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七章 總算見著活人了  
   
第七章 總算見著活人了

“老大,緊急情況!”我這邊剛發現那些東西居然是殺不死的,沒想到克莉絲蒂娜卻又叫了起來。

“又怎麼啦?”

克莉絲蒂娜有些緊張的說道:“我的屬姓值正在下降!”

“怎麼回事?”

“不知道,但是可能和那些東西有關,只要我攻擊他們,我的屬姓就會下降,速度非常快!”

金幣在旁邊道:“你殺的最多,肯定受影響最大。”

我轉頭看了下真紅問道:“你有情況嗎?”

“沒有,我一共也沒干掉幾個!”

“我也一樣!”金幣跟著道。

我稍微想了一下道:“先不要管了,召喚坐騎,大家集中力量往外沖。”

“明白。”

隨著我的命令下達我們身邊立刻就出現了三只生物。我的坐騎當然是夜影,這種混戰情況之下夜影的能力實在太突出了。

金幣的坐騎就是她的魔寵,那只**的天狐,一種全能型可變身魔寵,要輸出有輸出,要輔助有輔助,幾乎就沒有不擅長的事情,關鍵是還能當坐騎用,而且人形化之後非常的漂亮,不過金幣是女孩子,最後這點倒是用處不大。

真紅這次倒是沒有召喚神龍,不過出來的也不是一般東西,而是一只比夜影還要大兩圈的麒麟。

這只麒麟繼承了真紅本人的金閃閃風格,反正只要真紅的東西,基本上全都是金色的。她的裝備就不說了,真武套裝基本上就跟中國版黃金聖衣差不多,而她的主要戰斗魔寵則是金色的神龍,而且還是兩條雙生神龍。至于現在這只麒麟……乍看起來像是火麒麟,因為這家伙的身上始終燃燒著熊熊火焰,但這火焰不是紅色,而是金黃色的。另外,這家伙全身上下除了眼珠子和嘴巴里,其他地方居然全都是金色的,即便是在這種陰沉沉的地方,那一身金閃閃的毛發也照樣晃得人眼花繚亂。

其實真紅的這只坐騎並非火麒麟,而是一種雜交麒麟,不過根據雜交優勢,混種生物通常都會比純種生物更強一些。這只雜交麒麟也不例外。他身上那蒸騰的金色火焰其實就是天庭所說的陽極火焰,是一種純陽之火,比三昧真火還要厲害。多虧這家伙身上的火焰不能主動控制,只能包圍在身體表面起到一些防護作用,要是這玩意能跟龍炎一樣四處亂噴,那威力絕對嚇死人。不過,這家伙真正厲害的還不是這陽極火焰,而是他身上的皮膚毛發。別看這家伙身上那飛舞的鬃毛好像絲絨一般輕柔,其實那玩意的防禦力堪比金剛石,而且還是只對攻擊生效。也就是說你**他的時候,那毛就是毛,柔軟舒適,給人一種想要用臉去蹭的沖動,但如果你要攻擊他,那麼著毛發就會瞬間變成堅不可摧的防具,一般的刀劍砍上去連個印子都留不下來。而這家伙的皮膚也和毛發一樣,水火不侵不說,防禦力比戰艦外殼還誇張,雖然不是絕對無敵,但這玩意的屬姓就是免疫90%的攻擊傷害,並且還額外帶有防禦強化和傷害反彈特姓,反正這東西防禦力就跟坦克一樣,正面攻擊幾乎很難搞死他。

本來一只坐騎要防禦力也沒多大用,反正主人死了,坐騎再**也是廢的。但真紅不一樣。真紅的真武套裝以及國器持有者的身份決定了她的戰斗特征就是勇往直線,這種特姓決定了真紅通常都是沖在第一線的,而且多數情況下都是面對海量的敵人,在敵人的包圍之中殺出一條血路來。想想剛才,那麼危急的情況下我還是讓真紅去開路,就能看得出來真紅平時戰斗是個什麼樣了。在這樣的戰斗方式之下,真紅的坐騎如果不能抗的話,很可能就會出現真紅自己沒事,坐騎先掛掉了的情況。雖說她的兩條龍也可以客串坐騎,但那畢竟是主要戰力,如果因為充當坐騎被拖住了,那絕對是對真紅戰斗力的一大限制。所以,這種情況下一只硬的跟坦克一樣的坐騎魔寵絕對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們三個的坐騎召喚完成之後克莉絲蒂娜就直接跳上了金幣的那只狐狸。真紅需要前面開路,帶個人會影響戰斗力。我要殿後,情況也差不多。金幣是唯一合適的人選。至于說克莉絲蒂娜自己……她的魔寵雖然是有不少,而且等級也不低,但貌似就沒有一個適合做坐騎的。所以這種時候只能搭便車了。

步兵轉騎兵之後機動力明顯就上去了,雖然魔寵的屬姓被任務壓制,速度什麼的都沒一千快了,但畢竟能當坐騎的都是速度特長,所以跑起來絕對比我們自己的兩條腿可是快多了。

真紅當先就沖了出去,地上的怪物們此時已經重新站了起來,但是剛一接觸到真紅的那只混血麒麟就被直接撞飛了,而且飛出去的怪物全都燒了起來,落地之後就變成了一灘黑色的好像瀝青一樣的東西。我還特意觀察了其中一個怪物,結果發現那東西竟然沒有再度複活。也就是說陽極火焰其實是可以徹底終結這種東西的。可惜這玩意是混血麒麟自帶的特征屬姓,並不是技能,沒有辦法主動使用,再說我們現在也不是想著要將這里的怪物都殺光,所以我並未提醒真紅多少這些東西。

之前我們的隊伍被擋下來就是因為真紅這個開路先鋒被擋住造成的,現在推土機複活了,我們的隊伍自然就不會再被困住了。因為速度快,前面真紅沖開的路線還沒有來及被怪物們重新填滿金幣就已經沖了過去,而等到我跟上去的時候也就只有少量的怪物可以摸到我的邊,我只要坐在也應背上用永硠雂う犒_鐮槍隨便撥拉兩下就完事了。

這些尸體變成的怪物雖然可以複活,但動作太慢,只要不被纏住根本就不構成任何威脅。真紅帶著我們一路沖鋒過去,十秒不到就從這群怪物的包圍圈中殺了出來,而那些只會走不會跑的怪物連普通人都追不上,更別提我們的坐騎了。

眼看著跑出了包圍圈之後,我們多少算是松了口氣。我讓克莉絲蒂娜和金幣她們都將自己的戰斗記錄報告了一下,最後一檢查就發現了克莉絲蒂娜屬姓下降的原因。搞了半天剛才那種尸體變成的怪物居然帶有傷害反擊類型的**UFF。雖然克莉絲蒂娜的戰斗報告之中沒有提到因為**UFF損失屬姓的提示,但是屬姓降低的提示卻是和攻擊傷害提示成比例出現的。按照數據對比,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每對那些怪物造成一百點生命值的損害,這個攻擊發起人就會隨機損失一點屬姓,這個屬姓可能是攻擊力,也可能是防禦力,或者是生命值之類的其他屬姓,沒有明顯的規律姓,但和傷害數值是有明確數值比率的。

這一發現簡直讓我們抓狂。雖然可以用我們自己的屬姓去換取對方的生命值下降,但問題是那些東西是可以複活的。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無限複活,還是只能複活多少次,反正就目前來看,用我們的屬姓去拼對方的生命是絕對的虧本生意。另外,我們這邊的屬姓還出現了一些很奇怪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就是——真紅的屬姓居然沒有變化。不,也不是完全沒有變化。其實一開始步戰的時候真紅的屬姓也和我們一樣有所下降,但後來換上坐騎之後就沒有了。根據這個情況推論,凡是被陽極火焰燒死的怪物,其身上的**UFF屬姓都沒有發揮作用。也不知道是這個**UFF對魔寵不生效,還是因為真紅的魔寵比較特殊,或者干脆就是陽極火焰的屬姓克制負面**UFF,畢竟在正常環境下陽極火焰就代表著至剛至純,是一切負面事物的克星,其中也包括詛咒類的東西。

不管怎麼說我們現在至少知道再碰到那種蒙著臉的尸怪要怎麼做了,至少不能讓克莉絲蒂娜再上去洗地了。就剛才那兩下克莉絲蒂娜的屬姓值就已經下去了一大截,多虧**UFF屬姓都有時效限制,所以我們倒是不太擔心,只要脫離戰斗估計過一會自然就沒了。

之前就光記得跑路了,現在好了一些我們自然就開始重新考慮任務的問題了。說起來我們雖然可以確定已經進入了**UFF任務之中,但說實話,任務內容我們幾乎可以說是一無所知。當然,那少女臨死前說的那些話肯定就是任務目標,只是這目標具體是個啥意思呢?她說要我們幫助他們解脫,這句話顯然不是要救命,因為當時村子里除了她自己之外就沒有活人了。那麼,根據這個任務的初始背景設定,其內容應該是和鬼怪有關的東西。而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死亡並不是終點,解脫的應該就不是他們的**而是靈魂。

根據以上情報,推測現在的情況,那就是我們的任務內容應該是解救那些村民的靈魂。但是,乍一看貌似任務內容很清楚,可是仔細一想,我們等于還是啥都不知道。因為我們一不知道這是哪里,二不知道那些村民到底被什麼東西或者勢力**,第三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這里有哪些勢力。甚至我可以說我們對這里其實壓根就是啥都不知道。

在這種兩眼一抹黑的情況下我們應該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趕緊去收集情報,但問題是從進入任務到現在,我們已經連續打了三波敵人,可是卻連一個會說話的都沒見著。這種情況下我們要去哪里收集情報呢?

還別說。我們這邊正在那苦惱上哪去搞情報的時候,前面居然就自己冒出一大幫現成的舌頭來了。

“這是……迎親隊?”從剛才那個村子出來我們已經跑出好幾里地了。雖然屬姓被削弱的曆害,但我們的坐騎本來就全都是神物,所以再慢也慢不到哪去。就這麼一會功夫我們就已經快跑到鄰村了,而眼前這個隊伍明顯就是正朝著我們出來的那個村子過去的,結果就是我們兩邊在一個道路的轉角迎面碰上了。

因為這里是山區,所以道路只要稍微一拐彎就看不到對面有什麼人了,結果等我們雙方出現在對方視線范圍內的時候其實距離已經非常近了。不過這次對面的隊伍倒是沒有立刻沖上去發動攻擊,而是正好相反。整個隊伍在看到我們之後瞬間就亂套了。原本還在趕路的隊伍瞬間土崩瓦解,搬東西的抬轎子的都不管身上的負擔了,將東西一扔掉頭就跑。當然能跑的還是少數,更多的人是干脆就直接嚇癱在了地上動也不能動了。

我們這邊剛被一群怪物追,這會突然卻發現有群人被我們嚇得直接崩潰,搞得我們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來。真紅還傻傻的低頭把自己身上檢查了一遍,以為是身上沾到什麼東西了。結果當然是啥都沒有了。就她那坐騎,一身的陽極火焰,就算真有東西粘上去,這會也早被燒成灰了。

“他們這是……再怕我們?”克莉絲蒂娜確認了半天才敢說出自己的猜測。

“我們有那麼嚇人嗎?”真紅疑惑的問道。

“或許有什麼誤會。不過我覺得這幫人倒是幫我們解決了一個大問題。”我說著就直接讓夜影走了上去想要問下情況,結果對面的人看到我們走過去,有些人干脆就直接一個甩頭華麗的暈過去了。當然了,暈了的是少數。多數人還是和之前一樣癱軟在地上直哆嗦,間或還有些人還弄出了一些不雅之物搞得周圍一陣怪味。

沒有去管那些無關緊要的人,我的目標很明顯,就是隊伍中段位置靠前一點的地方的一頭小毛驢身邊的一個老頭。這老頭本來是騎在驢身上的,只是剛才被我們嚇掉下去了而已。這整個隊伍一百多號人,里面不用自己走路的一共就只有二十幾個而已,其中三個分別在那三頂轎子里,剩下的人中有八個是車夫,剩下的都是坐在那些拉著貨物的牛車邊上的護衛,而唯獨這老頭是自己一個人騎著一頭驢,這就明顯表明了他的身份地位不一樣。

這隊伍里比這老頭年紀大的還有三五個之多,所以給他分配坐騎絕對不是尊老愛幼的原因,那麼這家伙肯定就是管事的人,地位高,所以有特別優待。再說現場的人員之中多數人穿的都很普通,雖然並不破爛,但卻都是灰撲撲的,一看就是洗了不知道多少水的衣服,也就是沒有補丁而已。唯獨這個老頭。他身上的衣服明顯材料不一樣,個別位置還用了絲織品裝飾,這在這群人中那就是絕無僅有的存在。

不管什麼時候,管理者肯定比下面的小兵知道的多,所以打聽事情當然要找這種人。在周圍那些人驚恐的眼神中我直接就騎著夜影走到了那個老頭身邊,也沒有下馬,直接就騎在夜影身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家伙盯了他好幾秒。

之所以用這種非常不禮貌的方式並不是因為我素質差或者高傲什麼的,這純粹就是一種技巧。不知道什麼原因,對方被我們嚇成這樣,如果我一直保持著這種居高臨下的地位優勢,對方自然不敢反抗,肯定是問啥說啥了。但是,如果我一旦下去和對方禮貌的問好,然後就需要澄清一下誤會。再然後我估計就該變成對方揪著我們開罵了。

其實這種情況不難想象。你可想象一下自己走夜路回家,突然冒出來一個人用槍頂著你腦袋說要搶劫,這種時候多數人肯定都會服軟,畢竟對方只是要錢,只要你不是真的窮到被搶了就會餓死的地步,估計多數人都不會反抗的。但是,如果對方在你准備拿錢的時候突然笑嘻嘻的說他是喝醉了出來故意嚇人玩的,還跟你道歉,跟你說那把槍是玩具的。你說你這種時候會是個什麼心情?素質好的罵兩句完事,脾氣不好的我估計直接就上去開片了。

我們現在就是這種情況。不管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我們把對方嚇了個半死,對方一旦反應過來發現我們不是他們恐懼的東西,那之後必然就是怒火上升。這種時候再跟人家打聽事情……反正除非碰上那種覺悟特高的存在,一般人估計都不會理你。當然,不理你還是素質好的,編個瞎話坑死你都是正常的。

我沒那麼二,也不想跟一幫NPC玩什麼禮儀之邦,所以我就干脆直接擺出一副高姿態,就順著對方的誤會用對方畏懼的身份直接讓對方屈服,然後就可以想問啥問啥了。再說了。這些人明顯就是**NPC的級別,戰斗力大概也就是五級玩家的水平,是真正的戰五渣,我們用這種高姿態倒是也不完全是在狐假虎威。

“你就是這支隊伍的管事?”這老頭雖然服裝不錯,但沒有那種當老大的氣勢,所以我覺得他多半是那種管事之類的人物,不可能是這些人的真正主人,所以這麼問絕對不會跑偏。

果然,對方在愕然的幾秒之後終于反應了過來,看著我惶恐的說道:“是的,小人是七滿將軍府的迎門,現在擔任送親隊伍的管事。求大人不要殺我!之前有個新娘逃跑,我們追了好久才將其抓住,但是送……”

“閉嘴,我問什麼你答什麼就行了,別的我不想聽。”顯然這隊伍是因為有個新娘逃跑導致延誤了時間,而對方則將我們當成了前來問罪的人,也就是當成了男方家的人。不過,說起來這男方家是不是威名太盛點?這些人的樣子可不像是送親隊伍延誤那麼簡單啊!不過,考慮到之前的那個村子的情況,我突然有了一絲明悟。(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四十六章 毒蠱之王     下篇:第七卷 第四十八章 龍族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