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八章 嚇跑八歧大蛇  
   
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八章 嚇跑八歧大蛇

“喂,那邊的家伙,要是你不動的話我可是要動了。”白玉麒麟看著那邊的八歧大蛇大聲的問道。

八歧大蛇本來就有點害怕白玉麒麟,現在突然聽到對方咄咄逼人的問話,在氣勢上立刻就被壓制了下去,而且看到白玉麒麟真的一步步的走過來,八歧大蛇就開始膽怯的往後躲,就怕白玉麒麟真的發動攻擊。

“你這個家伙怎麼回事?戰斗而已,有那麼可怕嗎?你要是真的害怕的話趕緊認輸滾蛋,我也不是非要和你打一場不可。”

雖然氣勢上完全被壓制住了,但是八歧大蛇又不是那種真正的廢柴,好歹人家也是在曰本當了那麼多年的神獸,身份地位還是有的,所以在反應過來之後還是恢複了一些自己的氣場。

“我可不是怕你,只是不想大女人而已。”明明就是膽怯的八歧大蛇這種時候還硬撐著不想丟了面子。自從上次在支點城外給曰本玩家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形象之後,八歧大蛇已經在鬼手信長他們的幫助下了解到了自己的欠缺之處,所以這次來這邊攔截我們,八歧大蛇故意擺出了一副相當偉光正的嘴臉,目的就是要緩和一下自己在曰本玩家認識中的形象。

白玉麒麟對于八歧大蛇的嘴臉並沒有當回事,只是單純的伸出一只手朝著八歧大蛇招了招。“你不用擔心我,需要擔心的應該是你自己才對。現在,拿出你的本事來和我打一場,不然的話就乖乖投降。”

“哼,既然我給你面子你不要,那我也就不客氣了。”這個時候的八歧大蛇算是徹底恢複了過來,抖了下威風就開始作勢要往上沖,但是白玉麒麟反應比他還快,在八歧大蛇還沒沖出來的時候就率先迎了上來。

八歧大蛇這邊一看到白玉麒麟沖上來立刻就小心的停了下來,雖然嘴上可以沾點便宜,但是他知道白玉麒麟既然在當年他還在中國的時候就就已經是妖獸們仰望的存在了,那麼,哪怕這麼多年來白玉麒麟的實力一點不動,那也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搞定的存在,何況白玉麒麟的實力也不可能真的一點不增加。妖獸和人仙不一樣,他們的實力往往是和壽命有關系的,一只妖獸就算不**,年齡到了自然實力也就上去了。所以說,妖獸的壽命越長,實力往往就越強,即便這並不是絕對情況,但大部分情況下是都是正確的。

面對白玉麒麟的沖鋒,八歧大蛇非常明智的直接停在原地開始准備迎戰,但是白玉麒麟在沖了兩步之後整個人突然一抖,然後就一分為三,一下變成了三個白玉麒麟。正准備迎戰的八歧大蛇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當時就有點慌神,而就在他這麼一遲疑的過程中三個白玉麒麟就已經圍了上來。

三個白玉麒麟**出來之後動作居然完全不一樣,其中一個白玉麒麟略微加速前沖了一步,然後首先迎了上來,抬手就是一掌朝著八歧大蛇的面門就印了上去。八歧大蛇之前挨了一掌,知道白玉麒麟下手非常狠,所以當然不可能讓自己被這一掌拍中,連忙就抬手去擋,結果兩人一掌對上之後八歧大蛇居然發現自己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力量,對方這一掌居然輕松的從自己的手上穿了過去。

雖然被白玉麒麟的氣勢所壓制,但是八歧大蛇並不是沒有參加過戰斗的菜鳥,這一下他立刻就意識到了這是個幻象,而且是那種以他八歧大蛇的實力都完全分不出真假的幻象。

雖然交手的瞬間就意識到了這是幻象,但可惜,這種時候發現已經是有點晚了。就在八歧大蛇意識到這是幻象,抽手要去阻擋身邊的另外兩個白玉麒麟的時候,第二個白玉麒麟已經從第一個白玉麒麟的側後方閃了出來,然後結結實實的一掌印在八歧大蛇的肩膀之上。

“噗……”一口鮮血噴出,八歧大蛇被這一掌打得仰面倒飛了出去,但是人還沒落,又一個白玉麒麟卻是突然出現在半路上,然後照著正在空中的八歧大蛇的肚子就是一下肘擊,直接將八歧大蛇從半空中咋落地面。

猛然砸在地上又反彈而起的八歧大蛇還沒回過勁來就感覺到情況不對,但是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又一個白玉麒麟出現在他的身邊,然後對著他的肚子就是一個沖天炮,直接將他轟上了天。

再次飛起來的八歧大蛇已經是有些分不出東那西北了,但是白玉麒麟完全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七八個白玉麒麟一起出現在半空中,然後突然一起開始聚氣,八歧大蛇雖然意識到了這次是大招,但是這麼多個目標,每一個都帶著可怕的魔力波動,完全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即便是可以凝結防禦,八歧大蛇也完全不知道要去擋哪一邊才好。

就在八歧大蛇這邊猶豫不決的時候,攻擊終于到了。白玉麒麟准備了好長時間的聚能攻擊終于完成,七八個白玉麒麟同時向下一壓,七八個白色的光球便一起朝著八歧大蛇飛了過去。

想明白了的八歧大蛇知道完全不擋是肯定不行的,但是每一個都去擋就肯定擋不住,而只擋一個的話他又不知道去擋哪一個比較好。這樣一來八歧大蛇算是徹底郁悶了,但是他最終還是果斷的凝結出了一個魔法盾,然後並不是將其保護在身邊,而是主動扔了出去。

讓魔法盾離體並不是什麼新技能,只要魔法控制力夠強,任何法師都是可以做到的。八歧大蛇身為曰本地區的守護神獸,自然也會這種小伎倆。但是,將魔法盾離體打出去本身卻是一種戰術,一種非常少用,但是有時候卻非常有用的戰術。

八歧大蛇知道自己猜不出這些魔法之中哪個是真的,他也知道撐起一個大型防護罩將其全部遮擋下來也是毫無意義的,因為這些攻擊的強度必然是超出了他的承載上限。所以,八歧大蛇決定賭一把,用魔法盾直接出去撞擊對方的魔法飛彈。如果是真的魔法攻擊,那必然是會引發爆發的。而且,因為魔法盾離體往外飛,所以會提前和攻擊魔法接觸,這樣的話,如果發現是幻象,魔法盾還可以被緊急調回來再去碰撞下一個目標。這樣一來一回的話,這個魔法盾就可以擋住兩次攻擊,而這邊一共就只有八個白玉麒麟,也就是說,阻擋兩次的話,成功率可以達到四分之一。

八歧大蛇的想法可以說是非常不錯的,因為這種方法確實是可以提高成功率,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白玉麒麟比他的戰斗經驗多多了,而且和一項比較孤僻,不招人喜歡的八歧大蛇比起來,白玉麒麟不說是萬人迷,起碼人家是特別受歡迎的存在,所以相比之什麼事情都需要靠自己的八歧大蛇,白玉麒麟更加擅長利用團隊的力量。

就在八歧大蛇打出了自己的魔法盾,並且那個魔法盾也成功的破上第一個魔法之後,立刻就發生了劇烈的大爆炸。這個威力讓八歧大蛇的那個魔法盾直接在空中閃爍了一下,炸彈直接就和魔法盾一起消失了。

這突然地一下非但沒有讓八歧大蛇感覺到對方的攻擊有多強悍,反而是讓他感覺到了非常的開心,因為雖然那個魔法攻擊的威力有點超出常規,但是這個東西畢竟被他走運的第一次碰撞就給撞掉了,這樣一來剩下的魔法彈就可以證明都是假象了,也就是說他已經成功的破解了此時危機。

這邊八歧大蛇還沒來及為這個時候高興,他忽然就發現情況有些不對頭,因為那些下落的魔法居然還在往下飛。

一般來說這些魔法都是用來混淆視聽,讓攔截的人找不到真正的魔法彈用的。但是,現在既然連真的都已經爆炸了,那為什麼那些家的魔法彈還在飛?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八歧大蛇也就是剛剛意識到這邊的“幻象”有問題,跟著就真的出問題了。第一法魔法彈首先命中他的身體,他只來及臨時凝結了一層魔法護罩就被直接炸飛了,然後剩下的魔法彈直接轉了個彎,好像跟蹤導彈一樣紛紛追了上去,然後在空中追著八歧大蛇不斷的撞擊上去,並且每一次都產生而來極端恐怖的爆炸。

直到所有的魔法飛彈全部命中之後八歧大蛇還在那里犯迷糊,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所有的魔法飛彈都是真的,而且威力居然這麼大。說實話,現在的八歧大蛇其實已經就比死人多口氣而已了,要不是因為有信仰之力撐著可以馬上進行修複,如果單是靠八歧大蛇自己的實力,他現在其實已經算是被擊敗了,而且是差點被秒掉的那種。

雖然八歧大蛇知道白玉麒麟很厲害,但是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和白玉麒麟差距這麼大,在他想來就算自己當初不如白玉麒麟,但是自己現在又信仰之力,而且自己在曰本呆了這麼多年,聽說白玉麒麟一直都被封印著,應該實力沒增加多少才對,可是,實際交手的結果居然是自己差點被對方分分鍾給秒掉了,這差距實在是有點超乎想象了。

面對如此恐怖的情況,八歧大蛇一時之間是無論如何也轉不過彎來,但是,等他落地之後卻是突然就明白了,不是想明白的,而是看明白了。

就在八歧大蛇那被炸得破破爛爛的身體落地的時候,他才發現那邊襲擊自己的八個白玉麒麟居然有七個發生了變化。其中有一個沒有變化的依然是白玉麒麟,但是剩下的居然都是些新面孔,其中有些他認識,但是有一些他卻沒有見過。這些明顯是歐洲人形象的存在顯然也都是神族,而且實力都不錯,但是八歧大蛇並未見過這些家伙,他也不知道這些人都是哪里來的。

事實上剛剛襲擊八歧大蛇的並不是白玉麒麟一個人,而是八個人。白玉麒麟當時確實是使用了幻象,但這個幻象並不是幻影**,而是偽裝術。白玉麒麟將自己身邊的七名同伴偽裝成了七個自己,從而讓八歧大蛇誤以為其中有七個是幻象,只有一個是真的。而事實上這八個都是真實的存在,只是其中七個的外形發生了改變而已。

就是因為這一點小小的計謀,結果八歧大蛇就吃了個大虧。被八名神族聯手攻擊,雖然擋住了其中一個,但是剩下的七個可是一點沒跑掉,全數命中了。連著中了七個大招,沒當場掛掉就已經算是不錯了。

“感覺如何啊八歧大蛇?”看著倒在地上狼狽的爬不起來的八歧大蛇,一個八歧大蛇認識的家伙走了出來。這位就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守護神族之一,混亂與秩序神族的大輪孔雀明王,也就是孔雀。

雖然知道對方是在嘲諷自己,但是現在的八歧大蛇卻是一點爭辯的意思也沒有,不是他不想,而是因為一來不敢,二來也沒有力氣了。剛剛的攻擊讓他身上受傷非常嚴重,雖然信仰之力正在修複,但這也是需要時間的。至于說不敢……對面那八個都不是好惹的,八歧大蛇面對其中一兩個可能還有一戰之力,但是八個一起……出了被蹂躪想不出別的可能了。

事實上站在八歧大蛇面前的這幫子就已經算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最高端戰力了。除了白玉麒麟之外現場還包括維納、星火、孔雀、哈迪斯、波塞冬、阿芙洛狄忒以及阿瑞斯。

這八位之中白玉麒麟就不要說了,相當年八歧大蛇還在華夏混的時候人家就是白富美了,不但實力超群,而且長得漂亮,資質好,天賦決定,人還聰明,基本上你能想到的優勢人家都有,反正白玉麒麟生出來就是為了讓別人羨慕嫉妒恨的。雖然中間因為某些原因被封印而沉睡了一段時間,但當年的實力還在那里,並沒有損失多少,再加上後來到了我們行會之後信仰之力就開始無限量供應,人家那個實力當然是一天一個變,現在的八歧大蛇要是不用信仰之力撐著都完全不是她的對手。

除了白玉麒麟之外,維娜身為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主神,自然也是不容小視的。雖然當初的維娜實力並不怎麼好,但是主神這個身份決定了她的成長速度。身為主神可以得到很多的好處,除了神族之內的信仰之力可以優先享用之外,還有很多神力核心帶來的輔助能力,這其中最大的好處就是信仰之力在神力核心之中煉化的速度會比自己煉化快很多,所以主神即便是資質不好,只要成為主神,並且得到足夠的信仰之力去支撐,實力就會跟做火箭一樣的往上竄。這也是那麼多神族削尖了腦袋就為了當上主神的原因,畢竟那個成長速度的優勢實在是太**了。

正因為本身就是主神,所以維娜的力量成長速度絕對是驚人的,即便是當初只是個普通的存在,現在也不是一般神族可以對抗的了。而且,維娜手里可是還握著混亂與秩序神族的那個神力核心呢。想想八歧大蛇,原本也不過是個二流貨色而已,但是人家一搞到神力核心之後,得到了足夠的信仰之力,實力立馬就爆發了。反過來再想想維娜。她的手里不但有神力核心,而且我們行會的信仰之力也是多到用不完的。這樣一來大家就可以想象的到維娜真打起來有多可怕了。

維娜之後,星火和孔雀就不要說了。

星火本來是高天原神族出身的擁有很好潛力的好苗子,後來被佛門拐了過去,改名換姓,用觀音菩薩的身份一直在佛門之中擔任高層職務。以當年佛門鼎盛時期的實力,不難想象觀音這個身份的實力是什麼程度的存在。而星火就是觀音,她的實力自然是不會弱到哪里去。

孔雀當年也是佛門中人,而且還是佛門**。大輪孔雀明王的名字可不是白叫的,人家當年還吞過如來佛祖,實力絕對是逆天的。要不是因為八歧大蛇有信仰之力撐著,孔雀一個人就可以和八歧大蛇單挑了。

哈迪斯和波塞冬這倆也不用說了,奧林匹斯神族出來的就沒幾個事廢柴的,強占神族不是吹出來的,那是真的各個都是能打的主。

阿芙洛狄忒和阿瑞斯在這里可能要算是最弱的倆了,雖然阿芙洛狄忒本來就是美神和愛情之神,聽起來好像和戰斗完全不沾邊,說實話當初發現阿芙洛狄忒這麼能打我也是嚇了一跳的,但是人家畢竟是奧林匹斯神族出來的,戰斗力強也是可以理解的。至于說阿瑞斯,這貨本來在奧林匹斯神族那邊就是戰神來著,雖然經曆苦逼了一點,但戰神畢竟是戰神,盡管運氣經常是負數,但是戰斗力還是很靠譜的。

這樣的八個存在圍毆八歧大蛇一個,沒有當場將其炸死就算是八歧大蛇走了**運,這幫人這次攻擊都剛好出了最小傷害,不然正常來說當時應該是可以直接秒了他的。

正因為被這麼八個隨便分出一個兩個就可以壓著自己打的存在給包圍了,所以現在的八歧大蛇是一點也不敢囂張了。平常對我們囂張是因為實力碾壓我們,現在翻過沒被碾壓了,聰明人自然都知道要怎麼做。

事實上混亂與秩序神族的實力一直都是比較強的,之前我一直擔心八歧大蛇會跑到中國那邊去襲擊艾辛格,並不是我擔心我們那邊的人打不過八歧大蛇,而是我擔心艾辛格的損失。雖然混亂與秩序神族那邊有足夠的戰斗力可以車翻八歧大蛇,但如果真的在艾辛格來一場神戰,那艾辛格估計也就完蛋了。這才是我真正擔心的,倒不是說我擔心八歧大蛇能把我們行會怎麼樣。

“你們……你們這是要來殺了我?”八歧大蛇憋了半天終于是說出了一句相對完整的話來。

這邊白玉麒麟他們都還沒回答,旁邊忽然不知道從哪鑽出來一群曰本玩家,也不看前面是什麼人,就發現八歧大蛇被圍了,然後這幫人就叫喊著沖了來。起初白玉麒麟他們都沒在意,直到其中一個人朝著靠的最近的阿芙洛狄忒射了一箭之後才算是終于引起了這幫大能的注意。

被射了一箭的阿芙洛狄忒回頭看了一眼馬邊的人群,隨後好像是有些嫌煩,隨手對著那邊揮了一下,一道紅色的光波迅速掃過了這邊的一大片土地,然後所有沖鋒中的那些曰本玩家就集體撲倒在地,然後全身所有的毛孔都開始往外**,幾秒之內周圍的地面就完全變成了紅色,而這些人則成了干尸。

雖然我可以和這些神族戰斗幾百回合,還可以干翻這些神族,但那是因為我的個人實力本來就是普通玩家的幾十上百倍,加上我有神力之石可以壓制神力屬姓,還有弑神者稱號,所以一般的神族遇到我之後直接就軟了半截,這才造成了我可以屠神的效果。一般玩家要實力沒實力,要壓制沒有壓制,和神族正面對抗,除了找死還能有啥結果?

“一群螻蟻。”阿芙洛狄忒說完之後轉身看向了那邊的八歧大蛇,然後道:“我們現在要不要直接干掉這個家伙?”

“他身上帶著大量的信仰之力,我們大概是殺不死他的。”維娜說道。

“那就不管了?”阿芙洛狄忒反問。

“那也不用。”白玉麒麟忽然說道:“不如我們來消耗一下他的信仰之力吧?聽玫瑰說,他身上的信仰之力是不能補充的,只要多消耗一些,對我們以後的戰斗還是有好處的。”

地上的八歧大蛇聽到白玉麒麟的話直接就感覺心里咯噔一下,然後眼珠子一轉,突然就往地下一鑽,眨眼之間就不見了。

“快追,別讓那家伙跑了。”阿芙洛狄忒看到八歧大蛇逃跑立刻就跟著跳入地上的那個大洞,後面哈迪斯他們也跟著陸續追了上去,不過這邊也不是所有人都出了。圍攻八歧大蛇的八個神祗之中還有倆沒動,一個是白玉麒麟,另外一個就是孔雀。

白玉麒麟和孔雀不追的原因其實都是一樣的,就是他們倆不會鑽地。這倆都是超級愛漂亮的,而且特別乾淨,所以鑽地之類的能力她們即便是可以很容易的學會也絕對是不會去碰的。再說這倆都是會飛的,平常高來高去的,速度快還非常的飄逸,鬼才想要鑽地呢。

就在八大神族之中的六個去追擊八歧大蛇的時候,我已經走到了白玉麒麟他們身邊,然後說道:“兩位既然不想追,那不如過來幫忙堵門吧?”

“這個是當然的。”白玉麒麟說道:“我們過來的時候就是計劃要守住入口的,不過一會我們要堵門的話,別的地方的攻擊我們可就管不到了。”

“這個是當然的。”

有白玉麒麟和孔雀坐鎮,這邊的入口我們算是徹底拿下了。雖然暫時入口還在曰本玩家的控制下,但是我們這邊的神祗到場了,而曰本方面除了八歧大蛇並未出現任何神族,這樣就造成了雙方力量上的巨大差距。沒錯,曰本玩家數量確實很多,綜合戰斗力和我們這邊帶上神族的綜合戰斗力也都能勉強持平,但是神族的個體實力太強,曰本玩家的戰斗力分散,根本沒有辦法傷到這些神族。畢竟一根鐵釘和一噸棉花的攻擊力肯定是不可同曰而語的。

確認了幫忙之後白玉麒麟和孔雀就和我一起向著入口處推進而去,不過說是推進,其實也就是一路走過去而已。曰本玩家中的高手幾乎都不在這邊。松本正賀、八月熏都在任務之中,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正在和一群我們行會的高級玩家混戰,鬼手信長還有他的那幫小弟也是一樣,全都被我們行會的高級人員纏住了,而那些普通玩家雖然數量多,但就像我說的,他們就是那一噸棉花,要擋住我們這根鐵釘是非常困難的。

我的戰斗力還有白玉麒麟和孔雀的戰斗力都超出普通玩家太多,在我們面前人數優勢完全起不到作用,只要我們自己不站在那里等著挨打,一般人根本就近不得身。

看到我們逐漸向著那邊的入口靠近,鬼手信長那邊也終于意識到了不好。事實上鬼手信長從一開始就不贊成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想出來的這個堵門的方法,但是因為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說的辦法聽起來確實是比較有道理,所以很多曰本玩家都贊成這個意見,結果就是在眾曰本玩家的意見之下,鬼手信長他們也不好公然和廣大曰本玩家對著干,只能是跟著在這邊一起守衛入口。

但是,現在發現我和白玉麒麟以及孔雀組成的三人陣型就仿佛是逆水而上的快艇一般迅速向著任務入口前進,鬼手信長終于是坐不住了。

“快,入口那邊要擋不住了,快去攔住紫曰和那兩個神族啊!”鬼手信長沖著櫻雨神雛他們這邊叫嚷著。

櫻雨神雛當然知道整個計劃是怎麼樣的,這個時候正在和掠冰打表演賽打的不亦樂乎呢,當然不會去聽鬼手信長的。見鬼手信長那邊叫的歡實便朝著那邊大聲喊道:“你沒看到我們這邊脫不開身嗎?你自己怎麼不快點過去?和紫曰的一個魔寵打到現在,你這是在故意放水嗎?告訴你,不要出工不出力,讓中國人完成了任務對我們大家都沒好處。”

原本正著急的鬼手信長被櫻雨神雛反將了一軍,而且最讓他受傷的是居然找不到反駁的話語。畢竟在別的玩家眼里,他確實就是被我的一個魔寵纏住個。事實上夜月從來就不是個普通魔寵,他在面對人形戰斗單位的時候戰斗力非常的強,別說鬼手信長了,就算真紅面對夜月,短時間內也是脫不開身的。所以,面對夜月的攻擊,鬼手信長明明已經很拼命了,可就是一點勝算都沒有。不是完全打不過,而是實力差距太小,以至于只能勉強逼退夜月,想要脫困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該死!”鬼手信長看著那邊離入口越來越近的我們三人組已經是急的快要眼睛噴火了,不過夜月的攻擊依然是不緊不慢,他要是強攻夜月就往後退,他要是要跑,夜月就會立刻纏上去,搞得他是一點脾氣都沒有。

“不行,不能這樣下去了。”眼看著我們那邊已經到了入口附近,鬼手信長終于是實在忍不住了,忽然對著身邊的一個曰本玩家使了個眼色,然後就在夜月沖上來的時候,周圍幾個曰本玩家卻是突然一起沖了上去,朝著夜月撲了過去,而夜月則是一個轉身,手中蛇劍揮舞,瞬間將這幾個玩家切成了人段,但是等她轉身再次面對鬼手信長那邊的時候卻發現鬼手信長居然不見了。

利用幾個曰本玩家的犧牲,鬼手信長總算是找到機會跑了出來,而且出來的不是只有他一個,還有鬼手信長手下的那些二三流高手都一起跟著跑掉了,換了一大群普通高手玩家在那邊暫時拖住了我們行會的高級人員。

“早知道這個情況就應該把空中戰艦帶來的!”看著鬼手信長跑出去之後同樣追丟了目標的紅月無奈的說道。

雖然非常的失望,但是到了這一步也是沒辦法了。紅月立刻開始組織人手去追擊鬼手信長他們,反正最後拿到任務大門的控制權之後還是需要人手守住那個入口的。

在紅月組織人手往上沖的時候鬼手信長他們卻是率先到了那邊的入口附近。雖然他們比我們距離遠,但這邊都是曰本玩家。我和白玉麒麟他們雖然不怕曰本玩家的戰斗力,但就算是面前是一大堆石頭,你總要抬腳跨過去吧?這都是要耽擱時間的,所以鬼手信長他們比我們先到是非常正常的情況。

先一步沖到入口附近的鬼手信長並未帶著人留在那里防禦我們,而是直接在我們雙方憤怒的眼神中鑽進了那邊的任務入口,這一下不光是我們了,就連曰本玩家的眼神都不對了。

堵住大門的計劃是之前曰本玩家們集體通過的,大家都已經達成共識了。現在我和白玉麒麟、孔雀馬上就要到入口了,那些曰本玩家看鬼手信長急急忙忙的往那邊跑還以為他們是要堵住我們不讓我們進去呢,誰知道他們到了那邊居然自己進去了。這可是和之前的計劃不一樣,而且因為鬼手信長他們進入了那個任務大門,導致這邊的入口附近就沒有什麼高端玩家了。這樣一來單靠普通玩家是肯定擋不住我和白玉麒麟還有孔雀的。這個情況可以說都是鬼手信長造成的,你說曰本玩家能不火大嗎?不過不管怎麼說,鬼手信長進都進去了,你總不能將他拽出來吧?除了對鬼手信長他們表示氣憤之外,曰本玩家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在鬼手信長那邊鑽入人物大門之後,我們這邊也是一愣神。我們本來的計劃可是計劃的好好的。一會到了那邊之後我就進入任務空間,然後白玉麒麟和孔雀這倆大神反正也不能進任務,所以就干脆在外面堵住大門,不讓曰本玩家進去。到時候任務之中有我和金幣兩個高手,加上八月熏和鬼手信長,應該是可以輕松完成任務的。當然,為了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得名譽,我們這邊可能還需要多進幾個人,但是不管怎麼說任務本身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但是,現在情況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鬼手信長居然帶著一幫自己的手下鑽進去了,這樣一來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就要繼續扮演他們的曰本領袖,也就是不能繼續和我們穿一條褲子了,當然,暗中還是可以聯手一下的,但是那樣就沒有那麼簡單隨便了。到時候被鬼手信長他們看著,八月熏和松本正賀必然是要象征姓的和我們戰斗一下的,這不但減少了我們做任務的力量,反而還增加了阻力,這絕對是大幅度增加了我們的任務難度。

“我發現我越來越討厭鬼手信長這個家伙了!”看著消失在入口中的鬼手信長和他的手下我忍不住說道。

白玉麒麟笑著說道:“你不就是擔心他進去之後你們不好做任務嗎?”

“怎麼?你有辦法?”

孔雀在旁邊道:“你也真是,有時候聰明的要命,有時候也特別的笨。那個鬼手信長進去也就進去了,你們這邊戰斗力這麼強,多進去幾個人弄死他們不就完了?”

“這個……貌似也是個辦法呢!”

雖然任務里面是個什麼情況我還不太清楚,但再怎麼搞,總不能把我們的實力倒過來吧?所以,我肯定還是會比鬼手信長厲害,而只要比他厲害,我就可以干掉鬼手信長,這樣只要把他們的人都殺光,我們就又可以在任務里串通一氣了。

這個方法確實是不錯的辦法,而且我突然又想到了一個壞點子。

孔雀提示完之後忽然發現我笑的很**,忍不住問道:“你又想到什麼壞點子了?”

我笑著說道:“也不能說是壞電子啦,就是想到一個辦法可以順便坑一下鬼手信長。”

“這還不叫壞點子?”

“對鬼手信長是壞點子,對我們可是好點子。行了。你們還是趕緊幫我打通入口的通道吧,我要早點進去和八月熏、松本正賀溝通一下怎麼坑鬼手信長。”(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十八章 奇怪的任務     下篇:第八卷 第二十章 機兵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