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五十一章 救援與城堡  
   
第二十一卷 第五十一章 救援與城堡

不管別人怎麼想,反正現在白羽守鶴是信了,因為他就是看到了這一幕正常來說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當然了,即便是信了,白羽守鶴現在也還是有點自己在做夢的感覺。不是他不願因相信事實,而是這個結果太讓人不能接受了。

雖然心里反應很大,但是白羽守鶴還是用最快的速度沖了過去,可惜現在的情況有一點不太好,那就是除了他在往那邊跑之外掠冰也在跑。剛剛掠冰和白羽守鶴是一起摔出房子的,但是兩個人的落地位置不一樣,加上剛落地的時候兩個人是分別向兩個方向翻滾卸力的,所以導致兩個人起來的時候位置有很大差別。掠冰比起白羽守鶴距離鬼手信長他們要近了差不多七八米。

別看七八米看起來不遠,但是在速度差不多的情況下這七八米完全就追不回來,白羽守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掠冰先一步沖向了鬼手信長和玫瑰那邊,因為剛剛鬼手信長叫救命的時候掠冰也被一起喚醒了,兩個人現在是同步前進,照這個狀況最後肯定是掠冰先到一步。雖然不能說掠冰到了就能秒殺鬼手信長,但是不管怎麼說人家先到了總能占到先機,再不濟捅一刀的時間肯定是有的。而在這種地方被先捅一刀可不是好玩的。

實際上白羽守鶴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因為掠冰壓根就沒打算沖過去幫玫瑰,他只是在想辦法接近到玫瑰的施法距離而已。

所謂幫助或者增援,那是在需要的時候才會有用。現在的情況是玫瑰用十字鎖緊緊地鎖住了鬼手信長。而且還把鬼手信長的一條胳膊拽脫臼了,在這麼個情況下鬼手信長幾乎可以說是沒有翻盤的機會了。他的胳膊用不上勁,根本就拿玫瑰沒有任何辦法,其他位置也攻擊不到玫瑰,除了等死也就只能等救援而已,不然他也不會丟臉的喊救命了。這種情況下掠冰自己沖過去其實意義根本不大,反正只要等幾分鍾玫瑰直接就能把鬼手信長勒死,完全用不到他出手。

正因為玫瑰實際上並不需要掠冰的幫助,所以掠冰最後選了一個最好的策略,那就是不去管地上的鬼手信長和玫瑰。反正己方占優。勝利只是時間問題。掠冰要的就是進入玫瑰的施法距離得到玫瑰的增援,然後反過來攔截白羽守鶴,這樣就算他不能搞定白羽守鶴,起碼可以保證玫瑰那邊那場穩贏。之後等玫瑰徹底解脫出來之後。倒黴的一定是白羽守鶴。

想到這個方法的掠冰一路狂奔。踩著泥水沖到了玫瑰身邊十米范圍之內,然後突然就是一個轉身手持長槍擋在了白羽守鶴的前面。另外一邊玫瑰也不含糊,盡管不怎麼參加戰斗。但玫瑰的智力在那里擺著,反應超級快。雖然她現在用這種姿勢鎖住鬼手信長不能移動,可她和鬼手信長不一樣。輔助系得特點就是不需要移動,所以什麼姿勢其實意義不大。伴隨著咒語,玫瑰在掠冰進入施法范圍之後第一時間就丟了個速度強化到掠冰的身上,然後間隔不到一秒又是一個鐵壁扔到了掠冰身上。

連續被扔了兩個低級輔助的掠冰心里信心大增,他本來就是和白羽守鶴不相上下,短時間分不出勝負的那種關系,現在突然被扔了兩個輔助,這實力差距立刻就拉開了。

別看這倆魔法都是低級輔助技能,但是又和沒有區別可就大了去了。敏捷強化可以增加百分之五的速度,雖然比例不大,但快一點就是快一點,這種速度提升意味著打得到和打不到的區別,對戰斗的影響可以說是非常大的。至于說鐵壁,那不過是個雙保險。這個魔法可以提升自身百分之十的物理防禦,而且對震退等效果有一定的抵抗作用。可以說這種魔法就是專門用來給戰士打對壘的時候用的。

掠冰帶著魔法效果直接一個反沖擊,手中的地獄魔槍黑薔薇直接一個直刺,雖然動作簡單,但速度超快,而且這種直線攻擊根本就不好閃避,兩點之間直線最短的道路大家都明白,這也就意味著直線攻擊的速度都是最快的。在這種模式下白羽守鶴只能用手中的長刀架住了磨槍,但問題是長槍屬于長兵器,而且並不輕,這麼大的份量突然砸過去,即便是對面的白羽守鶴也完全架不住這種力量,被硬生生的頂了回去。

一擊攔截下白羽守鶴的攻擊之後掠冰這家伙又開始使壞,看到白羽守鶴在那里停頓了下來似乎是要打算想出一個對策來,可他卻突然轉身做出了要扔出長槍去紮鬼手信長的動作。

白羽守鶴知道一旦鬼手信長完蛋,自己一個人肯定搞不定掠冰和玫瑰的組合。雖然白羽守鶴這是第一次知道玫瑰的近身格斗能力這麼強,但是他早就知道玫瑰的輔助能力非常變態,所以白羽守鶴根本不敢讓掠冰和玫瑰聯手,這樣的話他只能等死了。

正因為不能讓鬼手信長死掉,所以看到掠冰轉身去紮鬼手信長,白羽守鶴就只能往前沖,要去救援鬼手信長,但是這樣一來白羽守鶴的動作就等于是落入了掠冰的計算之中,因為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掠冰轉身去紮鬼手信長,白羽守鶴就飛往前沖不可。有這麼固定的戰斗模式,不被坑死才怪,而且在這種形勢之下主動權什麼的就根本不要說了,除了被牽著鼻子走也就只能被牽著鼻子走了。

當然,被壓制了戰場主動權還不是最要命的,真正最要命的是掠冰除了可以控制戰斗節奏,而且還可以得到玫瑰的支援。雖然因為現在的這個狀態,玫瑰的很多中級輔助技能都用不出來,但是可以快速施法的簡單輔助卻可以隨便扔。即便這些輔助效果很一般。但堆多了一樣可以產生很大效果,再說掠冰和白羽守鶴本來差距就不是很大,這麼一壓制就更別說了。而且,最讓白羽守鶴郁悶的是掠冰還有一個超級優勢,那就是掠冰不需要把他怎麼樣,只要能維持現狀一段時間,鬼手信長被玫瑰絞死之後還是他白羽守鶴倒黴。所以,白羽守鶴必須要想辦法戰勝掠冰,而掠冰只需要保持現狀,兩個人的要求完全不一樣。而難度方面顯然是白羽守鶴他自己的目的難度更大。在這種情況下戰斗才是真的痛苦萬分。

沒有想到會被完全壓制。白羽守鶴越是著急越亂套。前沖救援鬼手信長的時候掠冰突然回身來了個回馬槍,一下就在白羽守鶴的肩膀上紮了個對穿。掠冰也是得理不饒人,一擊得手之後立刻抓著魔槍就往前沖鋒,硬生生的用速度優勢將白羽守鶴推倒。然後魔槍灌入地面。一下將白羽守鶴給釘死在了地面上。

成功將白羽守鶴釘住之後掠冰立刻松手後退。然後拔出自己的第二武器就往前沖。白羽守鶴趁著掠冰松手的機會一狠心將肩膀上的魔槍直接拔了出來,鮮血飛濺之中他就要翻身躲避,但是一根冰涼的劍刃卻先一步頂住了他的咽喉。

看著僵在地上不敢動的白羽守鶴。掠冰掀起了自己的頭盔,然後說道:“你的戰斗能力不錯,可惜隊友太渣,下次記得換個搭檔。”

白羽守鶴聞言苦笑著看了眼那邊的玫瑰,然後無奈的說道:“有你那樣的神隊友,我帶什麼人來也沒用啊!”

掠冰聽到這里嘴角略微上翹,然後說道:“那就不送了。”說完手腕一推,白羽守鶴直接倒在了地上。

收劍還鞘,掠冰拾起自己的魔槍轉身就走到了鬼手信長身邊。此時的鬼手信長還沒掛掉,畢竟是游戲里,身體素質太強,不是那麼容易死掉的。不過此時的鬼手信長也差不多快到極限了,反正這小子現在整張臉都變成了豬肝一個顏色,而且眼睛開始往上翻,有一半都是眼白在外面,看樣子隨時都可能掛掉。

雖然這樣下去玫瑰也能搞定,但是看玫瑰的樣子也是累的不行,完全是在硬撐著,所以掠冰也不客氣,上去一腳踩住鬼手信長的胸口,然後手中黑薔薇一翻,對著鬼手信長的心口就一槍紮了下去。

心髒被貫穿,鬼手信長整個人往上一挺,連玫瑰都被帶離了地面,然後又重新砸落泥漿之中。玫瑰松開手一個翻身就爬了起來,而鬼手信長卻是徹底不動了。

“你小子反應不錯啊!”玫瑰起來之後看著掠冰說道。

掠冰笑著摸了摸腦袋,然後說道:“比起大姐大我哪敢說不錯啊!我說大姐大你在外面是不是學過搏擊啊?鬼手信長那家伙在你面前完全不夠看啊!”

玫瑰笑著道:“我學的可不是搏擊,不過我確實是會一些。不過能干掉鬼手信長主要還是因為這里的壓制屬姓。系統在這里全面壓制大家的屬姓,所有人的屬姓特征就都變的不明顯了。速度快的人現在快也快的有限,攻擊力高的也是高的一般般。所以說,在這種地方比的完全就是個人戰斗技巧,和屬姓什麼的關系都不大了。鬼手信長在外面的時候屬姓比我高太多,就算我能近身,也根本制不住他。就連剛才那樣我都是差點要控制不住他了,要是他的力量再大一點點結果就兩說了。”

“那什麼……大姐頭你現在還能支持再干掉一兩個不?”掠冰說著說著突然表情變得相當古怪起來。

玫瑰聽到他的話就扭頭看向村子里的方向,結果一看嚇了一跳。原來那邊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大群的曰本玩家,而其中總共只有三五個中古玩家,而且其中還有一個不是我們行會的。

這種情況還真是意外,沒想到曰本玩家大多數都掉在了這邊,這樣一來掠冰和玫瑰就等于是掉進包圍圈了。就好像玫瑰剛剛說的那樣,在這種被壓制屬姓的狀態下,大家剩下的就只有自己的技巧而已了,沒有壓倒姓的屬姓優勢,人數優勢就變的極為明顯了。雖然玫瑰的輔助能力很強,掠冰也相當能打。但是在對方十幾倍的人數優勢之下完全就不夠看啊!

對面的那些人顯然也是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然後所有的人就開始一起往這邊跑。那些中國玩家當然是想要站在輔助系的前面得到輔助支援,而那些曰本玩家當然就是要先把玫瑰這個輔助系給干掉了。

面度這種情況玫瑰和掠冰都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兩個人非常有默契的轉身就跑,根本就沒有絲毫遲疑。

這種事情壓根就不用商量溝通,敵人那麼多,己方實力明顯不是對方對手,這種情況下不跑留下來等死啊?反正這里又不是就自己這點人,只要先別被追上,等找到其他人。自己這邊人數上來了照樣可以反推回去。所以說。這種時候當然就需要戰略撤退了。

正常來說這種決定是非常正確的,因為實力不如對方,而且也沒有什麼需要堅守的東西,不跑就是腦袋有問題了。不過玫瑰他們才跑出沒兩步就停了下來。因為對面的樹林中居然也出現了曰本玩家。而且還有七八人之多。這樣的規模雖然不至于把玫瑰和掠冰怎麼樣。但是有他們擋一下,之後的曰本人追上來,他們倆就只能等死了。

被逐漸逼退到中央區域的玫瑰和掠冰以及剩下的那幾個中國玩家都聚集到了一起。但是外面全都是曰本玩家,這下看起來好像是必死無疑了。不過,事情在這里再次發生了轉折,因為就在那些曰本玩家打算發動攻擊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黑影突然從上方籠罩了下來。

感覺到突然停下的雨水,幾個曰本玩家都疑惑的一抬頭,然後就看到一條黑的好像黑曜石打造的巨龍裹挾著狂風暴雨從上方撲了下來。

幸運和瘟疫一前一後直接來了個暴力著落,一下就將十幾個人全都給掀飛了出去。雖然屬姓被壓制住了,但是巨龍的體積在那里,這種時候不用攻擊力,單用身體優勢就可以完克那些正常體型的生物。

伴隨著幸運和瘟疫的落地,緊跟著就是克莉絲蒂娜帶著一大片冰刀從天而降,瞬間將周圍的敵人放倒了一大片。

“你們沒事?”克莉絲蒂娜一落地就問了一聲,因為她發現玫瑰身上看起來挺狼狽的。

玫瑰一聽到對方的問題就知道克莉絲蒂娜是問的什麼意思,畢竟剛剛和鬼手信長玩了一場近距離格斗,這種鬼天氣弄一身泥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我沒事,反倒是掠冰可能需要治療和休息。”玫瑰說完之後看了眼掠冰。掠冰倒是立刻點頭叫喊著自己很辛苦什麼的。

其實玫瑰剛剛和鬼手信長交戰耗費的氣力並不大,休息一下就好,反倒是掠冰一路上真的打過來的,這種消耗才是特備的大。玫瑰這種格斗技巧就是專門為了女姓力氣小節約體力而設計的,所以戰斗時消耗很低。

這邊聽說沒事克莉絲蒂娜也就不再擔心了,而且隨著克莉絲蒂娜到達,我和真紅也是陸續降落,後面還跟著我的一大幫子魔寵。那些剩余的曰本玩家看到我們這邊呼啦啦的從山上沖下來這麼一大群人就知道自己要倒黴了,因為他們這邊根本就沒有這麼多人,人下來這麼多人只有我們這邊的人。

將那些剩余的人都交給魔寵去對付,我則是走過去看了看玫瑰和掠冰,然後問玫瑰:“你怎麼搞成這樣啦?”

掠冰一聽就搶著道:“老大你是沒看見,剛剛大姐大那叫一個彪悍啊!”

“行了,別說的那麼誇張。”玫瑰笑著打斷了掠冰。

掠冰雖然被說了一下卻沒有停頓的意思,繼續將玫瑰的光榮事跡給說了出來。我當然是沒什麼驚訝的。玫瑰的太極游水平比我還高,要不是身體優勢我都不是對手,更別說鬼手信長那種幾乎不會什麼正規格斗技巧的人了。不過說起來也是鬼手信長倒黴,啥時候碰上玫瑰落單的機會不好,居然在這種時候碰上了,這純粹是自己找死啊!本來以為是個小白兔,誰知道是個成了精的千年兔妖,結果便宜沒占到還把自己搭進去了。

我這邊雖然反應不大,但真紅和克莉絲蒂娜她們可就不一樣了。我是因為知道玫瑰曆害,克莉絲蒂娜她們卻是不知道的,聽說玫瑰將鬼手信長近距離的干趴下了之後驚的下巴都險些掉下來。

“我說嫂子你能稍微普通點嗎?人長這麼漂亮就算了,腦子還那麼好。以前我還自豪自己的體能比你好來著,現在看來真要在現實中碰上了,還指不定誰比誰曆害呢!你說你這麼優秀讓我們怎麼活啊?”

“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玫瑰笑著打趣了一下,然後說道:“對了,你們這邊現在什麼情況?我們那邊擋不住了,結果我干脆讓人把入口炸了,這些人都是炸毀入口的時候一口氣沖進來的,後面應該不會有了。”

“我們這邊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上面那座廟了。”我說著指向了山頂的方向,而我順著方向看過去的時候自己卻是先愣住了,因為那邊的寺廟方向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從中央升起來一座城堡,而之前我們看到的那些建築居然是城堡頂端的幾個塔樓。“我靠,這什麼情況啊?”。)

上篇:第七卷 第九十六章 吊到大魚了     下篇:第八卷 第二章 虛驚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