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零八章 仇敵見面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零八章 仇敵見面

“有關于冰霜玫瑰盟是否會接受這一提案,我也不能打包票,畢竟這不是我能決定的事情,只能是估測。我之所以開這個會是因為我們的情報人員剛剛拿到了一條非常重要的情報,但是礙于保密需要,我不能告訴各位這條情報的內容。我能告訴你們的就是如果我們現在行動,將有很大可能得到好幾項具有跨時代意義的重大技術成果,所以我才會如此著急的請各位來這里商議這個事情。畢竟這次是要和冰霜玫瑰盟合作,所以我預計到了肯定會有人有抵觸情緒,因此我才提前和各位商量一下。不過,作為我,當然是希望可以促成本次合作的,畢竟經過我的分析,這次行動的收益和風險完全的不對等,風險很小,回報率很高。所以我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

如果你們都不反對,那麼我就將立刻親自去約見紫日討論這個事情,而以我對冰霜玫瑰盟或者說對紫日的了解,他多半會接受我們的提議。我至少有75%以上的把握。”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有個日本行會會長問道。

松本正賀抬頭看著對方說道:“最了解你的人其實就是你的敵人。我和冰霜玫瑰盟和紫日打了這麼久,自然是非常了解冰霜玫瑰盟和紫日的行事作風的。紫日這個人可以說是個絕對的理智派,只要和尊嚴、氣節無關,紫日這個人對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根本就不在意,但是他對大方面的利益卻看得很重。也就是說紫日是那種懂得適當的放棄一些小的利益去換取更大利益的人。這種人其實就是天生的生意人,只要覺得有利可圖,他們是不會計較一些旁枝末節的問題的。所以說,和我們合作也好,和美國人合作也好,對紫日來說都不是問題,只要有利可圖就行了。至于說冰霜玫瑰盟,這個組織的行事風格也是相當的國際化,這可能和他們本身就是個多國玩家混合型行會有一定的關系。所以冰霜玫瑰盟在利益面前表現的非常積極,並不會因為我們是日本人就直接拒絕我們。

此外。之前有一點忘了和各位說明。我之所以想要和冰霜玫瑰盟合作。還有個原因就是冰霜玫瑰盟這個組織的商業性和正規性,他們沒錯和別人合作都表現的非常的正規化,事先設定好合作模式之後他們就會嚴格按照協定辦事,不會出現事後扯皮或者故意坑盟友的情況。相比之下。不管是美國人還是俄羅斯人。掠奪性都太強了。和他們合作的話。我們很有可能出了力卻拿不到東西,這一點我想大家應該是深有體會的。”

松本正賀這話一出下面的人倒是一起沉默了下去,因為松本正賀說的事情他們確實是都非常的了解。現實中的日本就不止一次的被美國人坑過。以合作名義一起干點什麼事情,每次都是日本沖鋒在前,結果事後美國人拿好處走人,至于日本的那一份好處……“日本是誰?盟友?我們怎麼不知道?”美國人如是回答。

就因為這方面吃虧太多次了,所以想到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信譽,即便是和我們打了這麼久的仗,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也不得不表示,冰霜玫瑰盟的信譽確實是非常可靠的。至少跟著我們干不會血本無歸。

“那麼松本正賀君,你的意思我們已經完全明白了,現在是否可以開始投票了?”有一個日本行會會長問道。

松本正賀看看也確實沒有什麼可以說的了,便點頭道:“那就投票吧。還是老規矩。”

松本正賀他們采用的投票方式有點類似電子投票器,不過這是個魔法陣體系。每個日本行會的會長面前都有兩個魔法陣,這兩個魔法陣分別連接著這個會議廳房頂上的一個對應的魔法陣。只要向自己面前的魔法陣中輸入魔力,頭頂上和這個魔法陣對應的小魔法陣就會發光。因此,會長們只要選擇代表自己支持的方案的魔法陣並輸入魔力就可以了,之後只要數一下頭頂上哪一種意見的魔法陣亮起來的多就知道具體投票數了。當然,想棄權也可以,只要兩邊都不要啟動就行了。

這套東西沒有自動計數器,所以需要人工數魔法陣的數量,不過這次顯然不需要去清點數量了,因為最後除了一票反對以及不知道具體多少票的棄權之外,剩下的全都是投了贊成票,這個比例已經算是絕對多數了,所以松本正賀毫不遲疑的說道:“既然絕大多數人都支持這個提案,那我這就去找紫日談一談,但是在具體結果出來之前,請各位一定要對此事保密。一旦俄羅斯人知道我們和中國人合作了,之後我們就很難利用幫助俄羅斯人對抗冰霜玫瑰盟的借口安全的將部隊送到俄羅斯去了。”

眾行會會長紛紛點頭,然後松本正賀簡單的交代了一下之後就宣布暫時散會,並且告知了各位會長暫時不要急著下線,因為他和我談論這個事情肯定不會用到太長時間,所以很可能之後立刻就要開會討論之後的行動計劃。在眾人允諾會在線等之後松本正賀才正式結束會議離開了這邊。

雖然這次的事情有很多日本行會會長都知道了,但是因為要對俄羅斯方面的情報人員屏蔽這樣的信息,所以松本正賀依然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找我。當然,因為我早就知道這次見面,所以事實上我們也就是做給別人看的而已。

松本正賀先是找到了一名npc去送信,然後成功和我們的接頭人員街上了號,最後在和我方的接頭人員簡單的說了一下之後那些接頭人員就立刻裝模作樣的假裝聯系了一下我們的總部這邊,幾分鍾後對方就告訴了松本正賀以及松本正賀的幾個隨行人員一個地址。讓他們到那里去等著,會有人去接他們和我們見面。

雖然說這次的事情是找我談合作,並且已經和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說過了,但是為了撇清關系,所以松本正賀並沒有打算自己一個人來和我談。當然,我們之間也沒啥好談的,連這個任務本身都是我們商量好了扔給松本正賀去執行的,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呢?我們真正需要的不是讓我和松本正賀談,而是要讓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聽,這樣才能將松本正賀從這個事情之中摘乾淨。至少不能讓他們懷疑松本正賀和我們之間的關系。

得到確切地點信息之後松本正賀他們就迅速趕往了那個地點。而這個地方其實是位于日本地區的一個相當危險的練級區之中。當然,這種地方最適合秘密會面之類的事情了,因為凡是這種地方都很危險,而危險就意味著大多數人不願意進來。也根本進不來。能到這種地方的必然都是有一定實力的人。而又實力的人本身就不多。所以這種地區通常都是人員稀少,要干點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那就是再好不過了。

松本正賀這次本來就是為了要讓眾人確信他沒有做什麼對不起日本的事情,所以他當然是盡可能的多帶證人。最後決定和松本正賀一起去談判的人員被定義為十二個人。加上松本正賀自己一共十三個人。這里面除了松本正賀自己之外,剩下的十二個都是實打實的日本玩家,在此之前這些人對我們冰霜玫瑰盟可是一點好感都沒有的。當然,選他們並不是因為這些人對我們沒好感,而是因為這些人全都是大型行會的會長,他們十二個人控制著松本正賀這個聯盟之中除新黑龍會之外一半的力量。所以,只要這十二個人覺得沒問題,那其他人即便認為有問題,那也都不是問題了。

“是這里嗎?”當這十二個人跟著松本正賀一起到達指定地點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任何我們行會的人在這里等待,因此第一反應就是上當了,畢竟兩邊的關系實在是談不上絲毫的友善,不管我們對他們做什麼,以敵人的身份來說也確實是不算過分。

松本正賀當然知道我們不會坑人,不過這種時候他不能表現出任何的沉著冷靜,反而應該更加緊張一些才對,所以松本正賀裝做很疑惑的樣子說道:“地點應該是沒錯啊!我就是照著地圖坐標走的。除非他們說的不是這張地圖,不然不可能搞錯地方的,應該就是這里沒錯的。”

“可是冰霜玫瑰盟的人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到呢?”另外一個會長問道。

“會不會是我們來太早了啊?”又一個會長問道。

松本正賀看了下時間道:“確實是早了。不過只早了幾分鍾而已,按說這種會面對方應該准點才對。不管了,我們先等一會再說吧!反正來都來了,就算被耍了又能怎樣呢?總不能現在就回去吧?”

“我就知道不應該和中國人合作,我們這是在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畢竟都是對我們抱著很大意見的日本行會會長,現在發現可能自己被耍了之後立刻就表現出了極端的不滿,有些人甚至已經開始怪罪起了松本正賀居然會想出這種狗屎一樣的計劃。

松本正賀這邊當然不會讓人詆毀他,不過他也不能表現的太信誓旦旦,所以只能據理力爭道:“現在約定的時間還沒到,又沒有確定是被人耍了,你們現在就怪我是什麼意思?別忘記了這可不是我直接下達的命令,我也是征求了你們的意見的,當時也沒見你們站出來反對嗎。”

“你……”

“噓,都別出生。”其中一個沒有參與爭吵的日本行會會長打斷了兩人的爭吵問道:“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既然他這樣問,大家自然是都開始注意去聽,加上因為他們突然不說話了,噪音消失之後周圍的聲音自然就變得清晰了不少。其中一個玩家果然是迅速的發現了問題。“等等,好像是有什麼聲音,一種……一種很奇怪的聲音。”

“這聲音我好像在哪聽過。”一個玩家說道。

“對,我也覺得好像在哪聽過。”有個玩家說道。但是大家都是一樣的反應,感覺聽過,卻沒有人能一下子想起來具體是什麼。

雖然大家都很疑惑,但是聲音確實是存在的,而且明顯正在越來越接近這里,畢竟之前只是隱約可聞的聲音現在已經相當的明顯了。不過,就在大家都還在猜測的時候,不遠處的一個小山頭後面卻是突然飛起來一大群的飛鳥,其中居然還伴隨著一些中高級魔獸。這一發現讓這邊的日本行會會長們將視線全都集中到了那邊,而就在大家的視線完全集中了過去之後。山頭的後面居然緩緩的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艦艏。並且隨著這個艦艏的出現,後面的部分也開始越來越快的從山體後繞了出來。

剛剛看到這個艦艏的時候很多日本行會會長都還以為這是一艘普通的戰艦,但是很快他們就反應了過來,能從天上過來的戰艦再普通那也是飛行戰艦。而這種東西對日本玩家來說那就絕對不是普通船。畢竟只要能飛的都不會是一般的戰艦。

事實上眼前這艘戰艦不但會飛。個頭也是相當的大,之前能被一座小山包擋住的主要原因是距離和角度造成的。就好像日蝕的時候小小的月亮就可以遮擋住太陽的光輝一樣,只要處于合適的位置。哪怕是一元硬幣也足以擋住你的整個視線范圍。所以說,被山擋住的戰艦不一定就要比山包小。事實上這艘戰艦不但比山大,而且是大了好幾倍。如果將這座山捏成戰艦的形狀的話,估計連這艘戰艦的五分之一都不到。如此巨大的戰艦,竟然是以擦著樹梢的方式超低空接近的。這麼大的東西要飛起來,托舉它的反重力場自然是極端恐怖的強大,而在這樣的中立場干擾之下,周圍的地面都在隨著那東西的移動而不斷的震動著,感覺就好像站在了搖擺健身器上面一樣,整個人都控制不住的跟著地面一起抖了起來。

“該死,冰霜玫瑰盟這是要給我們下馬威嗎?”總算是有人反應了過來。說好了是談判,結果來了這麼大一艘戰艦,這是來談判還是來炫耀武力的?

“不管是什麼,至少人家來了。”松本正賀說完之後道:“記住,一切為了利益,一會盡量忍著點。雖然不能弱了氣勢,但是也不要過分刺激中國人,我們不是來找他們打架的,要合作就必須要先壓制住自己的反抗情緒,否則什麼都別想談成。”

“我們知道。”其中一個日本行會會長說道:“不過如果中國人主動挑釁怎麼辦?”

“忍著。”松本正賀的回答超級簡單,但是就這麼簡單的兩個字卻是讓那幾個日本行會會長全都安靜了下來,事實上他們不安靜也沒用了,因為隨著距離接近周圍的噪音也開始越來越大。那艘戰艦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怎麼搞的,那個推進器的聲音大的嚇死人,隔著一公里多就能聽到震耳欲聾的噪音,而且隨著距離接近這個聲音居然還在不斷的擴大,現在松本正賀他們之間即便是互相喊話也完全聽不清對方在說什麼了。不過還好,這種情況也沒有持續太久,就在那東西成功飛到了松本正賀他們附近之後就開始下降高度,而隨著這玩意在一陣地動山搖之中成功著陸之後那吵死人的聲音也開始迅速變調下降,並且隨著音量降低眾人反而是想起來這個聲音到底是在哪聽過了。

機場。眾人突然想起來這個聲音其實很像是飛機發動機的聲音,當然不是噴氣戰斗機,而是大型客機上裝的那種渦扇發動機發出的聲音。

隨著那東西徹底停機,一個日本行會的會長忽然說道:“這場面要是被人看到了,我們的名節可就徹底沒救了啊!”

不等松本正賀說話就有另外一個徽章說道:“怎麼可能?別忘了我們出來之前可是開了會的。有一百多個行會的會長幫我們證明,你們還擔心解釋不清嗎?”

“這倒也是。不過我還是總感覺怪怪的。要是這次冰霜玫瑰盟不肯接受我們的協議那可就虧大了。你們不知道為了說服自己過來我下了多大決心!”那個日本行會會長說完之後忽然說道:“咦?這是要干什麼?那東西要攻擊我們嗎?”

那位會長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對面的戰艦頂端居然打開了兩排好像火箭炮一樣的蜂窩發射器,但是這個東西可以確定絕對不是火箭炮。因為火箭炮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口徑。這玩意上面的發射管全都是六菱形的,而且每個發射管的管口都足夠塞進去一輛微型轎車,這麼大的管口如果是火箭炮的話,那簡直就是屠城用的,畢竟這種口徑來一個齊射差不多一個城市就全沒了。當然,這些日本行會會長也不傻,他們當然知道這個不可能是火箭炮,因為效費比不合理,這種東西不是造不出來,也不是完全沒有用。只是不劃算。有能力建造這種東西不如花錢弄點別的東西更有價值。再說了。在飛船上裝上這麼多超大口徑的火箭彈,萬一被打中之後發生殉爆,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嗎?

事實也和這些日本行會會長猜測的差不多,那些東西在頂部的裝甲板展開之後便迅速升了起來。然後分別轉向了戰艦的兩側。緊跟著就看到那些東西開始好像真正的火箭炮發射器一樣一個挨著一個的開始點火發射。速度非常的快,每兩個發射口的間隔都只有零點幾秒而已,而且是整整十六組發射器一起發射。那場面可以說是相當的壯觀。

被發射器拋射出去的那些東西個頭都很大,而且看起來短粗短粗的,飛出去的彈道就跟迫擊炮一樣,幾乎是以七十度的角度斜著向上飛出一小截之後就開始下降,很快就降落到了附近的森林上空。不過,就在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以為這些東西要砸在樹林中的時候那些東西卻是突然臨空解體了。巨大的金屬裝置突然在空中炸裂,然後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瞬間就有了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因為那金屬罐子炸開之後里面出現的居然是機動天使,這東西他們實在是太熟了。

“冰霜玫瑰盟這是要干什麼?”

“不知道,可能是在布置防禦吧。”松本正賀說道:“我們擔心日本玩家誤會我們,紫日又何嘗不是擔心中國玩家誤會他呢?”

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點點頭道:“也有道理啊。要是被那些中國人知道了他們的領袖紫日和我們在一起商量事情,不管討論的是什麼,最起碼紫日需要花很大力氣才能讓人明白他在干什麼,所以為了省點事,不如現在把消息封鎖不讓人知道我們見過面。”

松本正賀聽到有人已經自動腦補了合理解釋便不在多言而是看著那邊的空中戰艦等待我們的行動。

我們這邊也沒有打算耽誤時間,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們當然不想無關人員知道,所以行動速度必須要快。等到機動天使部隊布置完成之後那些人就發現那艘戰艦的側面忽然打開了一個相當的艙門,緊跟著就看到一只超大型的巨龍從里面走了出來,那身高居然比附近那些超級巨木還要高出一倍多,在他面前那些十幾米高得大樹看起來就好像矮灌木一樣。

這條龍出現之後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後突然就猛地將翅膀撐開用力一拍,巨大的身軀瞬間騰空,接著一個翻身就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飛了過去,而直到那條龍飛走之後眾人才發現天上有幾個小點正在迅速接近,只是因為之前注意力都在巨龍身上,所以都不知道這些小點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那應該是紫日他們吧?”松本正賀身邊的一個日本行會會長問道。

松本正賀搖搖頭道:“太遠了,看不清楚,但是紫日應該在里面。旁邊那個金光閃閃的我倒是知道是誰。”

“除了真紅那個騷.娘們還有誰的裝備有那麼騷包?”一名日本行會會長滿身酸氣的說道,那語氣活脫就一深閨怨婦,典型的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

事實上真紅的裝備騷包也不能怪她,畢竟裝備的造型又不是自己能選的,總不能因為裝備太漂亮就不穿吧?再說真紅身上這套是國器,而國器都是帶有本國特征的裝備。中國封建時代的大部分階段中黃色就一直是象征著尊貴和至高無上的顏色,看看古代的皇帝穿戴的服裝就知道了。在中國黃顏色或者說黃金就是被認為是最尊貴的顏色,甚至頒發有專門的法令限定普通人不允許穿戴和使用黃色的東西。

國器本身就是國家旗幟一樣的東西,是帶有指向標性質的存在,因此使用本國最重要的顏色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而這種設定的最終結果就是真紅被迫變成了黃金聖斗士,一身金甲,只要陽光稍微好一點,站對面的人甚至都不敢直視真紅以免閃到眼睛。這麼誇張的裝備也難怪那個日本行會會長會嫉妒,估計要是他有這麼一套東西就不會說出剛剛那種話了。

就在幾個日本行會會長交流的過程中人影已經用非常快的速度靠近了他們,雖然還沒有落地,但是已經可以看清楚來人的樣子了。

從飛船那邊過來的一共有十多個人。其中打頭的一個騎著一匹腳底踏火的黑色馬形坐騎。一眼就認得出來時我,而剩下的幾個人多數都是自己飛過來的,其中一個就是老遠就被人發現的真紅,而另外幾個人中有一個是玫瑰。還有一個是紅月。剩下的幾個人都是本行會的高級玩家。只是對面的日本行會會長們各自都只認識其中幾個,很少有人全認識的。畢竟我們行會是個世界性的行會,高層人員需要分地區駐紮。所以日本地區出現的只是我們行會的部分力量,這些人認不全也很正常。

“看起來冰霜玫瑰盟還挺重視咱們的嗎。”松本正賀故意說了一句,那些日本行會會長雖然嘴上不說,心里卻是挺高興的,因為我們這邊要是來的人太普通就代表我們不在意日本這邊的實力,反過來說我們來了這麼多高級人員就說明他們受到重視,也就是變相證明了他們的實力還算不錯,至少值得我們冰霜玫瑰盟重視起來。

很快我們這邊的人終于到達了他們上空並環繞著他們又盤旋了一圈,接著夜影突然帶頭俯沖而下,在落地之後又向前沖了一大截,直到快要撞到松本正賀的時候我才猛的一拉缰繩,夜影立刻人立而起,兩只前蹄在松本正賀面前一陣揮舞,但是卻沒有真的踢到他,而松本正賀也是巍然不動,看起來相當的牛叉,不過跟在他身邊的那些家伙就不行了,其中幾個人甚至被嚇得往後退了幾步,但是真的退了之後他們才意識到自己丟人了。我剛剛的這種舉動分明就是下馬威,而松本正賀這樣站著不動就算是扛住了我的壓力,甚至起到了一定的反擊作用,為他們的談判占據了一定的氣勢上的上風,但是他們這些往後躲得人明顯就是弱了大家的氣勢,所以這些人退後之後立刻又上前了一步,只可惜這種時候再回來已經是來不及了。有些東西一旦發生就無法再彌補了。

“這就是你和別人打招呼的方式嗎?”松本正賀站在那里無視了夜影近在咫尺的蹄子並用相當冰冷的聲音問道。

這種帶著淡淡諷刺意味的話顯然是相當有刺激性的,如果我是真的和松本正賀是敵人估計這種時候就會吃癟,但是我們不是,不過表面上我依然要裝作被松本正賀擺了一道的樣子故意裝作啞口無言的樣子頓了一下,然後才控制著夜影放下前蹄並翻身從夜影身上跳了下來。

“是你邀請我們出來談事情的,這樣諷刺我們似乎不合適吧?”站在松本正賀面前我很平靜的說道。

松本正賀也是相當冷靜的說道:“用坐騎裝出一幅要踢到別人的樣子嚇唬人也不是什麼有禮貌的行為吧?”

周圍的那些日本行會會長之前還覺得松本正賀讓他們忍著有點太軟弱了,誰知道真的見面之後松本正賀卻是如此的強硬,居然一句不讓的和我針尖對麥芒,這可是相當的出乎這些人的意料了,不過他們對此倒是一點也不討厭,反倒是有點小興奮。

在適當反擊了我之後松本正賀終于打斷了我們之間這種無聊的口舌之爭開始談起了正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讓我們暫時放下那些孩子氣的東西,一起討論一下能年人的事情如何?”

“不打算聽我就不來了。”

“既然我們在這點上已經達成了共識,那我就單刀直入了。我們這次找里面來。主要是想和你們討一下合作的事情。”

“合作?”我故意將自己說話的聲音拉高了八度,明顯一聽就是因為驚訝導致說話聲音都變調了。“你在和我開玩笑嘛?要我們冰霜玫瑰盟和你們新黑龍會合作?你怎麼不去讓光暗兩大神殿討論下合並的事情?”

“別忙著否定,中日之間的那些矛盾你清楚我也清楚,但是我不覺得這是阻止我們合作的障礙。只要利益足夠,沒有什麼是不可以交易的不是嗎?”

“理論上我贊成你的觀點,但是有些時候我還是會拒絕一些看起來很賺的買賣,比如涉及到你們日本人的東西。”

“那要看是什麼類型的買賣了。你拒絕的原因不過是因為那些東西對你來說可有可無,所以你就在不影響冰霜玫瑰盟發展的前提下選擇了拒絕我們,但是,如果是一些非常大的利益。並且剛好對你們很有用呢?”

我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才說道:“說實話我很好奇你憑什麼這麼肯定你說的利益對我們有用。不過好吧,我承認你打動我了。”我說著就側身站到了一邊並伸手做了個請的意思。

松本正賀故做不知的樣子問道:“干嘛?”

“你不會真打算在這里和我們談吧?”我說道:“既然你說有非常大的利益,那就是說這個事情肯定小不了。換句話說就是我們肯定不可能三兩句就談完全部內容,而很不幸的是我們在過來的路上遇到了一點麻煩。所以沒辦法在這里久留。你要麼就和我們重新約個時間。要麼就跟我們回去找個安全的地方慢慢談。你想要選哪個?”

松本正賀並未直接回答,而是回頭看了眼身邊的其他日本行會會長,那些人在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之後由其中一人對松本正賀說道:“跟他們去吧。了不起就是我們這些人集體掛掉一次。我想紫日會長也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騙我們吧?”

我微笑這點了下頭,卻沒有解釋什麼,而松本正賀則是稍微遲疑了幾秒之後像是下定決心了一樣說道:“死就死了,我們跟你走。”

得到松本正賀的同意之後我立刻那粗通訊器喊道:“好了,過來接我們走,我們離開這里。”

“明白。”

隨著我的命令下達,對面的那艘戰艦突然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汽笛生,那沉悶的聲音在森林上空回蕩著經久不散,聽到的人都感覺自己的心髒都被這沉重的笛音給影響了。

隨著汽笛聲結束,那巨大的飛船居然緩慢的升了起來。這東西能飛那些日本行會會長早就知道,畢竟它就是飛過來的,可這聲音是怎麼回事?來的時候震得人腦漿子都快流出來了,這才多一會?居然變成靜音型飛船了?

“你們那飛船……?”松本正賀這麼問可不是因為串通好的,事實上他是真的奇怪。我們行會的飛船使用的反重力裝置基本上是沒有工作噪音的,之所以飛船移動的時候有聲音完全是因為反重力場造成的局部地區重力紊亂而引起的周圍的雜物震動造成的聲音,當飛船升空到高空就不會發出這種聲音了,但是只要飛船靠近地面就會出現一種持續性的轟隆聲,那其實是地面震動造成的。但是,剛剛這艘飛船來的時候的那個動靜明顯就不是震動造成的。真正的飛船飛行時得震動不但不是這種聲音,動靜也沒這麼大啊。

對于松本正賀的疑問我當然知道,畢竟我之前也是被這個聲音給煩了好長時間。“其實剛剛我們的飛船出了點問題,所以才造成了那種噪音,剛剛趁著停下來的時候檢修了一下,應該是故障排除了吧。”

我沒有詳細解釋,畢竟還有不少日本行會會長在,不過我不解釋主要是怕他們聽不懂。事實上剛剛那個不是鼓掌,而是損傷。在來這里的路上我們的飛船非常不幸的發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兩個結伴飛行的日本倒黴蛋居然騎著飛龍一頭撞在了我們的飛船上。當時我們的飛船在低空緩速飛行,並且啟動了海市蜃樓系統,看上去就仿佛一塊巨大的純淨透明的冰塊一樣。不注意的時候就很容易會忽略過去。而那倆倒黴蛋就是明顯因為聊天聊的太投入而忽視了這個目標,結果天生近視眼的雙足飛龍就在分神的主人的指揮下一頭撞在了我們的飛船上。

本來這種撞擊事故對我們的飛船是不會造成任何影響的,這畢竟是一艘空中戰艦,防禦力還是相當可怕的,不可能就被撞一下就出什麼問題。倒黴就倒黴在這兩位撞上來的位置不太好,剛好位于一個人員密集區。本來就是因為這地方日本玩家太多我們才會啟動海市蜃樓系統希望可以隱形之後從他們頭頂悄悄滑過去的,但是這倆倒黴蛋的自殺式襲擊直接就把我們的位置給徹底暴露了出來。

兩個飛在天上的東西突然撞到了一堵無形的牆壁,傻瓜也知道那里有問題了。結果就是某個好奇心很強的家伙順手扔了個大范圍的強雷力場上去。盡管我們的飛船是不怕雷擊的,但可惜海市蜃樓系統頂不住這個,在雷擊力場之中出現了信號干擾現象。然後下面的日本玩家就發現天空中跟出馬賽克一樣的逐漸閃爍了起來。然後在不斷的閃爍之中一艘戰艦的外形也算是大致的顯露了出來。

盡管在海市蜃樓系統遭到干擾出現問題的那小段時間中我們迅速反應加大輸出功率趕緊跑路了,但是那些日本玩家還是命中了不少次我們的飛船,所幸防護罩很給力,擋下了所有的攻擊。只除了其中的第一次攻擊。那個攻擊也不知道哪個混蛋干的。簡直是如有神助。竟然在我們的太陽熔爐專用的高壓排氣口開放的一瞬間准確的命中了排氣機,結果導致整個排氣機構出現魔法反噬,整個線路都爆掉了。

這個排氣系統出現問題之後飛船的動力直接就損失了一大半。而且為了對抗升力不足的問題直接切換到了汽輪機輔助推進模式,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汽輪機也受到了連帶影響,這玩意啟動後居然發出了堪比噴氣發動機一般的巨大噪音,那聲音松本正賀他們隔著一公里都能聽到,你就能想象的到我們在船里面是個什麼樣子了。多虧飛船跑的快,支撐著甩掉那些日本玩家在這邊降落了下來,要不然返航的時候如果還是這個動靜我可能就要考慮用別的方法回去了。

重新啟動的飛船很快飛到了我們頭頂,然後直接丟下了一根繩索。其中一個日本行會的會長看著這根繩子驚訝的問道:“你們這麼先進的飛船就用這種東西登艦?”

“拜你們熱情的日本玩家所賜,我們的自動升降機也被打壞了。”紅月反諷了一句。

那些日本行會會長也沒說什麼,干脆閉嘴爬了上去,而松本正賀根本沒用繩子,直接抓著兩個走得近的日本行會會長就直接飛了起來。我們這邊的人倒是全都會飛,但是我們可沒有帶人的打算,所以直接就先飛了起來。那些剩下的日本行會會長中也有幾個會飛的,結果互相帶一帶倒是沒有人真的用繩子上去的。

因為我們全都是飛上去的,所以那個掛繩子的艙口就不太好進了,畢竟那個入口太窄了,翅膀展開太寬,根本進不去,只能從飛船頂部降落。

之前從下面看的時候就光是覺得這個飛船大,等上到上面之後那些日本行會會長們才意識到這個東西不單單是大那麼簡單,它的裝備也是非常複雜。如此巨大的戰艦居然可以輕松的飛起來,這本身就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更誇張的是這東西飛起來居然沒有什麼太明顯的聲音,甚至都不如周圍的風聲大,而且當他們成功降落之後這個東西居然開始從頭尾兩端一點點的消失,很快就連他們的腳下踩著的甲板都變成了透明狀態,站在那里就感覺好像站在天空中一樣,可以直接俯覽大地。

“這就是海市蜃樓系統?”其中一個日本行會會長驚訝的問道。作為和我們冰霜玫瑰盟戰斗了那麼久的日本行會的會長,這些人沒有哪個是不知道我們行會的海市蜃樓系統的,之前日本還有自己的大艦隊的時候就曾吃過不知道多少次這東西的虧。不過當時的海市蜃樓系統其實還非常簡陋,頂多只能讓戰艦在較遠距離上看起來不那麼顯眼而已,像現在這樣把整艘船都變成一塊巨大的透明冰晶一樣的效果還是最近才研發出來的,目前我們行會的大部分戰艦都還沒用上這種系統呢。

對于那個日本行會會長的問題我們也沒有隱瞞,反正也不是什麼機密,日本玩家不知道的只是這個東西的設計原理和實現方式,並不是他們沒見過,所以告訴他們這是什麼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沒錯,這就是我們的海市蜃樓系統,不過這個是三代,你們之前看到的那種像是偽裝色一樣的應該是二代,再之前還有一種可以把戰艦周圍弄得跟起霧了一樣的那種是一代,不過一代早就淘汰了,二代也正在等待替換中。以後都會換成這種三代型號。”

一個日本行會會長終于忍不住說道:“冰霜玫瑰盟的技術實力真的是非常強!”

“謝謝誇獎,不過我們可不會因為你的誇獎就對你們手軟哦。”

“哼,我們大日本帝國的武士也有自己的驕傲,不需要你們的施舍。能夠堂堂正正的死在戰場上也是武士的光榮。”

“那什麼我們能不討論你們的武士精神嗎?”我說道:“在我們看來你們的這種精神就是一種變相的宗教瘋子,所以為了不會立刻吵起來,我們還是不去談這些比較好。現在先跟我們一起進來休息一下吧,很快我們就能到支點城了,之後我們就傳送回艾辛格那邊,在那邊我們有絕對安全的房間可以保證不會被人聽到不想他們聽到的事情。”(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六十二章 新奇的天空之城     下篇:第八卷 第六十四章 恐怖渦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