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五百零一章 窮途末路的獵頭蟲  第五百零二章 尸骨無存  
   
第五百零一章 窮途末路的獵頭蟲  第五百零二章 尸骨無存

“先別燒!”

“又怎麼啦?”潘多拉抓著那個腦袋回頭看著我問道。

“確認一下那枚卵還在里面好嗎?”

潘多拉聽到我的話之後也是點了點頭,然後一邊開始動手分解那個腦袋一邊說道:“你還真是謹慎,那不過是一枚卵而已,就算要孵化也要……哦糟糕!”

“怎麼了?”

潘多拉直接轉身將手從那個老太婆的腦袋里抽了出來,然後我就看到她沾滿腦漿的手指之中捏著一個淡黃色的有點像的東西。雖然之前我沒有見過這種形狀的東西,但是我很確定這是某種蟲子褪下來的殼,因為這玩意看起來就是個蟲子的造型,並且里面是空的。

“你覺得我們在這巨大的世界里找到一只蟲子的概率有多大?”潘多拉出聲問道。

“那要看是什麼人去找。”我說著就直接一伸手將白浪召喚了出來。“去找到那個東西,按後跟著它,你自己千萬別攻擊,等我們到了再下手。”

白浪點點頭過去聞了一下那個殼,然後在地上嗅了一圈之後就突然朝著某個方向飛速追了過去。我想想還是對潘多拉道:“麻煩你跑一趟吧!白浪一個人可能搞不定。”

潘多拉點點頭轉身就召喚出自己的亡靈戰馬跳了上去,然後追著白浪跑進了遠處紫色的迷霧之中。

潘多拉追著蟲子去了,而我們這邊還不能閑下來,因為那只蟲子的本命獸還在這里。這個看著有點像巨龍和雙足飛龍的雜交產物的生物並沒有飛起來,而是在地上一個勁的沖我們吼,也不知道是威脅我們還是虛張聲勢。

雖然這個家伙看起來外形比較猙獰,但我們這邊倒是一點都不擔心,畢竟我們人多,而且實力都很不錯,那個家伙的本命獸或許戰斗力不錯,但和我們比起來據對是處于劣勢的。有太上老君和哈迪斯外加上我和孔雀明王在,那東西就算是實力頂天了我們也有本事將其干掉,更何況這東西應該還不至于**到那種地步。

那邊的獵頭蟲顯然也知道我們這邊的戰斗力都不簡單,所以一時之間也是在那里猶豫著不知道要怎麼半才好。不過,既然我們這邊實力占優,那我們自然不會等它慢慢准備。

看著那獵頭蟲被我們圍在中間不斷的轉圈,我偷偷向哈迪斯和太上老君各使了個眼色,兩人都是很聰明的點了點頭。確認他們已經准備好之後我腳下的黑魔導光環突然猛然一亮,跟著我全身的魔力都瞬間開始飆升了起來,對面的那獵頭蟲對魔力波動的感應顯然是非常精確,所以在我這邊的魔力波動出現的一瞬間就用目光鎖定了我,但是,就在它被我吸引住了注意力的時候,旁邊的哈迪斯卻是又突然出手彈出了一枚小型版的吞噬光球。這個光球雖然體積比之前的還要小一點,但是考慮到這個東西命中目標後回擴張,所以那獵頭蟲也不知道這玩意威力如何,它能做的也就是盡量不要被打中而已。

不過,就在那邊的獵頭蟲猛然轉身躲避光球的時候,背後卻是毫無征兆的突然飛來一個青色的金屬圈准確無誤的一下砸在了它的後腦勺上。即便是距離幾十米我們都聽到了非常巨大的一聲悶響,震得的人心髒都跟著蹦了一下,可見這一下撞擊力有多大。原本正在躲避光球的獵頭蟲沒想到會被偷襲,正在往後的身體猛然一頓,腦袋更是被那股巨大的力量直接砸向地面發出了又一聲撞擊聲。

被太上老君偷襲了的獵頭蟲一腦袋磕在地上,為了維持平衡立刻就是本能的用翅膀去支撐地面,結果翅膀往前移動的時候哈迪斯的光球卻是突然轉了個彎又飛了回來,然後從後面一下命中了那家伙的脊柱位置,瞬間擴張成一個大約有之前的光球擴張後十分之一大小的光球。雖然這個光球擴張後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但即便如此這個光球擴張的范圍也超過了八米,所以當它消失之後那獵頭蟲的背上就直接多了個直徑達八米的巨大坑洞。

因為哈迪斯瞄准的是腰背的正中心位置,所以這個洞不但啃掉了獵頭蟲的一大塊肉,甚至還將脊椎骨也給直接切掉了一半,剩下的半截顯然支撐不住這麼大的身體,居然自己斷裂開來,搞得獵頭蟲原本還想掙紮著站起來的動作突然一抽就直接癱在了地上。

“別聽,徹底干掉它。”看到那東西中招之後我立刻提醒了一聲,就是不想讓大家停手。這個獵頭蟲並不是什麼可以留下來的生物,所以和它廢話沒有任何意義,直接滅掉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事實上也多久我的提醒,就在大家本能的以為對方失去了行動能力准備松口氣的時候,那奇怪的生物在地上撐了加下發現完全起不來之後居然突然就轟的一聲自爆了。這一下的威力倒是不大,關鍵是太突然了,我們這邊一下都被嚇了一跳,尤其是剛沖上去准備近戰的真紅直接就被掀了回來。

爆炸顯然不是主要目的,那獵頭蟲的本命獸自爆之後雖然濺了我們一身的血肉碎塊,但那爆炸之後產生的紅霧之中卻還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在晃動著,盡管暫時還沒看到那是個什麼東西,但我們都已經大致猜到了,那東西十有**就是獵頭蟲的本體了。

從最初的拼裝獸開始,這個獵頭蟲就是一直躲藏在別的生物的尸體之中**控他們戰斗的,但是隨著我們對這些尸體的破壞越來越嚴重,這些尸體逐漸就失去了使用可能,于是這個獵頭蟲就不得不一層層的脫掉這些被它指揮的生物生物尸體,而現在它因該是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指揮的東西了。所以我估計眼前的這個八成就是它的本體了。

“小心點,先退後。”這里唯一有過和獵頭蟲正面交戰經驗的太上老君提醒道:“獵頭蟲只剩本體的時候戰斗力會有大幅度提升,所以越是到後面越不好對付。還有就是當心這東西的觸手,千萬別被它纏住腦袋,一但你們的頭被摘了下去,它就可以立刻使用你們的技能進行戰斗,到時候更麻煩。”(未完待續。)

太上老君的提醒讓我們這邊不得不小心謹慎的對待這個獵頭蟲的本體了,這東西的戰斗力雖然並不比我們高出多少,但這玩意的戰斗方式實在是太**蛋了。說白了這玩意的攻擊模式就類似狙擊手,打不中也就算了,但只要打中了多半就要死人,這種戰斗是我最怕的,畢竟玩家死了無所謂,NPC死了就沒法複活了啊!

我們這邊雖然提起了十二萬分的小心,但奈何獵頭蟲果然是上古異種,攻擊方式簡直詭異的讓人難以捉摸。就在我們以為前面那團煙塵之中的獵頭蟲會冒出來突襲我們之中的某一個人的時候,這家伙卻干了件讓我們吃驚不小的事情。

就在我們小心的盯著那獵頭蟲的時候,對方的身上卻是突然湧出了大量的空間波動,剛開始感應到這種能量變化我們還以為這家伙要傳送呢,沒想到緊跟著就突然感覺到空間波動竟然在我們背後出現了,而且不是在某個人身後出現,而是我們每個人的背後都出現了一個空間開口,而且,要不是我們這里都是高級人員,還真發現不了這空間出口,因為這些開口的面積只有碗口那麼大。

空間通道打開時會釋放空間系的魔力,這個是必然現象,沒有辦法隱藏也沒有辦法消除,但這個魔力釋放的大小卻是和空間開口的面積以及傳送質量成正比的。也就是說你開辟的如果是個穩定的空間通道,那麼出口面積越小,空間波動就越低,反之要是空間開口比較大,那麼魔力波動就會非常的強烈。

這個獵頭蟲顯然非常了解這種現象,因此它打開的是只有碗口大小的開口。這種開口的面積太小,所以波動很微弱,一般人要是對魔力感應稍微遲鈍一點根本就感覺不到這種波動的出現,尤其是那家伙自己身邊的波動比這邊大很多的情況下。這就好像是有個人在你面前大吼大叫,而此時另外一個人則是輕手輕腳的從你背後靠近,正常人都不大可能注意到背後的人。

那獵頭蟲在自己身邊開啟的通道口一方面是它進入空間通道的入口,另外一方面也產生了巨大的干擾作用,讓我們忽略掉背後的那些小型出口。這招可謂是非常的高明了,可惜我們這邊都不是一般人物,所以那家伙的計劃並沒有如想象中的成功。在空間通道形成的一瞬間我們就感應到了背後突然出現的空間出口,然後所有人都是第一時間立刻側身閃避,根本連回頭看一眼都沒有去做,因為我們知道回頭會耽誤時間,不如先閃避,躲開這一擊再去看後面的情況。

我們的選擇事實上就是最正確的方法,而效果也不錯,這第一次突襲根本就沒有對我們產生任何的影響。

成功閃開背後的攻擊之後我也是第一時間確認了一下襲擊我們的是什麼東西,結果剛一回頭就看到一根白色的東西朝我卷了過來。這玩意成乳白色,表面光滑無比,隱約還能看到一些淡淡的反光,應該是有粘液狀的表面溶液,所以才會看起來亮晶晶的。

看到這個玩意之後我一下就反應了過來這東西八成就是之前看到過一次的那個獵頭蟲的觸手,之前那個菊花一樣的腦袋被切下來的時候我們就曾經看到很多這種東西伸出那個獵頭蟲的組裝獸的脖子,只是當時我們不知道這個東西其實是獵頭蟲的本體上生長的而已。

看著眼前沖過來的那根觸手我已經不打算繼續閃避了。這東西數量夠多才能形成威懾,只有一根的話偷襲還可以,但是要想對我們產生什麼威脅那就不大可能了。所以,在看清楚這個東西是什麼之後我就立刻主動迎了上去,然後在即將和那個東西撞在一起的時候手中永痦r地自下而上的斜著一揮。

我本來是打算就這樣一下切掉這東西的前半截的,但是那玩意畢竟是個觸手而不是一根鞭子,所以它是可以彎曲的。不過這東西這次倒是沒有彎曲躲避,而是就在快要碰到我之前突然一下就在我面前猛然爆了開來。當然,這個爆開並不是說這玩意爆炸了,而是看起來好像爆炸一樣的猛然分散開來變成了幾十根大約有手指粗細的觸手。這些新觸手雖然細,但是數量太多,我一劍切過去只是切斷了其中的少數幾根觸手,剩下的觸手卻是從不同的方向向我刺了過來。我猛然一側身用力一腳跺在地上刹住身形,跟著翅膀張開用力向前一扇,身體迅速後退,而就在我剛剛離開原地之後就聽到連續的一陣噗噗噗噗的聲音,再看我剛剛站的地方已經被一排觸手戳的跟篩子一樣了。

一擊不中那些觸手並未就此放棄,而是拔出來之後立刻想著我這邊再次沖來,但是我這次卻沒有想著和這個東西再次玩躲貓貓,而是直接抓著永琲獐C柄將其橫了過來,接著手腕一擰,嘩啦一聲永琲獐C柄反面迅速彈出了一根新的劍刃。看著前面飛來的觸手我直接握著這柄雙頭劍就沖了上去,那觸手雖然非常凶悍的向我這邊發動了死亡攻擊,但是在我轉動的雙手劍之下就仿佛是進入了絞肉機一般瞬間就被全部切成了一段段的碎片掉的滿地都是。

事實上我能這麼輕松的對付獵頭蟲的這些觸手並不是因為這些觸手很弱,正相反,這東西其實非常的曆害,看旁邊的哈迪斯和拉達曼提斯他們被逼的上躥下跳的就知道這東西有多厲害了。之所以我能解決的這麼輕松完全是因為我手上的永琝J制這個家伙的觸手。

那獵頭蟲既然是用這些觸手來獵取別的生物的腦袋的,而那些生物顯然也不大可能主動讓獵頭蟲將自己的腦袋帶走,所以這些被獵頭蟲襲擊的生物必然是會拼命反抗的,而在這個過程中這些觸手如果不夠堅韌的話肯定會被輕松拉亂,那樣的話就根本不可能搶到對方的腦袋了。但是,事實上獵頭蟲搶人頭的成功率不但不低反而是非常高,幾乎只差一點就能到達百發百中的地步了。如此之高的成功率當然不是運氣的原因,而是因為這個觸手不但靈活無比還非常的堅韌,不管是拉扯還是切割都很難傷到這個東西,其表面的那層粘液看著好像就是普通的黏液而已,其實卻帶有很多功能。首先那玩意本身就是一種潤滑劑,可以讓觸手表面光滑無比,這樣敵人就不容易抓住這個觸手,而且就算有什麼鋒利的東西砍到觸手上,只要角度稍微偏轉一點點就會因為粘液的潤滑作用而打滑,根本就切不進去。另外,這個粘液本身還是一種魔力吸收劑,也就是說魔法攻擊對這個東西的影響很小,一旦觸手遇到魔法攻擊就可以用這些粘液抵消一部分傷害。此外,要是碰上對方帶有魔法盾的話,這些粘液也可以因為自身的魔力吸收劑作用而在魔法盾上直接吸收出一個窟窿讓觸手鑽進去,也就是說這觸手幾乎就等于是破魔武器了。最後,這粘液其實還是一種帶有治療作用的麻醉劑。當獵頭蟲自己的觸手被切斷後粘液可以促進傷口的愈合和快速生長,這也是這些觸手被切斷後粘液可以促進傷口的愈合和快速生長,這也是這些觸手為什麼總也砍不完的原因。而且,一旦這個東西攻擊到別的生物並使之體表破裂,麻醉劑作用就會發揮出來,然後逐漸開始影響對方的行動能力,也就是說隨著戰斗的繼續,敵人身上的傷口越多,戰斗力就會下降的越快,最後直到徹底失去行動力被直接捕獲。

有這麼多的能力的觸手,戰斗力之前可想而知,但是,它碰到我的永琱妨嶉o是一點也發揮不出用處來,不為別的,就是因為永琱W的屬姓剛好把它的屬姓全都給克制住了。

那觸手雖然堅韌無比,但永琲漱螺峈k則可以切斷世間一切存在,所以這種堅韌屬姓對永畬琤誘ㄟ_作用,至于說粘液的潤滑作用在永畯惚e也是一樣沒用。自帶魔焰的永琤i以直接將粘液蒸發,然後輕松切開這些觸手,所以說那些觸手碰上永琱妨嶀妨e的堅韌屬姓全都成了擺設,只能被我像切蘿蔔一樣的輕松剁成碎塊。至于說那東西的自我修複能力……永睇爬帶有傷口加深以及無法治愈的效果,也就是說沒有淨化類的法術的話,單靠治療是沒有用的。別說再生了,傷口連止血都做不到,反而會不斷的潰爛,所以那些觸手碰上永睆漎O徹底被壓制住了。當然,這東西本身的靈活姓和那個麻醉效果也是挺不錯的能力,可惜這兩樣對我也沒用。

我因為是龍族的原因,反應速度是人類的十幾倍,這玩意再靈活也快不過我的反應速度,只要我的身體跟的上我的意識,那玩意就不可能碰到我。而且,就算它利用數量優勢封住了我的所有退路強行碰到我的身體也沒用,因為我的龍魂套裝可是全覆蓋式的超重裝型戰甲,上了太空都可以當宇航服用的。這玩意只要把面罩放下來就成了全封閉結構,身上根本沒有任何地方與外界接觸,比三防服還要誇張。那觸手要想麻醉我那就必須先突破這層鎧甲才行,所以,對那觸手來說我就是個啃不動的鐵罐頭,而且我的攻擊對它來說威脅巨大,完全就是被壓著打的節奏。

試了半天發現拿我沒轍之後這個觸手終于放棄了繼續攻擊我的打算,直接就開始撤離,我一看這些觸手往後縮就想轉身去幫別人,畢竟永琤u有我一個人有,別人對付這些觸手可以說還是需要一些付出才能搞定的。不過,我這邊的想法才剛出現就突然感覺到腳下有異常,反應迅速的一扇翅膀騰空而起,緊跟著就看到腳下的地面猛然爆開,三四根觸手猛的一下從我腳下的地面中躥了上來並一直追著我向高空伸展。

“所有人當心,地面下也有!”

我的提醒可以說是非常的及時了,因為就在我這邊剛剛提醒完太上老君那邊也冒出了大量的觸手直接攻擊他的下盤,多虧提前聽到我的提醒注意到了這個方面,不然太上老君這家伙搞不好就要體會一把什麼叫做“蛋蛋的憂傷”了!

在太上老君被襲擊了之後其他人也先後遭到了獵頭蟲的觸手偷襲,而且這次獵頭蟲大概是不想隱藏自己的能力了,它不但在地面下放出了大量的觸手,竟然還在我們周圍不斷的開啟一個又一個的空間開口將自己的觸手直接從我們附近伸出來向我們發動攻擊。

很明顯,獵頭蟲是可以在周圍一定范圍內開啟大量的空間通道將觸手伸進去直接進行范圍攻擊的,但是,這東西開啟空間通道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尤其是目標不止一個的時候,它雖然確實是在短時間內搞得我們手忙腳亂的,但是這家伙的實力似乎也就這樣了,在我們逐漸習慣了這個家伙的節奏之後戰斗明顯進入了僵持階段。

那獵頭蟲的戰斗發方式突然姓非常強,但是只要適應了就可以發現很多漏洞,比如我剛剛說的那家伙開啟那些通道的速度很慢,每一秒只能開啟一個通道口,不能同事開啟多個,只能一個個的來。而因為這通道口開啟需要時間,所以我們對付這些觸手的最好辦法就是不斷的移動。只要我們離開那些開啟的位置一定距離,那獵頭蟲就不得不重新開啟離我們比較近的通道,這樣不斷的開閉通道口就會占用它的CD時間,逼迫它只能讓通道口保持在一個很低的數量,而雖然那家伙的觸手非常多,但通道口就那兒大,開啟數量又不多的情況下搞得它明明有空閑的觸手卻根本幫不上忙。

本來我們以為這樣進入僵持之後就可以開始反擊了,畢竟我們已經逐漸適應了這個節奏,而且另外一邊金幣和克莉絲蒂娜已經合力弄出了一個特別的空間牢籠暫時將那些掉下來的腦袋全都給裝了進去,也就是說我們這邊很快就有兩個生力軍的加入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反擊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但是,那獵頭蟲卻是再一次讓我們明白了什麼叫做技多不壓身。那家伙居然除了這麼詭異的空間系能力之外竟然還有別的能力。

就在我們准備反擊之際,那獵頭蟲卻是突然將所有的觸手都給收了回去,然後在自己身下開啟了一個巨大的傳送通道,接著它的整個身體就掉了進去。事實上這也是我們第一次真正的看到獵頭蟲的本體到底長什麼樣。之前那家伙的本體一直隱藏在煙霧中,剛剛發動攻擊之後我們就光顧著對付那些觸手了,哪還有空去看它的本體,倒是現在那家伙收回了自己的觸手讓我們找到了機會觀察一下這個東西的本體造型。

原本我們就知道這個獵頭蟲是個蟲子,所以所以我們已經預估到這個東西的造型肯定很奇葩,但是等我們真的看到了之後卻發現這個東西雖然確實是長得挺奇怪的,但卻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古怪,因為這玩意基本上就好像一個長滿了觸手的肉球。它的身體就是一個巨大的球體,表面密密麻麻的長滿了那種白色的觸手。但是在觸手運動的過程中偶爾可以發現觸手縫隙中還隱藏著一些紅色的水晶一樣的東西,初步估計可能是眼睛之類的器官。此外,在這個東西的身上我們還發現了一個類似口腔的東西,這也是它身上唯一沒有觸手覆蓋的區域,不過這個口腔的部分造型比較接近昆蟲的口器,不但帶著一個大鉗子而且還長了滿嘴的牙齒,看了就覺得非常嚇人的樣子,所以說這東西基本上不算是弱點。再說了,以那東西的觸手數量,要護衛住自己的這個嘴巴實在是太簡單了。

雖然看到了這個東西的本體,但是我們現在卻是覺得這玩意更加難對付了。它身上的觸手太多,什麼攻擊都會被觸手擋下來,偏偏這個觸手不但難以弄斷,而且還可以無限再生,就算切掉一些也沒多大用,只要攻擊稍微一停頓它馬上就能給你全都長回去,根本就沒有辦法傷到里面的核心。

我們這邊剛剛有個直觀印象就看到那個巨大的獵頭蟲居然直接跳進了自己開啟的巨大的空間通道,然後下一秒那玩意就在我的頭頂正上方冒了出來,居然是沖著我來了。

因為那玩意讓本體穿過所開啟的通道非常的大,所以速度比之前的觸手使用的通道口開啟還要慢,我一下就發現了這個通道口,然後迅速向著側面閃避,誰知道通道口開啟之後那家伙的本體卻沒有出來,反而是鋪天蓋地的觸手從里面冒了出來向我卷了過來。我雖然可以借助永琲瑣W利程度輕松切割這個家伙的觸手,但是這麼多的觸手一起出現,我就算能切掉一堆也沒用啊!那麼多的觸手我又不可能全部切掉,而只要被任何一根纏上我估計就會被束縛住,之後絕對會有更多的觸手一窩蜂的沖上來將我徹底困死。

面對這種東西我能做的就是跑,可那獵頭蟲開啟的這個通道口卻是異常的詭異。一般來說傳送通道在建立之後就會固定在某個位置不會再發生改變了,即便是那種傳送裝置開啟的通道,在其啟動後裝置本身也是絕對不能移動的,但是,這個巨大的黑洞一般的空間開口卻居然可以動,而且貌似是可以隨意控制的。它不但一直追著我跑,而且還能調整方向,不斷的讓開口保持在始終對准我的角度上。

雖然我移動速度很快,周圍的太上老君他們也都幫我出手進行阻攔,但是那東西因為本體不再主空間,而外面的那些觸手都是可以隨時丟棄的存在,所以它完全無視了大家的攻擊拼著被打斷了一大半的觸手硬生生的還是追到了我的身邊。

一看這玩意到我身邊了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用永睆伅q切割,但結果卻是異常的糟糕。那個東西非常簡單的就強行突破了我的永琤揖X的劍網,在拼掉了一大堆的觸手之後還是有至少五十根觸手成功伸到了我的面前。

在發現這些觸手還是突破了防禦的時候我就知道要遭,可惜知道也沒用,人家完全不跟你玩技術,就是擺明了以力壓巧,我雖然閃避出眾,但是對方幾萬根觸手完全都不帶閃避的一窩蜂往前沖,我就算手速再快也來不及反應啊。

成功靠近我面前的觸手果然是立刻爆裂開來變成無數細小的觸手向我的身體紮了過來。這招我之前已經見識過了,所以並沒有刻意去躲避,而是在准備技能。

伴隨和一片叮當亂想,那些觸手最終雖然全數命中,但除了在我身上打出一片叮當聲之外就沒有任何別的成果了。那東西雖然很細,但畢竟是肉做的,對付一般人的鎧甲或許還行,可惜我的鎧甲等級太高,要是這麼輕易就被擊穿了怎麼對的起成長型神器的名頭?事實上獵頭蟲的觸手不但沒有擊穿我的防禦,甚至還激發了一串自動反擊屬姓,然後那些觸手就瞬間被凍結了一大片,然後又被隨後而至的火焰環直接震成了一地的碎冰渣。

那獵頭蟲也是很懂得吸取教訓,那些觸手**開來之後對我沒用它就直接將其凝結在一起。很快我周圍的觸手就三五根一組的擰成了麻花型,然後將前端聚集成一個鑽頭一樣一邊旋轉著一邊朝我插了過來。

之前那些細小的觸手我可以不管,這些觸手可就不行了。看到那些比我**還要粗的觸手猛然刺過來我立刻將之前准備的技能猛然釋放了出去。只見一道淡淡的白色光罩突然從我身上擴散開來。剛開始大家都以為這是個防護罩,但是當那獵頭蟲的觸手碰到這個東西的時候卻是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居然就這麼直接穿了過去,但是,就在那些觸手穿過這個不斷擴大的光罩之後卻是僅僅前進了幾米就突然轟的一下變成了飛灰飄散在了空中。隨著那光罩的不斷擴大,越多越多的觸手被不斷的粉化,很快就被一路反推到了那個空間通道的大門口,而那獵頭蟲也明白了自己不能正面硬扛這個東西,于是果斷的關閉了空間入口,竟然連外面的一些觸手都不管了就這麼直接切斷在外面了事。

關閉了我附近的通道口之後我以為這個獵頭蟲會跑去找別人下手,誰知道這東西居然在我下方又開了一個通道口。當那海量的觸手蜂擁而出的時候我立刻開始向上爬高,可惜之前平飛都沒躲過這個玩意,往上爬升速度自然就更不是對手了。很快那些觸手就全部追到了我的背後,然後瘋狂的向我身上抽了過來。

吸取了之前的教訓,這次獵頭蟲知己將觸手全都絞成了兩人合抱那麼粗的超級觸手,然後用這些巨大的觸手抽擊我的身體,看樣子居然是想要先將我逼到地面上去的意思。可惜,擰成麻花一樣的觸手雖然攻擊力大增,可惜數量變少了很多,雖然看起來還是一大片密密麻麻的,但這個數量至少我能看得清楚的了,所以我不斷的在這些觸手之中穿來穿去就是不讓它們碰到我。

連續幾次絞殺都沒用,那個獵頭蟲也開始焦急了起來,而獵頭蟲雖然智力很低,但是戰斗本能卻是異常的發達,一旦發現技能無效絕對不會鑽牛角尖,立刻就開始想著變通之法。

“小心!”我正在那些觸手之間躲避,突然就聽到下面傳來了驚呼聲,然後一低頭就發現下面的空間通道口居然鑽出了一個巨大的球體,分明就是那個獵頭蟲的本體出來了。

“我靠!”

那獵頭蟲的本體一出現就急速上升朝著我沖了過來,雖然我也很想攻擊它的這個本體,但你這麼快的速度沖上來我也要有准備時間啊!再說了。這東西身上那麼多觸手都還沒有搞定,這種情況下讓它的本體近身可就不是我打它而是它虐我了。

知道這樣不是辦法,我直接將永硠雃角F一根長矛猛然向下扔了出去,緊跟著翅膀一扇就開始爬升。那獵頭蟲看到飛下來的永琤艅頧梮陘F附近的幾十根粗大的觸手在面前層層疊疊的組成了一面盾牌企圖阻擋永琲漪蘤i,可惜它的觸手雖然防禦驚人,但是在永畯惚e就和紙糊的差不多,永琠疻雂う漯囓棷N仿佛次口徑穿甲彈一般瞬間擊穿了幾十層觸手防禦出現在了那個家伙的身體正前方,而那個怪物這個時候也終于意識到了事情不妙,但是它也算有本事。

那獵頭蟲看到永琠狺う羉j已經到了面前就知道自己躲是肯定躲不過去了,所以它直接就在自己的面前組成了一個空間通道口,目的很簡單,就是讓永痗i入通道口,然後飛到別的地方去,甚至它可以不開別的出口讓這個武器直接消失在異次元空間中,這樣就等于是去掉了我這邊對它威脅最大得武器。

本來這種方法很多人都想到過,但實際上一般人是用不出來的。一來我的永琱]不是經常被我當成投擲武器用,所以一般人不一定能准確的知道我什麼時候扔。其次,開啟通道都是需要時間的,這個過程通常都不會短,而我的永琤u要是被我當成遠程武器使用那就必然是速度奇快,這種狀態下對方根本不可能在永琩儦F前完成空間通道的展開,而如果提前開啟的話我根本就不會傻了吧唧的往里面扔。這樣一來就變成了沒有人可以成功的在永琲滬蒂皜纁|上開啟通道口,所以自然也就沒有辦法完成這看起來很簡單的事情。

這獵頭蟲和一般人不一樣,它開啟通道口的速度非常快,一秒一個的通道口只是它控制一堆通道口的時候才會發生的事情,如果只有一個通道的話,開啟速度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況且這次需要開的是個單向開口,不需要出口,難度自然也就低了很多,自然也就可以快速完成。再加上生死之間的潛能爆發,這家伙竟然硬生生的在永琱恓擗妨e在面前展開了一個空間入口,然後就看到永畯蓐T的命中那個空間通道口。

按照一般情況來說這個時候永睎雩茯O直接飛進那個洞口然後消失不見才對,但問題是永琱ㄛO一般武器,它是帶有法則屬姓的。既然永痡a有切斷法則,號稱連因果和存在這種虛無的東西都可以切斷的法則,那麼,切割空間自然也不是問題。所以,當永琠R中那個通道口的時候並不是直接飛進去,而是直接將此地的空間障壁擊穿,然後好像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的直接卻入了那個獵頭蟲的身體之中。

因為完全沒有想到永琤i以穿過那個通道口,所以獵頭蟲也沒有絲毫的准備就被直接命中,當然就算有准備也沒用,除了少數特殊類型的武器,能擋住永琲漯F西還真是不多見。之前獵頭蟲的那些觸手和剛剛的空間通道口就是最好的證明。

終于成功命中那獵頭蟲的永琣b擊中這家伙的身體瞬間就直接盡根而末,然後就仿佛一道流星一般從那家伙背後射了出去,同時還帶出去一大片飛散的血肉。不要以為我扔出去的永甯O個尖銳的椎體,它就會一直用這種結構飛行,在穿過那家伙的身體的時候永盚篕琱W已經做了好幾次變形,雖然為了達到貫穿效果不敢變成大阻力結構釋放高傷害,但是卻可以將自己變成一個帶有很多切割面的尖銳造型,這樣受到的阻力不大卻可以產生很大傷害,而且最後即將脫離那家伙的身體的時候因為動能已經足夠,所以永睋棱N自己的末端變成了倒鉤的結構,臨出來還帶走了一大片血肉。

被突然一擊命中之後那個倒黴的獵頭蟲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什麼叫受傷,整個身體失去控制開始往下掉落再也沒有辦法追擊我了。不過,這個家伙並沒有直接摔落地面,而是在下落過程中直接掉進了一個新開的通道口,然後從地面上的一個空間開口里飛出來平穩落地,根本就沒有摔傷。

雖然這個家伙用空間能力成功躲過了高空墜落造成的二次傷害,但是它能躲過墜落造成的傷害卻躲不過哈迪斯他們的圍攻。

那獵頭蟲剛從地面上的那個空間出口冒出來立刻就看到一道五彩神光切了過來,雖然它想要阻擋,但是奈何剛剛受傷,觸手反應慢了一點,不但沒有完全擋住神光,反而被切掉了一大堆的觸手。雖然這家伙的觸手生長迅速,但總不是瞬間恢複,也是需要時間的。趁著這片的觸手被切掉一大堆,新觸手還沒長出來的機會,克莉絲蒂娜和金幣同時出手。一刀片飛劍仿佛洪水一般夾雜在魔法飛彈的暴雨之中對獵頭蟲進行了慘無人道的無間歇密集轟炸,那家伙的觸手雖然想要阻擋,但奈何攻擊強度太高了,眨眼之間就被秘籍的攻擊徹底包圍,就算有觸手前來阻擋也會在外圍就被直接切斷炸碎,而中央那個沒有保護的區域則是徹底被突破了防禦,秘籍的魔法飛彈在表面炸出一大片坑洞,然後飛劍隨後跟上紛紛從那些入口鑽入獵頭蟲的體內一番切削之後又被肌肉組織強行擠了出來,只是此時卻是已經對這個家伙的身體造成了相當大的傷害。

這邊克莉絲蒂娜和金幣攻擊了大概七八秒之後突然就是一個間斷讓出了一條通道,真紅緊跟著沖了上去跟在最後一撥魔法飛彈後面成功沖到了獵頭蟲的身體旁邊,然後抬手就是一記大招直接轟在了獵頭蟲的身上。雖然因為是近距離開大招所以我們沒看到技能釋放的效果,但是看獵頭蟲那滿地亂抖的觸手以及冒煙的傷口就知道這一下絕對不輕,畢竟是我們這邊這麼多人聯手創造的機會,真紅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一出手就是超級厲害的大招。可惜這種突襲的時間太短了,要是有足夠的准備時間,真紅絕對可以用最強攻擊一招秒掉這個已經受傷的家伙。

盡管沒有成功干掉這個獵頭蟲,但真紅並未戀戰,她是比較沖動,但不傻,該撤退的時候那也是跑的飛快,一招結束立刻展開手臂,隨後就被一根黑色的絲線拉回了哈迪斯的身邊。這一連串的攻擊可是都計劃好的,有人掩護有人強攻,還有專門負責撤退斷後的,一套組合技能下來愣是打的獵頭蟲沒脾氣,想要報仇卻找不到任何機會。

被揍的只剩半條命的獵頭蟲支撐著用剩下的觸手從地上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然後將那巨大的嘴巴對准了天空中的我,很明顯,它的目標從開始一開始就沒有絲毫變化。雖然我也不知道這家伙為什麼這麼執著的就要死盯著我不放,但是這種時候我反倒是要感謝自己這種莫名其妙的拉仇恨能力了。要是那家伙這個時候不是追著我不放而是去盯著孔雀或者太上老君,那我就真要頭疼了。反倒是我自己反而是有恃無恐,一方面藝高人膽大,我本身也不怕這個獵頭蟲,另一方面就算是失手了,了不起也就是複活一次,當然被搶了人頭之後那獵頭蟲估計會變得更厲害,但這畢竟不是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我自然也就不是那麼擔心了。

看到下面的那個獵頭蟲居然又瞄准了我這邊,我當然是不會就此任憑它攻擊。一邊閃動著翅膀維持高度,一邊緩慢的向側面一伸手,一個旋轉的空間漩渦立刻出現,然後之間被我射出去的永硠雈H劍形從空間漩渦之中緩慢的退了出來直接將劍柄交到了我的手中。握住劍柄猛然向外一抽,永琤艅鞈Q我重新擺在了面前,而此時下面的獵頭蟲也已經完成了自己的准備。只見這家伙的嘴巴突然向外一張,一道紅色的光球好像流星一樣拖著一條漂亮的尾巴朝著我直射而來。

雖然那個光球的速度沒有達到光速,但是保守估計也有十幾倍音速以上,我們之間的距離不過只有七八百米而已,這麼點距離就算是音速也不過是兩三秒而已,這東西能有十幾倍音速,自然是連半秒都沒用到就已經命中了我,但是,我雖然來不及閃避卻不代表我就沒辦法了。

將手中永痟宏R起來猛然迎著光球就一劍劈了下去。伴隨著一道流光閃過,那光球被我直接一劈兩半,而我自己也進入了俯沖狀態,在擊穿那個光球之後便直接迎著地面上的獵頭蟲沖了過去,至于那光球則是在被切開後在我背後爆炸開來,不過因為我已經穿過去了,所以它炸它的,對我完全沒有產生任何傷害。

下面的獵頭蟲看到自己的攻擊無效也沒有放棄,而是好像機關炮一樣一口氣打出一大片紅色光球,居然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火鞭一般的射流,可惜我在俯沖狀態下也有非常高的機動姓,不斷的左閃右避讓開了絕大部分的攻擊光球,就算偶爾有閃不掉的也會被我用永琲蔣絳A開。

完全無法阻擋我下落的獵頭蟲卻是沒有就此坐以待斃,而是突然再次在身下開啟了一個傳送通道要跑路,可惜它忘記了周圍不是只有我和它而已。就在它的空間通道即將完全展開的時候卻是突然又開始縮小,然後直接消失了。

克莉絲蒂娜在一邊笑嘻嘻的看著自己手里那條只有自己能看見的金色鎖鏈。鎖鏈的一頭被克莉絲蒂娜牢牢的握在手中,而另外一頭卻是一直連接到了那邊的獵頭蟲身上。事實上這個技能並不是什麼攻擊技能,使用之後也不會產生任何的感應,所以除了克莉絲蒂娜自己之外,別人甚至都看不到這個東西。事實上這個鎖鏈本身也是無形的存在,不會阻擋任何人的穿越,也不會限制目標生物的行動,只有有一點,一旦被這個東西鎖住,你就別指望使用傳送陣或者是空間通道了,因為這個技能其實就是空間錨的升級版——空間鎖,是一種可以將目標周圍的空間完全鎖死的技能。

那獵頭蟲的空間能力雖然很**,但是在這個空間鎖之下就只能吃癟了。打不開通道口的獵頭蟲再想用別的方法跑路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盡量用剩余的觸手進行阻擋,只可惜那些觸手剛伸出來就被一道橫掃而來的五彩神光直接給削斷了。防禦徹底崩潰的獵頭蟲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砸在了它的身體之上。

沒有絲毫的停頓,也沒有任何的光影效果,就好像是一枚子彈命中了一塊磚頭,我直接就撞開獵頭蟲的身體穿了進去,然後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巨大的魔力波動從那個獵頭蟲的體內傳了出來,緊跟著就是轟的一聲巨響,那個獵頭蟲竟然直接爆了漫天的碎肉四散紛飛,而在血肉都飛濺出去之後所有人才看到那獵頭蟲之前所在的位置上一多正在盛開的由一些極細的紫紅色亮線組成的鮮花的虛影。

“他奶奶的總算是搞定了!”收回飛散出去的龍筋索,我直接一個原地轉身將自己身上沾染上的血肉全都甩出去,然後看向太上老君那邊問道:“老君,快看看這東西是不是真死了。這里就你最了解這東西,它不會還有什麼複活能力吧?”

“應該是沒有了。”太上老君的回答讓我放心了不少,不過隨後他又道:“不過這個獵頭蟲據說是非常擅長隱遁的,所以為了防止萬一,我建議最好還是將這些碎片全都燒掉比較好。”

“燒掉?”我驚訝的看了一下周圍的土地。剛剛我是直接撞到那獵頭蟲的體內施展了“綻放”技能,然後從內部將其徹底粉碎成了無數碎片,所以,現在以我圓心,周圍半徑八百米范圍內幾乎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血肉碎塊,更遠一些的地方也是遍布著這家伙的身體零件,至于那些之前被打斷的觸手碎片那就更是飛的到處都是了。如果真要對這些東西全都進行“消毒”處理的話,那我們至少需要將附近半徑七八公里的范圍全都燒光了才行。這得多大工作量啊?

“那什麼……跟你們借點東西可以吧?”我看著太上老君問道。

太上老君一聽我要借東西直接就想著捂自己的乾坤袋,然後突然想起來我可能是要徹底消滅這個獵頭蟲,所以又問道:“你要借什麼啊?”

“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想要借用一下你那個爐子里的三昧真火。當然,要是能把聖火旗和避火罩也借用一下就更好了。”

太上老君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就立刻點頭道:“三昧真火和聖火旗都不是問題,至于避火罩……那不是我的東西,不過我覺得應該是可以借出來的。”

我一聽有門立刻道:“那就麻煩老君跑一趟了。我們在這里看著,免得發生什麼意外。”

“那好,我去去就回。”

太上老君說完就跑去借東西了,而我則是和其他人一起在這里看著那些碎片防止萬一這個東西再複活。之前我們可是被這玩意給折騰慘了,可不想再來一次。不過,就在我們閑下來之後,我卻是突然發現一個問題。

“咦?潘多拉呢?白浪早就告訴我追上了那個小蟲子了,怎麼還沒回來?我靠,不會出事了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五章 發展計劃     下篇:第七卷 第七章 黑暗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