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零四章 一箭N雕的計劃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零四章 一箭N雕的計劃

“你的提議可以讓中日兩國玩家在明面上進行有限合作,這樣的話,比起我們暗地里的引導要更為好控制一些。不過……”

“不過什麼?”松本正賀有些緊張的看著我問道。

“不過要做到這一點,你們這邊的工作可能會非常的麻煩。中國玩家那邊因為本身好似戰勝方,所以抵觸情緒肯定是有的,但是只要利益足夠大,大家也不是不能合作。但是日本這邊……”

“不,我們這邊更沒問題。”八月熏搶在松本正賀之前說道。

我和克里斯蒂娜都是略帶詫異的看向了八月熏,而八月熏也是立刻解釋道:“雖然很早就成了冰霜玫瑰盟的一員,但我畢竟是個日本人,我生在日本,長在日本,所以我對日本人的了解要超過你們。”說到這里八月熏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後才接著說道:“盡管日本文化受中國文化與西方文化的影響很嚴重,但我們並未全盤接受外來文化,而是將外來文化轉化為了自己的文化。日本玩家有著自己的一套處世為人的策略。首先第一點,我們日本人是從不記仇的。被打了,那就說明我們不如別人,與其因為記恨對方而一直被欺壓,不如干脆接受對方的思想和文化,然後學習他們,並趕超他們。當自己強大起來後,有實力和對方叫板了,那個時候再一鼓作氣打回去,這就是我們日本人的觀點。當然,我說的這是民族特征。不是個人特征,畢竟哪個國家都有沖動的人和沉穩的人,只是比例多少的問題而已。

第二,我們日本人尊敬強者。雖然紫日會長你在日本的名聲非常不好,被人認為是大惡魔,但其實很多人都是一面恨著你,一面又非常的崇拜你。這種思想決定了,如果有可能與你和解,日本玩家的抵觸情緒不會像想象中的那麼大。”

“聽你這麼一說貌似還真的很有道理啊。”雖然我和克里斯蒂娜都不是日本人,但是我們多少還是知道一些日本的民族特征的。這個國家很擅長學習別人的先進理論或者技術。而且他們確實是每次被打了之後就對戰勝他們的國家特別的友好。完全看不到反抗情緒。這也是很多中國人都喜歡說日本人有奴性的原因,因為每次他們被人揍了總是會屁顛屁顛的跟著對方給人家當馬前卒,二戰後的日本就是這麼侍奉美國的,而中國每次和美國出現什麼矛盾或者摩擦。都是日本沖在前面幫美國人出手給中國找不痛快。所以說。日本人的這種民族特征倒是非常的明顯。至于說尊敬強者。這和第一條其實就是一個表現的兩種方面。正因為不會記仇,所以才會尊敬打敗他們的人,反過來。因為尊敬強過自己的人,所以就不會去記恨對方。這完全是一體兩面的事情。

根據八月熏得描述,我們要是想要促成兩國的合作,那麼最需要說服的反倒不是日本玩家了,而是中國玩家,因為日本玩家壓根就不恨我們。他們和我們為敵的最大原因在于我們一直和他們存在利益沖突,而且國戰系統一直在有意的引導各國之間的混戰,所以說兩國玩家之間的沖突並不是單純的仇恨造成的,至少對日本玩家來說不是這樣。

“如果說你們這邊不需要說服的話,那麼,我們這邊的問題應該也不大。國內的戰斗力基本上都集中在幾個主要行會手里,而這些行會的首領多數都是以我們冰霜玫瑰盟馬首是瞻的,而且他們都是一些比較明事理的人,利益大勢什麼的看的比誰都清楚,不會盲目的因為所謂的民族仇恨而白白放棄掉到手的利益。不過這種事情我是不敢打包票的,必須要現場和那些人談一談,具體的情況還要具體對待。”

“日本這邊的話,我也可以召集一些行會首腦過來分析一下厲害關系,雖然可能會有部分人又抵觸情緒,但是我認為最後多數人會跟著我干。”

櫻雨神雛補充道:“其實我們這邊有人不跟著我們干也不完全是壞事,如果一直都是打順風仗,那些人跟著我們就好像是一群吃喝玩樂的狐朋狗友一樣,看起來一大群,關鍵時刻可能完全派不上用場。我們正好可以利用這次的機會做一下內部的整合,淘汰掉一些跟著我們混吃喝的家伙,將組織凝聚力加大,最終形成一個以新黑龍會為核心的緊密聯盟,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的狀況。”

櫻雨神雛這話說完我們都是表示贊同。日本這邊的情況現在看起來好像發展的還不錯,但其實真的是相當不好。

之前松本正賀倒台之後鬼手信長上位,而我們冰霜玫瑰盟看准了鬼手信長帶領的日本玩家在屢遭重創之後開始對鬼手信長產生了不信任,伺候我們重新扶植松本正賀上位,並且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是,當時因為鬼手信長只是遭到了日本玩家的不信任,並非完全被日本玩家所拋棄,因此我們扶植松本正賀的時候也不敢做的太過分,至少不能像以前那樣直接成了一個超級行會。畢竟在有多個選擇的情況下,是不會有人心甘情願的去服從你的管理的。

就因為日本當時的情況,我們只能讓松本正賀以行會聯盟的形式開始擴張勢力,也就是說,那些加入到松本正賀麾下的都是一些完整的行會,他們只是因為松本正賀目前的領導起到了正面積極的作用而一直選擇跟隨在松本正賀的身後而已。從組織形式上來說,他們和松本正賀根本沒有絲毫的從屬關系,更多的應該說是一種合作關系。

隨著之後我們的日本戰略逐漸展開,冰霜玫瑰盟控制的勢力逐漸退出日本地區。而松本正賀借著這個“光複行動”在日本積攢了大量的人氣,而且他自己成立的新黑龍會也確實是得到了一批真正的狂熱型的日本玩家的支持。這些人有的是加入了這個新黑龍會,有的則是成為了新黑龍會的附屬行會,反正就是徹底跟著松本正賀干了。但是,這些人畢竟只是少數,多數的日本玩家其實還處于一種被眾多分散的行會會長們所控制的狀態。

嚴格意義上說,此時以松本正賀為首的這個團體的組成形式更接近于美國的政府組成形式,也就是一種類似于聯邦制的狀態。這些跟著松本正賀的行會就相當于是一個一個的州,而他們這個聯盟就是聯邦國家,松本正賀在這里更像是議會里面的議長兼總統這樣的一種形式。而那些跟著他的行會的會長們說白了就是議會里面的各州代表。

在這種情況下。因為我們和松本正賀一直在唱雙簧,所以松本正賀所領導的勢力的戰績其實一直要比鬼手信長領導的那些人的戰績要漂亮很多,畢竟鬼手信長的戰績都是實打實的真打出來的,而他們又不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對手。戰績能好看才怪呢。相反。松本正賀他們的戰績其實都是虛的。他們和我們之間的戰績轉換不過是一種左手倒右手的形式而已,表面上看是日本玩家從我們冰霜玫瑰盟這里拿到了一些東西,但因為這些東西一轉手就到了松本正賀麾下。所以實際上等于還是在我們手里攥著,只是將利益從名為冰霜玫瑰盟的這只手轉到了名為新黑龍會的這只手里而已。

我們的這種作秀一樣的戰斗結果,當然是要比鬼手信長那邊的實戰結果要漂亮多了。所以松本正賀這段時間在他們這個“大議會”之中的地位一直都在提升。

但是,無論地位如何上升,議長永遠都是議長,除非搞政變,不然的話松本正賀永遠成為不了大獨裁者。他的命令符合現在那些追隨他們的日本玩家的利益,所以這些人才會跟著他,但是,即便是有我們冰霜玫瑰盟配合松本正賀唱雙簧,這種左手倒右手的事情也不可能一直做下去。所以,如果我們不能讓松本正賀轉變他在日本的地位,真正的凝聚一幫人,成為他真正的手下,那麼松本正賀只要出現任何嚴重一些挫折,他的這個聯盟立刻就會散架。

正因為這樣,我們才意識到櫻雨神雛說的非常有道理。

現在讓日本玩家放下心中的那點不快,然後和我們中國玩家合作,一起去對付俄羅斯人,這種事情可以說從一開始就有點逆水行舟的意思。因為情緒上的抵觸,以及利益上的不確定,因此,可以預見,一旦松本正賀真的提出這樣的要求,那麼這些跟隨他的行會之中肯定會有不少人選擇脫離松本正賀的控制。畢竟他們本來只是因為利益才湊上來的,一旦覺得得不到利益,反而要虧本,他們自然就會立刻放棄對松本正賀的支持去找他們自己的利益,至于松本正賀會損失什麼,他們根本就不在乎。說句難聽的話就是:“你死不死我不在乎,只要我沒損失就行了。”

當然,這樣的人不可能是全部,所以,如果松本正賀真的要宣布這次的計劃並拿出來討論,那麼最後必然是還會剩下一部人堅持跟著松本正賀的。這些人不一定就是真的死心塌地的想要跟著松本正賀一條道走到黑,但是,可能是出于賭徒心理,也可能是出于個人品質中的某種良知,反正這些人會暫時相信松本正賀,並跟隨他去冒險。而一旦這次冒險成功,並且得到巨大的利益,那麼,這些人就會迅速轉變成為松本正賀真正的死忠,至于那些之前不肯合作的人嗎……在松本正賀成功之後,這些人多半是會厚顏無恥的像蒼蠅一樣重新圍上來的,但是這個時候松本正賀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對這些行會進行大刀闊斧的調整了。不想要利益的就滾蛋,要想跟著我們混好處也行,接受改編就可以了。這種安排很強硬,但是攜大勝之勢,反對的聲音將非常微弱,因為這些行會也不是他們會長一個人說了算的。行會下面的會員們雖然平時都是被會長代表著,但誰說被代表的人就不會發出自己的聲音呢?在那種大勢所趨的情況下。有什麼人敢和松本正賀對著干,他們的會員估計就是第一個跳出來跟他們過不去的人。

所以說,櫻雨神雛的這個想法其實非常有用,而且提前想到這些,正好可以有針對性的做出一些安排。

正好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有一套通迅樞紐,這玩意雖然正常來說是不上線的,但是臨時啟動一下也不是不行。我們直接就用這個樞紐當成通訊器連接了艾辛格那邊的軍神,然後讓軍神將玫瑰、紅月她們以及行會里的所有高級領導層和智囊團全都召集了起來。

雖然我們那邊的人分散的比較厲害,但是幸好大家都在通迅覆蓋范圍內,所有直接就開通了聲訊會議。多數人可以直接視頻通訊。少數一些不方便回城的就只聽聲音。

大家集合好了之後我就將這次松本正賀的提議以及櫻雨神雛提出的那些想法都和大家說了一下,而這話一出口,果然是立刻頻道里就炸鍋了。

“讓中日玩家合作?這個目標有點遠大啊!”紅月明顯是不相信這種計劃能成功。

和紅月有著相同態度的人當然有不少,但是我們行會一直以來強調的就是高素質。所以大家也都沒有冷嘲熱諷什麼的。都是就事論事。有些人即便是不相信,也說出了自己的意見和各種疑點。

其實這種事情要是我剛一說大家就全票通過了,那才叫不正常呢。能提出反對意見至少說明我們行會的領導層都有真的在努力為行會的未來而思考著。不是一群只會拍馬屁的應聲蟲。

雖然大部分人都對這個計劃不看好,或者是干脆就是反對這種行為,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反對,而讓我最高興的是,本行會地位最高的幾個人都沒說話。

在下面稍微第一級的領導層都說完了自己的意見之後,我們的最高級領導層才開始真正的表達自己的意思,而下面的其他領導層人員而是自覺的開始認真傾聽他們的發言。

“這種事情倒不是不能做,只是難度太大,我覺得實現可能微乎其微。”鷹開口道:“紅月之前也說了,這個目標有些遠大,如果是長遠計劃,我不反對。用幾個月的時間慢慢籌劃,我覺得我們能做到。但是突然之間馬上就要一起行動,這種時候別說是說法大家跟著我們干了,即便是只做戰前動員都有些太倉促了。”

“這個事情我倒是覺得正因為倉促,所以才有實現的可能性。”說話的是素美,作為本行會的智囊團代表,素美雖然人不大,但是說出的話在行會里還是相當有分量的。看到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過來之後素美就跟著說道:“其實太複雜的東西說了也沒用,我們簡單一點。紫日哥哥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不用說了,各位都心知肚明,而我們的會員對紫日哥哥的信任度也是非常的高,可以說,紫日哥哥如果說讓大家去集體自殺,大家都會立刻去自殺,然後複活回來再來問到底為什麼。這就是紫日哥哥的強大號召力帶來的優勢。”

素美說到這里突然被金幣給打斷了。“我明白了。就因為大家會盲目的相信會長,所以不管我們的命令有多不靠譜,我們的會員都會選擇先照著命令去做,之後再問原因。畢竟之前由會長發布的命令從未給出過錯,因此大家都會第一時間相信會長的決定,即便是有疑問也會暫時壓制住。”

素美點點頭跟著道:“所以說,這種快速行動反而最能成功。只要這次中日玩家突然行動起來,突襲俄羅斯人的研究所,然後將資料弄出來,這樣就等于是說好處到手了。而一旦這些好處到手,再跟會員們解釋也就簡單多了。畢竟實打實的利益已經放進自己家里了,這比什麼解釋都有力。”

“我還是覺得有問題。”修羅紫衣開口說道:“我承認,關于本行會玩家的部分,你們說的很有道理,而且我相信,只要東西到手,會員們根本就不用解釋,他們看到好處之後就會自然明白當初的原因。但是,你們的計劃是要中日玩家聯手。不是冰霜玫瑰盟和新黑龍會聯手,所以我們自己的人調動起來沒問題,其他那些行會會跟著我們一起干嗎?另外,即便是我們真的調動了那些行會,而日本方面松本正賀也成功調動了日本玩家和我們配合作戰,這樣的話,搶到那些技術我覺得問題不大,但是,技術到手之後要怎麼分?如果全部由我們掌握,那就是說日本方面完全是在做白工。這樣一來松本正賀的整合計劃就無從談起了。反倒是可能將松本正賀徹底搞臭。作為我們好不容易培植起來的重要棋子,只為了這點技術就損失掉松本正賀是不是丟了西瓜撿芝麻的行為呢?但是反過來,如果將技術複制一份也給日本那邊,那麼技術擴散了怎麼辦?這些東西剛剛會長已經解釋過了。其中包括相當危險的複合魔法陣疊加技術。可以說這是魔法學里面的基礎科學。在這種技術方面有任何一點的突破都將意味著整個魔法領域的大踏步前進。這種危險的技術外泄。難道造成的危害不會超過我們獲得的利益嗎?我希望贊成這個計劃的人可以解釋一下這兩個問題要如何解決。”

“我支持這個計劃。”一直沒說話的玫瑰忽然開口了。“這個計劃其實可行性很高。我們自己行會這邊就不說了,素美剛剛分析的很透徹。至于說外行會的問題嗎……這其實根本就不是個問題。”

“請解釋一下。”

“很簡單。中國玩家人員很多,但精銳力量其實非常集中。而且我們即便是要去搶奪技術,也不可能讓全中國的玩家一起上吧?真的需要行動的肯定還是那些精銳力量,而作為中國地區的精銳力量的核心,我們冰霜玫瑰盟直接出動之後,需要的只是剩下的北方聯盟和其他幾個主要行會派出自己的主要精銳就可以了。至于說常規部隊嗎……保衛家園也是需要人手的,所以他們根本就不用動。

我們再來說調集這些精銳的辦法。這些精銳玩家肯定是聽命于他們自己的會長,而我們只需要說法這些會長就行了。能當上會長的肯定不會是那種白癡一樣的人,必然是懂得權衡利益關系的。所以,我覺得這些會長們是比較好說服的。讓他們調集人手和我們一起戰斗的問題,我覺得問題不大。當然,那些會員們多半會不理解,但是這種事情其實根本沒必要讓他們知道詳情。”

“作為行動人員,不讓他們知道詳情要怎麼戰斗啊?”修羅紫衣問道。

玫瑰解釋道:“只要有他們會長的調令,還有告訴他們這次是配合我們冰霜玫瑰盟一起作戰,以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名聲,他們自然會跟著我們一起行動。等到了俄羅斯那邊,可以讓他們負責外圍牽制之類的任務,也就是減少他們和日本玩家碰面的機會,這種情況下他們的想法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意義,因為它們壓根就不會碰到日本玩家,甚至都不知道我們在和日本玩家進行聯合行動。”

修羅紫衣點點頭道:“這個問題算是解釋清楚了,那麼技術擴散的問題呢?”

“關于這個問題我來解釋一下吧。”我直接接過話題說道:“這個技術根本就不會擴散,而原因也很簡單。技術資料這種東西不像裝備或者物資,它不是實體化得物質,因此並不需要分配。就算我們將技術資料分配給日本方面,難道日本玩家會要求松本正賀將資料複印出來每個人發一份?顯然不可能嗎。這些研究資料都是理論性的東西,對玩家的直接幫助幾乎為零,這些東西只有在那些技術人員的手里才有用。但是,日本方面的技術人員有哪些呢?簡單點說就只有兩部分。一部分是鬼手信長的人,另外一部分是松本正賀的人。

松本正賀的那些技術人員說白了就是我們幫他們組建起來的,而松本正賀是可以光明正大的下達保密命令的,這些技術人員也不會白癡到將這些重要的資源拿出去亂顯擺,所以說,東西最後如果到了松本正賀的技術部門,那其實是不會任何問題的。因為松本正賀的人其實就是我們的人,到了松本正賀那里,就是等于到了我們這里,根本沒有多大區別。”

“那鬼手信長要是也要呢?”大鍋飯忽然問道。

“那就直接拒絕他。”我很直接的說道:“鬼手信長和松本正賀現在的關系算不上多麼融洽。說真的,有時候我覺得他們之間的仇恨比我們之間都要大,所以松本正賀可以光明正大的拒絕鬼手信長,畢竟東西是松本正賀帶人搶回來的,鬼手信長肯定不可能一開始就跟著松本正賀一起去搶,畢竟這次是要和我們合作的,鬼手信長是不可能和我們合作的,所以他們也肯定不會參加這次行動。那麼,他們沒有出力,好處到手了卻要一起分。鬼手信長拒絕他就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壓根就不會有人覺得有什麼不對的。甚至于我覺得鬼手信長壓根就不會來要這個技術,不是他不想要,而是他知道要了的話除了被打臉不會有任何的結果。”

“那那些跟著松本正賀一起行動的會長們要是要呢?”

“我之前已經說過了,這次行動除了是我們將中日合作的行為明面化之外。還是松本正賀對以新黑龍會為核心的利益集團的篩選整合。在這次行動之後。就算他們不會立刻合並成一個超級行會。至少也會保持一種緊密的結合狀態,而日本玩家之前在第一次松本正賀時代的時候就是被黑龍會統一管理著的。當時的日本行會都沒有自己的研究機構,因為黑龍會將所有的研究人員都集中到了一起以加強研究力量。避免重複研究帶來的無謂消耗。這種安排當時看來是很不錯的想法,但是,問題也隨之而來。鬼手信長上台之後沒有能盡快了解這個科研體系的重要性,作為一個莽夫,他壓根就不重視這些東西,結果導致這個機構自己瓦解了。但是,之前的習慣已經養成,日本地區的行會基本上都沒有自己的研究機構,即便是因為當初黑龍會的研究機構解體導致這些小行會有了一些自己的研究所,但是這種各自為戰的狀態能研究出什麼來真的是很成問題。所以,綜合來說,日本地區的研究機構其實大多都不健全,真正有能力的搞研究的也就松本正賀和鬼手信長各自掌握的那兩個研究所而已了。而之前我說了,鬼手信長拿不到技術資料,那麼,東西就只能在松本正賀這里。也就是說,我們看起來是將技術資料複制了一份給日本方面,但其實就是給了松本正賀。我們支援一下自己的分支行會,這個有什麼問題嗎?”

聽到我的話大家都笑了起來,因為我說新黑龍會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分支行會。當然這種事情也就是在我們行會高層的會議之中說說,畢竟新黑龍會以及松本正賀他們這些人和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關系目前即便是在我們冰霜玫瑰盟內部也還是個高度保密的事情,行會內知道這個事情的人除了直接參與這個事情的那部分人之外,可能也就是會議中的這些人了。

我這邊解釋完之後修羅紫衣稍微想了一下道:“如果是這樣,我贊成之前的提議,這次行動可以一試。”

隨著修羅紫衣的表態,其他人也紛紛改變了自己的態度,畢竟我已經解釋的很清楚了。行動計劃是可行的,而且完成之後好處很大,還不會造成什麼負面影響。最重要的一點事,我們和日本方面的關系會稍微緩和一點。這樣的話,以後萬一有需要,我們完全可以再來一次這種級別的合作,並且即便是我們不再進行明面上的合作,有了這次的先例,之後讓松本正賀他們暗地里控制日本玩家幫我們打前站也會容易很多,即便是有些時候某些行動看起來對我們冰霜玫瑰盟有利,日本玩家的懷疑態度和抵觸情緒也會降低很多。這就是這次行動的隱性好處。

“既然行會那邊沒有人反對,那我們是不是立刻就可以開始執行這個計劃了呢?”松本正賀他們一直都在旁邊聽著我們的討論,雖然沒有說話,但我們的決斷他們當然是聽到了。現在既然我們這邊都同意了,他當然是興奮的表示要馬上行動了。

對于松本正賀的激動情緒我當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種事情還真不能這麼草率的就馬上行動起來。“素美,你們那邊能盡快給出一個行動計劃嗎?”

“問題不大。有軍神編寫簡單的大綱,我們來完善一下就可以了。”

“軍神。”

“已經好了。”軍神直接將信息顯示在了我們面前的通迅樞紐的畫面中。作為一台計算機,軍神處理數據的速度絕對比人快多了。

事實上軍神給出的信息並不是多麼的龐大。這次的行動涉及兩個國家的配合行動,而日本方面的行動本身就不能像我們行會這樣精確的指揮,畢竟他們是沒有通訊器技術的。因此,日本方面的計劃反倒是非常的簡單,都是一些大概的階段目標之類的東西,具體行動方針什麼的還需要到時候由臨場指揮人員進行決斷。至于說我們行會這邊的計劃,雖然內容很多,但是步驟其實不多,因為我們這邊實際上是作為主力一路平推過去的,也就是說戰斗中其實沒有太多預設性的行動計劃。畢竟戰斗之中的變數太多,不是可以提前預料的。行動計劃也只能設定個大概框架而已。(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五十八章 莫名其妙的入侵     下篇:第八卷 第六十章 新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