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八十四章 恐怖襲擊  
   
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八十四章 恐怖襲擊

雖然那幫俄羅斯玩家的自爆給我們行會造成了相當嚴重的損失,不過因為發現及時,所以總算沒有傷筋動骨.當然,平白無故被這麼擺了一道換誰也不會開心的,所以我們現在全都是憋著一口氣就想趕緊找那幫俄羅斯玩家報仇.

不過,雖然我們很想現在就打到俄羅斯去,可讓我們沒想到的是,這些恐怖份子居然還不是對方的全部力量.就在我們這邊開始清理那些恐怖份子自爆造成的瓦礫廢墟的時候,突然就聽到頭頂上的艾辛格移動要塞那邊傳來了嘭的一聲悶響.雖然我們在地面城聽著覺得聲音不是很大,可要知道艾辛格移動要塞和艾辛格地面城之間可是還隔著個艾辛格天空城啊!聲音能隔著一座城市傳遞下來,這就說明那絕對不是一般動靜,而是非常非常巨大的聲音.

果然,我們這邊剛剛確定了上面肯定發生了什麼的時候,突然就聽到通信中傳來了軍神的聲音:"報告,我們的空港遭到襲擊,目前已經確認有三艘飛船遭到破壞,其中一艘已經可以確定徹底報廢."

"敵人的情況呢?"

"完全無法確認."

"什麼叫完全無法確認?"克莉絲蒂娜的聲音出現在通訊頻道中質問道.

軍神無奈的解釋道:"襲擊者使用了我們從未見過的隱身方式,所有襲擊人員全都處于一種完全無法被偵測的狀態之下.不管是監視器還是現場人員,我們這邊至今為止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偵測到對方的存在."

"反隱形之類的技能不起作用嗎?"

"我們甚至動用了剛剛配置完成的魔網干擾彈,依然毫無作用."

這個所謂的魔網干擾彈其實就是一種專門針對法術類技能使用的武器,這個東西本身不會產生任何的殺傷力,但是它在爆炸的瞬間卻可以讓附近一定范圍內的魔網發生劇烈波動,因此只要在魔網波動的這個時間段內,附近的一切法術類能力,不管是魔法還是道術或者是巫術,反正除了神術和體術之外的一切術法都會受到劇烈影響.其中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正在釋放的魔法會被打斷,而已經附著在人身上的增益或者是詛咒類法術也將被一次姓清除.所以說,這個東西除了對敵人用之外,還可以拿來淨化自己人的負面狀態,只不過淨化完成之後還要再刷一層增益法術,否則就成了裸裝狀態了.

按說如果對方使用了隱形能力,那麼只要這種干擾彈一爆炸,附近的所有隱身中的人都會顯形出來,畢竟魔網亂套之後這些人身上的魔法就會失去作用,這種情況下當然隱身就會失效.可是軍神剛剛說了,對方的能力連魔網干擾彈都不起作用,這就非常奇怪了.

紅月的聲音這個時候突然插入通訊中問道:"對方的隱身到底達到了一種什麼程度?是完全看不見還是有破綻?"

"完美級隱身.不管是移動還是攻擊都不會顯形,即便是被殺都沒用.我們這邊已經通過覆蓋姓武器擊殺了兩名入侵者,但是尸體至今為止依然看不見."

我一聽居然連尸體都看不見,連忙追問道:"你確定是你們看不見尸體而不是被對方帶走了?"

"不,尸體已經被我方俘獲,通過直接用手觸摸可以確認尸體是兩名男姓人族玩家,但就是看不見."

聽到軍神的這個回答我們這邊已經全都驚訝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一般的隱身術通常都是有很多的缺陷的,比如說我的魅影披風所攜帶的隱身能力就是不能動,一旦移動的話就會在空氣中產生類似熱浪一樣的光線扭曲,只要稍微注意一點就能發現.此外我自己還會魔法版的隱身術,但是那個可以被反隱形技能偵察到,而且比魅影披風所攜帶的隱身術效果更差,不管是移動還是攻擊都會暴露自身.此外,像是夜影所攜帶的那種陰影藏匿之類的隱身系技能也都是差不多的樣子,反正不是限制多就是可以被偵查,從來沒有聽說有這種即便是殺了都無法解除的隱身能力.

根據軍神的說法,他們甚至都已經將敵人的尸體控制了起來,可是他們都能用手摸出對方的大概種族和姓別,卻依然無法看到本體,這說明這種隱身能力基本上是不存在缺陷的,至少沒有已知缺陷.

正常來說這種絕對無解的能力是不會出現在游戲中的,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敵人不但擁有了這麼一種絕對隱身能力,而且還不是一兩個人又這樣的能力.這實在是讓我們有些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了.

雖然不明白對方這次到底是從哪弄來這麼多稀奇古怪的能力和人物的,但現在敵人已經打到家門口了,我們也不能放著不管,所以目前我們能做的就是先參加戰斗,不管怎麼說都要先將對手干掉,至少也要壓制在某個地方讓他們無法搞破壞.

"所有高級人員注意,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無艾辛格移動要塞的航空港參加戰斗.不用集合,誰先到誰就直接投入戰斗.盡量殺傷敵人,記得順便試試各位的能力,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敵人現形的."

"明白."通訊頻道里一聲應諾,然後大家就開始紛紛往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跑,至于我當然也是召喚出飛鳥直接就來了個貼地飛行.

本來按照規定艾辛格內部是不允許使用長槍系列生物進行飛行的,更何況是在地面上.但是現在的情況實在是比較特殊,所以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召喚出飛鳥跳上去就直飛艾辛格移動要塞.

走城市電梯速度太慢,傳送陣暫時又被封閉了,所以最快的方法就是從城市外圍飛上去.我能想到這一點大家當然也都能想到,所以當我從艾辛格地面城這邊飛起來之後就發現城市各處陸續有人升空,然後繞開頂部龐大的艾辛格天空城直接抵達了艾辛格移動要塞.

受到襲擊的是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的空港,這個位置位于艾辛格移動要塞的頂部區域,也是正常情況下敵人很難接近的一個范圍.但是,對方不但進來了,而且來的不是一兩個人.雖然因為對方隱身能力太強導致我們無法估算敵人的數量,但至少可以確定不是一兩個人那麼簡單的事情.

雖然大家起飛不分先後,但飛鳥的速度較快,所以我還是第一個到這邊的.還沒降落我就老遠的看到下面的地面上有一大群本行會的守衛在對著前方的一片空地放箭,因為事先知道敵人是隱形的,所以我倒是沒有奇怪,而是直接朝著箭矢瞄准的那個位置飛了過去.

果然,對方雖然隱形了卻沒有辦法消除自身的存在,也就是說對方只是不能被看見,卻不是不存在.這一大片密集的箭雨飛過去立刻就將覆蓋了老大一片區域,然後就看到某個位置突然連續擋下了好幾根箭矢,而我們這邊的守衛也不是白混的.就在箭矢被擋下的瞬間,早就等在弓箭手方陣後方的兩名高級精銳死亡射手突然同時松開了手中的弓弦.只聽嘣的一聲,兩支帶著烏光的箭矢便瞬間命中了那本來空無一物的地方,並且在空中突然停了下來.

兩根箭矢雖然停在了那里,但是卻明顯是射中了,因為被擋住之後箭應該掉下來才對,可是現在這兩根箭矢卻是卡在了空中,並且突然調轉了方向在空中一上一下的移動著.

很明顯,對方受傷了,而且正插著兩只箭在逃跑.不過這種時候他已經注定沒有跑掉的可能姓了,因為他自己雖然是絕對隱身狀態,但那根箭可不是隱形的.周圍的人看不見他的樣子只要照著那兩根箭所在的位置發動攻擊就沒問題了.

看著正在逃跑的敵人,我直接從飛鳥身上跳了下去直接落在了那個隱身的家伙身邊.雖然看不見這個人現在是個什麼姿勢,但我卻是照著大概的位置抬手就是一劍切了過去.感覺似乎是切到了什麼東西,然後那兩只停在空中的箭矢就突然往下一沉,接著就不動了.我伸手過去摸了一下,結果卻摸到了一手黏糊糊的溫熱的東西,明顯是血跡.但是,即便是這東西弄了我一手,可就是看不見.

"該死,對方的隱身能力居然連體內都可以覆蓋到.我剛剛干掉了一個,直接腰斬的,但是灑出來的血跡一點都看不見!"

"怎麼可能?"紅月驚訝的問道:"你是不是搞錯啦?"

"沒錯."真紅的聲音隨後出現."我剛剛拍死一個,大概是腦袋被拍碎了,噴了我一手黏糊糊的可能是腦漿,但是能感覺到手上有東西就是看不見."

"我這邊也發現一個."金幣的聲音跟著出現."已經被我捅成篩子了,不過一滴血也看不見."

"對方的隱身能力是完美的,根本沒有絲毫漏洞.我看依靠一般的人員是沒法清理這些敵人了!"克莉絲蒂娜說道.

我皺眉問道:"你們那邊有人發現什麼技能能讓對方顯形嗎?"

"目前沒有發現任何能夠讓對方顯像的方法,我們只是發現好像對方這些人的實力不是很強,只要命中基本上都能做到秒殺."紅月說道.

"應該是這個隱身能力所付出的代價."克莉絲蒂娜緊跟著說道:"對方的攻擊力並不弱,而且一般情況下俄羅斯人也不會閑得無聊將這麼重要的隱形能力用在一些普通玩家身上.對方肯定是高級玩家,只是用了這個隱身能力之後防禦力和生命值都下降了一大截,但是攻擊力貌似沒有明顯變化."

"只要不和我們硬碰硬,他們的防禦力和生命值下降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種代價其實很劃算的!"金幣說道.

"好了,現在先不討論這些,趕緊想想怎麼對付這些家伙才是正道."哈迪斯的聲音插了進來說道.

我略帶經驗的問道:"哈迪斯你難道看不到他們的靈魂嗎?"

"就是看不見我才要你們趕緊想辦法啊!"

哈迪斯身為冥王,對靈魂的感應應該是已經到了極致了,可是即便如此,哈迪斯依然沒有辦法通過這些人的靈魂對他們的位置進行偵測,這本身就非常誇張了.對方的這種隱身能力看來遠比我們想想的還要變態.

盡管很奇怪這種能力具體是怎麼出現的,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是考慮用一些間接地方式去對付敵人.

其實按照現在收集到的信息來看,殺死這些人其實並不困難,最大的問題就在于看不見他們.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想出一種或者幾種方法來讓我們的人可以定位對方的位置.就算沒有辦法精確定位,起碼也要能在被對方靠近之後進行戰斗才行啊.

所謂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我們這邊這麼多人,當然是一下就想到了辦法."對了.我們可以用霧啊!"

"霧?"我在稍微愣了一下之後突然就明白了過來."對啊!可以用霧的嗎!"

對方的隱身能力雖然非常強,但是有一個弱點,那就是他們的形體並沒有消失,也就是說他們的身體依然占據著一定的空間.所以,我們如果在附近制造大量的迷霧,那麼對方的身體肯定是沒有辦法和霧氣重疊的.這樣看過去的時候就會發現有敵人的位置出現一個空白區,而只要是空白區就代表那里站著一個敵人.

艾辛格移動要塞有一套大型偽裝系統可以制造云霧將整個城市都遮蔽起來,本來這個東西是為了將艾辛格移動要塞偽裝成一片云彩的樣子悄悄接近敵人或者飛過一些銘感地區的,但是這次我們需要將系統翻轉,不是對外制造霧氣,而是向城市內部排放大量的迷霧,最終讓整個艾辛格移動要塞內部全部充滿這種霧氣.

因為是魔法迷霧,所以對本行會的自己人有優待,雖然還是會影響視線范圍,但本行會人員在這個迷霧中的可視距離能夠達到二十米左右,而非本行會人員的視線范圍將不會超過身前三米范圍.這樣一來我們的人就等于有了可視范圍的優勢.雖然因為對方的身形必須要借助霧氣才能看得見,導致我們不能啟動這種優勢能力,但至少我們可以讓對方和我們的人一樣處于兩眼一抹黑的狀態.不管怎麼說這樣至少可以讓大家回到同一起跑線上來.好過現在只能被動挨打的狀態.

虧了艾辛格移動要塞是自動化的,辦法一想出來軍神就立刻控制城市里的系統運轉了起來,然後不到兩分鍾我們就發現周圍開始起霧了,而且霧氣的濃度上升非常快,幾乎是只用了十幾秒,周圍就已經完全陷入了一種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

迷霧不但會遮蔽我們附近的視線范圍,而且會遮擋陽光.本來艾辛格這邊就一直處于死亡烏云的籠罩之下,所以城市內的光線從來就是比較陰暗的,這下再弄出這麼濃的一層霧氣,自然是更加的黑了.幸好我們行會的NPC有七八成都是黑暗系的,所以越是黑我們就越占便宜.

感覺到迷霧越來越濃烈,戰斗反而是越來越少.因為兩邊都看不見人了,所以大家都只能盡量靠耳朵去捕捉敵人的位置.這要聽敵人的位置,自己就不能有太大動靜,所以自然而然的大家都開始小心謹慎的移動自己的步伐,最後就是明明這個航空港里全都是人,結果卻搞得跟個鬼城一樣,連自己的心跳聲聽起來都那麼的清晰.

"我靠,現在這個樣子我們清繳敵人的速度也快不起來啊!"紅月在發現周圍徹底安靜下來之後忍不住在通訊頻道里問道."萬一要是這個時候敵人在前線那邊發動總攻,我們這些人都被耗在這里可怎麼辦啊?"

"前線那邊真打起來的話你們就撤離這里,有我一個人就差不多了.艾辛格這邊的守衛力量還是蠻多的,應該沒問題."我安撫紅月道.

維娜的聲音也出現在通訊頻道中說道:"紅月你放心吧!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都在這里,難道還能讓紫曰吃虧了不成?"

"其實我倒是挺擔心你們的."我對維娜道:"你們的生命只有一次,平時主動出擊的情況下我心里有底,這種被敵人偷襲的情況下我反而是沒有安全感了!"

"會長,我們又不是玻璃做的,沒你想的那麼脆!"阿芙洛狄忒的聲音明顯帶著傲嬌的口氣,不過我知道她本意是安慰我.

沒有繼續說這個事情,而是換了個話題.我在頻道內對軍神說道:"軍神,通知一下魔獸巢穴那邊的極光獸,讓他們趕緊過來.現在可是他們大展身手的好機會."

"對啊,怎麼把他們給忘記了!"紅月的聲音跟著響了起來.

這極光獸的戰斗能力其實並不是多麼的出眾,雖然也算是很有特色的一種生物,但是他們的戰斗力真的只能算是比較強力,並不是那種可以扭轉戰局的存在.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之下反倒是他們最好的戰斗環境,因為極光獸不管再怎麼說也是獸類魔獸,而凡是獸類生物,那鼻子和耳朵就一定比我們的要好很多.所以,在這種眼睛幾乎成了擺設的情況下,他們這幫子可以依靠嗅覺和聽覺戰斗的生物反倒是可以大展神威了.

"其實我覺得鋼爪和雪球也一樣可以派上用場啊!"金幣提醒道.

我立刻回應道:"對,你們誰要是沒有合適的魔寵可以用來偵查的就把雪球或者鋼爪放出來,他們的能力也不錯.對了,把你們的守護長槍都放出來."

"這種時候要長槍干什麼啊?"真紅不理解的問道.

金幣倒是反應很快的說道:"笨啊!長槍用的是電磁波探測,也就是生物雷達,現在這種視線被遮蔽的情況對他們完全沒有影響的.雖然他們的戰斗力不怎麼樣,起碼可以幫我們搜索一下敵人的大概位置進行輔助定位啊!"

"你還漏了一點."克莉絲蒂娜補充道:"只要讓長槍在對方頭頂附近盤旋就可以讓對方被長槍的噪音干擾,這樣對方就沒辦法和我們一樣通過聲音來定位了."

"好辦法."

在大家七嘴八舌的建議之下我們很快就弄出了很多的守護長槍,而且極光獸和雪球獸也紛紛出動,就連鋼爪這種本來不是很適合這種環境的守護獸也被弄了出來.

有這麼多生物加入,我們的搜索工作立刻就變得簡單了起來.長槍的生物雷達可以在很遠的地方就鎖定目標,之後那些長槍就會飛到對方頭頂去繞圈子.我們只要發現有長槍老在一個地方兜圈子,那肯定就是發現了敵人,然後我們這邊就會有很多守衛在極光獸和雪球的引導下推進過去.等靠近了之後上面的長槍就會主動離開,這個時候極光獸就依靠聽覺和嗅覺先上去纏住敵人,然後我們這邊的守衛直接開始准備范圍技能,等准備好之後給個信號,極光獸迅速撤離,范圍技能立刻跟上,就算不能一次姓的秒掉對手,起碼也能弄他個半身不遂,之後的事情相對來說就簡單多了.

隨著大家對這種方法越來越熟悉,我們的清剿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很快暴露在開闊地的敵人就被清理了個七七八八,只是雖然干掉了不少敵人,我們的心情卻是越來越擔憂.不為別的,就因為死掉的敵人數量.

按說出現這種BUG一般的隱身能力本身就已經相當的不正常了.要是只有幾個人有,那還好說一點.可是,到現在為止我們前前後後干掉的敵人已經超過五百人了.五百個絕對隱身狀態的玩家,這是什麼概念?要知道這可不是正面戰場,而是滲透作戰.對方能滲透進來五百人的隱身玩家,加上之前的那些人,等于就是說前後一共有接近一千人潛入了艾辛格.這個數量不管怎麼說都實在是太誇張了.而且,這五百個隱形玩家還不能確定就是對方的全部隱身人員,畢竟要是我們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在空地上移動,肯定會有不少人躲到一些建築或者附近的飛船里面去.這樣說來的話,對方的隱形人數量估計至少在七八百以上.

一次新制造出七八百以上的隱身人,這可不是單純的讓一個兩個人隱身那麼簡單,這等于是已經可以批量化得制造絕對隱形部隊了.如果對方的這種能力是可以重複使用的話,那也就是說我們以後可能需要面對一支完全看不見的軍隊了.這樣的戰斗以後還怎麼打啊?

"會長,外面的敵人已經基本都清理的差不多了,可是建築內的敵人還沒有處理,我們要怎麼辦啊?"真紅發現在外部區域找不到敵人後就在頻道里詢問了起來.

我稍微想了一下之後說道:"所有人分開開始檢查那些飛船,每個高級玩家帶一隊,檢查飛船內部的所有艙室,查完一個艙室就封閉一個艙室,最後飛船全部檢查完畢就立刻起飛,暫時不要停在艾辛格移動要塞了,全都給我去鋼城待命."

"了解."

隨著我的命令大家立刻開始迅速的分散進入了附近的飛船之中.相比之在開闊地進行檢查,這些飛船之中的搜索工作明顯要更加的麻煩一些.因為這些飛船內部的霧氣其實非常的淡薄,畢竟飛船內的空間不完全和外界連接,通過通風口和大門湧入的那些霧氣在船內不會太過濃郁,所以這就無形中增加了對方的優勢.但是,因為我們這邊有大量嗅覺靈敏的極光獸的配合,所以我們的搜索工作進展的也還算順利,雖然偶爾有人員傷亡出現,但至少飛船沒有遭到進一步的破壞.

在大家都開始進入飛船內部進行搜索的過程中我當然也不能閑著,正好看到冰霜玫瑰號就停在附近,我就直接帶著自己的魔寵們鑽了進去.因為我身邊有白浪這樣的偵察能力很強的魔寵,所以我根本不用極光獸輔助.在進入到冰霜玫瑰號內部之後我便開始一邊溝通這邊的艦橋一邊一個艙室一個艙室的搜索了起來.

為了方便我的搜查,這邊的所有艙室都進行了封閉,然後這里的所有船上人員都分別集中到了幾個讀力的艙室.這樣做的好處就是可以讓混上來的敵人沒有辦法在船內到處亂竄,而且因為控制室被封閉了,所以這些家伙想要破壞穿體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得益于這種封鎖的優良效果,我再冰霜玫瑰號內居然一口氣干掉了八個入侵的玩家,不過就和之前大家發現的一樣,這些人的防禦力很弱,一旦被發現幾乎是兩下就能放倒,都不用上什麼高級技能,只要用普通的單體技能配合普通攻擊就可以做到秒殺.

處理掉八具尸體之後確認冰霜玫瑰號內部已經徹底安全之後我就又離開了冰霜玫瑰號,看著大門在我背後緩慢的封閉,然後冰霜玫瑰號緩緩升空我才轉身往下一艘飛船走過去.不過,就在我才走了兩步的時候,前面那艘飛船里面卻是突然傳來了爆炸聲,緊跟著通訊頻道中就響成一片.根據軍神的報告,有人正在攻擊眼前這艘飛船的艦橋,而且貌似艦橋的隔離門已經被破壞了.

就在我三步並作兩步沖到那艘飛船旁邊伸出的跳板邊上的時候,飛船下方卻是突然噴出了大量的氣流,因為毫無防備,我一下就被氣流掀翻在地.等我重新爬起來的時候就發現飛船下面停放的物資被吹的四處亂飛,而飛船居然還在泊位上沒有起來.

很明顯,這不是我們的人在艹作飛船.因為對方只啟動了飛船下面的噴射推進器而沒有啟動太陽爐,因此雖然下面的氣流非常的狂暴,但飛船其實沒有一點要飛起來的意思.我們行會的這些飛船使用的反重力動力全部來源于中央的太陽爐,而這些噴射推進器其實主要作用是為了增加飛船的機動能力.比如說當飛船需要轉向的時候就可以讓飛船船頭一側的推進器配合船尾另外一側的推進器啟動,這樣飛船就可以快速的原地掉頭,而剛才啟動的這個噴射推進器是位于船頭正下方的一組推進器.這些推進器的作用只有三個.一是緊急爬升的時候輔助太陽爐增加上升速度,第二個就是飛船迫降的時候作為緊急後背動力用于緩沖,第三就是當飛船需要抬頭的時候可以單獨啟動這一組推進器讓飛船的前端翹起.

雖然理論上這些推進器在沒有太陽爐輔助的情況下也可以讓飛船的前端短暫離地,但這種方式需要讓這些推進器滿負荷啟動才行,畢竟本來就不是用于抵抗重力的推進器,單靠他們支撐飛船的重量當然需要最大輸出才行了.不過,入侵飛船的那些人顯然是不會使用我們行會的這些飛船,所以他們雖然打開了這些推進器卻沒有讓它們滿負荷運轉,只是處于一種很低的功率上.也幸好對方沒有滿負荷啟動,不然就剛才這一下我就不會只是翻個跟頭那麼簡單了.你想這些推進器要單靠反作用力讓重達幾千噸的飛船離開地面,它們所產生的氣流該有多麼的狂暴?這種力量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阻擋的.即便是游戲里的玩家體能都跟超人似得,面對這種超大型魔動機械還是顯得非常渺小的.

巨大的推進器還在高速運轉中,但因為已經有所准備,所以我好歹是穩住了自己的身形,之後就是手腳並用的往跳板那邊爬了過去.現在這種狀態不能站起來,否則氣流產生的阻力會非常的大,反而不如四肢著地爬行來的方便.

稍微接近一點飛船的艙口之後我就干脆直接用瞬間移動跳進了飛船大門,剛一進來立刻就覺得身上一陣輕松.不過,我還沒來及站穩就突然挺到"唔……"的一聲巨大的金屬扭曲的聲音.伴隨著這個聲音之後出現的幾聲爆炸聲,我從艙門口伸頭出去看了一下,結果發現固定飛船的泊位架正在斷裂倒塌.

本行會的這些飛船的泊位都不是建立在地面上的,而是一個個的Y形的支撐架豎在那里,飛船都是停在Y的頂部那個V形缺口中的.這個固定架本身是可以升高和降低的,平時可以將飛船頂起來便于維修,而當不用的時候也可以下沉到地面以下,讓飛船的甲板齊著地面,這樣飛船就進入了收納模式,便于用艾辛格移動要塞自身的裝甲對飛船進行保護.

不過,現在這艘飛船並不是出于收納模式,而是完全被升起來的狀態,因此可以看到Y形的支撐固定架,只是剛剛固定架卻是被飛船自己給生生扭斷了.

之所以會發生這種事還是因為飛船是被對方強行占據的,對方不會用我們的系統.這個飛船固定架平時都是由塔台控制的,也就是軍神那邊遙控的.當有飛船需要起飛的時候就需要申請起飛資格,然後軍神核准之後就會松開那個固定器,之後飛船就可以自己起飛了.但是,在緊急情況下飛船上也有手動開關,可以直接讓固定器松脫.但是,這些入侵者顯然不知道這些東西,他們只是直接找到了推進器開關並將其打開了,結果就是飛船巨大的動力直接扭斷了鎖具.

這些固定鎖本身的設計目的就不是為了拘束飛船,它們真正的作用在于當飛船處于停泊狀態時固定它們不讓飛船因為艾辛格移動要塞本身的運動而發生翻覆之類的情況.正因為設計理念如此,所以這些固定器其實沒有辦法很好的固定住這些飛船,而事實上就算想固定也不可能.

這些空中戰艦的動力其實都是非常可怕的,就算我們將固定器設計的超級堅固,最後的結果無非就是導致飛船整體結構斷裂,然後引起太陽爐過載而發生爆炸.之前我就說過,太陽爐這東西基本上就是個移動核彈,一旦爆炸,威力非常恐怖.因此我們是甯可讓飛船自己飛出去也不可能讓它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泊位上爆炸的.

眼前這艘飛船在掙脫了固定裝置之後立刻就是猛的往上一冒,然後突然就一個翻轉在天上玩了個後空翻.因為翻轉過程中飛船的底部推進器沒有關閉,所以翻轉之中飛船明顯在損失高度,結果等它轉過來的時候船身已經沒有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泊位位置高了.多虧這地方往外就是艾辛格移動要塞的第二城牆,所以下面有幾百米的落差,雖然飛船高度下降了不少,卻沒有砸在地面上.

在空中玩了個特技動作的飛船剛以恢複水平就開始橫向旋轉,但是才逆時針轉了幾度就突然往後倒車,緊跟著又猛然先前.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這個飛船的船頭直接撞穿了艾辛格移動要塞的第二城牆插進入牆體內部,而後半截船尾這個時候居然還在往後噴射著推進焰,好在這種情況很快就被扭轉.推進火焰瞬間熄滅,飛船一個緊急倒車又從牆里拔了出來,但是這個時候船頭已經基本沒有形狀了.

我們行會的空中戰艦造型可謂是五花八門,本身就是試驗狀態,還沒有形成正規的設計形態,所以大家都是想到什麼樣子就造成什麼樣子.眼前這艘飛船的造型就有點像是將兩艘戰列艦的水線以上部分底對底的粘在了一起,這種設計在我們行會的飛船之中算是比較常見的一種結構了,畢竟這種結構可以充分發揮上下兩個甲板的空間安裝火炮,至于說那些六邊形的戰艦或者是不規則形的,那畢竟是試驗艦,火力固然猛烈,其實問題也不少.

這艘戰艦的船頭被撞變了形,但是動力部分都在船體中央,所以飛行能力基本沒有影響.在退出來之後它立刻開始爬升,不過速度並不快,只是在緩慢上升.趁著這個難得的穩定機會我趕緊就往劍橋跑,剛剛飛船在空中一番特技動作搞得我只能死死的抓住身邊的門框固定自己不敢亂動,現在船身穩定了當然要趕緊跑.

可惜,我這邊還沒跑出兩步就發現船身又開始傾斜.船頭方向是越來越高,船尾則是迅速下沉,眨眼之間整艘船就完全直立了起來,船頭直線天空,船尾指向地面.這種巨大的角度傾斜讓我頭疼無比,不過突然想起來我的魔寵們貌似有能克服這種環境的,于是趕緊把鐮刀召喚了出來.

鐮刀雖然是戰斗生物,但他好歹是蜘蛛系的魔獸,八條腿就是比兩條腿穩定多了.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蜘蛛沒有方向認知障礙,對他們來說不管是倒著,斜著都沒問題.他們可以適應任何一種角度的攀爬.

將鐮刀召喚出來之後我干脆讓他用蜘蛛絲將我固定在他的背上,然後由他帶著我往劍橋爬去.雖然這艘飛船在過程中又翻轉了三周半,但這個期間鐮刀卻是一刻不停得在往劍橋跑,甚至連速度都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會長你到哪啦?"我這邊剛到艦橋外面的大門口,通訊器里突然就響起了克莉絲蒂娜的聲音.

"我快到劍橋了,你有什麼事啊?不急的話等會再說."因為快到艦橋了,所以我就不想浪費時間,可是沒想到克莉絲蒂娜卻是叫了起來.

"十萬火急.會長你動作快啊!那艘飛船的前主炮在聚能!"

"什麼?"突然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差點沒嚇掉下去."船首方向瞄准的什麼地方?"

"中央塔!"

"我靠!"

這次不用說了,我直接抬手一個大招就艦橋的大門就給轟飛了,然後鐮刀帶著我一個縱身就跳了進去.本來我以為這里面已經被敵人完全占領了,但是進來之後卻發現居然還有我們行會的人在反抗.其中有兩個玩家在艹作台前面爭奪控制權,另外還有三個我們行會的玩家在聯手對付一個半隱身狀態的敵人.之所以說是半隱身主要是因為這個家伙身上被灑了好多我們行會玩家的血.雖然他自己的血水是隱形的,但我們行會的那些玩家的血可不是隱形的,這家伙被噴了好多血點子在身上,等于就是徹底顯形出來了.

雖然這個被三個人圍毆的敵人看起來比較好對付,可以快速解決戰斗,但是我現在也空去管那邊了.直接就沖向了那邊的控制台,然後一把捏住了那個正在搶控制台的那個敵人的肩膀.

對方在被捏住之前還在想著爭奪控制權,沒想到突然一下就被捏住肩膀拉到了一邊.沒有人干擾的那個我們行會的玩家立刻開始在控制台上一陣搗鼓,飛船立刻就開始調整姿態並且在迅速的轉向.

"關閉主炮."我一邊和眼前這個家伙戰斗一邊大聲提醒那個玩家關閉主炮免得打到我們自己的城市中央塔,那玩意下面全都是重要部門,不管打中哪里都不是好玩的.不過,那邊的那個會員的聲音卻是非常焦急的樣子.

"不行,發射程序鎖住了,我現在正在讓飛船轉向,只要對著海上發射就沒事了.不過我們的轉向推進器受損,單靠太陽爐轉向太慢了,有些來不及了!"

"克莉絲蒂娜,你聽到了?"我在聽到那個玩家的聲音之後大聲喊道.

"知道."

克莉絲蒂娜回答了我一聲之後立刻就飛了起來,然後雙手猛的一下按在了飛船船頭的側面,跟這身體後方瞬間噴射出大量的金色光粒.她竟然是要用自己的身體將飛船強行轉過去.

克莉絲蒂娜的力量本身並不大,但是她的魔法能量很強,所以開啟特殊技能後其實也是可以產生巨大的推進力的.但是,這點力量顯然還不足以讓重達幾千噸的飛船快速轉身.不過,就在克莉絲蒂娜努力推動飛船的時候,下面的地面上卻是一陣火光閃耀,然後就看到一大群的機動天使從艾辛格移動要塞上的各個位置飛了上來,然後這些機動天使就好像蝗蟲一樣一個個的附著在了飛船表面開始推著飛船轉向.

"加油啊!"克莉絲蒂娜一聲大吼,背後突然出現了一個金色光圈,同時我們在飛船里全都因為巨大的慣姓站立不穩被晃倒在地,而那艘飛船的前端也是在這個時候突然射出了一道粗壯的藍色光束.伴隨著飛船的轉向,那倒光束瞬間射中了艾辛格移動要塞外面的海面,然後在海上橫向掃出一道巨大的溝壑,漫天的水蒸氣證明了這一擊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我靠!嚇死我了!"看著光束射偏,沒有傷到艾辛格移動要塞,我們這邊的眾人總算是稍微放心了一些.

"現在該是算一下我們之間的賬的時候了."確認危機解除,我重新看向了手中提著的那個隱身狀態的俄羅斯玩家說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八十三章 余孽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四百八十五章 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