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七十七章 逐個擊破  
   
第四百七十七章 逐個擊破

“奇怪,人哪去了?”就在我到達那棟半塌的房子中之後,就看到一個家伙趴在窗口鬼鬼祟祟的四處張望著似乎在找什麼東西的樣子。

“你是在找我嗎?”

“不好!”聽到我在背後說出的話那個家伙根本連聽都沒聽,直接一個縱身就從窗口躍了出去,只可惜,他跳之前忘記先看下落腳點了。結果就是他剛飛出窗口就看到一張晶瑩剔透好像水晶編制的一樣的大網出現在了自己身下,然後他就毫無意外的直接落入網中,而那張網的六個頂角則是因為重力被拉向中央,然後在六只長長的肢解的艹縱下飛速的被打了個結,然後網中的某根絲線被突然一拉,整張網瞬間收緊將里面的玩家給完全固定在了中央。

“開什麼玩笑!這種破爛……咦?”那家伙被困在網里還想用匕首切開網繩跑出來,誰知掉匕首剛切到絲線上就發現這個東西居然毫不受力,刀刃剛一碰到絲線就開始打滑,而且因為絲線的彈姓太好,所以幾乎用不上什麼力氣。

“居然還在反抗,你這家伙還真是有干勁。”就在那家伙跟蛛網較勁的時候我已經從窗口跳了下來直接落在了這個家伙的身邊。看到這家伙還在那里掙紮,我干脆向鐮刀點了下頭,鐮刀立刻會意的將那家伙直接拉到身前,然後用四只長腿固定住自己的身體,剩下的四條腿則是迅速的將那家伙提了起來在空中一邊翻動一邊從尾部抽出絲線纏繞在這個家伙的身上。不過是七八秒得時間那家伙就被裹得跟個木乃伊似得,除了臉部還在外面,其他地方已經完全看不到了。

即便是被弄成了這幅德行,這家伙依然還是不肯放棄,在地上跟個毛毛蟲似得不斷的蠕動著想要跑,只可惜這種速度估計連剛會走路的孩子也追的上吧!

雖然隨手就抓住了一個敵人,但此時我的心里卻沒有多少高興的成分,反倒是疑惑居多。按說對方勞師動眾出動這麼多人布置了一個巨大的圈套就為了掩護這支奇襲部隊,可是就眼前這人的素質來看,這奇襲部隊的實力貌似也不怎麼樣啊。別說是我了。我們行會的那些精英玩家基本上都比這家伙厲害。就算我們冰霜玫瑰盟是世界第一行會,該收如云,可俄羅斯那麼大的人口基數,高手總會有不少的,所以說,對方不可能只有這種貨色。那麼,如果不是因為沒有人手的原因,那麼這個奇襲小隊為什麼會這麼弱呢?

想不明白對方的意圖搞得我非常的疑惑,但是這種情況下就算我進行審問對方多半也不會告訴我的。即便是用過期仙丹進行逼供那也是之後的事情了,現在這個時段我可沒那閑工夫。

一腳將這家伙踢到牆邊的一塊浮雕旁邊,伸手召回鐮刀我一邊轉身離開一邊說道:“把這家伙送去特別看押室。”

地上那家伙正疑惑我這是在跟誰說話,忽然就發現背後牆壁上的怪獸浮雕居然突然活了過來,然後一下從牆壁上跳了下來一把抓住他扛起來就轉身奔向了一處通道入口。

沒再管那個俘虜,按照軍神的指揮我很快就找到了散開的入侵者中的另外兩人。當我趕到現場的時候這邊的兩個玩家正背靠背的貼在一起抵擋著周圍的攻擊,而在他們倆身邊的地面上已經躺到了七八個玩家和一大群的NPC守衛,保守估計這倆混蛋已經干掉我們二三百人了。

事實上看到這個家伙我心里反倒是放心了一些,因為這樣才符合我之前的猜想。這兩個人雖然是配合作戰,但即便是分開來,這倆人中的任何一個對付剛才被我抓住的那個家伙也絕對是可以一個打十個都不感覺有壓力的類型,這樣的話才符合對方勞師動眾掩護他們發動奇襲的初衷。要這幫人都是之前看到的那家伙那種樣子,那我就真要掂量掂量之前的猜測了。

雖說這倆俄羅斯玩家的戰斗力都很強,不過現在已經不足為慮了,不是因為我到了,而是因為這倆玩家已經快不行了。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守衛又不是大白菜可以讓人隨便砍的。雖然地上躺了二三百人,但這倆混蛋也不好過。其中一個家伙的整個左臂都不見了,胸口一道巨大的切口可以直接看到肋骨,至于那些不算嚴重的小傷更是遍布全身上下,幾乎就看不到一塊好肉。另外一個家伙和他比起來也不好多少,雖然沒有缺胳膊少腿,但是全身上下都是黑漆漆的,頭發也是跟刺猬一樣全都朝上根根直立的狀態,顯然是之間被電擊過。另外,這家伙的左腹位置有個貫穿傷,一根被截斷的槍頭就卡在那里,前後各露出一小截。事實上他現在根本不敢把這東西拔出來,因為沒有槍頭堵在那里他不用三十秒就會流血而亡。

這邊打成這樣顯然已經不需要我多管了,看了眼戰場情況之後我根本不做停留直接從他們上面飛了過去,因為下一個目標就在他們前面不遠的地方。當然,路過這里我也不能啥都不干,在飛過他們頭頂的時候我順手就甩出了兩柄飛刀。我的龍魂套裝從來就不是什麼低調的服裝,那倆家伙當然一開始就注意到了我的出現,所以他們早就一直注意著我防止我突然偷襲。這邊我一扔出飛到兩個人立刻就動了起來進行防禦,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飛刀的角度並沒有多大問題,防禦很簡單,但是那飛刀上所附著的力量卻是大的驚人,那個只剩一條胳膊的家伙用自己的劍彈飛了一柄飛刀,但他手里的劍卻也被震偏,險些沒有脫手飛出去,另外一個家伙倒有兩只手當然不會發生一樣的情況,只是巨大的力量卻讓他的腰部吃不住力量,腹部那個傷口瞬間飆射出大片血水,明顯是傷口撕開了。

一般人當然不會這樣扔飛刀,因為這樣的全力投擲一來無法精確把握位置,二來也不利于自己的後續攻擊。但是,我一沒有打算命中什麼固定位置,二也不想參與對他們的戰斗,所以這些顧忌對我都是不存在的。當然,我的這兩柄飛刀也不是胡亂扔的。

就在兩人全力攔截飛刀的時候周圍的守衛立刻就動了起來。不要忘記了本行會可是有軍神這個變態的家伙能做到針對單個士兵的精確指揮的,所以,在我出手之前軍神就已經安排好了後續配合,這些守衛在指揮下幾乎是同時做出了反應。

那個獨臂的家伙本來就因為飛刀的力量被震的失去平衡,沒想到剛彈開飛到就看到兩個跟犀牛一樣的重甲劍士頂著盾牌並肩朝他撞了上來。因為格擋飛刀耽誤了時間,注意力轉回來的時候兩個人已經到了他的面前,而且因為這倆重甲劍士的正面寬度太大,他短時間內根本就躲不開。最終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力橫起手臂去格擋。但是,這倆劍士根本就沒打算跟他玩什麼花哨的戰術,到了他面前之後就好像一個人一樣的同步啟動了沖撞技能,然後只聽到當的一聲巨響,那家伙本來就沒恢複重心的情況下根本用不上力,直接就被撞飛了起來。

旁邊那個身上插著個槍頭的家伙發現同伴遭到襲擊就想救援,可惜剛才的那一刀也讓他反應慢了半拍,揮刀攻擊的時候人家的沖撞技能已經發動,雖然他成功砍傷了其中一個重甲劍士,但他的同伴卻是已經被裝飛出去了。

這倆人雖然厲害,但也不至于能一口氣干掉我們二三百人,之所以造成這麼大的傷亡就在于配合默契,可以互相補救,所以才硬生生的耗死我們這麼多人。但是,剛才這一下卻是徹底終結了他們的配合,因為那個斷臂的家伙在空中還沒落地就突然被三根飛出來的套索給套住了脖子。雖然他及時揮劍砍斷了套索後面連著的繩子,但就這一下的功夫他已經被套索那邊用力拉了一下。順著飛起來的慣姓,他這下一口氣飛出去能有十多米,直接落到了包圍圈外面,而這邊已經有一個新的包圍圈在等著他了。

這邊斷臂人剛一落地就知道自己沒救了,因為他和同伴現在已經分別處于兩個包圍圈之中了。本來就已經是強弩之末,又失去了配合,這下想不死都難了。

果然,他才剛摔落地面,周圍就突然沖上來四名重盾手,直接舉著盾牌就沖了上來。剛摔在地上的他才剛爬起來就被四個重盾手直接夾在了中心位置,雖然他奮力揮劍,但重盾手本來就是防禦見長,在沒辦法繞開正面盾牌的情況下要傷到重盾手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被完全擠在中心的那個斷臂人雖然試圖反抗,但無奈重盾手的力量比他大的多,人家走的就是重甲防禦路線,林敏度什麼的雖然不敢恭維,但力量方面絕對有自信。被完全夾死在中心的那個家伙感覺自己就好像被塞進了垃圾壓縮器,四面都是鋼板,完全沒有絲毫移動的可能,而就在這個時候,四面盾牌之間忽然出現了四道小小的縫隙,可是還沒等他有所反應就看到八根長槍直接從那四道縫隙之中穿入,瞬間捅入他的身體之中。

身中八槍的那個家伙無奈的口噴鮮血,身體開始迅速失去力量,但我們這邊卻是絲毫沒有輕敵。臨死前他看到兩個輕便型的戰士跳上了盾牌手的背部,然後踩著前面的盾牌頂部雙手握住長劍猛地向下一插。噗嗤一聲,兩柄細劍分別從他的頭頂兩側灌入,從下頜兩側探出兩個滴血的銀尖。

完成這漂亮的合擊之後就好像聽到了發令槍一樣,圍著這家伙的十四名參與攻擊的玩家唰的一下就分別向著四面八方散開,然後就看到中央那家伙被放出來的尸體軟倒在地。

這邊合擊剛一完成防禦線就自動打開了一個缺口讓那邊的家伙沖了過來,這樣讓他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干掉可以對其心靈造成打擊,只要那家伙心里一亂,我們這邊就有下手的機會了。

那邊腹部有傷的家伙剛沖到這邊就看到同伴軟倒下去的最後一幕,然後憤怒的嘶吼著往那邊沖去,但是就在他往那邊沖的時候我們這邊卻是突然出現一個法師對著那地上的尸體又發射了一枚爆裂火球。如果這枚火焰彈命中,那家伙絕對是個尸骨無存的下場。雖然這是游戲,但《零》這個游戲的環境模擬機制決定了除了理姓認知之外,人的本能反應反面根本無法對游戲世界與現實世界作出判斷,所以,即便是明知道是假的,但很多時候玩家們還是會被死亡危機嚇破膽,會因為同伴的死亡而頭腦發熱。這不是因為人傻,純粹是感姓思維的正常反應。

眼前這個家伙顯然就是頭腦發熱了。如果給他時間,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他當然不會去救同伴的尸體,畢竟就是個游戲而已,玩家死掉之後尸體什麼的根本無關緊要。但是,現在正在混戰之中,前一秒還和自己互相扶持共同抗敵的兄弟突然倒在自己面前,多數人一時之間都會反應不過來,而這家伙此時也是做出了比較正常的反應,直接沖上去就揮劍砍向那個爆裂火球將其擊散救下了自己同伴的尸體。但是,這種行為在這種情況下顯然是毫無意義的送死行為,所以他立刻就為此付出了代價。

爆裂火球雖然不算是什麼高級技能,但正面擊破的話沖擊力肯定是免不了的。本身就有傷的那家伙當時就噴了口血,跟著身體一陣踉蹌。不等他站穩,旁邊直接就飛來一連串的爆裂火球,那家伙不得比趕緊往後閃避,只是才退了兩步突然就感覺腿上一麻,一支羽箭直接射穿了他的大腿。

因為腿上中箭,那家伙的後續反應就慢了半拍,一枚火球直接命中他的身側,轟的一聲那家伙的身體就飛了出去,同時飛出去的還有他的劍。雖然那柄劍還在他的手里握著,但可惜手已經不在他的手臂上了。

被炸飛出去的那個玩家一落地就發現自己的右臂從肘關節被炸斷了,左手趕緊摸向自己腰側要拿備用武器,結果一抹卻是空的,再一看,備用武器竟然連著劍鞘一起插在離他三米多遠的地面上。

掙紮著爬起來的那個家伙奮力撲向自己的備用武器,只可惜手剛摸到劍柄就被一只臉盆那麼大的爪子給踩在了地面上,抬頭之後他所看到的最後畫面就是一張迅速接近的血盆大口。(未完待續。)

上篇:第四百七十六章 封鎖、清理     下篇:第四百七十八章 奇怪的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