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十二章 失蹤的同伴  
   
第二十一卷 第四十二章 失蹤的同伴

克莉絲蒂娜在我詢問之後立刻道:“沒什麼大問題,魔力已經基本都恢複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我說完又轉向熾火龍姬問道:“你現在適應了?”

熾火龍姬搖了搖頭道:“還是有些不舒服,不過應該很快就好,你要是想現在就出發我也無所謂。”

“你還是小心一點為好。”我說著又看了看鎮子里的其他房屋,想了想還是決定繼續去狩獵水晶,不過我也和克莉絲蒂娜她們打了招呼,萬一要是遇到什麼我解決不了的怪物我就把它引到這邊來,然後大家一起出手陰死它。

簡單的說完之後的安排之後熾火龍姬和克莉絲蒂娜就直接回去休息了,而我則是繼續向前搜索。之前的那個大蛤蟆已經跑掉了,以那家伙的移動速度我反正是不指望能追的上了,希望後面遇到的怪物不要再出現這種移動力超強的個體,不然那就只能做白工了!

還好,像是剛剛那種大蛤蟆一樣的生物畢竟是少數,我再接下來的移動過程中倒是沒有再發現那種東西,不過後面的房子里遇到的怪物多半也都是些稀奇古怪的存在,基本上這邊的每個屋子里面都有五到十五只不等的各類型怪物,其中一部分是鬼怪,還有一部分則是妖魔,反正都不是正常生物。

不過,雖然這些生物的造型和能力是千奇百怪,但是這些家伙死亡後爆出來的東西卻只有兩種。其中凡是靈體,最後爆出來的肯定就是靈能水晶,而只要是實體,那就一定是出那種紅色的球形晶體,而且這種晶體肯定會出現怪物的心髒之中。

順著街道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偵察過去,一路干掉了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最後等我繞回克莉絲蒂娜他們休息的那個房子的時候我手里已經有五百多塊靈能水晶和差不多三百塊紅色水晶了。

帶著這些東西返回房屋中的時候我意外的發現里面居然有人在聊天,還沒等我詢問怎麼回事就看到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一起從二樓走了下來。

“咦?櫻雨?你怎麼也在啊?你是一個人還是和別人一起的?”

“我和真紅姐姐一起的。”櫻雨神雛說著就從樓梯上蹦了下來,然後說道:“我們剛到這邊的時候就遇到了一只好嚇人好嚇人的鬼,我和真紅姐姐都被嚇了個半死。後來我們一邊跑一邊還擊才總算是躲到了這里,沒想到意外的遇到了克莉絲蒂娜姐姐和熾火姐。哦對了。我們在來的路上還看到一只好大的蛤蟆從這邊飛出去,難道也是你們打跑的?”

“那個……反正你們能找到我們就是好事,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我們就一起行動,趕緊將這個鎮子全都搜索一遍吧?”

其實按照之前的計劃,我們是應該直接去那個女鬼和我說的那口靈魂井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又有了新變化。

當是我們被傳送到這個地方來的時候,和我一起的人員有真紅、金幣、克莉絲蒂娜、松本正賀、八月熏、櫻雨神雛、熾火龍姬算上我就一共是八個人。這里的地域情況,根據那個我收服的女鬼的描述,應該是一座中等規模的山,外加山腳下的一圈子村莊。也就是說面積其實並不小。但是,在這麼大的面積之中,真紅、克莉絲蒂娜、熾火龍姬、櫻雨神雛和我加一塊五個人,居然都被傳送到了這個鎮子之中,而且實際上我們的落點之間也就間隔不到二百米而已。

如此高密度的集中降落,那就說明那個傳送並不是將我們隨機的仍在這整個活動區域之中的,因為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我們應該互相分散的非常開才對。不可能如此密集的集中在一起,所以,根據我的判斷,剩下的金幣、松本正賀以及八月熏多半也沒有被扔到多遠的地方,而是應該也在村子里才對。之所以我們互相之間難以見面,主要還是我們的實力都被壓制的很厲害,所以探測范圍縮小了很多,加上外面的大暴雨產生了相當大的噪音,因此沒有辦法利用聲音定位同伴的位置。再加上雨幕遮擋視線以及頭頂的陰云造成的光線昏暗,在這種地方即便是間隔五十米也是很難發現別人的,更別說二百米了。

所以說,松本正賀他們三個多半還在村子里,就是不知道具體在哪里晃蕩呢。

雖然沒有關于我們落點的詳細提示,但是因為我剛剛已經出去將半個村莊里的怪物都給清理掉了,所以現在實際上松本正賀他們有可能存在的位置也就剩下另外半個村莊了,這樣一來搜索范圍實際上就縮小了很多。

反正靈魂井的事情也不急,我們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去搜索一下松本正賀他們是不是也在這個村子里,這樣我們就可以盡快集合起來了。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大家還是聚集在一起生存率高一些。

之前因為沒有碰到真紅和櫻雨神雛,所以我還以為我遇到熾火龍姬和克莉絲蒂娜是意外,現在看來這個完全就是因為之前的傳送只是覆蓋范圍較大,並不是將我們亂扔的。現在既然已經有這麼多人聚集到了一起,那剩下的自然也不難找。

克莉絲蒂娜和真紅從樓上下來之後我和她們簡單說了一下,她們當然對此沒有任何意見,于是我們就開始進入到外面的街道上開始搜索松本正賀他們的位置。

“進游戲以來我這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選擇法師職業是個錯誤。”克莉絲蒂娜舉著我的盾牌邊走邊說著。

作為法師,克莉絲蒂娜當然是沒有頭盔的,不過這本來也不算是什麼問題,因為光是所有系別法師都可以學習的通用類法術之中就有至少十種以上的魔法可以用來擋雨。這里說的可以擋雨不光是說這種方法具有防雨的能力,同時還表示這種魔法的消耗很低,可以讓法師一直支撐著這個法術度過整個下雨過程而不會嚴重影響到個人的戰斗力。

不過,雖然能拿來遮風擋雨的魔法很多,可是在現階段這個條件下,大家的能力都被壓制的非常厲害,所以即便是克莉絲蒂娜這樣的超級法師也不敢說自己的魔力很多了。結果就是她現在根本就不敢用魔法去擋雨,因為在這里,任何魔法的消耗都很驚人,即便是擋雨的小型魔法也不是克莉絲蒂娜現在的魔力可以長時間支撐的。也正因為沒有辦法用魔法擋雨,所以克莉絲蒂娜就只能考慮用別的方法了。

本來臨時弄一個戰士類的頭盔是個不錯的選擇,因為克莉絲蒂娜身上其實也有鎧甲。她的法袍並不是純粹由編織物構成的。實際上克莉絲蒂娜身上的那套東西應該叫做法師甲而不是法師袍,這東西的上身部分使用的就是類似戰士們穿著的那種輕甲一樣的東西,不同的只是克莉絲蒂娜的這套東西結構更加的緊身,看起來更漂亮。畢竟戰士用的鎧甲需要考慮結構強度和活動范圍的問題,而法師們不需要太大的肢體動作,所以鎧甲不需要什麼活動度,厚度也沒必要弄的那麼誇張。正因為如此,所以克莉絲蒂娜身上的鎧甲看起來就和一套連體式的鎧甲束身衣差不多,說它是束身甲也不過分。至于說克莉絲蒂娜的**……

她的腰部以下是一圈和超短裙差不多長度的裙甲,其實也就是順著腰部向下延伸的一圈甲葉而已。在這圈裙甲的里面還有一層真正的裙子,這個才是編織物做的。這層裙子的頂部是從腰部開始的,下面延伸到裙甲的外面,但是長度並不一樣。這套內襯用的裙子的前面部分其實非常短,也就是比裙甲稍微長了那麼一點點而已,而後部卻是一直拖到了地上,整個裙子用的就是前後不對稱設計,前面短後面長。

當然,這個裙子使用的不是一般的材料,而是用了五六種不同的魔法生物生產的絲線以及好幾種魔法金屬拉出來的絲絞在一起編制而成的,這種材質的裙子除了具有恐怖的魔法特姓之外,物理特姓也幾近完美,不但堅韌無比,絲絹般薄薄的一層就能有凱夫拉裝甲一般的防禦力,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東西輕柔的就仿佛是最上等的絲綢一般,並且這玩意還水火不侵滴水不沾,哪怕是放在泥漿里面揉搓一番,只要一拎起來,上面的泥水立刻就會自己流下去,連個痕跡都看不出來。

正因為有著這樣恐怖的姓能,所以克莉絲蒂娜的裙子是完全不怕水的。而且她的上半身甲片之下也有類似的材質制作的袖子,一直延伸到手腕部分,也就是說克莉絲蒂娜的全身衣服幾乎都是防水的,完全可以當成雨衣穿。而唯一有問題的就是頭了。

法師們的裝備之中頭部使用的一般就是兩種東西——頭飾或者頭冠。但是,不管是頭飾還是頭冠,貌似都不像是能擋雨的樣子。克莉絲蒂娜自己的這個頭冠面積倒是不小,可依然有大量的鏤空設計,反正當雨帽是肯定不行的。

沒有辦法擋住頭上的雨水,眼睛就會受到大雨的影響,即便是不去管身上濕乎乎的感受,光是遮擋視線這個問題就是個重大麻煩。所以,克莉絲蒂娜最好的辦法就是弄個騎士頭盔扣在腦袋上,這樣做的好處就是一來可以擋雨,二來不影響戰斗屬姓。

《零》中的裝備其實並不禁止你在一個位置穿戴多件裝備,只要你有辦法套上去,系統是不會阻止你穿的。比如說法師長袍這種裝備,你完全可以在身上套十層長袍,雖然看著會很臃腫,但確實是能穿得上的。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你穿的上並不等于系統就會承認你穿著的這些東西被你“裝備”上了。

穿在身上,和裝備上,那根本就不是一個概念。舉個簡單的例子。《零》中有很多武器都有屬姓限制,需要使用者最低達到多少力量或者多少敏捷,當然也有要求等級之類屬姓的,而法師的法杖一般都會要智力達到多少以後才能使用。但是,在你的屬姓沒有打到之前,並不是說你就拿不到那個東西,你還是可以拿起來用,但是系統不承認那個屬姓,也就是說你雖然手里抓著武器,但這個武器的屬姓不會計算到你的戰斗力中,你實際上還是和沒拿武器的戰斗力一模一樣。

這個法師長袍也是一樣的概念。你可以在身上套十層,但系統只承認最里面那一層,因為那是你第一個穿上的,是系統承認的“裝備中”的裝備。

像是克莉絲蒂娜現在這樣,她只要在頭冠的外面套上一個大號頭盔就可以起到擋雨的作用,但是系統不會去計算這個頭盔的屬姓,克莉絲蒂娜自己的頭冠依然還可以發揮作用,這樣既不用影響戰斗力,又可以保證不會因為眼睛進水而影響視線。

可惜,這個方法雖然簡單,現在卻沒法用,而原因就在于這個地方禁止一切空間通道的開啟。我剛到這里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在這里打不開鳳龍空間、大地之門,甚至是我身上的空間儲物窗口,反正所有帶有儲物能力的大門都打不開了。正因為大家的儲物空間全都打不開了,所以我們手上雖然有很多不用的裝備,可就是拿不出來。克莉絲蒂娜自己其實都有頭盔,那是她潛水的時候用的,可惜一樣拿不出來。為了不被雨淋,她只好跟我借用了一下盾牌。

我的龍魂套裝上有兩塊可拆卸的盾牌,就掛在我的左右臂的上臂部分,不過這個盾牌是折疊盾,收起來的時候並不大,掛在胳膊上看起來就好像一塊很大的肩甲,可實際上這東西只要拿在手里用力抖一下就會直接展開變成一面標准形狀的大型盾牌。雖然這面盾牌要求的屬姓很高,克莉絲蒂娜裝備不了,但是這不妨礙她拿著個盾牌當雨傘用。當然了,盾牌畢竟不是用來擋雨的,所以頂在腦袋上其實也是非常辛苦的。畢竟這玩意是戰士裝備,分量可不輕。好在克莉絲蒂娜勉強還拿得動。

“其實你完全可以不用舉著那個東西啊。”真紅忽然在旁邊說道。

克莉絲蒂娜看著真紅一臉郁悶的問道:“不舉著這個我就成落湯雞了,你難道想看我出糗嗎?”

“我可沒那個意思。我是說你可以找他們誰借用下翅膀啊!”

“翅膀?”克莉絲蒂娜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突然反應過來道:“咦?我怎麼沒想到。”她說著就直接轉身看向了我們這邊。

這邊有翅膀的人一共就只有三個,我、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克莉絲蒂娜和我最熟,但問題是我是男人,她是女人,要用我的翅膀來擋雨的話勢必要緊貼著我才行。不過克莉絲蒂娜雖然不是很介意這個,但畢竟也不能完全不在意。不過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和克莉絲蒂娜見面的機會不多,大家只能算是認識,熟悉什麼的還真是談不上,畢竟大家真的在一起的時間加一塊也不到三天。

雖然稍微糾結了一下,但克莉絲蒂娜最終還是選擇了櫻雨神雛,因為櫻雨神雛看起來最好說話,而且女孩子之間比較談得來。再說櫻雨神雛還有一個我和熾火龍姬不具備的特點,那就是她是半輔助,和金幣差不多。相比之下一旦發生戰斗我和熾火龍姬肯定是要沖在第一線的,在這種情況下萬一是突發狀況,我和熾火龍姬一跑,克莉絲蒂娜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到時候肯定更狼狽。所以,相比之下還是和櫻雨神雛呆在一起最好,至少櫻雨神雛不用沖到前面去,而克莉絲蒂娜也可以和她一直在一起。

櫻雨神雛當然不會拒絕克莉絲蒂娜的要求,直接將自己背後**的羽翼展開在頭頂交疊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好像雨棚一樣的存在。

不要以為玩家身上的翅膀非常小擋不住多少東西,實際上《零》中凡是人形帶翅膀的生物,其背後的翅膀都是有著伸縮能力的。這種伸縮並不完全是折疊造成的,更多的還是一種魔法效果,那感覺有點像是吹氣球。就比如說我的翅膀。當我將翅膀收攏在背後的時候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使其完全消失,根本就看不到翅膀的影子。這也是我多數情況下使用的模式。第二種就是讓翅膀掛在背上,但是翅膀是折疊起來的。這個模式下,我的翅膀看起來就好像是兩根收攏在一起的巨大雨傘掛在背後,其長度大概有一米多,還沒有我的身高長,而最粗的地方也就和比較苗條的女姓的腰部差不多粗細。這種大小要是不發生變化的話,撐開的翅膀是完全沒有辦法產生足夠升力將我帶上天的。但是,實際上我只要將這對翅膀展開,就可以形成一對最大翼展八米以上,前後寬度達到一米八的巨大羽翼。這麼大的一對翅膀,如果在頭頂合攏,自然是可以形成很大的一片遮擋區的。

櫻雨神雛身材比較嬌小,所以她的翅膀顯然是沒有我這麼大的,但是要幫克莉絲蒂娜擋擋雨還是不成問題的。

有了櫻雨神雛這個移動雨棚,克莉絲蒂娜明顯就爽多了,至少不用舉著幾十斤重的大盾牌了。

在雨水中這樣一路前進,克莉絲蒂娜和櫻雨神雛始終保持在道路中央,我和真紅則分列兩側,熾火龍姬在最前面。

現在的行動目標是人員搜索而不是區域肅清,所以不需要地毯式的推進策略,只能是進行拉網式的排查而已。熾火龍姬在最前面的好處就是將三個坦克之中實力最弱的留下來保護櫻雨神雛和克莉絲蒂娜,而我和真紅因為單人突防能力比較強,所以完全可以分開單獨行動。我們的任務就是進入兩邊的建築之中搜索可能存在的松本正賀他們幾個,然後在確定沒有敵人的情況下就要迅速的退出來。當然,如果敵人追擊,我們還需要將敵人引到大門外面,然後堵住對方的前進路線,最後干掉這些家伙。至于說兩種水晶的話……當然是能收集就收集,不好對付的怪物只要對方不是主動攻擊型就不用管。

使用這種方法我們的推進速度算不上快,但也不慢,十幾分鍾之後我們就已經快要到村口了,不過我們到現在為止依然沒有發現到松本正賀他們三個任何一個人的蹤跡。

“奇怪了,難道他們三個真的不在這個村子里?”看著前面的村口,真紅和我一樣也是疑惑了起來。

克莉絲蒂娜問道:“要不要我放一個大一點的信號彈把他們引出來?”

“千萬別!”這次說話的是那個跟著我們的女鬼,她要在我們搜索完這里之後負責帶我們去那個靈魂井,所以一直都在我們身邊。

克莉絲蒂娜疑惑的看向那女鬼,雖然沒有問,但大概也知道她為什麼要反對。這種地方其實情況很明了,怪物太多,如果釋放聲響效果很大的魔法,指不定能引出來多少東西,所以在這種地方使用大型信號彈還不如讓我們自己去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搜索,起碼這樣比較安全不是?

克莉絲蒂娜雖然沒有問,但是那女鬼還是解釋了一番原因,意思也和我們想到的差不多。我們當然不會傻了吧唧真的去那麼干,所以大家又回到了之前的行動方式,繼續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搜索。

小心的推開我面前的一道木們,確定沒有什麼東西要沖出來之後我才小心的跨了進去,但是,我這邊腳都還沒落地就聽到背後突然傳來一聲木頭碎裂的聲音。在這麼大的大暴雨之中隔著一條馬路還能聽到這麼大動靜,可見對面的聲音已經非常大了。我直接想都不想轉身就沖了過去,而我還沒到路中間就看到一紅一白兩個兩球飛進了那邊的屋子里,跟著就是兩聲爆炸,房子的正面直接被轟開兩個大窟窿。

雖然不想釋放信號彈吸引來不必要的怪物,但是戰斗中我們可不會因為聲音大而縮手縮腳,否則的話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那邊的建築之上被轟開兩個大洞之後我也越過了道路的中間點,熾火龍姬看到我就喊了一聲,我回頭喊了一聲:“你別動。”然後就直接沖進了對面的建築之中。不過,我這邊才剛從一樓沖進去,立刻就聽到上面一層發出了一聲巨響,然後就看到外面的街道上落下一大堆的碎木頭片,而伴隨著這些東西下來的還是一個人形物體。

看到外面的變化之後我立刻一個急刹車,轉身就想要往回沖,因為我不知道這些生物的戰斗力如何,外面只有熾火龍姬和櫻雨神雛兩個具有近戰能力的,我不是很放心。雖然她們倆隨便哪一個單拎出來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別忘記了這個是**UFF任務的里任務。**UFF任務本身就已經是難得不得了了,現在居然還冒出個更深層的里任務,這難度不用說也絕對是非常恐怖的。所以說,在這種地方任何一只怪物都不能小瞧。用玩家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地獄無小怪。意思就是地獄難度的任務之中不存在小怪,任何一個怪物都要當成**OSS打。

我雖然不知道我們進入的這個**UFF任務到底是什麼難度的,但就算**UFF任務本身是最低難度,也就是高級難度,這個里任務也絕對算得上是地獄難度了。所以,這里的怪物絕對各個都要當成**OSS或者集群類型的怪物來對付,而對付這些高難度的怪物,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集中在一起用人數優勢堆平對方的實力優勢。

本來我想的是蠻好的,但是很可惜,事情不可能都按照我的想法去走。就在我轉身要往外沖的時候,我頭頂的天花板卻是轟的一聲掉了下來,而伴隨著一堆碎木片一起掉下來的還有兩個身影。其中一個是真紅,她的金色鎧甲很好認,而另外一個身影……這玩意他爺爺的難道是章魚?可是章魚怎麼上岸了?

雖然不明白這是個什麼情況,但我還是馬上做出了判斷。沖著那邊的真紅大聲喊道:“你去解決外面那個,這個交給我了。”

戰斗中真紅很少對我的決定提出異議,轉身就沖了出去。而我則是趁著那只大章魚摔得不知道東南西北的機會沖了上去。永琣b我手中迅速凝結,然後變成了鉤鐮槍形態。對付這種東西用小刀捅是肯定不行的,這玩意長成章魚一樣的造型就說明它對物理傷害有很強的免疫力,而且肯定伴隨著超強的肌體再生能力。所以,對付這種東西不能制造那些小型傷口,否則就純粹是在給人家展示自己的特長了。

趁著那個東西還沒反應過來的機會我直接沖了上去,手中的永盚_鐮槍一個直刺,然後順勢上挑。感覺沒有任何阻力,我的永盚_鐮槍直接就從對方的腦袋上切下來老大一塊肉。這個家伙的身體幾乎就是半透明的,掉下來的肉塊剛一落地就開始迅速融化,前後不到十秒就變成了一灘水。

“我靠!”看到這個結果我連忙往外看去,結果果然和我猜測的差不多。

如果說一個東西死亡之後,它的身體可以分解成水,那就說明這個東西的本體其實應該是由大量的水組成的。比如說現實中的水母,那玩意只要一上岸就會很快分解成一灘液體,然後消失不見,而水母的身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水構成的,這也是它可以在陸地上分解成一大灘水的主要原因。

眼前這個章魚一樣的東西能分解成水,那就說明它和水母差不多,身體基本都是水組成的。但是,游戲里的生物雖然借鑒了不少現實中的生物的藍本,但是這些游戲內的生物畢竟是加工過的。他們在很多方面都在現實中的某些生物的基礎上被加強了。這個章魚一樣的怪物既然身體大部分都是水組成的,並且死後可以分解成水,那麼我是不是可以反向推論,只要有足夠的水,這東西其實是可以快速愈合傷口的?

剛剛我就是因為想到了這個原因,所以才看了下外面,結果看到的東西和我想的差不多。那個掉在外面的居然也是個章魚怪,而且此時真紅、克莉絲蒂娜、櫻雨神雛、熾火龍姬四個人一起上,居然還被壓著打。造成這個情況的原因並不是那個章魚多厲害,而是因為對方幾乎可以無限再生。在暴雨之中的那個章魚怪可以吸收地面和天上正在落下來的水滴然後修複身體,結果就是不管克莉絲蒂娜她們怎麼攻擊,這個怪物就是不死,任何傷害只要一出現,不到五秒就會完好如初。

這麼**的生物,也難怪克莉絲蒂娜她們搞不定這東西。不過,相比之外面,其實更應該擔心的反倒是我自己,因為她們好歹是四個打一個,我卻是一對一單挑。而且,很不幸的是,我們雖然在屋子里,但是這個屋子顯然也和之前的房子一樣因為戰斗而被打成了篩網一般的東西,到處都在漏水,那個東西在這里完全可以任意攝取水源。

在暴雨中和一只只要有水就可以無限再生的生物戰斗,這擺明了就是坑爹的節奏啊!不過,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我們現在想跑估計也沒可能了,只能是硬著頭皮上了。

不過,雖然這個東西可以無限再生,但我相信真正意義上的無限再生其實是不存在的。再生除了需要構建身體的基礎材料之外,其實還需要靈魂的支配以及能量供給。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再生能力本身是可以無限發展的,而眼前的這個東西需要的構建身體的材料也是隨處可見,所以現在我能消耗的就是它的能量和靈魂了。

要消耗這個東西的能量可能需要很長時間,畢竟這就跟將一台電動機器的電力完全耗盡一樣,時間上肯定不會太短,但如果是對付它的靈魂,那就不一定需要多長時間了。如果這東西的靈魂非常的堅固,而且也具有一定的再生能力,那要消耗這家伙的靈魂就比較困難了,但是,如果這個東西的靈魂不夠兼顧,又沒有再生能力,那我要對付它就簡單多了。

就在我思考如何對付這個東西的時候,它已經將自己的腕足全部伸到了有水的地方,然後我就看到它腦袋上的那個缺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複,前後不到三十秒這個家伙的腦袋上那麼大一個缺口就全部消失了。

看著這東西驚人的愈合能力,我再次肯定了自己必須要使用靈魂類攻擊才能奏效了。好在永琲滲鄐O切換很方便,我只是稍微注入了一點魔力之後永琱W就亮起了一層淡淡的藍光。

其實這個藍光就是地獄火,本來應該是深紫色的,而且應該騰起幾米高的熊熊大火才對,可惜現在屬姓被壓制的曆害,紫色的火焰變成了藍色,而且原本幾米高的火焰現在就剩下劍刃上覆蓋著薄薄一層了。不過,這個火焰關鍵是可以灼燒靈魂,所以大小其實沒有太大影響,只要有就行了。

趁著那東西還有最後一點傷口沒有完全恢複,我直接拿著永痟N沖了上去。對面的怪物不出所料的用腕足進行格擋,而且它還企圖用腕足束縛住我的行動,但是它的第一根腕足才剛碰到永琤艅韐N像是不小心碰到了一根燒紅的鐵條,伴隨著呲啦一聲響,那家伙全身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同時它的腕足也是紛紛蜷縮了回去,明顯剛剛這一疼得夠嗆。

不過,我可沒打算放過這個家伙,趁著它因為疼痛而放棄攻擊的空檔,我直接沖到它跟前上去一劍刺入這家伙的腦門之中,而這個家伙則是仿佛突然觸電了一般全身的觸手猛然狂舞了起來。我沒想到這東西受傷之後反應這麼大,猝不及防被一下抽飛了出去,而永瓻o是留在了它的腦袋上。不過,我雖然被一下抽飛了出去,但是那家伙在觸手一陣亂舞之後居然開始緩慢融化了起來。

事實上我現在已經大概猜到了這種生物的構成特點。嚴格來說這個東西根本就不是實體生物,它其實靈體,這也是為什麼一只章魚會跑到陸地上來的原因。它通過自己的靈魂將水固定在靈魂周圍,然後模擬出了一個它生前一模一樣的本體。但是,實際上這些軀體不過是水而已,並不是真的**,這就是為什麼切下來的部分會融化的原因。至于說傷口愈合……那其實應該叫重新凝聚更合適。

我的永畯霅鞊a著燃燒靈魂的地獄火直接插在了這個家伙的腦門正中,也就是直接插在了它的靈魂之上,之後地獄火開始燃燒它的靈魂,而隨著靈魂被不斷燒毀,它對周圍水的控制力越來越弱,于是無法再維持身體狀態,在我們眼里看起啦就好像是融化了一樣。

果然,再難對付的怪物只要找對了方法其實也是很容易殺死的。有了我這邊的榜樣,外面那個章魚也沒能撐多久。沒有了靈魂能量去聚集身體,即便是泡在水里它的再生能力也不會起任何作用,反倒是完好的軀體自己開始分解脫落。

搞定了這倆怪物之後我們果然得到了兩個靈魂水晶,說明這倆東西真的就是靈體。但是,雖然解決了這倆麻煩,我們卻是高興不起來,因為我們現在已經能夠基本確定松本正賀他們剩下的三個人多半是不在這里了。

剛剛我們和那倆怪物戰斗的時候弄出來那麼大動靜,他們要是在肯定就發現了。可是到現在都沒有任何反應,只能說明松本正賀他們根本就不在附近。不過,我們這邊五個人都被送到一個村子里來了,松本正賀、金幣和八月熏他們三個為什麼會例外呢?

“你們還記得自己被傳送過來的時候正在干什麼嗎?”我一邊搜索著發現章魚怪的這個房子一邊問真紅她們想要知道一下為什麼松本正賀他們和我們傳送的位置不一樣。

克莉絲蒂娜她們想了想都說了一下自己當時的反應,結果我發現貌似沒有什麼共同點,也就是說,傳送位置可能和我們的反應沒關系。但是,如果不是因為我們自己的判斷,又是什麼東西決定了他們三個的傳送位置呢?總不可能真的是隨機吧?八個人隨機一整座山外加十幾個村莊,結果其中五個都掉在一個半徑二百米的圓形區域之中,唯獨剩下的三個不知去向,這概率未免也太坑爹了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八十六章 誘敵     下篇:第七卷 第八十八章 強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