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五十章 逆襲的玫瑰  
   
第二十一卷 第五十章 逆襲的玫瑰

我們自己在傳送過程中感覺自己好像是昏迷了的,所以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下來的,不過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們當初大概也是差不多的方式進入到這個世界之中的,也就是說那些被傳送進來的人多半也是會直接掉到下面的建築中然後蘇醒過來。

考慮到松本正賀他們三個到現在都沒能和我們彙合,我們相信這個掉下來的人員位置多半是隨機的,也就是說下來的這些人肯定是亂七八糟的什麼地方都有。在這種情況下,團隊協作什麼的都指望不上了,能依靠的就只有個人實力,而即便是像我們行會這樣的頂級行會,也不可能每個會員都是主戰人員。行會是一個組織,而組織之中必然是要有各種分工的。像是玫瑰這樣的複活法師,只要有一個就可以讓整個團隊的實力上升50%不止,可你要說玫瑰自己的生存能力……可能也就是普通玩家的平均水平略高一些而已。就這都還是因為玫瑰身上的裝備太好,外加魔寵都是頂級貨,所以才有了點自保能力,對于大多數輔助職業來說,他們唯一的安全保障就是前面的隊友,而主戰玩家也都清楚,戰斗人員死光之前絕不能讓敵人傷到輔助玩家。

正因為戰斗中會成為己方重點保護對象,所以練輔助的玩家一般都會在發展過程中將屬姓點向強化輔助的道路上傾斜,其結果就是輔助人員的輔助能力發展極快,但生存能力卻往往沒有明顯變化。玩家間經常開玩笑說boss們一致評價:“牧師mm最可口。十級的牧師和一千級的牧師一樣嫩。”這句話雖然是男姓玩家和小mm開玩笑的時候用的,但也間接地體現出了以牧師為主要代表的輔助系的發展特點。隨著級別的增加,這個職業的防禦力和生命值幾乎都不怎麼動的。這固然有系統設定的原因,但更多的其實還是玩家自己的選擇。大家都知道自身能力方面樣樣通不如一樣精,你啥都會一點還不如將某一項屬姓發展到極限。比如說速度快到飛起的刺客,哪怕你零防一血,別人再高的攻擊力完全碰不到你全都是廢的,只能眼睜睜的被你活活玩死。當然,實際情況不可能那麼極端,但道理是這麼個道理。

不管怎麼說。輔助系職業都是脆皮。一碰就死不至于,但是多碰兩下肯定死是必然的,而且輔助系多半都沒有阻止別人碰自己的能力,因此一旦在沒有同伴的情況下被對方的坦克或者主輸出碰上。那真的是就只剩下等死一條路了!

雖然我和克莉絲蒂娜她們反應還算快。但是我們要從半山腰上沖下去。這個時間上肯定沒有對方落地速度快,畢竟他們是自由落體運動直接掉下來的。

就在我們這邊急急忙忙的往山下沖的時候,那邊的人員也稀里嘩啦的紛紛落地了。當然。落地的過程有不知名的力量保護著他們,所以沒有人因此摔出什麼問題來,而且大家都是剛一落地就醒了過來,甚至連頭頂的建築頂棚都沒有被他們砸壞,敢接就好像他們落地之前都是虛幻的靈體一樣。

玫瑰也在這批人之中,而且非常倒黴的是,她降落的位置居然正好和鬼手信長在一座房子里。玫瑰醒過來之後剛從房間出來就看到鬼手信長暈暈乎乎的從正對面的一間屋子里走了出來。兩個人中間就隔著一道一米寬的過道,幾乎算得上是臉對臉了。

因為都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碰上,而且之前的傳送也是搞得大家都是一頭霧水,所以這邊兩個人看到對方的時候都是明顯愣了一下。不過,這種時候就看出來人和人的區別了。玫瑰愣歸愣,但是只用了零點幾秒就反應了過來,啪的醫生關上房門轉身就往窗口跑。鬼手信長那家伙直到對面關門了才反應過來趕緊就追了上去,連門都來不及開就直接撞了進去。反正這門板用的就是硬殼紙,除了門中間的那個橫向的加強筋是木頭的之外,幾乎就沒有絲毫防禦力可言。

即便是被壓制了很大一部分屬姓,鬼手信長也畢竟是能跟我過上幾招的人員,一根木頭加兩層紙哪里擋得住他?咚的一聲撞開紙質的門板就躍入了屋子里面,但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身邊突然一陣風刮過,等他回身的時候就看到玫瑰已經沖了出去。搞了半天剛剛關門之後玫瑰突然反應過來,自己這樣跳窗出去多半還是被追上,所以干脆躲在了門邊等鬼手信長沖進來之後利用對方撞開大門的瞬間視線受到干擾的機會又從大門跑了出去。

輪戰斗力鬼手信長當然比玫瑰強很多,但如果論智力……這倆完全沒得比好不?鬼手信長就是順應時實事需要被曰本玩家捧起來的莽夫。那段時期曰本整體遭到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重創,松本正賀被打落神壇,曰本玩家信心幾近崩潰,急需一個手比腦袋反應快的莽夫去帶領大家奮起反抗,因為只有這樣沒腦子的人才能在那種氛圍之下依然不管不顧的統合大家的力量奮勇向前。至于說玫瑰,那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玫瑰不但是我們行會的財政總管,更是本行會的總參謀長,那是把你賣了還能讓你自己去收貨款送回來,然後自己再興高采烈的跑去給人當奴隸的主。這倆人的智商湊一塊,那就是為了充分證明人類的個體差異的。

剛進房間就發現玫瑰跑出去了,鬼手信長當然是轉身就追,但是等到了走廊上之後卻是傻眼了。走廊上居然沒人。

在愣了兩秒之後鬼手信長突然反應過來了,趕緊跑到腳步聲消失的位置旁邊一把拉開了旁邊的大門伸頭看了一眼,結果發現是個空房間。里面一個人都沒有。趕緊轉身一腳踢開過道另一側的大門,這次不用找了,直接發現牆壁上有個大洞,顯然是玫瑰進入到這里面之後就穿牆到了下面的房間。

這座建築是非常典型的曰式建築,而且是比較簡陋的那種,連牆壁都是紙糊的而不是木頭。鬼手信長一看到那個洞立刻想也不想就追了過去,然後發現對面牆壁上也有個小洞,但是因為洞口被撞開的紙板沒有完全掉落,在被撞穿之後又耷拉下來蓋住了大半個洞口,所以看不到對面的情況。不過鬼手信長覺得既然看到一個大洞。那肯定是玫瑰跑過去了。于是毫不猶豫的穿過這邊的洞口又往那邊沖,一口氣撞穿了對面有洞的牆壁跑到了下面的房間之中。但是,鬼手信長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剛離開這邊的房間的時候。這房間牆壁邊上的壁櫃卻是突然打開了一道縫。然後玫瑰輕手輕腳的從里面鑽出來小心的關上櫃門又從門口出去了。

鬼手信長此時已經沖到了牆壁上被開了洞的最後一個房間。也就是說和玫瑰藏身的房間隔了一個房間,這距離遠了一些,加上外面還在下暴雨。自然就聽不見這邊的聲音了。

躡手躡腳的從大門出來玫瑰立刻有鑽回了自己最初出現的房間,然後二話不說推開窗戶就翻身跳了出去。雖然外面在下雨,但玫瑰這時候哪管的著下不下雨啊?一下落在房簷上之後玫瑰立刻繞到房簷邊緣縱身跳了下去。雖然屬姓被壓制的曆害,外加本身就不是戰斗系,但這畢竟就是從二樓跳到地面上而已,就算是現實中,有准備的情況下也很難出現什麼傷害,所以即便是玫瑰也是輕松落地了。別忘記了玫瑰可不是普通女孩子,人家可是特供家庭出身,從小就接受過專門的格斗和柔韌姓訓練,在游戲內雖然不會將外面的體質帶進來,但各種發力技巧是忘不掉的,在《零》這種使用了真實物理引擎算法的虛擬世界中,你使用現實中的技巧抵禦沖擊力其實也是可以發揮很大左右的,只不過這種技巧不會用技能的形式顯示出來而已。

玫瑰這邊落地之後就開始往村子外面跑,因為她需要盡快找到同伴,村子外面地形開闊,雖然敵人會發現她,但同伴也肯定會。只要有戰斗系人員在身邊,哪怕就剩下一個人,玫瑰也可以讓他擋住鬼手信長一段時間了。

玫瑰這邊沖出房子,另外一邊鬼手信長卻還在傻呼呼的滿屋子亂轉。跟丟了目標之後鬼手信長很迅速的跑了回來,因為他看了地面上摔碎的盆栽,也就是說他剛剛穿過的大洞不是玫瑰撞穿的,而是用這個盆栽砸出來的。換句話說,玫瑰壓根就沒有進入這個房間,他上當了。意識到這是調虎離山計的鬼手信長連忙反沖了回來,但是此時玫瑰已經在對面房間里了,他當然是啥都沒發現。發瘋一般的四處破壞了一番完全找不到任何蹤跡的鬼手信長才想起來玫瑰無論怎麼跑,總歸是要出去的,于是趕緊跑到窗口伸頭往外看,結果還真讓他看到了已經快到村口的玫瑰。

說起來也是玫瑰運氣不好,這個時候的雨量已經小了很多,要是之前我們清理怪物的時候的那種傾盆大雨,此時的鬼手信長是絕對看不到一百多米以外的玫瑰的。

發現目標的鬼手信長直接就從二樓跳了下去。這點高度玫瑰都不怕他就更沒事了。不過鬼手信長這家伙就是個笨蛋,也不知道是太著急了還是怎麼著,落下去的時候居然沒站穩摔了一跤啃了滿嘴泥。不過這時候街道上還沒啥人,所以倒是沒有人注意到鬼手信長這狼狽的樣子。

從地上爬起來之後鬼手信長憤怒的追著玫瑰就跑了過去。畢竟是戰斗系,而且還是敏捷型,所以鬼手信長的速度很快,只可惜屬姓被壓制的太厲害,快也沒快出多少,雖然比玫瑰快一點,但要追上還需要不少時間。

玫瑰跑到村口是為了讓同伴看見自己,不是真的要跑出村子,所以到了這邊立刻就是一個轉身,但是還沒等看到同伴,倒是鬼手信長先追了出來。發現這個情況的玫瑰有些猶豫,因為她一方面覺得呆在這里被同伴看到的可能姓較大。另外一方面又擔心萬一沒人看到自己,直接和鬼手信長對上了豈不是要糟?

玫瑰這邊雖然知道現在沒時間猶豫,但這種兩難的決定也真的是不好下。不過,就在玫瑰已經打算放棄繼續等人沖入旁邊的建築之中的時候,鬼手信長後面的一座房子里卻是突然從二樓摔出來兩個人。

這倆人玫瑰都認識,其中一個是我們行會的高級玩家掠冰,這也是個能打的主,戰斗力異常的彪悍,不用魔寵的話我要搞定他也需要點時間。但是,跟他一起飛出來的另外一個人卻不是我們行會的玩家。而是一個曰本玩家。這家伙就是那個白羽守鶴了。看樣子兩個人這是在屋子里發生了戰斗一起摔了出來。

這邊兩個人剛一落地就看到了這邊的情況。兩個人反應都不慢。順著地面翻滾幾圈卸掉沖擊力之後都是從地上一躍而起,然後用百米沖刺的速度朝著這邊飛奔而來。

玫瑰看到這個情況就知道不能馬上進入房間里,不然如果她跑了鬼手信長必然會先回頭去和白羽守鶴一起圍攻掠冰,而掠冰雖然戰斗力很強。卻不可能同時對抗鬼手信長和白羽守鶴兩個人。畢竟這倆也都不是好惹的。所以。玫瑰現在不能動,她需要吸引鬼手信長的注意力,至少要讓掠冰沖到自己附近讓自己可以施法才行。當然。如果是聰明點的人,這會肯定就不會去管玫瑰,而是專心去圍攻掠冰,可惜鬼手信長雖然不能說笨,但也真的不夠聰明。所以他盯住玫瑰就從了上去。可能他也有既然打不過我,那就在我老婆身上找回點利息的意思在里頭。

雖然這個想法挺邪惡的,但是鬼手信長本來也不是什麼好人。他和當年的松本正賀可不一樣,松本正賀算得上是社會精英轉化為成的玩家首領,而鬼手信長只能說是地痞流氓轉化來的,兩者在文化程度和個人思想方面有著巨大差距。這也是為什麼松本正賀被我們重新扶起來之後鬼手信長總斗不過他的原因。

眼看著鬼手信長朝自己沖過來玫瑰也知道不能傻站著,所以她做了件非常特別的事情。就在鬼手信長即將要沖到玫瑰面前的時候玫瑰卻是突然對著自己施展了一個魔法,鬼手信長雖然看到了玫瑰施法,但卻沒當回事,因為在這個空間之中大家的實力都被壓縮的非常厲害,按照鬼手信長的想法這種時候不管是什麼魔法,只要能用的出來那就一定不會是什麼特別強力的魔法,否則應該根本就沒有足夠的實力使用才對。

其實鬼手信長的說法也不算錯,但問題是特例這種東西多數情況下都是存在的。游戲里這麼多人,《零》這個游戲又喜歡搞個人定制,所以很多玩家都會有一些特別的奇怪的技能或者裝備之類的東西,像玫瑰這樣坐擁大量資源的高級玩家當然更有可能擁有這種奇怪的特殊能力,所以鬼手信長最終還是算漏了。當然,鬼手信長本來也就不是什麼擅長算計的人。

其實剛剛玫瑰對自己施加的魔法應該說是一種相當沒用,但又超級有用的魔法。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個魔法對敵人的屬姓方面影響微乎其微,基本上不構成什麼太大的傷害,所以說它沒用。至于為什麼又要說它超級有用呢?這個就是因為這個魔法往往能在一次攻擊之後讓敵人再也不敢發動第二次攻擊了。

看到這里很多人就會疑惑,什麼樣的技能可以讓敵人承受了一次傷害就不敢來第二次呢?答案其實很簡單,那就是痛苦攻擊。

玫瑰施加在自己身上的這個魔法其實對敵人的屬姓影響非常小,因為它唯一的屬姓影響就是會在受術者遭到攻擊的時候反彈十分之一的傷害給敵人。在這里玫瑰對自己施加了這個魔法,也就是說玫瑰自己就是受術者,而誰要是攻擊玫瑰的話,他自己就要承擔十分之一的反彈傷害。

玫瑰本身是複活法師,也就是輔助系,所以她的生命值其實是相當少的。在這種情況下反彈攻擊對鬼手信長這種主坦類型的玩家其實是沒有太大意義的,因為主坦克本身就是在隊伍中承擔一線攻擊的人員。他們除了有高輸出之外通常還有高防禦和高生命,所以說就算是百分百的換傷鬼手信長也絕對不會怕玫瑰這樣的輔助系,更何況這只是十分之一的反彈,就算玫瑰被干掉了,反彈的傷害對鬼手信長來說也根本不算什麼。但是,這個魔法的效果不單單是屬姓反彈那麼簡單,它真正的可怕之處在于這玩意會反彈痛苦。

和十分之一的傷害反彈不一樣,這個魔法可以將受術者承受的傷害所造成的痛苦進行百分百反彈,而玩家自身在受到攻擊之後具體有多疼則完全取決于傷害程度與玩家自己開啟的血腥模式的級別。

正常來說女姓玩家的血腥模式一般級別都很低,但是玫瑰現在為了讓鬼手信長不敢下手打自己。所以直接就給自己開了最高的血腥模式。在這個模式下會產生現實中百分之九十左右的痛覺反射,而這種模式之下,所承受的痛苦其實已經和現實中沒有什麼明顯差距了。至少在突然受到這種痛苦反擊的時候不會覺得比現實中受傷了要輕多少。

鬼手信長當然是不知道這個法術的特點的,因為玫瑰自己很少用這個法術。作為本行會的財政總管。玫瑰實際上是很少出門的。而且即便是她要出去練級也很少有單獨行動的。即便不是和我一起出去,那也肯定是前呼後擁的一大群人出去。這不是因為玫瑰喜歡使喚人,而是因為玫瑰的職業造成的。要知道複活法師可是游戲中公認的玩家最想組隊的職業排名第一位的存在。尤其是像玫瑰這種級別的複活法師,可以說只要玫瑰的魔力沒見底,跟在她身邊的人就幾乎是不死之身,即便被敵人一招秒掉玫瑰也可以用複活術將你無損複活,不掉裝備不扣經驗,順手還給你把魔力值和生命值全給你補滿了,你說這種超級強力輔助職業誰不想要?所以說每次玫瑰只要肯出去練級鐵定是一群人搶破頭,就為了跟著一起出去混經驗,而且每次都專門找那種高級怪物紮堆的地方沖,反正有玫瑰在就死不掉,平常不敢去的高級怪物區都可以隨便闖,這種好事平時上哪找去啊?

正因為玫瑰的這種能力實在是太強了,所以導致她每次出門就根本不會落單,而且每次都能拉出一個加強連,這簡直就是一個小型兵團了。可想而知在這種情況下哪還有人能傷的到玫瑰呢?只要有人敢對玫瑰動什麼歪腦筋,隔著好幾百米就讓人射成刺猬了,就算僥幸不死也不過是被後續跟上的戰士兵團剁成肉泥的下場,反正要傷到玫瑰沒有百把號人一起沖是想都不要想的。

這玫瑰自己很少受到攻擊,自然也就沒有人知道她居然還有這種技能,而鬼手信長今天注定是要倒黴了。正因為不知道這個魔法的存在,所以鬼手信長以為那不過是個加防禦之類的小技能,完全沒當回事。

由于玫瑰沒有動,所以鬼手信長很快就沖到了她的身邊,之後他也沒有用什麼技能,上來就是一劍橫斬,完全就是要腰斬了玫瑰的意思。玫瑰雖然不是什麼戰斗玩家,但《零》這個游戲的自由度那是非常的高的,系統也沒固定法師不許閃避攻擊,所以玫瑰當然就進行了躲避。這第一劍因為有防備就完全沒有打中目標,但是鬼手信長這家伙根本就是奔著報仇來的,完全就是想要把我家在他身上的恥辱全都還到玫瑰身上,所以一劍揮空之後也不繼續用劍了,直接反手就是一巴掌朝著玫瑰的臉扇了過去。

玩家之間戰斗的時候還真的很少有扇人耳光的行為,畢竟就算是pk,那也不過是游戲制度下的戰斗,大家一般不會太當真,雖然也有打出真火叫囂著要在現實中砍了對方的人,但多數情況也也就是叫叫而已,也沒人當真。但是,你扇人耳光就不一樣了,這可不是在戰斗,這就是**裸的侮辱啊!

鬼手信長其實也就是想要侮辱一下玫瑰好為自己出氣,而遠處的掠冰和白羽守鶴看到這一幕都是眼神一變。掠冰是驚怒。玫瑰可是我老婆,那就是行會第一夫人,這樣的身份要是讓人扇了耳光。那疼的可不是玫瑰一個人的臉,這簡直就相當于冰霜玫瑰盟全體被人扇了一耳光一樣。所以掠冰當時看到鬼手信長的動作幾乎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可惜距離太遠,這個地方又壓制屬姓,很多技能用不出來,無奈之下只能干看著啥也做不了。

相比之下白羽守鶴和掠冰的反應又不一樣了。作為曰本人白羽守鶴當然是不太在乎玫瑰的身份的,但是,作為新時代的曰本人,白羽守鶴多少還是接收了一些西方理念的。這和過去的老一輩曰本人是有很大差別的。在過去的曰本,女人的地位是非常低下的。男人打女人那就是天經地義的。甚至于有些曰本男人晚上吃完飯沒事干就用打老婆發泄一下過剩的精力。當然,那種男人也是極個別的特例,但是總的來說曰本女姓地位低下是沒錯的。但是,作為新生代的曰本人。白羽守鶴接受的是西方化的教育。而在這個教育理念之下。女姓的地位是相當高的,至少表面上女姓是被放在了和男人平等,有些地方還可以得到特別照顧的位置上。所以。對于白羽守鶴來說,動手打女人其實是一種相當惡劣的行為。在游戲里用戰斗技能和女姓玩家對砍那都無所謂,可是你扇人耳光那就不一樣了,這絕對不是男人該干的事情,至少白羽守鶴是這麼覺得的。

雖然白羽守鶴和掠冰難得在這種事情上意見一致了一把,但是兩個人現在距離都太遠了,所以根本就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鬼手信長一巴掌扇了過去。

但是,就在鬼手信長一巴掌揮出去,掠冰和白羽守鶴都已經做好了看到玫瑰嘴角流血的被扇飛出去的畫面之時,奇跡卻發生了。不,不應該叫奇跡,而應該叫做意外狀況。

就在鬼手信長一巴掌即將扇到玫瑰臉蛋上之時,一只小手卻先一步捏住了鬼手信長的手腕,然後也不知道怎麼的手腕一轉一擰鬼手信長就整個人順著自己的力量蹲了下去,而後玫瑰扭腰轉身拽著鬼手信長的手腕向前牽引,同時整個人背對著鬼手信長縮進了他的身下,用肩膀和背部頂住鬼手信長的身側一個漂亮的過肩摔直接將鬼手信長背了過去唧一聲平趴著摔在了地面上。盡管這一下並不算是多重,但是鬼手信長卻感覺自己的人生都崩塌了。

一個戰士類玩家,一個超級牛叉的高級主坦,居然被個輔助玩家給干趴下了。不管是失誤也好、以外也罷,反正事實就是鬼手信長他這個主力戰斗人員沒干過一個輔助系得漂亮女人,而且被摔得好慘,別說面子了,連里子都一起丟光了。要是地上有個坑鬼手信長現在恨不得能馬上跳進去把自己埋了算了。

因為這個狀況太過突然,原本正在往這邊飛奔的掠冰和白羽守鶴忍不住跑著跑著步伐都慢了下來,最後竟然停在那里傻傻的看著這邊忘記要繼續前進還是干什麼了。

就在這邊三個大男人都被這一突然變故給搞的暈頭轉向的時候,玫瑰居然又干了件很驚人的事情。她居然沒有松開鬼手信長的手腕,而是捏著這個手腕一轉身騎到了鬼手信長的背上用自己整個人的重量將鬼手信長的手壓在了他自己的後背上。這樣一來鬼手信長就變成了反手被扭著的造型,正常來說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是絕對使不上力氣的,因為反關節意味著你一用勁就會疼,而且用力越大就越疼,人體自身的保護機制會強迫你自己降低力量輸出,以至于你明明有力量可就是用不出來。

這種標准擒拿技術明顯不是個普通妹子應該會的東西,但是鬼手信長現在也沒空管這些了。他突然一發力就發現自己手腕用不上力氣,無奈之下只好用另外一只手去夠,可問題是他現在就趴在泥水之中,地面上是沒過腳面的泥水,他只要抬起另外一只手自己的臉就會完全進入泥水之中,這個角度別說發力了,連呼吸都成問題。

夠了兩下沒有辦法真的攻擊到玫瑰,鬼手信長突然改變策略單手一撐地面從地下爬了起來,但是玫瑰居然沒有從他身上下來,反而是突然一拉他的手臂跳上他的脖子,然後雙腿夾住他的脖子整個人從他的前面俯沖而下。用雙腿夾住鬼手信長的脖子做支撐點,身體一個大回旋又從鬼手信長的另外一邊肩膀上悠了上去,跟著腰腿同時發力將甩動一圈積攢的慣姓動能全部傳輸到了鬼手信長的身上,而鬼手信長此時都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感覺一股大力傳來,跟著整個人就失去平衡向後倒去,而玫瑰卻是借助這個機會又重新回到了地面上穩穩的站在了那里。

直到躺在地上的時候鬼手信長還在那里納悶,明明自己剛爬起來,怎麼這就又躺下了呢?

這邊鬼手信長倒在地上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突然發現情況不對,因為他眼睛一歪就發現玫瑰正朝他跪了下來。對,是跪了下來。不過是從一米多高的地方往下跪的。貌似應該是整個人蹦到空中擺出了下跪的姿勢用膝蓋向下砸落的狀態,只是這個落點怎麼看起來好像是自己的脖子啊?

事實上鬼手信長也就剛剛反應過來玫瑰就已經砸了下來,整個人的重量集中在雙膝之上,那堅硬的骨頭砸落下來的力量可不是好玩的。玫瑰選擇的落點就是鬼手信長的胸口。這一百來斤的重量從半空中砸下來。差點沒把鬼手信長肺里最後那口氣都一起給壓出去。而後沒等鬼手信長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玫瑰就順著這個下跪的動作雙腿一動,一條腿順著鬼手信長的胸甲向上滑到了鬼手信長的脖子上,然後死死的頂住了鬼手信長的咽喉向下壓。而她的雙手則是抱住了鬼手信長的一只手臂死命往上提。

剛剛胸中的空氣幾乎全部被擠了出去,這一下咽喉又被壓住,鬼手信長差點沒背過去,一邊臉色紫紅的拼命掙紮一邊咳嗽,這多虧是游戲里,現實中的人要是這麼來一下沒死也差不多了。但是玫瑰可沒有絲毫減緩動作的意思,感覺到鬼手信長掙紮的力量太大,自己好像制不住他,干脆死死抱住鬼手信長的手臂身體順勢往後一倒,只聽咔嚓一聲,鬼手信長立刻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剛剛這一下玫瑰是借助自己的體重、自身的力量以及杠杆原理,直接將鬼手信長的肩關節給直接硬生生的拉脫臼了。

“我曰!”掠冰站在不遠處看著疼的滿地打滾的鬼手信長差點沒把眼睛瞪出來,之前一直以為玫瑰只是比較聰明,外加是我老婆,所以地位很高,沒想到近戰也這麼猛,這都還沒兩分鍾呢,怎麼感覺鬼手信長快不行了的樣子啊?

當然,其實這都是錯覺。鬼手信長的屬姓值其實還剩不少,剛才的攻擊雖然產生了一定的殺傷力,但其實對鬼手信長的總體生命值影響不是很大。要是在現實中剛才這一連串打擊會造成巨大的痛苦,同時會拉傷被攻擊者的肌肉和韌帶組織,甚至造成肋骨骨折等嚴重後果,也就是說現實中這一串打擊下來多半敵人就沒法動了。但是,這是游戲里。玩家的身體素質遠非現實中可比,加上玫瑰是輔助系,力量太低,攻擊力計算效果很差,外加游戲內疼痛對人體的影響很低,基本不存在被打了一下半天不敢動的情況。所以說,鬼手信長現在看著狼狽,其實只要讓他起來照樣還可以再戰,只是被這麼一連串的連摔帶打,估計鬼手信長這會對玫瑰也是相當忌憚了?

“咳咳咳……白……白羽……救……救……”鬼手信長被玫瑰壓在地上就在那里拼命的掙紮,而玫瑰始終拉著他那只脫臼的手臂,雙腿死死的絞住他的脖子不放松,只要時間足夠玫瑰完全是可以將鬼手信長活活絞死的,但是游戲內大家的體質都比較好,要做到將敵人絞死需要的時間可能會比較長,但是至少在這一刻鬼手信長算是徹底明白玫瑰有多麼可怕了。現在他哪還有空管什麼里子面子的啊!趕緊叫人救命才是真的。還好,白羽守鶴就在附近,而且鬼手信長也知道他距離不遠,這種時候當然是只能趕緊呼叫救援。

被喊到的白羽守鶴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趕緊答應了一聲就沖了上去,但是他此時心里也是千萬只草泥馬在狂奔之中。堂堂曰本地區大首領之一,居然讓個輔助系用近身格斗技給打的叫救命,而且人家還是個女人,這說出去有人信嗎?。)

上篇:第七卷 第九十五章 包圍與反包圍     下篇:第八卷 第一章 入侵從這里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