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六十二章 空母墜落  
   
第四百六十二章 空母墜落

既然知道那幫子**玩家正在組裝的是什麼,我當然不可能讓他們完成那個東西。直接指揮飛鳥朝著他們所在的位置直沖而去,在即將臨空之前飛鳥身上的空氣刹車突然同時展開,感覺就好像是撞上了阻攔網一樣,飛鳥的速度猛然一頓,緊接著速度感恢複,但與此同時飛鳥的兩個噴射推進器同事向前噴出了兩個扭曲的空氣團。

因為飛鳥的空氣刹車會產生巨大的噪音,所以下面的俄羅斯玩家早就注意到了我們的到來。各種遠程技能直接就全部招呼了上來,只可惜飛鳥的音壓炸彈已經提前釋放,對方的攻擊直接提前引爆了音壓炸彈,結果就是對方的攻擊直接在他們自己的頭頂上爆了開來,巨大的沖擊波非但沒有影響到我的前進路線,反倒是逼得他們不得不暫時遮擋住自己的頭臉避免受傷,而就在他們剛剛將手臂從臉上拿開的時候,卻正好看到從尚未完全散開的火焰中沖了出來,帶著巨大的沖擊力猛然砸在地面上,直接將兩名俄羅斯玩家踩翻在地,同事我的翅膀因為減速而帶下來的巨大風壓也將附近的七八個人全部吹翻。

我這邊才剛剛落地都還沒來及攻擊,鬼手信長找來的這幫援兵就已經被放翻了十幾個,剩下的人因為巨大的風壓不得不再次用手擋住眼睛,可是等他們把手拿開的時候我卻是已經沖到了那邊的那個正在組裝的機器旁邊抬腳踢了上去。

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一個擺在地面上尚未來及組裝上去的設備零件就被我一腳踢飛,起碼半噸重的零件好像個皮球一樣斜飛了出去,順帶砸翻了一個對方玩家。

正在組裝設備的幾個玩家一看到這個情況當時就是一愣,但我可沒管他們什麼想法,根本不做任何停頓,手上刃爪彈出,對著一個看起來很關鍵的設備就是一拳。鋒利的刃爪瞬間刺穿設備的外殼深入內部,我甚至感覺到了內部有小規模爆炸發生,而隨著我的刃爪抽出,居然還帶出了一截不知道什麼線路。

直到我將手從這個設備上抽出來周圍的曰本玩家才反應過來開始撲上來想要救援,但可惜這個設備已經被損壞了一個主要部件外加缺少了一個不知道做什麼的部件,以我對魔法裝備的了解來看,損失了兩個部件的設備多半是沒法再用了。當然,在沒有確定這東西一定報廢了之前我是不會就此離開的。

看著沖上來的曰本玩家我根本沒去搭理他們,抬手抓起旁邊的一個正在組裝的設備,一下將其砸向了沖上來的曰本玩家,對面的曰本玩家想躲,可是突然想起來這個東西很重要,于是臨時硬生生的刹住身形飛身去救,可惜我的力量太大了。那家伙雖然摸到了那個設備零件,但根本無法阻止那東西繼續前進,結果就是連人帶東西一起砸在地面上發出了好大一聲響,雖然沒看出來設備零件外部有什麼損壞,但這麼大的動靜估計內部結構多少會有點影響。

連續破壞了三個設備之後那些俄羅斯玩家也反應了過來紛紛沖了上來想要阻止我的破壞行動,但是我直接一招手就是大片的死神衛隊沖了出來和對方糾纏在一起。盡管對方的人對付死神近衛可以一個打三個還占著上風,但問題是我這邊的死神近衛和他們的人數對比可不只是一比三那麼簡單的。我這里的死神近衛數量可是過萬,他們那邊才幾十個人而已,就算我們這邊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他們了。

死神近衛擋住了外面的那些玩家,我就專心開始破壞設備。在永畯惚e一切物品都是豆腐渣,隨便幾劍下去這些東西就全成了碎片。搞定了這邊的這些破爛之後我又走向了那邊的那個假的超級武器核心。雖然我現在其實更想先把那個通迅終端弄到手,但因為我們布的局就是這樣,為了更逼真一點,我就必須要先去拿那個假的核心,畢竟在鬼手信長方的人員理解中這個東西才是最重要的,而我如果先去拿那個通訊終端,這里面就可能被有心人發現一些端倪,所以做戲做全套,我現在必須先去回收那個假冒的核心。

那個被我們臨時趕制出來的核心其實體積並不小,我走過去之後並未直接將這個東西收起來,而是抬手按在了這個東西的一個特殊位置按了一下,緊跟著那個核心的外殼就自動打開了一個窗口。這東西是我們當初設計的一部分,目的就是為了讓這個東西更加的逼真,不過這是備用方案,當初也不知道用不用得上,沒想到現在倒是真的用上了。

在這個小窗口打開之後我就將一只手伸了進去,然後摸到一個四四方方的東西。捏住這個東西用力往外一拽,直接從窗口中拽出了一個長條形的物品。這個物品的結構看起來有點像集成電路板,但不同的是集成電路是平的,而這個東西卻是立體的,它的四個面上全都插滿了密密麻麻的結構組件,而且其上還有一塊相當大的紅魔晶石鑲嵌在上面。我剛剛握住的位置其實就是個控制器,另外還帶有把手的功能。要是不抓住這個東西就根本拽不出來。

在我將這個大約一尺半長的立體電路板拽出來之後周圍的鬼手信長方面的人員立刻就瘋狂了。他們看到我拽出來的這個東西就知道這肯定是核心中的核心,屬于那種絕對重要無比的東西。畢竟我身為冰霜玫瑰盟的會長,又是世界戰力榜第一,本身的事物肯定特別的繁忙,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居然會專程跑過來回收這個核心,可見這個東西絕對不是一般物品,否則肯定用不到我專程跑一趟這麼誇張。

那些鬼手信長的人雖然看到這個玩意非常的激動,但在激動也沒用,沖不過來就是沖不過來,我的死神近衛可是非常多的,他們雖然已經干掉了不少死神近衛,但可惜,我這邊的死神近衛就好像根本殺不完一樣一波接一波的出現,他們雖然奮力在沖殺,可是效果就真的是只能說幾乎為零了。

蔑視的看了一眼那些正在往前沖的玩家,我直接將那個核心提在手里走向了另外一邊的那個通訊器。看到我的這個動作周圍的曰本玩家和俄羅斯玩家立刻更加的激動了,可惜他們除了激動也沒有別的進展,根本就干擾不了我的行動。

徑直走到那邊的通訊器旁邊之後我故意裝模作樣的圍著這個東西轉了兩圈,然後在這個東西周圍檢查了一下,還拿出了一個水晶管看了看。實際上我非常清楚這個通訊器的大致結構,甚至于我還知道這東西的大部分零件的工作原理與組裝位置,但問題是這東西是鬼手信長他們從松本正賀手里搶走的。所以,我現在不能上來就表現出非常熟悉的樣子,不然就會露陷。我能做的就是先假裝研究一下,至于之後是拆解帶走還是破壞,那都是研究之後的事情了。

為了演的像,我還將凌也給召喚了出來幫我一起研究起了這個設備,因為外面的論壇上都有介紹,大部分玩家都知道凌在我的魔寵中是相當于第二指揮官和智囊的存在,而且那些論壇上的玩家還通過調查凌的身世信息解析出了凌的大部分能力。

其實這也變相的證明了《零》這個游戲中的背景故事設置的非常嚴謹,畢竟別的玩家可以在不解除凌這個存在的前提下直接通過一些其他渠道獲得的凌以前的經曆之類的信息就總結推論出凌的能力,這本身就是一種背景信息的統合,如果和其他游戲一樣只設置簡單的背景信息,凌的那些屬姓什麼的其他玩家肯定是沒法從被的途徑獲得的。

正因為大家都知道凌是一個博學的女神,所以我讓凌出來幫我一起研究這個通信器才比較讓人信服。

我們倆圍著這個東西看了幾秒之後就假裝交流的樣子邊說邊開始擺弄拆解那個設備,實際上我們卻是在趁機移動這個通訊器內部的幾個重要零件,現在即便鬼手信長能直接帶走這個設備,他能研究出我們通訊器信息的可能姓也是微乎其微了,因為我剛剛的拆解過程其實已經撥亂了這個設備的通迅協調系統,這就好像對一台電腦的硬盤做了物理破壞,你就算有本事恢複數據,也絕對拿不到完整信息了。

我們這邊正在假裝拆解研究這個東西的大概用途,忽然就看到外面的人群一陣混亂,然後就是一道白光閃過,我的死神近衛和那些圍在周圍的鬼手信長的援兵一下子全都給炸飛了出去。本來處于包圍圈中的我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戰場之上,外圍堵的水泄不通的人群一下就被打穿了一個缺口。

這邊爆炸才剛剛結束,缺口處立刻就沖進來兩個人,只是這倆人還沒到我面前就互相發射了一次能量攻擊,然後就看到其中一個家伙直接向外飛了出去,而另外一個人則是連滾帶爬的沖到了我的附近。

當這個人進入到我附近之後我才發現這個摔進來的家伙居然是鬼手信長,至于那個飛出去的……貌似是松本正賀。

剛跑進來的鬼手信長也是栽了個大跟頭,一下從地上蹦起來之後他直接就變成了個我大眼瞪小眼的狀態。我們倆都愣了一下,然後突然一起反應了過來。我直接就一腳踢開了身邊的通訊器零件跳到了鬼手信長面前,而鬼手信長也是伸手去摸腰間的佩刀。

准備拔刀的鬼手信長一摸腰間結果摸了個空,驚愕的低頭看了一眼之後連忙回頭,結果發現自己的刀居然躺在剛剛和松本正賀發生戰斗的那個地方,顯然是剛才的戰斗中被打掉了。不過這種時候也來不及撿了,他干脆就地一個翻滾和我換了個位置,直接跑到了通訊器旁邊。從地上再次爬起來的鬼手信長一看凌就在旁邊,立刻就伸手想要去抓住凌當人質。

雖然用魔寵當人質這種事情比較不靠譜,但目前外面的論壇上都是公認的凌在我的魔寵之中應該是個非常特殊的存在,加上凌本身就是法師,近戰應該比較弱,所以鬼手信長就想要先控制住凌,就算不能威脅我,起碼可以減少我的戰斗力。不過……

鬼手信長確實是成功的一把抓住了凌的手腕,但是之後的事情卻突然拐了個彎,和他之前計劃的完全就是兩個結果。

被突然抓住手腕的凌非但沒有掙紮,反倒是將另外一只手也放了上去,一把握住鬼手信長的手腕將他的手給按在了自己的手上,接著在鬼手信長驚訝的目光中凌直接轉身來了個過肩摔,一下將鬼手信長掄了起來猛然砸在了對面的地面上。伴隨著轟的一聲響,鬼手信長整個人都懵掉了。不過這還沒完,剛被甩了一下的鬼手信長還沒明白過來咋回事就突然感覺腰帶被人抓住了,接著整個人再次騰空,在空中翻轉了七百二十度之後平平的再次摔在地面上,再然後就是連續的兩次踩踏攻擊接一個肘擊,最後不知道怎麼的就又飛了起來。

完全被打的不知道東南西北的鬼手信長直到自己被剛剛趕到的同伴救下的時候還感覺自己一腦袋漿糊的感覺,原本以為只是抓個俘虜而已,誰知道居然抓到個人形暴龍。這一通打,要不是有神族之軀保護,估計半條命都沒了。

事實上鬼手信長這是典型的沒有做好功課的結果。其實凌的近戰能力非但不弱,反而是非常的強,這一點也不是什麼秘密,很多論壇上都有寫,只是很多人都不太相信而已。

那些論壇上之所以有關于凌的近戰能力很強的猜測,也是基于對凌的身世的調查。根據歐洲黑暗神殿的一份曆史記錄,世界各地的黑暗神殿都是歐洲黑暗神殿的分支機構,之後才發生了讀力各自分出去的。而作為黑暗女神,本身必然是黑暗神殿的高級單位,而黑暗神殿的那些高級單位都是些什麼人呢?黑暗神殿能有什麼人?亡靈、惡魔、墮天使,無非也就是這些黑暗系生物。

進過一番調查,最後有無聊的玩家查出來凌的身份應該是惡魔,而且是惡魔這個大系別之中的一個非常強力的分支——惡魔領主。

在《零》的游戲設定中惡魔領主並不是惡魔的高級形態,而是惡魔分類中的一個特別分類,這個分類指的是一種特殊的惡魔種類。這個種類的惡魔天生就具備高等天使一樣的戰斗力,而這還只是天生的能力,後期如果他們在經過一番學習和訓練,戰斗力還能直線飆射。

凌雖然明顯是走了法系能力的方向,但就像資料中說的一樣。惡魔領主一出生就帶有高等天使一般的戰斗力,而這個戰斗力指的不是法系攻擊能力,而是肉搏能力。

作為惡魔領主,凌本身的身體素質就已經很嚇人了,何況她還達到了女神這個級別,也就是說她的能力已經達到了惡魔的巔峰狀態。這樣的惡魔即便是不用法術,單就身體素質就已經可以完爆很多生物了。

鬼手信長雖然是近戰系,可惜他還是太低估凌作為惡魔的肉搏能力了。結果就是因為輕敵,這個笨蛋直接就被凌逮到機會一通胖揍,要不是複活回來的鐵臂鋼熊、七夜回魂以及那個木乃伊來的及時,他估計直接就被凌給KO了。

“剛剛……剛剛怎麼回事啊?”被救下來的鬼手信長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看著救他的鐵臂鋼熊問道。

鐵臂鋼熊扶著他說道:“你被那個女人給打了,就好像沙包一樣!”

鬼手信長聽完之後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突然反應過來:“該死,我忘記那個女人是大惡魔來著了!”

“喂,你現在還能戰斗嗎?”七夜回魂問道。

鬼手信長感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道:“還好,雖然損血不少,但都是皮外傷,吃點藥很快就能恢複戰斗力。”

“那還算不錯!”七夜回魂點點頭,然後看著那邊的情況說道:“我們現在的人員數量不多,三方又發生混戰,我們還要不要搶奪那個東西?”

“都打成這樣了,不要的話之前不是白做了?”鬼手信長說完之後又看了下戰場情況,結果發現我正在和松本正賀對戰,而他們這邊的其他人多半是在和八月熏她們戰斗,而剩下的鬼手信長的人則是在和我的召喚生物戰斗。反正三方混戰打的是不可開交。

事實上我也不想和松本正賀戰斗,畢竟我們是自己人,就想著趕緊把東西弄回去就安全了。可惜鬼手信長和那麼多曰本以及俄羅斯、韓國的玩家就在附近,我們根本沒辦法聯手,所以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先裝裝樣子,暫時騙過那些人再說。

鬼手信長這邊其實也是糾結的很,一方面他希望我和松本正賀對戰消耗雙方的實力,畢竟兩邊對他來說都是敵人,哪邊倒黴他都開心。可是,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我們倆對戰,因為這樣的話就意味著通訊器和我剛取出來的那個核心有可能被我或者是松本正賀拿走,所以現在鬼手信長也是糾結的很,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在這種時候參加戰斗。

我們這邊三方混戰正打的熱鬧,我突然一下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能量波動在離我們很遠的地方出現,而和我對戰的松本正賀也是第一時間和我拉開距離望向了那個能量波動傳來的方向。

這個能量波動距離我們非常遠,至少可以肯定在十幾公里之外,但是這麼遠都可以感覺到如此強的能量波動,可見這個能量波動有多麼的強大,而且這個能量波動目前正在不斷的增加中,好像隨時都會爆發的感覺。

“誰在這麼遠的地方准備大招?”凌站在地上皺眉問道。

事實上我和松本正賀也是一樣的疑惑,因為這麼遠的距離玩家的技能基本都無法干擾到這邊的戰場,也就是說那邊的那個能量波動很可能不是針對我們的,畢竟距離太遠了,一般技能是肯定夠不到我們這邊的。

不過,就在我們做出了那只是別的地方出現了另外一個戰場的推測之後,我們突然就感覺到那邊的能量波動猛然一跳,然後就看到很遠的地方出現了一條淡紫色的亮線,這條亮線速度很快,眨眼之間就從天邊飛來,然後在我們驚愕的目光中正中冰霜玫瑰號的側舷。

就在那道光束命中了冰霜玫瑰號的側舷的同時,冰霜玫瑰號周圍猛然亮起了一圈金色的光罩,然後就是一陣劇烈的閃光和雷鳴一般的爆炸聲。冰霜玫瑰號那麼大的身軀竟然在空中被光束推著橫移了幾十米,而其外殼上的光罩也是一陣閃爍不定。在光束連續照射了大約七八秒之後,光罩之上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紋,接著裂紋開始向周圍擴散增加,我們都可以確切的看到光罩上的裂紋迅速的布滿了整個光罩。

隨著裂紋的擴散,光罩閃爍的頻率也開始變得不穩定起來,而那邊的光束居然還沒有要結束的意思。光束的持續照射一直持續到第三十秒的時候突然我們都聽到了一聲仿佛是玻璃碎裂一般的聲響,而空中也是爆開了無數金色的光粒。那包裹著冰霜玫瑰號外圍的光罩竟然整個崩潰了。四散飛濺的碎片在空中崩解成無數金色的光粒飄落地面,而那光束則是在失去了光罩的阻擋之後直接射向冰霜玫瑰號的本體。

轟……伴隨著一種不同于之前的爆響聲,光束直接命中艦體側面,但是起先並未直接擊穿,而是在冰霜玫瑰號的側舷之上不斷的撞擊並激發出了大量的火焰,但是這個過程僅僅維持了七八秒就出現了變化。戰艦側面的裝甲板終于還是沒能抵抗住這種強力攻擊的侵蝕,最終在堅持了十秒之後徹底失去防禦能力被直接貫穿,巨大的爆炸聲伴隨著火焰從擊穿的孔洞中噴湧而出,冰霜玫瑰號發出了一陣仿佛哀嚎一般的金屬扭曲聲並開始向下墜落。不過,那光束也恰好在這個時候達到了極限,開始逐漸變細,並最終在兩三秒之後徹底消失。

雖然光束已經徹底消失,但是冰霜玫瑰號側舷正中位置的那個大洞卻是已經沒法堵上了,滾滾濃煙伴隨著火焰從那個大洞之中噴湧而出,而冰霜玫瑰號依然是在緩慢下墜。不過不幸中的萬幸,雖然冰霜玫瑰號正在墜落,但明顯還有動力,因為它不是直接從天上砸下來的,而是一邊向著左前方移動一邊做著勻速下滑,明顯動力系統還在抵抗著地心引力的作用,不然這麼大的一艘飛船直接失去動力,要不到五秒就會摔得粉碎。

下落中的冰霜玫瑰號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拖著滾滾濃煙劃過戰場上空,然後一頭砸在了地面上。巨大的船身轟然落地搞得整個地面都好像發生地震一樣劇烈的顫抖了起來。飛船的船頭砸入地面之後就好像一輛巨大的推土機一路推著地面上的泥土向前滑行,最終巨大的船身硬是在地面上犁出了一道七八百米長的大溝之後才一頭撞上一座小山,在將山頭整個推平之後才算是徹底停了下來。

看著墜落地面的冰霜玫瑰號,我們這邊的所有人幾乎都是目眦欲裂,而松本正賀和八月熏他們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畫面不知所措。

現在的情況可以說已經是無比的糟糕了。繼續演戲回收通訊器已經毫無意義,當務之急是救援冰霜玫瑰號,這個大家伙上面的技術含量可是比那個通訊器不知道要貴重多少倍了。

“八月熏、櫻雨神雛、熾火龍姬,快走!”松本正賀果斷的喊了一聲,然後一邊通知其他追隨他的人員撤離一邊跑路。

雖然不知道松本正賀到底為什麼在這種時候跑路,但是松本正賀畢竟是首領,跟著他來的那些曰本玩家在聽到松本正賀的命令後立刻轉身就跑脫離了戰斗,而我這邊的人因為冰霜玫瑰號的墜落而全都愣在了那里,所以也沒有人阻止松本正賀他們的離開。

沒有任何阻礙的松本正賀以及他帶來的人迅速的離開了戰場,而鬼手信長他們的人則是成了現場唯一剩下的人員,只是……他們現在也意識到了可能要糟糕了。

之前只是在爭奪那個通訊器,而在鬼手信長他們的理解中我是不知道這個東西的用途的,因此我們這邊只有我帶著一艘飛船來了。但是,誰都知道我們行會的飛船是非常重要的資源,而且冰霜玫瑰號的外形如此的張揚,擺明了就是在宣誓她的特殊。這樣一艘飛船現在居然在曰本墜落地面,你說我們行會會有什麼反應?顯然不可能只有我一個人在這邊戰斗了,因為一艘飛船代表的東西可是太多了。

事實上雖然松本正賀沒有解釋什麼轉身就跑,但是其實很多跟著他離開的曰本玩家都已經想到了松本正賀的意圖,因此他們也沒有什麼違抗或者怪罪松本正賀的意思。當然,其實松本正賀離開真正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那些曰本玩家所想的那樣。他們以為松本正賀是預測到了我們行會之後的瘋狂報複,不想做無謂的犧牲,所以才會讓他們撤離。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松本正賀其實就是我們的人,所以我當然不可能報複松本正賀他們。松本正賀之所以要走,其實是有兩個原因。

第一,冰霜玫瑰號墜落地面,我肯定要保護冰霜玫瑰號不受入侵,甚至是修複它離開。因為這個原因,我肯定就沒辦法繼續在這邊和他們糾纏演戲,所以松本正賀干脆的直接離開,這樣就可以讓事情明朗化,方便我做出之後的行動。

第二,松本正賀想要搞清楚剛才的光束是怎麼回事。

冰霜玫瑰號墜落地面,行會那邊的增援過來肯定需要時間,所以我現在肯定是做不掉的,必然是要在這邊守護冰霜玫瑰號。但是,剛才的那道光束能夠擊穿冰霜玫瑰號的防護罩,甚至還能將其擊落,這個威力以及射程都太嚇人了。放任這樣一種武器的存在,我們卻對其毫無所知,這實在是太危險了一點。所以,松本正賀離開的第二個目的就是去看看那個攻擊到底是怎麼來的,到底是玩家的技能還是什麼大型設備,或者是某種強力NPC的干預,反正就是要搞清楚那個東西的來源。

可以說松本正賀的這個決定非常的正確也非常的及時,而且因為他做這兩件事情都有合理解釋,所以這其中並不會暴露我們之間的關系。

松本正賀一走我就知道他的意圖了,所以我也就沒有多糾結。雖然冰霜玫瑰號的墜落讓我非常吃驚,但是這種情況下也不是吃驚的時候。現在首要任務就是要保護那邊的冰霜玫瑰號不受到鬼手信長那幫人的入侵,一個通訊器還只是小損失,要是冰霜玫瑰號上面的技術被搶奪,那才真是巨大的損失呢。當然了,鬼手信長他們要想入侵冰霜玫瑰號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雖然冰霜玫瑰號現在已經墜落地面了,但是那上面的武器系統貌似都還能工作,因為它直到現在還在不斷的射擊附近的曰本玩家,所以說,冰霜玫瑰號目前只是

不能動了而已,並不是真的失去戰斗力了。

“凌。”我回頭喊了一聲然後直接升空飛向了冰霜玫瑰號,而凌則是心領神會的轉身一個大型爆破法術直接將地面上已經被拆成零件的通訊器轟成了滿地碎片,而且在攻擊前她已經將其中的幾根擀面找一樣的水晶柱給取了下來。

實際上這種通迅交換樞紐之中真正值錢的東西也就是凌拆下來的那幾個水晶柱而已,這個東西因為只有在深海的海底才有出產,所以產量很低,開采難度也比較高。而除了這個東西之外,剩下的材料只是普通水晶而已,雖然也不能說便宜,但對我們行會來說也不算是什麼大事。之前有那個時間,我們就想著完整的拿回來,可是現在這個情況我哪還有空管那些?拿到最重要的東西之後,剩下的部分直接轟掉了事。

炸掉了通訊終端之後凌又順手拿起了地上的偽裝核心,然後抱著直接飛了起來追著我向冰霜玫瑰號那邊飛了過去。

鬼手信長他們那邊在看到冰霜玫瑰號墜落之後也是愣了好一會,但是他們臉上的表情不是驚訝,而是一種相當古怪的表情。顯然,鬼手信長對于擊落冰霜玫瑰號的那道光束是知道一些什麼的,只是他的表情說明冰霜玫瑰號被擊落應該是和他們之前的計劃稍微有些不一樣。

雖然感覺到這個事情也很讓人頭疼,但冰霜玫瑰號墜落在這里畢竟是個機會,所以鬼手信長他們也沒有猶豫多久就明確了目標——攻入飛船搶奪技術。

鬼手信長這邊命令下達之後周圍鬼手信長的人都開始迅速的動了起來,而我們這邊的戰斗力也是迅速和他們形成了混戰,但是因為鬼手信長他們那邊有好幾個高級人員,而我這邊就只有我一個人,在被七夜回魂和鐵臂鋼熊聯手拖住之後我就有點顧及不到別的地方了。雖然我的魔寵也攔住了那個木乃伊和鬼手信長,但是對方還有幾個之前和松本正賀他們戰斗的高手存在。現在因為八月熏和松本正賀他們的離開,這些人反倒是沒有了對手,于是就開始沖擊冰霜玫瑰號,而我的魔寵們因為還要對付那些普通精銳玩家,所以再想攔截這幾個玩家就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多虧冰霜玫瑰號自身的防禦炮火相當給力,那些企圖入侵的玩家幾乎都被炮火狠狠的招呼了一頓,現在也只能在外面**尋找機會而已。

但是,我知道這不是長久之計,因為冰霜玫瑰號那邊的炮火畢竟不是用來對付單個玩家的。就好像現代戰爭中的方式一樣,炮火只是起到壓制和削弱對手的目的,最後清理有生力量還是需要槍支這種小威力戰斗武器。而游戲里也一樣,戰艦上的炮火只能是壓制,最後干掉這些玩家還是需要我們這邊的地面戰斗單位參與才行。可問題是我們這邊所有的地面單位都在戰斗,已經分不出力量去攔截那些人了。

雖然兩邊打的很熱鬧,但是我們雙方都知道,就憑現在的戰斗力我們其實分不出勝負來,決定勝負的還是援兵,現在就看我們雙方誰的援兵先到,勝利就將屬于誰。不過,目前還真是難說誰的援兵會先到。

我們行會的機動力較強,行動迅速,但是曰本人畢竟距離近,所以這個誰先到還真是不好說。

“該死,怎麼會搞成這樣啊!”我一邊在攻擊七夜回魂和鐵臂鋼熊一邊聯絡著冰霜玫瑰號那邊的通迅室。“報告你們那邊的情況,損失如何?飛船還能動嗎?”(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六十一章 攔截     下篇:第四百六十三章 巨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