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四章  
   
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四章

在多諾萬艦長的帶領下我們很快就看到了那個所謂的酒吧。

和這個港口城市的風格一樣,這個酒吧也充滿了那種中世紀的感覺。破舊的門臉給人一種非常低級的感覺,但是真的進去之後卻會發現這個地方其實也不是那麼糟。當然,前

提是你要忽略掉空氣中的那種怪味道。

混跡在這種地方的都是一些海員,而海員這種職業在機動船大規模使用前都是非常髒的一個職業,因為海上航行時間太長,淡水基本都是非常精貴的東西,因此海員們很少會

去洗澡。對他們來說在海上個把月不洗澡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一個人如果幾個月都不洗澡,那一身味道你就能大概猜的出來了。

現在的這個酒吧之中基本上完全都是這種味道,而我們不但要進入這里,而且還需要在這里招募一名領航員,這可真是個受罪的工作。盡管這地方的裝修其實還算不錯,里面

的人看起來也不像想象中的那麼粗魯,但那味道真的是堪比化學毒氣。

“嗚……”第一個開門的真紅顯現被怪味道給掀了個跟頭,然後緊跟著我就聞到了那個味道,意念一動面罩就自動下來了。

看到我這邊的反應後面玫瑰和克里斯蒂娜她們還以為我們遇到襲擊了呢,紛紛拿出了武器擺出戰斗的架勢,結果卻看到我朝她們招手。“別緊張。就是隔離下味道,里面的氣

味實在是讓人受不了!”

“有那麼誇張嗎?”金幣看著我的樣子跳下也應走到了大門口,然後下一秒瞬間臉皮變色,跟著趕緊轉身沖了很出來。“哇……我要吐了!”

“看起來確實有這麼誇張。”克里斯蒂娜看著下面正扶著木頭扶手在那里干嘔的金幣說道。“我們應該提前采取點措施。”

“這就行了。”玫瑰只是輕輕在克里斯蒂娜腦後點了一下,然後又在自己的腦後也輕輕一按,跟著就跳下夜影直接走向了大門口。

其實隔絕氣味的方法是很多的,不一定需要面罩這種實體工具,相反,對付這種氣味什麼的,魔法師們的辦法要更多一些,不過玫瑰顯然沒打算幫金幣也加一個,而我和真紅

在放下面罩之後就用不到這個東西了。

多諾萬艦長看著玫瑰和克里斯蒂娜就這麼直接走進去了,還有點驚訝,不過玫瑰臨進門前線給她的腦袋後面也點了一下,之後等多諾萬艦長真的進入到房間內部的時候就明白

了為什麼玫瑰和克里斯蒂娜表現的那麼淡然。

玫瑰使用的法術只是一個很低級的普通法術,它唯一的作用就是隔絕奇怪的氣味。據說這個魔法的發明者是因為接到了一個任務需要在一座大型城市的下水道里面消滅一只闖

入城市的怪物,結果就是這個家伙在嘗試了幾次後發現他完全適應不了下水道里面的氣味,因此他就發明了這種可以改變氣味效果的魔法,只要對自己施法就可以讓自己保證在魔

法解除前都不會聞到任何異味。當然,代價就是這段時間你的嗅覺基本上就等于是沒用了,因為即便是有氣味也被魔法篡改了。

“好了,趕緊進去吧。”看金幣還在門口嘔吐,我干脆過去一把將她提了起來帶進了房間,當然我可沒有熏死她的打算,所以在抓她之前為她也加了那個魔法。事實上這個法

術我們行會不少人都學過,而主要原因就是因為艾辛格是個亡靈城市,雖然後來因為開放全世界玩家使用而對城市內的居民進行了一定的限制和調整,但是因為亡靈生物就是艾辛

格的基礎所在,所以我們在這里也盡量的向亡靈族做出了傾斜。這種傾斜的方式就是在城市里設置一些亡靈活動區,然後限定亡靈生物只能在這個區域活動,而別的玩家在進入這

些區域之前都會得到警告,這樣一來如果誰還想進去,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和我們就沒關系了。

在我們設置了亡靈聚集區之後,某些亡靈生物就會在這個亡靈聚集起開設一些特別的店鋪。雖然這些店鋪主要是針對亡靈們的需要而設置的,但是其中也有一些店鋪確實是有

一些很有特色的物品,這些物品往往具有一些不可替代姓,而這種特姓決定了很多人都必須要進入這個亡靈聚集起才能買到這些東西。

雖然可以到亡靈聚集區買東西的玩家多半都是不在乎對方是否是亡靈的,但是在這個區域中活動著的某些低級亡靈卻是會散發出一些難以忍受的惡臭來的。比如說僵尸中的低

級存在——腐爛僵尸。這種存在的味道通常都是非常恐怖的,那簡直就是會走路的生化武器。所以說,在這種地方活動你要是不准備個空氣過濾魔法那簡直就是在跟自己過不去了



因為這種奇怪的情況,所以我們冰霜玫瑰盟基本上所有人都學過這種魔法,而剩下不會這種魔法的多半都是純粹的戰士類玩家,他們壓根就不用魔法,直接把面罩拉下來就行

了。

在被我拖進酒吧之後發現沒有再次聞到那種混合著汗餿味、狐臭味以及各種古怪味道的氣味之後,金幣總算是再度複活,然後開始小心的觀察這里。事實上在金幣觀察這個地

方的時候我也在觀察這個地方,之石和她的觀察角度不一樣,我觀察的主要是這個地方的人員組成情況。

這個酒吧的人員大致上看可以分成好幾種類型。其中有一種,也是最多的,那就是一群一群的聚集在一起的長的很彪悍的人。這些人的最大特點就是全都是一身腱子肉,而且

一個個都屬于那種只長肌肉不長腦子的類型,基本上都是一些沖動且易怒的野獸。這種類型的人員其實就是這個地方人員數量最多的一類人,因為他們就是普通的水手。

在帆船時代,水手需要掌握的技能還算是比較多的,但是這個職業卻不是什麼高職業,只要你的體能足夠,並且沒有暈船之類的毛病,當一名海員都是很簡單的事情,甚

至于很多海軍的低級水兵都是這麼來的。

不過,這些人雖然多,但是在這個地方卻不是受重視的類型,畢竟肌肉這個東西總是需要腦子來領導的,所以海員們通常都不會成為最牛的那群人,真正厲害的是在酒吧側面

的一個小舞台旁邊的那一群人。那個舞台以及周圍的環境都明顯要比酒吧里的其他地方更加的豪華一些。當然,所謂的豪華也就是相對這里的其他地方而言,在我們行會的標准面

前,這個地方的水平也就是廢墟一級的。

多諾萬艦長大概是注意到了我一直在觀察人群,所以主動湊上來說道:“你的眼睛還真是夠尖的,那些人就是我們需要的人了。”

“我們需要的人?你是說領航員?”

“不單單是領航員。”多諾萬艦長給我說道:“這些人不單單是領航員,他們之中還有一些曾是副艦長,還有一些人是甲板指揮以及炮術專家之類的。總之能坐到這里來的都

是精銳海員。”

在我們觀察那邊的時候,對方也注意到了我們。事實上不光是那些人注意到了我們的存在,現在整個酒吧里沒有看到我們的人大概就只有那些喝多了滑到桌子底下的爛酒鬼而

已了。

那些人一個個都死死地盯著我們,感覺就好像一個不對頭就立刻要准備干掉我們一樣。不的不說這個地方的人實在是太彪悍了一些。

“現在什麼情況?”真紅看著周圍的人問道。

多諾萬艦長這個時候卻是沒有回答我們的問題,而是直接一腳踢翻了旁邊一個酒桌邊上的人,然後踩著他的板凳爬上了桌子,接著站在桌子上面利用桌子的高度居高臨下的大

聲喊道:“你們這幫渣滓都給我聽好了。我有一艘戰艦,現在需要去寒冰大陸,但是很不幸的是我的人不知道要怎麼去。所以,現在我需要一名領航員。誰願意的去的,這袋金幣

就是他的了。”

隨著多諾萬艦長的一句話,周圍的海員幾乎是瞬間就沸騰了,不是沖上來找我們干架,而是一個個都熱情的圍上來噓寒問暖不斷的給我們拍馬屁。我們周圍以極快的速度被淨

空,然後一群人抬來了桌子給我們臨時拼湊出了三個好像面試考官一樣的桌子。接著其他人在桌子另外一面問我們是否需要海員什麼的,那熱情度簡直讓人有種要被烤焦的感覺。

“你們都是聾子嗎?”多諾萬艦長態度相當惡劣的大吼道:“老子要的是領航員,不是的都給老子滾蛋。”

說實話,看一個看起來還不滿十八歲的青春少女一條腿踩在椅子上,一只手拿著個火槍朝天開槍並自稱老子的樣子,那還真是夠特別的。

出乎意料,多諾萬艦長的爆發並未對這些人的積極姓造成什麼影響,反倒是讓他們都紛紛退到了一邊,然後將那些認識路並擔任過領航員職務的人讓到了前面。整個過程都表

現出了十二萬分的熱情與虔誠,對我們的態度簡直是好的不可思議。

其實這種情況說白了就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而已。這些家伙的行為就和現代人的行為沒有絲毫的差別。我們這些來雇傭領航員的人基本上就相當于是一群特別的雇主,而那些

水手什麼的就是等待工作的人。對于我們這些招聘人員,即便是他們再不喜歡,也要表現的盡量的卑躬屈膝,因為得罪我們不但會導致自己找不到工作,更要命的是只要我們稍微

暗示一下,就會有大把的人為了工作直接拿他們當成孝敬我們的禮物,所以,想要找工作,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最好的辦法就是在我們面前做出低姿態,讓別人就算想要用他們來

討好我們都沒有借口。

在多諾萬艦長再次吼完之後那些無關人員就站到了一邊,讓中間的這些專業對口的人在這里競聘,結果多諾萬艦長憑借自己的航海經驗,很快就從中選擇了兩個人作為這次的

領航員。之所以要兩個人,我估計多半是多諾萬艦長覺得一個不保險的原因。

帶著兩個領航員離開酒吧,然後我們就返回了港口。本來打算馬上就出航的我們卻是在這種地方意外遇到了一些有點奇怪的事情。

就在我們到達這邊的時候居然發現碼頭上聚集了很多的人,這些人正在互相的厮打在一起,而且看樣子不像是那種你死我活的戰斗,倒像是打群架,因為大家都比較克制,使

用的都是拳頭或者木棍子之類的武器。他們之中明明有人腰上就掛著火繩槍和佩劍,但是卻要用拳頭戰斗,這擺明了就不是真的要置人于死地的戰斗方式。

雖然兩邊的人看起來都不是真的要殺了對方,但是我們卻不管不行,不是因為我們的正義感爆棚,喜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是因為戰斗雙方中的其中一方居然就是多諾萬艦

長的船員。

“都給我分開。”氣的渾身發抖的多諾萬艦長對著那邊的戰場怒吼了一聲,雖然她只是個看起來不滿十八的少女,但艦長就是艦長,在海上艦長需要對一船人的生命負責,他

們是船上的法律,甚至是水手們的神靈,因此海員們對艦長都是特別的敬畏的。

在多諾萬艦長一聲吼之後,幾個靠的近的海員當然是聽到了這邊的多諾萬艦長的聲音,然後他們就打算要停下來聽多諾萬艦長的指揮,之是他們雖然停手了,可是對方卻沒有

絲毫要停下的打算,結果這種情況下那些停手的人當然是立刻就被打倒了,狀況簡直就是一面倒。

看到這個情況的多諾萬艦長當時就是一愣神,然後才反應過來發現自己這邊的人居然因為自己被打敗了,這絕對是對她的最大侮辱。憤怒的多諾萬艦長當即就拔出了腰間的佩

劍想要上去和對方拼個你死我活了,但是她還沒動就被我示意金幣給拉住了。

“不要沖動,這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真紅拉住多諾萬艦長死活就是不松手,多諾萬艦長本身雖然力量什麼的都還不錯,但是在真紅面前自然是毫無還手之力的,結果自然

就只能是被壓制了下來。

雖然讓真紅拉住了多諾萬艦長,但是我也沒打算讓多諾萬艦長的那些人吃虧,畢竟我們的任務還要靠他們啊!要是這些人在這里大量受傷,就算我們依然可以去寒冰大陸,但

是這種情況下我們的任務肯定會節外生枝,所以我們當然還是希望可以安全的帶上多諾萬艦長的整艘船安全離開,而不是讓多諾萬艦長一個人帶著個領航員和我們一起騎著坐騎去

寒冰大陸。

在吩咐那邊真紅將多諾萬艦長拉住之後我就轉頭對克里斯蒂娜示意了一下,克里斯蒂娜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後對著那邊的人群直接就來了一個大范圍的精神沖擊。原本

正在混戰的人群瞬間就仿佛全體都被在腦袋上敲了一棍子一樣,所有人都是瞬間和自己的對手分開,然後抱著頭滿地打滾了起來。

“肅靜。”隨著克里斯蒂娜的聲音,那些滿地打滾的人突然一下就全都停了下來,然後其中有一些人就逐漸恢複了行動能力並慢慢站了起來。當然,這些人雖然爬起來了,但

是卻沒有完全從頭疼中緩解過來,依然是扶著腦袋有些不適應的感覺,但是雖然被搞成這樣,這些人卻還是幸運的,因為他們比身下的那些人要先醒過來。

憤怒的踢了一腳自己腳下倒下的剛剛還在和自己搏斗的敵人,這些蘇醒的人開始意識到了我們的介入,然後紛紛退到了一邊組成了一個完整的防禦陣型,這樣的姿態算是做足

了,就是表示他們不想和這些人死磕。

看到場面感已經被控制住了之後,我便走到那群人的面前,然後指著那邊的那些人問多諾萬艦長的水手們:“誰能給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嗎?”

多諾萬艦長的手下們很快就回答了我的問題,而得到的答案卻並不多麼奇怪。其實說起來多諾萬艦長的水手們說的情況應該說是非常普通才對。

其實事情剛開始時很簡單的,就是有人給多諾萬艦長的戰艦進行補給,結果旁邊突然又來了一艘戰艦,這個戰艦也是屬于多諾萬艦長他們敵對國家的船只。兩個國家和之前的

情況一樣,是處于敵對狀態的。但是,雖然兩個國家的艦隊在海上碰面就會演變成大決戰,可這里不是大海深處,而是第三方,也就是中立方的港口城市。不管進港之前這些戰艦

屬于哪個國建,進入到這個港口之內就是屬于這個港口的服務對象,因此,所有的這些戰艦都被固定了在這里不可以戰斗,不然的話就算是違約,不但會損失大量的聲譽,還會遭

到廣大中立國的抵制,因此就算是殺父仇人在對面站著,這些海軍也要保持克制。

所謂的克制就是兩國的戰艦不要在港口內發生那種炮戰之類的情況,但是這可以限制兩艘戰艦打起來,卻限制不住那些海員。因為兩個國家是世仇,所以敵視情緒都非常的嚴

重。盡管上面的人都下了死命令,不讓它們和地方在港口內決戰,但是長官們可沒有說不可以在港口打架啊。

就因為這種奇怪的情況,所以兩邊的人就開始互相較勁,他們先是在補給的問題上發生爭搶,都要先給自己一方補給,而且不接受對半分的情況。

其實戰艦只要不是急等著出海,補給作業都可以慢慢來,之前的補給也都是這樣的節奏。但是,現在雙方雖然不要急著出海,可是他們卻在為己方的一絲一毫的面子而在做著

最大的努力。這種面子就被水手們認為隱藏在一切的事物之中。

比對方先完成補給,比對方買到更多的補給品,甚至搶奪每一個到港口來干活的勞工,就是為了讓對方在每一樣事務上體現出不如自己的方面。

在這種思想下,雙方人員可以說是處處較勁,而這種情況的最後結果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表面上導致他們大混戰的原因就是因為一個勞工忘記了自己帶來的東西是給送

上哪條船的了,結果雙方都說這事自己一方的東西,接著開始動手搶,後來東西被搶奪過程中掉進了海里,並因此導致了雙方的徹底大混戰。

這種變化還真是特別,居然為了一個掉進海里的箱子而打起來,最重要的是到現在雙方都不知道那里面裝的到底是什麼。其實他們根本就不關心那里面是什麼,大家在乎的就

是自己有沒有得到面子,有沒有壓住對方的氣勢。

在這種情況下,不打起來才叫奇怪呢。

“好了,現在情況大致弄清楚了,那麼,既然你們沒有真的打算在港口里干掉對方,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大家趕緊回船上去。”

我的一聲令下,那些船員都是本能的開始往回跑,但是跑了兩步才想起來他們的艦長多諾萬艦長都還沒說話他們就按照我的話執行了,這可是對艦長的侮辱啊!

不過還好,多諾萬艦長並不是那種在意這種小事情的人,因此對于這種情況倒是反應不大,相當的淡定。

“都給我聽紫曰會長的話回到船上去,我們准備出發。”

之前就想走了,聽到多諾萬艦長的首肯之後剩下的人自然是更加的迅速的跑回了自己的船上,然後整艘戰艦就在海員們的努力下開始迅速的調轉船頭准備離崗,而對方和他們

交戰的那些人的戰艦上也全都是人。這些人為了看能不能看到點什麼突發情況,因為按照慣例,雙方的戰艦在第三方國家的港口內雖然不適合海戰,但是,因為兩國之間的仇恨,

所以兩邊的人都是在那里非常認真的互相找麻煩,像是這種出港的時候就是最好的下手的機會,找機會撞對方一下,或者擦一下,這都是挑釁。而且兩個國家的戰艦之前都沒少干

這種事。

這次可能是注定要讓對方失望了。多諾萬艦長的戰艦在港口內完成掉頭之後居然就停了下來,然後就看到兩條巨龍從天而降,叼住船頭的繩子之後就開始振翅起飛,而那艘戰

艦也是跟著飛了起來,速度還並不快,所以這邊戰艦上的人都是羨慕不已的看著。就在下面那些人的注視中,多諾萬艦長的戰艦開始緩慢的加速升高,並最終超出了地面的觀察范

圍。

“我們就這樣放過他們了?”多諾萬艦長身邊鼻青臉腫的二副有些不甘心的對多諾萬艦長問道。

多諾萬艦長看了眼這個家伙,然後問道:“對敵人客氣,這是我的作風嗎?”

所有船員都搖頭,因為多諾萬艦長雖然年紀不大,但是指揮他們作戰的過程中可是從未食言過,所以他們都非常的相信多諾萬艦長。

就在大家點頭後,多諾萬艦長忽然對著那些水手們說道:“捏麼難道真的一位我會就這麼離開嗎?不,我絕對不會那麼干的。事實上就在你們回來帶著戰艦掉頭的時候,我已

經讓我們的朋友去做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就在多諾萬艦長眉飛色舞的和別人說著什麼的時候,另外一邊的那艘戰艦也是在完成補給之後開始緩慢的掉頭,只是就在戰艦剛剛起錨的時候,突然就聽到轟的一聲巨響,整

個港口都震動了一下,而那艘船則是瞬間變成了一個大火球。

這次爆炸當然不是意外,而是因為金幣幫助多諾萬艦長在對方的戰艦下面安裝了一些爆炸物。這些爆炸物的威力其實不大,關鍵是對方是戰艦,而這個時代的戰艦使用的大炮

都是裝火藥的,而且他們的火繩槍也是需要火藥的。所以,這些戰艦上都是裝有大量的火藥。在這種情況下,當船底的那個東西爆炸的時候,戰艦上的東西就跟著一起殉爆了,于

是乎整個港口都差點被掀過去。

“效果看起來不錯!”

靠在船舷上的克里斯蒂娜她們因為我設置的觀察魔法而看到了那邊的情況,在畫面中可以看到那艘船爆炸的全過程,所以金幣才會感慨效果不錯。不過說真的,我也是覺得效

果真的是非常不錯,對方居然一下就被炸散架了。

這邊的小小娛樂不提,多諾萬艦長召回來的領航員表現的還算不錯,兩個人分別說出來的路線都是完全一模一樣的,這就說明不是某一個人記錯了,而是這就是正確路線。

按照那倆領航員的說法,他們給我們找到的靠岸地點是這邊的一座中等規模的港口的,里面的人後不算很多,但是商業很發達。在這個城市靠岸的話將有利于我們尋找之後的

線索。畢竟在荒原上漫無目的的尋找和在城市里尋找,相比之下大部分人都會選在城市里找。

在確定了航向之後我們這邊居然奇怪的接到了一個很奇怪的信號,然後在我點選了接通之後立刻就發現情況不對,于是趕緊讓多諾萬艦長他們給我們找了個安靜房間,然後才

叫克里斯蒂娜她們一起進來將通訊給徹底展開。

“松本正賀?”看到畫面中的人得時候克里斯蒂娜明顯愣了一下。事實上不光是克里斯蒂娜,給連一邊的玫瑰都愣住了。

“不對啊!”金幣也是叫道:“我們不是在任務空間之中嗎?為什麼可以收到你們的信號啊?難道說連你們也進入游戲了。”

金幣說“你們”是有原因的,因為通訊畫面中可不止有松本正賀一個人,事實上松本正賀身邊現在人還不少,除了八月熏、櫻雨神雛、熾火龍姬她們三個之外,居然還出現了

幾個我之前沒有見過的生面孔。

現在開始我們面臨兩個問題。一,正常來說松本正賀他們現在根本就不應該可以聯系到我們,任務空間是讀力的,我們的水晶通訊器系統雖然比較牛,但還沒有牛到可以跨空

間廣播的地步。因此,只要是進入任務中,並且任務地點是封閉地圖,不和主地圖世界連接的話,我們的水晶通訊器就成了擺設,除了讓進入任務之內的幾個人在一定范圍內互相

溝通之外,這套東西就成了徹頭徹尾的廢物。

面對這種情況我們想了很多方法,按說冰霜玫瑰盟的研究機構在這方面投入也不少,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就是沒有辦法獲得解決方法。

事實上除了松本正賀他們如何聯系到我們的問題,我現在更關心的是第二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松本正賀他們會和幾個生面孔一起出現在我們的畫面中。

松本正賀和八月熏他們幾個在曰本充當間諜的事情我們一直都是作為最高機密在保護著,就連行會高層都是最近才知道一部分的,而且就連現在都還有不少行會高層人員本身

是不知道這個事情的。也就是說我們這邊為了保證松本正賀的間諜身份不會泄露,甚至連我們自己人都騙了。但是,松本正賀居然會和一個陌生人一起出現在畫面中,而且是和我

們聯系的時候。這就等于是說松本正賀將自己和我們之間的秘密全都交給了這幾個人。只要他們出去將剛剛看到的東西宣傳出去,那我們雖然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松本正賀自己

在曰本苦心經營的那些東西就會瞬間崩潰,而且事情講整個逆轉過來。曰本玩家是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己方的最高領袖居然是冰霜玫瑰盟的間諜這種事情的。

不管怎麼說反正松本正賀帶著這個人出現在畫面中本身就是違反規定的事情,所以這個事情非常的古怪。

“你們一次姓問這麼多問題我怎麼回答?”松本正賀聽到我們這邊的問題就跟機關炮一樣,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

克里斯蒂娜直接道:“說重點,先說下你們是怎麼聯系上我們的?”

“這個其實很簡單,因為我們讓行會里啟動了真理之門,然後得到了一次通訊機會,可以和任務之中的你們保持三個小時的通訊。”

沒想到居然是使用真理之門獲得的通訊機會。真理之門理論上只要你許願,之後完成任務,就可以達成你的願望。但是,有一條需要注意,那就是這個任務的難度和你需要的

東西的價值有關。所以,松本正賀非常明白,這次他得到的東西有多麼的貴重,因為他知道損失有多大。

在解釋完了這個通訊建立的原因之後克里斯蒂娜又再次問道:“那麼這個問題解決了,你現在告訴我們一下,你身邊的那幾位是什麼人?”

“關于這幾位……其實他們不是玩家,而是NPC。”松本正賀說完之後接著說道:“他們就是一群生活在曰本的普通NPC,但是我們最近通過對他們的培訓,將他們發展成了一

支強大的間諜部隊。”

松本正賀非常興奮的給我們解釋這個情況,而我們很快就明白了松本正賀他說的意思。這些都是自由NPC,是放在大街上都會被玩家忽略掉的自由NPC,不是因為他們多麼不正

常,而是因為他們太正常了。每個城市都有大量的自由NPC,所以玩家們會本能的忽略掉這些存在,以至于他們都不會去在意自由NPC的行動,這種情況導致了一種想法的誕生,那

就是如果自由NPC不能用于戰斗,那麼如果是情報收集呢?

因為玩家們不重視自由NPC的存在,他們有時候甚至會當著自由NPC的面去談論一些機密問題,但是這些問題他們卻從來不會去避著自由NPC,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將這些家伙當

成是什麼威脅。

但是,一旦這些自由NPC被訓練成了專門的情報收集人員,只要再配合上一些簡單的情報處理人員,就可以得到大量的有用信息,只需要將這些信息彙總就可以得到很多有用的

情報。當然,這些東西處理起來會非常的困難,不過我們冰霜玫瑰盟恰好可以完美的解決這個問題,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有一種BUG一樣的存在——軍神。

軍神作為冰霜玫瑰盟的情報中樞,以及後勤指揮系統,他本身的能量就是非常強大的,加上電子計算機的身份存在,軍神可以大量處理各種戰場信息。這些由自由NPC收集來的

信息在別的行會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因為沒有時間去處理,可是在我們這里不一樣,我們有軍神,所以我們可以收集和合並這些信息並得到有用的東西。

“你這種時候聯系我們,是發現了什麼嗎?”克里斯蒂娜問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三十七章 老熟人     下篇:第八卷 第三十九章 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