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零五章 神秘豎井  
   
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零五章 神秘豎井

"發現什麼了嗎?"拉達曼提斯也湊上來問道.

我做了個壓低聲音的動作,然後指了指前面,拉達曼提斯和克莉絲蒂娜立刻放低了音量,然後跟在我後面小心的向前移動.

其實我們大可不必這麼小心,因為一來我們在實力上較之前面那群人有絕對優勢,這一點從之前潘多拉大殺四方的時候就能看的出來,雖然對方最後也差點把潘多拉給搞死,但那是因為對方有克制神力的東西,可是我們這邊也不是只有神族而已,我和克莉絲蒂娜還有真紅,金幣都是玩家,還有紅炎是行會守護,也不受那種東西影響.所以說,我們這邊依然占據著絕對主動.

其次,我們這邊沒有任何人使用火把,也就是不存在光源,而金幣還不放心的給我們每個人都拍了一張潛行符,所以正常情況下我們這邊是不存在被發現的可能姓的.當然,我說的正常情況中不包括我們自己故意暴露目標.

小心的湊近通道口之後我們立刻就發現了對方所在的位置,因為他們都拿著火把,所以這黑漆漆的大廳之中就他們那里是亮的,自然是一眼就看到了.不過我沒有過多的關注這些人的位置,而是先看了下這個大廳的結構.

這個大廳其實非常的巨大,比起室內體院場還要大很多.大廳中央最低,周圍一圈圈的往上升高,看起來有點像是斗獸場的結構.不過這個大廳的中央有很多的柱子,還有一些橫向的通道連接,看起來原本應該並不是用來觀看斗獸比賽的地方,畢竟那些東西是有可能幫助中央的生物跑到觀眾席中去的.當然,也不排除在使用的時候會啟動魔法禁制之類的東西.

我們所在的這個通道入口並不是在地面上,而是在牆壁的中間位置,下面距離地面還有十幾米高.本來這地方有一條很快的台階一路延伸到下面一根橫向的通道上,而那個通道上還石階連接到地面,但入口這個地方不知道怎麼搞的莫名其妙的斷了一節,看起來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破壞掉了.

因為少了一截台階,所以對面最近的台階距離我們還有五米多遠.這個距離對一般人來說要過去是很難得,不過我們這邊都不是一般人,而且我們也沒打算上台階.那台階兩邊無遮無攔的,要是上去了就等于自己完全暴露在了空氣中,雖然我們這邊比較黑,但也不排除被發現的可能姓.

看了下那邊的情況之後我直接回頭小聲的和他們說了一下,讓大家保持安靜,然後就率先跑到了通道口一下從這邊跳了下來.身體剛一失去支撐立刻就開始下墜,而我則是輕巧的張開了翅膀,卻並不扇動,就這樣依靠空氣浮力滑翔降落,最後好像貓一樣輕巧的落在了下面的地面上,並沒有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我這邊剛一落地其他人也先後落地,雖然用的方法不一樣,但是都非常的安靜.這里除了神族就是高端玩家,本身都是戰斗經驗非常豐富的存在,而秘密潛入都是戰斗經驗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我們這邊也都是非常安靜的到了地面上.

落地之後我用手勢示意大家靠近,然後就開始率先向前移動.

說實話,在這種地方進行潛行其實還挺難得.主要是因為這里的環境比較糟糕.首先,這地方的地面不是平的,而是多級台階的結構,本身有一定坡度,所以腳下需要當心.其次,這地方到處都是石頭碎片,就好像地雷一樣,我們只要稍微碰到一下就會發出聲音.第三,這地方是個封閉環境.這種環境之下回音會非常的強烈,加上沒有外部噪音,這里本身的噪音強度非常的低,因此任何的一點小小的聲音都會被放大的特別清晰,所以我們的動作受到很大限制.不過,我們還算是比較走運的,因為對方的人正在那個大廳中央的某個位置在敲敲打打的不知道在挖什麼.他們敲擊石頭的聲音現在就是這里最大的噪音,加上他們之中還有一些人在說話,所以這個動靜還是蠻大的,剛好能蓋住一些我們的聲音.

借助這種隱藏優勢,我們很小心的摸到了對方的隊伍附近,然後開始觀察起了這個隊伍.

起初聽白浪的敘述我一直以為這些人都是NPC,但是等靠近了之後我才發現這居然是個玩家隊伍,而且不但不是NPC隊伍,其中竟然還沒有一個NPC.

這些玩家明顯都是一個行會的,身上的徽章非常直接的證明了這一點.從他們的對話語種可以發現這些人居然是韓國玩家,其中大部分都是韓國人,但是作為首領的那一小群人之中卻有著兩個白人和一個三個曰本人.那三個曰本人之所以好認是因為他們都是曰本特色職業,其中一個是陰陽師,還有一個忍者和一個曰本武士.那倆白人不出意外應該是俄羅斯人,因為其中有個家伙我之前貌似見過一次,雖然不知道叫什麼,但他確實是層在冰封女妖身邊出現過,也就是說這個人是冰封女妖的手下.另外一個白人和旁邊這個比起來就不太好確定了,因為這個人雖然白人特征明顯,可是卻還是有一些其他人種的特征,感覺上可能是混血兒的可能姓居多.

這些領導層的人員聚集在一起在小聲商量著什麼,並沒有參與到挖掘工作中,而中央的那個地方則是好幾個韓國玩家在那里忙著挖坑,就是不知道具體在挖什麼.

剛開始看到這些人在那里挖坑的時候我還奇怪這些人為什麼傻了吧唧的在那里挖,畢竟游戲里玩家的技能威力都很大,其中不乏一些可以用來開山采石的技能.當然在地上挖個坑葉是很簡單的事情.但是,這些人卻不用技能,而是單純的使用手里的金屬工具在那里敲來敲去,速度慢不說還費勁.

不過,我很快就意識到了地面可能有古怪,于是趕緊低頭將手放在了地面上.克莉絲蒂娜他們看到我的動作也若有所失的跟著將手放在了地面上並小心的感應了一下,結果發現地面上的岩石居然是有屏蔽魔力的作用.要不是因為距離太近怕對方聽到,我們幾乎都要叫出來了.

因為不知道對方具體要干什麼,我們也就沒有貿然行動,而是打算看看他們到底在挖什麼.反正這些人多半都是敵人了,預期干掉他們之後我們自己挖,還不如讓他們發揮余熱幫忙先把東西弄出來,然後我們再下手搶,這才叫以逸待勞.

對方的挖掘方式雖然費勁,但是速度也不是真的很慢,不到二十分鍾就在地上開出了一個直徑一米多,起碼有兩米深的大坑,然後,就在我們擔心對方要挖很久的時候,下面的大坑里面卻是突然發出了轟的一聲響,然後就是一聲慘叫聲.

聽到這個聲音我們立刻就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而對方也是立刻沖到了洞口,然後就從里面拉出來一個玩家,而另外一個下去挖坑的家伙卻是去向不明了.

"怎麼回事?金二呢?"將對方拉出來之後那個韓國玩家之中的首領就對著那個玩家問道.

那個叫做金二的家伙立刻說道:"掉下去了!我們挖著挖著突然下面就通了,我撐住了兩邊的洞壁才沒有掉下去,不過金二沒有來及反應就掉了下去."

那個韓國玩家顯然也不是真擔心那個什麼金二,只是想知道下面什麼情況,聽說只是因為坍塌掉下去了也就沒有多問,而是直接對身邊的幾個人命令道:"你們幾個下去看看情況."

"是."幾個韓國玩家迅速的走到洞口放下一個三角形的井架,然後掛上滑輪和繩子,接著就抓著繩子跳了下去,而繩子另外一邊則是好幾個玩家在拉著.

隨著這個玩家不斷的下降,下面傳來了那個玩家的聲音,最初是讓人扔幾個火把給他,然後又讓人把他玩下多放一點.幾秒之後這個玩家就叫喊著說道:"會長,下面好像非常深,我們的繩子可能不夠長啊!"

"那你就先切斷繩子飛下去看看."

"好的."那個玩家說完之後就開始解繩子,當時等解開繩子之後他剛一松手就直接好像一個秤砣一樣一路慘叫著掉了下去,上面的人都是一愣,然後有人反應過來這下面肯定是有禁空領域.

雖然我看不到洞里的情況,但是大致也能猜測到是個什麼狀況.這個下面多半是個很深的地洞,而且還是那種帶有禁空領域的地洞.這種地方你只能用繩子把自己給放下去,想要飛下去那基本上就等于是直接跳樓,所以之前的那個玩家原本准備飛下去的,結果就變成了自殺了.

"現在怎麼辦啊?"旁邊的幾個玩家看著那個會長問道.

那個韓國玩家的會長被問的一愣,然後又轉頭看向身邊的俄羅斯玩家和曰本玩家,那兩組玩家也是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游戲里大家對很多現實中不敢做或者說做不到的事情都不在乎是因為在游戲里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這些事情,而且非常的簡單.但是,這個地洞現在明顯就是將玩家們的能力剝奪到了和現實中差不多的樣子.巨大的地洞周圍都看不到邊緣在哪里,所以爬牆的方法完全用不起來,因為根本摸不到牆壁.而放繩子下去卻不夠長,飛行又被限制,根本就沒有辦法安全下降.

還好,這些人也是有備而來.其中一個俄羅斯玩家迅速的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中拿出了一大捆特殊的繩子扔在了地上讓他們替換掉原來的繩子.

其實韓國玩家帶來的繩子不是不夠長,而是沒法用.繩子這東西又不值錢,這邊這麼多韓國玩家,帶過來幾百公里長的繩子也不是什麼大事情.但問題是繩子自己也是有重量的.如果你將一根繩子垂直吊起來,那麼根據繩子本身的強度和自身的重量就會形成一個極限長度,如果長度超過這個極限,那麼繩子就會因為自身重量而自己將自己拉斷.這種情況下繩子最長就只能達到某一長度而已.而要讓繩子變得更長,那就只能考慮降低繩子的自重或者是提高強度.但是,繩子降低自重的方法多半就是降低直徑,而繩子的直徑往往和強度成正比,所以單純的使用更細的繩子並不能提高這個極限長度.

那俄羅斯玩家貢獻出來的繩子顯然不是一般繩子,那些韓國玩家手忙腳亂的換好了繩子之後就將其中一頭捆在了一個玩家的身上,然後讓其跳了下去,而上面的人則是拉著繩子開始緩慢的往下放繩子讓他逐漸下去.

隨著那個玩家的不斷深入,上面的繩子也是不斷的變短,但是,就在上面的繩子還有一半左右的時候,那些拉繩子的人卻是突然及體向前一滑,接著很多人反應過來開始用力向後拉,但是好像下面有什麼東西在和上面的人拔河,盡管使了很大力量居然還是拉不動.而就在兩邊僵持不下的時候,突然就聽到轟的一聲,原來是那個用來掛滑輪的三腳架因為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力量直接斷掉了.

沒有了三腳架之後所有人都是突然向後一歪,然後一起摔了個大跟頭,不過很快這些人又穩定住了繩子,只是奇怪的是這次居然沒有用多大力量.之前還感覺到巨大拉力的那些人都是有些疑惑,其中帶頭的那個人則是看向韓國玩家的首領,對方明白這人是在征詢自己的意見,于是便喊道:"拉上來."

有了這個提示,後面的人立刻開始往上拉,很快那個被放下去的繩子就被拉上來了,但是他們最終拉上來的卻只有繩子而已,那個玩家已經不見了.更恐怖的是繩子的斷口並不是鋒利的切割痕跡,而是呈爆炸狀,這說明繩子是被拉斷的.

莫名其妙的又損失了一個人,韓國玩家這邊也是開始有些混亂了.不過這些人紀律還算都不錯,只是小聲議論,也沒有真的做什麼.

克莉絲蒂娜小心的湊到我身邊在行會頻道里對我說道:"會長你猜下面有什麼東西?"

金幣的聲音在頻道里說道:"這還用猜嗎?絕對是怪物啊!"

克莉絲蒂娜立刻道:"我當然知道是怪物,我是讓你猜是什麼樣子的怪物."

"這游戲里的怪物那麼多,我怎麼知道是什麼怪物啊?"金幣說道.

我立刻說道:"管它是什麼怪物,反正也是先吃光了這群人才輪到我們,到時候我們至少可以提前知道是和什麼樣的東西戰斗.但是我想應該不會是特別厲害的生物."

"為什麼?"克莉絲蒂娜和金幣一起問了起來.

"因為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能量波動."

"也許那個豎井里面有魔力禁制什麼的也說不定呢?"克莉絲蒂娜問道.

還別說,克莉絲蒂娜不提醒我還真給忘記了.這個怪物並不是直接暴露在我們面前的,而是隔著兩米多厚的地板.這地面的材料明顯很特殊,上面有隔絕能量波動的設置也非常正常啊.

"這樣說來那里面具體是什麼級別的東西還真不好說了.不過我覺得至少不是什麼聰明東西."

"這個倒是真的."克莉絲蒂娜並沒有反駁.

事實上大家都看的出來,這個怪物要是很聰明的話肯定會一下切斷繩子,而不是和上面的人玩拔河了.這種情況只能說下面的生物是沒有什麼遠見的,肯定是一上來發現目標就直接咬住或者抓住了,然後往下拽的時候才發現後面連著繩子拉不動,于是就只能和上面的人玩起了拔河游戲.要是有智力的人看到那個人身上拴著繩子,就算不是第一時間去割繩子,至少也會先干掉那個玩家再去切繩子,反正肯定不會和上面的人玩拔河的.

不管那個生物是不是很聰明,反正我們覺得這個玩意肯定不好對付,不然也不會那麼恐怖的一下就干掉了一個玩家.被放下去的玩家既然能被拿來當先鋒,自然不會是最弱的.炮灰這種存在都是戰場上用的,這種探險任務中走前面的不是最強戰斗力就一定是機關或者探路大師,反正不會是一般人,所以說下面那個人毫無反應一點信號都沒發出來就被襲擊了,只能說明下面的生物的非常厲害,一瞬間就結果掉了那個玩家,甚至連讓他發個信號提醒一下上面的人的機會都沒有留下.

因為這個人的死亡明顯不是意外,而是又東西襲擊了他,于是下一個進入的人的人選問題就發生了一些分歧,畢竟這里的人都不傻,誰也不想下去吊怪物不是?不過,這些韓國玩家還沒有吵出結果,反倒是那三個曰本玩家中的武士突然站出來自告奮勇的要下井.還別說,武士道有時候也是有點用的,至少曰本人從來不缺敢死隊員.

"你估計那家伙能撐多久?"事不關己的我們幾個在旁邊看著下井的曰本玩家打起了賭來,反正死不死對我們沒啥區別.不過很可惜,我們都還沒來及下注結果就出來了,因為那怪物顯然是爬上來了.那曰本玩家剛被放下去可能都不到五米就突然一聲慘叫,然後繩子就斷了.

"我靠,你好歹多撐兩秒啊!"(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八章 九尾狐     下篇:第七卷 第十章 三光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