為她身上的那套魔法陣變形而成的組合式鎧甲實在是太好用了。有這套鎧甲的存在就相當于是在身上隨身帶著一整套的所有系別的魔法陣,因為這套裝備不但可以變形成任何形態的魔法陣,而且其上已經預置了所有魔法陣組合中的最基本單元。

如果你將一個完整的有著具體功能的魔法陣看成是一篇文章的話,那麼卡羅拉身上的這套裝備中預置的那些魔法陣模塊就相當于是文字。用一堆已經提前寫好的文字去拼出一篇已經知道內容的文章,這種事情應該不算多難吧?

“主人,有什麼吩咐?”

“幫我組裝一個空間裂縫發生器。”

“明白。”

接到命令之後卡羅拉立刻就開始在原地展開了她身上的黃金戰甲,而那些鎧甲上的東西就好像變形金剛一樣,在落地之後一番組合連接就變成了一個半徑兩米多的巨大魔法陣,而這個魔法陣就是所謂的空間裂縫發生器。

這個空間裂縫發生器可不是科幻游戲中的那種反衛星裝置,這個東西的作用在于撕裂空間,制造出一個缺口。它和傳送陣唯一的不同點就是傳送陣會在打開入口的時候順便開個出口,而這個東西只管進入不管出來。當然。你不要以為這個東西省掉了一個出口就變得更簡單了,其實恰恰相反,這種裂縫發生器其實比傳送陣更為複雜。

你可以將亞空間想象成一個集裝箱,現在這個集裝箱剛好擋在你要經過的道路上,而且兩邊都頂住了牆壁,你繞不過去。一般人就只能被卡死在這里而已了,因為你不可能徒手撕開集裝箱。傳送陣就好像是一們大炮,並且使用了穿甲彈。它可以在集裝箱上開出兩個洞,一邊進一邊出,而且這個洞足夠的大,可以讓你鑽過去。這就是傳送的基本原理了。但是,如果你想要用這門炮在集裝箱上開個洞,讓你進入到箱體內部,但是又不要從另外一邊穿出去,你覺得這個簡單嗎?

說簡單當然也簡單,只要計算好力量就行了,只要保證輸出能量能夠打穿一層障壁又不會打穿另外一層就可以了。但是,你有考慮過嗎?人不是炮彈。你真的可以把人控制的這麼精確只飛過一層通道嗎?這個力量要求是讓傳送的目標直接破開第一層障壁,然後正好就能量耗盡,停在障壁之內才行,不是說只要打不穿對面的第二層障壁就行的。別忘了傳送的是人不是東西,你不可能說讓傳送人撞上對面的屏障再被反彈回來只要不飛出去就算完成任務吧?那個人又不是鐵做的,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硬撼空間障壁可不是好玩的。目前為止就我所知除了東方神龍和少數巨龍之中的頂尖存在,還真沒有哪個種族可以用肉身去硬撼空間障壁的。

反正不管怎麼說,這個空間撕裂裝置還是非常複雜的一種設備,好在我有卡羅拉,不然可就真的要費勁了!

空間撕裂器完成之後就需要激活,但是這個過程需要大量的魔力輸入。卡羅拉自己的魔力不足以完成這個部分,而克利斯締娜不是我,卡羅拉不是她的魔寵,沒法和她一起完成這個魔法陣的驅動,因此只能我來做。

輸入魔力的過程很簡單,裝置啟動也是一切正常,只用了十幾秒我們就成功撕開了空間屏障,然後克利斯締娜和軍神都是在我的眼神示意下立刻鑽了進去,最後我則是迅速的收回卡羅拉並在空間障壁完全愈合之前縱身跳了進去。

亞空間之中的環境比較詭異,感覺就好像跳進了萬花筒,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自己的感覺去感應,因為眼睛雖然能看到東西,但在這種地方只會把你弄暈,還不如用感覺更好一些。

“克利斯締娜。找到缺口了嗎?”因為克利斯締娜比我先進來,所以我一進來就詢問了起來。

克利斯締娜有些為難的說道:“我找到了三個缺口,一個是我的接收器開出來的可以排除,另外兩個就不知道是哪個了!”

“看來我們只能碰運氣了!大不了再開回來多走一次唄。”槍神無所謂的說道。

克利斯締娜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家伙是按時間收費的,你當然不急了!我們可是在趕時間啊!”

“那你總不能分開走吧?”槍神完全不在意克利斯締娜的語氣依然我行我素的說道。雖然克利斯締娜的排名比他靠前,但他是遠程系,而且攻擊力超高,可以說是克制克利斯締娜的法師系,因此他其實並不怕克利斯締娜。真要單挑的話,槍神的勝率可能還要高過克利斯締娜,只是綜合排名靠後而已。當然,相對來說槍神更怕我和真紅這種類型的,因為他一兩槍肯定打不死我們,而一旦被近身……除了被虐我反正是想不到別的可能性了。

克利斯締娜對于槍神的話只能斜了他一眼,然後看向我問道:“會長?我們怎麼半?”

“就像槍神說的,碰運氣唄!”雖然槍神這家伙說話的時候貌似是很不在意的樣子,但他其實並不是個不靠譜的人。目前的情況確實不適合分兵,所以多跑一次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再說我們也不一定那麼背就一定會走錯,怎麼說我們也有一半的機會一次中的呢。

“那現在有兩個,我們選哪一個?”克利斯締娜問道。

“這兩個開口有和你的那個開口同時產生的嗎?”我出聲問道。

克利斯締娜本來還有點不樂意,聽到我的話立刻就興奮了起來,因為她已經知道了我的意圖。艾克薩爾斯是在克利斯締娜的那個接收器打開後在傳送過程中丟失的,也就是說艾克薩爾斯經過的那個開口應該是和克利斯締娜的那個接收器的開口在接近的時間段內打開的,否則的話如果兩者是間隔打開的艾克薩爾斯就不可能傳錯地方了。所以說,只要找到和克利斯締娜的那個傳送接收器的開口想接近時間段的開口就可以大概確定是哪個洞口了。至于說如何確定這一點……

其實要確定開口的打開時間並不難。因為空間障壁修複的速度是固定的,所以只要看看缺口現在的閉合情況就能大概推算出其關閉了多長時間。當然,因為空間通道的開口打開的時間不是固定的,也就是有長有短,所以我們也不能確定對方的開口到底持續了多長時間才關閉,因此即便是和我們同時開啟的那個開口,也可能在我們關閉開口之後很長時間才關閉。不過,這個開口的維持需要大量的魔力作為支撐,因此一般情況下正產人都不會長時間的開啟這個通道,所以說,我們這種判斷應該還是比較准的。

有了我的指導克利斯締娜很快就選定了一個目標,然後下一步就需要我來開啟這個通道口。雖然都是空間障壁,但是從外面進來和從里面出去完全是兩個概念。

我們平時所處的是主位面,那是一個有著完整規則和自我運行法則的世界,所以它的保護殼比較堅固。也就是說,你要突破一個主位面的空間障壁離開那個世界是非常困難的。但是,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亞空間,而不是主位面。這個亞空間甚至連完整的世界法則都不存在,因此這里的空間障壁其實是非常薄弱的,這也是為什麼我說空間裂縫撕裂器比傳送陣簡單的原因,畢竟這里面不好進,但是出去非常容易。

很多人聽到這里可能會疑惑。你從主位面進入亞空間和從亞空間回到主位面不都是要通過空間障壁嗎?它們不過是一堵牆的正反兩面而已,為什麼從正面穿入反面那麼費勁,反過來卻這麼簡單呢?

這個其實是空間障壁的特殊屬性,雖然我們經常將空間障壁想象成一道牆壁,但其實它並不是。應該說空間障壁更像是單向魔法防護屏障,而且是對內的。也就是外面的東西可以輕松進入,但是里面的東西要出去就非常的困難。而這個屏障本身的強度又和空間等級有關。主位面的等級非常高,所以想要離開就很困難,而亞空間就相對要簡單多了。

因為從亞空間出去比較簡單,所以我連卡羅拉都沒有動用,直接一個大招就將空間障壁給轟開了一個大窟窿,而此時外面的情況卻是一片混亂。

就在十幾分鍾之前,位于泰國的某行會駐地,高級召喚場內,原本大群玩家已經准備好了召喚出一個超級魔神,然後要利用特殊的魔法裝置將這個魔神制服,接著轉化成他們的戰斗屬性加以利用的。但是,召喚雖然成功了,可是召喚結果稍微有點超出預料。

當那個空間通道打開之後,那個魔神確實是從里面出來了,而且光看樣子就知道肯定是非常強力的存在,並且一定可以為他們提供大量的戰斗屬性點。但是,就在那個魔神剛剛被地面上的束縛魔法陣給控制住,他們正准備開始使用特殊的儀式轉化這個家伙從而得到屬性點的時候,那個已經開始緩慢關閉的空間通道居然被硬生生的撐大了一圈,然後眾人就看到一條造型詭異的巨龍從那個通道中翻著跟頭摔了出來。

一次召喚居然出來兩個生物,這在這幫泰國玩家的召喚曆史上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卻是已經發生了,而且更要命的是,那條龍飛出來之後正好砸在了那個大魔神的背上。

地面上的束縛法陣本身要拘束住一個大魔神就已經相當勉強了,要不是有一群法師在外圍不斷的使用限制類的法術控制這個大魔神的能力釋放,這個法陣早就報廢了。不過現在,法陣之中不但有一個大魔神,還多了條史詩級巨龍。

盡管艾克薩爾斯因為多年的囚禁已經虛弱的快要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但是,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快要掛了的巨龍那也肯定不是一般生物能比的。何況那個魔法陣本身就已經到了極限狀態,不過是在勉強維持著而已。結果艾克薩爾斯卻在這個時候突然橫插一腳,然後結果就很明顯了。

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整個廣場周圍突然噴出六個上升的大火球,同時一大群魔法師被直接炸飛,地面上到處都是魔法能量擴散後胡亂凝結出來的攻擊魔法切割的傷痕。但是,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只被控制住的大魔神此時正在活動脛骨,然後一步踏出了限制法陣的范圍之外。

大魔神並不是什麼低級生物,實際上這是一種介于神族和普通怪物之間的生物種群,有點類似于中國的妖魔一族,只是實力比較強一些,但是不具備神族的神力核心,不能主動吸收信仰之力,所以不算是真正的神族。但是,即便不是神族,人家也絕對是超級大BOSS一類的存在,而且其智力方面是非常正常的,就算不會有多聰明,至少能達到普通人的正常水平。

那個大魔神剛剛被召喚出來的時候一發現腳下的束縛法陣以及周圍的那些法師就知道自己中計了。泰國人這麼干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在魔神之中多少也有些關于這種事情的消息流傳,所以他在被召喚出來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今天要倒黴了,而且在嘗試過去硬扛那個舒服法陣試圖掙脫的時候他也已經知道了,這個東西他是弄不開的,所以他其實已經知道自己今天要死了。

但是,就在這個家伙幾乎要絕望的時候,背後卻莫名其妙的被什麼東西給砸了一下,結果這一下剛好超出了那個束縛法陣的上限,讓他徹底掙脫了束縛導致魔法陣自爆。正常情況下如果一個人突然被別人推了一把當然是要憤怒的去質問人家干什麼推自己,甚至脾氣暴躁的就直接開打了。但是,如果你眼看就要被汽車撞了,別人卻一把把你推開了,即便因此摔了一跤,正常人應該也不會生對方的氣吧?相反,只要腦袋沒問題的人肯定都會要感謝人家推自己一把的,畢竟這是在救你命啊。

大魔神有著正常人的智商,所以,他雖然被艾克薩爾斯撞了一下,但是他卻一點都不生氣,反而是非常高興艾克薩爾斯撞了他一樣。但是,魔神之所以叫做魔神就是因為這個種族性格暴虐,嗜殺成性,所以他是不可能回頭去感謝艾克薩爾斯的。但是,他也沒有第一時間就對艾克薩爾斯做出攻擊行為,因為他感覺到了,背後的目標是個虛弱的不像話的存在。既然艾克薩爾斯已經是個快要死的目標,就算放在那里不管也跑不掉,那他當然是首先去找那些把自己召喚過來准備吸收掉的那些小不點的麻煩了。這可是仇人來著,怎麼能放過?

基于這種情況,大魔神直接就沒管背後的艾克薩爾斯,而是一步跨出拘束法陣的范圍,而且一上來就是個大招。周圍的泰國玩家本來就因為魔法陣爆炸被轟的東倒西歪,這才剛爬起來又迎頭挨上一個大招。只見一道紅色的火焰環突然以這個大魔神為中心擴散開來,那些被碰到的房屋和建築物幾乎是瞬間就變成了飛灰,而幾個倒黴的玩家也是立刻被火焰點燃,幾乎是兩秒之內就燒的只剩白骨了。

離得稍微遠一些的人這個時候反倒是占了便宜,及時撐開了魔法盾抵抗了一下。雖然大魔神的實力算是高級BOSS中的戰斗機,但畢竟剛剛被限制魔法控制了一小段時間,剛一出來身上的負面狀態還沒完全過去,加上倉促之間的大招也沒能完全聚能,所以威力還算比較正常,那些玩家僥幸擋住了這一波攻擊。

雖然這邊的玩家擋住了攻擊,但是大魔神又不是只有五秒堅挺的凹凸曼,人家的續航時間可是超級長的,而且,相比之魔法,大魔神其實更擅長肉搏戰。只見這家伙不知道從哪里召喚出一根粗大的金屬魔杖,然後直接拿起來當壘球棍用,胡亂揮舞了幾下就跟大掃帚一樣將地上的人給掃的東倒西歪。

就在泰國玩家這邊一片混亂的時候,原本已經關閉了的那個空間通道卻是突然轟的一聲向外噴出了一大團火焰,驚得那個大魔神都是一哆嗦,跟著那些泰國玩家就看到了三個人影從火團之中跳了出來。

“這又是什麼人出來啦?”一個泰國玩家哭喪著臉問身邊的幾個法師道:“話說你們到底把空間門開在什麼地方了啊?”(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三十八章 弄丟了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章 火槍手的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