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二十九章 這就跪了?  
   
第二十一卷 第五百二十九章 這就跪了?

“我靠,這什麼情況?”永琲瑣W利程度毋庸置疑,平常我用它砍城牆都沒問題的,沒想到這尊鋼鐵魔像竟然可以硬扛永琲漣蟪誚茞@發無傷,在永琠R中那家伙的肚子底下的時候居然擦出一溜火星愣是沒切進去。

從那鋼鐵魔像底下鑽過去之後我也是有點傻眼,但那家伙卻是一點都沒停頓,直接將身子一轉就朝我攻了過來。不過,他轉過來的真的只有身子而已,下面那個螃蟹底座並沒動,而且那個螃蟹樣的底盤居然還揮舞著兩個巨大地鉗子擋住了真紅他們的攻擊。

原本我只是不想在這個鋼鐵魔像身上浪費過多的魔力,但是現在看來這東西已經不是難搞那麼簡單了。這完全就是個超級衛兵啊!防禦硬到我的永痝ㄓ薑ㄥi去,這得是什麼材料建造的啊?

既然這東西的戰斗力這麼誇張,那我們現在也就不能簡單應對了。我直接啟動了神域合體,也不管浪費不浪費了,迅速進入最強狀態,然後架起盾牌直接沖了上去。

看到我這邊光華閃耀,真紅他們那邊也意識到了不能留手了。克莉絲蒂娜直接啟動元[***]皇模式,巨大的蝶翼展開,但是沒有用攻擊類法術,而是直接使用了一個不太常用的輔助法術。只見克莉絲蒂娜的法杖上光芒一閃,對面的那個鋼鐵魔像身上突然就多了一層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凝膠一樣的東西。這些東西迅速的覆蓋了鋼鐵魔像的表面,然後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迅速硬化,最終變成了一種灰黑色的好像橡膠一樣的東西。當然,這玩意並不像橡膠那麼軟,事實上它非常的硬,但在保持硬度的同時,這東西還有極強的延展姓,可以被扭曲拉伸,還能自動還原。

有這東西套在那鋼鐵魔像身上,對方的動作立刻就開始變形。那些套在他身上的東西嚴重影響了他的動作,他的每個動作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力量才能完成,即便是這個家伙力量驚人,這種牽制效果也大大限制了它的速度。

克莉絲蒂娜的限制技使用完成之後真紅立刻猛沖上前,沒有用拳頭,而是雙臂上舉,一下架住了那螃蟹的兩個大鉗子並直接僵持在了那里。

感覺到自己的鉗子被控制住,那鋼鐵魔像立刻就想把對著我的上半身轉回去,但就在他准備轉身的時候,我卻是兩步躥了上去,手中永痝Q灌注了大量的魔力,那一瞬間永琱W的法則被徹底激活,然後刺向了那鋼鐵魔像的頭部。對方意識到自己的腦袋受到威脅,八條手臂上的武器迅速開始格擋,但首當其沖的那柄巨劍卻是在與永痡腔窕間就被一切兩半。法則屬姓全力運轉之下的永琱~是真的銷金斷玉無堅不摧,那家伙的闊劍也不過是體積大而已,之前幾次對拼就已經出現了一些暗傷,這一次算是徹底報廢了。

直接截斷那家伙的闊劍之後我去勢不減,踩著短劍沖上他的背部,永琲膘諟瑪鐵魔像的面門,但是對方的單手刀劍與槍戟分別從左右兩側殺來,我要是繼續前進必然會先被命中,所以我果斷放棄進攻,一腳蹬在那家伙的肚子上身體借力飛退,在空中還甩出了一道劍芒逼的那家伙不得不用武器格擋沒空轉身去應對那邊的攻擊。

在那家伙的另外一邊。真紅限制住了他唯一的攻擊武器,也就是那兩只巨大的鉗子,而克莉絲蒂娜的魔法限制了那家伙的行動力,它的上半身又因為我的攻擊而無法轉過來,等于是用背部對著真紅他們。就在這個時候,金幣的劍囊之中突然飛出大量的飛劍,然後金幣自己站在原地,手捏劍指虛空揮舞了一下之後向前一指:“玄天劍陣——萬劍歸宗。”

隨著金幣的技能發動,那些飛劍之中一柄看起來特別巨大的飛劍突然飛到了中央位置,然後附近的飛劍開始虛化並用非常誇張的速度向著這中央的飛劍上撞了過去,但是,這種撞擊看起來更像是組合而不是撞擊。所有接近到那柄巨劍表面的飛劍都迅速變形成了一個個部件然後外掛在巨劍的表面,而在這個過程中它們的總體積似乎一直在縮小,因為組合了那麼多飛劍上去,中央那柄巨劍看起來居然只是稍微變大了一點點而已。

雖然這個技能叫做萬劍歸宗,但就像金幣的其他技能一樣,具體用多少飛劍都是她可以隨意控制的。這個萬劍只是個大概的形容,意思就是很多,不是固定的數量。金幣可以讓幾十把飛劍參與這個技能,也可以用幾十萬飛劍參與這個技能,反正具體數量是看情況而定的。當然,目前金幣也沒有那麼多飛劍,而且這個通道里太過狹窄,沒有足夠的空間展開完全版的萬劍歸宗,更重要的是距離太短,沒有足夠的加速組合時間。所以最終金幣僅僅只是使用了一百多柄飛劍完成了這個組合。然後,組合完成的巨大飛劍便帶著風雷之聲以及表面的紫色電弧一起飛向了你鋼鐵魔像的背心。

雖然在最後關頭發現了背後襲來的飛劍,但被我們這麼多人聯手牽制的鋼鐵魔像根本沒辦法轉身格擋。事實上我覺得即便是擋也沒用。

飛劍毫無意外的正中那家伙的背心,但是並沒有直接穿進去,而是劍尖部分頂在了那鋼鐵魔像的背部裝甲之上,在劍鋒的尖端一圈圈紫色的電光閃耀不停,感覺就好像是正在工作的電焊機一般。飛劍就這麼詭異的頂在那鋼鐵魔像的背上僵持了足有一秒多,然後先是看到那鋼鐵魔像背部的一圈裝甲突然向下一沉,整個出現了一大片秘籍的裂紋,然後我們在聽到了一聲好像什麼東西碎裂了一般的聲音,緊跟著那碎裂的裝甲表面居然開始發紅變軟,愣是又跟飛劍僵持了一秒多之後才突然被擊穿,飛劍仿佛一瞬間失去了阻力,瞬間就從那鋼鐵魔像的背部穿了進去,然後從前面冒出一個劍尖,緊跟著比較寬大的劍柄也完全進入對方體內,巨大的動能導致這鋼鐵魔像體內的結構被徹底擊碎,飛劍帶著一大片蠶豆大小的碎片在那家伙的胸口正面開了一個足夠一個人爬過去的大洞,然後猛然噴發而出。飛劍本身沒能收住剩余的動能,直接從一堆零碎之中鑽了出去,然後射入了我背後的通道牆壁之中,盡根而末,也不知道進去多深,反正外面是一點也看不見了。至于那鋼鐵魔像……

“我曰!你丫開作弊器了吧?”

被整個擊穿的那尊鋼鐵魔像眼中的紅光閃了兩下,但是卻沒有預料中的倒下去,反而突然再次活動了起來。這家伙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猛然法力將自己身上的那些凝膠一樣的東西全部給崩開了,雖然這些東西硬度驚人,還有非常強大的抗拉能力,但畢竟有極限,結果直接就被繃斷了。之後這家伙兩個大鉗子猛然向後一收,趁著真紅來不及反應的機會一下脫離了她的控制。

擺脫了背後的控制之後那鋼鐵魔像居然完全轉了過來,然後朝著我這邊就殺了過來,完全就是一副要跟我同歸于盡的架勢。

看到這個情況傻瓜才往上沖呢。明知道那東西進入最後的狂暴期了,我當然不可能上去找罪受了。直接一個陰影移動就到了真紅他們那邊,而那個家伙在失去目標之後立刻又轉了回來,然後再次做了件驚人的事情。

自從看到這個鋼鐵魔像開始我都不知道這玩意到底讓我們吃驚多少次了,這東西的姓能實在是超乎想象的強大。盡管游戲各大論壇里面一致認為魔像的綜合能力不如魔偶,但眼前這尊鋼鐵魔像卻是徹底顛覆了我們的認知。別的不說,就這家伙的生存能力就是魔偶們拍馬也趕不上的。

魔偶的身體結構類似機器人,體內有大量的零件,雖然那些零件大多是魔法原理制造的,但也有一些現實中的機械甚至是電子方面的技術應用。這種複雜的結構決定了魔偶一旦被擊穿,很可能就是立刻癱瘓,這一點就和人類一樣。我覺得這也是為什麼構裝生物全都是魔偶而沒有魔像的原因,因為他們存在一定的複雜度。

相比之下魔像的內部構造就比較奇葩了。這些家伙的體內是沒有任何構建的。一尊魔像除了在表面紋刻的大量魔法陣和裝備的一些水晶、寶石之類的能量節點之外,齊體內基本上就是一個實心的狀態。甚至于它們的關節都沒有任何活動構件,如果齊表面的魔紋不啟動,試圖轉動它們的手臂唯一的結果就是將這些家伙的胳膊拗斷。這就是魔像的特點,它們就是一個實心的雕像,和一般的雕塑不同的是它的表面有魔紋。

正因為內部沒有多余結構,所以眼前這尊鋼鐵魔像才能在胸口幾乎被炸沒了的情況下依然堅持戰斗。當然,正常來說這麼大面積的損傷,表面的魔紋損失肯定也不少,所以這東西早就應該癱瘓了才對。不過也不知道對方用了啥技術,反正這玩意貌似一點沒受影響,戰斗力居然還在直線飆升狀態。

“不帶這麼玩的!這東西難道是地區守衛不成嗎?”金幣和真紅他們都是被眼前這個東西搞暈乎了。費那麼大勁,就算是個神族也被我們搞死了,這玩意居然還生龍活虎的在這里和我們戰斗,這未免太逆天了一點吧?

“不行,這東西戰斗力太強,需要動用大型技能!”我直接對克莉絲蒂娜道:“克莉絲蒂娜,准備。真紅,金幣,跟我一起拖住他。”

“雖然我也很想拖住他,但這種事情我不在行啊!”金幣感歎道。

“還是我來吧。”從剛到這邊就沒出過手的拉達曼提斯忽然主動請戰了。

其實拉達曼提斯之前不出戰並不是因為他怯戰,而是因為我的命令。混亂與秩序神族是我好不容易組建起來的,而且這些神族中除了少數幾個之外,大部分都是不可複活的類型,所以為了避免無謂的犧牲,我在很早之前就層下過死命令。混亂與秩序神族隨本行會玩家出戰之時僅能作為輔助或者是增援出現在戰斗中,可以作為主輸出,但不能上去試探敵人,只有確定了敵人的戰斗能力,能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才允許出戰。

之前剛過來的時候發現我被這個鋼鐵魔像拖在這里進退不得,拉達曼提斯立刻就知道了這個東西戰斗力驚人,所以他就一直沒有出手,這也算是遵守了我的命令。不過現在他已經大概摸清了這個東西的戰斗特點。雖然這玩意的防禦硬到讓我們這幫世界頂尖的玩家都束手無策的地步,但這東西的攻擊力貌似並不怎麼出眾。它的攻擊方式完全來源于身上的幾件武器的物理攻擊,至今未發現任何魔法能力。當然,這東西本身是魔像,所以肯定會有魔法攻擊能力,只是暫時沒看出來,估計可能是損耗很大的能力不方便隨便使用。不過現在拉達曼提斯只是要牽制一下這個東西,所以倒是不用擔心對方狗急跳牆。

“你能搞定?”我看著拉達曼提斯問道。

拉達曼提斯點點頭,然後道:“拖住這東西我還是有辦法的。”

既然拉達曼提斯都這樣說了,我便讓出攻擊位置示意他出手,而拉達曼提斯使用的方法也很簡單。他沒有走到我之前站的那個前鋒位置上,而是就站在我們後面對著那個鋼鐵魔像伸手一指,一道黑色的光束就照射在了那個魔像守衛的身上。

這不是魔法,這一點我可以確定,因為魔力波動不是這種感覺。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應該是神術。

原本我們只是想要拉達曼提斯拖住那鋼鐵魔像,然後讓克莉絲蒂娜用大型技能一次搞定,但是,就在拉達曼提斯發射的光束照射到那邊的魔像守衛身上之後,那東西的反應卻是讓拉達曼提斯自己都愣了一下。

在我們這麼多人的聯手攻擊下硬撐了這麼久的魔像守衛,居然在拉達曼提斯的光束下照射下,好像喝醉酒了一樣開始東倒西歪的晃悠了起來。這玩意先是身體一歪撞上了側面的牆壁,然後八條腿在地上亂蹬,似乎是想要重新站起來,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腿卻完全失去了協調姓,結果就是一通亂蹬不但沒站起來反而徹底躺下了。

我和克莉絲蒂娜他們驚訝的看著拉達曼提斯問道:“你這什麼技能啊?”(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三十三章 刮地皮是門學問     下篇:第七卷 第三十六章 古怪龍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