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一章 泰國玩家的反攻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一章 泰國玩家的反攻

“看什麼看你個大腦袋白癡!”槍神沖著那邊的大魔神比了個中指,跟著立刻一拉缰繩,夜影瞬間一個轉身就跳入了突然出現的黑色迷霧之中,而大魔神的爪子則是在零點幾秒之後一巴掌揮了過去,但結果僅僅是將迷霧吹散了而已,根本什麼都沒摸到。

從大魔神另外一側十幾米外的地方蹦出來的槍神還稍微愣了一下,這種突然的空間跳躍他稍微還有點不適應,畢竟不是所有坐騎都能帶著主人這樣無顧慮的進行空間跳躍的,不過槍神畢竟是高手,稍微適應了一下就搞清楚了自己的位置,然後抬手就是一槍,直接在大魔神的耳朵門上又開了個窟窿。

連續兩次攻擊都造成了相當嚴重的傷害,大魔神這次是真的發飆了。他們這個種族本身就是好像狂戰士一樣,只要稍微刺激一下就會發狂,所以一旦被激怒智力就會迅速下降到三歲兒童的水平,不過相對的破壞力也會大幅飆升。

這個大魔神這次是徹底被激怒了,看著空中的槍神立刻就憤怒的沖了上去,只是槍神這家伙已經迅速適應了夜影的移動能力,這次居然連缰繩都不碰了,雙手托著槍一邊發動技能一邊用雙腳夾了下夜影的肚子,同時嘴里大喊道:“後退!”

夜影的反應絕對是一流的,雖然不太適應槍神這種相對猥瑣很多的打法,但他還是第一時間做出了回應,向後一個小跳步躲過大魔神揮過來的一巴掌,跟著橫向平移了兩步以毫厘之差閃過對方眼睛中射出的兩道紅色光束,而就在此時,槍神瞄了半天的火槍尖端卻是突然出現了一個旋轉的魔法陣,然後只聽轟的一聲,一發拇指粗細的子彈從槍口射出,在飛行了幾厘米之後穿過那個魔法陣,然後瞬間變成了一枚直徑至少有五十厘米以上,長度接近一米二的錐形彈頭。這枚堪比戰列艦主炮炮彈的彈頭出現之後居然還從後方噴射出了幾丈長的火焰,不是勻減速,而是用勻加速的方式向著大魔神電射而去。

大約一秒之後,這枚不知道該說是炮彈還是子彈的彈丸就這麼直挺挺的撞上了大魔神的腦門,緊跟著就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一圈肉眼可見的沖擊波伴隨著升騰的火球瞬間將周圍的泰國玩家震倒一大片,而那個大魔神也是被這枚彈丸雜的直接仰面朝天飛了起來,身體向後平飛了一百多米之後才轟然落地,順便砸翻了一大群沒來及跑開的泰國玩家。

“哦耶……”槍神看到這個戰果激動的直接從夜影背上蹦了起來,結果差點翻下去,多虧夜影平移了一步才讓他重新穩定身體,不過這家伙一點後怕的意思都沒有,還在那里一個勁的傻樂。

事實上剛才這招槍神早就會了,而且這還曾是他一度認為非常不錯的一種攻擊技能。但是,在實戰中槍神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技能非常的雞肋。

這個技能的優點很多,可問題也不少。首先它的攻擊力很不錯,可問題是使用前需要一個五秒的聚能時間。戰場之上瞬息完畢,哪來五秒給你聚能?如果是從遠處在敵人不知道的情況下進行偷襲狙擊的話,完全可以選擇威力更大的技能,雖然那些技能的耗時更長,但反正是偷襲,在開第一槍之前你聚能五秒和聚能五分鍾其實毫無區別。至于說近戰的時候,雖然這個五秒准備不算長,可是敵人是絕對不會給你這個時間的,因此近戰之中這個技能幾乎沒有用武之地。

正因為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問題,所以這個技能明明殺傷不錯,耗時較短,對彈藥和魔力的消耗也很低,但依然無法正常使用。而且,這個技能還有個很操蛋的BUG,那就是那個該死的火箭助推。平常開火只要子彈出膛就沒問題了,可是這個技能釋放的子彈在穿過魔法陣之後就會變成一枚重磅炮彈,而且還是火箭增程型,其在飛行過程中會在彈尾後方產生一條幾丈長的尾焰,可問題是這個巨型子彈在完全穿過魔法陣的瞬間就會開始向後噴火,完全沒有現實中的火箭筒那種出膛之後先飛出一個安全距離再點火的設計,也就是說,這東西發射之後開槍的人就會處于它的噴射尾焰之中。雖說這點火不大可能造成什麼嚴重傷害,但誰沒事喜歡讓導彈尾焰噴啊?所以,槍神自從實驗過幾次發現這種尾焰幾乎沒法克服之後就果斷放棄了這個看起來很不錯的技能。

不過,有了夜影之後一切就全都不是問題了。夜影的夢境穿梭就是這種尾焰的克星,因為槍神可以讓夜影進行夢境穿梭,然後在穿梭進行到一半的時候開火,這樣子彈出膛後他人就不在原地了,自然也就不用擔心被尾焰噴到的問題了。

這邊槍神歡呼雀躍的時候大魔神卻是有些遲鈍的從地上坐了起來。那家伙先是用力甩了幾下腦袋,似乎還有些暈乎,畢竟被槍神的小型大招照著面門來了一發正常生物應該已經挺尸了,他還能做起來已經算防禦夠硬了,暈乎一點才叫正常,要是屁事沒有馬才叫奇怪呢。

雖然被槍神轟了一下,但是大魔神這種生物其實就是惡魔的物理改良版,也就是將大惡魔的魔力全部移植到肉體力量方面,所以大魔神的魔法能力其實很一般,但是肉體攻防屬性都相當的逆天。這種硬骨頭沒一定輸出你是肯定搞不定的。槍神雖然達到了可以傷害這家伙的標准,但是要搞死他還是需要點時間的,除非要害攻擊,否則秒掉他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看到地上的大惡魔重新爬了起來之後槍神立刻讓夜影降低了高度,然後准備再來一發,結果還沒等他開槍胯下的夜影就突然一個平移險些將他從背上甩下去。因為這突然的一晃槍神不得不放棄了技能准備改用手抱住了夜影的脖子防止自己掉下去,這麼大好的機會丟失槍神本來還想呵斥一下夜影的,但是他才剛抬頭就改變了主意,因為他發現了夜影閃避的原因。

低級坐騎就像人造交通工具,你讓它走它就走,你讓它不動它就不動。而像夜影這樣的高級存在就有了自主判斷力,所以雖然槍神當時正在攢技能,夜影依然主動做出了大范圍的平移打斷了這個技能,而原因就是他們當時遭到了攻擊,夜影認為不值得為了這個技能去硬扛一下,所以沒有通過槍神直接就做出了閃避動作。

槍神之所以改變了初衷就是因為他抬頭的時候看到了一個正在轉向的腦袋。是的,就一個腦袋。這個除了沒有和身體連在一起之外看起來一切正常的腦袋就這麼飛在半空中,而且居然還在瞪著他。在看到槍神盯住自己之後那個腦袋居然再次向著槍神就沖了過去。

“什麼鬼玩意?”槍神是美國人,對亞洲文化的了解僅限于皮毛。像是中國或者日本這樣的國際強國的文化槍神多少還能知道一些,可是泰國的東西他就不怎麼了解了。所以,槍神根本就不認識這種能讓腦袋飛起來攻擊敵人的技能。

事實上如果換個亞洲玩家肯定知道這叫降頭術,是泰國、緬甸、越南等地都有流傳的一種的邪術。傳說中這種能力的初級階段應該是一種類似于詛咒或者巫蠱之類的東西,而到了後期就可以直接讓降頭師把自己的腦袋飛出去作為武器攻擊敵人。在游戲內這種邪術被直接做成了一個職業系列,而剛剛攻擊槍神的顯然就是這麼一個降頭師。

雖然不認識這是什麼玩意,但這不妨礙槍神與之戰斗。《零》是個世界性的游戲,內容參考了世界各地的神話傳說、野史傳記之類的東西,再加上開發階段收集的來自世界各地的創意素材,所以最終導致這個游戲世界的內容幾乎是五花八門涵蓋了各種你想的到或者想不到的東西。只要稍微有點臉皮的人都不敢說自己認識《零》中的所有怪物或者職業體系,即便是當初的游戲開發團隊都是每個人負責一個部分,最後由女媧根據游戲劇本自行生成游戲代碼編寫程序的。所以說,這個游戲就連設計團隊都不敢說自己什麼都懂,只能說自己知道的比較多而已。

槍神當然也不認為自己啥都知道,但戰斗未必就一定要了解對方。雖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但游戲畢竟是游戲,很多東西都被簡化了。在這里,所有的存在都是可以被傷害的。不同的僅僅是有的只能被使用物理攻擊傷害,有的只能被魔法攻擊傷害,有的只能被心靈系攻擊傷害,甚至還有一些只能被特定的特殊系傷害。但是,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可以被傷害的。所以,玩家不一定要真的了解自己的敵人是什麼樣的存在,只要你有一定的戰斗經驗,稍微試探一下就能大概明白目標屬于什麼類型了。再說了,其實絕大部分的目標怪物都是各種傷害通吃的,那些只會被特定攻擊方式傷害的目標實際上並不多。

槍神即便是不知道這個腦袋是怎麼回事,但他起碼知道要怎麼試探這個東西。首先他開始指揮夜影進行閃避,而夜影的反應也是一流,一個轉身撩開蹄子就開始狂奔,而那個腦袋卻是驚訝的發現自己越追越遠,速度方面被夜影完爆。

槍神發現對方追不上夜影也就放心了,趁著對方追擊的時候突然回身一槍,只聽當的一聲,那個腦袋直接被打的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才穩定下來,但是等那個腦袋穩定下來之後居然好發無損的又沖了上來。

雖然對方沒有被一槍打爆,但此時槍神已經放心多了,因為剛才的攻擊已經看到了損血提示並且產生了震退效果,也就是說這個腦袋雖然很硬,不會被一槍爆頭,但是它可以被物理攻擊傷害到。

確認完一槍之後槍神並未給子彈上趟,一拉槍身下端的一個好像榴彈發射器一樣的裝置居然又打出了一枚閃耀的光球。本來那個腦袋看到這個光球就開始躲避了,可惜這玩意速度奇快不說居然還帶跟蹤,最後還是結結實實的轟在了那個腦袋上,並且一發就將那個腦袋直接給轟爆了。

“嘁,嚇我一跳,還以為是個什麼危險東西呢,居然兩槍就爆了!”

事實上槍神說這種話完全是帶著發泄的意思在里面,正常來說一般玩家挨上這兩下也確實就應該掛掉了才對,這不能說明這個降頭師多麼弱,而是槍神本身太強了。

槍神手里的那支步槍其實是個不必永畬t多少的神器來著,這玩意雖然不能像永琱@樣隨意變形,但這東西卻是組合式的。當它完全拆開之後就會分解成三只手槍、一杆類似散彈槍一樣的火槍以及一個榴彈發射器一樣的東西。而它們如果進行組合的話就可以組合拼接成各種類型的槍支,從沖鋒槍到重機槍,從狙擊步槍到魔導炮,這玩意都能隨意組合。

現在槍神手持的這個就是他最常用的突擊步槍形態。這個形態的好處就是適用范圍廣,要精度有精度要射速有射速,而且威力也比較適中。在這種模式下,步槍的槍口下方還會有個榴彈發射器一樣的結構,而這個部分其實是用來預存技能的,關鍵時刻可以像魔法卷軸一樣瞬間激發而不用任何准備時間,連魔力和彈藥都不消耗,都是提前存好的。

正常情況下槍神可以在這個東西里面提前預存一定量的大威力技能,而具體能存多少技能則完全取決于槍神自己的決定。這個儲存器存儲技能的數量並非固定值,而是以這些技能的能量總和為標准的。也就是說,如果槍神將自己的終極大招往里塞,那將一個技能都塞不進去,而如果換成次一級的大招,那麼大約正好可以塞一個進去。至于說小技能,那就相對可以多放一些,反正只要能量儲存值不超標,放多少技能進去都是槍神自己的事情。不過,通常槍神會在里面存儲一個中等威力的大招以及三到五個中小威力技能。這種組合被證明是最有用的組合,使用效率最高。另外需要說一下的是,這個東西預存技能是沒有順序的,也就是只要里面存有這個技能,不管是先放進去的還是後放進去的,槍神都可以隨意切換下一發打出來的是哪一個技能,而不用按照存儲順序依次發射。

剛剛那個飛頭就是很不幸的被槍神用預存技能給干掉的。要知道槍神這家伙的普通攻擊威力都有好幾十萬,隨便一個小技能殺傷力都是近百萬的,剛才那家伙正面中招,不死才怪。

說起來降頭師這個職業的飛頭確實是有利有弊,一方面飛頭作為武器變得非常堅固,等于是就沒有了別的玩家的頭部要害,因為他們的頭比身體上的其他地方都堅固多了。但是,頭畢竟是頭,這是人身上最重要的部位了。所以,雖然防禦很硬,但是一旦降頭師的腦袋被破了,那基本上降頭師也就完蛋了。畢竟他們雖然可以讓腦袋飛出去傷人,可頭被拍碎了他們還是會死的,所以說,這個職業是利弊皆有。

這邊剛剛轟掉一個降頭師的槍神才剛得意了兩秒就突然感覺身上一沉,緊跟著就發現自己的血量居然在飛速下降,而且速度快的讓他有些心驚膽顫。之所以這麼大反應是因為槍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損血,他現在身邊根本就沒人,而且也沒有任何魔法或者武器攻擊到他,所以他壓根就不知道自己為啥會損血。

慌亂中的槍神還沒找到損血的原因突然就看到頭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還好夜影反應快,一個側滑躲開了大魔神自上而下的一巴掌,緊跟著就是兩道紅色射線,貌似大魔神的攻擊方式就是用手拍以及用眼睛發射紅色的光束進行攻擊,但是夜影的反應速度明顯比對方快,所以這些攻擊幾乎都打不中,只是現在槍神更擔心的是那個讓自己血量飛速下降的原因。就這麼一會他的血量就已經下去百分之一了。

可別小看這百分之一。這才幾秒啊?不過是四五秒的時間血量就下去了百分之一,假設這個速度不變的話,那麼只要最多五百秒槍神的血量就會徹底見底,而五百秒是多長時間?才八分多種而已啊!如果這個情況不變的話,只要八分多鍾槍神就會直接掛掉,你說他急不急?

“喂,紫日你們到底在忙什麼啊?我這邊快頂不住啦!”

正在忙著布置大型傳送陣打算將艾克薩爾斯直接傳送走的克利斯締娜沒好氣的回頭喊道:“你個戰力榜第五白混的啊?一個大魔神都搞不定?枉費我們會長還把坐騎都借你用了!”

槍神被克利斯締娜說的眼淚都快下來了。嘴里解釋著:“大魔神什麼的沒什麼,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損血,而且速度好快,可我根本都沒被攻擊到啊!”

聽到這個聲音我和克利斯締娜都愣了一下,然後我趕緊爬上了艾克薩爾斯的後背看了下附近,接著突然就意識到了原因所在。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那些因為大魔神暴走而四散奔逃的泰國玩家居然又聚集了回來,其中有一些還在靠近,而有些已經聚集在一起坐在地上念叨著什麼,估計槍神損血就和那些玩家有關。

其實泰國玩家的目標不光是槍神,就連我們附近都有人正在靠近,只是還沒有誰開始使用技能而已,不過看他們的位置應該是打算先組成一個類似大陣一樣的東西,然後才啟動技能。

“這幫家伙!”看到這個情況我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然後直接一個響指,鳳龍空間在地面上展開。“雷、依佛里特、碧姬絲、玲玲、大貓,幫忙清下雜兵。維多利亞,全體加狀態,詛咒敵人。小純、輔助靠你了。凌,中央火力支援。晶晶,我們的防禦靠你了。夜月、國王,去幫槍神解決一下那些泰國玩家。”

“了解。”眾魔寵整齊應諾之後立刻散開。凌是直接升上半空,然後開始魔法轟炸,晶晶張開了聖盾結界將艾克薩爾斯和我們整個保護了起來,維多利亞在空中先給我們每個人來了一支命運之箭。自從上次打完奧林匹斯神族,維多利亞丟失的神力就恢複了很多,所以現在她的命運之箭已經不像之前那麼不靠譜了,至少這次表現不錯,我們這邊的所有人都得到了一個祝福類的BUFF,狀態瞬間飆升。而後維多利亞又對著能看到的敵人來了一輪詛咒版的命運之箭,結果當場就秒掉十幾個目標把周圍的泰國人嚇了個半死。

說起來維多利亞的那個命運之箭中的死亡屬性基本上算是最不講理的屬性了,這個屬性的特點就是只要抽中了這個選項,並且目標的屬性不超過維多利亞的綜合評分的五倍,那就直接抹殺目標。而因為維多利亞的綜合屬性其實非常的高,所以目前為止除了少數神族之外,基本上這個選項是可以秒掉一切敵人的。當然,基于這個屬性極不靠譜的出現概率,指望依靠它大殺四方是絕對不可能的,只能是偶爾給個驚喜而已。

剛剛被維多利亞直接秒掉的那十幾個人實力有高有低,其中一個最倒黴的家伙其實算是這里非常強的一個高手,在整個泰國都是叫得上名號的高級玩家,結果人品不好,直接抽中了死亡命運,然後一下就被秒了。周圍不知道什麼情況的泰國玩家被嚇了一跳,還以為維多利亞攻擊力多高呢,結果等自己中箭之後發現居然只是中了詛咒而已,一滴血都沒少。

那些泰國玩家本來還打算悄悄的潛伏到我們周圍完成死亡大陣,然後一舉將我們全部拿下,但是,我們這邊突然開始的主動攻擊讓他們的大陣瞬間就被撕的千瘡百孔,無奈之下他們只能改大陣而小陣,周圍的泰國玩家三五人一組的各自分散開來組成了獨立的小陣形,接著就開始展開技能,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我們這邊的攻擊居然如此犀利。

剛剛的遠程攻擊才剛結束,一道金色的身影就突然出現在一個敵人的面前,然後一爪從這個家伙的腹部穿入將他高高舉了起來。那家伙的同伴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身影根本都沒有絲毫的反應,完全沒想到這個家伙是怎麼出現的,而等他們想起來要還擊的時候這個金色的身影卻是突然再次一閃,伴隨著啪的一身點擊聲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只有他們同伴的尸體咚的一聲砸落地面。

雷的行動速度快如閃電,每次出擊必然干掉一個目標,也不和周圍的敵人糾纏,一擊得手立刻就閃人,搞得周圍的敵人完全摸不清狀況。

和雷這邊不一樣的是大貓。這家伙的軍團分身可是群戰技能,剛一被放出來之後這家伙立刻就開始展開分身,于是周圍的草叢中、房頂上、樹林里,到處都是大貓的分身。他們來去如鳳,三五成群的到處襲擾那些泰國玩家。雖然泰國玩家也不都是降頭師這種法系職業,但問題是大貓只攻擊這些人。先用幾個分身拖住近戰系,然後其他的分身強行突擊進入防禦圈,干掉降頭師或者法師之後立刻撤離,根本不和對方多糾纏。這種戰斗方式的結果就是對方的法系職業完全沒有辦法組織攻擊,因為他們首先需要考慮如何自保。

和我們這邊的戰術性混戰不同的是,被派去幫助槍神的國王和夜月基本上就是在平推了。

槍神之所以不斷損血其實是因為他中了降頭術,這是降頭師的詛咒系能力,釋放只需要兩個條件之一即可。其中一個條件就是擁有一件對方的隨身之物,比如對方常用的裝備什麼的或者是身體上的一部分如頭發、血液都可以。另外一個條件就是可以直接看到對方。只要這兩個條件滿足其中之一,降頭師就可以對目標進行詛咒。這些詛咒包括各種負面狀態,甚至還有像現在槍神所受到的這種直接損血要命的類型。

降頭術的優點很明顯,那就是施放距離幾乎是無限的。如果你有對方的隨身之物的話,那麼即便對方在地球對面你都可以直接詛咒他,而且效果絲毫不減。當然,系統不會讓降頭師變成無敵存在,因此其中也有限制。比如說,這個隨身物品要求離開對方身體的時間不長太長,而這個具體長度則要看降頭師的鎖定技能點到幾級了。

降頭師的鎖定技能是個被動技能,這個技能直接決定降頭師可以對離開對方身體多久的物體進行鎖定,如果是滿級的話,可以在物品離開對方一星期之內都能生效,而大多數的降頭師只能保證一到兩天的時間,再長就沒法用來鎖定敵人的。

雖然一到兩天看起來似乎時間也不短了,但是其實在游戲里這一點還是比較難搞的。首先,游戲內玩家的私人物品只有裝備和非戰斗類物品,非戰斗類物品指的是玩家在游戲內買房之後在房間里放的一些紀念品、工藝品或者用具什麼的。但是,玩家的私人住宅是決定領域,受系統保護。雖然盜賊可以用技能強行進入,但實際上真能的手的並不多,因為游戲內的城市守衛簡直比狗還多,可以說滿大街都是,盜賊要成功的偷東西,風險比現實中大得多。至于玩家身上的東西……裝備什麼的除非掛掉了,不然真的是很難丟。所以說,要獲得對方的隨身物品其實非常難。至于說對方身體上的東西……其實除了血之外其他東西都基本搞不到,因為游戲里玩家的頭發和指甲是不會一直生長的。指甲完全就是身體的一部分,除非受傷導致指甲被掀掉了,否則指甲的長度是不會改變的。而頭發的長度則是只能在理發店這種商店里調整,並且所謂的理發店只是幫你換發型而已,並不是真的像現實中一樣會減掉很多頭發下來。

血這個東西在正常時間中看起來比較難搞,但是在游戲里卻很容易得到,畢竟只要你攻擊某個人就可以得到他的血了。當然,前提是能傷到人家。不過,這里面還有個問題。要是你有辦法傷到別人再全身而退,那還要費盡弄人家的血干什麼?直接干死他就是了。可要是打不過人家的話……弄到對方的血基本上就是在玩命吧?畢竟游戲里被攻擊的人是可以自衛反擊直接殺死先攻擊的人而不會受到任何懲罰的。最後說不定還能爆點裝備出來。

綜合以上情況就能看得出來,降頭師要靠物品去詛咒別人其實很難,而真正比較常用的其實還是目視范圍進行詛咒。可惜,這個能力雖然范圍也不小,但問題是這個技能需要一直能看到目標才行,中間的中斷時間不能超過二十秒。如果目標消失在降頭師的視線范圍內二十秒以上,降頭術立刻自動解除。

雖然降頭師的技能強制解除不會和法師的法術失敗一樣受到反噬,但問題是降頭術的直接殺傷力其實很低,必須要長時間的作用才能殺死一個目標。這也是對降頭術的一種限制,不然只要你一直躲在遠處跟蹤,豈不是很快就能咒死一個人?

槍神現在就是被對方用目光鎖定了,而他不知道降頭術是個什麼東西,所以他也不會破解方法,不然以夜影的能力,隨便傳遠一點,等二十秒再回來就是了。反正敵人重新釋放降頭術的准備時間也很長,足夠他殺死幾個目標了。而對方一旦再次開啟這個降頭術,他完全可以再跑。

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槍神只能一直損血,好在他雖然是脆皮的火槍手,但畢竟級別在那擺著,身上裝備又好,所以生命值其實還是蠻高的。另外,因為降頭術其實最擅長的是加負面狀態,直接傷血的速度其實非常的慢,即便是這邊一百多個降頭師一起詛咒槍神,也依然需要八分多鍾才能將他活活咒死。也多虧這個降頭術可以多人同時詛咒,然後傷害疊加,否則的話,以這種超級慢的傷血速度,只讓一個人上的話,估計起碼得好幾個小時才行了。

不過,雖然只要八分鍾就能滅掉槍神,可惜這些降頭師沒想到我的魔寵居然半路殺了過來。事實上他們一開始根本就沒想到我們回來支援這邊,畢竟他們還有很大一部分同伴是去圍剿我們的,在他們想來我們現在應該是自身難保才對,哪有空管這邊啊?啥?你問對方居然以為我這樣的高手會被幾個普通玩家圍困致死?不,這不是對方腦殘,而是因為對方並不知道來的是我。

當時的情況非常特殊,我和克利斯締娜是從空間門立飛出來的,而且是伴隨著火焰一起出來的。而我們出現的時候大魔神正在放大招,周圍的泰國人都在跑路,根本沒有刃注意到出來的是誰,後來圍過來的時候他們也只是覺得有人攪亂了他們的儀式,所以要干掉我們泄憤,根本就沒注意到他們想殺死的目標到底是什麼人。

就在對方這樣的誤會之中,我們的實力被嚴重低估了。雖然我們穿透空間門的事實證明了我們不是弱雞,但對方也沒想到我們能強到這種程度。

一群近戰類的泰國玩家正在保護一群降頭師,沒想到突然面前的草叢就是一陣晃動,然後就從一米多高的雜草之中鑽出了一個華麗的讓他們眼睛都快瞪出來的生物。這個身材火爆的美女帶著一個黃金護額,護額下面還有一段水晶護目擋住了雙眼,而護額在她的耳邊還形成了兩個好像天使翅膀一樣的飛翅,看起來華麗的好像是珠寶展覽會上的頂級藝術品一般。不過,比這東西更耀眼的卻是那護額之下的面孔。這是一張怎樣的面容啊?雖然被護額遮擋住了上半部分,但僅僅是露出來的大半張臉就讓眾人看得浮想聯翩,都在猜測這會是一個怎樣的美女。然而,就在他們快要留出口水的時候,這位美女卻主動滿足了他們的願望。只見她緩緩抬起那纖細的青蔥玉手,然後輕輕在耳邊撥了一下,接著擋住她雙眼的水晶護目就直接彈了上去露出了她的雙眼,不過此時美女的眼睛卻是閉著的。

隨著護目彈起,夜月也換換的睜開了她的雙眼並同時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對面的那幫泰國玩家就感覺那一瞬間仿佛雨後天晴彩虹出現一般,那對勾魂攝魄的美麗雙瞳中反射出星光一般璀璨奪目的光彩,配合那淺淺的微笑讓人感覺即便是下一秒就死去了也可以瞑目的感覺。然而,事實卻是他們下一秒確實就真的死了,只是這種死亡的方式叫做——石化。

“嘁,一群花癡!”夜月很不削的放下護目,最後看了一眼那幫一臉豬哥相的石像,然後轉身向下一個聚集點移動了過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章 火槍手的最愛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二章 屠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