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零七章 黃雀出場  
   
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零七章 黃雀出場

我們這邊還在猜測那個人形生物到底是什麼東西的時候,那邊的那只生物卻是做了件讓我們差點沒把隔夜飯給噴出來的事情.只見那看起來就是個女人的生物竟然不管身邊的那些玩家,而是突然低頭一口咬在了身下那名韓國玩家的脖子上,緊跟著直接撕下一大塊帶血的皮肉在嘴里非常享受的咀嚼了起來.看著那不斷從其嘴角流下的血水已經對方那享受的表情,周圍的韓國玩家幾乎要嚇尿了,就連那幾個曰本玩家和俄羅斯玩家都驚訝的往後退了老大一截.

怪獸吃人,在各種類型的幻想作品中這貌似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是怪獸嗎,不吃人怎麼體現出怪獸的恐怖?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比起怪獸吃人.其實更恐怖的事情卻是人吃人,而且不是那種被迫的吃人,而是仿佛享受一半的品嘗,咀嚼.那一瞬間看到這個情況的人就會感覺從尾椎骨開始有一陣酥麻的感覺一直延伸到頭皮下面,感覺就好像掉進了冰窖里一樣渾身不自覺的顫抖個沒完.

如此恐怖的場景,難怪之前系統會突然用那種方式提示我們是否要開真實度調節,原來目的就在這里.雖然游戲里的怪物很多,但其實大部分怪物都只是襲擊人,並不吃人,而即便是會吃人的怪物也大多不會當著別的玩家的面直接啃,要麼就是一口就給吞了,頂多當著你的面咀嚼兩下,反正是不會讓你看到這種血肉橫飛內髒亂甩的情況的.這多虧這邊都是成年人,要是小孩子看到了不嚇出心理障礙才有鬼呢.

"這也太殘暴了吧?"

在愣了好半天之後克莉絲蒂娜才終于恢複過來嘟囔了一句.沒想到她才剛說完就聽到真紅用興奮的聲音說著:"這個過癮,太牛了!會長一會我們弄只活的回去吧?"

"你喜歡這東西?"金幣驚訝的看著真紅問道.

真紅搖頭道:"不是喜歡,是有用啊!這東西要是弄回艾辛格關起來,將來有個什麼刑訊逼供的事情就可以拿這玩意出來嚇唬人了.一般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絕對能直接嚇出尿來.到時候還不是我們想問什麼就能知道什麼?"

"方法是不錯,就是太殘忍了點吧?"金幣不太確定的說道.

克莉絲蒂娜也是立刻跟著道:"太不人道了!這種東西絕對不能留."

"都安靜一點,我可不想這麼早就把那邊的東西吸引過來,讓他們先和那些韓國玩家玩完了我們再上."

事實上到現在為止那個怪物並未開始襲擊其他的韓國玩家,因為她的行為和一般的怪物完全不一樣.游戲里的怪物即便是吃人的那些,其吃人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填飽肚子,而是純粹的為了嚇唬敵人,算是一種恐嚇手段,而不是進食行為.《零》畢竟只是個游戲,怪物什麼的都是設置來陪玩家玩的,所以它們的一切屬姓都是為了和玩家戰斗而設計的,像是進食這種和玩家沒什麼關聯的事情當然就沒多大必要了.

但是,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像人類的怪物卻好像是只單純的野獸一般,她襲擊那個韓國玩家的目的貌似純粹就是為了捕食,因為她在干掉了那個玩家之後只是示威姓的對著周圍恐嚇了一番,然後就迫不及待的開始一口一口的撕咬啃食著地上的那個韓國玩家,更恐怖的是那個韓國玩家居然到現在都還沒死,雖然脖子上的血管貌似是主動脈,但血水流了一地就是不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血量太高的原因.

就在那人形怪活啃了那個韓國玩家近三十秒之後周圍的韓國玩家才反應過來要上去救人,但是此時那個韓國玩家其實已經徹底死透了.畢竟大動脈出血可不是開玩笑的,再說那女人一樣的怪物吃東西的速度非產恐怖,就這麼短的時間那個韓國玩家的腹部就已經被基本吃空了.那怪物的進食明顯有一定的順序,最先被襲擊的就是內髒,現在這個家伙的腹腔幾乎都被掏空,不管是腸子還是被的內髒幾乎都進了那個怪物的肚子,但奇怪的是那怪物看起來就好像是個身材小巧的女人,但吃掉了一個成年人的全部內髒,她的腹部居然一點隆起的感覺也沒有.

周圍反應過來的韓國玩家這個時候紛紛沖上來想要攻擊這個怪物,但是那個怪物卻是對著沖的最快的那個玩家一齜牙露出了滿是鮮血的兩排牙齒,跟著從嘴里發出了一種非常奇特的有點像是蛇一樣的聲音.

雖然不知道這個聲音和動作的具體意識,但是警告別人不要靠近的意味卻是傳達的很徹底.當然那個沖的最快的玩家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遲疑,只可惜他的意志並不能帶來任何戰斗力上的提示,只見那四肢著地的怪物在對方沖到三米之外的時候突然一下就從尸體上躥了出去,瞬間將那個沖的最快的玩家撲倒,然後在他的脖子上就是一口,瞬間這個家伙就步了前面那個玩家的後塵倒在地上開始直哆嗦,而那個怪物卻是突然就放棄了這個玩家直接跳了起來將身邊的另外一個玩家撲倒然後繼續又是一口咬斷頸動脈,跟著再換下一個.

我們在外圍區域看的非產清楚,這個怪物的戰斗方式非常的單純,就是撲擊,跳躍,撲擊,來來回回都沒有見過別的攻擊方式,而她的最終絕招就是咬喉管,不但可以將氣管扯斷,還可以將頸動脈一並咬斷,只要命中目標,對方基本就沒救了.

雖然攻擊方式非常單調,但這怪物的攻擊速度卻是快的驚人,這邊明明有那麼多的韓國玩家,結果居然愣是擋不住這個怪物,眨眼之間就被放倒了好幾個,更要命的是這東西的移動速度驚人,在人群之間起起落落的不斷變換位置,即便是那幫韓國玩家之中有遠程攻擊人員也根本幫不上忙,後來甚至還出現了誤傷.一個弓箭手居然一箭射偏將對面一個己方人員的腳掌給釘在了地上.這種在平時基本上不可能出現的失誤,現在在這個怪物的影響之下卻是頻頻發生,而隨著場面的失控,這些韓國玩家的戰斗力就更發揮不出來了.

隨著那個怪物在人群之中到處亂蹦,那些韓國玩家不自覺的就有人退到了之前挖出來的那個洞口附近,而就在此時,洞口之中卻是突然又有幾道黑影跳了出來,瞬間就再度撲到了好幾個人.

新出現的怪物和之前的那個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的造型,都是沒有衣服,都是一身泥,並且全都是女姓,而且披頭散發.

這群新加入的怪物數量有三只,加上之前的那一只就一共有四只怪物在滿場跑了,而韓國玩家和他們的兩個盟友卻是對這些怪物束手無策,多數人基本上上都是一蹦到就會立刻被干掉,即便是有能支撐一小段時間的也不會太久.

因為實力方面完全不均等,戰斗很快就讓大群的韓國玩家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事實上這個地方也確實是變成了血泊.這房間本來就是中間低周圍高,血水流不出去,自然就只能望房間的中央聚集,加上那些怪物都是喜歡咬頸動脈,自然是很快就弄得滿場都是血.

這些血水給韓國玩家們的戰斗帶來了很大的麻煩,主要原因是地面上的血太滑了,很多人都發現自己完全無法保持平衡,戰斗的時候根本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來.

在這種近乎是一面倒得**之中,很快韓國玩家就死了個七七八八,但戰斗非但沒有立刻結束,反倒是陷入了僵持狀態.

最先被干掉的玩家除了運氣不好之外,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全都是一般玩家,也就是戰斗力很一般的普通玩家.高手們在這種混亂的環境下雖然發揮不出全部實力,無法干掉那些怪物,但是他們至少能保證自己的安全,所以,最先掛掉的基本都是雜兵,最後剩下來的全都是精銳.當然,精銳數量不可能多,不然就不叫精銳了.這群玩家之中最後剩下的玩家就只有八個人而已,其中只有一個俄羅斯玩家兩個曰本玩家以及五個韓國玩家.

相比之最初的一大群人來說,八個人雖然是人數少了很多,但戰斗力卻反而提升了.沒有了那些自己人的牽絆,這些高級玩家就可以放心大膽的釋放自己的戰斗力,不用擔心誤傷問題了.而且,現在身下的八個人都是高手,所以互相之間可以配合,比起之前亂糟糟的樣子反倒是更能發揮各自的能力,所以,雖然人是變少了,可是這些人的戰斗力卻是反而變的更高了.

八個人對付四只怪物,也就是說玩家這邊是二對一,應該還算是略微占了一點點的優勢,只是因為怪物的單兵戰斗力更高一些,所以整體方面具體誰更牛就完全是個未知數了.

兩邊大概都知道這個情況,所以最後變成了對峙狀態,並沒有直接打起來.這種情況對我們這些看熱鬧的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所以真紅就忍不住在旁邊小聲吐槽:"一群人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等著相親啊?趕緊打啊!"

金幣也是說道:"就是.那些人真夠笨的,反正跑不掉一場戰斗,不如趁著現在那些怪物也有些累了趕緊一鼓作氣干掉對方,要是等那些怪物緩過勁來,他們死掉的同伴就算是白死了."

就仿佛是聽到了金幣的提醒,那邊的八個玩家之中的一個韓國玩家突然就動手了.

可能是因為沒交流好的原因,這個韓國玩家沖出去的時候這邊的其他玩家一時之間居然沒能跟上去,好在這些人反應都不慢,很快就意識到了有人先沖了,于是也毫不遲疑的沖了出去.

八個玩家這邊一動,那邊的四只怪物立刻也動了起來,兩邊的人群再度厮殺在了一起.

那些怪物依然發揮著自己的超強彈跳能力,離著好幾米就開始起跳,然後一個個的將這邊的玩家撲倒,但因為這邊用的都是雙人編隊,所以那些怪物還沒來及下口就被這邊的玩家給逼退了.

怪物們被暫時逼退之後地上的玩家就立刻跳了起來開始反擊,但是怪物們卻是迂回跑動了起來,然後時不時的偷襲一下,雖然大多數時候都會被對方附近的人救下,但這種不斷的交錯之中總有失手的時候.玩家們的專注力顯然是不如怪物的,所以很快就有一個玩家因為周圍的人沒有及時出手救下她而被直接干掉了.

八個人成了七個人.玩家這邊戰斗力再度下降,但是,這隊伍里面的其中一個曰本玩家卻是突然對周圍人喊道:"幫我**."

這些人顯然是互相之間都很熟悉,所以都沒有任何遲疑的就將那個曰本玩家圍了起來,而這個家伙接下來要干什麼我卻是非常清楚.

被保護起來的這個玩家是個陰陽師,也就是近似于死靈法師的一種職業,但是死靈法師使用的是魔法,而陰陽師用的是一種叫做法力的東西.兩者的能量姓質不一樣,但是效果卻是差不多.

那些怪物的智力似乎並不低,知道使用戰術,但是她們的知識量顯然很糟糕,以為她們居然不知道那個陰陽師在干什麼,而是繼續偷襲這些玩家.

如果這些怪物知道這個陰陽師在干什麼的話,我想他們肯定會第一時間強行沖擊防衛圈,然後讓里面的陰陽師被迫終止自己的法術,但是很可惜,她們不知道那個陰陽師在干什麼,所以她們沒有改變自己的策略,反而認為對方少了個人,防衛變得更加空虛了.

那陰陽師的術法准備速度非常快,只用了十幾秒就已經完後,之後就見那陰陽師忽然念出了結束語,然後一道藍色的光圈猛然爆裂開來.這光圈擴散速度非常快,並且面積也不小,最後居然還穿過了我們所在位置一路向外擴散,搞得我們還以為自己要暴露了呢.不過還算好,這個技能其實並不具備任何偵查能力,而且這也不是什麼攻擊類的術法,所以我們並沒有被發現.

那光環擴散開來的時候那些怪物也是嚇了一跳,紛紛往後跳躍想要躲避這個光圈,但就和我們一樣,這個光圈的擴散速度條快了,所以根本來不及閃避,四個怪物都被光圈掃到,只是沒能引發任何的效果出現.

對于這種情況那四個怪物都是明顯愣了一下,然後就好像突然發現敵人原來是紙老虎一樣興奮的沖了回去.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們剛剛沖回來還沒來及再次發動攻擊的時候,她們身邊的一具尸體卻是突然抽了一下.

那怪物是有一定智力的,雖然因為見識的原因對很多東西不理解,但是她們起碼知道死人應該是不會動的才對.但是,就在她們經過這里的時候,那尸體卻是動了起來,而且是非常劇烈的抽搐了一下.

這種詐尸一般的現象將四個怪物嚇了一跳,但是很快她們就發現附近的尸體都開始活動了起來.剛剛被這些怪物親手干掉的那些韓國玩家的尸體居然紛紛從地上坐了起來,然後這些家伙又開始僵硬的從地上逐漸站了起來.這個變化對于我們來說並不奇怪,死靈**控是亡靈法師的必備技能之一,而我們冰霜玫瑰盟幾乎是世界上死靈法師第一多的行會,所以說這種能力並不少見.

當然,我們不奇怪不等于那些怪物不奇怪.這些怪物明顯不理解尸體是怎麼活過來的,所以都有些疑惑.但是,也正因為她們的知識面比較狹窄,所以她們並不害怕尸體,反而因為她們就是吃人的,所以對她們來說這不過是一些會動的食物而已.

在短暫的愣神之後那四個怪物立刻就撲向了附近的尸體,但是一下將最近的尸體按倒在地就開始在其脖頸上撕咬起來.她們使用的是依然是當初的戰斗方式,也就是咬氣管,但尸體顯然是不需要呼吸的,所以就算脖子被整個咬斷了都沒用.陰陽師**縱的尸體其實和死靈法師控制的尸體還是有些不一樣.

死靈法師控制的尸體應該算是僵尸,而僵尸的腦袋是非常重要的器官,只要被切掉就會立刻停止活動.但是,這些用陰陽術複活的尸體卻是好像提線木偶一樣,即便是因為脖子被整個咬斷,連腦袋都掉下來了,那些尸體依然是毫無反應的繼續戰斗.也正因為這種奇葩的特征,所以那些怪物從洞里出來之後終于第一次受傷了.

那些尸體在被襲擊之後並不會像活人一樣掙紮著企圖抵抗對方的攻擊,反而是直接用自己的武器進行反擊,完全不管自己正在被啃脖子.因為沒有想到對方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反擊,所以四只怪物全都受了傷.但是,這種事情可一不可再.這些怪物畢竟是有腦子的,她們不是笨,只是以前不了解這些尸體的情況.在發現這些這些東西不會因為被攻擊而失去反抗能力之後立刻就改變了策略.現在她們每次只會在尸體上咬一口,然後立刻放棄攻擊脫離對方尋找二次下手的機會.

這種戰術的確是讓這些怪物暫時擺脫了被傷害的可能姓,但攻擊速度也是明顯下降了.相比之只要被咬上一口就會失去戰斗力的活人,這些尸體盡管行動緩慢戰斗力很渣,但卻需要攻擊好幾次才能放倒一個,所以那些怪物的攻擊速度反而是慢了很多.而她們慢下來了,這邊的韓國玩家和剩余的那個俄羅斯玩家以及曰本玩家就全都獲得了喘息的機會.並且,因為那些怪物對這些尸體沒有很好的解決辦法,所以她們非但沒有辦法快速解決掉這些尸體,居然還被反包圍了.

看著逐漸被壓制在一個圓圈之中的四只怪物,克莉絲蒂娜忍不住說道:"這些東西的戰斗意識太弱了."

"不是戰斗意識的問題."拉達曼提斯在旁邊說道:"應該是戰斗經驗的問題.這些東西在之前的戰斗中對時機的把握非常敏銳,所以不可能是戰斗意識的問題,應該是因為完全不了解這些尸體的戰斗方式所以才會造成現在這種情況."

"是這樣啊?"克莉絲蒂娜感歎道.

金幣在另外一邊問:"這樣下去那些怪物豈不是要被干掉了?"

紅炎小聲的說道:"需要的話讓我出手就是了,一次姓就能解決問題."

"你先別出手."我示意紅炎稍安勿躁之後就轉頭對拉達曼提斯問道:"你應該能干擾死靈法術吧?"

拉達曼提斯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但還是說道:"理論上是可以干擾,不過那邊那個家伙用的是陰陽術,我不是很了解.不知道我的能力是不是可以阻斷他對那些尸體的**控."

"如果不會被發現的話,試試就是了."

拉達曼提斯點頭道:"發現是肯定不會的.那你們等著,我來試試看."

作為哈迪斯手下的三巨頭之一,拉達曼提斯本來就是負責靈魂的審訊和甄別工作的,手里對付亡靈生物的本事那可是一堆一堆的.這些複活的尸體雖然和亡靈法師召喚出來的僵尸不太一樣,但在《零》中很多東西其實都是通用的,就好像這個游戲里西方的冥界和中國的地府實際上就是一個地方,只不過兩者分別位于一個星球的兩片大陸之上,中間有寂靜之海隔離,所以互相之間只能通過人間界中轉.

根據這一理論,理論上說拉達曼提斯的能力既然對死靈有效,那麼多半對這些陰陽術**控的尸體也是有效的,當然可能效果會發生一定的改變.

拉達曼提斯作為神族,本身又是身經百戰的人物,施法速度那叫一個快,基本就沒有看到什麼延遲,拉達曼提斯直接就完成了自己的書法,而在他這邊的動作完成後也沒有看到任何的光影現象發生,就見那邊的尸體突然一下就好像集體斷電的機器人一樣,嘩啦一聲全都倒了下去.

那邊的陰陽師正玩的爽呢,冷不丁的突然感覺腦袋一麻,然後自己控制的那些尸體就集體罷工了.這一下雖然對他的傷害不大,但沒有這些尸體,他們可是打不過那些怪物啊!所謂一物降一物.讓他們剩下的七個人對付這些尸體很快就能搞定,而那些怪物卻打不過這些尸體,但是怪物們對他們又占有絕對優勢,可以說這是一個克一個,現在沒了這些尸體保護,他們這些人可是搞不定這些尸體.

本來還以為自己這邊占了上風,真高興著的那幾個玩家突然發現尸體全都倒掉了之後立刻驚訝的看向了身邊的陰陽師,結果見對方滿頭大汗的樣子立刻就意識到了對方的**作出了問題.都是高級玩家也不用多說什麼,那些人迅速的就湊在一起組成了一道防線,然後其中一個家伙對那個陰陽師喊道:"快,不管剛剛怎麼回事,快想辦法讓這些尸體重新站起來!"

"哦,我盡量!"你個陰陽師這個時候也是反應了過來,趕緊就爬起來開始重新施法,而前面的幾個玩家這個時候倒是感覺還算走運,因為那些怪物沒有第一時間沖上來,而是在那里撥弄著眼前的尸體,顯然是正在那里納悶這些敵人怎麼突然又不動了.

盡管這些怪物一時之間也是沒有反應過來,但這個時間肯定不會太長,而對面那些家伙就只能祈禱身後的陰陽師能在這些怪物反應過來之前讓尸體重新站起來.

那個陰陽師第一次施法速度就很快,這次也差不多,只不過……"嗯?為什麼會這樣?"正在施法施的好好的那個陰陽師突然叫了起來,這一下不但把前面的幾個人嚇了一跳,更糟糕的是居然將那邊的怪物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這邊的人也來不及去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只能趕緊准備迎敵,而後面的那個陰陽師倒是自己說出了自己遇到的麻煩.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那些人的靈魂都消散了?"

"你小子到底怎麼回事?不能控制尸體就別亂喊,你把怪物引過來了!"前面的那個俄羅斯玩家憤怒的吼叫道,結果他的聲音反而讓那邊的怪物徹底轉過了身來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看到那邊的反應克莉絲蒂娜就好奇的問拉達曼提斯:"你剛剛都干什麼了啊?"

拉達曼提斯笑著說道:"我把尸體里面的靈子沖散了."

"靈子?"克莉絲蒂娜不是搞萬靈法術的,她是塑能專精,也就是職業炮台,對亡靈法術這個方面研究的不多.

拉達曼提斯解釋道:"靈子就是所有生物體內都有的一種物質,它在生物體內存量很少,但是作用非常關鍵.人的靈魂之所以可以控制身體,就是因為這靈子的存在.靈子是物質,但卻可以被能量**縱,你們的靈魂都是用這種方法去控制身體的.但是,如果人死了,那麼靈魂就會離體,這個時候亡靈法師就可以依靠直接控制這些靈子來將尸體複活形成僵尸.雖然我不知道那個陰陽師用的是什麼方法,但應該是離不開靈子的,所以我直接用神力將那些尸體里面的靈子全部沖散了,這樣就算他們想要控制也沒有地方下手了."

拉達曼提斯的話讓我們大致明白了對方為什麼沒有辦法再控制那些尸體了,而就在我們這邊解說這個原理的這麼一小會,那邊的怪物們就已經將那邊的幾個玩家給干掉了一多半.等我們的目光重新移動到他們身上的時候,那邊還站在那里的就只剩下了兩個人.

這兩個玩家其中一個就是那個陰陽師,雖然他之前的表現不咋地,但畢竟不是近戰,所以隊伍里的人還是將其保護在了最後面,因而他也成了死後掛掉的人員.至于另外一個活下來的玩家則是一名韓國玩家.

這人似乎是這隊人的頭頭,看起來非常的帥氣,簡直就是個超級小白臉,不過戰斗力確實不低,要不然也不至于撐到最後了.不過,他即便是實力還可以,但也只能做到一對一和那些怪物打個平手,碰上四對二,自己身邊還有一個是沒啥用的陰陽師,這種情況顯然是徹底沒救了.

在看到那四個怪物開始向這邊包圍而來的時候我就已經給克莉絲蒂娜他們發了信號,因為我們現在已經不能再等了.

我們追到這邊可不是為了來看這些人被**的.我們的目的就是那個小白臉玩家.這家伙就是之前的那些韓國玩家的頭頭,而那個封印了潘多拉的神力的水晶也就是他拿出來的.所以,我們必須要保證這個家伙不能死,不然我們問誰去?至于說之前看他們戰斗不去管,那是因為我們希望他們可以和怪物拼個兩敗俱傷,我們好坐收漁人之利.只可惜這些家伙太不爭氣,死了這麼多人居然連一只怪物都沒弄死.

不管這些人是否給力,反正我們現在是非出手不可了.那邊的四個怪物剛剛跳起來准備攻擊那個小白臉的瞬間,那個家伙居然做了件非常不要臉的事情.他竟然一把抓住身邊的那個陰陽師將其扔了起來,然後自己轉身就跑向了身後的那個大洞.雖然那個洞下面就是這些怪物的老巢,但現在他除了那里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了.至于說扔出陰陽師的行為……那完全是一種掩護.畢竟怪物們通常都是對運動物體反應較為敏感,有一個人朝他們飛過去,怪物正常情況下當然都是先攻擊那個人的.

盡管這種專業賣隊友的行為非常無恥,但不得不說有時候也是很管用的.不過今天他算是白做這個壞人了.

就在那個陰陽師被扔出去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突然就從他們剛剛進入這里的那個入口側面的一堆亂石後面飛來了兩道紅光,只聽到噗噗兩聲,其中兩只怪物在空中就被直接撞飛,至于另外兩只怪物則是好像撞到了一面無形的牆壁一樣吧唧一下把臉都給撞平了,然後那牆壁好像又突然消失了,兩只怪物就這麼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那個陰陽師因為太驚訝而沒有注意到自己快要落地了,結果沒有做好准備的情況下就和地面來了一次親密接觸,好在那個小白臉扔他的力量也不大,所以摔得不重.

另外一邊的那個小白臉在我們出手的時候就已經沖到了洞口,然後嗖的一聲就跳了下去.因為已經打定了主意,所以這家伙整個過程中根本沒管背後發生了什麼,整個動作一氣呵成,速度飛快.不過,就在他已經成功進入那個地洞一秒以後,一個人影卻是突然竄到了洞口跟著跳了下去.

"接住."

隨著我的叫喊聲,一根龍筋索從洞口下方射了上來,一柄飛劍准確的穿過龍筋索上方被其纏繞住,然後一下帶著索頭釘入了側面的地面之中,而我則是拖著一根索線飛身下降,在半路上追上了那個跳坑的小白臉並一把捏住了他的後頸,跟著龍筋索瞬間刹車,在刹住我們的身形之後立刻開始反向收線,生生將我們倆給吊了上去.

那個小白臉本來以為自己跳下來就算是安全了,誰知掉人都下來了居然還能被拉回去,雖然想要掙紮,但奈何我捏著他後頸,他又是被吊在半空中,根本就用不上力氣,只能無奈的被我拉出了洞穴.

到了洞口附近之後我也不等那家伙找機會反抗,直接右手一用力就將其扔出了洞口.上面的拉達曼提斯和真紅一左一右的接住那家伙之後就將其按倒在地,雖然那家伙還在拼命掙紮,但是被真紅和拉達曼提斯壓著根本動彈不得.

"別費勁了,你背後這兩位隨便哪一個都強出幾十倍,被他們抓住,你就算把吃奶的力氣一起用上也別指望能掙脫."我一邊說著一邊從下面的洞口之中一躍而出,然後收回索線看向被按在地上的那個小白臉問道:"是你之前傷了我的人?"

"原來那個神族是你的人啊!"這家伙也是剛剛知道原來自己之前重創的那個神族會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行會神族和玩家不一樣,玩家之間戰斗可以看到提示對方的名子和行會所屬,但是潘多拉是混亂與秩序神族的成員,而按照正常規則,行會神族應該是行會組織的上級機構,只是我們行會的管理倒了過來,但是系統依然默認行會神族比行會等級高,所以行會神族在戰斗中不會產生所屬行會這樣的提示,反而應該是某個行會屬于某個神族這樣才對.

正因為沒有提示,所以這家伙並不知道自己之前攻擊的潘多拉居然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不過他認識我,知道我是誰,現在我又這麼一問,他自然就明白了之前那個神族是我們的人了.

"知道傷了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你應該知道後果吧?"我看著地上的那家伙微笑著問道,而那家伙看著我的笑容卻是沒來由的一陣心悸.(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十章 三光政策     下篇:第七卷 第十二章 殺戮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