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十七章 有鬼啊!  
   
第二十一卷 第十七章 有鬼啊!

很驚訝。真的是非常的驚訝。我沒想到看見的居然不是什麼恐怖的東西,而是——大美女一個。

當然了,雖然確實是美女,不過這種情況之下估計也就我這樣心髒夠大的人才有空考慮這個了,因為這美女的造型絕對能把一般人嚇出心髒病來。

眼前的美女有著非常精致的瓜子臉,皮膚白皙的能讓白雪公主羞憤自殺,直到腰際的黑長直發順滑的可以直接去拍洗發水廣告而不用任何技術特效。至于說美女的身材……雪白的長袍雖然很寬大,但意外的布料居然好像絲絹的感覺一樣,竟然是半透明的。在那若隱若現的衣料之內能隱約看到一片引人遐思的陰影曲線,比起直接暴露出來,這種半遮半掩的效果反而更上檔次一些。

不過,雖然以上這些看起來完全就是個誘人的大美女,但實際上並非如此。這位美女雖然臉蛋線條極美,五官也都長的很不錯,但她的眼睛卻沒有瞳孔,完全就是一片雪白,而且,這位美女的長直發雖然很長很美,但卻不是披在身後,而是全部向前擋住了整個面部,要不是因為我的動態視力比較變態,也不可能在她移動中通過頭發晃動時顯露出的縫隙看清她的完整相貌了。

其實以上這些還不足以完全嚇到所有人,真正比較驚悚的還有兩條。其一,這位美女不是自己走過來的,而是飄過來的。當然,也可以理解為她是被提過來的,因為這位的頭一直聳拉在身前,而她的背後則有一條粗麻繩筆直的向上延伸出幾十公分長度然後突然消失在一個只比繩子粗幾毫米的黑色漩渦之中。這根找不到上端的繩子加上美女那垂在身前的雙手以及離地三十公分的雙腳,無一不說明這是一具——吊死鬼。

此外,這個女人還有一點很嚇人的地方就是她的身上時不時的就會有一絲絲的黑色霧氣從身上散發出來,而這些黑色的煙霧在離體之後還會偶爾聚集在一起,其中會形成一些扭曲的人臉,似乎在哀號,似乎在怒罵,總之非常的恐怖扭曲。

看著這突然出現的恐怖美女,我的心中沒有絲毫恐懼,反倒是相當的疑惑和驚訝,因為眼前這個個體雖然看起來很嚇人,但她身上那纏繞的力量卻並不強大,對于已經習慣于用能量感應去分辨目標危險等級的我來說,即便是外形再嚇人,只要能量強度不高就根本嚇不到我,畢竟火炬是不會被蠟燭怎麼樣的。

我這邊沒動,那美女卻也沒動,就這麼飄在我的面前左右微微的晃動著,感覺就像那吊在房梁上左右晃動的尸體,當然了,她也確實就是個吊死鬼。不過,老這麼玩深情對視也不是個事啊,我還是得打破這種狀況。

“嗨……”

那女鬼顯然沒想到我會突然和她打招呼,明顯愣了一下,但不知道是我的行為激怒了她還是提醒了她,反正在我打完招呼之後這靜止了半天的女鬼突然就動了起來,然後直接就朝著我撲了過來。

“我靠!”看到那女鬼直接撲過來我趕緊就向後退了一步,然後就感覺到背後有一股陰冷的氣息吹向了我的脖子,嚇得我趕緊一縮腦袋蹲身向側面閃了過去。多虧我反應快,剛才這一下閃開之後我才發現後面居然又撲上來一個凶鬼。這家伙和之前的吊死鬼可是完全不一樣。那吊死鬼雖然有些嚇人,但好歹本來還是個美女,可是後面襲擊我的這個卻是個很丑很惡心的男鬼。這家伙的身高估計只有一米六,體重至少一百九往上,腦袋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砸過,中間扁下去一大塊,右側的眼珠子整個都不見了,左邊的卻是瞪得老大半掛在眼眶外面,而且腦袋頂上還有很多紅白相間的汙物存在,看起來應該是腦漿與血水的混合物。

這麼惡心的家伙我當然不能讓他碰了,不過另外一邊的美女我也沒打算碰,畢竟這倆都是鬼來著。

我這邊閃身後退,那倆鬼就變成了直接面對面,然後讓我詫異的是他們沒有轉身追過來,反倒是互相開始示威,明顯有要打起來的趨勢。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倆鬼竟然不是一伙的,但我也沒打算干看著。剛才閃避只是因為我感覺到攻擊,所以第一時間進行躲避,但是從實力方面來講我其實並不怕這倆惡鬼,因為他們倆的實力加一塊都不如我現在的實力高。

趁著那倆惡鬼在那吵架,我非常干脆的就將永痟丹b了手里,然後一步沖上去對著那個男姓惡鬼就是一通亂砍。

我的格斗技巧其實是非常不錯的,這一點很多人都知道,但對這種鬼魂,攻擊技巧什麼的其實根本沒用。如果我是全盛時期,那麼只要一刀過去就基本可以確定這個鬼魂完蛋了。但現在我不是全盛狀態,而且這個鬼魂也不是非常弱小的那種,雖然還是不如我強大,但也不是那種剛剛變成鬼的新鬼可比的。

對于這種鬼,一刀是肯定砍不死的,因為靈魂是不存在要害問題的。對活著的生物來說,你可以攻擊大腦、心髒之類的要害做到一擊致命,但鬼混只要自身的靈氣沒有用完,理論上其實是可以無限切割的。也就是說,攻擊鬼魂,其實就相當于是在消耗對方的靈氣,而一旦靈氣耗盡,那麼鬼魂也就徹底消失了。所以,為了快速消耗掉眼前這個鬼魂的靈魂能量,也就是靈力,我就必須盡快用最快的方式反複切割,以便于快速消耗對方的靈力。在這種情況下,講究招式什麼的其實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好不如順著自己的感覺盡量快速的亂揮,反正也不擔心鬼魂體內有骨頭什麼的會卡住我的劍。

我的攻擊本身就很高,加上屬姓之中就自帶壓制所有亡者的屬姓,所以這個倒黴鬼也就是剛剛反應過來就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全身都燒了起來,眨眼之間就仿佛蒸發了一樣徹底消失在了我們的面前。

其實那家伙消失的這麼快也不完全是我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身上的地獄冥焰有著燃燒一切物質的能力,而且這個火焰尤其對燃燒靈魂特別熱衷。對于地獄冥焰來說,靈魂就相當于是汽油一般,只要沾上一點立刻就會瘋狂的燃燒起來,那速度絕對是非常快的。剛才這個鬼魂就是因為被我用永睊E發出來的地獄火給碰到了,結果就直接燒了起來。

另外一邊的吊死鬼本來還想著要襲擊我來著,但是眨眼之間和她實力不相上下的那個男鬼就被燒成了渣,這一反差實在是太大了一點,結果搞得你個女鬼在原地愣了能有兩秒,然後轉身就跑,那速度估計都快趕上射出去的弩箭了。

雖然那女鬼速度快,但我也不慢。我自己現在確實是跑不出她那種速度,但我也沒必要自己追上去不是?

抬手對准那女鬼背後的那根上吊繩,我手指一動,龍筋索的索頭噗地一聲就射了出去,然後眨眼之間便追上了那女鬼,跟著原本好像箭頭一樣的索頭突然張開變成了好像一只張開所有肢足的大蜘蛛一般。保持這種姿態的索頭幾乎就是剛完成變形就碰到了那女鬼脖子上的上吊繩,然後就仿佛是觸發了機關一般,張開的索頭突然一瞬間又閉合了起來,只是那女鬼的上吊繩也被卡在了索頭之中一並夾住了。

成功鎖住那上吊繩之後我的手指再次動了一下,龍筋索的收線器立刻鎖死,索線瞬間繃直,那女鬼只感覺自己脖子上猛地一緊,那感覺就好像自己當初上吊快死的時候感覺一模一樣。這種痛苦的感覺讓女鬼甚至連掙紮都不敢有,趕緊就用雙手捏住了頭上的繩子想要阻止它收回去,但可惜的是我並沒打算憐香惜玉,而這女鬼的力量也遠不如我,所以毫無懸念的,當我啟動了收線器之後,那女鬼立刻就被倒著拖了回來。

其實像我剛才這種方法之所以能夠實現,除了龍筋索本身的特姓之外,最主要的還是因為那根繩子。

吊死鬼上吊之後脖子上纏著的那根繩子其實就是吊死鬼的一個弱點,雖然平常吊死鬼也可以像正常鬼魂一樣讓自己虛體化,然後穿牆移動,但那是在平常狀態下。但是,只要有人主動的有意識的去抓這根繩子,除非那吊死鬼能在被碰到之前就虛無化,否則的話一旦確認繩子被抓住了,這個吊死鬼就將失去將這根繩子再度虛化的能力。所以,那女鬼雖然將自己轉化為了虛無化狀態而不用擔心被地面磨破皮之類的問題,但她就是無法掙脫我的束縛,只能被慢慢的拉回來。

“看起來你的能力並沒有你的長相那麼嚇人嗎。”將那吊死鬼拉至身前,我直接松開索頭一把握住那截繩子將她從地上提了起來。

雖然說是提著這個女鬼,但其實我手里並沒有什麼重量感。鬼魂自身是沒有什麼重量的,但是她脖子上的那繩子卻有。尤其是當吊死鬼的繩子被捏住之後,這根繩子基本上就會變成物理姓的東西,不但有重量,而且可以被接觸。

提著這根繩子晃動了一下,然後我就看向了被我提著的那個女鬼道:“不要掙紮了,吊死鬼的上吊繩是永遠也掙脫不了的,除非你有本事把自己升級到鬼仙級以上,否則你就不要浪費力氣了。”

“哈……”在我說完之後那女鬼確實是不再掙紮了,不過她卻沒有放棄抵抗,反而是直接伸出鬼爪就朝我撲了過來。對付這種情況我當然是不會中招了,對方的弱點都被我捏著,這要是還能被反擊了,那我不如直接買塊豆腐一頭撞死在上面算了。

就在那女鬼即將碰到我脖子的瞬間,我突然向著那根繩子上面輸入了一絲純粹的光元素。這所謂的光元素雖然是魔法中定義的東西,在《零》世界各地的傳說和神話中的東西都被融合了,所以在這里,光元素除了本身是一種魔法元素之外,它同時也代表著陽光,或者說正能量也可以。

這鬼魂最初都是怕太陽的,最後不怕太陽的鬼那都是不得了的超級惡鬼,不但需要殺人無數,還必須要有特殊的造化才行。眼前這個吊死鬼基本上還算是正常的鬼魂,所以她是害怕陽光的。只是因為她的實力比一般的鬼要曆害很多,所以陽光對她的傷害作用比較輕微,遠不止于見光死,只能說會造成一定的傷害而已。當然,曬久了一樣也是可以曬死的,畢竟就算是大活人,曬太陽太多也是可以曬死的,更何況是鬼了。

就在那吊死鬼即將碰到我的脖子的瞬間,我手上的光元素便順著那根上吊繩開始湧入她的身體,而這個時候那女鬼就好像是身上著火了一樣,瞬間就慘叫著開始扭曲身體拼命的掙紮了起來,至于說襲擊我……她現在哪還顧得上那些?

我並不是要真的干掉這個女鬼,畢竟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需要個向導,所以我並未下重手,當然我也不希望這個女鬼之後還跟我搗亂,所以我即便是制服了她也沒有立刻終止能量傳輸,而是維持了近一分鍾才終止光元素的輸入過程,而那女鬼在我終止輸入過程之後立刻就仿佛虛脫了一般的直接一動不動了,要不是我還提著上吊繩,她估計就直接癱在地上了。

事實上這個級別的女鬼遠不止于這麼弱,關鍵是我剛才不適用光元素去攻擊她,而是直接將光元素利用那根上吊繩作為媒介直接給輸入到了她的體內。這就好像是將毒素塗抹在體表和直接喝下去的區別一樣。直接作用在體內的光元素產生的殺傷力雖然和作用于體表比起來其實也並沒有增加多少,但這個過程中產生的痛苦卻絕對要嚴重幾百倍,以至于那個女鬼在被折騰了一分鍾之後直接就癱軟成泥了。

“喂,醒醒,別給我裝死。我知道你還能說話。”沒有去管那女鬼的狀況,我直接提著上吊繩將其拎了起來,讓她的臉和我保持在一個水平線上。當然了,因為披著頭發的樣子比較嚇人,所以我干脆將她的腦袋向後傾斜了一點點,這樣她的頭發就回到了正常位置。那漂亮的臉蛋露出來之後這女鬼的視覺殺傷力就明顯下降了很多,雖然那眼白還是有些嚇人,但至少對我沒有任何影響。

被我喚醒的女鬼一睜開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抬起雙手又准備掐我脖子,但我卻第一時間將手臂伸直並警告道:“誒誒誒……你難道還想再試一次剛才的感覺?”

果然,女鬼的爪子最終定格在了我的脖子前面沒有真正碰到我的脖子,而事實上就算她不停下也碰不到,畢竟我現在並不是抓著上吊繩的上部,而是直接捏著她脖子上的那圈上吊繩,也就是說基本上和捏著她的脖子沒啥區別。而我的身高雖然並不高,但眼前的這女鬼卻還沒有我高,所以她的手臂是沒有我的長的,這樣一來我只要將手伸直,她除非能將自己的手臂伸長,否則就跟本碰不到我。

當然,吊死鬼其實是有能力將自己的雙臂伸長的,只是現在她卻做不到,因為她的那根上吊繩在我手里捏著,這種情況下她的能力就基本都被封印了,其中也包括伸長手臂的變化之術。

可以說上吊繩被抓住的吊死鬼就是個任人欺負的存在,縱然之前有天大的能耐,這會也只能乖乖趴著,什麼反抗力量都用不出來了。

“看起來你還是知道好壞的嗎。”看到那女鬼的動作停了下來,我立刻笑著說了起來。“既然你還能分辨好壞,那我們談筆生意如何?”

那女鬼相當詫異的看著我,雖然只有眼白,沒有辦法用眼神表達感情,但她的表情卻是非常豐富,現在明顯可以看得出來她在驚訝。不過我也沒等她直接回答,而是立刻又在天平上扔了塊重量級砝碼。“這是黑水晶粉末,作為魂體你應該知道這東西對你的意義。只要你願意和我合作,我不但不傷害你,這包粉末也可以給你。怎麼樣?可以談一談嗎?”

黑水晶可不是只對西方的亡靈生物有用,這玩意其實對任何靈魂體或者沒有靈魂的死靈生物都是有好處的,因此不管是東方鬼魂和僵尸還是西方的亡靈生物,都是非常喜歡黑水晶粉的。當然了,高級亡靈是看不上粉末的,但是大塊的完整水晶對他們還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看到眼前的女鬼依然沒有反應,我決定繼續加大砝碼。

“這是聚能法陣,可以完全轉化黑水晶的能量讓你做到百分百吸收,而且水晶用完了之後這個法陣自身也可以持續工作,雖然自然吸收能量的速度非常慢,但總歸是白拿的好處,比你自己一個人修煉可是劃算多了。怎麼樣?這筆生意能談嗎?”

那女鬼在我手里的微型魔法陣和黑水晶粉末上注視了很久,最終還是沒能頂住誘惑開口服軟了。“你要我做什麼?”

在聽到對方開口的瞬間我就露出了勝利的微笑。不怕你開價高,只要你肯說話就好辦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五十八章 自己人與外人的區別     下篇:第七卷 第六十一章 霧中之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