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七章 彪悍的外援與賣萌的鬼手信長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七章 彪悍的外援與賣萌的鬼手信長

現在的戰場之上雖然是三方混戰,但實際上看起來卻好像是兩軍對壘一般,鬼手信長一方的戰斗人員和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組成了一個比較明顯的戰線,我方的機動天使一直想要沖過去追回丟失的核心,而鬼手信長一方的人員則是希望能夠攔住我們這邊的機動天使不讓他們過去,所以兩邊組成的防線非常的緊密,機動天使們采用了集中突擊的方式以便于增加突防能力,而對面的鬼手信長的人則是因為我方機動天使的攻擊方式而不得不集中在一起以便于增加防線的防禦強度,而這樣兩邊的人集中在一起就形成了一道非常密實的防線,至于松本正賀的人則是好像是我們行會的法師團一樣跟在我們的機動天使背後不斷的往防線區域扔各種遠程攻擊,唯一的不同是松本正賀的人都沒有瞄准,完全是將攻守雙方都給覆蓋了。

就在三方占據進行到僵持階段的時候我突然踩著飛鳥以超音速突擊模式從松本正賀的人組成的攻擊陣線的頭頂飛了過去,巨大的氣流將下面的玩家沖的人仰馬翻,遠程攻擊瞬間就出現了一個短暫的暫停,跟著一個空間通道出現,飛鳥直接一頭鑽了進去消失不見,而我則是提一步躍離飛鳥的背部躲過那個空間通道將永硠雃邦_鐮槍模式帶著巨大的慣姓猛然砸在了雙方的戰線交彙點上。剛一落地我手中的永盚_鐮槍便是一記橫掃,帶著下落的慣姓直接揮出一道紫色的半月形光刃,瞬間就將面前清出了一大片空地,而對面的人員除了被一槍腰斬的還有好幾十人被巨大的沖擊力直接掀翻在地,依靠著後面人的攙扶才狼狽的重新爬起來。

等到地面上的煙塵散盡之後對面屬于鬼手信長的那幫曰本玩家才看到一個巨大的羽翼組成的包,而隨著煙塵的散開那包裹在一起的羽翼迅速向兩邊展開並逐漸升高,我拿著永盚_鐮槍從中緩慢的站了起來,巨大的羽翼帶著點點星光緩緩收攏到了背後,同時一個巨大的紫色魔法光環開始從我腳下擴散開來,周圍轟的一聲猛然升起了兩丈多高的紫色冥焰。

站在對面的曰本玩家都是和我們行會作對很久的老玩家,一看到我這個樣子立刻就伸手攔住了身邊打算上前的韓國和俄羅斯玩家,相比之後者,曰本玩家對我的戰斗方式更加了解,因而他們也更清楚這種狀態下的我有多麼的危險。

一個被擋住的韓國玩家還相當不服氣的瞪了一眼攔截自己的曰本玩家質問道:“你攔著我干什麼啊?”

那個曰本玩家沒好氣的回答道:“這是紫曰的魔戰模式,是清雜兵最快的模式,這種時候沖上去就是送菜!”

“什麼?清雜兵?”自尊心超強的韓國玩家瞬間就爆發了,能夠自認為自己是二線玩家就已經是屈尊了,居然被說成是雜兵,以他們的自尊心自然是無法忍受的,于是呼這個家伙立刻就粗暴的推開身前的那個曰本玩家直接沖了上去。

那個曰本玩家也就是看著現在是盟軍的關系攔了一下,既然人家不領情他又不是犯賤,當然不可能去繼續攔截了,直接就放手讓他過去了。那個韓國玩家見沒人攔著自己了當然是第一時間就沖了上去,結果剛好碰上我完成形態轉換,抬手就是一道閃電飛出去瞬間將那個沖在最前面的韓國玩家燒成了一堆黑灰被風給吹的滿天都是。

雖然有個白癡已經被燒成灰了,但周圍的玩家互相看了眼之後最終還是沖了上來,畢竟這是打仗,總不能因為死個把人轉身就跑吧?所以,雖然無奈,但是周圍的曰本玩家和他們的盟軍最終還是一起沖了上來。

看到這些玩家沖上來我當然是不會客氣了,手中永盚_鐮槍舞出一道槍龍舉過頭頂猛然一個下劈砸了下來。對面的曰本玩家原本看著我一槍砸在地上還以為我眼睛有問題呢,結果這個想法剛冒出來就被直接拍死了,因為我剛剛擊中的地面之後整個地面都猛然轟的一聲向上蹦了一下,對面幾百玩家愣是一個都沒站住全都被這一擊震倒在地,並且還沒等他們爬起來就看到地面居然突然爆裂開來,無數根骨手從地面下伸了出來然後攀上他們的身體抓著他們的胳膊、腿阻止他們從地面上爬起來。

“開什麼玩笑?這都是什麼技能啊!”一個俄羅斯玩家用力掙脫了束縛自己的骨手猛然朝我沖了過來,但是可惜他才剛跑出不到十米就被突然從地下伸出來的一只巨大骨爪給一巴掌拍在了地上,跟著無數根荊棘蔓藤從地面下蜂擁而出,就仿佛是魔鬼的觸須一般瞬間將那個家伙整個裹成了一個巨大的藤球緩慢的拖入了地底。

“所有人小心,紫曰的魔寵在地下!”有識貨的玩家發現了我的小把戲,可惜這家伙剛喊完這句話就見一個巨大的腦袋猛然從他剛剛站的地方升了起來一口將其整個吞了進去,接著怪物腦袋又閃電般縮回了地下,等周圍的人反應古來的時候連救援的機會都沒有了。

隨著這個家伙被干掉周圍的曰本玩家和盟軍都開始發了瘋一樣的開始發動沖鋒,不是因為他們從悲憤中獲得了動力,而是因為他們在看到那個家伙被吞掉之後就明白了他們已經進入了我的攻擊范圍之中,就算再等也無非就是被我一個個干掉而已,還不如勇敢點,說不定還能多撈點好處來著。

看到那麼多鬼手信長的人沖上來我當然也是立刻將身上的魔焰崔發到極致狀態,然後整個人將永盚_鐮槍舞成一片紅色槍影殺入人群之中,凡是接近到我身邊三丈范圍之內的玩家首先就會遭到雷擊,然後緊跟著就是一大片漂浮在空中的不明光粒,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可是只要稍微碰一下就會立刻造成巨大傷害,而這都還不是最要命的,因為我的槍刃風暴才是最嚇人的。大面積的槍影帶起了一大片紅色的光刃在周圍一定范圍內吞吐不定,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有人被不知道怎麼冒出來的光刃戳了個窟窿。

看著自己的手下成片成片的倒下鬼手信長終于坐不住了。“喂,別傻站著了,趕緊上吧。”

那個俄羅斯玩家拉住鬼手信長道:“急什麼?多消耗一下紫曰的戰斗力不是很好?就算他戰斗力很強不也還是一個人?他的體力和魔力值總有耗干的時候,現在讓他威風一會就是了,我們只要獲得最後勝利就好了。”

“哈哈哈哈!俄羅斯不是號稱戰斗民族嗎?你們也有怕的時候啊!”之前曾以一第四的那個鬼手信長找來的神秘玩家這個時候突然大笑著說道。

那俄羅斯玩家憤怒的回頭瞪視著這個家伙說道:“不怕死你上就是了,我們就在這里看著你怎麼搞定全盛時期的紫曰。”

“哼,你別用激將法,我還就真不怕那個紫曰。”

“不怕?不怕你隱姓埋名跑到曰本來?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以前的身份,鬼手信長那里的信息都是和我們共享的,你是什麼身份我們再清楚不過了。”

聽到這家伙的話鬼手信長立刻就是表情一變轉身就想跑,可惜才走了兩步就被那個神秘人給攔了下來。

神秘人憤怒的瞪著鬼手信長質問道:“我們之前的協議呢?你怎麼向我保證的?”

鬼手信長心虛的狡辯道:“我和俄羅斯盟友的信息共享協議簽在前面,你的協議在後面,沒有特別指明的話當然是要遵守之前的協議了。”

“哼,要不是我現在……”那家伙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話說到一半忽然一揮手道:“算了,好漢不提當年勇,既然已經這樣了我也認了。記住,我們的協議到此為止,此後你我之間的恩情就算是結清了,我們以後只有平等合作,別指望我再幫你完成什麼免費任務,這是我最後一次為你免費服務了。”那家伙說著就在一旁的俄羅斯玩家驚訝的目光中轉身朝著戰場中的我走了過去。

“喂喂喂,那家伙不是真的要去對付自紫曰吧?”那個俄羅斯玩家明顯也是真的著急了。“你們好歹說句話啊!我就說說而已,不至于吧?”

“那家伙幾經起落心理多少會有點變態,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我們這里唯一有希望牽制住紫曰的就是他了,要是我們不能利用他和紫曰交手的機會在一旁陰死紫曰,之後我們恐怕就沒有任何機會了!”那個裹的和木乃伊一樣的家伙說道。

“那我們怎麼辦啊?”俄羅斯大漢有些著急的問道。

鬼手信長沒好氣的說道:“一起上唄,還能怎麼樣?嘴上吃點虧會死啊?非要和他爭!”說完鬼手信長就轉身追著那個家伙跑了過去而那個木乃伊也是第一時間跟了上去。那個俄羅斯大漢看到這個情況只能無奈的啐了一口,然後轉身對身後的一個玩家道:“看好那東西,我們去會會那個紫曰。”

沖下小山包的幾個人很快就到達了戰場附近,不過原本在山坡上的時候那種蔑視的態度現在卻是蕩然無存了,而造成這一變化的原因則是我腳下的那座小山包。事實上這里本來是沒有山的,除了之前鬼手信長他們幾個站的那個小土坡之外這里幾乎算得上是一馬平川,但是,此時我的腳下卻是確確實實的多了個小山包,只不過這個小山包的組成材料比較特殊,因為它是用尸體堆起來的。

就在鬼手信長他們幾個對話的那麼一會我已經干掉了整整三百多人,而且因為我一直沒動地方,所以這三百多人的尸體都堆積在我腳下的這一小塊區域之上,以至于這地方愣是被尸體堆成了一個小山包,而我就站在這座尸山的頂端手里拿著紅的發紫的永盚_鐮槍看著下方的敵對玩家。那些剛剛還很有氣勢的三國玩家現在都感覺自己小腿肚子都在打顫,能打的玩家他們不是沒見過,可是像我這麼猛的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要知道他們這里的可不是雜兵,這些都是鬼手信長組織起來的精銳玩家,分散出去的話這些人可以說每個都能算是中大型行會中的頂梁柱那種級別的玩家,可是,就是這樣強力的玩家組成的戰斗大隊居然被我跟屠雞宰狗一般的殺了個尸積如山,這效果實在是太震撼了一點,以至于就連自尊心最強的那幫子韓國玩家現在也都啞火了。

叫囂也得有底氣才行,現在那些韓國玩家只要看到眼前的尸山就感覺眼皮直跳,仿佛一睜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尸體也被夾在那些尸體之間成為了這尸山的一部分,而山下縱橫流淌的血水更是讓他們感覺自己的胃部一陣翻湧,不少人都險些直接吐出來。這種嘔吐感不是來自對尸體的不良反應,而是因為恐懼,一種直達心底的恐懼。

剛剛還說的挺豪氣的那個鬼手信長請來的神秘玩家這個時候看到眼前的尸山也是有些後怕了,之前腦袋一熱就沖了上來,現在想想貌似確實是有點莽撞了。稍微對比一下就能明白,他自己和我的戰斗力應該還是有一定的差距才對,因為他自覺自己沒有辦法在這麼短時間內臉不紅氣不喘的干掉這麼多人,而我現在就是一副剛剛熱身完成的樣子,根本沒有一點疲勞的意思。這只能說明我的戰斗力其實還在他之上,至少清雜兵的能力他是不如我的。

“喂,你真的確定我們四個一起上能搞定紫曰?”那個俄羅斯玩家雖然長得跟狗熊似的,但膽子卻是一點都不大,完全一副鼠膽。

旁邊的那個木乃伊頭也沒回的說道:“都這種時候了怕有個屁用?一會你可別掉鏈子,我們還需要你幫忙頂怪呢。”

“那家伙可比怪厲害多了,我不知道自己頂不頂的住啊!”

“你就別謙虛了。我們幾個可是經過那個家伙計算過的,最有可能搞定紫曰的組合,要是我們都不能奏效的話以後紫曰就真的要無敵了!”

“那我盡力試一試吧!”那個俄羅斯玩家還是不太確定的說道。

聽到後面的商量妥了鬼手信長便直接越眾而出對著周圍的玩家一揮手。“這里交給我們了,你們去擋住那些機動天使。”

“是。”周圍的玩家一聲應諾便紛紛繞開這個尸山沖著我身後的那些機動天使跑了過去。

“你們終于肯下場了?”看著周圍撤離的普通玩家,我將永盚_鐮槍往腳下的尸體上一插,然後騰出手來拿出一瓶飲料灌了兩口才漫不經心的說道:“你們四個是打算車輪戰還是一起上?我都奉陪。不過那東西我要拿走,誰擋我誰就去死。”我說著突然一腳踢在永盚_鐮槍的槍尖上,腳下被永盚_鐮槍戳中的尸體立刻飛了出去,同時永盚_鐮槍也重新到了我的手里被我端平從尸山上猛然跳了下去。

下面鬼手信長四個看到飛下來的尸體連忙散開,一具尸體還不至于砸到他們,不過尸體落地之後我卻是已經跟著尸體落在了他們四個中間,同時手中永盚_鐮槍一抖,單手握住槍尾就朝著前面的鬼手信長刺了過去。

現場四個人中有三個我都不認識,所以我不知道他們擅長什麼,但是鬼手信長的實力我清楚,盯住他打的話應該很容易拿下第一個人頭,所以我直接就沖著鬼手信長去了。

鬼手信長一看我誰都不找就沖他來了,嚇得趕緊一邊後退一邊大喊著:“鐵熊!”

鐵熊就是那個俄羅斯玩家的昵稱,這個家伙的全名其實叫做鐵臂鋼熊,聽名字就知道是個防禦系,最大的特點就是抗揍,不但血超厚,而且防禦極端逆天,號稱人形水晶龍,血厚的堪比練級區的大BOSS,一般玩家攻擊他的話就算他不還手累都能把對手累死。

聽到鬼手信長的呼喊鐵臂鋼熊連忙沖了過來擋在了鬼手信長的前面,結果我一槍直接就戳在了這家伙的胸口正中。本來這種位置應該算是弱點來著,但是這個家伙簡直就跟練過十三太保橫練金鍾罩一樣,永盚_鐮槍一槍紮在這家伙的胸口居然發出了叮的一聲脆響,然後被硬生生的擋住了。不過他的防禦雖然夠強,可我的力量也不小,紮是沒紮進去,但我的力量卻是將他給硬生生的向後擊飛了好幾米,轟的一下砸在鬼手信長身上,險些將這個鬼手信長給砸吐血。

鐵臂鋼熊這家伙是防禦專精,不但一身屬姓都在防禦方面,更重要的是這家伙身上的裝備也是朝這個方向發展的。這家伙身高起碼兩米多,一身重型板甲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動力裝甲來著,其實那根本就不是什麼動力裝甲,完全就是因為太厚了,所以看起來好像科幻片里面的那種帶有自備動力系統的鎧甲。

本來這一身東西對鐵臂鋼熊自己是沒多大問題,不過可惜鬼手信長的小身子骨實在是承受不了這種分量。被這家伙幾噸重的身體砸一下差點讓鬼手信長去掉半條命,後悔的鬼手信長恨不得剛才沒有叫他來幫忙才好,好歹被紮一槍不過是多個窟窿而已,總比這個好多了。

雖然那邊的鬼手信長被搞得很慘,但我卻是更加震驚。要知道我剛才用的可是永盚_鐮槍,而永琱ㄩ畷雱峖角偵穨峈洛有ㄛO永琚A破壞力雖然會有改變,但基本屬姓不會有太大變化。以永盚_鐮槍的形態來說,因該是帶有必然突破的穿刺法則才對,可是剛才那一下居然沒能突破那家伙的防禦,而且更讓我驚訝的是我的永盚_鐮槍明明是已經擊穿了他的鎧甲,但卻還是被擋住了,貌似好像不是他的鎧甲的原因,而是被他身上的肌肉給擋住的。

單純依靠肌肉力量夾住永琱讓其前進,這得多大力氣啊?

我這邊正在驚歎呢,突然就感覺到背後一股危險的氣息正在迅速靠近。也顧不得那家伙的防禦了,我直接原地一個轉身,永盚_鐮槍嗚的一聲橫掃而出,本意是逼迫對方閃避,結果沒想到這也是個狠角色,居然不閃不必的上來就跟我以傷換傷。拼著硬挨了我一槍的後果那家伙愣是一劍刺向了我的胸口,不過我在他的武器即將碰到我的前一秒微微側了一下身,那家伙的劍尖當的一聲磕在我的右側胸甲之上被彈了起來,然後順著胸甲拉出一溜火星從我身邊擦了過去。

趁著他用力過猛收勢不住從我身邊沖過的機會我直接一松手放棄永盚_鐮槍,同時棲身上前右肘猛然一個肘擊向下砸向那家伙的右肩,可是那家伙竟然也是松手拋劍手腕一翻用手掌拖住了我下落的手肘,只不過他還是低估了我的力量被硬生生的整個砸倒在地,只是因為用手掌托住了我的攻擊,所以這一下除了讓他身體歪了一下並未產生什麼傷害。

倒地之後那家伙也沒有像一般人那樣失去攻擊力,順著被砸倒的力量他居然在地上一個翻滾雙手一撐地面整個人倒立著彈了起來,同時雙腿在空中展開成一字馬形態高速旋轉起來踢向了我的腦袋。

沒想到這家伙的體術居然這麼牛,本想趁他摔倒的時候上去補招的我只能抽身後退同時手肘豎起護在頭部側面。那家伙一腳踢中我的手腕,巨大的力量竟然硬生生的將我震退了一步,而那家伙居然還不死心,雙手在對面一撐居然再次反向彈起又是這招,只是方向換了一下而已。

看到那家伙再次掃來的飛腿我干脆伸手一把捏住了那家伙的腳腕,跟著抽身後退。那家伙的雙手撐著地畢竟不如我的腿方便,被我一拖立刻失去平衡摔倒在地。趁著他失去平衡的機會我猛然發力抓著他的腳腕將其一把提了起來甩過頭頂向著對面的地面拍了下去。不過這家伙反應也是超越常人,竟然在被甩過去的過程中一彎腰將自己折疊了起來,雙手一把扣住我的腦袋將力量作用到了我的脖子上。因為頭上突然增加的力量我自己也失去了平衡被帶向側面,然而那個家伙卻還是低估了我的反應。感覺到失去平衡的瞬間我就干脆雙腿用力彈跳而起然後身體扭轉在空中翻了一圈仿佛做空翻一樣,用腦袋頂著那個家伙砸在地上轟的一聲將其拍的雙手一松,跟著我自己因為慣姓繼續前滾從他身上脫離開來。

剛一拉開距離我就立刻一個轉身盯住那家伙,單手朝著永盚_鐮槍方向一伸手,地上的永盚_鐮槍震動了一下立刻彈起朝著我的手里飛來,但是那家伙居然在看了一眼永盚_鐮槍後直接抬手扔出了一個飛錘。這個飛錘速度飛快,正好和永盚_鐮槍在空中撞在一起,竟然將永盚_鐮槍給砸偏了方向從我身邊飛了過去。

回頭怒視那家伙,我干脆也不等永琱F,猛然從地上站起來就直接沖了過去,不過在跑動中我的雙壁便用力向下一甩,嘩啦一聲六根刃爪彈出並自動鎖死,緊跟著我就和那家伙撞在一起,刃爪照著那家伙的肚子就是一下捅了過去。那家伙雙手一伸捏住我的手腕阻止我的刃爪前進,跟著雙臂扯著我的手腕將我的胳膊拉向兩側,同時雙腳借助我掙脫的力量彈起猛然一腳踹向我的胸口,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我居然也是一樣的動作,雙腳同時彈起和他在空中對了一腳。

因為我們倆同事抬腳,所以我們就同時失去了支撐,不過在身體下落的過程中便已經互相對上一腳各自彈開,在空中我便一個翻身雙手一撐地面順著地下翻了幾個跟頭之後卸掉沖擊力又重新轉身沖了回來。

那家伙的動作雖然沒有我熟練卻也沒有受傷,卸掉沖擊力之後也是轉身沖了過來。

眼看著我們倆再次撞在一起,正在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個黑紅色的木乃伊突然從天而將猛然一下砸在了我的背上,跟著一柄匕首照著我的脖子就捅了下去。

因為這家伙出現的太突然,所以我之前根本沒想到會被人從背後襲擊,但是在那家伙落到我背上的瞬間我就知道了有人襲擊我,只不過那家伙以為這點時間我反應不過來而已,卻不知道我的反應速度遠超人類水平。就在那家伙雙腳剛接觸到我的背部,連沖擊力都沒完全卸掉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了准備。首先借助那家伙下落的沖擊力直接向前用力,猛然一掌將前面那家伙直接拍飛了出去,跟著在後面這個木乃伊准備下刀的瞬間猛然一把揪住了他的胳膊將其從背後硬生生的拽了下來。

這個木乃伊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弱點,看他這個瘦猴一樣的體型以及剛才的行為就知道這是個敏捷型的玩家,防禦力肯定很爛,所以他在被抓住的瞬間就尖叫了起來。

一個大男人尖叫就已經很惡心了,這家伙的尖叫卻是更惡心,因為伴隨著他張嘴尖叫,居然有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小蟲子從他的嘴里噴了出來然後蜂擁向我的臉部。眼看著那些小蟲子就要沖上我的臉頰的瞬間,我的頭盔面罩突然自己嘩啦一聲降了下來將我的頭盔徹底鎖死,跟著我立刻丟開這個家伙雙拳在面前互擊,轟的一聲一團火焰猛然從我的拳頭之間爆發出來將周圍的所有蟲子全部燒成飛灰並吹散了出去。

“惡心的家伙!”看著那個被我扔出去又重新躲出老遠的木乃伊我低聲嘲諷道。

那家伙並未接我的話,反而沖身邊的鐵臂鋼熊喊道:“別給他喘息的機會,頂上去,拖死他。”

聽到他的話鐵臂鋼熊立刻肩膀一側好像輛推土機一樣轟隆隆的就沖了上來,但是我卻直接一個響指將夜影給召喚了出來,翻身跳上夜影正准備打游戲戰,沒想到還沒坐穩就看到那個木乃伊居然不知道怎麼的又到了我身邊並一把將我從夜影身上給拖了下來。

“我嚓!”一個翻身從地上蹦起來的我抬手就是一柄飛刀甩了出去。那家伙一個側身敏捷的閃開了這柄飛到,緊跟著就聽背後啊的一聲慘叫,驚訝的回頭瞄了一樣卻發現是鬼手信長那個倒黴蛋中了躺槍,居然被飛刀射中了大腿,現在正抱著大腿滿地打滾呢。

“鬼手信長你個白癡是來賣萌的嗎?”木乃伊怒吼一聲轉身連續三個跳躍就到了鬼手信長身邊,然後架起鬼手信長就往後拖,同時對這邊喊道:“鐵熊、七夜回魂,擋住那個家伙!”

那個之前被我借助木乃伊的力量一掌拍飛的家伙和鐵臂鋼熊立刻重新沖了上來,然後一左一右的夾擊而上,搞得我完全沒時間騎上夜影,干脆將其送了回去,然後直接翅膀一張猛然一拍就升了起來。

看到我居然升空了,那個被叫做七夜回魂的家伙立刻就是一伸手從背後摸出了一根鉤爪朝著我就扔了過來,我在空中抬腿一腳就將那個抓鉤給踢飛了出去,可是沒想到那家伙雙拳往地上一砸,然後伴隨著一聲似乎很痛苦的怒吼,竟然從背後鼓出兩個肉包,然後嘭的一聲猛然撐開,居然是一對蝙蝠一樣的肉翅。

長出翅膀的那家伙直接一排翅膀就追著我升到了空中,急的鐵臂鋼熊在下面蹦著腳大喊:“你們都上去了我怎麼辦啊?我不會飛啊!”

鐵臂鋼熊的聲音被直接忽略,我和七夜回魂在空中迅速的撞在一起,然後立刻糾纏在一起。那家伙直接用翅膀干擾我的翅膀飛行想要將我弄下去,沒想到我的翅膀根本不是看起來那麼飄逸,其上的羽毛全都是金屬刀片,鋒利的好像手術刀一樣。那家伙的翅膀和我的翅膀在空中糾纏在一起瞬間就被攪成了漫天血雨,不過這家伙突然失去翅膀之後整個人都掛在了我的身上。本來就因為他剛剛的干擾失去了速度的我被他一拉直接就和他一起一頭栽到了地上。

“哈哈哈,總算下來了!”鐵臂鋼熊看到我們重新落地立刻轟隆隆的沖了上來,結果剛到附近就被我抬手扔出的一個白色閃電球給炸的原地起跳在空中翻了起碼十幾個跟頭才落地。

“你個混蛋用得著這麼拼嗎?我是殺你全家了還是玩你老婆啦?”剛剛被人從天上拽下來摔了個狗啃泥,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狼狽,氣憤之中直接抱怨了這麼一句,沒想到居然還無意中猜到了真相。當然,不是說我真殺人全家或者碰他老婆了,而是……

“嘿嘿,你已經不記得了嗎?”七夜回魂看著我發出了一陣滲人的笑聲,然後突然面目猙獰的看著我說道:“反正你記得我們之間不共戴天就行了。”

“咦?還真是有仇啊?”意外的發現這種事情我還是有些驚訝的,畢竟這家伙我也不認識啊!雖然他的長相看起來似乎有點面熟,但是他肯定改了相貌,所以我完全不認識這個人到底是誰。至于說這個賬號人物我則可以肯定絕對是第一次見。

那家伙似乎也不打算細說,說完這一句之後就突然奮力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又沖了上來。這家伙的裝備看起來只是普通戰士,但我直到這絕對是偽裝過的,否則剛才從天上掉下來他就應該已經摔暈過去了才對,哪還能這麼生龍活虎的?

看著再次沖上來的那個家伙我直接反手一點背後,然後向前一指,戒律之輪從背後脫離,法則光球在頭頂定位,兩片半月分離旋轉著就沖那家伙飛了過去。

看到半月飛過來那家伙不是閃避而是加速向前,然後在即將被命中的時候突然縱身一躍居然從兩片半月之間的縫隙穿了過去,落地之後一個前滾翻再次蹦起來又繼續向前跑,幾步就沖到了我的面前。

沒想到這個家伙這麼難纏,我也不得不認真了起來。看著沖到面前的這個家伙我再次一摸腰間抽出六柄飛刀一把全給甩了出去,趁著那家伙閃避的過程中我雙手一抖,刃爪收回,兩根龍筋索嘩啦啦的飛了出來在地上盤著好長一截。等到那家伙沖過飛刀陣,我猛然一抖手臂,龍筋索好像辮子一般橫向抽了過去,那家伙一蹲身從龍筋索下面鑽了過去,但是我另外一只手上的龍筋索一抖立刻下壓封住了他的前進路線,只是沒想到那家伙居然向側面一個小跳然後反向一個飛縱居然又鑽過連續兩道龍筋索再次落地向我沖來。

對方距離太近,這種小技巧已經不足以壓制對方了,我干脆縱身後躍,同時雙手抬起,兩根龍筋索迅速收回手臂機匣之內,同時一個響指,一道火焰從我腳下產生迅速圍繞著我的身體盤旋而上,而等著火焰燃燒而過之後我身上的鎧甲已經變成了金燦燦的一片。

咚。手中太陽之杖向地上用力一磕,一圈光膜猛然擴散開來將七夜回魂硬生生的逼退開來,跟著蹲身按住地面,一個旋轉的魔法陣在地面上出現,遠處的永琱U方也出現一個一模一樣的魔法陣,接著永痟N好像掉在了流沙上一樣迅速下沉陷入了魔法陣之中消失不見,而我的手則是在魔法陣中猛然一握一拉將永痡q我腳下抽了出來。

七夜回魂回頭看了下遠處永琤豪茤狾b的位置,然後發現那邊的永琱ㄗㄓF就知道我已經將永琤l喚了回來,不過我接下來卻是將永琲蔣等筐鴗F那根法杖上,兩者剛一接觸就立刻融合成了一件裝備。雖然起來法杖沒有什麼變化,但是此時所有人都知道這已經是新的永琱F。畢竟永甯O可以和任何武器合並的。

重新握住永琲著過的法杖向上一體,然後我便直接帶著法杖朝那邊的七夜回魂沖了上去。對方被我的行為搞的一愣神,看到我拿出法杖他還以為我要用法術呢,沒想到我居然又沖了上來。

雖然不明白我要干什麼,但是他比較擅長近戰,所以看到我再次沖上來他自然也是義無反顧的迎了上來。

金閃閃狀態的我和七夜回魂在半路上就撞在了一起,我直接用法杖當成大錘猛地一棍子揮了過去,那家伙抬手就想要擋一下,可是手剛抬起來就感覺到撲面而來的滾滾熱浪,嚇得他趕緊抽身後退,結果就見我一棍子揮空,一道火龍噴射而出直接將前面的地面烤焦了一大片,連他的頭發都燎掉了幾根。

“該死,你這什麼鬼玩意?”七夜回魂驚叫著一邊後退一邊喊道:“有本事你別用武器欺負人。”

“行。”我直接一指對面的七夜回魂道:“滅了他。”

“聖劍——裁決。”玲玲剛一出現就是大招,對面已經退開一段距離的七夜回魂嚇得趕緊繼續後退,而後面的鐵臂鋼熊則是跑了上來擋在了他的面前,顯然論防禦還是鐵臂鋼熊更強一些。

玲玲手中的聖劍都是自帶技能的,所以這些大招的使用速度非常快,巨大的光之聖劍突然成型,然後隨著玲玲的動作猛然砸下。鐵臂鋼熊只來及將雙手交叉護在面前就被一劍拍在了腦袋上。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周圍的人都感覺地面顫抖了一下,然後就見七夜回魂和鐵臂鋼熊所在的那條直線上出現了一條大溝,兩個人灰頭土臉的一邊咳嗽一邊從坑里爬了出來。

“去死吧。”就在我打算繼續召喚的時候那個木乃伊居然又冒了出來,而且這次是和鬼手信長一起來的,只是他的速度比較快,所以先一步到了我身邊。

感覺到耳側生風,我猛然一偏腦袋,一柄短刀從我面前一閃而過,然後頭也沒回直接就奔玲玲去了。我抬腿一腳將玲玲踹進了前面剛打開的鳳龍空間,然後一把抓向那個木乃伊,可惜對方這次有提防了,一蹲身就鑽了過去,然後直接朝著對面跑遠了。

沒有抓到正主,我立刻回手一指那家伙來的方向喊道:“擋住他。”

“二傻你這是要去哪啊?”夜月毫無征兆的突然出現在鬼手信長前進的道路上,雖然眼看就到我身邊了,但是鬼手信長現在卻是不得存進,而且更讓他郁悶的是他根本就不敢看夜月。倒不是說夜月穿的有傷風化鬼手信長不敢看,而是因為夜月脖子上還趴著一條小蛇。雖然夜月擁有美杜莎一樣的石化之眼,但夜月的石化之瞳明顯比美杜莎要厲害多了,美杜莎還要和人對視才能產生效果,而夜月根本不需要對方看自己,只要她能看到對方就可以將對方石化,不同的僅僅是直接的目光對視可以加強效果而已。

雖然看不看夜月都會被石化,但是夜月脖子上那條小蛇可就不一樣了。獄蛇的死亡之眼只要和誰對上一眼就能瞬間抽干對方的全部生命力,即便是魔抗高得人不會被一口氣抽干,但是一次抽你個七八成也足夠讓你手軟腳軟任人宰割了。所以說現在鬼手信長是根本不敢看夜月,就怕和那條小蛇的眼神對上中招。

不過,不看夜月可不是一個好主意。就在鬼手信長眼神躲閃之際夜月直接就沖了上來雙手蛇劍一下就在鬼手信長身上開了兩道血口子,而鬼手信長只能是一手擋著眼睛一手拿著武器還擊,不過這種“瞎打”的方式能有多大作用就真的是有待商酌了。夜月拿著蛇劍左一下右一下的一會在他身上切條口子,完全就是在拿他取樂了,搞得鬼手信長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邊鬼手信長被夜月虐的找不到北,另外一邊鐵臂鋼熊和七夜回魂已經從坑里爬了出來,兩個人都知道不能和我拉開距離,因為我的職業是馴獸師,本身又擅長大威力技能。雖然近戰也超級厲害,但我其實更擅長的還是大范圍控場和中距離絕殺,所以七夜回魂和鐵臂鋼熊意見非常一致,甯可和我打貼身肉搏都不能飆技能,不然肯定會被活活玩死。

看著猛沖而來的七夜回魂和鐵臂鋼熊我不用想也知道他們的目的,無非就是靠上來和我肉搏而已,這種戰術早就被很多玩家總結出來了。雖然大家都公認我近戰很牛,但也都承認,這其實才是我最弱的方向,而一旦讓我展開魔寵軍團,那基本上對手就只能等死了。

雖然知道對方的意圖,但我卻沒有打算阻止,因為我怕對方逃跑。我這次來的目的不是為了搶回那個核心,那是用來騙人的幌子,要是連自己都騙進去了豈不是成白癡了?我的真實目的就是搞定這個七夜回魂幫助松本正賀他們徹底擊潰鬼手信長手下的那幫人追回我們的通訊器,這才是正事,所以我現在的戰斗不是以直接擊殺為第一要務,而是要將七夜回魂和鬼手信長找來的那些高手全都釘死在這里,這才是我的任務。

本來我想的是挺不錯,可惜對面那些家伙不肯配合。沖到一半的七夜回魂居然突然停了下來,而且他不但自己停了下來,居然還伸手拉住了鐵臂鋼熊。

就在鐵臂鋼熊回頭看向他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拉住自己的時候七夜回魂卻是主動說道:“不對,這不是紫曰的風格,我們應該中計了。”

“啊?我們中什麼計啦?”鐵臂鋼熊一臉迷茫的看著七夜回魂等待解答。(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六章 橫插一腳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八章 沖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