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一十七章 意外發現  
   
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一十七章 意外發現

真紅的彪悍出場自然是嚇尿了對面炮台上的所有人,還沒等真紅過去炮台上的炮兵就連滾帶爬的跑光了。“拜托,我們只是炮兵,可不想當炮灰啊!”帶著這樣的心聲,那些大炮上的炮兵眨眼之間就跑了個精光。

負責指揮的玩家雖然看到了自己這邊的人不怎麼給力,但現在這種情況下也沒辦法了,只能只會高級人員先頂上去,然後讓通訊兵呼叫增援。

其實這種情況之下呼叫增援和不呼叫也沒有什麼太大區別。韓國人修建的就是個臨時營地,外面的人員和這邊只是距離比較遠,中間又沒有多少東西阻隔,就算他們看不到真紅從那邊的傳送通道里出來,可起碼也能聽得見大炮的聲音吧。所以說,只好外面的人還活著就肯定已經在往這邊趕了。

事實上增援來的速度比想象的還要快,真紅這邊才剛剛一炮管過去砸翻了最後一門炮,那邊的營帳後面就跑出了一大群的各色玩家。這些人來的時候隊伍非常亂,顯然是那邊的指揮官意識到了既然連大炮都用上了,那就肯定不是一般的入侵事件,所以他們也沒時間整隊什麼的,只能讓所有人自己想辦法最快的速度到達戰區。

這個決定算是讓這邊的指揮官松了口氣,不然看著真紅在那邊大發神威,自己這邊卻沒有人能做到哪怕稍微拖延一下對方的腳步,這感覺也實在是太不好受了。

事實上就算是這些援兵到了,也未見得就能攔的住真紅,何況我們這邊也不是只有一個真紅而已。

就在這邊的增援到達的同時,那邊的傳送通道口中又走出了幾個身影,這次不用說自然就是我和克莉絲蒂娜他們了。

看到我們這邊的人出來,外面的守衛倒是沒有太大反應,因為他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可驚訝的了。被真紅突襲打成這樣,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擋住我們,至于說驚訝的反應……實在是沒空了。

“看起來守衛還不少呢!”從這邊的空間出口出來之後我就掃視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然後發現這邊居然是一大片連綿的營帳,于是立刻就意識到了這是個臨時姓的城市。

克莉絲蒂娜在出現之後並未站在地上,而是果斷升空。實際上法師這樣做是一種很危險的行為,因為戰士們大多是不會飛的,所以法師一旦升空就等于是放棄了前面的肉盾玩家,而選擇自己去硬扛敵人的攻擊了。但是,法師的防禦能力是出了名的弱,所以一般情況下法師都是不適合提前升空的。至少在己方的近戰人員沒有升空之前是不行的,因為飛在天上就意味著會變得特別的顯眼,擺明了就是上去拉仇恨的,所以除了克莉絲蒂娜這樣真正實力超群的法師,一般法師都是會盡量避免這種露臉的事情。當然了,真要逼急了,法師們還可以使用另外一種比較猥瑣的戰斗方法,那就是升空攻擊,然後立刻降落,就好像排球比賽的時候跳起來扣殺一下,速度一定要快,滯空時間太長就會成為靶子,但是時間太短又沒辦法完成攻擊,所以即便是這種投機取巧的方法也不是說誰都能用的。

克莉絲蒂娜顯然是不需要投機取巧的,她直接開了元[***]皇模式,然後展開翼展達十米以上的巨大金色蝶翼,然後仿佛氣球升空一樣就直接飄了起來。

克莉絲蒂娜的元[***]皇模式會在背後張開一對蝴蝶一樣的巨大翅膀,但是這個翅膀其實不是用來飛行的。根據克莉絲蒂娜自己的解釋,這翅膀更像是太陽能板,當然它不是吸收太陽能的,而是吸收魔法元素的。克莉絲蒂娜在元[***]皇模式之下的無限魔力其實就是因為背後的這對翅膀。

作為目前世界公認的世界第一炮台,克莉絲蒂娜在進入元[***]皇模式之後就等于是將原本的自動炮台升級成了無限彈藥版,而一座無限彈藥的自動炮台能干出什麼事情來,可想而知。

升空後得克莉絲蒂娜倒是沒有忙著開始攻擊,而是首先向空中發射了一道由無數金色光粒組成的光束。這光束速度倒是不快,在上升了一段距離之後突然就好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一樣開始像著四面八方落下,一個金色的,其中夾雜著點點光粒的半球形護罩就這樣逐漸出現在了下面那些俄羅斯玩家和韓國玩家以及曰本玩家的頭頂上,但是讓他們不明白的是這個東西為什麼會這麼大?

如果說克莉絲蒂娜是要使用防護罩的話,那麼當然是應該貼身放置才對啊。可是這個金色的半球形護罩雖然還沒有完全成型,但是這東西的擴散趨勢卻是非常明顯,照這個樣子,等它完全展開之後估計差不多整個營地都將被其覆蓋在內,而如果防護罩有這麼大,那它到底是防誰的呢?

這營地外面又沒有人進攻這里,防護罩將整個營地都包裹進去顯然是不正常的,可如果防護罩不是用來阻擋外部入侵的,那就只能理解為這個東西是對內防禦的。

其實對內防禦的防護罩非常多,只不過這種魔法一般不叫防護罩,而是被稱為限定技能。也就是專門用來控制敵人活動范圍的一種技能。這種防護罩的主要特征就是對內不對外,外面的人和物體都可以隨意進入內部,但是內部的人和東西卻出不去。這種特姓決定了這種防護罩非常適合用來防止敵人逃跑。

但問題是,克莉絲蒂娜和我們幾個雖然很強,可畢竟是人數不多。在這種情況下展開一個防止內部人員逃跑的結界護罩又是打算干什麼呢?

這邊的俄羅斯玩家和韓國玩家都陷入了迷惑之中,但有個人卻是突然拉住了之前指揮戰斗的那個韓國玩家。“快,快想辦法把鐵石之心送出去!”山本五十五拉這個玩家艱難的說道。

這邊的這個玩家本來也是和別人一樣不明白克莉絲蒂娜的意思,但是現在聽到山本五十五的話之後他突然就明白了。這山本五十五明顯是被我們一路追殺並從那個通道中跑出來的,而他到了這邊立刻就拿出了三枚鐵石之心,這就解釋了他被追殺的原因。至于說現在克莉絲蒂娜突然展開一個這樣的結界的目的……不用說了,肯定就是為了防止他們將鐵石之心弄出去。

自認為想明白了前因後果的這個玩家立刻不再管現場的指揮,直接拿著鐵石之心轉身就跑,但是,他才剛跑了沒兩步就突然看到前面的己方玩家一臉驚恐的看著他或者說看著他背後的方向。

這家伙也算是機靈的人,在看到前面的玩家這種表情的時候他沒有繼續跑,而是猛然向側面一個飛撲,緊跟著就感覺背後一陣灼燒感,同時周圍立刻變成了一片火海。慌亂中抬頭看了一眼之後卻正好看到一條全身金光閃閃的巨龍正在揮舞著翅膀努力爬升,而對方身下一條長長的燃燒帶分明說明了這條龍剛剛完成一次龍息噴射。

這種時候已經顧不得身上的燒傷了,這家伙爬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跑路,因為前面的金色護罩還在不斷的向下延伸,眼看著底部就快要接觸到地面了。雖然暫時還不知道這個防護罩的等級如何,但克莉絲蒂娜的名頭他是聽說過的。能讓克莉絲蒂娜維持的魔法,必然不是他這種級別的玩家就可以隨意破壞的。所以說,要想出去,就要趁著那東西還沒有合攏之前趕緊跑。

雖然他速度很快,但可惜我們這邊卻是反應更快。就在那家伙沒跑出兩步的時候突然感覺頭頂一暗,一個巨大的黑影從他的頭上飛了過去,然後他就看到我從飛鳥的背上跳了下來,聞聞的落在了他的面前。

我的降落方向和他的方向是一樣的,也就是我剛下來的時候是背對著他的,但是這個家伙此時卻是根本一點偷襲的意思都沒有,或者說他壓根就沒有那種膽量。

如果是克莉絲蒂娜在這里,他或許還敢上去試試,但如果是我在這里的話,就算再借他倆膽子也是絕對不敢繼續往前沖的。和克莉絲蒂娜可不一樣,我除了是世界第一玩家之外,目前披露出來的主要信息就是防禦非常驚人。像是我這種存在,即便是站著睡著了,被他從背後偷襲命中,多半也是他自己倒黴,因為我身上的自動反擊類魔法太多,而攻擊力又高,他的攻擊力甚至都不如這些自動反擊的威力大。面對這種請款即便是我站著不動讓他砍,多半也是他自己先撐不住。

碰上我這種人他可以說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但是這個家伙卻沒有絲毫要放棄的打算,在看到我居然站在他前面之後,這個家伙卻是立刻將手背在了身後,然後將三個鐵石之心直接偷偷拋給了後面的另外一個玩家,然後側著頭小聲說道:“帶出去。”

那玩家接到命令之後立刻就向側面跑了過去,打算繞開正面戰場去將這個東西送出去,只可惜這種時候他們的行為實在是太顯眼了,所以那家伙一跑我的目光自然就移動了過去。

發現我的注意力轉移,那邊的那個玩家立刻意識到了不好,然後他就啥也不顧的直接沖了上來,顯然是打算吸引我的注意力好為那邊的同伴安然脫離爭取時間,不過可惜的是他太高估自己的戰斗力了。

所謂牽制的前提就是你至少要保證自己有足夠的實力和對方周旋,但這個家伙顯然不具備這樣的實力,所以,當他沖過來的時候我的目光依然集中在那邊拿著鐵石之心跑路的那個玩家身上,然後直到他嚎叫著沖到我的近前才突然扭頭看了他一眼,隨後右手一抬,唰的一下,一道紅光閃過,那家伙的身體就和好像是突然倒塌的積木堆一樣瞬間變成了幾百塊肉塊散落一地,而我則是直接張開翅膀朝著那邊的那個家伙飛了過去。

就在我這邊剛飛起來的時候,山本五十五卻是掙紮著突然從側面沖了上來,然後縱身一躍,一把抱住了我的雙腳。因為身下掛了個人,我的飛行姿態受到影響,一時之間又被拉回了地面上。盡管他在落地之後立刻就被我一腳踢飛了,但是這一下卻是讓我重新落地,然後後續的玩家就紛紛沖了上來將我團團圍住。

山本五十五當然不是要幫助對方的人逃離,這其實也是我們之前就商量好的戰術之一,目的就是為了進一步增加山本五十五在這邊的功勳,讓他成為這次得到這種鐵石之心的首功之臣,而且是最重要最關鍵的扭轉局勢的那個人。

實際上我們這麼做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讓對方無法回避山本五十五的巨大貢獻,這樣山本五十五就可以比較順利的混入對方的生產基地,而我們也就可以得到那個褻瀆之石的生產方式等信息了。當然,混入基地不等于就一定可以得到那些信息,但進入對方的基地卻是知道那些信息的先決條件,所以這個步驟還是非常必要的。

事實上山本五十五剛才那一跳也確實是夠感人的,如果這是真的,絕對是一件感人肺腑的英勇行為,但是現在我卻是沒有多少感觸的,畢竟這是我們排演的戲碼而已。當然,我雖然是沒有多少感觸,但是對方的人卻是大多都看到了這一幕,而他們作為觀眾,當然是要受到我們這些演員所要表達的思想的影響的,所以,被踢飛的山本五十五很快就被幾個人就救了出去,而那個帶著鐵石之心的玩家也是迅速的和他彙合到了一塊。有幾個玩家掩護著他們倆向著營地外圍撤離而去。

他們那邊走了當然是正合我意,但我現在不能就這麼簡單的放他們走,所以我直接就開始爆發,對著他們所在的方向立刻就是一劍揮出。不同于之前的普通攻擊,這是技能攻擊,而且速度飛快。一道紅色的光影一閃而過,沿途所有被碰到的人都是和之前的那個指揮官一樣瞬間分解成了一地的肉塊,只是這個光束最終在對方前仆後繼的阻擋之下也就連著分解了十幾個人就徹底消失了,沒能一路延伸到山本五十五那邊。

盡管沒有傷到山本五十五,但是周圍的玩家卻還是被我這個可怕的攻擊力給嚇了個半死。隨隨便便的一招就秒掉了十幾個人,這攻擊力和他們平時接觸的那些人的攻擊力完全就不是一個量級的啊!

一方面感覺到和我的巨大戰斗力差距,另一方面又不能直接撤退,這些韓國玩家和俄羅斯玩家就只能硬頂著用人命將我堆死在這里。但是,到了我這種級別,除了用次一級的人員去堆,否則就根本不可能起到任何作用。這就好像如果你讓一群普通市民去圍毆一個軍隊出來的搏擊教練,只要這些人不怕死傷,而且人數夠多,那最終肯定還是可以放倒這個搏擊教練的。而且通常情況下這個時間不會太長。畢竟現在韓國玩家和俄羅斯玩家使用的這種戰術已經不是在攻擊,純粹就是想要用尸體將我埋起來的打算。如此不要命的攻擊方式什麼人架得住?

但是,雖然人數可以一定程度的抹平質量上的巨大差距,但這也不是絕對奏效的。假設還是剛剛那個搏擊教練,單這次換成一群幼兒園小朋友去攻擊他,那麼就算這些小孩子全都中了狂化詛咒可以不怕死的往上沖,難道還能把這個大人怎麼樣不成?只要這個大人下得去手,孩子在大人面前畢竟是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所以說,這種情況下孩子再多也沒用。

現在韓國人遇到的情況就是這樣。因為戰斗力差距實在太大,所以他們這邊的人即便是用上了無恥戰術都沒能對我起到任何作用,凡是沖上來的人基本都是瞬間被干掉,結果就是我雖然被擋在這里半天沒有移動一步,可是所處的位置卻是越來越高,身下很快就出現了一座尸山,而我就站在山頂上屠殺著前仆後繼的玩家為這座尸山的高度添磚加瓦。

“老大還真是夠能顯擺的。”金幣站在後方看著那邊尸山之上的我忍不住對身邊的拉達曼提斯說道。

拉達曼提斯在接住之前的炮彈之後就沒有出來戰斗,之所以不讓他動是有原因的。第一個原因就是我們的戰斗力明顯是夠用了,所以拉達曼提斯參不參戰意義不大。第二個原因就是為了保護拉達曼提斯的安全。

對方這些人可是擁有詛咒之石這種東西的。雖然不知道這些人身上是否有帶,但這東西反正就是他們搞出來的,所以計算這里的人又帶著那東西也是合情合理的。我們這里大家都是玩家,所以那個褻瀆之石對我們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紅炎雖然是NPC,但畢竟不是神族,所以那個詛咒之石對他也沒用,說來說去這里唯一怕那玩意的就是拉達曼提斯,所以我只能是讓他始終和金幣呆在一起,就是怕萬一對方扔出個褻瀆之石將拉達曼提斯的神力給封印了,然後我們來不及救援,那可就真是陰溝里翻船了。

事實上我之所以會這麼在意這個褻瀆之石也是因為這些個神族的考慮。要說用褻瀆之石去攻擊別的神族,我還真的不是很在意。反正我們自己的實力也是可以完成這種事情的,所以用不用褻瀆之石對我們來說其實僅僅是錦上添花與否而已,意義不是很大。我們真正擔心的是因為褻瀆之石的出現而導致我們行會好不容易才初具規模的混亂與秩序神族產生的優勢被活活拉平。

要知道神族都是不可再生資源,雖然那些野生的神族可以再生,而且數量幾乎是無窮無盡的,但就好像是陳年佳釀一樣。像是拉達曼提斯或者是哈迪斯他們這樣在現實中留有傳說,並且家喻戶曉的神祗,其戰斗力都會非常的強大,而且他們往往還帶有些隱藏屬姓。比如說拉達曼提斯對魔法植物的培育能力就是一種隱藏特長,再比如說潘多拉的空間突破能力,這也是一種隱藏特長。實際上真實的潘多拉掌管的能力應該是災厄才對,而這個空間系的能力則屬于隱藏特長。

在我看來這種隱藏特長就好像是人物的興趣愛好,雖然不是主要工作,但其實卻也可以被算作是一種能力。就好像現實中的人,他的工作和學曆都是土木工程,也就是所謂的工程師,但是他愛好書法。雖然書法不是他的職業,但你也不能說書法不是一種技能。

所以說,這些有名有姓的神祗除了戰斗力特別強,發展潛力也特別好之外,往往還帶有很多隱藏技能,並且這些技能還都是非常有用的技能。另外,這些有名有姓的神祗還有一個優點是那些系統為了補齊神祗數量而生造出來的神祗所不具備的,這種優點就是知識和記憶。

那些老牌神祗都有很龐大的知識量,這些東西他們平時雖然不會主動表現出來,但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能突然給你個驚喜。比如說我們行會現在最大的驚喜——信仰之力。要是普通神祗的話,即便是戰斗力有可能追上哈迪斯他們,但是這信仰之力的收集方法什麼的就肯定別指望了。此外,這些老牌神祗的經驗也非常多,他們不管是在戰斗中,還是處理平常的一些事物,其能力都會比那些新晉神族要強出很多。這些都是他們的優勢所在。

對于那些俄羅斯、韓國和曰本的玩家來說,反正他們自己也沒有什麼老牌神族,除了個不靠譜的八岐大蛇之外,他們身邊幾乎沒有像樣的老牌神祗,所以他們不擔心褻瀆之石會影響到他們自己的利益,可是對我們行會就不一樣了。一旦這個東西被大量制造出來,那我們行會的這些神祗可就麻煩了。雖然不是說這樣一來我們的神祗就徹底廢掉了,但至少他們的價值就要大打折扣了。所以,這種事情是我絕對不能允許的。

就在我在這邊大殺四方的時候,真紅和克莉絲蒂娜也都在對方的人群之中不斷的制造巨大的殺戮,而此時山本五十五那個家伙已經和那個同伴一起出了克莉絲蒂娜的那個封鎖圈的范圍。事實上如果是真的戰斗的話,這封鎖圈的完成速度絕對不會慢成這樣,但是為了這次的戲碼可以順利完成,所以山本五十五和我們就配合著演了這麼一出。克莉絲蒂娜故意降低那個封閉魔法的完成速度,而山本五十五也是裝的大義凜然的帶著東西跑路,最後我的追殺,這都是用來騙人的,目的就是讓山本五十五獲得功勳並得到信任。

眼看著山本五十五跑出了那個封閉魔法的范圍,克莉絲蒂娜立刻就從天上降落了下來裝的比較虛弱的樣子,雖然她其實一點都不累,但是這種時候也不好爆發的太厲害,一來需要隱藏實力。二來就怕一不小心把這邊的人都殺光了,那後面的戲碼可就演不下去了。

我們這邊的大屠殺先不說,卻說山本五十五那邊。出了封鎖區之後他們立刻就連滾帶爬的跑到了附近的益處小山包旁邊。這處小島上面除了我們剛剛戰斗的那個位置之外,周圍到處都是這樣的小山,不過與其說這些是山,倒不如說是一些大塊的岩石比較好,只是這些岩石上面覆蓋了泥土,而且還有一些植物覆蓋在上面,所以看起來就好像是山包,其實就是大塊的岩石。

山本五十五他們幾個人跑到這邊之後當前帶頭的那個玩家立刻沖到了一處看起來很普通的灌木叢旁邊,然後也不管疼不疼了,直接上去一把抓住帶刺的荊棘就將那一大團灌木叢給提了起來。要不是看到這個畫面,一般人是絕對想不到這個灌木叢原來是假的。

灌木叢被拿起來之後就能看到位于那個巨大的岩石山包與地面的接觸點附近有個斜向的大洞。說是大洞其實也就剛剛夠一個人鑽進去而已。當然我說的是穿著盔甲的人可以鑽進去,不是說那種不穿盔甲的人才能擠進去的小洞。

雖然這個洞口還算是比較大,但是因為平時有那個灌木叢遮擋,所以一般人還真的是很難發現。這些人在打開洞口之後就立刻魚貫而入,最初打開洞口的那個家伙則是最後一個下去並小心翼翼的用那團灌木叢重新封鎖了這個入口。

說起來山本五十五其實也是第一次走這個通道,因為這顯然不是正規通道,而是個應急用的秘密通道。從這個地方下去就是個四十五度的台階,因為是在岩石之中硬鑿出來的,所以非常的狹窄而陡峭。

從這個台階一路下去足有十七八米深之後才算是到底,然後橫向前進了一小段拐過一個彎道就可以看到火光了。在這邊的通道就明顯稍微大了一些,而且因為地面相對平整又有光源,所以就好走多了。

山本五十五既然是間諜,當然是希望多打聽一些消息,所以看到這個通道他也是相當好奇的樣子問道:“這地方怎麼還有條通道啊?”

“你不知道,這是我們老大讓人秘密建立的據點。”

“這種地方還有據點?”山本五十五驚訝的問道。

前面那個拿著鐵石之心的玩家回頭說道:“外面的那個據點其實就是掩飾,下面這個才是真正的據點。這叫做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是我們韓國人的祖先發明的一種謀略。”

山本五十五雖然用的是曰本名字,而且職業還是個陰陽師,但這是他為了認為特意去曰本申請的小號,他本身就是個地道的中國人,對于孫子兵法什麼的當然是聽說過的。冷不丁的聽到前面那家伙說這事他們韓國人發明的謀略,山本五十五差點沒一口口水噴過去,不過好在他也算是機靈人,不會為了這種事情壞了大事。只是裝作疑惑的問道:“這不是中國人的孫子兵法嗎?怎麼變成你們韓國人發明的了?”

曰本人對中國古代尤其是三國時期的東西了解的也比較多,所以他問出這樣的問題倒是不奇怪。前面的那個家伙聽到山本五十五的問題之後立刻說道:“你不知道嗎?根據我國曆史學家的考證,其實孫子是我們韓國人。”

“誒……”感覺有些牙癢癢的山本五十五想了想說道:“那什麼……我們現在在往哪走啊?你們不會就是打算到一個地洞下面躲一下吧?我之前在魔界那邊已經用過這招了,沒用的,他們最終還是發現我了。要不然你們也不會看到我那麼狼狽的被炸飛出來了!”

“放心啦!我們當然知道紫曰那家伙的追蹤能力非常強,所以這只是個迷惑他們用的通道,很快你就知道了。”

那家伙說著也不結束,山本五十五再問什麼他們也就只是笑,並不和他說。不過也不用多問了,因為很快山本五十五就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了。

這通道其實沒有多長,也就是幾句話的功夫就到底了,而這地方並不是什麼大廳之類的地方,而是一處碼頭。沒錯,就是一處碼頭,而且還是地下河中的碼頭。目前碼頭上只有兩個守衛在看守,旁邊拴著十幾條小木船,看起來就是整棵的大樹一劈兩半挖空內部之後做出來的船,相當的粗糙。不過這地下河的水流速度很慢,也沒有什麼急轉彎,用這個東西倒是沒啥問題。

山本五十五到了這邊就想往船上走,結果剛上去就被叫住了。“你上去干什麼啊?”

“誒?不是要坐船嗎?”山本五十五疑惑的看著同行的幾個人問道。

帶頭的那個家伙笑嘻嘻的說道:“這就是我們的秘密了。這些船不過是用來騙人的。你要是上去了那就中計了。相信紫曰追到這種地方也會被誤導,然後一路沿著河道追下去的。”

“可是我們不上船應該要怎麼辦啊?”

“你看好了。”那個帶頭的玩家對身邊的一個人示意了一下,那個玩家立刻就捏著鼻子從船的碼頭的上游位置跳了下去,然後直接沒頂,根本就沒有浮上來。不過,就在那家伙下去之後,水下很快就亮起了一團藍汪汪的光團,顯然是那個人啟動了什麼水下照明設備。

光亮出現後那個光團就開始逆流而上向著上游移動過去,而因為這個地下河的水非常的清澈,加上深度又不大,所以在有光源的情況下自然是可以直接看到水下的情況的。只見那個玩家似乎在水下摸索著什麼,然後很加快就找到了一塊相當巨大的石頭,並將其給抱了起來。

這種體積的石頭我來抬的話當然是沒問題的,但是對一般玩家來說這種石頭的體積明顯就是太大的一些,不過這是在水下,因為水的浮力,所以石頭在水下會比在地面上要輕巧一些,那個玩家剛好又是個力量型的玩家,所以這個石頭他勉強可以搬的動。

在那個家伙將石頭抬起來之後,就看到他直接從石頭下面剛剛露出來的一個大洞跳了下去,然後山本五十五就明白了他們所謂的方法具體是什麼了。

這個真正的密道並不是地下河,而是那個水下入口。這個入口因為在水下,而且有水流沖刷,所以依靠氣味追蹤是根本沒有辦法發現的。至于說其他追蹤方式,大多都需要靠的很近,而且需要持續姓目標,很少有能在對方經過之後還能長時間存在讓你追蹤的。所以說,只要他們下去之後我們不是立刻追到這個地方就不會發現這個洞口的任何線索,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找到這個洞口。但是,在事先不知情的請款下,多數人肯定都是順著河道向下游找,畢竟有船在那里擺著。至于說上游的部分,雖然也是一個方向,但其實前面只能再前進七八米就算是到底了,因為那邊的河道比這邊窄很多,人是根本過不去的。

在這種情況下,多數人都是會沿著河道向下游找,根本不會有人會想到他們的入口居然在水面下。這樣一來這個通道口的安全系數就算是成倍增加了。而且,這邊的兩個守衛其實也是有用的,他們主要的作用就是在敵人入侵之後砍斷繩索讓河流上的小船順流而下,制造出一種毀壞交通工具不讓外人使用的假象,這就進一步堅定了入侵者往下游追擊的想法。而你越是肯定對方在下游,就越是找不到他們,因為從一開始接搞錯了方向。

山本五十五在看清楚了對方的行動之後也就明白了其中關鍵,然後在這些人的指導下也得到了一個小型的照明工具,然後拿著這個東西從碼頭這邊跳了下去然後閉氣潛水到那邊的通道口。

本來山本五十五還挺奇怪對方為什麼不給他一個換氣用的頭盔,畢竟游戲里這種東西也不算多麼罕見,尤其是靠海的區域,爆出這種類型的頭盔是非常簡單的事情。所以說,這種裝備應該算是常備物資了。不過,雖然山本五十五詢問了這個問題,但對方卻用一句用不到就給打發了。沒辦法之下他也只好照著對方說的做。

從岸邊的通道口下去之後其實只有兩米多深而已,再往下就到底了,然後出現一個橫向通道。這個橫向通道也就只有兩米多而已,而且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狹窄,完全可以讓兩個人錯身而過,而且這個地方實際上也不是特別的寬,剛好可以用雙手扶著兩側的洞壁前進,能省勁不少。

從這里向前兩米之後通道頂部就出現一個大洞。這是真正的大洞,比下面的通道還要寬闊很多,上去之後就立刻進入了一片極為開闊的水域,反正山本五十五感覺自己看不到周圍的邊界在哪里。不過現在他也沒空去問這些,因為他感覺自己的氧氣有點快不夠了。

山本五十五這邊感覺到有些憋悶的時候正好感覺到旁邊的人碰了碰他,他疑惑的轉過頭去之後就看到對方拿著照明用的小燈指了指上方,然後也不管他明白沒有就一蹬地面向上面浮了上去。

這個動作非常的簡單,山本五十五當然是明白了對方是要他上浮,所以他也就有樣學樣的蹬了下腳下的地面然後往上浮去。

原本以為這邊的通道會非常複雜,誰知道山本五十五剛剛上浮了四五米就發現自己居然露出了水面,而上面居然是干的。

“這這這……”

“哈哈,沒想到吧?這邊可是別有洞天啊。”帶路的韓國玩家非常自豪的說道,搞得好像這個洞穴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他們修出來的一樣。事實上他們對這個洞穴的唯一貢獻大概就是發現了這個地方而已。

山本五十五在出水之後就發現正在一個大約有三五百平方的水潭之中,背後不遠就是石壁,而那個石壁後面其實就是剛剛他們下水的碼頭,兩個地方的直線距離連二十米都不到。從這個地方向前去不多遠就是岸了,那上面有光亮照射過來,但是看不到光源。帶頭的那個韓國玩家已經游了過去,他也只好跟上,後續的人員也紛紛露頭跟了上去。

上岸之後往前走就只有一條路,不過非常的寬闊,開汽車都沒問題的那種。這個通道長度很誇張,但據說前面都沒有開發出來,他們只是前進了不到五十米就轉到了右手方向的一個小洞之中。之前看到的光線就是這邊折射出去的。在這邊的洞口里面都有點著火把,再往前不遠就進入了一條長長的斜向下的通道,不過這個通道不用走下去,因為上面安裝了軌道,還有滑車。人只要坐上去一松刹車就可以一路沖下去,上來的時候則是從另外一條軌道,依靠一個不斷在轉動的好像纜車索道一樣的東西上的掛鉤拉動牽引繩將滑車拉回來。

這滑車看起來不是給人專用的,因為前面還有裝貨物的地方,整輛車的體積基本上都快趕上公交車了,要是擠一擠的話,上去一二百人都不成問題。山本五十五很好奇這個地方具體是干什麼的,但是他這種時候也不好開口詢問,只能跟著他們走。

上了滑車之後等他們坐好之後帶路的玩家就放開了刹車,然後他們就一路沖了下去。這滑車軌道比預計的長了很多,下降過程比云霄飛車還誇張,一路又是轉彎又是大回旋的,估計世界上最嚇人的過山車也就不過如此了。還好山本五十五心理素質不錯,雖然也嚇得夠嗆,但卻沒有叫起來。對方開這麼快估計也是故意想要嚇一下山本五十五,畢竟這邊都是韓國玩家就他一個“曰本人”,排外的情緒哪里都少不了。

雖然這個滑車的速度很嚇人,但是也正因為這東西速度夠快,所以很快眾人就到了滑道盡頭。這邊有一種專用的阻攔索,車子到了這邊就算你自己不拉刹車也可以安全停下,只是會比較激烈一些。

幾個人下車的時候明顯都有點不適應,山本五十五感覺自己腿肚子都有些抽筋了。實際上這次就是那幾個韓國人故意開玩笑整他的,平時他們自己下來也絕對不會開這麼快的。即便是坐了不止一次,用這種速度沖下來還是挺嚇人的。

山本五十五倒是沒有在意這個,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居然到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

原本他以為這個地方不過是一個傳送點什麼的,或者是一個通往別處的通道,然後可以帶著他從別的通道出口出去。但是,這一切都和他看到的差距巨大。

眼前出現的並不是什麼傳送殿,也不是一條通道,而是……一座基地,一座位于地下的潛艇基地。

巨大的洞穴有一半都被海水占據,在那上面有好幾條人工碼頭,而碼頭兩邊則是停靠著巨大的明顯屬于潛水艇一類的人造設備。

“這這這……”

“別驚訝了,這不是我們造的。”那個韓國玩家這次倒是沒有往自己臉上貼金。

山本五十五看向他好奇的問道:“這不是你們造的難道還是天然的?”

山本五十五問完之後完全沒有想到那個玩家居然真的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洞穴就是天然的,你現在看到的就只有碼頭和我們剛剛下來的那個滑車是我們自己造出來的,包括哪些潛水艇都不是我們自己造的。”

“那些潛水艇也是天然的?”山本五十五驚訝的問道。

“這怎麼可能?”旁邊的韓國玩家說道:“潛水艇肯定不可能天然生成,但也不是我們造的。我們發現這個地方的時候那些潛水艇就已經在這里了。而且實際上不止你看到的這些,還有一些已經出去執行任務去了。我們一會也要用這個離開。”

山本五十五現在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原本只是奉松本正賀的命令前來調查褻瀆之石的事情,結果沒想到居然會發現了這麼一除神秘的所在。這個發現簡直讓山本五十五有些不知所措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二十一章 各懷鬼胎     下篇:第七卷 第二十三章 傲斯卡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