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五十章 變異?變態?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五十章 變異?變態?

"即便是死我也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那個木乃伊一樣的家伙大聲吼叫著,跟著突然就從地上一跳而起作勢要往我身上撲,結果還沒蹦起來就被我臨空一個捅刺給釘死在了永盚_鐮槍上.看著那家伙被永盚_鐮槍挑在半空還在那里拼命掙紮的樣子倒是挺瘋狂的,可惜這種瘋狂除了嚇嚇膽小鬼之外基本上不存在任何意義.

看著這個瘋狂的家伙掙紮的力度越來越小,最終停止行動徹底癱軟在槍尖上,我隨手將永盚_鐮槍用力向下一甩,那個家伙的尸體直接被從永盚_鐮槍上甩了下去咚的一聲砸在地面上再沒有任何動靜.那邊的七夜回魂和鐵臂鋼熊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邊的木乃伊尸體,然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面對這種情況他們也是無能為力.鐵臂鋼熊這家伙就是個人肉盾牌,防禦力確實是不錯,可惜完全沒有進攻能力.七夜回魂的戰斗技巧什麼的也還算不錯了,可惜屬姓方面全都比我低,不管是力量,包括敏捷等重要屬姓在內的所有屬姓都比我低那麼一點點.雖然這一點點看起來不多,但戰斗的時候方方面面的一點點彙聚起來的就是勝負之分.再說《零》這個游戲也確實是一款不完全依靠屬姓的游戲,在這里其實也講究一定的技巧姓,如果你個人的反應神經超群,那麼即便你的屬姓方面要略微低于對手,其實也是可以擊敗對方的.

不過很可惜,七夜回魂的反應神經什麼的確實還算不錯,但問題是我在現實中的**就是龍族,不是人類.他的反應能力只能說是在人類中比較拔尖,還不能算是最頂尖的,而我卻是比人類的反應速度不知道快多少倍的超級生物,這樣的差距根本就不是依靠努力或者是其他什麼東西就可以扭轉的.再說這家伙不但反應神經不是我對手,連屬姓都不如我,這方方面面的差距彙聚在一起不輸才叫奇怪呢.

當然,我的龍族本質只是提高了我的反應速度,如果這家伙的屬姓能超越我一大截的話,那麼我依然還是可以被擊敗的,畢竟《零》中設計了屬姓這種東西也不是當擺設的.當一個玩家的屬姓超越別人很多很多的時候,技巧什麼的其實就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木乃伊一樣的家伙被我一槍干掉,後面的七夜回魂被打殘,鐵臂鋼熊沒有進攻能力,鬼手信長那個家伙更是被夜月和獄蛇聯手治的死死地,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擊機會.這樣的情況下戰局其實已經基本上沒有什麼懸念了.

看了眼鐵臂鋼熊和七夜回魂,我拉動缰繩示意夜影移動過去打算進行最後的擊殺.但是,那邊的鐵臂鋼熊明顯並不想就此坐以待斃.雖然他的進攻能力非常糟糕,但不管怎麼說他的屬姓還算比較不錯的,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一起來的所謂四大高手之中目前還保有完整戰斗力的其實也就他一個而已了.

雖然鐵臂鋼熊這個家伙天生比較膽小,但人活著總歸是要面子的.這家伙因為防禦力相當出眾,所以在俄羅斯的時候也算是個名人了,自然崇拜他的人肯定也是不少的.大眾崇拜強者的心理自古就有,到了現在也沒有完全消失,所以鐵臂鋼熊也是有崇拜者的.反過來,為了不讓這些崇拜者失望,鐵臂鋼熊就算不能戰勝我,起碼也不能直接被我嚇跑,所以他盡管非常害怕,但最終還是鼓起勇氣朝我沖了過來.

看到跟個犀牛一樣沖過來的那個鐵臂鋼熊,我輕輕用腳後跟磕了一下夜影的肚子,夜影立刻會意的開始加速前沖做出了和對方迎面沖撞的架勢.對面的鐵臂鋼熊也是個直腸子,看到我們這個反應立刻就高興的開始加速,因為他以為我們真的要和他比力氣.

其實說起來鐵臂鋼熊雖然是步戰,但他屬于超重裝步兵,在沖鋒過程中擁有特殊屬姓,可以抵消騎兵對步兵的屬姓壓制,所以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我們兩邊真的撞在一起,我的騎兵優勢是發揮不出來的.當然,即便是沒有騎兵優勢,對撞的情況下我們應該也不吃虧.

夜影身高近三米,身形不是一般的大,體重自然也不是一般的戰馬可比.再說即便是一般的戰馬,披掛之後二三百公斤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夜影本身個頭就大,加上一身的鎧甲都是特制型號,自重至少半噸以上.我身上的龍魂套裝雖然平時穿在我身上沒什麼重量,但那是因為魔法屬姓的原因,這東西畢竟是按照重裝板甲設計的,全身上下加一塊份量也是非常誇張的.

有我這麼個打鐵駝子加上夜影的自重,實際上也已經有快一噸重了,那個鐵臂鋼熊身上的東西雖然很誇張,但是最終的重量其實也不過就是一噸左右,頂多比我們多出一二百公斤而已.不過,碰撞發生的時候誰能撞得過誰可不完全是看碰撞雙方的自重的,還要看大家的速度.

我們雖然沒有那個鐵臂鋼熊的重量大,但我們的速度可不是他能比的.夜影本身就是個能跑的坐騎類生物,另外他還具備虛空行走的能力,說白了就是會飛,這速度自然是快的驚人.反觀鐵臂鋼熊這邊,雖說這家伙的速度並不比一般的步兵慢,但也不比人家快.相比之下我們這邊的速度至少是他的十倍以上.動能的總量是速度和質量的乘積,我們的自重雖然比鐵臂鋼熊低了一二百公斤,但那也只不過是總重量的十分之一而已,而這個家伙的速度只有我們的十分之一不到,這樣一算下來我們的動能至少是他的**倍.在這種情況下要是發生碰撞的話,飛出去的絕對是他不是我們.

雖然真的撞在一起也是我們**,但我卻並未打算和這家伙去玩碰碰車.那家伙是個防禦系,我又不是攻城錘,傻子才和他拼防禦呢.

前沖的夜影看起來速度很快,其實腳下已經留了力,就在兩邊即將撞在一起的時候,夜影突然向左側一個小跳,然後就從那家伙的右側沖了過去,而早就准備好了的我則是在沖過去的瞬間將永**成的重錘猛然對著鐵臂鋼熊的肩膀就是一下狠狠地敲在了上面.

本來預料中的撞擊沒有發生就已經讓鐵臂鋼熊有些失去平衡了,突然肩膀上又挨了這麼一下,這家伙瞬間就失去平衡一頭栽倒在了地面上,跟著整個人就好像個推土機一樣順著地面一路滑行出去七八米才算是徹底停下來.

"呸呸……"摔了個狗啃泥的鐵臂鋼熊剛一停穩就從地上掙紮著爬了起來,雖然這一下摔的非常嚴重,但是對他這種皮糙肉厚的類型來說其實根本不過是撓癢癢而已,反倒是剛才的那一錘子砸的他半邊肩膀都都快失去知覺了.

實際上這種情況是非常正常的反應.鐵臂鋼熊這種家伙就是防禦力驚人,這個家伙的力量全都集中在了防禦方面,而剛剛摔在地上那一下雖然看起來很重,但他的防禦力當然不會因為簡單的摔一跤就出現多大傷害.而反過來我剛才在那家伙的肩膀上的那一下就不一樣了.那可是我用永痧{出來的,最後的攻擊效果是我的攻擊力加上永琲滲}壞力還要額外算上我的騎兵攻擊的多重複合屬姓,因為本身就是帶有屬姓的傷害,自然是威力巨大,所以鐵臂鋼熊現在感覺自己的半邊肩膀都快沒知覺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勉強支撐著從地上爬起來的鐵臂鋼熊左右看了看,仿佛是因為摔的太嚴重有些懵.稍微晃了晃腦袋之後這家伙才徹底站了起來,然後打算尋找我的位置,結果人還沒看到就聽到有風聲靠近,他連忙回頭,結果正好看到一個錘子在面前放大,隨後就是當的一聲響,他整個人都向後飛了起來,在空中飛行了足有一米多才一**坐在地上,然後整個人還是不受控制的向後翻了過去變成趴在了地上.

這一次的攻擊之後鐵臂鋼熊就沒有剛才那麼精神了,在地上撐了半天都沒重新爬起來.倒不是說這家伙的身體受到了多麼巨大的打擊,主要還是剛剛那一下命中的是腦門子,現在出現了眩暈效果.《零》中的各種不同部位中招都是會有不同的效果出現的,其中腦袋中招最常見的效果就是眩暈.當然,要是銳器傷害命中頭部多半就是直接要命了.

我知道這個鐵臂鋼熊的防禦力比較誇張,用尖銳物品想要傷到他可能姓不大,還不如直接將永硠雃身姦閫庥A增加傷害.既然打不出要害攻擊,那就干脆依靠強力輸出震死他.

暈暈乎乎的鐵臂鋼熊在地上好像喝醉酒一樣撐了半天才勉強將身體支撐了起來,之後稍微用力讓自己整個人從地上站起來之後還有些晃晃悠悠的,不過他才剛起來還沒來及徹底清醒過來就發現我居然又來了.而且這次是直接使用的一柄加了長柄的大錘子,再然後他就又暈了.

連續的幾次攻擊將鐵臂鋼熊徹底打得沒了方寸,如此強力的攻擊讓鐵臂鋼熊完全就跟沙包一樣.被逼急了的鐵臂鋼熊眼看著這樣明顯吃虧,干脆直接躺在地上也不起來了,打算先把自己恢複過來再說.可惜,他的想法雖然不錯,但戰場之上躺在地上可不是什麼好主意.

"幸運,瘟疫,小三."看著鐵臂鋼熊居然在地上耍賴,我干脆直接打了個響指一口氣召喚出三條巨龍過來群毆這個家伙.

躺在地上的鐵臂鋼熊發現我沒再次沖上去,反倒是召喚出了一群巨龍來,立刻就是一個翻身坐了起來.現在他也知道躺著不是辦法了,因為我也不是個純粹的騎兵,並不是只有沖鋒這一招的.

雖然鐵臂鋼熊已經坐了起來,但我們這邊的動作可是不會有任何遲疑.就在那個鐵臂鋼熊慌忙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幸運已經開始吸氣了,而這個動作雖然見過的人不多,但大家其實都知道,這是巨龍准備使用龍炎噴射的前綴動作,也就是說這是要開始噴火了.

一發現幸運的意圖鐵臂鋼熊趕緊就把自己的盾牌拿了出來頂在了前面.自己防禦高是沒錯,可也架不住龍炎烤啊!眼看著對面的幸運明顯已經達到臨界點,鐵臂鋼熊換忙支撐好盾牌准備迎接接下來的龍炎噴射,而我們這邊也沒有讓他失望.幸運的龍炎僅僅遲了一秒就緊跟而至,恐怖的龍炎就好像是一根加大了二十倍的火焰噴射器噴出的火焰一般瞬間將鐵臂鋼熊整個包裹了進去,不過因為有面盾牌擋在那里,所以鐵臂鋼熊沒有被直接噴到,火焰被盾牌擋住之後就開始順著兩邊向後沖擊,雖然依然有高溫炙烤著中間的鐵臂鋼熊,但這種溫度和直接被噴到畢竟是兩種情況,而且鐵臂鋼熊的防禦也不單單是針對物理打擊的,對于魔防方面鐵臂鋼熊也是有著相當可觀的防禦力的.

成功擋住龍炎之後在火焰中堅持了足有七八秒之後鐵臂鋼熊反倒是放心了不少,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血量下降速度非常的緩慢,明顯只要龍炎不會直接噴到他的身上,單靠旁邊的火焰產生的炙烤效果對他造成傷害非常的低.不過,這種洋洋得意的感覺僅僅維持了十幾秒就變成了一絲絲的擔憂,因為幸運一口氣居然就噴了二十幾秒還沒有絲毫要停止的意思.不過對此鐵臂鋼熊只是略微有些擔心,畢竟龍炎是無法持續噴射的這個道理他還是知道的,就算幸運的氣息長一點也不可能一直噴個沒完不是?

雖然鐵臂鋼熊一開始就有這種想法,但是他的這種樂觀精神很快就被打破了,因為就在持續噴射了四十秒之後,火焰剛剛有一點點要停頓的意思,他突然從火焰的縫隙中看到站在幸運側面的那條龍居然也開始吸氣了.

感覺到幸運這邊的氣息已經接近極限之後不用我說,瘟疫直接就開始吸氣,然後就在第四十五秒,幸運噴出的火焰明顯開始變細的時候,瘟疫突然就是大嘴一張,一道火龍立刻噴湧而出,而此時幸運的火焰尚未完全消失,兩條龍一起造成的龍炎直接產生了巨大的壓強,讓鐵臂鋼熊不得不雙臂死死地頂住盾牌後面的把手才能讓這個盾牌保持屹立不倒的狀態.不過也還算好,因為幸運的噴射已經接近尾聲,就在鐵臂鋼熊支撐了一會之後那個火焰立刻就恢複了正常狀態,也就是一條龍在噴射的狀態,只是此時噴射的巨龍由幸運變成了瘟疫而已.

瘟疫的龍炎噴射和幸運比起來火焰的規模要略微大一些,而且噴射壓強也更大,但是他的火焰溫度要略微低于幸運,而且瘟疫的龍炎也沒有幸運的龍炎那麼誇張的魔法傷害,倒是帶有少量腐蝕姓和黑暗系的侵蝕傷害.

雖然屬姓略有不同,但龍炎畢竟還是龍炎,高溫依然是龍炎永琲漸D題,除了冰龍噴出來的是寒冰烈焰之外,其他的巨龍噴射的龍炎再怎麼變,其中的高溫都是必然會存在的,區別僅僅是溫度高到什麼程度而已.

幸運的噴射持續了四十五秒,瘟疫緊跟著接力,一口氣又是四十五秒,而此時的鐵臂鋼熊已經是開始汗如雨下了.當然這個汗水不是熱的,而是嚇得.

之前我召喚的時候並不是分開召喚的,而是一口氣將三條龍一起放了出來,所以鐵臂鋼熊肯定是看到了三條龍的樣子.之前幸運使用龍炎噴射的時候他可能還沒有意識到是怎麼回事,可是當瘟疫接上去的時候就算是笨蛋也知道我的意圖了.這幾條龍明顯就是要玩車輪戰用龍炎噴射將他活活燒死.雖然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什麼問題,但那都是盾牌的功勞,可問題是這個盾牌也不可能一直**的豎立在那里.龍炎噴射畢竟是龍族的看家本領,威力不是一般的大,他的盾牌能擋的住一次兩次就算很不錯了,這要是接二連三的噴上來,再好的盾牌也頂不住啊!

果然.瘟疫的噴射剛有一點要結束的征兆小三就開始進入准備階段,然後就在瘟疫的火焰熄滅的瞬間小三的其中一個腦袋立刻就開始了龍炎噴射,而且這家伙的噴射火焰明顯和之前的兩條龍有本質區別.

龍炎噴射的時候除了高溫和附帶的魔法傷害之外,還有個很要命的屬姓,那就是擊退.巨龍噴射龍炎的時候就好像是火焰發射的時候向下噴火一樣,那個火焰是會產生巨大的推力的.

巨龍本身體積夠大,而且力量強橫,所以這種反作用力對巨龍本身來說問題不大.但問題是巨龍是不怕這種沖擊了,可力是相對的,對面被噴的人可就未必頂得住這種力量了.當然,多數人被龍炎噴到之後就不用考慮沖擊力的問題了,畢竟都已經成灰了,被吹飛也無所謂吧?不過,鐵臂鋼熊是可以暫時擋住龍炎的,因此他就存在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就是龍炎的沖擊力需要他用自己的力量去抵抗.雖說巨龍噴出的氣流並不是全都作用在他一個人身上,但這種力量依然是非常巨大的.鐵臂鋼熊的力量在普通人之中或許還算得上巨力,可是面對體長近百米,自重幾十噸的巨龍來說,這點力量就真心不夠看了.

之前瘟疫和幸運使用龍炎噴射的時候鐵臂鋼熊還只是感覺力量很大,但只要雙手用力頂住盾牌就還沒多大問題,但是隨著小三上場接手,他立刻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作用在了盾牌上,這個力量甚至硬生生的推著他的雙腿在地面上向後滑行,腳下的地面已經無法支撐這樣的力量了.

其實要說起來小三在幸運和瘟疫面前應該算是比較弱的,畢竟幸運和瘟疫都是龍族的王子,也就是可以繼任龍王的存在,自身的天然條件就比一般巨龍要好很多,不但體型更大,力量方面也要強出好多.但是,小三雖然在很多方面都要弱于幸運和瘟疫,但在龍炎噴射這個方面卻是絕對的超強存在.不為別的,就因為他有三個腦袋.

小三有三個腦袋,因而肺活量就要比一般的巨龍要大很多.三個腦袋帶來的巨大肺活量就意味著龍炎噴射的時候可以吸入更多的氣體,也可以用更大的力量將這些氣體全都給噴出去.這樣做的好處顯而易見,那就是直接提升了龍炎噴射的續航時間和噴射力量.

就因為這個特點,所以當小三開始使用龍炎噴射的時候鐵臂鋼熊立刻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手里的那面盾牌上傳來的巨大力量愣是推著他不斷的往後滑行,跟本就沒有辦法停下來,不管他多麼用力的去抵抗都沒有用.

本來如果只是被推著向後跑也就算了,更要命的是就在鐵臂鋼熊不斷的向後滑行的過程中,他突然發現一個巨大的腦袋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上.這一發現可不得了,直接將鐵臂鋼熊嚇得一佛出世二佛**,因為如果有個龍頭在自己腦袋上面的話,那就意味著對方一旦開始噴射龍炎,眼前的這個盾牌將起不到任何作用,畢竟方向不對,怎麼可能產生抵抗效果?

怕什麼來什麼,就在鐵臂鋼熊驚慌失措的時候,他突然就感覺到手里一輕,緊跟著頭頂那個龍頭的嘴巴就張了開來,然後就是一大團的龍炎從天而降.還好,不知道是急中生智還是本能爆發,反正鐵臂鋼熊在最後的時刻突然福至心靈,一瞬間就將盾牌舉了起來頂在了腦袋上,結果上面的龍炎一瞬間就沖了下來,瞬間被盾牌擋住並分流向四面八方.

剛剛因為自己超水平發揮而得以了不到一秒的鐵臂鋼熊很快就陷入了更大的危機之中,因為他竟然看到了另外兩個龍頭出現在自己的左右兩側.

小三有三個腦袋,但是只有一個肺,也即是說他實際上可以讓一次龍炎噴射在三個腦袋之間隨意的切換,當然也可以只讓其中的一個或者兩個腦袋噴射,反正這都是可以隨意控制的.而現在小三就是使用了讀力的腦袋單獨噴射龍炎,可是卻將三個腦袋放在了三個不同的方向上,這樣他隨意切換噴射方向的時候鐵臂鋼熊可就慘了,稍微慢一步沒跟上的話就要面臨被直接噴射的後果了.

本來鐵臂鋼熊已經以為自己要完蛋了,哪知道就在這個時候小三的噴射居然已經結束了.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又堅持了一分多鍾,雖然小三的氣息比一般的龍要長一些,但也不是說可以無限噴射的.再說龍族噴射龍炎也不完全是看氣息的長短來決定的,自身儲備的燃料也是關鍵.巨龍噴射龍炎的時候其實就和毒蛇噴射毒液差不多,不同的是巨龍噴的量更大,時間也更長,而且是直接霧化之後噴射出去,不過因為龍炎是會燃燒的,單純將液體噴射出去的話難保不會燒到自己,所以巨龍們是一邊噴射燃料一邊向外吹氣,然後依靠自己強超的肺活量給噴射液加速,讓其快速的向前噴射,一方面提供了足夠的速度讓龍炎噴射距離更遠,威力更大,另一方面也起到了降溫作用,防止自己被自己的龍炎燒到.此外還有一個意義在于,噴射龍炎時吹氣可以加速空氣對流,就好像用嘴去吹燃燒的蚊香會讓火頭突然變旺一樣,這是一種變相的助燃方式.

小三這邊的龍炎噴射剛一結束幸運的第二次龍炎噴射立刻又接了上去,鐵臂鋼熊完全沒想到我這邊的巨龍居然可以短時間內連續噴兩次龍炎,因為據他所知龍炎噴射對巨龍也是一種巨大的負擔,正常情況下是不可以連續使用的.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幸運和瘟疫都是龍王,所以可以連續噴射三次以上的龍炎,此外因為凌的存在,所以依靠恢複魔法的話,我的所有巨龍都可以獲得三倍的噴射機會,也就是說幸運和瘟疫其實可以短時間內連續噴九次,而小三和水晶可以噴三次.當然,如果不惜代價的話,還可以讓小純使用大型回複類型的回複術,這樣的話,噴射次數可以再乘二.

雖然鐵臂鋼熊不知道我的巨龍能噴這麼多次,但幸運的二次噴射已經讓他感覺到了致命威脅,因為他剛剛發現手里的盾牌正在變紅.

金屬本身當然是不會變顏色的,除非是生鏽了,不過要讓金屬變紅其實也很簡單,只要將它燒熱就行了.當然,這個燒熱可不是說加熱到一百度就行了,而是要達到非常高的溫度才行.

鐵臂鋼熊的盾牌顯然不是一般貨色,本身有魔法防禦,加上材料也比較特殊,所以一般情況下要燒紅它是非常困難的.這也是多數神器都不好修理和改造的原因,因為它們太強悍了,要融化它們非常的困難.

這面盾牌在正常情況下當然是不會被燒紅的,可是連續被這麼多條龍連著噴,就算是神器級的盾牌也架不住啊.眼看著盾牌開始一點點的變紅,鐵臂鋼熊急的身上汗如雨下,可惜著急也沒用,龍炎的溫度既然已經讓盾牌開始發紅,那就說明其上的隔絕溫度的魔法陣已經到極限了.換句話說就是這塊盾牌快不行了.

果然,當幸運的噴射結束瘟疫再次接上的時候鐵臂鋼熊手里的盾牌已經變成了一片通紅,那樣子就好像是剛從鍛爐里出來的金屬毛胚一樣,溫度高的驚人.要不是鐵臂鋼熊手里的重手套也有隔熱作用,這種被燒紅的盾牌根本他根本就別指望能繼續扛在身上,因為這東西的溫度已經比做鐵板燒的鐵板還要高好幾倍了,這種溫度隨便放塊肉上去立馬就得變黑炭,這要是用手去摸得話……反正絕不會比碳烤豬蹄好多少.

就在瘟疫的噴射再次接近尾聲的時候,鐵臂鋼熊突然肝膽欲裂的發現被舉在面前的盾牌邊緣居然正在往下移動,這分明是盾牌開始融化的跡象.而且,這種融化一旦開始就意味著魔法陣失去了固定形態,必然會失去防禦能力,而如果是單靠盾牌上的材料自身的特姓,在這種溫度下絕對是會化得非常快的.

果然,就在幾秒之後,這個盾牌上突然傳來了一聲碎裂聲,隨後整個盾牌突然就開始加速融化.盾牌的邊緣就好像變成了糖稀一樣瞬間就從邊緣部分癱軟下來,嚇得鐵臂鋼熊趕緊扔了盾牌向後躲閃,可惜盾牌融化產生的金屬溶液雖然沒弄到他身上,但是因為失去了盾牌的阻擋,龍炎卻是將他噴了個正著.

"啊燙……"沒有盾牌的阻擋鐵臂鋼熊立刻就開始慘叫了起來,但這不能讓我們停止攻擊,本來就已經被炙烤了一定時間的鎧甲其實已經快到極限了,沒有了盾牌的阻擋鎧甲就成了第一道防禦,結果就是這個鎧甲立刻開始升溫,眨眼之間就開始變紅,速度快的鐵臂鋼熊連跑都沒來及.所幸他比較走運,瘟疫的龍炎這個時候剛好結束,而小三本打算接上去,結果被我直接抬手制止了.

龍炎噴射畢竟是大招,能不用最好還是不要用.這個家伙現在已經到了極限,我也就不用那麼浪費了.直接從夜影身上下來,收起這些魔寵然後走到全身通紅在地上哀嚎不止的鐵臂鋼熊身邊,然後直接抬手將永琠疻雂う疑@劍對准他的後勁一劍穿了進去.

已經處于融化邊緣的鎧甲早就失去了無敵一般的防禦,在永琲熄W強攻擊力之下鐵臂鋼熊的脊椎和後腦被直接破壞,慘叫聲像被人按了暫停一樣瞬間消失.

"靠,防禦力居然這兒高."搞定了這個鐵臂鋼熊之後我才有空看了星瞳讀出來的屬姓,這個家伙的防禦力一欄顯示的數據居然是我的一點五倍.不要以為這個數值不多.一點五倍雖然看著不大,但這可是我的一點五倍.我的防禦力是什麼水平大家都知道,被戰列艦主炮正面擊中也不過是皮外傷而已.這家伙的防禦力居然是我的一點五倍,這簡直就是城牆啊!這麼高的防禦難怪一般玩家拿他沒轍,除了槍神那種專業破防的,一般人還真是只能望而卻步了.就連我這種攻擊力超高的玩家還不是照樣要先把他的鎧甲烤紅了才能下手嗎?你說一般玩家能把他怎麼樣?

不過,說起來,克利斯締娜如果在這里,對付這家伙倒是正好對路.克利斯締娜的彩虹噴射是依靠強制扣血來產生殺傷力的,因此對手的防禦力具體有多少其實對她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克利斯締娜需要關注的僅僅是對方的血量而已.當然,鐵臂鋼熊的血量也不低,相反還非常的高,但考慮到克利斯締娜的傷害輸出,這點血量也就頂多能比我多撐個幾分鍾而已,遲早還是會被轟成渣渣.

干掉了鐵臂鋼熊之後我就轉身打算去結果了那個已經半殘的七夜回魂,結果剛才玩的太興奮,一回頭差點沒吐出來."嘔……"感覺到翻動的胃液我趕緊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容易才壓下了差點就噴出來的午飯,再次重新觀察眼前的情況時我已經稍稍適應了眼前的情況.

我之所以會有嘔吐的感覺不是因為我受傷造成腦震蕩,而是因為看到了一個比較惡心的場面.當然,因為從小就在龍緣基地的生物試驗室玩耍,所以我對這種惡心的殘肢什麼的抵抗力還是蠻不錯的,可惜眼前這個情況稍微有點超出我的承受底線了.因為,我看到了那個七夜回魂正在——吃人.

話說如果只是簡單的"吃"而已,我其實也不會有這麼大反應,關鍵是這家伙的吃相太惡心.你說你直接啃了也就得了,非要撕得稀巴爛不說還專門找那種顏色古怪的內髒啃.我這人天生對肥膩的東西有厭惡感,這家伙卻抱著熱乎乎的腸子和某不明器官啃得一身是勁,還搞得周圍各中液體灑了一地,那氣味配合這個畫面實在是讓我接受不能.

"那什麼……就算你打算臨死之前吃頓斷頭飯也沒必要拿這家伙開葷吧?"我指了指地上的那個木乃伊玩家的尸體,當然此時能看到完整結構的也就一個腦袋而已了.

地上的七夜回魂仿佛未聽到我的話一樣,猛吃了幾口吞掉手里的惡心東西,然後回過頭來一臉血汙的看著我,不過就在我以為這家伙已經變身生化僵尸,下一秒就會直接撲上來的時候,這個家伙的目光居然越過我直接朝那邊的鐵臂鋼熊看了過去.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到那邊已經半熟的鐵臂鋼熊之後忍不住叫道:"你不會連那家伙也打算啃了吧?話說就算打不過我你也不用轉職食尸鬼吧?"

就在我的話語中,七夜回魂居然真的就直接繞過我沖著那邊的鐵臂鋼熊尸體撲了過去,之後也不管燙不燙,直接撕開那家伙的鎧甲就啃了起來.有了之前的畫面打底,這次我倒是沒有太多惡心的感覺,只是覺得七夜回魂的行為很奇怪.

游戲內的玩家是不可能真的瘋掉的,系統在這方面有保護,畢竟這是個游戲,要是有人玩到一半瘋掉了,那賠償問題可就大條了.至于說變異什麼的……貌似也不大可能的樣子.就算變異了**縱的人還是玩家,理智什麼的應該還有才對.可是這個家伙卻跑去啃尸體,這是正常玩家能干出來的事情嗎?就算系統幫你把味覺改一下,讓你啃尸體的時候能吃出烤雞的味道,可單就眼前這個畫面正常人也咽不下去吧?

不過……這種情況倒是有一種解釋可以解釋的通.

雖然正常情況下玩家們是不可能去啃尸體的,尤其是別的玩家的尸體.但是,如果是有特殊好處呢?比如說吃尸體增加攻擊力什麼的.只要系統給出強大的獎勵選項,然後這個玩家再稍微**一些,或者意志特別堅定,好像貝爺那種擰掉頭都能吃的類型,只要系統再稍微控制下味覺,不要讓尸體出現什麼奇葩的味道,我想還是有少部分人能干的出來的.至少我覺得如果說吃掉尸體就能戰勝我的話,大部分曰本玩家都能真的跑去啃尸體,不是說曰本玩家**多,而是因為他們太恨我了,只要能干掉我,就算讓他們吃大便我估計都有人肯干.

想通了之後我也不打算馬上動手了,因為我想看看這個七夜回魂吃完尸體之後是不是真的能變得很強.要是真的可以的話,那以後就要注意了,萬一這個技能可以推廣的話,那我們以後打仗就要注意毀滅尸體了,不然對方的敵人仗打到一半全都啃了尸體變身超人,一會就該我們倒黴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四十九章 拆了繃帶你也是怪物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五十一章 食尸鬼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