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十一卷 第九十二章 狼狽的槍神  
   
第二十一卷 第九十二章 狼狽的槍神

“哇哦,看來我們之間有點誤會。”槍神發現氣氛不太對便微笑著舉起雙手表示沒有惡意。“我的目標僅僅是那邊的那群家伙,至于意外攪了你們的好事……我深表歉意,或者我們可以使用被的方法來解決這次的爭端。”

鬼手信長雖然對現在的槍神非常的不滿,但是槍神得實力畢竟在那里擺著,所以面對槍神的主動服軟他也不敢表現的太過囂張。“你要怎麼做?”

“或許我們可以考慮聯合起來,從別的地方找到一點利益來補償我們雙方的損失,你們覺得呢?”

“說來說去你這家伙就是不想賠償損失,還要拉我們下水就是了。”熾火龍姬故意說道:“這個事情我們不參與了,反正損失的不是我們。”說完之後熾火龍姬忽然又轉向鬼手信長說道:“嘿,當心點這個家伙,他可不是什麼好人。”

“我知道!”鬼手信長沒好氣的吼了一聲,然後轉向槍神。“看起來我的合作計劃你們並不是很滿意啊!”

“關于這一點我覺得不是我們的問題。”松本正賀終于再次出聲。“首先,你這個家伙一來就干掉了鬼手信長他們打了半天的**OSS,也就是說現場唯一的好處被你拿走了。而鬼手信長他們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結果是什麼也沒拿到。你先在居然還扯出什麼要我們和你合作,一起對付那些不明身份的人,那麼好吧,請你告訴我們,我們憑什麼相信你?事實上我現在都還在疑惑那些人為什麼要襲擊我們,該不會事情正好和你說的相反,不是你追蹤他們到這里,而是他們追蹤你吧?”

本來鬼手信長並沒想到這一茬,但是松本正賀這麼一說鬼手信長就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首先,這幫神秘人的身份他一點都不知情,而且對方跟上來就打,跟本就不和他們溝通,這顯然非常奇怪。如果說雙方之前有仇的話,那麼互相攻擊還可以理解,可是鬼手信長根本就不認識這些人。那麼,如果事先不認識,那就只能是剛剛發生的沖突,可問題是對方什麼都沒說,是突然開始襲擊他們的,這和現場沖突也對不上號。最後一點,那些人使用的武器都是清一色的火器,而這種東西是美國玩家的特征裝備,也就是說這些襲擊者是美國玩家。

如果根據這些分析,一群和鬼手信長素不相識的美國玩家突然襲擊他,這顯然是說不通的。但是,槍神這家伙就是美國人,所以要說槍神和這些人有仇就很正常了。這麼一分析完之後鬼手信長立刻就斷定了松本正賀說的很有道理,于是看向槍神的眼神都不對勁了。“說吧,這些人就是你引來的吧?”

“嘿嘿嘿,這些不是我引來的好嗎?如果我要對付他們早就直接上了。何必引到這里來和你們一起動手?”

“這就需要你自己解釋一下了。”八月熏說道:“你之前自己說了,他們從不離開行會。但是,就算他們從不離開行會,可他們的行會總部又不會移動,你們聖槍盟難道已經墮落到連進攻一個行會城市都做不到的地步了嗎?”

“誒……我要糾正一點,對方的行會總部可不是不會動。事實上我之所以追到這邊來,主要原因就在于這個行會的總部一直在移動。”

“你開什麼玩笑?”鬼手信長說道:“難道他們行會的總部和冰霜玫瑰盟的那個艾辛格移動要塞一樣可以到處飛的嗎?”

“不不不,你們誤會了。我沒說他們的行會總部和艾辛格移動要塞一樣可以飛行,事實上除了冰霜玫瑰盟,我也不覺得哪個行會有足夠的資金去建造艾辛格移動要塞那種級別的東西。”

“那你之前說……”

“我沒辦法具體解釋那是個什麼東西。”槍神有些為難的說道:“我知道的也不比你們多多少好嗎?我掌握的信息就是這個行會的總部是一個不知道什麼類型的,可以在地面下移動的物體。這個東西可以在地下用相當快的速度移動,我的人曾跟蹤他們到一處森林邊緣,然後看到他們從地面下伸出的幾個管道口鑽了進去。可是之後等我的人追到那里之後根本什麼都沒有發現。我們後來順著那個地方向下挖,結果發現了一個剛剛被鑽出來的巨大的通道,明顯是有什麼東西從地面下經過並留下了這樣的一條通道。但是,這個東西離開後就弄塌了一部分通道,所以我們沒有辦法順著地道進行追擊。之後我們也多次遇到過對方進出那個基地,但是它每次接送人員之後就會立刻離開原地,所以我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這個東西存在,但它具體是什麼樣子以及如何運作的我們根本就是一無所知。”

“不得不說您編故事的能力真的是非常不錯。”八月熏說完之後轉向鬼手信長說道:“好了,對于這次的事情我們決定保留態度,至于你們……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

鬼手信長沒好氣的瞪了松本正賀他們一眼,然後看向槍神說道:“基于你的陳述,我覺得你的話並不可信。即便你說的話之中有一些是可信內容,我也覺得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合作的。除非你願意賠償我們的損失,否則我們之間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看起來你們和我之間的誤會還真是夠深的啊!”

“這不是誤會,而是事實。”鬼手信長說道:“證據就在你的腳下,你居然還可以若無其事的裝出一臉無辜的表情,我不得不說,在臉皮厚度這一項上你超出了我們很多很多。”

“那麼好吧!”槍神發現現在的情況對自己非常不利,只好說道:“既然你們如此的不歡迎我,那我還是先離開這里的好。”

槍神說完之後轉身就向著襲擊者得反方向走了過去,而松本正賀和鬼手信長他們都沒打算攔截槍神,畢竟這家伙雖然討厭,但戰斗力卻是實打實的,所以沒人願意無端惹上這個家伙。

就在槍神轉身離開的同時,櫻雨神雛卻是仗著自己個子小,悄悄的移動到了熾火龍姬和松本正賀的背後。借助松本正賀和熾火龍姬的阻擋,現在不管是槍神還是鬼手信長的人,都看不到她,而櫻雨神雛則是借著這個機會打開了通訊器小聲說道:“軍神,都聽到了?怎麼做不用我們提醒吧?”

“我明白。”軍神的回答簡單明了。

就在櫻雨神雛這邊通訊結束後,對面的那些襲擊者卻是立刻做出了反應。鬼手信長的一個手下略帶驚訝的說道:“老大,那些人……他們在撤退。”

“什麼情況?”

“不不不,這些人不是在撤退。”松本正賀指著遠處不時露頭的那些襲擊者說道:“他們正在向著側面運動迂回。”

“他們要包圍我們?”鬼手信長驚訝的問道。

“不,看著不像。”松本正賀說道:“如果他們是要包圍我們,就應該從兩側包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全部往一個方向運動。他們這似乎是……似乎是……”

“是什麼啊?”鬼手信長焦急的問道。

“是在繞行。他們在試圖繞過我們!”松本正賀忽然大叫道:“該死,我們的猜測是對的。那些人根本不是要襲擊我們,他們是沖著槍神去的。他們正在試圖繞過我們去追擊槍神。該死,你們這幫笨蛋給人家當了盾牌!”

鬼手信長本來就有點相信松本正賀之前的猜測了,現在再看那些神秘人的移動情況,一對比之前松本正賀說的那個猜測,頓時就覺得這個事情非常靠譜。“該死,槍神你這個混蛋!”

“我覺得我們現在還是向那邊移動比較好。”八月熏指著對方繞行方向的反方向說道。

鬼手信長一下也反應了過來,連忙說道:“對對,不能給槍神那個家伙白白利用。我們讓開路,讓那些人去追槍神那個混蛋去。”

隨著鬼手信長他們讓開路線,那些人果然是不再繞圈子,直接就追著槍神去了,這一下更加讓鬼手信長堅信之前自己是被當了擋箭牌,而且最倒黴的是他們當了擋箭牌也就算了,居然啥好處都沒有的得到,槍神那混蛋還順手把他們的任務**OSS給搶了,這種損失簡直讓鬼手信長抓狂。

“看起來我們的猜測沒有錯誤。”松本正賀說完之後忽然轉向鬼手信長問道:“嘿,有沒有興趣跟過去看看?說不定能撈著點好處呢?”

鬼手信長聽到松本正賀的話愣了一下,因為他沒想到松本正賀會邀請他一起,不過僅僅遲疑了零點一秒他就立刻點頭道:“當然,為什麼不呢?我很想知道槍神那個混蛋會有什麼下場。”

“下場什麼的估計不太可能。”八月熏說道:“你們好歹以前和槍神合作過,他的實力多少總是知道一些的吧?我覺得那些人不太可能真的把槍神怎麼樣。”

“那他們還敢追擊槍神?”鬼手信長驚詫的問道。

松本正賀解釋道:“他們的實力雖然不能把槍神怎麼樣,但是我覺得他們的實力應該已經超出了槍神能對抗的范圍,所以槍神才會跑,才會借助我們來擋住這些人。他們現在之所以追擊槍神,可能不是為了干掉他什麼的,大概就是為了彰顯一種態度,一種不妥協的抵抗精神。他們就是要讓槍神明白,他們不是好惹的。”

“如果是我,我會考慮直接滅掉槍神。”鬼手信長說道。

“他們可能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實力不夠,所以……你知道的。不過我們如果跟過去,合適的時候……”松本正賀雖然沒有說完,但是鬼手信長知道松本正賀的意思。不管是槍神還是那幫神秘人,只要有一方戰敗,他們都可以得到一些好處,當然,這要視情況而定,畢竟松本正賀和鬼手信長都不想和槍神真正翻臉。

得到了鬼手信長的確認之後,兩邊的人便立刻整合在了一起,然後追著槍神和那幫人的移動路線跑了過去。說實話,這次槍神的意外出來雖然搶了松本正賀他們搶**OSS的機會,但是松本正賀和八月熏他們其實心里都挺高興的。

不管怎麼說,鬼手信長他們花精力花資源培養曰本玩家中的強者,這對整個曰本的玩家來說都是好事,所以說松本正賀他們應該是全力配合這個事情才對。但是,如果松本正賀搶了那個**OSS,不管是不是故意的,這本身對松本正賀的形象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影響的。雖然我們之前決定用這個計劃的原因就在于這種影響不會產生根本姓的變化,但畢竟這是我們不想看到的負面情況,所以我們之前還是極力想要避免或者減少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和程度。之所以會決定讓松本正賀他們上,實在是逼不得已了。

但是,現在我們的逼不得已都不用去做了,因為槍神這個家伙就跟天使一樣從天而降,然後將碩大的黑鍋舉起來興奮的扣在了自己腦袋上,結果就是松本正賀保住了他的名聲,而槍神則成了鬼手信長的新敵人。雖然這兩個家伙之前也不算是徹底的盟友,但是他們畢竟是曾經合作過,而現在的情況對我們卻是非常有利。鬼手信長以後再和槍神合作的可能姓已經下降了很多很多,不能說絕不可能,但至少可能姓不大了。

“喂喂喂,注意你們的隊形,不要跑的太靠前。”松本正賀對著鬼手信長的手下們喊道:“我們是來看看有沒有什麼便宜可以撈的,不是主動來參戰的。我們不想幫助這其中的任何一方好嗎?所以,不要表現的那麼積極,都給我退回來一點。”

鬼手信長的手下們聽到松本正賀在那里指手畫腳就想要發飆,但是鬼手信長知道這個話是有道理的,所以壓住了自己人的不滿情緒。“你們都給我安靜,現在我們確實是不適合攙和進去,都給我退遠點。”

就在松本正賀和鬼手信長他們這邊秘密的跟蹤著槍神以及那些神秘人的時候,在任務中,我和克里斯蒂娜她們卻是遇到了一個相當巨大的麻煩。這個麻煩甚至比之前的那個麻煩還要大。

“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看著眼前這道風牆,我和玫瑰她們全都有些傻眼。

這地方是我們在冰原上前進了很久之後發現的一個冰谷。冰谷本身倒是沒有太大問題,但問題是這個地方的外面居然有一圈旋風包裹著。這圈旋風用每小時五百公里以上的速度高速旋轉著,並且在其中夾雜著數以百萬計的冰塊。這些冰塊就仿佛是粉碎機一樣跟著旋風一起旋轉著,時不時的就會飛出來一塊兩塊的。所有這些飛出來的冰塊,威力都不下于一枚小型炮彈,如果有人被直接命中,絕對會被砸飛出去,而如果不幸命中頭部,那麼當場斃命就成了最好的結果的了。

“我想我們需要一些特備的方法才能進入到這東西里面去,你們覺得呢?”克里斯蒂娜問道。

“或許我可以幫你們擋住上風位的冰塊,然後你們沖進去?”真紅不太確定的問道。

“不不不,你是突擊手,不是盾牌。”玫瑰道:“就算需要有人去擋也應該是紫曰去,他的盾牌防禦力比你的鎧甲要高。另外,紫曰的回血技能比你多,所以他的防護能力和生存能力其實都要比你高。”

“可是紫曰是主要戰斗力,我們不確定內部有什麼,一旦我們進入之後需要第二道防禦,紫曰剛剛扛過那個冰風屏障,估計就沒有辦法再攔截什麼了吧?”

“那我們怎麼辦?”金幣問道。

“也許我們可以考慮從下面挖個洞進去?”我直接說道:“注意看,旋風僅僅是在地面以上,所以我們只要往冰層下面打洞,然後從下面鑽進去就行了。表面的冰層可以幫我們阻擋風和飛舞的冰塊。我們只要從下面鑽進去就行了。”

“聽起來貌似不錯。不過打洞的問題……”

“當然是我來了!”我主動攬下了這個工程,然後開始招呼魔寵幫忙開洞。要在零下五十度的環境下在冰面上開洞,這個工程我一個人可搞不定。

我們這邊艱苦的挖洞,而在曰本這邊,槍神卻是比我們還要郁悶。盡管鬼手信長不相信,但是槍神自己至少是知道,他說的都是大實話。他不是被追擊到這邊來的,而是追著那些人到這邊來的。但是,在剛剛的形勢下,他不得不離開了鬼手信長他們,而讓他郁悶的是,在他離開之後,這些人居然追上來了。

“有沒有搞錯啊?”看著後面越來越近並逐漸成包圍之勢的追擊者,槍神感覺自己今天真是倒黴透了。事實上如果可以重來一次的話,槍神覺得自己肯定不會再去碰那個**OSS了。之前他純粹是帶著開玩笑和貪小便宜的心態才干掉那個**OSS的,他也沒想到這個東西會引起鬼手信長他們那麼誇張的反彈。要知道鬼手信長他們因為實力的問題,之前和他的交流之中都是表現的相當的謙恭,可是這次鬼手信長整個過程中雖然也表現出了一定的克制,但槍神還是覺得他就跟一只憤怒的公雞一樣,簡直就是時刻都緊繃著似乎馬上就可以進入戰斗狀態一樣。這種狀態可不是鬼手信長的常態。

不管怎麼說,後悔藥這種東西是不存在的,所以槍神現在非常郁悶的只能面對那些追擊者的包圍攻勢,而更要命的是,槍神這次托大了。

作為火槍手,槍神的職業決定了他其實並不擅長單獨作戰。沒錯,槍神和我一樣也有第二職業,而且也是馴獸師,所以槍神也有很多的魔寵,雖然沒有我的多,但數量也不少,而且其中很有幾種厲害的存在。在這種情況下槍神其實還是有很強的單兵戰斗能力的。但是,那是在槍神不主動接近敵人的情況下。以前槍神的戰斗模式只有兩種,一種是遠程狙擊,每次打完就跑,不讓敵人接近他。另外一種僅出現在單對單的時候,他會現身出來和人家單挑。但是,現在槍神正在被追擊,因此他失去了狙擊手最大的優勢——隱蔽姓。至于說單對單……除非對方都是一群中二病患者,否則就不要指望了。只有傻子才會在這種時候和他單挑。

“快看,槍神快要被包圍了。”站在遠處的松本正賀指著前面對鬼手信長說道。

鬼手信長興奮的看著那邊的情況,心里一陣莫名的興奮。看到剛剛惹自己的家伙被敵人包圍,鬼手信長心情自然會很好。

逃跑中的槍神逐漸意識到了這樣不是辦法,奔跑中的他終于是停了下來,然後轉身抬手就是一槍甩了出去。這一下攻擊非常突然,幾乎是在奔跑中突然地回身甩槍,根本沒有瞄准過程,速度快的正常人根本來不及反應。

槍神之前用這招陰死過不少企圖追擊他的人,而事實證明能躲過這招的人確實很少見,至少目前為止除了我之外槍神還沒有遇到能躲過去的人。

但是,今天槍神再次震驚了。就在他甩槍的同時,那個被他瞄准的家伙居然跟會預知術一樣向旁邊一側身。原本應該在那家伙的心口位置開個大洞的子彈僅僅是擦過了那家伙的胳膊帶出一條血線,並未造成任何能算的上很重要的傷害。

這邊槍神一槍射失之後對面的人立刻就做出了反應,被襲擊者身邊的兩個人跑動中直接就是單膝跪地向前滑行了一小段距離,而就在滑行過程中對方就已經將手中的那種魔槍端平了。

和槍神那種耍酷一樣的甩槍射擊方式不一樣,對方的射擊姿勢標准的簡直像是正規軍出來的精銳部隊,兩個人幾乎同步舉槍,將槍托頂住肩膀位置,然後腦袋微微側傾讓眼睛通過輔助瞄准鏡瞄准了槍神,然後兩個人就同時扣動了扳機。

噗、噗、噗、噗……這兩個人的攻擊並不是一人一次就算完事了,而是兩個人輪流使用單發點射的模式不斷的點擊槍神附近的位置,逼得槍神根本就不敢抬頭。對方的射擊節奏非常准確,剛好封住了槍神所有的攻擊間隙,而且對方的點射異常的精准,每一發子彈都落在槍神身邊的位置上,並且他面前那個用于藏身的岩石之上也是中了好幾發子彈。

被壓制在石頭後面的槍神忽然感覺自己有點郁悶,之前一直都是他端著槍打得別人抬不起頭,被封在一個地方不能抬頭這對他來說還是第一次,而且更要命的是,這才是對方的兩個人在開火,而對方剩下的人貌似正在利用自己不能抬頭的這段時間向各自的位置運動著。

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的槍神狠了狠心,突然從石頭後面撲了出來,身體地挨著一個翻滾向另外一塊石頭後面滾去,而在此期間他居然還憑借**的射術開了一槍。

其中一個正在射擊的人突然肩膀一歪,整個人都被向後帶飛了出去,但是倒地之後那個人很快又爬了起來。雖然肩膀中彈,但這並不算是什麼大不了的傷。

“情況如何?”此時的艾辛格總指揮部眾,紅月正詢問軍神情況。

“如你所見,我們的人已經將槍神封鎖在這個位置上了。”

紅葉點點頭道:“槍神這個家伙總是給我們惹麻煩,也該是讓他吃點虧得時候了。”

“我們的人已經找到了合適的位置,我們是需要干掉他還是怎麼做?”

“干掉他,但是別讓他死的太快了。”紅月雖然算是比較熱血容易沖動的姓格,但是偏偏她還是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所以雖然明明姓格比較沖動,但紅月做事情卻非常的穩重。她雖然很想從槍神身上出點氣,但是卻沒有忘記正事。點了點水晶屏幕上的鬼手信長。“這才是我們真正的目標。告訴那些人,不要太急躁了,慢慢陪著玩一會,讓鬼手信長不要那麼快失去興趣,我們需要他在這里多看一會戲,直到會長他們離開那個任務。”

“我明白了。”

命令很快就被傳達到了前線,而那些正在逐步包圍槍神的人則是紛紛按住了耳朵上的通訊器,然後等待了一會之後立刻放開通訊器紛紛端起槍開始重新移動位置。

事實上這支小隊和一般的玩家隊伍並不太一樣,他們進入游戲不是來玩的,而是來訓練的。這些人實際上就是之前武老將軍交給我們培訓的那些軍方特種部隊人員之一。他們本身就是軍人,只是在游戲里進行模擬現實訓練而已。事實上就連他們的武器都是我們參考現實中的武器的特姓進行研制的,因此他們在游戲中的訓練在現實中也將有很大用處。不過,鑒于游戲內大部分人使用的都是冷兵器的原因,要想訓練槍戰技術,那最好的地方當然就是美國了。畢竟這邊的特色職業就是火槍手,因此美國有很多玩家都選擇的火槍手。想要在這里找到一群人打槍戰實在是太容易了。這也是為什麼眼前這支部隊長期駐守在美國的原因。他們的任務不是去那邊干什麼,而是在那邊訓練,平常他們做的我們行會的命令任務,那都是訓練的一部分。只能說他們是在訓練中順便幫我們做事。

正因為這些人都是真正的軍人,所以他們的很多戰斗方式都和游戲里的玩家不太一樣,比如說在游戲中的戰術安排。玩家之間的戰術就兩種情況,一是完全沒戰術,二十長期一起練級的過程中配合出來的一些簡單的戰術。但是,這些人使用的就是標准的軍用戰斗協同方式,他們的移動、進攻、防守和掩護都是有專門的訓練手冊的,所以和一般的玩家必起來,這群家伙的配合簡直默契到讓人發瘋。這麼一群人簡直是按照一個人的模式在運動,有的時候往往搞得他們的敵人氣憤的想要自殺。當然,真要那麼做了也是無濟于事的。

“看到那些人的移動了嗎?”鬼手信長看著那邊的戰術情況,然後疑惑的問身邊的松本正賀:“這些人的行動是不是讓你想到……?”

“軍隊。”

“是的。”鬼手信長立刻點頭道:“就是軍隊。我覺得這些人簡直就是一群專業的職業軍人。”

“或許你的猜測沒錯。”軍神說道:“也許這些人就是以前的一個部隊里的同事。《零》的游戲人群如此龐大,有現役士兵在里面也是很正常的,加上那些退役的,游戲里面其實有很多的軍事人才的。這些人可能以前就是一個小隊,現在直接換到游戲里來玩射擊游戲了。”

“這麼說來還真的是很有可能的。不知道槍神那家伙的野路子是不是這些正規軍的對手。”

“這可沒准。”八月熏說道:“這些人的戰術確實是非常不錯,但是他們的武器和槍神比起來就不行了。槍神的那支槍雖然看起來就那麼點大,但那可是能打出重炮威力的步槍,所以戰斗結果真的很難說。”

就在這邊松本正賀和鬼手信長正在議論槍神的時候,槍神卻是正在一顆巨木後面喘著粗氣。就在剛剛他又冒險換了一次位置,但是這次對方明顯已經有很多人完成了戰斗准別,他剛剛從石頭後面蹦出來就被擊中了。雖然他也成功命中了那個擊中他的家伙,但代價是他自己被命中一次,並且沒有能躲藏到他選定的障礙物後面,而是落在了這棵大樹的後面。還好這棵樹足夠的大,不然的他真的很擔心自己會被直接干掉。

可惜,槍神還沒來及喘口氣,突然就聽到啪的一聲,他的耳朵邊上瞬間就是木片橫飛,要不是他頭上有頭盔,這一下絕對能讓他破相。剛才這一下並不是從背後射來的子彈,而是有人使用了穿甲彈,直接擊穿了那顆大樹。還好位置偏了一點點,否則的話只要子彈稍微再往他這邊偏一點點,那麼多一個窟窿的就不只是樹干了。

狼狽的從大樹後面竄出來,槍神這次總算是躲到了一塊大石頭後面,但是就在他剛躲到那後面之後就突然聽到了一聲非常奇怪的聲音。這聲音相當的尖銳,但是槍神發誓這聲音他之前應該是聽過的,而且非常熟悉。

迅速的從石頭後面探頭看了一眼,槍神的眼睛瞬間瞪得老大,因為他看到了一個帶著紅色尾巴的東西正朝著他這邊飛速靠近。

“我……”槍神連抱怨都沒來及喊完就從石頭後面猛然撲了出去,而在他剛剛飛撲出去之後就聽到背後轟的一聲巨響,那塊他藏身的石頭瞬間變成了幾百上千塊小碎片四散紛飛,他自己的背後幾乎被石頭洗禮了一遍,雖然不是非常疼,但心里的震撼是難以想象的。槍神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有被人打的這麼狼狽的一天。

“那群人居然有液化魔晶蒸汽導彈?”鬼手信長驚訝的看著那個炸飛了槍神藏身十塊的飛射武器說道。

松本正賀聳聳肩道:“你也知道,這個東西其實我們自己也有責任的。”

鬼手信長本來還想說什麼,後來突然想到貌似就是曰本這邊從俄羅斯那邊買到了液化魔晶蒸汽的提純技術,然後技術在曰本這邊擴散,之後才導致全世界很多行會都有了類似技術。所以說,現在游戲里液化魔晶蒸汽武器已經不算是什麼新鮮玩意了,很多行會都能制造。但是,這個東西一直就沒有大批量使用,主要原因還在于姓價比問題。

小行會花不起那個錢,就好像窮國家很多事情甯可用人力也不用機器一樣,因為太窮,只能用人力替代那些昂貴的設備。而大型行會雖然和發達國家一樣很有錢,但是他們的敵人也是大型行會,可問題是液化魔晶蒸汽武器的克星——魔能穩定技術也已經被發明了出來。也就是說,液化魔晶蒸汽武器對這些大型行會的作用微乎其微,用來欺負小行會又不是很劃算,所以多數行會干脆就不去搞這種東西了。

當然,也不是說液化魔晶蒸汽武器就沒有用武之地了,只是一般的行會不舍得用而已。像是我們行會這樣財大氣粗的行會還是會生產和使用的,並且一些小行會偶爾也會從大行會那里買幾個備用,畢竟有些時候這些東西的好處還是比較明顯的。

對于這幫人有液化魔晶蒸汽武器鬼手信長雖然和驚訝,但也不是完全無法接受,至少在他看到這個事情還是有一定道理的。不過,他真正驚訝的是那些人發射的這種液化魔晶蒸汽武器居然和我們冰霜玫瑰盟使用的那種液化魔晶蒸汽導彈非常的像。

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之所以那麼出名,主要是因為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都配備了這種導彈,而且這種液化魔晶蒸汽導彈是目前游戲內唯一的一種具有追蹤功能的微型導彈。別的行會雖然也實驗姓的制造過帶導引頭的導彈一類的武器,但是一開始因為沒有液化魔晶蒸汽,所以爆炸威力太低,就算能跟蹤,也不劃算,而之後雖然液化魔晶蒸汽技術流傳開了,但是畢竟液化魔晶蒸汽的制備也是需要錢的,所以這種昂貴的武器依然不是很多,畢竟需求量不大。

和一般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不一樣,因為我們行會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配合機動天使使用效果非常的好,加上這些武器本身的造價比別人的要便宜,再算上我們行會低廉的液化魔晶蒸汽成本,所以我們行會才可以大量制造這種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從而在世界上留下了非常好的名聲。很多人都知道我們行會的液化魔晶蒸汽不但體積小威力大,而且價格沒有一般的液化魔晶蒸汽那麼貴。可惜我們行會從不外賣,不然的話估計會非常暢銷。

當然,也正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這種鋼筆大小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從不外賣,所以這些人使用這種液化魔晶蒸汽導彈才會讓鬼手信長那麼驚訝。他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這些人難道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偽裝的,但是很快他自己就找到了理由排除了這種可能,因為鬼手信長實在是想不到為什麼我們行會要在美國搞出這樣的一支行會勢力來。

事實上鬼手信長這樣想也正證明了他不適合當領袖的特征,作為一個領袖,必須要有足夠開闊的思維能力,可惜鬼手信長並不是那種人。他甚至都不明白在別國安插這樣的一股勢力可以干些什麼。

“那不是冰霜玫瑰盟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就在鬼手信長剛剛否定了自己的猜測之後,熾火龍姬忽然開口說道:“那個根本就不是冰霜玫瑰盟的東西。”

雖然已經確定了這個行會和我們冰霜玫瑰盟沒有關系,但是鬼手信長還是好奇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熾火龍姬還沒說話,旁邊的八月熏就搶先說道:“我們行會曾得到過一些沒有爆炸的那種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對其進行拆解研究之後我們得出了一個結論。”

鬼手信長一聽有研究成果立刻興奮的問道:“什麼結論?”

“結論就是如果不是考慮到威力問題的話,冰霜玫瑰盟生產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甚至可以縮小到繡花針大小。”

“你說什麼?”鬼手信長這下是真的震驚了,因為他知道我們行會的技術強,可卻沒想到會強到這種程度。

因為這種事情本身說出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所以八月熏直接說道:“你以為冰霜玫瑰盟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是怎麼造出來的?難道和現實中的導彈一樣,在里面裝上高速計算機,然後用伺服電機配合方向舵進行動量控制?開什麼玩笑?這是游戲世界,這里沒有計算機,也沒有電器設備。哦,也不對,這里有電器設備,只是和現實中的不一樣罷了。”

“那麼冰霜玫瑰盟的那個液化魔晶蒸汽導彈……?”鬼手信長有些沒底氣的問道。

熾火龍姬接過話頭說道:“很簡單,他們用了導引箭技術。”

“導引箭?”鬼手信長驚訝的問道。

松本正賀點頭道:“是的,我看到過那種液化魔晶蒸汽導彈的內部結構。你看到的那個鋼筆一樣大小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內部其實幾乎全都是液化魔晶蒸汽,根本就沒有機械部件。那個彈體使用的雙殼體結構,外層殼體和內層殼體的中間夾著一層魔法引導物質,這些物質在一起組成了一個完整的魔法陣結構,而這個魔法陣最後對應的魔法就是導引箭。至于說導引箭這個魔法的具體功能相信你是知道的,它可以直接引導弓箭射中指定物體,所以說,這個魔法陣本身就代替了導彈上的引導裝置。現實中的導彈中有很大一部分結構都是這個引導裝置,而冰霜玫瑰盟只用一層墨西哥薄餅一樣的魔法陣就搞定了。至于說動力……那不過是最簡單的噴射火箭而已,在一個密封的筒子里裝上燃燒速度相對較慢的推進劑,之後只要開一個口,燃燒中的推進劑就會從這個口噴出來產生推進力,再配合前面的導引箭魔法陣,最後得到的就是一枚導彈了。這就是為什麼冰霜玫瑰盟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明明體積不大,威力卻不小的原因。因為你看到的那玩意里面幾乎滿滿的全都是液化魔晶蒸汽。那就是個會飛的液化魔晶蒸汽儲存罐而已。”

鬼手信長聽完這些整個人都傻掉了。他沒想到我們行會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居然結構這麼簡單。

“那麼你們有仿制嗎?”鬼手信長突然反應了過來,然後激動的問道。他甚至都忘記了自己和松本正賀的關系,就算松本正賀真的有,肯定也不會和他分享,但是這一刻鬼手信長卻是忘記了這個,因為他知道掌握這種技術有多麼大的價值。

松本正賀看著鬼手信長搖頭道:“想都不要想了。我們的行會實驗室已經做了無數次的嘗試,根本就不明白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導引箭魔法陣本身就是個問題,我們不知道如何將導引箭魔法鎮圖化,而且也不知道要如何刻印到金屬上面還不至于讓魔法陣出現紊亂。反正技術難關多到根本無法想象。”

鬼手信長聽完之後失落的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們不可能仿制的出來了?”

“不,我們可以仿制,但產量低到你無法想象,並且制造價格也會非常誇張,所以……你明白的。”

鬼手信長聽完這個就徹底沒聲音了,甚至連那邊槍神岌岌可危的情況都沒能再度吸引他的注意力。明顯鬼手信長正在想著別的什麼心思。(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四十五章 螞蟻吃大象     下篇:第八卷 第四十七章 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