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一章 反超鬼手信長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一章 反超鬼手信長

“我們當然不能確定它是不是會攻擊鬼手信長,但是我們根本不需要確定。這個東西的襲擊模式很明顯,它會優先招最弱的目標下手,我們要做的事情只有三點。第一,將這個東西引過去。第二,干掉鬼手信長的那些手下。第三,保護好玫瑰。剩下的就是那東西自己的選擇了。”

其實說起來,只要我們完成了以上三點,那東西多半就會自主攻擊鬼手信長。

它會優先選擇較弱的個體下手,但是我覺得那東西既然那麼謹慎,那麼智力方面應該不會太弱,所以它應當是具備環境分析能力的。只要我們干掉鬼手信長的那幫手下,然後保護好玫瑰,那個東西在發現玫瑰不好下手的情況下就會轉而襲擊第二弱的目標,而鬼手信長恰好在這里就是第二弱的范疇之內。

其實進入任務之中的這些人中,鬼手信長的那幫手下不算,鬼手信長也就比玫瑰稍微強點,和八月熏、櫻雨神雛、熾火龍姬她們三個大概持平。但是她們三個和松本正賀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聚集在一起的,這樣的話就增加了襲擊難度,自然那個東西就會考慮鬼手信長作為目標下手。

分析完這邊的請款之後我們開始加速前進,既然路上碰到了這麼多鬼手信長的手下的尸體,那就是說其實距離已經不遠了。

根據之前金幣給我們的路線,我們現在距離他們的位置大概還有幾公里的距離,但是這種叢林路線推進速度實在是快不起來,最重要的是那個奇怪的孤寂之靈還吊在我們附近。我們不能將其甩脫,又要當心它的襲擊,所以需要稍微注意一點。

還好,這個東西的襲擊並不像多數怪物那麼頻繁,因為過于謹慎,導致這個家伙的襲擊頻率非常的低,而且在我們逐漸掌握了這個家伙的行為模式之後我們甚至可以讓其找不到下手的機會讓逼迫其一直跟隨著我們卻不進行攻擊。

實際上這個東西通常只在我們停下的時候才會發動攻擊,而我們如果是在移動中它基本上都不會出手,根據這種情況我們分析,這家伙的速度可能也影響到了它自己的行動,以至于就和飛鏢一樣,移動中無法看到周圍的情況,因此只能停下確認完周圍的情況才能再次移動。

得益于這個孤寂之靈的行為模式,我們之後的路途上不但沒有遭到襲擊,連別的怪物都沒破上。這地方的怪物據說是不止這一種,但是其他怪物好像都可以知道孤寂之靈的職位,以至于在發現這家伙盯上了我們之後就自動的放棄了對我們的攻擊。

因為沒有再遇到襲擊,我們的移動速度明顯就要比鬼手信長他們快的多,所以很快我們就追上了鬼手信長他們。

當我們追上鬼手信長他們的時候,鬼手信長正帶著自己人在和幾只群體行動的怪物戰斗著。這種怪物的造型就是一種相當恐怖的蟲類生物,但是體型很大,全都有狗那麼大,體型小得類似泰迪、博美那種級別,身長三四十厘米,大的則能長到大丹犬那種體積,看起來比人都大,而且一個個全都長得異常的猙獰。這些東西的身體長得有點類似蝗蟲,但是它們的腦袋卻比蝗蟲的腦袋要扁平一些,而且這個腦袋和身體之間是活動連接,不是固定結構。此外,這個東西的口器明顯是特別進化過的,看起來就好像倆帶鋸齒的鉗子外加四根可以向內閉合的鋼錐,只要被這東西咬住,再想被掙脫估計就不太容易了。當然,這些東西的襲擊方式當然不可能只有那件口器,事實上這玩意的身體前面還有兩個大鉗子,這一點很像是螃蟹,不過這些蟲子的鉗子看起來不像螃蟹,卻是很像鸚鵡嘴,而且從鬼手信長的人被襲擊的情況來看,這倆鉗子的咬合力非常驚人,居然可以將那些人的鎧甲連著手臂一起整個咬斷,感覺就好像在撕硬紙殼一樣,雖然有一定阻力的感覺,卻不是完全咬不動。

實際上鬼手信長的人雖然不如我們的戰斗力強,但是至少也不能算是普通級別的,之所以被一群蟲子弄得如此狼狽,主要還是這些東西數量太多了。這些蟲子里那種比人大的只有七八只,但是那種五六十公分大小的卻是有好幾百,周圍密密麻麻的感覺全都是蟲子,鬼手信長他們雖然砍死了不少卻還是處于被包圍之中,完全沒有任何脫身的機會。

“我們現在怎麼辦?”看著前面混戰的地方,真紅回頭問我。因為鬼手信長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戰斗中,所以並沒有發現我們這邊的情況,不過我們在這里也不能久待,不然一會後面的那個孤寂之靈就要對我們下手了。

在簡單的觀察了一下這邊的情況之後我最終決定還是不要去干擾那邊的戰斗,而是繞過去比較好。這樣做的好處就是可以提前鬼手信長一步和松本正賀他們彙合,還有個優勢就是可以講背後的那個孤寂之靈丟下來給鬼手信長找麻煩。至于說鬼手信長會不會提前被干掉……這種事情其實根本不用擔心。

孤寂之靈每次只會襲擊隊伍里最弱的那個人,鬼手信長帶來的那幫人之中救他自己戰斗力最強,所以在他的手下全都死光之前是不用擔心鬼手信長被襲擊的。

我們這邊計劃好之後就鑽進了旁邊的林子里,和道路保持幾十米的距離沒然後從林地里沒有路的地方繞到了戰場的前方,等我們重新回到路上的時候,戰場已經被我們丟在身後了。

克里斯蒂娜回頭確認了一下那個孤寂之靈的位置,發現那東西還在我們之前盯著鬼手信長他們的位置,並沒有跟過來,這顯然是將鬼手信長他們重新鎖定為目標了。既然這樣我們自然是可以放心大膽的往前走了。

繞過這處戰場往前不遠就離開了森林范圍,然後就是一大片開闊的林地,這種林地其實算是森林和草原的交叉區域,地面上大部分是草,但是周圍依然有很多樹,只是樹和樹之間的間距都很大,視野也很開闊。根據松本正賀他們提供的信息,到了這個地方之後就可以一路向前,等看到一座城市的時候就差不多到地方了。他們現在就在城市下面,所以我們只要看到城市就可以了。

因為這個地方的視野比較開闊,而且沒有什麼障礙物,所以我們干脆全都換上了飛行坐騎,然後一路沖了過去。飛鳥和長槍都是噴氣式飛行單位,速度非常快,雖然這地方的林地算是非常開闊的,但要在這種地方用接近音速的速度飛行還是相當刺激的。好在長槍們的飛行技巧都很誇張,在樹林之中左閃右避的一路前行,速度居然沒怎麼下降。只用了五六分鍾我們就看到了那座位于林地邊緣的城市,不過這地方的環境稍微有點意外。

本來我以為城市是修在草原上的,但是等到了才發現,城市其實是修在另外一片林地之中的。從這座城市開始,向後又是密集的森林了,也就我們剛剛飛過來的這段區域樹木稍微少一點。

這座修在密林邊上的城市看起來幾乎已經快要和森林融為一體了,對著我們這個方向的城牆之上幾乎全都被蔓藤植物和青苔給蓋滿了,幾乎看不到任何植物以外的顏色,除了不像樹林一樣有空隙之外,這城牆幾乎都快變成另外一片樹林了。

隨著距離的接近,我們發現這個城市的情況比想象中還要奇怪,之前只是發現城牆上長滿了蔓藤植物,等到了跟前才發現何止是有蔓藤而已,居然連樹都長出來了。那個城門位置的崗樓側面窗口居然伸出一根粗大的樹干,而且一直延伸出來能有七八米長才分裂出一大片樹冠,而在城門樓的下方我們還看到一些從城牆磚的縫隙之中伸出來的樹根。此外,除了這棵大樹之外,城牆頂上還能看到一些矮灌木之類的東西,另外還有不少雜草也從倒了一大半的女牆後面伸了出來。

“我的天,這地方荒廢多久了?”看到這植被覆蓋率幾達百分之百的城市,真紅忍不住問道。

克里斯蒂娜看著城門洞上垂下來的好像珠簾一樣的藤條說道:“這個可沒准。熱帶地區的植物生長很快,無人看管的話,三五個月就能長出這種效果來。不過那棵樹看起來可不像是三五個月就能長出來的。這地方保守估計也有十多年沒人住了。”

“只是沒人打理而已,未必就是沒人住。”玫瑰說著就指了下城門口的那條長橋。這個長橋本來是修在護城河上面的,但是現在橋下面已經完全被植物占滿了,根本看不到下面具體還有沒有水,不過即便是有水應該也不深,因為這些植物看起來都不像是水生植物。

剛剛玫瑰指的位置就是橋邊上的一塊淤泥,那地方有很多的植物碎片,看起來就好像有人在這個地方處理過植物類的食物留下的垃圾。松本正賀他們是近來做任務的,就算是要吃東西也肯定是吃身上帶的食物。反正本行會玩家都有超大的儲物空間,里面時間是完全靜止的,食物放進去不但不會變質,連溫度都不會變。所以很多本行會的玩家出門都不是帶干糧,而是去飯店點N多份好吃的菜直接放儲物空間。有飯店里那些烹飪技能都快練到頂級的大廚做出來的菜,鬼才在外面自己收集食材烹飪呢。所以說,這些痕跡肯定不是松本正賀他們留下的。

既然不是松本正賀他們,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本地土著了,所以這地方應該不是沒人住的,至少野獸應該不懂得摘菜,他們就算吃素也是當時就啃乾淨了,不可能帶著到處跑。

“你還真是觀察入微啊。”真紅在那個地方蹲下來看了看,然後道:“看起來還是高級生命,附近的腳印是鞋子踩出來的。”

“既然是高智慧生命就要當心點了。”我說著就直接將永琣A次拿了出來,然後率先向里面走了過去。

小心的經過了那條七八米長的橋之後前方就遇到了一點小麻煩。這個橋並沒有直接連接到城門洞里,而是在距離門洞還有五米遠的地方就沒有了。本來這個地方應該是有一塊吊橋存在的,平常的時候放下來就是最後這五米的橋板,戰爭時期拉起來就可以切斷橋梁,還能順便在城門前面加上一塊護板。但是,這個吊橋貌似是木頭做的,現在早就爛光了,剩下的就是城門頂上的兩個鐵索穿過的洞口,而且現在連鐵索本身都已經完全爛沒了,那倆洞口上只能看到暗紅色的鏽跡,鐵索早就不知去向了。

本來從這邊到大門口也就五米遠,以我們的體能來說,這就跟條下水溝差不多,一步就能跨過去,但問題是大門對面的城門洞里面居然有一道千斤閘堵著門,多虧我們眼神不錯,隔著那層蔓藤組成的簾子還能發現這個千斤閘,不然真要跳過去,絕對會直接撞在那個千斤閘上面。要是這邊和千斤閘之間有連接,我完全可以用永琣b上面開個洞,可問題是那個千斤閘前面就是護城河那條大溝,過去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這個……松本正賀他們應該不是從這進去的吧?”克里斯蒂娜問道。

我看了看上面的情況道:“估計也是。我們還是從上面飛過去吧?”雖然破門不是什麼麻煩事,但是與其費那個勁,不如直接飛進去省事點。

大家對此都沒啥意見,所以我們就全都飛了進去。之前在城市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樣子,等飛起來之後才發現城市里面比外面還嚇人。

這個城市內部的布局還挺不錯,街道都是井字結構排列的,一塊塊的建築區都很完整。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城門都被千斤閘封住的原因,城市里沒有了排水系統,結果居然在城市內部積攢了一層泥漿一樣的結構。這層泥漿並不是太稀,也不算很厚,但是上面卻長滿了各種植物,而且城市里的建築也都是和城牆一個德行,全都被植物給蓋滿了,基本都看不到建築原來的樣子,甚至有些建築干脆就被樹木給直接頂穿了。

“雖然有點亂,但是看起來還挺漂亮呢。”克里斯蒂娜說道。

玫瑰點頭道:“等我們在南美那邊的精靈都市完成了,應該比這個漂亮。聽說泊爾塞福涅在那邊還弄出了好幾條瀑布,挺壯觀的。”

“我好久沒過去而來,暫時不知道什麼情況。”克里斯蒂娜說完又對我問道:“會長,松本正賀他們說他們在城市下面,這入口在哪啊?”

“在那邊。”我指了下前方,位于城市中間最高的那座建築。這個建築比城市里的其他建築都要高大的多,保守估計也有五十米以上的高度,而且面積非常大。當然,和一般的建築一樣,這建築也是完全被植物覆蓋了,連樓頂都長了好幾顆大樹。

“就這樣直接飛過去吧?”真紅建議道:“下面全都是泥,下去肯定濺一身。”

“你不怕碰上怪物啊?”

一般來說《零》中的地圖都有一個基本設定,那就是你能從地面上走過去的路線,從天上飛過去也基本都可以,但是如果你從天上飛,那就等于是啟動了怪物召喚模式,不但會立刻招來飛行怪物,而且鐵定是比地面上遇到的等級更高、數量更多,當然你要是實力夠強,完全不在乎,那自然是可以隨便飛了,不過現在我們需要趕時間,不然一會後面的鬼手信長他們就要追上來了,所以從天上飛飛顯然是不合適的。

真紅也知道從天上走不安全,聽到我的話也只好老老實實的落了下去。

其實這地下雖然有很多軟泥,但遠沒有到達泥漿的程度,盡管確實是一腳下去就會陷進去七八厘米深,但因為我們的裝備都很高級,根本不粘泥,所以不但不會髒,走路還不費勁。在泥漿中前進費勁的原因是因為鞋子上會掛上很多泥,然後讓你的腳變重,並且因為泥土之間的粘合力,會導致你抬腿的時候承受很大的阻力,但是因為我們的鞋子都不粘泥,所以這個完全可以不用擔心。

實際上真正在地上走的也就只有我和真紅而已,克里斯蒂娜和玫瑰都被我放在夜影背上了。

順著街道一路向前直到我們到達那座建築的大門前都沒有遇到任何怪物,而眼前的大門也已經被推開了一條可以讓人通過的縫隙,並且從大門前掉落的枝條可以確定,這縫是松本正賀他們開的,因為那些枝條都是剛剛被砍斷的,都還是綠色的,有些紙條旁邊甚至還能看到植物里面流出的白色漿液。

“看起來就是這里了。”真紅撿起了一條蔓藤說道。

玫瑰正打算跳下夜影,沒想到卻被克里斯蒂娜一把抓住了。“別動,附近有東西在窺視我們。”

克里斯蒂娜的一句話讓我們全都警惕了起來,夜影也是直接轉了個身變成背對大門的方向,而此時我也注意到了那個不明目標。伸手碰了碰真紅。“十一點方向,那座倒了一面牆的房子里面。”

“看到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二十一章 魔偶師     下篇:第八卷 第二十四章 整人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