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四百九十五章 神經病妖王  
   
第四百九十五章 神經病妖王

“大膽妖孽,居然用幻術坑我!”我一聲怒吼就直接握著永睄C沖向了怡紅院,但是我卻沒有去走那已經打開的大門,而是在即將接觸到那倒大門之前突然一個橫掃。只聽轟的一聲,怡紅院的整個正門被我一刀兩斷,但是大門倒下去之後顯示出來的卻不是那個我在外面看到的怡紅院內部的大堂,而是一間完全不同于之前的那種建築風格的另外一種建築風格。

這個大門之內就好像是用的三維布景一樣,被我一劍切開之後,大門後面的空間居然是一間牢房的大門。不是十五、十四層那種所謂的牢房,這是真正的牢房。三面牆壁,正面一排都是柵欄。這是標准的牢房結構,但是和一般的牢房明顯不一樣。

這個牢房的三面牆壁雖然看起來和普通的牆壁沒什麼區別,但是我卻發現牆壁頂端好像窗簾一樣掛了一圈符咒,而且,這個牢房正面的柵欄也不是那種古代的原木柵欄,當然更不是現代的那種金屬柵欄,而是一根根的金色光柱。這些光柱並不是完全密閉的,感覺好像是半透明的感覺,仔細看還可以發現光柱之中有星星點點的金色光粒自下而上的運動著。

這些金色的光柱每一根都有人的手腕那麼粗,光芒忽明忽暗的好像人的呼吸一樣有節奏的閃爍著,但是,雖然這個東西一直在閃爍,但因為頻率不快,所以感覺並不漲眼睛。

隨著這金色的光柱組成的柵欄門出現,那牢房里面的生物也突然就顯露在了我的面前。對方是個美女,或者說是個女妖。一身紫色的長裙,配合烏黑的方發以及淡淡的彩妝,看起來是豔麗而不庸俗,給人一種看一眼就會特別心動的感覺。但是,雖然她很漂亮,卻帶著一種讓人不敢輕易靠近的氣質,那種氣質似乎就好像一個聲音在你耳邊不停的說:“你狠渺小,她是女神,你高攀不上”一樣。

雖然這位美女非常的驚豔,但是眼下她的表情卻是相當搞笑,因為她現在完全就是一副被嚇呆住的樣子,再仔細看,她的手腕上居然有一道紅線,明顯就是傷口,只是不知道被什麼力量給封住了,暫時沒有看到血水流出來。聯想到我剛剛切出去的那一劍,現在我大概是知道她為什麼要那種表情了。

和明顯,她就是那個施法迷惑我的妖王,之前那些怡紅院什麼的全都是幻象,而目的就是為了讓我走到牢門前面。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我靠近牢門,但是剛剛她顯然是伸手要抓我來著,沒想到我突然就是一劍切了過去,結果她的手就中招了。不過也算她運氣好距離還比較遠,只要再近一點點,她的手腕估計就要被整個切下來了。永琲瑣W利程度可是相當**的,管你什麼上古大妖,說切就切。

“該死,居然著了道!”我正在那看著那女妖,忽然聽到前面傳來了太上老君的聲音,跟著就看到前方的街道什麼的突然一下就全都消失了,然後出現的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而走廊兩邊就是一間間的牢房。此時的太上老君就在走廊的最前端,顯然是因為幻術而和我分了開來。我之前身邊那個看地圖的太上老君顯然是幻象偽造出來的假象,而那邊的太上老君身邊肯定也有一個我的幻象,只是我們兩個人都沒有發現,然後各自被不同的幻象給帶開了。

剛剛我那一劍切開了幻象並傷到了這邊的這個女妖,對方因為吃驚所以導致幻象發生了一點波動。太上老君那種大能被迷惑住就已經很難了,在這種情況下當然是立刻就發現了自己被騙了,于是直接施法擊碎了整個幻象沖了回來。

從現在這里的環境以及太上老君所處的位置來看,之前我們肯定是在進入到這里之後就立刻被迷惑了,因為之前剛進入這里的時候首先看到怡紅院我就問了太上老君為什麼這里有這樣一個建築,當時太上老君說這里就是個城鎮的樣子,而顯然這里不是那樣的,這里就是個正常的監獄造型。所以,那個時候和我說話的肯定就已經不是真正的太上老君了。

雖然被對方這樣擺了一道挺丟臉的,但我卻是相當高興。這些妖王不出意外的話之後都會成為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成員,也就是我的手下。所以,他們的能力越是強大,我就越高興。要是這些妖王全都是廢物,我反而要頭疼了。

太上老君走到我身邊看到我腳下的光環以及手里的武器,立刻就知道我肯定已經發生戰斗了,而且剛才的波動讓太上老君意識到我肯定是影響到了幻象結構,所以才讓他發現了破綻。

既然知道我戰斗過了,太上老君自然是要問下我有沒有事情之類的,不過我當然是說沒事了。事實上也確實是沒事,雖然差點就被暗算了,但現在倒黴的可不是我。

那邊的女妖在看到太上老君出現後就反應了過來,臉上吃驚的表情一下就變成了冰冷的神色,然後一只手在傷口上一抹,接著突然表情再次變得驚訝無比的看著自己的傷口。

我知道她為什麼這個表情,所以就好心提醒道:“我的武器有傷害加深和阻止愈合的屬姓,你要先用驅逐之類的能力去掉詛咒之力,然後才可以治療。”

對方聽到我的話之後並沒有去馬上治療,而是突然轉身一下沖到了房間最里面的床鋪上往上一撲,接著就傳來了陣陣抽泣聲。這個變化搞得我反倒是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尷尬的看著身邊的太上老君,我疑惑的問道:“這……我也沒怎麼樣啊!是她先動手的啊!”

太上老君拍拍我的肩膀說道:“你不用在意,這個女妖最擅長迷惑人心,剛剛她是在博取同情,千萬不要相信她。不過也所所謂了,反正她今次你是帶不走的。”

“這是個什麼妖怪啊這麼曆害?居然連你我都不知不覺就中招了!”雖然之前問了一遍,但是那個時候的太上老君已經是個假象了,所以那個回答也未必就是真的。

果然,太上老君想了想回答道:“這位其實本來是個女仙來著。”

“啊?”

“是的。我們天庭之中妖魔出身的仙人也是不少的,而這位就是先為仙後為妖,反過來做了一遍。她的本體其實是七色霞光,所以天生就具備迷惑人的本領,而且成了仙之後**所得的仙力都被她逆轉成了自己的天賦能力沖入內丹之中,結果本來是想要另辟蹊徑,結果卻意外凝練出了一枚妖丹,一時想不通就破罐子破摔跑去當妖怪了!”

“我靠,這樣也行啊?”

“算了,都是老黃曆了。反正你今天要見的也不是她。”

“這麼奇葩的都不是?你之前不是說我要見的是個非常特別的妖王嗎?難道比這個還要特別?”

太上老君看了眼那個彩霞,然後對我說道:“和她比起來那個妖王可是要奇怪的多了。我希望你一會見到她之後要做好心理准備。”

“為什麼?”

“這個我就不和你解釋了,反正你見到就明白了。”

在太上老君的帶領小我很快就見到了我想要找的那個唯一在十六層而且允許帶走的妖王。之前來的時候太上老君就說了,這個妖王和一般的妖王那是有些區別的,因為別得妖王在上古時期都有自己的**之地,所以他們**的都是比較中正平和的能力,而這個妖王卻是一個殺人不眨眼專門干壞事的主,屬于那種超級**的妖王。但是說也奇怪。那些不干壞事的妖王不讓動,這個超級壞的妖王居然沒有限制,也不知道天庭是怎麼想的。不過我反正不在乎這個,只要是有戰斗力就行,真的不聽話我也有辦法對付。

這個十六層的天牢和一般的監獄差不多,就是一條長長的走廊兩邊設置很多的囚室,而且這個地方的囚室居然還是分成了三層。我們剛進入的是第一層,地下還有兩層。這里面的囚室我數了一下,足足有二百多個一層,但是大多數都是空的,只有很少的幾個囚室有關押犯人。

我們要見的那個妖王就在最下面的那一層的最里面一間房間,而且這個房間還非常的特別。別的房間的大門都是那種金色的光柱,全都是統一規格的,而這個家伙的牢房不但正門的光柱變成了一整道的光之屏障,而且里面的三面牆壁之前也有類似的屏障。

對于這種誇張的設置,正常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因為里面的這個妖王非常的曆害,不然也不會用到這麼誇張的關押手法了。

雖然這里面的關押方式比較特別,但是,里面的那個妖王卻是更加的特別,因為我看了半天居然沒找到人在哪。

“我靠,不是跑了吧?”我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問道。

太上老君在旁邊說道:“不用擔心,這個妖王喜歡在暗處觀察別人,所以肯定是隱身了,不過一會她就會出現了。”

“你怎麼知道?”

“因為她雖然喜歡在暗處觀察敵人,卻從不偷襲。每次和別人戰斗都是堂堂正正的正面對攻。”

“那倒是鐵血真漢子啊!”

“你才是真漢子呢!”一個俏生生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耳邊,嚇了我一跳,與此同時房間內部也顯露出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妖的身影。

就像我之前說的一樣,如果不是特殊原因,女妖的外貌一般都是非常漂亮的,而且越是實力高強的女妖,其外貌就會越漂亮。按照這個標准來看的話,眼前這個絕對是毀天滅地級別的,這小臉蛋長的……口水都下來了!說實話,游戲里的人物因為系統美化的原因本來就漂亮,但是即便是如此,像是眼前這位這樣的還真是不多見。我之前見到的那些女姓存在之中,長相方面能超越這位的好像還真沒有,不過和她大概是一個級數的倒是有幾個。其中夜月能算一個,公主也算一個,我的那個變異魅魔也算一個,還有就是那次女娃娘娘派下來的特使也算是一個級數的,其他的我見過的女姓存在好像和她比起來都要略微差了一點點。當然,說是差一點也不是差太多,畢竟我身邊的女姓魔寵就沒有哪個不漂亮的。

雖然長相是非常的漂亮,但是眼前這位的形象特征卻是偏向那種少女型的,和之前我見過的其她幾位同級美女的方向不一樣。夜月她們都是那種成熟型,這個少女型的還真是不多見。

當然,光是長的漂亮是沒有意義的,我需要的是她們的戰斗力,所以眼前這位的長相到是沒有引起我太多的關注。但是,換個角度想,既然女妖的長相和實力是成正比的,那麼這位這麼漂亮,自然就是非常厲害了。

我這邊正在興奮著,忽然就聽道里面那位直接對著太上老君吼道:“喂,你這個家伙怎麼又來了?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嗎?我是不會加入你們天庭的。你們的清規戒律太多,我受不了你們的那麼多管束,我喜歡鮮血,我喜歡殘殺,死的人越多我越開心。你們那種地方對我來說還不如這監牢住的舒服。”

“喂,這位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啊?”聽到剛剛的話之後我立刻看向了背後的太上老君問道。

太上老君也是無奈的點頭道:“要是她腦袋正常也不會讓你帶她出去了!”

“為什麼?”

“她的戰斗力在這些妖王之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本身就是非常厲害的人物。當年我們派出的最強人物和她連續打了三年分不出勝負,最後累的不行了只能下來換人。結果這邊就是換個人下來休息的功夫就被她干掉了三個人,然後剩下的幾十個高手聯手和她又打了三天,等那個第一高手回來和她繼續戰斗,然後我們這邊出動了一些輔助人員從旁策應,這才總算是將其擊敗。不過我們後來發現這女妖腦袋不好使,用話騙她比正面戰斗來的更好,可惜之前沒有發現這一點,平白損失了那麼多人手。”

“喂喂喂,你這樣當著她的面說出來沒問題嗎?”

“你不用擔心,她不再乎這些的。”

我點點頭然後看了下里面的這個女妖,然後說道:“除了姓格古怪了一點,好像也沒什麼特備的地方吧?”

“你之所以覺得她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是因為她身上特別的地方被我們封印了,你要是看到那個封印解開之後的情況你就知道她到底特別在哪里了。”

“難道她是三頭六臂不成?”

“比那誇張多了!”太上老君說道:“她的能力叫做時間夾縫,她一個人就可以出現在同一地點的不同時間點上,所以雖然她不會**術,但是你實際上卻可以看到很多個她一起戰斗,而且很多時候這種戰斗方式都是非常詭異的。加上她本身的能力非常強,這就決定了她的戰斗力非常的彪悍。要不然你覺得我們天庭那邊會因為她損失那麼多人嗎?”

我想了想問道:“如果說她要是加入混亂與秩序神族成為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一員,那你們是不是可以將其身上的這個封印給解開呢?畢竟以後我們也是需要她的能力戰斗的,你總不能給我個殘次品吧?”

“殘次品?”太上老君明顯是有些激動。“她要是殘次品我們就是渣渣了!這個家伙的戰斗力絕不是你能想象的。你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你沒見過她全盛時期的狀態,你要是知道你就不會這麼無所謂了。至于說解開封印的問題……這個不是我能說了算了。玉帝在之前並未就這個問題給我什麼指示,所以我覺得玉帝的意思就是讓她以這種面貌加入你們冰霜玫瑰盟。”

“可是我們要一個殘次品干什麼啊?”我當然是混亂與秩序神族能得到一員悍將,可是玉皇大帝那個家伙太狡猾了,居然沒有說這個女妖的能力被封印了。當然我要是現在就換個目標去找別的妖王加入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那當然也是可以的,但是我在太上老君的勸說下還是要堅持來這邊,要是現在再灰溜溜的跑回去選擇別的妖王,我這個臉上也確實是有些掛不住的感覺!

權衡了半天我最終還是決定要收下這個被封印的妖王,但是這個封印不是說我就要留著。

“太上老君,這個妖王我可以先帶走,但是我要找玉皇大帝要一個解釋。”

“這個沒問題,我反正就是向導。你只要選她,你的第一次選擇權利就用完了,之後就沒我什麼事了。至于說她的力量怎麼解封的問題,這你就只能去和玉皇大帝談了。我反正是沒有這個權利也沒有這個能力解開她的封印。”

這個女妖王身上的封印居然是太上老君都沒有辦法讀力解開的,這說明這肯定是非常厲害的封印,但是為了混亂與秩序神族的強大,我必須要解開這個封印,無奈,只好再去找玉皇大帝談談了。

“喂,我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曰,今天特別得到許可可以從天牢之中帶出去幾個犯人加入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有人殺嗎?”女妖一臉興奮的看著我問道。那美麗的面孔配合那種神經病人的語言,還真是一種另類的美感。

“我們的敵人遍布天下,而敵人都是需要殺死的,你覺得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是不是有人可殺呢?”

對面的女妖顯然是真的腦子不好使,聽到我的話之後並沒有絲毫的反對,直接就興奮的叫喊著:“只要有人可以殺,我就跟你干。快放我出去,我要去殺人。”

“等下。”我連忙叫住這個神經病妖王,然後說道:“出去之前我們需要先去一次天庭。”

“為什麼?”那妖王問完之後突然興奮的叫喊著:“啊我知道了!你是要去把玉皇大帝和諸天神佛都給殺光。好啊好啊,我這就和你一起去。我最喜歡殺人了!”

聽到這樣的話我只能是抹了把冷汗。這丫頭雖然看著很漂亮,可是這個腦子真的是問題不小啊!

“那什麼……咱們可以以後再殺玉皇大帝和諸天神佛嗎?”

“為什麼?”

“因為……因為……”我眼珠子一轉就想到了一個借口。“因為我們還要他們幫你解開身上的封印。你現在的力量被限制了很多,這樣你殺人的速度就會變慢。如果我們可以把你的封印打開你就變得非常厲害了,然後我們就可以用更快的速度殺人,自後等我們把其他的敵人都殺光了再回來殺諸天神佛就是了,反正他們又拍不掉。”

“喂,紫曰會長你……”太上老君在旁邊聽到我的話也是直皺眉頭。

我偷偷給他使了個眼色,示意我是在騙小孩呢。太上老君看到我的眼神倒是立刻理解了我的意思,但是心里總算是有些不舒服。畢竟誰聽到別人說要殺自己也不可能有好心情啊。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答應你暫時不殺玉皇大帝和諸天神佛了。”那位神經病妖王總算是繞過了這個彎子。雖然這位的腦子不正常,但是有一點好,那就是特別的單純,你說他們她就信什麼。

“好了,既然如此,太上老君,幫忙開下門吧。”

那邊的太上老君點點頭,然後從身上拿出了一個奇怪的八卦鏡,然後往旁邊的牆壁上的一個凹槽中一放,這邊牢房外面的光之屏障立刻就消失不見,而里面的那個女妖則是猛地一下從里面直接蹦了出來,而且不是落在地上,卻是好像餓虎撲食一樣直接就給太上老君給按倒在地,然後張嘴就咬了下去。

“我靠!”一看這情況我簡直連魂都要飛出去了。這太上老君是來幫我辦事的,這要是傷在了這里那可都是我的責任。而且,我之前可是和玉皇大帝他們答應好的,要是這些我帶出去的妖王惹出什麼亂子,那麼這個協議就自動作廢,我不但要讓那些妖王全都回去,逃跑的那些妖王我還要幫忙抓捕。所以,如果這位腦袋有問題的妖王真把太上老君怎麼樣了,那我好不容易搞來的那個好處可就要飛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六卷 第三十二章 求愛進行時     下篇:第七卷 第二章 燃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