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八十二章 神族危機  
   
第四百八十二章 神族危機

就在幾個俄羅斯玩家都以為今天要栽在這里,而我們這邊也都認為今天的危機已經過去的時候,中央控制室的外圍的院牆卻是突然轟的一聲被直接轟開了一個大洞,然後就看到十幾個全身上下亮閃閃的家伙從外面走了進來。

新出現的人員一共有十七人之多,數量比這邊的俄羅斯玩家還要多一些,而且,和這邊的俄羅斯玩家比起來,這邊的這群人明顯一看就給人一種非常拉風的感覺。當然,這種感覺主要還是來源于這些人的裝備。這些新抵達的人員身上的裝備雖然樣式是各不相同,顏色也是五花八門,但不管是什麼顏色和樣式的服裝,最後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這些家伙的裝備全都使用了鏡面處理,以至于哪怕是黑色的部分看起來都是光閃閃的。

“還真是豪華組合啊!”看著突然出現的一大群人,那邊正在拼命的俄羅斯玩家中忽然有人感歎了一句,而隨著他的聲音,我們這邊的人也是突然反應了過來瞬間分成了兩個部分。其中一部分繼續開始攻擊中間這些俄羅斯玩家,而剩下的人則是立刻在被打開的院牆那里組成了一道新的防線。

“你們是什麼人?這里是冰霜玫瑰盟行會駐地,外人禁止入內,請馬上退出去。”擋在那些入侵者面前的一個守衛隊長冷聲對著前面的那群人說道。雖然明知道這些人八成就是里面那幫人的援軍,但這種時候還是能不增加額外的敵人就最好不要增加。

“你們其實明明知道我們是什麼人,何必還要多次一問?”沖進來的那群人中有個帶頭的家伙很直接的擺明了態度,然後對著後邊的人說道:“好了,別管那些雜魚,沖進里面就算完成任務了。”

“想進去你們得先過我這關。”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搞定了幾個俄羅斯玩家的拉達曼提斯忽然從守備隊中走了出來。不管怎麼說拉達曼提斯畢竟是個神族,而且還是曾經的冥界三巨頭之一,而奧林匹斯神族本身就是個戰斗神族,冥神系又是奧林匹斯神族中最能打的一支,作為冥界三巨頭之一的拉達曼提斯自然是超級能打的那種類型。即便是現在變成行會神族,實力下降了很多,但因為有充足的信仰之力支撐,所以最近他們這幫混亂與秩序神族的實力都已經恢複了不少回來,幾乎都快趕得上當初全盛時期的狀態了。也正因為如此,這幾個本就不能算是頂尖實力的玩家在他們面前還真是不夠看,三兩下就被全部擺平。

沒有了大門口的那幫俄羅斯玩家,這邊的守衛便將全部的注意力都移動到了這邊的敵人身上,而這邊的十七名剛剛出現的入侵者也是擺開了架勢准備和拉達曼提斯他們戰斗了。

“真沒想到,冰霜玫瑰盟的走狗居然也敢挑釁我們這些真正的神靈。”對方那群人中的首領看著站出來的拉達曼提斯說道。

拉達曼提斯本來就不是什麼脾氣特別好的存在,驟然聽到這樣的話當然就想要爆發,但是,還沒等他開口,反倒是外面突然傳來了一個威嚴的聲音。“沒人管的野孩子果然是不可能明白什麼叫做禮貌。連個神力核心都還沒有完全成型就敢出來到處招搖,居然還自稱什麼神靈?就你們也配稱神?”

隨著聲音的出現,就見中央控制室外圍的大門處走進來一大群人,為首的一個居然就是一身黑甲的哈迪斯,而跟在他身後的則是已經換上了戰甲的波塞冬。有這兩員大將到場,戰斗其實已經基本上不存在什麼懸念了。當然,所謂的不存在懸念意思是說這些人已經不可能沖進控制室之中了,至于會對艾辛格造成多大的破壞……這還真是不好說。

其實現在比起之前來說我是一點也沒覺得輕松,盡管已經從軍神那里知道了哈迪斯和波塞冬的到達,而且拉達曼提斯已經在現場了,但是我這邊也從機動天使的眼睛中看到了對面的敵人,而這些人我恰好還認識。

事實上剛沖進來的這十七個並不是玩家,而是神族,真正的神族,不是像混亂與秩序神族這樣的行會神族。眼前這些神族其實應該叫做西伯利亞神族,他們就是當初俄羅斯神族被滅之後填補真空區而形成的一支新興神族。相比之老牌神族,新興神族更富有有開拓精神,也敢于為了利益去冒險,但是,新興神族畢竟是新出現的神族,和那些老牌神族比起來他們缺乏底蘊,也沒有那種沉穩紮實的實干精神,骨子里更傾向于機會主義。

正因為沒有底蘊,所以不知者無畏。這幫家伙因為都是新興的神族,沒有老一輩神祗的存在,他們自然也就不清楚這天有多高,這地有多厚。于是呼,這些家伙竟然干出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跨國行動。

對我們這些玩家來說,跨國行動是一種非常簡單的事情,而且這也是受到系統鼓勵的行為,畢竟游戲內專門開啟了國戰系統,不但殺死別國玩家不加罪惡值,反而可以洗罪惡值,而且殺死別國的玩家獲得的經驗值往往比殺死自己國家的玩家要多好多倍,並且兩國的仇恨值越高,這個經驗值居然也會跟著提升。此外,除了有這些獎勵上的傾斜之外,系統還給予了各國玩家很多發動國戰的便利,比如說開啟國家通道,方便大家發生接觸戰,或者是設置一些互相沖突的任務,讓各個靠近的國家之間可以有理由互相開戰。這都是系統支持國戰的最好證明。

但是,以上的所有這些東西全都是針對玩家的。而對于神族之間的國家戰爭,系統給的意見則是完全相反。

所有神祗離開本國都會遭到系統的嚴厲懲罰,雖然各方神族都有自己的方式可以規避這種懲罰,但過程極端複雜,而且投入很大,還有一定的危險姓。如此諸多的限制,一般神族基本上都不可能離開本國范圍。再說,國家級的戰爭不可能就靠一兩個人去打,而就算某國神族將自己的成員送出了國境,那也只能送過去幾個人而已。這些人過去之後面對對方全國的神族,這個結果可想而知。

正因為這種情況,所以神祗們一般輕易都是不會出國的,不但麻煩,而且太不安全。要知道神祗們可都是NPC,他們是沒有辦法像我們一樣無限複活的。所以說,神祗們都是非常珍惜自己的小命的,不是真的有非出去不行的事情,一般神族都是絕對不會離開本國范圍的。

但是,雖然各國神族都不會輕易出國,可是眼前的這幫子西伯利亞神族卻是毫無顧忌的就直接出來了。對于這種情況我覺得總結起來也就三點原因。其一、因為沒有老牌神族成員,所以不知道系統懲罰是什麼樣的,以至于輕視了這個懲罰的力度。其二、因為是新興神族,突然得到力量的他們之前都是一些普通的高級NPC,驟然提升的實力讓這些家伙對自身的戰斗力有了一種瘋狂的自信,這種因為突然獲得力量而產生的張狂情緒讓他們變得非常的囂張,甚至可以說是完全無視了一切的存在。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些家伙因為是剛剛成為的新興神族,他們的神力核心其實還沒有完全凝結完成。這種半成品的神力核心帶來的結果就是他們已經具備了一定的神族力量屬姓,但同時有不完全受到系統規則的約束,一至于他們輕松的就跑到了中國的土地上。如果他們的神力核心徹底凝結完成,到時候別說他們敢不敢的問題,就算敢,他們也根本就過不來。系統會直接啟動規則之力將妄圖強行進入別國的神祗直接給轟殺。

正因為以上的這些原因,所以才造成了眼前的這一幕,導致這些家伙肆無忌憚的直接沖動了我們的城市中來。

雖然說這些家伙的行為相當的白癡,而且他們也必然將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說對我們還是相當不利。不為別的,就因為這個戰場在我們艾辛格。

戰爭這種事情有可能的話最好還是不要在自己國家的領土上發生,因為不管你最後是否獲得勝利,只要你的國家成為戰場,最後肯定是會造成巨大的破壞的。所以說,戰爭最好不要在自己國家的領土上進行,即便是進行也要盡量在無人區完成。

現在我們的這個戰場非但不是什麼無人區,反而是艾辛格的核心區域之一。雖然這附近沒有什麼大型能量設備,可問題是我們的水晶通訊與指揮系統的控制中樞全都集中在這里,而且附近還集中了不少行會建築。更要命的是這邊的交戰雙方都是神族。你能想象的到兩群神祗打起來之後會產生多麼巨大的破壞嗎?所以說,這些家伙在這里和我們行會的這些神族開戰,對我們冰霜玫瑰盟來說依然是非常提醒吊膽的事情。盡管我相信哈迪斯和波塞冬他們會對這個戰斗破壞進行一定的控制,可畢竟是戰斗中,他們也只能說是盡量小心不要去破壞城市,但敵人是不會考慮這些的,而波塞冬他們為了不傷害城市勢必會影響戰斗力的發揮,到時候把戰斗變成僵持狀態搞不好破壞反而會變得更嚴重。

著諸多因素彙聚起來,讓我覺得現在的艾辛格可以說是超級的不安全了。

“你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在我們西伯利亞神族面前大放厥詞?”對面的那幫西伯利亞神族之中的首領看到哈迪斯出現立刻大聲的呵斥了起來。這家伙是完全不認識哈迪斯的,雖然可能聽說過,但他們沒有見過面,也不認識哈迪斯是什麼樣子。

聽到對方囂張的話語拉達曼提斯立刻就要山前教訓一下對方,不過卻被哈迪斯伸手攔住了。相比之拉達曼提斯這個家伙,哈迪斯的腦子明顯要好很多。盡管判官這個工作也是要動腦子的,但那基本上只能算是簡單的動腦子,屬于熟練工種,多干一段時間只要不傻基本都能明白要怎麼干。不過,相比之下哈迪斯這個冥王的工作就要複雜多了,畢竟是冥神系的掌舵人,對于很多事情都要做出大方向上的預判,因此對思維能力的要求很高。

正因為需要經常接觸這些東西,所以哈迪斯明顯比拉達曼提斯要聰明得多。在對方挑釁之後不但沒有生氣,反倒是走到了拉達曼提斯前面將其擋了下來,然後開始慢條斯理的說道:“不要以為你不認識我就說明我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正想干,如果你知道我是誰,你就會發現,不認識我才說明你是個不入流的小家伙。”

“你……”

“你別激動。我的話絕不是誇張,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去打聽一下我哈迪斯的名聲。”

“你就是冥王哈迪斯?”對面的那個西伯利亞神族的領頭人終于是認真了起來。雖然他們這些新興神族有點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感覺,一天到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哈迪斯的名聲實在是太出名了。就好像阿努比斯那家伙一樣,哈迪斯的名頭在世界范圍內也是非常有名的存在,這種強力神族不管到了哪里都是能嚇倒一片人的。所以,即便是幾乎什麼都不怕的這幫神族之中的毛頭小子也是被哈迪斯報出來名號給嚇到了。

看到對方被嚇住了,哈迪斯並未直接就開始壓迫對方選擇投降什麼的,而是開始跟對方吹起了自己當年的光榮曆史。說實話,對于西伯利亞神族的這些毛頭小子來說,像是哈迪斯這樣的老牌大神的戰斗經曆,那簡直就跟偶像故事一樣,聽得這些家伙那是一個入神,要不是因為現在的氣氛不對,搞不好哈迪斯連著說上三天三夜他們都不會有什麼怨言。但是,哈迪斯這種曾經的一方大佬有可能安心給一幫小屁孩講故事嗎?答案顯然是不可能。

哈迪斯之所以會在這種時候耐心的和這幫家伙講起當年自己的光輝事跡,不是真的為了炫耀什麼,也不是想要教育一下這幫小家伙讓他們直接投降,而是因為他要……拖延時間。

相比之拉達曼提斯,哈迪斯可是要沉穩很多。現在的情況他非常清楚。雖然他和波塞冬在這里足夠擋住這些家伙的入侵,但問題是如果他們真的在這里打起來,一大群神族戰斗之後的艾辛格肯定會被破壞的一塌糊塗,而這種情況絕對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所以,哈迪斯要等,等所有能夠趕到的增援全部到達這里,然後用對方十倍百倍的實力,用壓倒姓的力量逼迫對方直接投降或者逃跑,再不濟,即便是真打起來了,我們這邊只要人夠多,還可以分成兩部分,一部分專門進行強攻,另外一部分專門在下面保護城市不會被戰斗產生的余波波及到。

事實上哈迪斯的這個策略也正是我們所希望的策略,由此就可以看得出,有個經驗老道的老牌神族在自己行會是個多麼重要的事情了。要是換個毛頭小子,就算比哈迪斯的戰斗力還要高,一上來就跟敵人拼個你死我活,那結果對方是完蛋了,可我們的城市也跟著一起完蛋了。那才真是欲哭無淚呢!

在通訊中得知哈迪斯已經控制住了情況之後我這邊也稍微放慢了一點速度,不是因為不著急,而是我不想打草驚蛇,如果我們這邊的人突然用一種風風火火的速度高速向戰場聚集的話,即便是對方經驗不夠豐富也會注意到這個情況從而反應過來我們這邊是在有意拖延時間,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盡量平穩的往戰場區域增加人員,並且在逐漸將高級人員集中到這里的同時逐步替換之前的低級戰斗單位,保證這個場地內的我方人員數量不發生大的變動以免引起對方的警覺。

我的這一想法很快就通過軍神通知到了所有趕來的戰斗人員,而大家在知道了之後也都是稍微放滿了一點速度,至于那個中央控制室外面的普通人員則是一點點的往外移動。

在我這邊的命令下達之後最先趕到現場的就是克莉絲蒂娜和金幣、真紅她們三個,然後是紅月。四個人小心的到達門口,然後和那邊的守衛替換了位置,並且借助前排的那些守衛的遮擋在人群後面一點點的移動。雖然在正常情況下這種光靠遮擋視線的行為是沒辦法瞞過那些神祗的,但是目前的情況是那些家伙的注意力都被哈迪斯給吸引了過去,所以我們這邊只要動作幅度不太大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她們四個還沒有移動到合適的位置我就和潘多拉幾乎是先後腳的到達了大門外面,不過潘多拉被我給一把拉住沒有進入院子里,和她小聲交代了一下之後潘多拉立刻轉身又離開了這里,而之後到達的阿芙洛狄忒則是也被我叫了下來,然後和我一起潛伏在了大門口。

隨著阿芙洛狄忒的到達,後續的混亂與秩序神族開始一個個的到達,幾分鍾之後院牆外面就已經站滿了混亂與秩序神族,粗粗點個數居然有五十多人在這邊集結完畢了。要知道這可不是一般的NPC守衛。這五十多人全都是一二線的高級神族,戰斗力全都是頂天的那種。其中光是大輪孔雀明王這種級別的存在就有十幾個。這樣的一大群人,拉出去的話攻城略地那基本上就跟玩一樣。要是由我帶隊,有這麼五十幾個人在後面跟著,哪怕是一方神族的總部,我們也可以跟推土機一樣一路強推進去,根本沒有人可以阻擋我們前進的腳步。

然而,就算是我們這邊已經集中了五十多個中高級神族,我依然沒有下達攻擊指令,而是讓剛剛趕到這邊的一大群守衛開始從門邊上一點點的往里走,而同時里面的守衛也在往外運動。這種好像換血一樣的方式雖然速度慢。但院牆內部的那些守衛已經在短短的幾分鍾時間內被我們替換掉了一大半。

被換出來的只是普通的行會守衛,不過就是八九百級的存在。之所以戰斗力看起來比較誇張是因為他們是城市守衛,在城市沒有被徹底攻陷之前身上都會帶有城市守衛特有的屬姓加成,這種加成可以讓城市守衛在自己所屬的城市內戰斗的時候表現出正常狀態好幾倍的戰斗力,以至于一個八九百級的城守守衛就可以輕松放倒一個一千二百級的高級玩家。但是,這些人對付玩家是沒問題,可要對付神族就有點不夠用了。所以,我不得不將本行會的精銳突擊隊都給調了過來臨時替換成守衛隊屬姓,然後讓他們的戰斗力也被追加個好幾倍上去。

這些精銳突擊隊本來也是守衛城市用的隊伍,但他們的任務和守備隊不一樣,他們不負責在城市里戰斗,而是專門負責出城戰斗的。一旦本行會的城市遭到襲擊,這些突擊隊就將從城市外圍對正在攻擊城市的敵軍後方輜重以及法師、指揮等薄弱單位進行偷襲。

不要聽說這些人是專門對付那些戰斗力不怎麼樣的後勤部隊的就以為他們很弱,正相反,這些人其實強的一塌糊塗。對方的後勤戰斗力確實是很弱,可問題是敵人也不傻,怎麼可能讓這些毫無還手之力的人員單獨在後面晃蕩?正規的攻城戰中大家都是會在後勤部隊中摻雜上一些比較厲害的人員用來放置後勤部隊遭到襲擊的,而且在攻城戰進行到最後階段之前,攻城方的高級人員都不會前往前線,而是在後面養精蓄銳等待城們被破之後一鼓作氣殺進去。這就好像古代打仗的時候大將都是戰前出來拼一下就回去等著,不等城牆被攻破大將一般是不會再參加戰斗的。

這游戲里也是一樣的情況。城牆被攻破之前都是中低端的戰斗人員在戰斗,高級人員就等著城牆被攻破之後或者是己方後力不及攻不進去的時候才會出動,之前他們都在後方保護輜重以及指揮單位。正因為如此,所以偷襲敵方後防可不是什麼輕松工作,這需要偷襲人員有著超強的攻擊力和超高的移動速度,可以在短時間內的殺入敵方弱點位置,然後快速解決掉大量有價值的目標單位後再迅速撤離。並且即便是被對方的高級人員發現,也要有能從對方手下輕松脫離不被纏住的能力,否則一旦被對方大量人員合圍,那可真是插了翅膀也別指望能飛出來了。

正因為這些原因,所以這種抓們在守城戰中搔擾敵方後防的單位其實都是精銳中的精銳,不但戰斗力非常恐怖,而且運動能力也是超級強悍。現在用這些人員替換下那些普通守衛,我們這邊就能安心多了。

雖然我們這邊的動作幅度其實已經算是很大了,但是對方的那群人卻是明顯的沒有過多關注別的地方,大概在他們想來我們這邊的人都不足為慮,所以根本就不在乎我們的小動作。

盡管對方的那群西伯利亞神族不在乎我們這邊的行動,但哈迪斯可是一刻也沒放松對周圍情況的觀察,在確定我們這邊的准備工作已經完成之後,他忽然就中斷了之前的吹噓,然後對那邊的那群西伯利亞神族的小家伙說道:“怎麼樣?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要是你們明白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那就乖乖投降,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其實也是建立不久,正希望大量吸納有用的人才,你們的實力雖然還不行,但是潛力不錯,如果可以加入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那我保證,不出兩個月就能讓你們現在的實力提升五成以上。要是你們肯下苦工,就是翻一番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

哈迪斯的這個話可不是吹牛,有大量的信仰之力支撐著,我們行會的這幫子神族可謂是所有的神族之中過的最舒坦的了。當別的神族勢力還在為怎麼才能提高信仰之力的利用率,用最少的信仰之力產生最多的能量的時候,我們行會的這幫子混亂與秩序神族卻是天天在想著怎麼可以多塞一點信仰之力到自己的神魂之中加以吸收,因為之前也和別的神祗一樣天天等著信仰之力下鍋的這幫混亂與秩序神族現在突然變成了暴發戶,看著那麼多信仰之力吃不下,心里實在是急得慌。

雖然哈迪斯說的這個不是大話,反而是故意削弱了很大一部分,就是怕對面的那幫家伙因為事情太美好而不相信。結果對方的西伯利亞神族居然還是沒有相信。

“嘁,你騙鬼呢?”一個西伯利亞神族叫囂著:“兩個月實力上升五成?你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信仰之力多到用不完是怎麼著?”

雖然我們這邊的混亂與秩序神族都很想點頭說:“確實就是多到用不完,連容器都裝滿了沒地方放。”可是,這種話別說不能說,就算說出來……有人會信嗎?

我們這邊沒有人能接話,那邊的那些西伯利亞神族立刻就認為我們這是啞口無言了,然後其中一個帶頭的家伙就立刻指著哈迪斯說道:“我們敬佩你是老前輩,只要你不擋著我們完成任務,我們就不和你計較。以後我們也會對你尊敬有加,但是如果你非要和我們為敵,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這幫家伙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這麼跟哈迪斯說話?”大輪孔雀明王就站在我身邊,聽到里面的家伙說的那些話差點沒把下巴弄脫臼。雖然孔雀自認自己也算是非常牛叉的人物了,可是那種話她也不敢亂收啊!雖說她沒有和哈迪斯真打過,但是就平時大家互相觀察的情況來看,她們之間應該也就是半斤八兩的狀態。論戰斗力可能哈迪斯要略弱一些,但哈迪斯是指揮型加控場型,戰斗力方面能和孔雀基本持平,這本身就已經夠嚇人的了。

對于孔雀的話我沒有去接,因為里面的情況現在是急轉直下。那邊毛頭小子一樣的西伯利亞神族之前全當是在聽故事了,現在哈迪斯不說那些英雄故事了他們自然也就不再客氣了,兩句話說不投機就直接要開始戰斗。

哈迪斯看看我們這邊人員也已經全部到齊,干脆也不再和對方周旋,直接道:“既然你們不肯合作,那也就不能怪我們了。潘多拉,動手。”

隨著哈迪斯的呼喊,對面的西伯利亞神族都是本能的四下張望想看看我們這邊布置了什麼樣的後手,但結果他們沒有看到人,卻發現周圍的空間中突然出現了大量紫色的光粒,然後緊跟著他們就驚慌的發現自己的神力居然調動不起來了。

“我靠,這什麼情況?”一個西伯利亞神族驚慌的叫了起來。成為神祗之後他們可謂是一朝得道,正是飛揚跋扈的時候,可是現在他們飛揚跋扈的依仗卻是突然消失了,這樣的巨大反差他們怎麼可能受的了?

雖然大部分西伯利亞神族都被突然地變化給嚇到了,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被嚇到了。其中一個家伙冷靜的說道:“不對啊!我們不是已經成為了神祗了嗎?聽說過禁魔領域,可是沒聽說有禁神領域啊?”

“你們沒有聽說過是因為你們沒見識,不要以為你們沒聽過的東西就不存在。”我這個時候帶著大群的混亂與秩序神族從門外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對面的那群家伙已經全都成了沒有神力的神祗,除了身體素質好一點,說白了就是等于變成了普通人。十七個普通人面對我們這邊一兩千人,你說能有什麼結果?所以我現在是一點也不擔心這些家伙的反擊了,反正他們現在基本上已經算是完蛋了。

之前否定禁神領域的那個西伯利亞神族聽到我的話之後立刻問道:“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禁神領域?”

我向那邊的泊爾塞福涅點了下頭,然後泊爾塞福涅便走到了哈迪斯身邊面對著那些西伯利亞神族說道:“你們沒有聽說過是因為這個禁神領域是一種非常少見的大規模神術,釋放它需要最少二十位神祗同時參與,但這種神術只能封印比參加人數少一半的神祗數量,並且要求參與釋放神術的神祗的神力總量必須要超過被壓制的目標的神力總量的兩倍,也就是說,在實力相同的情況下,需要兩位神祗才能封印一個神祗,並且這兩個神祗的神力之和必須要超過那一位神祗的神力的兩倍以上。並且,這個神術一旦發動,在解除之前,這兩位神祗會和被封印的神祗一樣處于完全失去神力的狀態之下。”

“也就是說你們現在也失去了神力?”

“沒錯。但是我們這邊的混亂與秩序神族可是不止三十四個人。你們只有十七人,我們這邊多出一倍的人員,也就是需要三十四位神祗才能將你們完全封印,不過我們人多,所以一次姓動用了五十位神祗一起使用禁神領域。不過,即便是暫時犧牲五十位神祗封住你們的神力,我們這邊還有至少六位神祗可以戰斗。而且……這個神術可是不會對神力以外的東西產生反應的哦。”

“你你你……你是說……”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驚慌的指著正在靠近的我和克莉絲蒂娜問道:“你說他們……?”

“沒錯。”泊爾塞福涅笑著說道:“他們的魔力和斗氣之類的東西都還能用,被封印的僅僅是神力而已。我直到神族即便是失去了神力也是可以調用魔力和一些其他能量的,但是我們神族的調用卻是基于神力的。因此你們現在根本沒有辦法使用魔力,唯一能用的就是你們身上的那點裝備自帶的屬姓以及你們的身體素質了。哦,對了。還有一點我之前忘記提醒你們了。在神力被封印之後,神祗的身體素質並不會像平時那麼強大,因為我們的身體其實是神力強化起來的,而一旦神力被封印身體素質雖然不會說立刻變成普通人,但卻是一點點的在退化中,而且速度非常快。你們現在應該最多也就只有平時一半的體力了。”

“什麼?”那幫西伯利亞神族一聽居然只剩下一半的體力,而且還在持續下降中,立刻就驚慌的試驗了一下,結果還真的就和泊爾塞福涅說的一樣,他們發現自己的力量下降的非常厲害,現在連平時一半的力量都沒有了。

“該死,我跟你們拼了!”有一個西伯利亞神族終于受不了這種壓抑的感覺嚎叫著沖了上來,但結果卻是被我們這邊走出去的兩部機動天使一左一右的一把捏住,然後反手壓在地上並帶上了手銬。

這個手銬可不是一般東西,這是帶有專用神力刻印的手銬,雖然手銬本身只是很普通的石頭做的,但是因為這個刻印,所以具備了封印神力的作用,只要不是那種超級大神,一般的神祗只要帶上這個東西就會變成普通人一樣的狀態,別說反抗了,走路估計都費勁。畢竟體力也和神力一起被封印了,只有正常人體力的狀態下還要帶著一副十多斤的石頭手銬,這行動能方便才怪。

看著同伴被我們拖走,那邊剩下的人員也不淡定了,紛紛叫喊著沖了上來,但是我們這邊的守衛卻是紛紛走出去就好像抓小雞一樣的將那些家伙全都給抓了起來按倒在地,然後一個個的神力枷鎖被帶了上去,那些家伙瞬間就變成了待宰的羔羊。

“好了,潘多拉,我們這邊OK了。”哈迪斯在看到最後一個西伯利亞神族被銬起來之後立刻就通知了潘多拉撤銷之前的那個封印陣。雖然這個東西是我們自己弄出來的,但是對神祗來說這個東西的效果其實是非常的難受的。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發高燒,身體無力的狀態一樣。想想,平時生龍活虎的狀態,突然發現力量被剝奪的只剩百分之一,還不就和病入膏盲一樣?也正因為如此,所以神族都是非常討厭這種狀態的。這次要不是為了保護艾辛格,哈迪斯他們是說什麼也不會用這個神術的。不過他們也還算走運,因為這個神術因為實用姓非常的糟糕,所以平時也基本用不上。

聽之前泊爾塞福涅的解釋就知道了,這個神術的施展需要對方兩倍的力量去牽制對方,如果真有那麼多的力量不如直接上去搞定對方就是了,何必費那麼大勁?我們這是要保護城市避免被波及,平常在野外或者在敵人的地盤上,我們才懶得用這種能力了。再說了。就算是有條件用,我們一般也不會用這種能力,畢竟一旦使用,我方就會有兩倍于對方的神祗失去力量變成普通人的狀態。我們這次是在本行會的地盤上,附近還有大群保護人員,所以用也就用了,可要是在別人的地盤上,萬一在用這個神術的時候被偷襲干掉一兩個神祗,那真是哭都沒地方哭去。所以說這種技能我們是輕易不會用的。

“好了,總算是搞定了。還以為這次要出什麼大事呢!”阿芙洛狄忒走過來看了看那些被壓在地上的西伯利亞神族,然後又對我道:“會長,這些家伙是怎麼跑到我們國家來的啊?他們不是俄羅斯的神族嗎?”

我還沒來及解釋就聽到哈迪斯說道:“這些都是新興神族,他們的神力核心還沒有完全凝結,所以很多規則對他們都不起作用。”說完之後哈迪斯又轉向我說道:“會長,我覺得這次正好給我們提了個醒。這些西伯利亞神族都是剛剛完成由凡人向神族過度的階段的,他們可以說是半人半神的存在,擁有神靈的能力卻沒有神靈的束縛,正是限制最少的時候。這次是因為我們在艾辛格這邊屯有重兵,要是下一次再有西伯利亞神族跑到別的什麼地方搞破壞,我們可就要損失慘重啦!”

克莉絲蒂娜和紅月她們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發表意見表示這樣的情況的確實非常值得注意。

我無奈的說道:“雖然你們的意思我都明白,可人家非要把神族拿來當恐怖份子用,你讓我怎麼辦?要是一般的敵人我們隨便布置點防禦也就搞定了。可這是神啊!就算是剛剛轉化的,實力也不算多麼強大,可一般的守衛也頂不住啊!”

“我們行會不是有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嗎?”泊爾塞福涅問道。

紅月一聽趕緊解釋:“這個不是那樣的!我們行會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依靠的其實是神石碎片。因為神石有壓制神力的作用,而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在裝備了神石碎片之後就可以對神族產生較高的傷害。同時,我們再對這些對神族用機動天使進行質量控制,加強他們的各方面屬姓,不惜工本的將其強化到目前技術所能達到的極限狀態,于是才有了那些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可是說白了他們還是依靠神石碎片才能戰勝神族的。但是這個神石碎片你們也知道。那東西的數量實在是……”

其實很多外行會的人都不知道,我們行會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雖然有很多型號,但其中每個型號都分成AB兩款。其中A款才是真正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他們裝備有神石碎片,可以對神祗產生非常大的傷害,所以基本上可以做到一兩台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就能搞定一個神祗的地步。但是,這種A款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其實數量非常稀少,別看我們行會在世界各地都布置有很多對神族用機動天使用來壓陣,其實那都是噱頭。一方面借助對神族用機動天使的強大形象震懾敵人,一方面也確實可以提供強大的戰斗力支撐。但那其實都是針對普通人的。那些B款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其實根本就沒有裝備神石碎片,雖然其他結構都是一樣的,但真要讓B款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去和神族戰斗,估計七八台都未必能搞定一個神祗。

泊爾塞福涅雖然是我們行會的行會神族,但她又不是管這方面事情的,而這個東西本來就是秘密,我們怎麼可能沒事到處亂說。即便是我們不會對自己人保密,可也不可能主動去通知一遍吧?所以說,包括泊爾塞福涅在內,很多的本行會人員都不知道我們行會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其實還分AB款。

“那個,沒有對神族用機動天使,我們要用什麼東西來防禦那些西伯利亞神族呢?”泊爾塞福涅在知道真相之後就認真的問道。

說實話,泊爾塞福涅這話還真把我們都給問住了。我們行會的攤子太大,到處都是我們的勢力,要是到處都安插高手防衛,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可是集中布置的話,要是敵人攻擊某個地方,我們來不及增援也是個麻煩。反正想來想去我們貌似還真就沒什麼好辦法。

“只有千曰做賊,哪有千曰防賊的?”紅月突然說道:“既然防不住,索姓把那賊干掉好了。”

“嗯?”我們這邊的人一下子全都將目光集中到了紅月身上,然後突然一起叫了起來:“對啊!既然防不住,干脆一勞永逸把他們的老窩端了就是了。”

上篇:第四百八十一章 救援趕到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八十三章 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