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二十八章 被困住了  
   
第二十一卷 第二十八章 被困住了

完成了准備工作的克莉絲蒂娜直接就開始一路魔法飛彈狂空濫炸,感覺就好像是在沖鋒中的犁車頂部放了一門十二管近防炮,那彈藥發射速度已經快到根本沒有辦法用肉眼觀察的地步了,至少以我的動態視力看到的就是連成一片的光幕,前方完全找不到任何銜接縫隙,感覺就是一個魔法飛彈接著一個魔法飛彈在往外噴射,完全沒有絲毫的空隙。而且,因為克莉絲蒂娜的彩虹噴射實際上並不是在自己身前單發發射魔法飛彈,而是在自己附近的一大片區域內同時產生多個魔法飛彈,所以實際上魔法飛彈雖然數量眾多卻不會在空中撞在一起。

恐怖的魔法飛彈噴射暴雨產生的效果簡直比美國佬著名的箱式轟炸機隊列使用地毯式轟炸還要誇張,前方的通道內那些喪尸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閃避空間,只能在大量的魔法飛彈暴雨之中被一發接已發的魔法飛彈轟成渣渣。

隨著克莉絲蒂娜這邊的魔法飛彈開始噴射,下面死神近衛和麒麟武士組成的混合編隊也是拼命的推著車子往前沖,雖然地面上全都是尸體,但犁車近八噸的自重加上前面的鏟刀足夠將任何障礙物切成片狀輕易碾碎。

在前方的喪尸全被放倒的情況下,我們這邊的犁車幾乎跑出了風一般的速度,眾多的死神近衛和麒麟武士加上我的魔寵全力推動的犁車速度飛快,甚至于因為怕跟不上克莉絲蒂娜的清理速度影響效果,四輛犁車都跑的有些失去平衡了。途中不斷的發生犁車和犁車之間或者犁車和牆壁之間的碰撞刮蹭,結果就是四輛車愣是跑的火星四濺,感覺就好像隨時都會翻掉一樣。

盡管這種狂奔突進的樣子看起來很嚇人,但你不得不承認這種方法帶來的速度確實是相當令人滿意。

克莉絲蒂娜在有近三十名高等精靈給她充當魔力電池的情況下最終足足堅持了半個小時才耗盡魔力停了下來,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犁車足足向前推進了能有八公里。半小時八公里,這速度放在交通工具上當然算是很慢的,電動自行車都能跑到二十多公里以上的時速,這八小時八公里換算過來也才每小時十六公里而已,比普通人跑步要快,但絕對比不上大多數交通工具的速度。不過我們這可不是在搞田徑比賽,我們這可是頂著大量的敵人在突擊前進,曆史上可沒有哪只部隊可以在如此瘋狂的敵人面前保持這種推進速度的,畢竟只要是正常人都不會像這些喪尸那麼恐怖,它們可是完全不知道啥叫害怕的!

“呼,我實在是堅持不住了。”克莉絲蒂娜被從犁車上抬下來的時候扶著自己的額頭說道。她下來的時候都是我的幾個魔寵幫的忙,原因就是她自己太累了。過度使用魔力帶來的頭疼等問題造成了她現在的情況,甚至連自己走路都成問題了。好在我這邊最不缺人手,隨便找幾個麒麟武士出來弄個擔架就將克莉絲蒂娜抬了下來。

克莉絲蒂娜這邊搞定之後,加上之前真紅的努力,我們實際上已經離開有十公里左右了,這麼遠的距離對一條通道來說已經是非常的長了,但是,我們在這里依然沒有看到這條通道的盡頭,這絕對是相當驚人的消息。不說這填滿通道的喪尸群,單就是這條通道的長度就已經很不正常了。這可不是什麼小型地道。二十米寬,高有七八米的通道,四周全都是石板鋪設的牆壁、地面已經頂部,這樣規模的通道居然有十公里以上的長度,這個工程量實在是有些嚇人了。

當然,《零》是一款游戲,即便是要在這里構建一條一萬公里長的通道,那也不過是主系統稍微修改個參數的問退。但是,《零》中修改處這樣的通道雖然很簡單,但這個游戲向來都是非常注重合理姓的。也就是說,如果在現實中不太可能建造出一條十幾公里長的地下通道,那麼在游戲里也就不太可能出現這樣的地方。當然,現實中實際上已經可以建造這樣的通道了,畢竟現實中的科技水平足夠發達,借助大量的工程機械,用幾年時間修出一條十幾公里長的跨海隧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這里是魔法世界。盡管某種意義上來說魔法比科技還要方便,但法師不是建築工,人家可不會跑來給你專門修地道。所以說,即便是有能力修建這樣的通道,在游戲世界中,出現這樣的一條通道也是相當不正常的事情。而不正常的事情系統一般是不會去設置的,除非這個不正常有合理解釋。

現在的情況就是,這個通道這麼長,肯定是有某些原因的,而只要知道了這個原因,它的“長”就應該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我很想知道這個原因是什麼,但是被卡在這地方我實在是收集不到什麼信息,所以我最終決定出動偵查手段探查一下這里的情況。

盡管這個通道很長,但我卻有非常適合干這種事情的魔寵。趁著克莉絲蒂娜下來金幣主動接替工作的機會,我直接將飛鏢召喚了出來並指派他去前面幫我們偵查了一下前方的情況,最起碼也要知道這個通道到底有多長才行。

本來這只是一次很簡單的偵查任務,但是,這次偵查的結果卻讓我們之前的推進機會徹底聽了下來。

飛鏢的特殊能力叫做——光速移動,當然這個是理論值,也就是說飛鏢實際上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達不到那種速度的。眼前這個地方滿地都是喪尸,所以飛鏢肯定沒辦法從地面上過去,他能做的就是踩著那些喪尸的腦袋往前跑。至于說被咬到什麼的問題……那個根本就不用擔心。以飛鏢的光速移動能力,敵人看見他的時候他其實就已經過去了,這種時候再做出任何反應都沒有意義了,所以說,抓住飛鏢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不過僵尸們得腦袋畢竟不是地面,踩著這些家伙的腦袋前進還是會影響速度的。

但是,即便是被僵尸們影響了移動速度,飛鏢的實際移動速度依然在每秒二十九萬公里以上。這個速度絕對能嚇死不少人,至少在飛鏢面前沒人敢說自己跑的快。但是,當我讓飛鏢出去探路之後,他卻是在足足過去了五分鍾之後才回到我身邊來的。

以前我讓飛鏢出去探路從來就沒有超過一分鍾的,因為即便是進行地毯式的搜索,以飛鏢的速度也足夠在極短的時間內翻遍每一個角落了。但是,這次非標居然創紀錄的一出去就是五分鍾,回來之後還報告了一個驚人的結果。

“什麼?你沒看到盡頭?”

這話不是我問的,而是真紅吼出來的。事實上真紅不吼我也快吼出來了。以飛鏢的速度,每秒二十九萬多公里,一個來回跑了五分鍾居然沒有看到通道的盡頭在哪。這絕對不是因為通道太長,而肯定是別的原因造成的,因為不可能有人能修建出一條四千多萬公里長的筆直通道來,這已經超出地球直徑N多倍了,有這個長度的話,這條通道必然會變成天文奇觀,在太空中就能直接看到了。畢竟一條比地球直徑還要長那麼多倍的筆直通道如果出現在地球上,那在天空中看過去絕對會好像是在地球這個大水果上插了根筷子一樣。但是,事實上我們都知道,那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先不說能否修建的出來這種建築,就算真的可以,那麼是什麼人修建的?他們為什麼要修建這麼一條腦殘通道?

所以說,這通道絕對不可能有四千多萬公里那麼長,它的長度肯定有問題,而最合理的解釋就是……

“我們中了幻術?”克莉絲蒂娜低著頭小聲說道,雖然語氣不太肯定,但我們也覺得貌似除了這個就沒有別的可能姓了。不管怎麼想,一條四千多萬公里長的通道都是不可能存在的東西,那麼答案就只能是我們中了幻術之類的東西,實際上這些都是我們的幻覺。

現在想來真的是多虧了我還特意讓飛鏢看了一下前面的情況,不然就這麼悶頭一路殺過去,我們就算忙活到明天這個時候也別指望找到出口,而真的到那個時間我們估計就再也出不去了。

“我們肯定是中了幻術。”剛知道這個通道有問題的金幣已經停止了大招准備,而是直接下來加入了討論。現在我們的犁車陣線也是完全停了下來,因為繼續前進已經毫無意義。我們不可能推著犁車跑出四千多萬公里,別說這邊遍地都是僵尸,就算這是一條筆直的冰滑道可以讓我們一路坐著不動溜下去都不可能。我們這里除了飛鏢之外速度最快的就是我的魔寵飛鳥,而即便是以飛鳥的速度,四千多萬公里也意味著需要用他的最大巡航速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小時,晝夜不停的連續飛行四年多才有可能到達盡頭。但是,這都是理論數據。剛才這個數據是按照飛鳥十倍音速的最高巡航速度計算的,而實際上飛鳥在這個速度下只能堅持幾個小時而已,根本不可能連續飛行四年。再說就算飛鳥能飛四年,難道我們要一個任務做四年不成?所以說,離開的方式絕對不是順著通道跑過去就行的。

既然跑路沒用,那我們現在就需要好好商量一下才行了。

金幣下來之後犁車全部停止了前進,只是在原地防守,防止我們被打擾到,而我們四個則是叫上了各自的所有智力還算不錯的魔寵,大家一起集思廣益的開始討論。不過,經過了半個小時的討論之後我們最終得到的結果依然只有一個——這是環境。

“如果說這里是個環境,那我們要怎麼才能出去?”真紅問道。

“離開幻境的方法有很多,但需要根據情況決定。”艾美尼斯說道:“我之前是幻象女神,但這里的情況我一點都沒感覺到有任何的問題,所以說,這就算是個幻境,那也是非常特別的幻境,至少我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的不同點。”

“如果說這里是一個連艾美尼斯這樣的幻象女神都感應不到的環境,那是不是意味著我們就出不去了?”金幣問道。

我搖頭道:“出去的方法肯定存在,任務中不會存在死胡同之類的東西,過不去只能說明你沒有找到方法或者實力不夠。這里肯定有辦法出去的。”

克莉絲蒂娜忽然問道:“我們要不要試著在牆壁上挖洞看看?說不定通道有無限長,但是這個通道的外牆只要簡單的挖開就能出去了呢?”

說實話這個問題我之前也想到過,但是感覺不會那麼簡單,不過現在也是找不到什麼辦法了,所以我也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點頭道:“值得一試,反正也耽誤不了多長時間。”

挖個洞什麼的確實不用耽擱什麼時間。先讓真紅用暴力對著通道四周的牆壁和地面來上幾下將那些大塊的石板全部震成碎石頭,然後下一步就是讓小龍女用重力術將那些碎石弄下來吹走,之後我們就看到了岩石通道外面的情況。但是,這個結果卻讓我們驚呆了。

“我靠!這啥情況啊?”

岩石搭建的通道外壁被砸開之後,我們看到的不是新的外層通道,也不是泥土,當然更不是岩漿之類的東西,而是……虛空。這通道就好像是修在太空中的一樣,打穿通道外壁之後外面直接就是漆黑的虛空世界,甚至可以看到遠處的星星點點的星光,而附近區域也可以看到一些巨大的星體,但是雖然看著大,實際上卻距離都很遠,看著近只是因為那些星體很大而已。

可以說,這通道外面的情況已經完全摧毀了我們的正常理解能力,一條修建在太空中的通道,這樣的存在實在是太震撼了!

“這應該不會真的是太空吧?”真紅看著外面問道。

克莉絲蒂娜站在我身後說道:“不可能。這里的重力依然很正常,而且我們打穿通道之後也沒有出現空氣外泄的情況,外面似乎不是真空環境。那些星星大概是投影之類的幻象,但是那里比起這邊更加的詭異,所以我不建議出去。”

“不,我們需要出去看看。”我說著就直接站到了通道口被擊穿的位置滲透出去看了一下。我的整個上半身都探出去了,但是外面的感覺和通道內確實是沒有任何的區別,空氣依然存在,重力也有,而且方向也沒有變化。但是,我們周圍確實是虛的,因為我將永硠雃角F一條幾百米長的棍子在周圍劃拉了一圈什麼都沒碰到,也就是說這地方就算是環境,外面的實質結構距離我們也至少有幾百米遠。

盡管什麼都沒看見,但我卻沒有放棄,而是先將龍筋索抽出來交給真紅拴在身上然後自己才跳了出去。這樣做的好處就是我可以隨時用索線將自己拉回來,而且這外面有空氣,所以我的翅膀還能用。並不會真的發生在太空中翅膀沒法用的情況。

跳出了通道之後我立刻就做好了向下掉的准備,因為我之前已經感應過了外面的重力存在,所以我知道自己會往下掉,但是,實際上等我真的跳出來之後我才發現情況和我的想象稍微有些區別。

重力確實是存在的,但是這里的重力僅僅在那個通道周圍的一米范圍內,這也是我之前伸頭出來的時候能感應到重力的原因,但是,實際上超過這個范圍之後就是無重力范圍了。還好,雖然外面是無重力狀態,卻不是真空,正相反,這地方不但有空氣,貌似氧氣含量還挺高,我感覺這里的空氣甚至比通道里還要好很多,畢竟通道里擠滿了喪尸,那味道能好聞才怪呢。

試著往遠處飛了一短距離,感覺自己舞動翅膀速度太慢,干脆召喚出飛鳥,然後向前突進。飛鳥使用的是噴氣動力,而且這里有氧氣,所以飛行不受限制。當然,我也不敢讓飛鳥飛太快,因為我不知道前面具體是什麼情況,萬一真的是個巨大的幻境,我們飛得好好的一頭撞上外壁怎麼半?所以,我始終讓飛鳥保持在一個相對我要快很多,但實際上對飛鳥來說並不快的速度上。當然,放慢速度不是主要方式,我另外還將永硠雃角F一根十幾公里長的細棍子,我自己抓著棍子的中央位置,這樣就不用擔心平衡問題,而雖然長度增加了,但是永琲滬奎q其實不會有什麼明顯變化,所以這棍子並不影響飛鳥的飛行。我這樣抓著棍子,讓棍子保持在縱向方式,也就是和我們的飛行方向一致,這樣在我們前面就還有一段幾公里長的棍子。如果萬一前面出現障礙,永硠雂う煽狺l應該第一個撞到外壁,之後我就會感覺到,然後可以讓飛鳥趕緊轉向避免發生把自己一頭撞死的蠢事發生。

有了這個保險策略之後我就放心大膽的讓飛鳥往前探索,結果一直等到我們都飛到看不見後面的通道之後,我們依然沒有碰到任何障礙物。在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弄出這麼大的一個空間來的,所以我就算繼續往前飛估計也不可能出的去。

既然橫向飛行沒用,那就意味著出口不是在這個方向上,所以我便立刻讓飛鳥帶著我回去。由于之前將龍筋索的那一頭交給了真紅抓著,所以我們回去的時候只要順著索線往回飛就行了,即便現在完全看不見通道在哪都沒關系。

返回過程很順利,順著收線器收線產生的拉力,我們很快就准確的回到了之前我離開的位置上的那個缺口處,然後克莉絲蒂娜她們看到我之後第一反應就是問我:“找到出口了嗎?”

我無奈的搖頭道:“我至少飛出去好幾百公里,結果還是一樣,什麼都沒有。”

“那就是說那邊的方向是不正確的嗎?”金幣問道。

“可如果不是在外面的話,那這通道應該怎麼出去呢?”真紅問道。

克莉絲蒂娜在旁邊道:“能想到的也就是這些了,如果實在不行,我建議可以試試暴力點的方法,比如放個大招什麼的試試看用極限破壞力能不能摧毀這個地方。再不濟也要能干擾一下這個幻境,哪怕可以讓環境閃爍一下對我們也會產生巨大幫助的。”

我想了想也覺得克莉絲蒂娜的提議是目前僅有的能試一下的辦法了,所以最終我還是進行了一次大招實驗。之所以由我來,主要是因為真紅和克莉絲蒂娜現在都還沒恢複過來,而金幣的爆發力並不好,所以還是我的大招比較厲害。但是,結果並沒有任何效果,我的大招耗盡了我的全部魔力,但最終的效果就跟放煙花一樣,啥都沒有產生。

“看起來我們肯定是某個地方的思路出了問題。”克莉絲蒂娜說道:“這個任務就便是地獄難度的,也不可能難成這樣。我們的實力相對一般玩家來說已經非常誇張了,如果連我們都無法解決掉這個環境,對一般玩家來說這就是個絕對過不去的必死關卡,而系統不會設置這種關卡,所以我們肯定是錯過了什麼。”

“為題就是我們不知道那是什麼啊!”真紅無奈的說道。

“你們還有什麼提議沒有?”我看了下自己的魔寵問道。相比之別人的魔寵,我的魔寵智力都不錯,其中的大部分成員都是可以當參謀用的。

還別說,這種情況下還真的有人提出了建議。“主人,我覺得可以試試去請求大地母神幫個忙。”晶晶說道。

“大地之母?”我驚訝的看著晶晶,稍微想了想之後覺得貌似還真的是有一定可能姓得到幫助。

雖然說理論上大地之母這樣的上位神是不應該插手我們玩家的任務的,畢竟他們在《零》中實際上就是具現化的系統規則,也相當于是半個GM一樣的存在。這樣的存在出手幫忙的可能姓非常的低,但是,由于實際上我和大地之母的私人交情非常不錯,當然這個可能是因為我的親和力屬姓的原因,反正大地之母對我似乎是經常提供一些小范圍的幫助。當然,這些幫助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大地之母看起來似乎沒有做什麼不正常的事情,或者說她做的很少,但卻都是關鍵姓的事情,是可以徹底扭轉局面的幫助。

像是現在這種情況,我如果要求大地之母幫我們直接擊破環境把我們弄出去,大地之母當然會直接毫不客氣的拒絕我,甚至有可能將我直接扔出來。但是,如果我換個方式,比如說和大地之母聊聊天,旁敲側擊的打聽一下這個地方的實際情況的話,我覺得大地之母並不會絕對的守口如瓶,至少我確定她會告訴我這里是不是真的是個幻境,這樣我們也好確定一下脫離這里應該往哪方面去思考。

想明白了之後我也沒耽擱時間,直接和克莉絲蒂娜她們說了一下就打開大地之門鑽了進去。

上次送潘多拉和哈迪斯來這邊修養的時候我就發現大地之母似乎心情很好的樣子,這次過來貌似這種心情還持續存在著,也就是說大地之母現在心情非常不錯。這對我來說絕對是個好的不能再好的消息了。大地之母心情好就意味著她有可能對我的要求放寬限制,而只要大地之母稍微對我少一點限制,她所能提供的幫助就將是非常誇張的。

“大地之母,在曬太陽嗎?”我好像偶遇一樣的打著招呼。當然,這種方式其實非常的拙略,因為大地之門里面是單行道,我不可能是從這里經過遇到大地之母,而只能是特地進來,所以這種問候方式就好像是初哥在進行自己的第一次搭訕一樣,但是,這種方式其實就是我需要的方式,因為在大地之母面前,我的實力弱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就好像是當愛因斯坦、超人以及一大群曆史上的卓越政治家突然合體成一個人,他既有強大的個體實力,又有著無與倫比的智慧。在這種人面前,所有人的智力和體力都是戰五渣,所以與其在他面前故意裝出一副老練的樣子,還不如干脆表現的弱小和害羞一些,因為裝老練裝強大,在這種超級存在面前只會讓你顯得異常的拙略,而不會帶來什麼實際上的好感,反倒是裝的靦腆一些、低調一些,人家倒是可能從關懷弱小、憐憫弱者的角度對你表現出更多的照顧。

說白了就是大地之母在我的面前實際上就像是一個智力超群的成年人,而我則相對的只是個孩子,不管是在實力還是心智方面都完全沒法比。所以,這種時候我故意裝的油腔滑調努力讓人覺得自己是個“大人”那其實只會招來反感,反倒是表現的正常一點,人家反而會用一種“關愛小孩子”的心理對我格外的寬容。

果然,我這邊話音剛落大地之母就笑著說道:“你就被跟我裝可憐了。我知道你在外面遇到麻煩了。怎麼?這是要我幫忙嗎?”

我故意一邊撓頭一邊傻笑著,而大地之母也是斜了我一眼之後一邊給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一邊說道:“你所在的那個地方其實並不是幻境,所以你們用任何的幻象排除方式都不可能有效果。”

“什麼?那不是環境?”這一下我是真的繃不住了。如果說大地之母沒有和我開玩笑,那真的不是一個環境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那東西是真的存在著。但是,一條四千多萬公里長的通道。先不說它是怎麼出現的,就算它出現的合情合理,可我們要怎麼過去?那里面的喪尸先不提,就算那是個無人區又怎樣?四千多萬公里的無人區就足以困死任何人了。“那什麼……大地之母您不是在逗我開心吧?”

“我像是會逗人開心的人嗎?”大地之母看著我問道。

說實話,大地之母雖然在所有的上位神之中表現的算是最為和藹可親的一個,但她也確實不像是那種喜歡開玩笑的類型,再說這個事情也不是那麼好笑。

“可是如果您說的都是真的,那就意味著那條通道至少有四千多萬公里長。是什麼人可以建造這樣一條通道?而且我們要怎麼過去啊?就算是我速度最快的魔寵帶著我們也需要四年多的時間才能跑完這段距離,這還是全年無休外加不遇到任何阻力的情況下。可是以那里現在的實際情況,我怕我們四十年都未必到的了另外一頭啊!”

“我有和你說那條通道有四千多萬公里嗎?”大地之母忽然說了一句,而我則是突然一愣。

“您的意思是那確實是真實的通道,但它其實沒有四千多萬公里,只是因為某種原因讓我們感覺它似乎是沒有盡頭的一樣?”我猜測姓的問道。

大地之母果然是心情很好,所以也沒有和我打官腔賣關子,直接就說出了真想。“你們其實是進入了一個法則空間,這個地方是真實存在的,並不是幻象。”

“法則空間?什麼東西啊?”

“就是一小段帶有自己法則的空間。這段空間之中的世界法則和外面的不一樣,它有自己的一套規則。你們進入的這個空間之中就是一條通道,但是這個通道實際上只有兩千米長。”

“什麼?就兩千米?不可能吧?我們在里面可是跑了十幾公里都沒出來啊!”

“我說了,我不會和你開玩笑。那個通道確實是只有兩千米長,而它的末端和起始點實際上是循環連接的。當然,我說的是空間層級上的循環連接,不是形成一個彎曲的通道,所以你們感覺它是筆直向前的,實際上卻不是。”

“也不對啊!”我疑惑道:“我之前讓自己的魔寵前面探路的時候他跑出了四千多萬公里,如果通道是循環的,他應該在跑出二千米之後就會從後面追上我們才對啊?”

“這就涉及這個空間的另外一種規則了。通道之中除了有空間上的連續姓循環連接之外,還存在時間上的軸向變化。也就是說如果你的魔寵一直向前,那麼他就會在兩千米之後回到,而這個位置雖然和你們所在的位置重合,但時間上卻不一樣,也就是說你們在空間上重合,但是在時間上是錯開的,所以你們不會互相看到,而你的魔寵不斷的往前沖,最後就等于是跑到了後面的時間點上去了。擋他發現通道沒有盡頭之後就開始返回,而這個時候他其實是在讓時間倒退,當他回到你們所在的時間點,並再次回到那個空間點得時候,你們就再次相遇了。”

大地之母這一解釋我總算是徹底明白了這個通道的特點。實際上這個通道可以用旋轉的樓梯來比喻。假設樓梯井內的高度代表時間,而方位代表絕對位置。那麼,當你位于第三層的東側和第四層的東側時,你們所在的位置其實是一樣的,但是時間不一樣。如果一個人順著台階不斷的往上爬,最後他還會回到東側,但此時他可能爬到十樓、十一樓甚至更高的高度,而這種情況下他其實還在樓梯井之中,並沒有出去,只是高度不一樣了。

我們就是這樣的情況。我們在那個通道里不斷的前進,雖然已經完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兩千米,但我們始終沒有出去,一直都在這個閉合的時間循環之中往前跑,也就是說我們實際上是跑過了很長的時間而不是很長的路程。

既然搞清楚了原理,那麼下面需要解決的就是如何破壞這個閉合的通道了,但是,我還沒來及張口大地之母就直接說道:“你別問我,我雖然知道,但我不會告訴你怎麼出來。我們的規矩你知道,我不會破壞規則。但是,以你的智商,知道了這麼多,要出來應該不難吧?”

我想了一下之後直接給大地之母鞠了一個深躬,然後道:“我明白了,感謝您的幫助,這次算是救了我們好幾命啊!”

“行了,你趕緊去忙吧,別打擾我曬太陽。”

在大地之母揮手之後我就直接轉身跑了出去,而克莉絲蒂娜她們看到我之後立刻就圍了上來。

“情況怎麼樣?問道了嗎?”真紅急姓子的問道。

我點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金幣在旁邊焦急的問道:“你這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到底是說沒說啊?”

“說了,但是不全。”我直接道:“大地之母說了這個地方的情況,並且告訴了我這里的形成原因和原理,可是她沒有告訴我要怎麼破局,而是讓我們自己想。”

“啊?”真紅明顯覺得希望渺茫。

克莉絲蒂娜倒是不太在意,直接問道:“先把你知道的東西都說一遍,讓我們聽聽再說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七十一章 疑云     下篇:第七卷 第七十三章 曆史(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