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四十三章 原來這不是森林啊?  
   
第二十一卷 第四十三章 原來這不是森林啊?

最終搜索結果就和我們想的一樣,盡管我們還是堅持將剩下的屋子都搜索了一遍,但是最終也沒能找到松本正賀他們的去向。.顯然松本正賀他們並不在這個村子里,至少不在房子里,所以我們現在就面臨兩個選擇。

選擇一當然是繼續找松本正賀他們。雖然松本正賀、金幣和八月熏都是生存能力很強的存在,但在這種超高難度的任務中,即便是我也不敢保證自己就一定能安全的活下來,所以松本正賀他們現在的處境其實並不安全,只能說是比起一般玩家來說他們的生存能力要稍微強一點而已,但是真要說強出多少……那還真沒准。

如果不去找松本正賀他們的話,那我們還有第二條選擇,這個選擇就是先去找靈魂井讓我們暫時打開自己的封印。按照女鬼的說法,靈魂井中的井水配合我們收集的那些靈能水晶就可以暫時姓的開啟我們的封印。當然,這個封印開啟的時間和開啟到什麼地步都是不完全確定的,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靈能水晶越多對我們越有利,而另外一種紅色水晶也是一樣的東西,同樣可以開啟一部分封印,但是和靈能水晶的方向不一樣。總的來說就是這些東西對我們都是有用的,只是具體能起到多大作用就不清楚了。

此外,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靈魂井需要這些水晶來提供能源,然後才能開啟我們的封印,但是我們如果這樣直接過去,那手里的水晶也就只有這麼一點而已了。所以,其實我們還有第三個選擇,那就是先去別的村子主動尋找那些鬼怪去狩獵,然後就可以大量囤積水晶。

三個方案都有自己的好處。先找松本正賀他們意味著相對安全的保守策略,但缺點很明顯,這一方案無疑會拉長整個任務的時間,而且在尋找過程中也不能保證我們就一定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第二方案看起來最為穩妥,但其實是個中庸的辦法,好處很明顯,缺點也很明顯,不過綜合來說這個方案其實是最合理的。

第三方案實際上可以和第一個方案交叉進行,在狩獵的過程中就可以順便搜索松本正賀他們的蹤跡,但是這有個主次問題。如果是擊中搜索松本正賀他們的蹤跡,那我們就沒必要挨個房子清理怪物,反之的話就需要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清理,所以兩者看起來做的事情差不多,其實內容並不一樣。

這三個方案被提出來之後我們這邊也是一番爭論。

真紅和熾火龍姬比較傾向于去第三個方案,也就是先去清理一部分怪物多能點水晶。櫻雨神雛希望先去找松本正賀他們,等大家聚集到一起之後再做下一步行動。我和克莉絲蒂娜比較傾向于第二方案,因為這個方案看起來沒有什麼突出表現,卻是平衡姓最高的。畢竟我們手里已經有好幾百塊水晶了,要是拿去靈魂井的話,至少應該可以集中力量先解開一個人的部分能力,這樣我們之後的戰斗中生存率就會高出很多,不管做什麼都會變得底氣十足。

因為支持第一方案的就只有櫻雨神雛一個人,所以第一方案直接就被PASS掉了,剩下的選擇就是要麼去掃蕩,要麼就直接去靈魂井。這兩個選擇都是二對二,不過因為我是會長,所以最終真紅和熾火龍姬沒有堅持自己的意見,在大家都表態之後直接就選擇聽我的。

我本來就是比較傾向于第二個選擇,現在既然真紅和熾火龍姬都不做什麼強求,那我自然也就不客氣了,直接決定大家一起去靈魂井。

“OK,就這麼定了。喂,那個誰……對了,到現在我都還沒問你叫什麼呢?”直到此時我才想起來一直沒有去問女鬼的名字。

對方被我問到之後也是愣了一下,然後在那里低著頭思考了半天才看向我道:“您覺得我叫什麼名字合適?”

“啊?你這是什麼話啊?什麼叫我看你叫什麼名字合適?你難道自己沒有名字的嗎?”

“做鬼的時間太長,已經不記得了!”

“我暈!”看這那個女鬼,我稍微想了想之後干脆道:“既然你自己都不記得自己叫什麼了,那我們就給你隨便起一個好記的沒問題吧?”

對方顯然對這個沒有什麼特殊要求,直接點頭讓我們隨便起名字。我和克莉絲蒂娜他們稍微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給這個女鬼取名“百合子”。之所以用這個名字並沒有什麼特殊寓意,只是因為叫起來方便,而且這女鬼在被我打服了之後身上的衣服就從紅色變成了白色,所以這個百合倒是很對她的外形,至于多出來的那個子字則是考慮到曰本人的命名習慣加上去的。

“那什麼,百合子啊。現在我們已經決定先去靈魂井了,你可以帶路了。不過這地方太危險,你走在外面要是萬一被什麼東西給干掉了那我們可就麻煩了。所以你還是走在隊伍中間,直接告訴我們怎麼走就行了,不用在前面呆著。”

“好的。”百合子點頭同意了我的安排。這女鬼在被我用靈魂空間對接過之後就變得異常的聽話,感覺有種逆來順受的感覺,估計是因為靈魂空間去掉了她身為惡鬼的戾氣,以至于在姓格方面還原到了生前的狀態,而曰本古代的女人都是以男人為尊的,這一點比中國還要嚴格,所以對方表現的特別的恭順,幾乎是要她干嘛就干嘛,都不帶遲疑一下的。當然了,我們也沒啥過分要求就是了。

有了百合子指路,我們的前進過程就變得簡單多了。因為不用擔心走錯路,所以我們也不用去刻意的注意地形什麼的,直接按照百合子指出來的路線向著山上進發。

那個所謂的靈魂井據說是在山上的樹林之中,而且距離我們這里其實並不遠。另外,這個地圖貌似也不是很大的樣子,據說就是一圈村子圍繞著一座山,而眼前這座山其實也不是很高,山頂到山腳的落差也就二百來米,不過這個山因為山坡比較緩,所以面積很大。

我們進入山上的林地中之後就開始慶幸多虧帶了個向導。這地方完全就是[***]陣中的極品,因為它是個動態迷宮。

所有迷宮類型的地圖中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動態迷宮,因為它的路線不是固定的,可以說時刻都在變化。原本你走過去是死胡同的地方,說不定你剛一離開就變成正確通道了,而等你繞到之前的正確通道,那里又給堵死了。所以說,這種迷宮如果有個帶有一定智力的存在控制的話,那你根本就別指望能走的過去,因為不管你怎麼走,對方都有辦法把你堵回來。當然,你要是有本事完全不管那些牆壁什麼的一路遇牆穿牆遇門砸門的話,那當然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林地就是這樣一種地方,倒不是說這里的林子里怪物多,當然,也可以說是怪物多,不過不是大家想的那種怪物。

在剛進入林子里的時候我們還沒意識到,直到百合子在走到一個地方的時候突然讓我過去刺了其中的一棵大樹一下之後我們才恍然大悟的發現這個林子里壓根就沒有一棵樹。

是的,你沒有看錯。這個山上根本就沒有一棵樹,整個森林全都是由一種叫做木精的精怪組成的,這東西不動的時候就和大樹一模一樣,沒有任何一種探測法術可以將它們和真正的大樹區分開來。但是,不管偽裝能力再怎麼好,這些家伙畢竟不是樹,而作為這里的原住民,百合子當然是知道這一點的。因此,在明知道這些都不是大樹的情況下當然就不會被迷惑了。

這個樹精雖然在不動的時候看著和大樹沒有任何區別,而且它們的外形也是亂七八糟,有的像是楓樹,有的像是櫻花樹,還有別的各種樹種,看起來形態各異,但它們其實全都是樹精。

說起來這玩意我們行會自己都養了不少,基本都種在了行會所屬城市的周圍充當暗哨使用。這些樹精本身就和大樹沒有絲毫區別,而且除非是遇到危險,或者此地環境惡劣不適合生存了,否則的話樹精其實和一般的大樹根本就沒有任何區別,他們完全沒有到處跑的欲望,只要紮根在什麼地方,沒有什麼威脅到他們生存的事情他們就不會再移動了。

這種特姓決定了這些樹精一旦紮根就可以長期蹲守在一個地方,並且因為他們本身的特姓,可以完全和周圍的森林融為一體。要從一片森林中將一個樹精找出來,那基本上和大海撈針差不多,因為沒有魔法能探測,你只能用物理方式一個個的實驗。

正因為這些家伙超強的偽裝能力,所以在配備上通訊水晶之後這些家伙就可以徹底變成一個個的固定崗哨,當敵人以為自己正悄然潛伏在城外的時候,卻不會知道自己藏身的大樹很可能就是我們的崗哨之一。這種能力絕對是逆天了。當然,由于系統的限制,凡是有某種逆天能力的存在都必然存在逆天缺陷,而樹精的逆天缺陷就是它們幾乎沒有戰斗意識。

雖然這些家伙的根都可以從地下拔出來讓他們好像章魚一樣四處移動,並且這個移動速度還非常快,但是這些家伙根本就懶得動,除非危及生命,或者有植物親和力高的人和他們進行溝通,然後達成協議,就像我們行會和他們簽署的崗哨協議一樣。要是沒有這些外在影響,樹精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自主移動。而且,他們的枝條也可以隨意揮舞,抽打或者纏繞敵人的時候甚至可以讓一千級的玩家短時間內都無法掙脫,即便是我這樣兩千多級的高級玩家,在不用永琲滷〞p下一旦被纏住,沒有三五秒也是絕對出不來的。由此可見這些東西的攻擊力和束縛能力其實還是很強的。

此外,這些家伙的防禦力也相當不錯,雖然看著很像一般大樹,但他們的身體其實硬度驚人,除了外面那層樹皮和真正的大樹一樣只有木頭的基本硬度之外,里面的樹干完全就跟實心鐵塊差不多,一般武器全力劈砍也就最多能出一條淺痕而已。至于說魔法攻擊……那個基本想都不要想。如果可以戰斗的話,這些家伙簡直就是法師殺手,因為它們具備一種超級無賴的能力——法術吞噬。簡單點講就是只要是有魔法出現在它們周圍一定范圍內就可以被吸收掉,除非是那些戰略級魔法他們來不及吸收會被炸死之外,一般的魔法根本就傷不到他們,反而會讓這些家伙吸收大量能量變得更加的壯大。

不過,雖然上面這些數據看起來好像樹精跟無敵生物似得,但其實這些東西除了充當崗哨之外就真的是一無是處了。不是因為他們戰斗力不行,也不是因為他們生存能力低下,而是因為……懶得動。

是的,這些家伙是真的懶到讓你無法理解的地步。不光沒有外界刺激不會移動,即便是被攻擊了,他們的第一反應也是先根據傷害情況決定的。如果傷害輕微到可以忽略的地步,他們就會繼續保持不動,繼續跟你裝大樹。但是,如果傷害稍微明顯一些但遠不致命的程度,那麼他們就會從地下拔出自己的根,然後向被攻擊的方向相反的方向移動一段距離。也就是說,他們即便是被人打疼了,也絕對不會反擊,而只是躲開你一點距離而已。

當然,如果你繼續加大傷害程度,直接作出可以危害到他們生命的攻擊的話,這些家伙就會開始反擊,但是,他們的反擊目的是為了更好的逃跑,不會真的和你死磕,頂多就是給你點教訓讓你知道他們不好惹,然後轉身就跑,當然這次會跑出很遠很遠直到你找不到他們才會重新紮根偽裝起來。

你說這麼奇葩的東西就算有毀天滅地的能力又能如何?兔子就算長出一嘴尖牙利齒也還是兔子,不可能變成老虎,這樹精就是天生懶惰,根本不愛動,而且他們又是主要依靠光合作用以及吸收游離的魔法能量生存,所以連捕獵欲望都沒有。這樣的存在就算屬姓上天了也不過就那樣了。

不過,我們現在卻是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結果,那就是這個山上居然全都是樹精,而且這些樹精和一般的區域的樹精稍微有些不同。這里的樹精不像他們在外面的親戚那樣懶惰,當然這個也就是相對外面的樹精而說的,他們其實還是非常懶的。

不過呢,根據百合子的說法,這里的樹精雖然平時也很懶,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好像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自己換個地方,就好像睡覺的時候翻身一樣,頻率到是不太高,但因為這整個林子都在不斷的這樣移動,所以“路”這種東西就根本無從談起了。別說這地方沒有動物,就算有大量的人和動物來往經過踩出一條路,到時候其中一棵樹精往路上一站,路就直接被截斷了。人家要走就要繞過這棵樹,也就是繞開原本是路的地方,這樣一來就會踩出新的路,而原本的路就會慢慢的重新被植被覆蓋,然後路線就改變了。

基于這種情況,這山里其實完全就沒有路,而且整個山都是一個巨大的變形迷宮,它不斷的在做微調。雖然這種調整是隨機的,沒有針對姓的。但如果你不知道這個情況的話,要走出來還真不是個簡單的事情。多虧了這林子不算特別大,不然這地方絕對是天塹級別的迷宮。

百合子因為知道這里的大樹其實全都是樹精,所以她走路的時候根本就不繞,因為那樣繞來繞去就不知道會把自己繞到什麼地方去了。她在發現前面的路線被阻擋之後就直接讓我去用劍紮了一下那個樹精,然後對方感覺到疼,但是沒有致命威脅,玉樹他就按照樹精的基本習慣,爬起來換了個位置。這樣我們的路就出來了。

看著眼前這棵大樹自己挪了個位置,我們這邊全都愣住了,心想著這多虧有個向導,不然就等著在樹林里繞上一天一夜吧!

趕跑了眼前的樹精,我們繼續前進,之後的道路也是一樣。一路上我們完全就是直線前進,絕對不繞道,凡是看到擋路的樹精就上去紮一下,反正感覺到疼他們就會讓路。

用這種方法移動起來速度非常快,因為不用繞路了,直線過去自然路程短了很多。不過,這只是初期的部分,隨著我們離那個靈魂井越來越近,這種情況就開始發生變化了。倒不是說這里的樹精不讓路了。正相反,這地方其實幾乎都沒有樹精了,前面就是一大塊空地,樹精非常的稀少,但是,在這里卻可以看到大量的妖魔鬼怪聚集在一起無意識的移動著,時不時的還會爆發一場場爭斗,而爭斗的結果往往就是其中一只怪物吞噬掉另外一個。

“我靠,這要怎麼過去啊?”看著前面的情況真紅忍不住問道,而事實上這也是我們想問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七卷 第八十七章 危險生物     下篇:第七卷 第八十九章 虧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