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八章 這是軍隊嗎?  
   
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八章 這是軍隊嗎?

“實在不行就只有一個辦法了。”我看著對面的冰層說道:“讓一個人先過去,然後在對面拉起固定鎖,之後大家就順著繩索過去,這樣就安全多了。”

“可是第一個讓誰過去呢?”克里斯蒂娜問道。

“當然是我的魔寵。”隨著我的相知,霜雪便出現在了我的身邊。因為身份特殊,霜雪是我很少會召喚的魔寵,不過不得不說她在某些方面還是很有用的。

當我和霜雪說了一下具體的工作之後,霜雪卻給出了一個更簡單的建議。這個建議其實非常的簡單,但是之前我們居然都沒有想到這個方法,只能說有的時候聰明人也會陷入思維誤區從而卡在某個地方相不通。

霜雪提供的方法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利用水系法術將海水托起來使之離開水面。因為空氣中的溫度更低,所以被托浮起來的海水會迅速封凍,而後只要將這些冰封的大冰塊直接放回海水中,低溫就會以這些冰塊為基點向周圍闊張冰層,因此我們如果按照適當的間隔鋪設這些冰塊,其實是可以在整個河道封凍之前先制造出一條通道來的。此外,霜雪還表示,除了可以使用這種方法加速冰封之外,還可以人為的使用寒冰系的法術輔助加速凍結的速度,這樣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加快這條冰上道路的形成過程。

可以說之前我們只是被自己的思想給卡住了,一旦想通了就簡單多了。按照霜雪的建議,我們先是讓小龍女幫忙將海水弄了起來,而且我們使用的是改進後的方法,不是讓大塊海水浮起來變成冰塊,而是直接讓海水也水滴的形式浮空,這樣以小龍女的能力,一次就可以弄出上億個小水珠。這些小水珠因為體積很小,所以無法對抗嚴寒,基本上就是剛剛離開海面立刻就會凍結,然後這些水珠就變成了幾億枚小冰球。

當這些冰球形成之後,小龍女便**縱它們在我們前方的河道上形成了一條兩米寬的通道,從我們這邊的岸邊一直延伸到對岸。這些小冰珠在就位之後立刻就全部失去了支撐力掉進了海水中,而因為它們的介入,這一條直線上的海面立刻就凍結成可了一條長長的冰通道。當然,這個冰通道還無法走人,因為它太薄了。事實上這個冰封通道在完成之後立刻就開始因為海浪而不斷的碎裂,而小龍女則是沒有去管這些碎冰塊,而是從附近弄來了更多的海水形成冰珠使之砸落海面,而霜雪這個時候則是用強力寒冰法術對凍結的冰面進行加固,加上本來這里的氣候就足以凍結海面,所以在三管齊下之下,海面很快就徹底凍結形成了一條長長的冰封通道。

事實上這個冰封通道就是由大量的碎冰塊組成的,它們一邊在凍結一邊又因為海水的起伏而不斷的承受各種力量而被擰斷,但是碎裂開來的冰塊會因為溫度和魔法的原因重新凝結,並且因為海水變成了冰之後雖然會碎裂卻並不會融化,所以總的來說冰層是在不斷的增加之中。當冰層最後累積到足以對抗這里的強大應力而不會斷裂的時候,冰通道就算是徹底完成了。隨著這個冰封通道的完成,小龍女和霜雪開始聯合起來向通道上澆水,而被澆上去的海水則是會迅速的冰封,變成光潔的路面。當然,這個路面非常光滑,所以徒步是沒法走的,需要專用設備,好在我們不是徒步前進,而是騎著鋼爪,所以要通過這種地方並不困難。

在霜雪和小龍女的共同努力下,我們只用了幾分鍾就完成了這條通道的鋪設,然後大家快速的通過了這條大河。

“總算是過來了。”看著前方一望無際的冰原,真紅忍不住問道:“不過我們真的可以很快完成任務嗎?這地方看起來根本就無邊無際,我們要怎麼找到目標在哪?”

“任務目標雖然有地圖,但是這地方練個參照物都沒有,我們確實很難找到需要的目標的。”金幣也跟著說道。

克里斯蒂娜從身上拿出了一枚水晶球說道:“這個不用擔心。那個NPC說了,這座高能水晶礦就在這附近的某個地方,而高能水晶其實很可能就是魔晶石,我們需要的不是去找這個礦區,而是順著魔力強度的變化曲線去找魔力濃度高的地方。”

“克里斯蒂娜說的沒錯,我們沒必要去找那個礦區,只要找到了魔力足夠濃郁的地方,基本上也就算是遭到目標了。”玫瑰說道。

“那就但願我們到那里之前沒有先凍死吧!”真紅無奈的驅動胯下的鋼爪加速前進,但是周圍的環境不管怎麼看都差不多,即便是加速了,也看不出什麼來。

我們的隊伍在加速移動過程中情況不斷的在發生變化,其中一個是好的變化,而另外一個則是壞的變化。

這個好的變化就是克里斯蒂娜的確是發現了那個礦區的能量輻射,她的魔能偵測水晶准確的捕捉到了礦區的魔能波動,而且隨著我們的前進,這種波動越來越明顯,顯然是我們已經找到了正確的方向。

但是,除了這個好消息之外,我們還遇到了一點不太好的情況,而這個所謂的不太好的情況就是我們發現天氣正在逐漸惡化。

我們在進入任務之前就已經選擇過了,我們所在的場景會有極端惡劣天氣出現。海面上的那段並沒有遇到任何的風浪,這一點直到現在我們都還在納悶,因為系統沒道理會給我們特別優待。但是,不管是什麼願意,反正我們的海上旅程異常的順利,完全沒有出現任何的不良氣候環境。甚至可以說我們一路上大部分時間都是順風航行,連正常航行的難度都沒達到。

不過,雖然海上的惡劣天氣沒有出現,但是這冰原上的惡劣天氣看起來大概是躲不掉了,以為這里的氣象環境已經越來越不正常了。

之前我們被那條大裂縫擋住的時候我們唯一需要面對的威脅就是狂風而已,但是隨著我們的前進,空氣中已經開始出現了鵝毛大雪,而且風力正在明顯加強,即便是鋼爪這樣的存在也常常被風吹的向後退。好在我們這邊人多,大家互相照應一下之後問題倒是不大,不過如果風力進一步加強,那就真的是要麻煩了,因為我們現在已經快要頂不住這該死的強風了。

事實上風還是問題之一,更要命的是不知道前面是什麼情況,風中居然開始夾雜了一些飛舞的雪團。

不要以為我所謂的雪團就是大家打雪仗的時候砸在別人身上的那種小雪球。我所說的雪團是一種有人頭那麼大,並且內部已經完全壓實了的接近于冰塊與雪團之間的一種凍結雪塊。當然,如果只是雪塊問題還不大,關鍵是當這些家伙被狂風所裹挾著一起用每小時兩百多公里的速度在地面上一邊彈跳著一邊高速移動的時候,那個破壞力絕對是你難以想象的。如果這是在現實中,除了坦克,我覺得人類的一切地面車輛在這些東西面前都是紙糊的。那些重達十幾二十公斤的雪塊用兩百公里的時速撞上目標的時候,威力往往不亞于一輛飛馳的大卡車,畢竟大卡車可不會用兩百公里的速度撞人。即便卡車司機來不及刹車撞到人,車輛在撞人之前多半已經減速了,所以通常交通事故瞬間的撞擊速度其實並不是那麼誇張。但是,這些雪團可不會減速,它們直到在你身上撞的四分五裂之前都絕不會減速,所以被這些家伙打中基本上就和被卡車撞了差不多。如果是現實中的人被砸到,基本上一枚就足以要人命了。好在我們是游戲玩家,身上有鎧甲,本身有防禦屬姓,所以還不至于那麼脆弱,但是,看著這些大家伙在身邊飛速穿過,其實也是挺嚇人的。

本來這些雪團只是讓我們覺得挺危險的,還沒有真的將其當成一回事。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情況開始變得越來越糟。風力的增大倒是不太誇張,雖然比之前更大了,但是實際上風力的加強並不太明顯。但是,雖然風力加大並不明顯,可是那些被夾雜在風中的雪球卻是越來越離譜了。

最初我們看到的雪球只有乒乓球大小,可能還要更小一些,但是,隨著我們的前進,雪球逐漸加大到了幾十公斤的狀態。但是,就在剛剛幾秒之前,我們突然發現一枚足有小汽車那麼大的雪球從我們側面十幾米的地方呼嘯而過。在這東西面前,我們就像是保齡球前面的保齡球瓶一樣,只要中上一發,隊伍絕對會遇到大麻煩。

我的預測很快就變成了現實,就在我們繼續前進了一小會之後,那種小汽車一樣大小的雪塊就已經從偶爾出現變成了常態,因為周圍幾乎都是那麼大的雪球在飛舞,而我們則好像一群正在高速公路中央逆向行走的行人一般,需要時刻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不斷的注意去躲避迎面飛來的大雪球。

事實上我覺得真的要是在高速公里上躲汽車都比這個容易,至少大部分司機看到我們會采取一些措施避免撞到我們,可這雪球卻好像是盲人司機駕駛的汽車一樣,根本不會對我們的存在做出任何反應,我們要是不能閃開就會被徹底撞成碎片。

面對這種恐怖的東西我們一開始還是以閃躲為主,之後隨著雪塊越來越多,體積越來越大,我們就開始不得不采用多種方法混合的辦法來對付這些東西了。對于正面而來的雪塊,能閃就閃,實在躲不開就直接發動攻擊將其擊碎。雖然這樣非常的辛苦,但總比被直接撞上的好。畢竟即便是我們也不可能連續的用身體硬抗這些時速二百多公里,重達數噸的高速飛行物啊!

就在我們這邊辛苦的面對那些高速飛行的大雪球的時候,松本正賀他們這邊也是終于等到了那支神秘的支援部隊。

按照計劃,松本正賀他們並沒有和這些人直接見面,畢竟曰本這個地方屬于人多地少的區域,所以因為人口密度太大,很多地方都有人,要秘密的做些什麼事情非常的困難。因此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冒險,按照軍神和紅月的意思,松本正賀他們沒有和我們的增援部隊見面,而是分成兩組分別移動到了鬼手信長他們所在的區域。

松本正賀他們達到這個區域的時候鬼手信長他們正在帶著那個玩家一起做任務,根據這個任務的獎勵介紹,只要能完成這個任務,這個玩家的實力就將會有大幅度提升,同時還能連帶的訓練一下這個玩家的戰斗技巧什麼的。所以說,這種任務可以說對這個玩家的培養是非常重要的,而松本正賀他們的目的就是不讓對方完成任務。

“他們就在前面了。”櫻雨神雛控制著一個水鏡術投影出了監視魔法拍攝到的畫面,從這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鬼手信長和一大群玩家正在一起戰斗,不過因為人員太多,所以也分不清楚到底這些人之中哪個是他們在培養的種子選手。

雖然暫時搞不清楚種子選手是誰,但是這都不重要,松本正賀他們需要的就是破壞這個任務就行了。

盡管已經到達了鬼手信長他們附近,但是松本正賀他們卻沒有貿然出現,在通過櫻雨神雛的魔法看清楚了情況之後他們就開始不斷的跟隨著對方移動,但是移動過程卻非常的小心,就怕驚擾到鬼手信長他們破壞計劃。

事實上松本正賀他們得到的行動計劃可以說是非常的簡單粗暴。根據這份計劃,松本正賀他們需要做的就是等待鬼手信長他們的行動接近完成的時候,也就是對方接觸關底**OSS的時候。在這種時候,因為需要面對超強實力的**OSS,所以鬼手信長他們對外界干擾的反應能力必然會變得異常的脆弱,而這種時候就正好是松本正賀他們下手的好機會。

只要等到鬼手信長他們處于這種沒有足夠實力關注周圍情況的時候,松本正賀他們的援軍,也就是我們行會的那個下屬行會就可以出動了。他們的任務就是直接穿插進任務中進行干擾作戰,而在此過程中,鬼手信長他們必然需要應戰。在同時面對**OSS和這個行會的玩家的攻擊的情況下,鬼手信長他們必然是手忙腳亂的狀態,而這個時候松本正賀他們就可以趁機冒出來渾水摸魚。他們的任務就是一面假裝幫助鬼手信長他們應對這種不利局面,另一方面則是趁機下手將**OSS干掉。

說白了這個計劃就是讓松本正賀他們打著幫忙的旗號搶怪。如果是一般練級,被搶個怪其實也不算什麼,無非就是之前的戰斗時間和藥品都白搭了。但是,這是個任務,而任務**OSS被別人干掉,這只能代表任務的徹底失敗,而為了完成這個難度其實非常高的任務,鬼手信長他們在此之前的投入已經是非常誇張了。

其實說起來,直接干掉那個種子選手也是一種辦法,但是相比之現在的這個計劃,襲擊種子選手的計劃明顯風險更高,而且非常的不劃算。

鬼手信長他們培養的人員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培養好,但是這個玩家既然被選做種子選手,那麼他必然不是個庸才,也就是說這個人就算不如我這麼厲害也絕對不是那種任人欺凌的弱小。另外,因為這個家伙是鬼手信長他們重金投入培養出來的希望,所以一旦遇到別人想要擊殺這個種子選手,鬼手信長他們就必然會全力保護他。所以誰,要殺死這個家伙其實是非常困難的,如果我和克里斯蒂娜她們幾個在這里還能試一試強殺,但是現在我們都被困在了任務里,一時半會根本出不來,所以強殺明顯就是冒險行為,而且成功率非常低。

但是,松本正賀他們現在執行的這個計劃就沒那麼多問題了。首先,增援部隊的任務不是殺死那個種子選手,而是搔擾戰。他們需要做的就是擺出一副要強殺那個種子選手的架勢,而實際上並不一定要真的干掉他。至于松本正賀他們,如果是強殺的話,他們根本就不能出手,畢竟這個種子雖然是鬼手信長培養的,但是說出來也算是曰本玩家的共同希望,沒有充足的理由,松本正賀他們襲殺這樣的玩家是會影響到他在曰本玩家心中的正面形象的。相反,如果是計劃中的任務,那就沒問題了。搶**OSS雖然不算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但說出來也就是那麼個事,曰本玩家並不會因為這個就突然對松本正賀他們產生多大的惡感。而且,這里面有個曆史遺留問題,那就是松本正賀和鬼手信長他們不和,這已經是全曰本玩家都知道的事情了。

松本正賀和鬼手信長他們這兩個人代表著兩個勢力團體,他們之間的矛盾可以說是非常強烈的。因此,只要不涉及民族大義,松本正賀就算明擺著坑鬼手信長也不會引起曰本玩家太大的反感。而這次的事情,雖然是搶**OSS,但是當時的情況就是鬼手信長他們需要同時面對**OSS和那些神秘入侵者的夾擊,而松本正賀他們這個時候出手抗下這個**OSS也可以理解為在幫鬼手信長他們解圍。所以說這個事情無論如何也怪不到松本正賀他們身上,不但任務難度降低了,他們自身的**壓力和政治風險也都大幅度下降了。這麼好的計劃,試問松本正賀他們又怎麼可能不接受呢?

雖然計劃如此,但是執行起來卻還是需要小心。鬼手信長他們不是死人,松本正賀他們搶**OSS的話,鬼手信長他們必然會反擊,就算不直接攻擊松本正賀他們,至少也會搶攻爭取拿到**OSS的最後一血,所以如果掌控不好,這個任務本身也是有可能弄砸的。當然了,松本正賀他們在現場會隨機應變,就算到時候真的沒搶到**OSS,松本正賀他們也會臨時改變計劃,總之不把鬼手信長他們的培養計劃攪黃了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們的盟友到哪了?”松本正賀看了眼地圖問道。

八月熏指了下地圖上的一個位置:“三分鍾前他們剛到這里。”

“已經不遠了啊?”松本正賀說道:“這些人的速度好快啊!”

“可能是高密接部隊,或者是有特殊坐騎吧?”櫻雨神雛說道:“你們說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一支隊伍啊?紅月他們就是不肯告訴我們,搞得我現在心里還癢癢的!”

“說實話我也很好奇,不過想來應該是非常特別的部隊吧。不然會長他們那邊不會讓這些人讀力出去建立行會的。”松本正賀道。

“據說這些人屬于秘密行動組,也就是說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冰霜玫瑰盟的下屬行會。”八月熏說道:“這次他們出來行動應該是非常保密的,所以不能讓別人看出來我們之間有聯系。”

“這個我們當然知道,大家又不是第一天當間諜了。”熾火龍姬說完之後忽然道:“快看,**OSS出來了。”

順著熾火龍姬的手指松本正賀他們一起看向了那個水鏡術的畫面,只見前方的山體之中突然出現了大量崩裂的岩石,然後地面開始下陷,而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身影正在緩緩從地面下爬出來。

“我靠,怎麼沒人告訴我這東西這麼大啊?”松本正賀看到這玩意的時候整個人都傻掉了。要搶**OSS的最後一血就需要一招滅掉它,可是這家伙這麼大,按照慣例,防禦和生命值肯定都是天文數字,所以要搶奪這種東西的最後一血將非常的困難。

八月熏忽然指著那畫面的下部說道:“看,鬼手信長他們在這里。”

“我們的援軍呢?”松本正賀問道。

“就在這個**OSS背後的位置,大概距離兩公里。”櫻雨神雛說道。

“看起來我們需要和他們換個位置。”熾火龍姬說道。

松本正賀和八月熏都點頭表述同意,然後就用聯絡器連接了對面的那組人員的通訊器。當通訊接通之後松本正賀便聽到對方的聲音說道:“這里是襲擊者小隊,戰斗序列已就緒,請問是否需要現在開始介入戰斗?”

“不不不,先別急。”松本正賀很詫異,對方說話的口氣非常奇怪,感覺不像是普通玩家的樣子,但是他一時之間也沒想起來到底哪里不對勁,反正就是很奇怪的感覺。不過,松本正賀他們現在需要關注的不是這個事情,所以他非常迅速的說道:“不,不要動手。對方剛剛接觸**OSS,戰隊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你們過早介入可能導致對方脫離戰斗,所以你們先保持隱蔽狀態,等我們說可以開始了,你們再開始。另外,你們目前的位置似乎不太對,你們就在那怪物的**後面,這種角度就不是你們和怪物一起圍攻鬼手信長他們了,而是你們和鬼手信長他們一起圍攻那個**OSS了。”

“襲擊者明白,我們將以次坐標半徑開始以目標為中心電順時針移動一百六十度。”

“好的,注意隱秘。”

“明白。”

簡單的溝通完成之後兩邊都開始移動了起來,那支增援和松本正賀一樣順利的完成了位置調整,兩隊人馬都成功移動到了合適的位置上,不過此時場中的那個**OSS卻是剛好進入爆發期,上來就是一大片范圍攻擊轟的鬼手信長他們這邊人仰馬翻,甚至還有一發攻擊落在了襲擊者編隊那邊,所幸只有一人受傷,而且是擦傷,不算多嚴重。

面對**OSS的爆發,鬼手信長他們可以說是打得非常的吃力,這個怪物的等級太高,他們一方面要幫助那個種子選手搞定這個**OSS,另外一方面還要當心不能把這個**OSS給直接干掉了,因為根據任務內容,這個**OSS必須是那個種子選手殺死的才有效,否則即便是鬼手信長殺死了**OSS也只能算是任務失敗。

在這種束手束腳的戰斗中本來就夠累的了,偏偏這個**OSS還不是個省油的燈,這個時候又正好是**OSS發威的時候,鬼手信長他們無奈的只能先轉為防守模式,先架住**OSS的爆發,等它不行了才繼續開始攻擊。

因為**OSS的血量目前還非常多,所以暫時松本正賀他們和增援的那些人都沒有動,就在那里等著鬼手信長他們將**OSS打得差不多要不行了再出手。

就在他們等待了足有一個多小時後,松本正賀他們都快要等睡著了的時候,對面的那個增援部隊的人卻是首先啟動了通訊模式,然後喊道:“差不多了,**OSS的血量已經快要見底了,請求行動開始。”

松本正賀他們一聽立刻打起精神看了下那邊的怪物,從傷害情況判斷確實是差不多了。于是松本正賀說道:“好的,你們可以開始了。等你們將鬼手信長他們壓制住之後我們再出手。”

“明白,任務啟動。”

此時鬼手信長他們正在興奮的圍攻**OSS。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戰斗,這個**OSS終于是被他們給折騰的快不行了。雖然整個過程消耗了大量的藥品,而且還掛掉了幾個玩家,但是總體來說還算是順利。而且,隨著**OSS的生命逐漸見底,它的反抗也是越來越弱了。看到這種情況的鬼手信長他們自然是和看到了希望一樣,都在奮力拼殺,就希望能盡快解決掉這個**OSS。但是,危險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一名高輸出的曰本武士突然從同伴背後躍出,然後准備對著那個**OSS一刀劈下去。這是他的壓箱底技能,威力非常大,消耗也非常大,所以除非是最後一擊,一般情況下都是不會用的。當然了,現在的情況並不是最後一擊。他之所以要用這招就是因為要給團隊爭取機會。不過,就在他高高躍起,眼看著就要一刀劈在怪物身上的時候,一道紅光突然一閃即逝,閃電般的沒入了那個家伙的後背,而那家伙的身體也是立刻一軟,原本應該一刀劈在怪物身上的他居然是直接撞在了怪物身上。

這**OSS只是受傷瀕死,可不是真的掛了,人家現在還有戰斗力呢。面對那些配合精密的團隊他雖然很難找到機會下手,但是對于這種撞到自己身上的人,他可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吧唧……那個玩家剛撞到怪物身上,還沒開始下落就被一巴掌拍成了肉泥,而周圍的曰本玩家都是愣了一下,而後立刻將目光轉向了那邊紅光飛來的方向。

很明顯。剛才的那個玩家是因為遭到了偷襲才會掛掉的,這一點不少曰本玩家都看到了。所以說他們都知道這里出現了另外一批人,此時無不是將目光轉移到了那個方向小心的戒備了起來。

雖然這些家伙已經很小心了,但是他們此時卻不可能真的做出多麼完整的防線來,因為相比之那個暫時還不知道多強的偷襲者,眼前的**OSS卻是實打實的站在那里的。所以,這些玩家不得不一面小心背後偷襲,一面不斷的應對著眼前的**OSS。

本來打**OSS就是個危險活,現在還要分心他顧,這些玩家很快就開始手忙腳亂了起來,而對方就好像是嫌他們這邊還不夠亂一樣,就在這些人勉強調整好了隊形之後,突然又是一道紅光一閃而過,然後就有一個負責抗怪的玩家突然一個釀蹌向前撲倒在地。那個**OSS一看這個情況哪能跟他客氣?上去一巴掌就將這個玩家給拍成了抽象派繪畫。

“這幫人挺牛啊!”一直監視著站產畫面的松本正賀他們當然看到了這邊鬼手信長他們的損失,雖然只是遭到了兩次襲擊,但是他們這邊已經直接損失了兩個人了。當然,鬼手信長他們這邊早就預料到這個**OSS不好推,所以當初帶的人就非常多,死一兩個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雖然死掉幾個人不算什麼,可是這種情況對士氣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更重要的是,因為大家都在小心提防著偷襲,因此多數人這種時候都無法完全發揮自己的戰斗力,搞得整個團隊的配合都出現了問題,整體攻擊力也是直線下降。

“混蛋!”鬼手信長憤怒的咒罵了一句,然後朝著另外一邊的幾個玩家喊道:“原田、山口,帶人過去把襲擊者拔掉。”

“了解。”兩名曰本玩家迅速脫離戰斗,然後叫上從屬于自己的小隊跟著朝襲擊者所在的方向跑了過去。

本來他們看到之前每次都是一道光束,而且發射頻率並不高,都以為對方只有一個人,而且攻擊頻率並不快。但是,當這兩個小分隊剛剛跑出不到一百米的時候,對面的草叢之中、岩石之後,甚至是樹上、泥土里,居然不知道怎麼搞得突然冒出了一堆人影。這些人並不是用魔法突然傳送過來的,而是原本就在這個地方,只是他們身上都披掛著各種偽裝,以至于之前這些曰本玩家其實都已經看到了他們,可就是沒有發現這些是人。比如說這里有個玩家,其實一直就站在一棵大樹前面,背靠著樹干。但是,因為他身上描的和樹干一樣顏色的紋理花紋,導致他不動的時候感覺就是樹干的一部分,直到這個人開始動手的時候那些曰本玩家才恍然大悟的發現那原來是個人。

這種神奇的偽裝能力並不是讓敵人看不見他們,而是讓別人看到他們,但是會不自覺的將其忽略掉。這簡直就是大師級的偽裝術,搞得那些曰本玩家根本一點反應機會都沒有。當他們注意到這些人的時候,其實已經是人家在攻擊的時候了。

因為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種位置上遭到襲擊,而且還是近距離的密集隊形遭到襲擊,所以這些人在遭到襲擊的第一時間就倒下了一大半,剩下的人雖然采用了各種方法躲避,但也就是比自己的同伴多活了幾秒而已。

這邊的戰斗和之前的戰斗完全不一樣,這次戰斗中爆發出了一片密集猶如爆豆一般的聲音,以至于鬼手信長他們立刻就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而等他們看到這邊的時候,那些鬼手信長派出來的人就已經死光了。

“我靠,這幫人是海豹部隊出來的嗎?”看著水鏡中顯示的畫面,松本正賀差點沒有蹦起來,不是因為對方的攻擊力,而是因為這些人的攻擊方式和他們身上的服裝。

事實上直到剛剛那次襲擊之前松本正賀他們都不知道這次來和己方配合的是些什麼人,但是剛剛這些人一出現就把他們嚇了一跳。這些身上穿戴的居然不是普通的鎧甲,而是清一色的硬皮甲。並且,這些皮甲還不是那種很誇張的古代式樣的皮甲,而是好像摩托車護具一樣的緊身型皮甲。另外,這些人全都帶著頭盔,而這些頭盔無一例外看起來都好像是防毒面具和防彈頭盔的結合體,看起來很丑但是很霸氣。

如果光是這樣的穿戴也計算了,關鍵是這些人使用的武器居然是清一色的火槍。這些東西結合起來,完全就是一支叢林特種部隊的樣子。當然,這所謂的叢林特種部隊只是裝備的外形很像,並不是真的和特種部隊一樣,畢竟這些人使用的火槍都是游戲里的產物,而游戲里的火槍其實說是火藥武器,實際上卻是火藥和魔法的混合產物,至少游戲內的火槍發射藥用的都是魔法陣,根本就沒有底火這種東西。

這支打扮奇怪的火槍隊剛一出現就用交叉火力干翻了鬼手信長的特別行動隊,這一重大變故搞得鬼手信長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那些人卻是完全沒有絲毫停頓的意思。他們的行動非常的乾淨利落,在干掉了那兩隊人之後他們立刻就全都從隱藏的位置站了起來,然後一邊開槍射擊一邊後退。鬼手信長這邊因為沒有接到鬼手信長的命令,所以他的手下也不敢亂動,畢竟那個**OSS可是還在那里發威呢。他們可不想因為追擊那些火槍手而被身後的**OSS給干掉了。

盡管很想憤怒的大吼一聲“給我追”,但是鬼手信長這個時候還算冷靜,僅僅是又派出了兩個分隊去追擊那些火槍手而已。之前的失敗被鬼手信長認為是地方的戰術造成的,畢竟游戲內的火槍手只是一種職業而已,雖然是美國的特色職業,但是這個職業實際上並不完全是依靠火槍戰斗的,而且就目前大家所知道的情況來看,除了像槍神那樣的存在,多數火槍手也不過是發展極端一點的弓箭手而已。

在這種認知之下,沒有人真的將火槍手當成是多麼了不起的職業,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火器這種東西和冷兵器一樣,厲不厲害要看是什麼人在用。你讓一個孩子拿著屠龍刀,那也就是個大號菜刀而已,而你給一名刀客一柄菜刀,人家也照樣能橫行殺人。所以說,武器的威力和使用者有很大關系。

這幫神秘的火槍手在第二撥追捕隊沖過來之後立刻便停止了移動,他們就地選擇了一些位置隱蔽了起來,然後開始對這些人進行阻擊。

游戲里的多數高級火槍都有多種戰斗模式,而眼前這些人顯然用的也都是高級火槍,所以他們在停下之後就將火槍展開,讓其從突擊步槍變成了重機槍,火力突然一下就猛烈了好幾倍。愣是將沖鋒而來的那些曰本玩家給硬生生的壓了回去。而且,這些曰本玩家為了能躲避起來還付出了近一半的傷亡。這可是非常恐怖的數字,因為這次他們是有備而來,而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被襲擊了,而且死了這麼多人,這絕對不是運氣或者戰術的問題了,而是因為對面的那群人真的很厲害。

“太不可思議了!”熾火龍姬看著畫面說道:“這些人都是部隊出來的嗎?怎麼感覺他們的戰斗方式完全就是一支特種部隊啊!”

“他們是不是特種兵出身我不知道。但是可以確定,這些人都接受過正規軍事訓練。”松本正賀說的非常肯定,因為他自己也接受過這種訓練,了解只有這種人才能做出之前的那種事情。

其實說起來他們之前的攻擊並不是特別的誇張,之所以效果那麼嚇人,完全是因為戰術和配合的問題,而這兩點在現實中就是士兵們能夠依靠的主要存在。可以說這些人雖然是游戲玩家,穿著游戲裝備,拿著游戲中的魔法混合火槍,但他們給人的感覺就是正規軍,而不是游戲玩家。

櫻雨神雛忽然說道:“我現在大概猜到為什麼紫曰他們不把這些人放在冰霜玫瑰盟里面了。”

八月熏也道:“我也明白了。”

“看起來我們這次的任務可以輕松不少了。”松本正賀說道:“鬼手信長如果不能想到合理的應對方式,就這些人就足夠將鬼手信長他們給磨死了。”

“那我們就不出動了?”熾火龍姬問道。

“這個要看情況。”松本正賀說道。

“那計劃怎麼辦?”

“計劃趕不上變化,如果這些火槍手這麼給力,那我們就不用插手了。雖說我們搶怪的話,有合理的理由,但是這種事情總歸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好事,我們是能不沾就不沾。”

“說的也是。”櫻雨神雛說道:“但願我們的這些增援能給力一點。”

“至少目前看來還是相當給力的。”熾火龍姬說道:“快看,他們的隊伍後面好像在安裝什麼東西。”

“我靠,小型魔晶大炮!這幫人真的是部隊出來的嗎?這怎麼連炮兵都帶來了啊?”看到水鏡術顯示出來的畫面,松本正賀差點沒直接蹦起來。

事實上那些人的動作非常快,就在松本正賀他們這邊剛剛發現這個東西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快要完成了。前後不過一分多鍾,這個由十幾名玩家每個人攜帶幾件零件才運過來的裝備便被徹底拼裝完成了,而完成之後的裝備看起來就是一門魔晶大炮,只是這個是最小型的,而且結構明顯經過改裝,去掉了很多複雜的結構,降低了整體重量和體積,而且為了快速組裝而取消了螺絲,很多位置都是用快擰插栓固定的。

雖然經過了調整,去掉了很多部件,而且本身就是個小型的,但是,魔晶炮畢竟是魔晶炮,這玩意是攻城武器,目標是防禦力上萬的城牆,而不是玩家的血肉之軀。所以,鬼手信長他們的噩夢這才剛剛開始而已。當然,他們要是能沖的過來,那就沒問題了。不過看到前面那一排重裝火槍手,松本正賀對此深表懷疑。(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四十一章 就緒     下篇:第八卷 第四十三章 鋼鐵之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