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九十四章 十六層天牢  
   
第四百九十四章 十六層天牢

“你說真的?”

“小聲一點。”我一把捂住多節的嘴巴,然後故意表現的非常小心翼翼的樣子湊上去說道:“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千萬不要亂說,不然被發現了可就不得了了!”

“你們在說什麼啊?”太上老君看到我們鬼鬼祟祟的樣子有些疑惑,于是便出聲問了起來。

這種事情當然是不能讓太上老君知道的,所以我當然是第一時間否認道:“沒什麼,就是安慰了一下多節妖王而已。”

多節也不是那種什麼都不知道的小白,當然知道我剛剛告訴他的那些事情是多麼的重要,所以第一時間就附和道:“是的,我們什麼都沒有說。”

“奇怪,你們那麼緊張干什麼?我就隨便問問。”太上老君顯然覺得我們反應有點大,不過他以為我們是在商量什麼冰霜玫瑰盟內部的問題,所以也就沒多關心。

在太上老君不再注意我們這邊之後多節立刻激動的湊上來再次問道:“那個……我真的可以那什麼無限量的使用嗎?”

“只要你不怕給自己撐死,我反正是不管的。”

“那……那……那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說實話我到現在都還是覺得你是在騙我。”

“是不是騙你以後你自然會知道的。哦對了。”我忽然大聲問道:“之前你們三個都是那位妖王推薦出來的,我都還沒問一下你們的能力和原本的種族是什麼呢。以後你們就算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了,是不是應該先介紹一下你們的能力和原本的種族什麼的啊?”

多節剛剛聽說了我和他小聲說的信仰之力的事情,現在對我自然是言聽計從,我這邊一發問他那邊立刻就回答道:“我是一只多足爬蟲。”

“多足爬蟲?”

“就是蜈蚣。”

“蜈蚣?你是說那種狠毒的蟲子?”

多節搖頭道:“我和現代的那些蜈蚣不太一樣。雖然我也確實是有一定的毒姓,但那個只是防身用的,其實我的能力並不在這上面。我真正的能力是用刀。”

“用刀?你這能力聽起來很奇怪啊!”

“多節大哥的能力一點都不奇怪。”那個女妖說道:“大哥的能力其實就是刀客的能力,因為他是蜈蚣的祖先,屬于上古異種,本身防禦力非常強悍,因此近身戰的時候可以不用管自己的傷害,只需要一心攻擊敵人就可以了。正因為這種能力,所以多節大哥的戰斗方式非常的霸道,攻擊起來毫無防守動作,完全就是一副和人換命的打法。不過呢,因為他這種蜈蚣是可以肢體再生的,本身防禦就硬,即便是真被砍掉點什麼,分分鍾就能再長出來。尤其是這個手臂。多節大哥的本體有三千六百對肢足,變**形之後除了用來走路的那對之外,還有三千五百九十九對可以用來變成手臂的肢足,所以他的手臂即便是被砍掉了也沒事,立刻就可以換一副繼續用。哦對了,我們多節大哥還有個特長,那就是速度特別快,身體特別的柔軟,可以隨意彎曲,所以攻擊的姿勢往往非常的詭異。之前有很多上古大妖都是栽在這上面的。”

被自己的小妹這麼一誇獎多節明顯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覺,不過他也沒有辯駁什麼,看起來這就是他的真實能力。

在這邊的女妖王說完之後多節又自己補充道:“其實我們妖王真正的能力並不是用人形模式戰斗。畢竟大妖的身體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厲害的武器,先天的身體優勢在我們這些高級存在之中也是一種很不錯的能力。像是我變成本體之後可以變成幾千米長的一條巨型蜈蚣,不但力大無窮,而且身體表面的甲殼堅不可摧。最重要的是我身上的三千六百對刀足以及前後兩個大鉗子都是非常厲害的武器,即便是對神仙的金剛不壞體都可以產生巨大殺傷力。哦對了,我還會一些特別的法術,比如說吞云吐霧以及地形能力。放毒也是我的特長之一。”

聽完了多節的介紹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能力基本上就是蜈蚣這個身體自帶的一些先天特征,至于人形模式下的戰斗能力則多是以刀客的形式表現出來的。不過想想一條蜈蚣能有那麼多條腿,用刀還真是不錯的想法。就是不知道他可不可以像夜月一樣同時用好幾條手臂一起攻擊。夜月的那個六臂模式之下,六柄金蛇劍一起飛舞,就算是劍術宗師碰上也只能暫避鋒芒,畢竟六把劍就是六倍的速度,這要是一起揮舞起來簡直就跟個絞肉機一樣,一般人那真的是碰著就死挨著既亡。

這邊多節的介紹暫時結束之後那邊的那個特別魁梧的妖王就忍不住站了出來開始自我介紹。“紫曰會長,我的名字叫做哈桑迪克,本體是一只金蟬。”

“金蟬?你說的是知了?”

“不不不,金蟬就是金蟬,和那個知了雖然長得很像,但其實不是一種東西。”

“那你這個本體有什麼能力沒有?”

“其實我的能力也很簡單。”那家伙說著就突然伸出了一條手臂放在了我的面前道:“那你的武器砍一下試試。”

“你讓我砍你?”我驚訝的問道。

那個哈桑迪克點頭道:“我的能力就是防禦,所以你砍一下就知道了。我們金蟬的防禦力絕對是在上古神獸之中名列前茅的。”

“神獸?你不是妖怪嗎?”

“妖怪和神獸有區別嗎?”那邊的女妖問道:“我們這些族人之中有很多後來都成了神獸,不過我們是早就被抓住的,所以沒趕上那個好時機,再說和那些不爭氣的同族不一樣,我們的能力都比較的強大,所以天庭一般不敢讓我們直接成為他們之中的一員,就怕我們搞叛變活動,要不然也輪不到你來收編我們了!”

我點點頭道:“既然如此我相信就是了,至于砍一刀就不用了。我的武器太特別了,一刀下去你就真要受傷了!”

“什麼兵器我沒見過?怎麼可能傷到我。讓你砍你就砍,啰嗦什麼?”這個金蟬還是個蠻子,說話都不過大腦的,完全就是個粗人。不過我倒是沒有打算和他計較。這種人雖然有時候說話能氣死人,但他們都是真心對人,比起某些偽君子其實是要好相處的多了。

我這邊還沒有來及解釋,沒想到那邊的太上老君反倒是先幫我解釋了起來。“我勸你還是不要讓紫曰會長用武器砍你了。他沒騙你。他的那柄武器即便是我也只見過這麼一件。天生就帶有法則之力,可以斬斷世間一切存在,即便是因果也可以完全切開。目前為止能抵禦它的東西一只巴掌就數的過來了。”

“這麼曆害?”哈桑迪克聽完之後也是嚇了一條。雖然他之前不認識我,但太上老君他可是非常熟悉的,所以對太上老君說的話也是非常的相信。就像之前某人說的那樣,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敵人。這些妖王當年和天庭對抗的時候太上老君就已經是天庭的一員主力大將了,所以大家都算是知根知底的人物,而太上老君現在能這樣贊譽我的武器,他們自然也就相信了那絕對不是凡品。

雖然被太上老君這麼一說哈桑迪克不敢讓我砍了,但還是提出要看看我的武器再說,好歹也要搞清楚我的武器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東西。反正我的永甯O不可隨壞不可掉落的唯一姓武器,自然我也不介意拿出來給人看。

“這就是我的武器。”我說這就從左手背上將永睆K了下來。現在永琣b不用的時候一般都會收縮成一枚圓形的球體,然後被我安裝在左手的手背上,只有需要用的時候才會拿下來。至于我的腰上掛著的那個劍鞘之中插著的其實是備用武器,雖然屬姓也還不錯,但並不能和永甯蛓ㄗ羸蛂C

本來聽說我的武器曆害,哈桑迪克和多節以及那個女妖王都盯著我腰上看,沒想到我居然是從手背上拿出了永琚A而且竟然還是個球形的武器。

“這是什麼啊?”女妖王驚訝的看著我手里的這個球狀物體問道。

我微笑著說道:“這就是你們要看的,我的武器——永琚C”

“怎麼是個球啊?”哈桑迪克驚訝的問道。

“因為永甯O一件具備器靈的武器,而且它本身具有變形能力,所以平時就是以這種形狀附著在我的手臂上,需要的時候再做變形。”我說著就將永痟丹b了左手掌心,然後好像變魔術一樣反手將其蓋在了手掌下面,接著右手伸入左手下方握住了什麼東西向外緩慢拉扯,而隨著我的手臂移動,一個劍柄逐漸順著我的手臂移動被從左手的掌心中拉了出來,並且這個長度還在不斷增加。劍柄完全出現之後就是護手,然後是劍刃,最終一柄非常華麗的單手劍就被我整個從手心下面給拽了出來。

“哇,這個武器太曆害了!”女妖王顯然對這個永琲瘍雱巹鄐O非常感興趣,看到我居然好像變魔術一樣拽出了一柄劍,立刻就興奮的又是蹦又是跳的。

我略帶驚訝的看著女妖王問道:“你們妖王多少也是會些法術的吧?這種障眼法一樣的技能不算什麼的吧?”

那個女妖王聽到我的話立刻糾正道:“我驚訝的當然不是障眼法,而是你的武器居然真的可以變形,而且我能感覺得到,這東西上有一種纏繞其上的強大力量,即便是現在沒有被碰到我的皮膚就已經感覺到了一陣戰栗,感覺就好像隨時會被這個東西給切開的感覺!”

“你有這種感覺是因為這把武器的器靈原本也是個妖怪,而且還是一柄妖刀。”

“這東西原本也是個妖怪?”多節驚訝的問道。

我點點頭道:“它的本體叫做千人斬,是一柄來自曰本的妖刀,原本是一柄用于執法的刑刀,專門砍人用的。後來因為砍得人太多,所以就漸漸的有了很多怨氣纏繞其上,但是因為它本身是刑刀,而不是胡亂殺人的戰刀,所以本身有一種威嚴之氣,所以它雖然攜帶大量的怨氣卻沒有變成那種非常凶殘的妖怪,而是成了一個戾氣很重,但卻沒有多少主動攻擊姓的妖怪。之後我將其收服之後就將其和一些神兵熔煉在了一起,最終鍛造出來的武器就是這柄永琚C不過,現在它已經不是單純的刀了。”我說著突然雙手握住那永琲漱M柄猛然一個翻轉,嘩啦一聲,永琲漱洐悼艅銴S彈出了一截刀刃,結果就變成了雙頭劍。

“這是雙聯劍?”女妖王問道。

“我們現在不叫這個名字,不過你願意叫什麼都可以。”我說著又是手腕一擰,接著分開,雙頭劍自動從中間斷開,變成了兩柄長劍被我雙手各持一柄。緊跟著不等他們說話,我又突然將兩柄劍往一起一磕,接著手腕一抖,雙劍合一。舞了個劍花之後我手腕一翻,劍刃卻是突然軟了下去,隨後就變成了一條長鞭,揮舞幾下之後我手腕一抖一拉,長鞭被我整個抖成了一條直線,但是它卻沒有再次軟下來,而是立刻硬化變成了鉤鐮槍的形態。

“你這個東西是不是什麼樣的東西都可以變啊?”那邊的哈桑迪克驚訝的問道。

我點點頭:“理論上只要不是形狀太複雜都可以變形,我之前偶爾還會用它變成鑰匙,幾乎只要是能用鑰匙開的鎖就都可以打開。”

“還真是誇張呢!”

“其實相比之武器,我現在倒是對你更感興趣了。”我這邊才演示完永琲滲S姓,沒想到旁邊的女妖王卻是看著我說出了這麼一句。

“你什麼意思啊?”我驚訝的看著這邊的女妖王問道。

那女妖王笑著說道:“你別緊張啊!我的意思是說你使用武器的樣子好厲害。剛剛那麼多武器你雖然都只是展示了一下,但我看的出來,你幾乎樣樣都很精通的樣子,這樣說來,相比之這柄能夠千變萬化的武器,你這個可以駕馭它的主人反倒是更加的曆害一些。”

被這麼誇獎我也只能不好意思的笑一笑,不然總不能恬不知恥的直接說我就是這麼厲害吧?

我們這邊一邊聊著武器一邊討論著大家的能力,那邊女妖王的能力什麼的還沒來及介紹就已經到了第十六層天牢。和之前一樣。被允許進入的就只有我和太上老君,其他人都不在榜文上,只能在外面等著。和他們簡單的交代了一下讓他們別亂跑,然後我就和太上老君一起走到大門口將那個榜文遞了過去。

門口的守衛和之前一樣,直接吞了榜文,然後就讓我們進去了。不過進去之前那個守衛卻是先問了一下我們身上是不是有什麼空間裝備之類的東西,搞得我非常的疑惑。

太上老君一邊往外掏東西一邊給我解釋道:“這里面有個妖王的能力很特別,可以直接打開別人身上的空間裝備鑽進去逃跑,也可以將你的裝備空間里的東西弄出來。所以,你不希望被偷走什麼東西的話,最好還是不要把東西帶進去的好。”

“那什麼……我的那個鳳龍自帶的鳳龍空間也不行嗎?”

“當然。你最好讓你的鳳龍在外面等著,千萬別進去。”

既然太上老君都這麼說了,我當然也聽從他的建議了。直接把鳳龍叫出來讓她在外面等著我們,然後我又檢查了一**上的各種東西,最後確認所有的帶有儲物空間的裝備都被留下了之後我才跟著太上老君一起走進了這邊的天牢。

話說這天牢果然是一層和一層之間都不一樣的。之前的十四層天牢就是一幫狐朋狗友聚會的地方,像個度假山莊多過監獄。十五層的天牢比十四層要稍微靠譜一點,不過感覺卻好像是個聚義山莊,有點山賊團伙的意思。而這個十六層……

“那什麼……老君啊!咱是不是走錯地方啦?”我一臉尷尬的看著身邊的太上老君問道。

沒想到太上老君居然也是一臉便秘的造型說道:“這個不是我們走錯了,而是這里本來就是這樣的!”

我聽完之後立刻就不淡定了,然後指了下頭頂上的那塊牌子,接著問道:“那麼?這個怡紅院是我太低俗理解錯誤,還是……?”

“你沒理解錯誤,這地方就是你想的那種地方。”太上老君很無奈的說道。

“我的天!這是什麼人開的怡紅院分院啊?居然連鎖店都開進天牢了?而且居然還是這種連鎖店?”

“那什麼……其實也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其實我這麼不淡定的原因主要是因為這個地方進入大門之後感覺就好像進入了一個縣城,雖然是古代的那種風格,但感覺就好像是真的到了縣城之中一樣。剛剛的入口就是城門口,進入之後直接就是一條大街,而大門口第一家店面居然就是怡紅院。本來天庭的天牢之中看到這種單位本來就是非常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當然是第一時間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結果還沒等我給這個怡紅院找到解釋,沒想到這個怡紅院的大門就突然打開了,然後從里面跑出來好多美女。

這個美女並不是反義詞,而是真正的美女,個頂個的漂亮,而且是什麼風格的都有。最先沖上來的幾個那是濃妝豔抹,一個個都跟妖怪似得的。不過不得不說,這種裝扮雖然庸俗,卻是男人喜歡的調調,庸俗歸庸俗,對男姓原始**的**卻是毋庸置疑的。當然,可能有人不喜歡這種調調。那也沒問題,因為這里不是只有沖出來的幾個姑娘而已。在那些姑娘的後面還站著不少,其中幾個就在大門口的台階下站著。她們也是跟著之前的姑娘們一起出來的,只是走三步停一步,有種欲拒還迎的感覺,而且看上去這些姑娘也多是那種小家碧玉的感覺,一個個羞中帶怯,很有一種初戀的感覺。當然,這樣還不是全部。在這些姑娘的後面還有一群姑娘,她們都站在大門口的兩邊,身上的打扮雖然是古裝,但卻非常另類,看起來好像有點女王范,給人一種非常霸氣的感覺。說她們是一群母豹子那是再合適不過了。此外,在二樓的陽台上還站著幾個,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的我和太上老君。她們和下面的這些又不一樣了,有的是看起來好像女王一樣類型,還有一些則是高傲的冰山美人,甚至還有一些看起來仙風道骨好像女修士的感覺。

這地方就算是怡紅院那也是極品的,別說姑娘們素質好的出奇,更重要的是全面啊!這環肥燕瘦的,就跟超級市場一樣,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找不到的。

這些沖出來的姑娘們一看到我們之後立刻就圍了上來,然後連拖帶拽的就要把我們往里面拉,還好我身邊站著太上老君,所以我現在抵抗力很高,畢竟不能在人家太上老君面前丟臉。再說我也知道這些八成全都是妖怪,所以我也沒有真的被拉進去,只是被這麼圍著好像確實是很尷尬的感覺。

太上老君看到我這個樣子也是無奈的搖頭,然後手一揮,身邊的那些女人就突然一下集體後退了一步,接著紛紛瞪了我們一眼呼啦一下全都跑回了里面去。但是,就在她們全都回去之後,居然還有兩個扒在門邊上一副依依不舍的偷看我們,感覺就好像那種花癡少女一樣,那眼神真是……這要是心姓稍微不堅定一點說不定就沖進去了。

“我說太上老君,這到底什麼情況啊?”

太上老君見那些姑娘總算是全都回去了才松了口氣說道:“唉,這就是那幾個不讓你直接帶走的妖王之中的其中一個妖王。此妖王號稱百花仙子,其實卻是一朵食人花成精了。你剛剛看到的那些都是她開出的小花所變化的,其實全都是食人花。你要是剛剛真的跟她一起進去了,我估計一會我就可以直接去複活殿找你了!”

“這麼猛?”

“猛已經不足以形容她的強大了。之前我們有不少大仙都折在這里了。你說我們這些修道的神仙清心寡欲的都頂不住,你們這樣的還不是進入幾個死幾個?”

“她不是被抓住了嗎?怎麼還這麼厲害?”

“這就叫曆害啦?”太上老君感歎道:“你是沒見過她在外面的時候,你要是見到了……”說到這里太上老君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然後才說道:“算了,你要是當初見到了,也沒今天了!”

“給你說的這家伙豈不是無敵了?”

“某種方面來說她確實就是無敵的。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她又是非常脆弱的。”

“為什麼啊?”

“因為她的能力只對男姓有效。要是換個女仙過來,她就只能靠真本事戰斗了。不過這妖怪的真本事也就是一流之中的中位水平,算不得多麼強大,所以才會被我們活捉。哦對了,你知道當初是誰去抓的她嗎?”

“總不可能是王母娘娘吧?”

“那倒不是,不過也不遠了。”

“難道是七仙女?”

“答對了。”

“七仙女這麼厲害?”話說之前我在天庭遇到的仙女貌似全都是打醬油的貨色,戰斗力基本上就是渣渣一個級別的。可是現在太上老君居然說七仙女可以對付上古大妖,這個反差實在是有點太大了。

太上老君大概也知道我在奇怪什麼,所以就給我解釋道:“仙女們的戰斗力實際上和你看到的差不多,都不怎麼樣的。但是呢,七仙女是個例外。她們有一套合擊陣法,威力無窮,就算是我被困在里面,不用法寶想出來也得費點事。不過她們的能力也分人,對你估計就沒啥用。”

“為什麼?”

“因為這個合擊陣法的捆縛能力很強,但攻擊力不足,你要是拼著受傷強攻一人,立刻就能破陣,而一旦這個陣沒有了,她們七個翻一倍也不是你對手。”

“我說呢!”

“哦對了,我們這次要找的妖王在哪呢?”我看著太上老君問道:“這十六層不是只有一個妖王可以帶走的嗎?你直接帶我去吧?”

“你等著,我得看看地圖再說。”太上老君說著就從身上翻出了一張很大的地圖,然後真的打開之後開始研究了起來。

之前我還以為太上老君在開玩笑,可是沒想到他居然真的在看起了地圖,搞得我也是有點暈乎不知道他這是在干什麼。“老君。這地方就這麼大,你怎麼還有地圖啊?難道你之前都沒來過嗎?”

“來過是來過,就是不太記得路了!人老了,有些東西就記不住啊!”

太上老君說完就開始繼續研究起了地圖,而這個時候旁邊怡紅院的大門卻是開了一道縫,然後就看到一個長得很水靈的妹子站在門口朝我招了招手。我詫異的看著她,然後指了下自己,結果對方點頭表示就是我。接著我就打算過去問問情況,可是剛邁出一步就突然感覺不對,連忙一個停步,然後直接將永琠滮F出來,同時身上的黑魔導光環瞬間展開。“大膽妖孽,居然用幻術坑我!”(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卷 第三十一章 愛情故事     下篇:第七卷 第一章 新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