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性提議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性提議

拿到了計劃書之後松本正賀他們這邊就開始激動的尋思著怎麼和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商量這個事情了,當然冰霜玫瑰盟這邊本行會的智囊團還是給幫了不少忙,幫助松本正賀提前猜想了很多可能出現的情況並設計了應對方案。

一直研究到傍晚時分大致搞清楚了任務內容之後松本正賀他們就開始正式行動,趁著晚上黃金時段在線人數最多的時候把那些行會的會長們全都叫了過來。當然,開會地點不可能放在我們的通訊樞紐中心,這地方可是秘密單位。

松本正賀她們本身也知道自己管理的是一個大型聯邦國一樣的團體,所以早就准備好了一個超級大的會議室。事實上這個會議室完全就是照著議會的模式修建的,畢竟本來這里就是給大家進行分贓和均衡利益設置的談論地點。

之前每次有什麼行動松本正賀都會招呼這些會長來開會,但是以前每次招呼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來開會的時候,去通知的人都會大概的告訴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這次要談論的是什麼問題,就算是保密任務也至少要告訴他們這次是要分贓還是要一起去打仗或者討論防務問題什麼的,總之多少會有一個會議基調存在。但是,這次的情況卻非常的詭異,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在來這里的路上都是一腦袋問號,因為去通知他們的人居然啥都沒說,就說松本正賀召集大家商量重要事情。就算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詢問具體是什麼事情。那些去通知的人也只是說不知道,所以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現在都是迷迷糊糊的,完全不知道松本正賀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

本來在來的路上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就已經是非常的迷糊了,等到了松本正賀約定開會的地方之後就更是如此了。這些人作為松本正賀管理的這個大聯盟之中的重要人物,他們之間當然是互相認識的,而且每個會長肯定都會有幾個關系比較要好的會長。他們這些關系好的走在一起難免就開始互相詢問對方關于這次會議的事情,結果不問還好,一問之後才發現居然誰都不知道這次來時要干什麼的。

這些人七嘴八舌的一番討論之後難免就開始出現了一些亂七八糟的猜想,有猜好的也有猜壞的,不過這種討論都沒有什麼建設性。純屬八卦情節而已。

帶著各種疑惑和猜想。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總算是走進會提大廳坐了下來,而松本正賀這次也一反常態沒有第一個出現在會議中心。以前為了表現自己和鬼手信長那個獨裁**很重的家伙的不同,松本正賀一直都在努力表現出一種相當平易近人的氣質,也就是那種傳說中對敵人像嚴冬一樣寒冷。對自己人像春天一樣溫暖的類型。

為了達到這種形象。松本正賀每次召集大家開會總會第一個到場。一來顯得自己不高傲,二來在人沒到齊之前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和某些會長單獨或者是聚集成小團體討論一些事情。這種會議前的小范圍討論往往是可以加深雙方的私交的,因為對方會覺得你在正式會議之前和他單獨談論一些問題是表示親近的意思。可以說松本正賀的這些小細節一直都做的非常到位。畢竟他和鬼手信長不一樣,作為我們插在日本的一枚重要而特殊的棋子,松本正賀的行為可是有專門的人員給予指導的。

正因為松本正賀每次都會這樣提前到,所以這次他突然不出現在會場內就顯得特別的奇怪,這也加深了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的疑惑,但是疑惑歸疑惑,他們除了討論的更大聲之外倒是也沒有什麼過分的表示。

事實上這次松本正賀不提前出線在這里就是故意的,他知道,因為他沒有提前告知這些人來這里的目的,所以他一旦出現在這里,那些人看到他之後肯定會問這個事情,但是他不能在人沒有到齊之前就討論這種事情,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先不要進場,等人都到齊了才來。

因為松本正賀之前通知了這次是緊急事件,所以來的人都非常的快,大概也就二十分鍾作用的時間在場的人就已經全部都到齊了,而直到最後一個人落座,松本正賀才姍姍來遲的出現在會場門口,而跟在他身後的則是八月熏她們三個。

當松本正賀出現在會場之中的時候周圍的人員立刻就安靜了下來,由此就可以看得出來,松本正賀目前在這個聯盟中的地位其實已經相當高了,否則的話他的出現不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會場之中安靜下來之後松本正賀就開始一邊往自己的座位上走一邊對著周圍說道:“對不起了各位,因為這次會議的內容非常緊急,所以我之前還沒有完全整理好會議內容就讓人去通知你們了,這也是我來晚的原因以及為什麼沒有提前告訴各位具體事件的原因。”

“那麼松本正賀會長,你現在可以說了嗎?”一個日本行會的會長出聲問道。

“當然,這本來就是我們需要討論的問題。”已經走到位置上的松本正賀並未坐下,而是將手里的東西放下之後就走到了中央的講台之上,這個位置是主持人的位置,而通常松本正賀都是兼任主持人的。畢竟他作為這個聯盟之中最重要的一個人,在會議中需要表達的東西最多,所以他需要一個能夠良好覆蓋全場的位置。“既然各位已經到齊了,那麼我們就開始今天的臨時會議。首先在我介紹我們的會議內容之前,我們首先需要聽一些背景資料。”松本正賀說著便向櫻雨神雛那邊一伸手。

櫻雨神雛點點頭迅速的走到了松本正賀站著的講台上,這個位置通過特殊的回音結構可以用很小的聲音覆蓋全場。讓每個人都聽到這里的人說話的聲音。櫻雨神雛站上來之後立刻將手里的一摞文件展開,然後開始講解了起來。

其實櫻雨神雛說的不是什麼情報之類的東西,而是技術解析。之前已經說了,日本地區因為之前的曆史遺留問題,所以各個行會幾乎都沒有自己的研究機構,這種情況導致了各個行會的會長們自己對這些技術也是一知半解。他們會用,但是對技術本身卻是完全不理解,畢竟他們沒有自己的技術團隊,沒有人給他們解釋這些問題,而對于不研究這些東西的人來說。這些魔法技術什麼的實在是太複雜了一些。

櫻雨神雛現在所解說的這些就是最基本的魔法技術信息。當然不是要讓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理解這些技術,只是要讓他們明白這些技術的進步直接影響到他們裝備的等級以及戰爭武器的開發,總之就是要讓他們明白技術的重要性。

事實上對于這種解說,很多日本行會的會長都是不以為然的。這不是他們不重視技術。恰恰相反。就是因為他們了解技術對戰斗力的加成作用。所以他們才不以為然,因為他們知道這些技術很重要,櫻雨神雛再重新說明一遍對他們來說完全就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不過既然松本正賀安排櫻雨神雛解說了一遍。他們也沒有貿然打斷,而是認真的聽完了櫻雨神雛的解說,畢竟櫻雨神雛說的也不太多,而且就算時間很長,他們也要耐心等著。為了這種小事情得罪松本正賀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就在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聽完了櫻雨神雛的解說之後,松本正賀迅速的接上來說道:“現在我想大家已經明白了,我們的技術有多麼的重要。所以,我們新黑龍會建立了自己的研究所,並且一直致力于開發我們日本自己的技術。說到這里我就需要提一下鬼手信長的技術團隊了。大家應該知道,鬼手信長那邊也有一套技術體系,而且比我們掌握的東西要稍微先進一些。但是,這些技術其實不是他們自己開發的,而是來自他們的盟友——俄羅斯玩家。”

“松本正賀君,這個事情我們大家都知道了,你就直接說正事吧。”有人大著膽子提議道。

松本正賀想了想點了下頭,然後說道:“既然大家都清楚,那我就直說了。鬼手信長之前得到了很多俄羅斯玩家給出的技術,並且用這些技術確實對冰霜玫瑰盟和紫日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但是,我們現在從中得到了什麼好處沒有呢?沒有,什麼都沒有。鬼手信長每次使用的技術都很強力,但是全都是曇花一現。這種技術每次都發揮出了驚人的威力,可是每次都存在一個共同的問題,那就是——後繼無力。

為什麼一種強大的武器會後繼無力呢?因為那些東西都不是他們自己生產的。冰霜玫瑰盟的整體實力大家都知道,而紫日的定點突防能力更是堪稱無解。在這種情況下,不管你如何儲存物資,實際上都不是很安全。但是如果我們可以自己生產呢?”

松本正賀沒有直接說出來結果,而是反問了一下,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也都不是傻瓜,正相反,他們一個個都驚得不得了。這些人在聽完了松本正賀的話之後立刻就理解了松本正賀的弦外之音。

“難道說松本正賀君這次是要我們湊錢去買鬼手信長那邊的技術?或者說要對鬼手信長動手,去搶他的技術?”有人大聲問道。

那邊聲音一落,松本正賀立刻就開口說道:“首先,我再次強調一下。我們團結在一起是為了我大日本帝國的發揚光大,不是為了打內戰迫害自己人的。雖然鬼手信長和我們的道路不同,但是,只要他們不是擋在我們前面,我們就不應該去主動找他們的麻煩,這一點請大家一定要記住。”

松本正賀的話可以說是光明堂皇,說出來的都是大道理,畢竟松本正賀在日本的形象就是這樣的。他是正面英雄,不是反派人物。

說完了一番大道理之後松本正賀立刻又開始說正題。“雖然購買技術並不算是違反我們不主動對自己人動手的精神。但是,很遺憾的是,鬼手信長其實自己根本就沒有掌握這些技術。雖然說鬼手信長和俄羅斯方面合作緊密,但是我想各位也知道,中國人有句話叫做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俄羅斯的那幫人是些什麼玩意大家都清楚,他們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他們會真心的幫助鬼手信長嗎?顯然不會。他們需要的只是讓鬼手信長幫他們實驗武器效能,已經幫助他們拖住冰霜玫瑰盟的戰斗力給紫日制造一些麻煩而已。所以說,他們交給鬼手信長的都是成品的武器,至于技術什麼的,鬼手信長根本就是毛都沒撈到一根。所以。不管死買。還是搶,鬼手信長都不是,也不可能成為我們的目標。”

話說到這里其實已經非常明顯了,有反應快得日本行會的會長立刻就叫了起來。“松本君你該不會是想要我們去搶俄羅斯人的技術吧?”

在家伙的話一出口下面立刻就亂套了。日本行會的這些會長們都知道俄羅斯方面的戰斗力。畢竟俄羅斯人曾經入侵過中國本土。而這一壯舉日本玩家想了好久都沒有做成功。每次都是失敗而歸。雖然俄羅斯人最後也被趕出來了,但是他們的大軍畢竟是進去了一段時間,這比日本方面可是成功多了。

正因為了解俄羅斯的可怕。所以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都不相信松本正賀會真的要他們去攻擊俄羅斯行會搶奪技術,畢竟這幾乎是等于和俄羅斯全面開戰了。而日本方面的實力本來就不如俄羅斯,更要命的是鬼手信長和松本正賀兩邊分成了兩個獨立的陣營,加上一部分騎牆派,日本方面的勢力其實也就比一盤散沙好一點。在這種情況下要攻打俄羅斯還要成功搶到東西,那基本上就跟天方夜譚差不多。

就在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問出來之後,本以為松本正賀會解釋點什麼來著,結果沒想到的是松本正賀居然直接點頭就承認了。“是的,我就是要大家和我一起去搶俄羅斯人的技術。只要那些技術到了我們手里,我們就可以發展出一大批自己的技術產品。我們的鐵匠可以給各位的裝備多銘刻一些符文,增加幾條屬性,或者將原有的屬性數字加大。我們的設計人員可以制造成更大威力的行會武器,甚至是戰艦。說不定我們也可以搞出自己的飛行戰艦,重新站到一流國家的行列之中。”

“松本君,我們不是不明白這里面的好處有多大,我們是想說,我們根本就不可能贏得這場戰爭。就算那些技術再如何的強大,哪怕只要是拿到那些技術就可以成為世界第一行會,可是我們打不贏,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

在那個會長說出了這樣的話之後,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都以為松本正賀會開始解釋或者說是強行辯解一番,但是,松本正賀今天仿佛就是為了刺激他們一樣,居然又一次承認了。

“是的,我們確實打不過俄羅斯玩家,但是,如果我們有外援呢?”

“外援?”一個日本行會的會長問道:“您指的是什麼人?我能想象的到的范圍內貌似是沒有辦法找到任何的外援的。”

“是的,在你們能現象的到的范圍內確實是沒有外援的,但是,在你們想象不到的地方,卻存在著一支可能的外援,而且是強大無比的,絕對能讓我們拿到那些技術的外援。”

“我說松本正賀君你能不要吊我們胃口了嗎?你說的到底是什麼外援啊?我們真的想不到!”

松本正賀說到這里先是看了眼下面的八月熏和櫻雨神雛她們,然後才抬頭大聲說道:“是的,我知道一個外援,雖然他們和我們之前曾勢同水火,但誰說敵人就不能利用的呢?”

“敵人?”有人敏銳的把握到了關鍵詞。

“是的。我們的敵人,一個強大到可怕的敵人。”松本正賀說道。

這一下幾乎不用說了,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全都反應過來了。有個家伙不信邪的問道:“松本正賀會長,您說的該不會是冰霜玫瑰盟吧?”

“是的,我說的就是冰霜玫瑰盟。是紫日,是所有的中國行會。”

轟的一下整個會場瞬間就被點爆了,所有人都開始激烈的叫喊著什麼,但是因為大家都在喊,結果反倒是啥都聽不見了。但是沒有人停下來,所有人都在拼命的叫喊著,有些人甚至給自己加了擴音魔法,而旁邊的人則是在發現之後連忙給自己也加了一個,至于那些不會擴音魔法的人則是強行鑽到了別人的擴音魔法覆蓋范圍內,然後繼續大喊大叫。

不是這些人不冷靜,實在是這個事情對他們來說太刺激了一點。讓一群日本玩家商量和我們冰霜玫瑰盟合作的問題,這基本上就是在問一群羊:“我們去和狼群合伙開發一下山那邊的草場怎麼樣?”你說這些羊聽到這樣的問題會有什麼反應?

松本正賀在說完之後就直接停在那里啥都沒說,甚至于他連表情都沒有變。現在的情況我們這邊的智囊團早就預料到了,所以松本正賀可以說是早有准備。

十多分鍾後,叫累了的眾人總算是安靜了下來,而松本正賀直到這個時候才再次出聲說道:“都累了嗎?如果大家都喊累了那就先休息一下,聽我來說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五十九章 維娜的情報     下篇:第八卷 第六十一章 高級偵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