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一十九章 複雜的防禦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一十九章 複雜的防禦牆

其實金幣的這個劍陣說白了就是個水渦輪,通過飛劍組合成的鋸齒狀刀輪的旋轉來產生離心力並將劍陣中心的水抽向劍陣之外。在此過程中劍陣中心就會產生真空壓,迫使外部水流由劍陣開口處被強行吸入,從而形成一道旋渦狀水流將外部的東西全部吸入劍陣。

那些怪魚在水中的移動速度雖然很快,但是隨著劍陣全功率發動,水流的速度也是開始急速增加,我們在劍陣後面感覺還好點,可是劍陣前方卻是徹底變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前方的海水在瘋狂的湧入劍陣內部,那些魚群被水流帶動紛紛向著劍陣中心彙聚而來,雖然他們本能的感覺到了這邊的危險在拼命抵抗這種吸力,但可惜的是他們的反抗力量實在是太小了,根本無法對抗這強大的吸力,最終不可避免的被吸入劍陣之中。

位于劍陣中的水流會被旋轉的劍陣攜帶著加速在減震內部轉動,而由此產生的離心力就會迫使水流全部離開劍陣的中心點向著周圍被甩出去,而在離開劍陣之前,這些水流就必須要從那些飛劍組成的劍陣外壁上穿過,而這里其實就是密密麻麻的劍刃組成的一道刀壁,那些水當然是可以輕松穿過,可是那些魚就不行了。被卷入劍陣中心的魚群很快就會隨同水流一起被甩到劍陣的外壁之上,而後就不可避免的與那些飛劍接觸,接著被無數飛旋的劍刃攪成肉泥,之後才能從劍陣的縫隙中穿過去。

本來這個劍陣剛完成的時候我們還覺得這東西挺壯觀的。但是等那些魚真的被攪進去之後我們才發現這東西不應該叫壯觀,而是應該叫座惡心才對。那些魚被攪爛了之後就變成了一大片暗紅色的血水混合物,然後這些東西會隨著水流一起被向後推動,也就是全都被吹到了我們這邊來,而我們偏偏還不能躲,因為別的方向都不安全,只能任由這些惡心的碎片將我們全都給洗禮了一遍。

還好,因為在水下,我們大家都將自己和外界隔離了。穿著鎧甲的都封閉了面罩,而沒有鎧甲的則是啟動了防護罩。反正沒有人真的泡在水里。所以雖然感覺有點惡心,卻沒有什麼不能接受的東西,只要心里不去想,感覺上其實還好。畢竟在這里是既聞不到味道也感覺不到那種觸覺。所以完全可以不用擔心這個。

攪碎了那些怪魚之後金幣並沒有立刻關閉自己的劍陣。而是多維持了一會,讓清澈的水流將我們身邊的汙染物都給沖散了才關閉了劍陣。那些飛劍自動在空中分散開來,然後紛紛飛回了金幣的劍囊。

收好劍囊。金幣轉身對我們道:“搞定了,我們繼續前進吧?”

“沒想到你還有點本事嗎。”真紅拍了下金幣的肩膀說道。

“開什麼玩笑?我那是有點本事嗎?”金幣故意開玩笑的頂嘴道:“有本事哪次我們倆去訓練場切磋一下,輸了的醉八仙擺一桌,菜色任點。怎麼樣?敢嗎?”

真紅笑著道:“我可不像你,有個有錢的老公,我可是靠本事吃飯的,沒你那麼多閑錢。”

“借口,不敢就不敢。”

“誰說我不敢的,好,我們就賭一把。”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大家作證啊。”金幣指著周圍說道。

冰冰笑著說道:“那我們這些公證人可以跟著一起沾點光嗎?”

“那是當讓的。”金幣笑著說道。

“你們這邊的氣氛還是真實融洽啊!”松本正賀忽然插了一句。

克里斯蒂娜笑著說道:“一個行會的好朋友,搞那麼嚴肅干什麼?哦對了,你們新黑龍會那邊就沒有這樣的關系嗎?別告訴我你們那邊成天搞的跟軍隊一樣啊!”

松本正賀聽到這里直接就不說話了,旁邊的角田一郎也是跟著沉默了一下,因為日本那邊雖然不至于真的搞得跟個大軍營一樣,但是不得不說某些時候還真是有那麼一點像。

接下來在我們的聊天打屁之中大家很輕松的接近到了湖心島的下方。沒有了那些怪魚的干擾,我們可以說是毫無阻礙的就到了這邊。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找到入口,然後潛入進去就行了。這個女妖之家的水下部分應該是有好幾個出入口的,因為這片水域雖然是個湖,但它其實並不是完全封閉的。如果能破開表面冰層的話,這個湖里的船只其實是可以直接開進北冰洋的。並且,即便是不進行除冰工作,這個地方也有好幾條地下水道連接著別處的海洋,所以說,如果是潛水艇的話,要進出這個湖其實是非常容易的。

既然這個湖可以連接海域,讓潛水艇常用無阻,那麼女妖之家自然不會浪費這樣的條件,所以他們在這里設立有一座相當大的潛水艇基地,而且入口就在水下。

上次來的時候我走的不是潛艇基地,但是當時也看到了這個地方,所以這次我直接就帶著大家往這邊來了,只是讓我意外的是,我們居然直接在這邊發現了專門給人員使用的小型出入口。不過和我們行會的水下設施比起來,女妖之家的這個入口就要古老的多了。

我們行會因為有亞特蘭蒂斯的技術,所以有防水屏障技術,有這個東西存在,我們的水下入口都可以制作成非常簡單的直通式結構,以為防水屏障可以有效的分離單純的水與需要進出的人員,所以直接穿過去就行了。但是俄羅斯人顯然是沒有類似技術的,所以他們不能使用這樣的防水門,只能使用最直接的水密室來進行出入口封鎖。當有人需要從外面進入基地內部的時候就需要先封閉內層防水門,然後等人員進入到這個密封艙內部之後再關閉外部艙口。接著使用高壓氣體排水,將艙室內的海水壓回艙室外面的水域,之後徹底封閉艙室與外界水域的鏈接並打開內層閘門,人就可以進入基地了。出來的時候當然只要反過來操作就可以了。雖然這種方式控制起來比較簡單,但是進出一次就需要長達兩分鍾的時間用來排水或者注水,所以這東西其實還是挺慢的。相比之下我們的防水門可就方便多了。

雖然看到了這樣的一個大門,但是我們這次並不能使用這樣的裝置進入,因為這種東西啟動的時候動靜會比較大,即便是對方沒有專門的人員看守這里,我們進出也依然可能暴露我們的情況。再說這種出入口為了安全都是需要有人在外面操作的。所以要說這東西沒有人盯著我反正是打死不信的。

不能走正門。我們就只能考慮一些其他的歪門邪道了。好在我手里的設備很多,首先將一道防水門固定在附近的一處岩石上,接著從這個大門的中央開始向後挖洞進入到湖心島下方的岩層之中。因為挖出來的大洞外面就是防水能量屏障,所以通道挖出來的時候不會有外面的水灌進來。這樣就可以保證通道內不會也被灌滿水了。雖然我們也可以在滿是水的通道中前進。但問題是我們的目的是要進入女妖之家。而如果我們不保證通道內是無水環境,那麼一旦我們打通對方的地下城部分,外面的水就會迅速倒灌進對方的城市之中。到時候你說人家能不知道我們來了嗎?正因為這種情況,所以通道之中是必須要保證干燥的。

成功的從水環境進入到干燥環境之後我們就開始保持著絕對的安靜,一路上小心的跟在開拓者後面向著地下城推進,而這個過程總共也沒用到幾分鍾。開拓者非常迅速的接近到了地下城的外圍區域,之所以知道已經到了,是因為開拓者在挖掘過程中撞上了一塊鋼板。對方的城市外面居然增加了全鋼裝甲,這個是相當奇怪的,因為正常來說在地面下使用金屬制品是很容易鏽蝕的,所以即便是有裝甲板也很少會被用來當做地下建築的外牆。就算真的要用金屬裝甲來做外牆,這地下建築通常也會現在外面布置上一層類似混凝土的物質起到第一道隔離的作用,之後必然需要配置的就是石灰防水層,再然後還要有一層石頭之類的東西,之後才能考慮金屬裝甲。

但是,眼前這個女妖之家的設計卻是如此的奇怪,他們居然直接將鋼板放在了最外層。

“為什麼會在這里埋鋼板?”看著眼前已經被扒開的斷面上完整的鋼板,角田一郎疑惑的問道,同時他還伸出手指想要在那個鋼板上敲一下看看,結果他的手還沒落下去就被我一把捏住了。

“你要干什麼?”

角田一郎表情複雜的看了看我,之後又恢複了正常,然後說道:“當然是瞧一瞧了,看看這個東西的厚度如何。”

“這東西不能碰。”

“為什麼?”角田一郎顯然不明白我說的不能碰的原因。

旁邊的松本正賀走上來用手輕輕的按在了鋼板上,然後小聲說道:“這東西真正的作用不是防禦,而是預警。”

“預警?”角田一郎顯然不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功能。

松本正賀隨後解釋道:“這些鋼板就相當于是醫生放在你身上的那個聽診器的采集端,鋼板本身類似于振動膜,這個鋼板後面並不是其他的防禦材料。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層鋼板之後應該是空心的。鋼板後方大概有很多支撐柱,並刻意留出了回音去讓震動擴大,這樣他們只需要在這些地方布置一些集音器就可以知道外層裝甲是否遭到入侵了。一旦我們突破這層鋼板,必然是要弄出動靜來的,而這就等于是幫敵人敲響了警鈴。”

“這樣一來我們豈不是完全不能動了?”角田一郎說道:“只要我們以破壞這鋼板就會弄出動靜,到時候不就暴露了嗎?”

“不不不,我們不需要那麼小心,我們要做的就是不發出動靜,不是完全不能碰這層鋼板。”

角田一郎也不是笨蛋。想了一下就明白了過來,然後小聲問道:“那你們誰有辦法無聲的弄開這層東西?”

“這個還是我來吧。”克里斯蒂娜直接走了過去,然後伸出一只手指點在了那個鋼板上,而那個鋼板上被克里斯蒂娜點中的位置則是立刻開始冒起了大量白色的泡沫,同時鋼板也開始快速軟化溶解,感覺就好像克里斯蒂娜的手指是一根電烙鐵,而那些鋼板則是雪塊一樣。

在鋼板尚未融穿之前我就啟動了小隊頻道說道:“現在開始大家的交流都使用團隊頻道,不許直接說話。在這個後面的空腔之中也要盡量不弄出聲音來,防止被敵方防線。”

所有人都在小隊頻道中回答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後大家就靜等著克里斯蒂娜在那里開路。

融穿那塊鋼板倒是沒有用多長時間。關鍵是要弄出讓我們可以鑽過去的通道就稍微廢了點時間。本來克里斯蒂娜還有很多辦法可以弄穿這個鋼板。就算是指定使用腐蝕魔法也還是有很多辦法,但關鍵問題是,一般的腐蝕性法術其實也是會發出一些聲音的。因為腐蝕速度太快,像是強酸魔法之類的一單使用到金屬表面上就會發出哧哧的聲音。而這種聲音在如此幽靜的地方顯然是非常容易被發現的。

為了安全克里斯蒂娜最終只能選擇了一種相當來說比較安靜的魔法。可惜這個東西的速度就實在是不敢恭維了。

好容易弄開一個足夠我們過去的大洞之後我們終于確定了之前的猜測。鋼板後面的確是空腔,但結構遠比我們想象中的要複雜很多。

實際上我們打開那塊鋼板之後看到的並不是巨大的地下空間,而是左右兩個錐形的房間。克里斯蒂娜開出來的那個洞口偏左大約三分之一的位置有一道金屬分界線。這個分界線兩邊各是一塊空間。這個空間對著我們的這一面是正六邊形,然後向遠處延伸的過程中這個六邊形開始逐漸縮小並最終聚集為一點,形成一個平躺著的椎體空間。

雖然整體看起來不太好理解,但要是將這個房間單獨提出來就可以發現它的造型其實很像是那種用鐵皮卷出來的簡易擴音器。這個東西本身的結構其實並不複雜,但是如此之多的這種結構附著在城市與城市外側的地下結構之間的空隙中,這個工程量可就相當驚人了。

盡管我不是學建築的,但是在看到這兩個小房間的結構之後我第一時間就猜到了女妖之家為什麼要設計這樣的結構。

首先,這些房間的確就是起到了建議擴音器類似的功能,但它不是個擴音器,而是集音器。不管你將任何有一定硬度的物體卷成喇叭形,並將小口對准自己的耳朵的時候,這個東西都可以一定程度上增加你的聽力范圍。而眼前這個房間其實就是一個放大了的集音器,它依靠自身的共振結構收集聲波,然後將其聚攏到錐形結構的底部,再通過一根小管直接連接到控制中心。

這種設計的好處之一就是可以增加聲波銘感度,經過共振放大,即便是很小的聲音都可以被聽到。而第二個好處更明顯,那就是可以進行定位。原本我們以為這個鋼板後面的空間應該是一個整體性的聯通結構,這樣的話,對方就只能聽到是否有人闖入了鋼板後面的區域,但卻無法確定聲音來源。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些單獨的錐形房間只會將自己所在位置的聲音傳遞出去,而其他位置的聲音都是聽不到的。這樣,只要對方在建造這些東西的時候給集音器管道編個號,就可以輕輕松松的找到聲音的具體來源位置,從而精確定位敵人的入侵點。

這種設計可以說是相當的高明,而且這東西最大的優勢就是它是全被動式的,不需要額外設備,不消耗能量,也不會被干擾,更重要的是難以被發現。

可以說這種東西絕對是偷襲入侵者的噩夢,因為幾乎沒有人可以完全無聲的通過這種地方,當然,除非你像我們一樣可以提前猜到這個地方後面是監聽范圍,從而提前控制噪音。

這些錐形結構的小房間的第二個功能就是加固。

因為椎體結構本身的穩定性,所以這種一個挨著一個的小房間實際上是可以起到支撐梁的作用的。而且因為每個房間都是一樣的形狀,所以它們可以通過結構強度分攤壓力。也就是說這個東西的堅固程度要超出它本身的材料強度,因為它可以很大程度的分散壓力。表面上看起來就好像是承受了超過材料極限的壓力,其實對于內部的材料來說,每一個位置的壓力其實都沒有到達極限。

這種結構還有第三個好處,那就是徹底的隔離內外空間。因為這些小的封閉房間的存在,這個地下城的外壁與我們之前打穿的外部結構之間就相當于是被填充了很多固定的顆粒結構,而這種結構就起到了類似泡沫一樣的作用,可以徹底的隔熱、隔音以及隔絕各種輻射線。

這種優秀的設計說明俄羅斯人的工程技術水平相當的先進,至少這個女妖之家的地下城結構是相當的誇張。我們雖然已經安全的突破了一層鋼板。但看到內部結構之後反倒是更加的驚歎起來了。

克里斯蒂娜融掉了我們面前的鋼板之後就回身給我們每個人都增加了一個輕靈術。這可以讓我們不會因為自身的體重而造成很大的腳步聲,而克里斯蒂娜自己則是迅速的移動到了那個椎體結構的尖端開始繼續融化這個地方的鋼板。

小心的在其中一個椎體上開了個大洞之後我們就進入了其後的第二層結構中的椎體房間,但是這邊就不存在集音器的特征了。當然,我們還是需要保持安靜。因為之前開出來的大洞實際上是連著外面那些有集音器功能的房間的。

到達這邊的椎體房間的底部。克里斯蒂娜用手解除了一下前面的鋼板。然後閉著眼睛感應了一下之後才轉向我這邊用團隊頻道說道:“會長,這邊可能有些麻煩了。”

“怎麼了?”我湊過去問道,角田一郎和松本正賀他們也迅速的圍了上來。

克里斯蒂娜直接指著牆壁說道:“放開你們的魔力感應去感受一下這個牆壁後面的情況。”

聽到克里斯蒂娜的話之後我們都迅速的感應了一下牆壁上的情況。結果感覺到的東西卻是讓我們大吃一驚,因為這道牆壁後面居然是密密麻麻的魔法線路。

所謂的魔法線路其實也就是電線一樣的東西,當然我說一樣是指性質差不多。實際上魔法線和電線的區別還是很大的,兩者傳輸的東西不一樣,本身材質也不一樣。它們所相同的就是全都是一種導線,而且是傳遞能量的介質,不同的僅僅是傳遞的能量的性質不一樣而已。

正常來說可以制作魔法線的行會必然有陣圖師存在,而魔法線路的複雜程度則取決于陣圖師的水平。我們行會目前只做的那些魔法線路網絡,基本上已經和大規模的集成電路沒有什麼區別了,而起作用就在于將更多的魔法以更高的輸出強度集中到一個更小的面積上去。

但是,這面牆後面的那些魔法線路卻不是用來干這個的。事實上這牆壁上的魔法線路其實就是報警器,它們被埋在牆壁中,如果你感應不到魔力流動的話,直接破壞牆壁,就會順便一起弄斷這些魔法線路,而後只要魔法線一斷,對方就能知道有人進來了。而且,這種魔法線路因為本身是通過能量的連續傳遞來報警的,所以即便是幽魂這樣的能量體也沒有辦法繞過這個線路,因為能量體一旦從這個線路上經過就會產生干涉現象,而這種現象的反應也是非常明顯的,至少足以讓對方知道有東西進來了。

有人可能說,我們既然知道了魔法線路的存在,那不是就沒問題了嗎?沒錯,如果是簡單的魔法線路,知道它們的存在,不要去破壞它的話,那倒是沒有多大問題。但現在的問題卻是這些東西的結構太過複雜了,而且各種線路不斷的使用亂七八糟的鏈接方式弄成了立體迷宮一樣的結構,這導致我們無法確定線路的具體走向與魔力強度大小,因此即便是提前發現了這些線路,我們也沒有辦法簡單的依靠插入魔力信號的方式來干擾這些東西的運轉,因為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應該怎麼插入信號。畢竟連線路之間的上下級關系都搞不清楚的情況下亂接線可不是個好主意。

面對這種複雜的結構即便是克里斯蒂娜這樣的魔法大拿都是眉頭直皺,而像是角田一郎和真紅這樣的純戰士類型的玩家反倒是輕松的很,反正對他們來說都是看不懂,再複雜都一樣。

角田一郎和真紅雖然看不懂,但是我們這里還是有不少人可以看得懂的,而因為能看懂,所以我們就一起在那里皺眉思考,畢竟要過去就要破壞這個牆壁,而要破壞這個牆壁又不想被人發現,就只能想辦法跳接這些連接線。但是。在跳接這些連線之前。我們需要找到它們的傳輸結構,也就是知道線路圖是怎麼樣的,可是這東西複雜的立體結構絕對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分析清楚的。而只要有任何一條線搞錯了順序,就會觸發警報。

“這東西太複雜了!”松本正賀說道。

熾火龍姬也是揉著眼睛說道:“不行了。眼睛都花掉了。這玩意不是我能碰的!”

櫻雨神雛和八月熏也是搖頭退到了一邊。他們和其他人一樣也是對這個東西完全沒法下手。線路是在太複雜。依靠人工解析的話就需要草稿紙進行書面演算,不然很難搞清楚線路圖的具體走向。更要命的是這些東西的結構太密集,而且其上又沒有標志什麼的。所以你只要稍微一分神就會搞不清你自己之前看的位置在哪里。而一旦發生這種情況就意味著你之前的計算都白做了。

“開什麼玩笑?這種東西不是人做的好不好?”金幣在堅持了幾分鍾後也是揉著眼睛蹲了下去,實在是分析不出來。

相比之他們,我倒是要稍微好一點。因為我是龍族,大腦之中還有一塊電子芯片,因此我可以像電腦一樣在自己的大腦中對這個線路圖進行虛擬成像,之後使用最簡單的類似初中物理中的知識就可以講這個線路圖直接簡化成標准線路圖,再然後只要找到上下級節點並還原到原始線路圖上對應的位置就可以了。

這種工作其實主要就是需要一個人同步分析很多信息,而且在此過程中沒有辦法依靠外部設備記錄之前算出來的東西,這就導致大家往往是算出了後面忘記了前面,結果就是反複計算而得不到結果。

顯然設計這個東西的人就是有意設計了這樣的結構,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將人搞暈,讓你沒有辦法發現這東西的結構,也就無從破解了。

用了五分鍾我就找到了這玩意上面的所有安全節點,于是直接對還在計算的克里斯蒂娜道:“別算了,我已經找到安全線路了。”

“快說,在什麼位置。”克里斯蒂娜並未像一般人那樣第一時間驚訝的詢問我怎麼算出來的,一方面是因為對我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她足夠聰明,知道這種東西就算計算出來了,稍微不注意就會忘掉,所以不敢打斷我的思路,而是直接讓我告訴她位置。

“你讓開,我說話太慢,來不及配合,讓我的魔寵上。”

克里斯蒂娜聽到我的話毫不猶豫的就讓到了一邊,而凌則是同步出現在我們面前。在場的人包括角田一郎在內都認識凌,畢竟這是我出場最多的魔寵了。

因為存在心靈鏈接,我和凌之間溝通時不需要語言的,可以直接傳遞思維過去,所以我可以瞬間將這個計算結果都發過去而不用轉換成語言的模式來描述這幅圖。

凌的魔法控制力絕對不比克里斯蒂娜差,所以在得到我計算出的詳細圖紙之後立刻閃電般的出手在空中徒手繪制出了一副懸空的魔法陣。這種虛空繪圖能力本身就是頂級魔法師的能力,一般的法師根本就玩不轉。直接在空中繪制出魔法陣之後凌迅速的在上面點了幾下,將魔力探針固定在這個魔法陣上,然後給所有的魔力點之間進行連接。當然,這些鏈接不是單純的一對一,也不是全都接到一塊,而是根據之前我計算出的線路圖去進行連接,因為魔法線路也存在並聯和串聯的情況,而且比起電路圖。魔法線路還多了一種連接類型叫做逆向連接,這是一種更加複雜的鏈接類型。所以,具體如何跳線還需要根據我的圖紙進行連接。

凌的速度飛快,只用了幾秒就完成了所有的連接線的鏈接工作,而在此之後她又在這個懸空的魔法陣中央的位置上加上了一個黑色的光球。這個光球的最前端位置與那些魔法探針的最尖端剛好在同一平面上,這也就意味著,當魔法陣整體移動向牆壁上的魔法線路的時候,當探針刺入線路中的關鍵節點的瞬間,中央的黑色魔法球也將同步摧毀中央被跳接的那部分線路。

這種安排的原因是為了避免對方的探測設備比較銘感,可以發現線路中並聯有額外的線路這種情況。畢竟我們行會的某些魔法陣就有類似功能。所以不能排除俄羅斯人也有類似技術的可能性。

將這些東西全都擺好之後凌非常果斷的在魔法陣後方輕松一點。那個魔法陣立刻向前飛了出去,瞬間就覆蓋在了牆壁上,而與此同時,那個牆壁的中央位置也被黑色的魔法光球給吞噬出了一個大洞。

“這樣算是成功了還是沒有成功啊?”看著現在的情況。角田一郎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熾火龍姬在旁邊道:“我和你一樣完全沒看明白。”

克里斯蒂娜這個時候解釋道:“應該是成功了。因為魔法線路還在運轉。沒有出現變化,如果剛才的切入激活了警報的話,這邊的線路中的魔力流動多多少少總會有點變化才對。當然。不排除這個魔法陣的結構太大,導致可以自動濾除雜波的可能性。”

角田一郎顯然是完全聽不懂克里斯蒂娜在說什麼,但這不妨礙他弄明白我們可以過去了。

在大致確定了這個東西應該是沒有多大問題之後,我們才開始小心的從牆壁上的那個洞口鑽了過去。

剛剛凌制造的魔法陣在擊穿牆壁之後,中央的黑色光球就消失了,而現在那里只有一個洞留在那里。我們穿過去之後就發現自己進入到了一條走廊之中,但是這個走廊比較奇怪,它似乎就好像環城公路一樣圍繞著整個城市,而且非常的寬闊。我們懷疑這個大概就是和普通城市的外環公里一樣的東西,畢竟前面的幾道防禦已經足夠誇張了,後面繼續設置更多的關卡其實根本沒有太大意義。

“我們這算是進來了嗎?”看著空蕩蕩的通道,角田一郎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事實上我們也不是很確定是不是進來了,因為這個女妖之家的地下城似乎在上次我來過之後就做了很大的調整,至少這個環城公路我之前是從未見過。事實上這個環城公路不但非常寬,而且還分成了好幾層,並且它們之間沒有用牆壁隔離開,而是使用了類似立交橋的結構。站在我們現在的位置直接就可以看到上下好幾層相鄰的通道,只是這些通道上不知道為什麼都沒有人員或者物資經過,感覺就好像進了鬼城一樣。

“這里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啊?”松本正賀終于也發現了問題。

我皺著眉頭四下看了看,然後突然發現不遠處的一塊牆壁上有一個明顯燒出來的大洞。那個大洞看起來不像是建設過程中留下來的,倒是很像攻擊或者爆炸造成的。

“這地方怎麼感覺好像被人襲擊了一樣啊?”在我發現那個燒過的痕跡之後其他人也看到了,畢竟距離不是很遠,而且痕跡很明顯。青灰色的牆壁上一大片黑,周圍燈光也還算明亮,自然是個人都能看到。

“要不是和外面的人還能聯系上,我都以為是上面的佯攻部隊沒有按照計劃,搶在我們前面先進來了呢!”真紅說道。

“或許還真的誘人搶在我們前面進來了。”克里斯蒂娜說道:“我感應到了空氣中有大量活躍魔法元素,這是剛剛發生過大規模的魔法使用的痕跡。”

“真的有人搶先了?”我驚訝的看向克里斯蒂娜問道:“可以感應到別的東西嗎?”

“不行,這信息感覺已經是很長時間之前的了。”克里斯蒂娜說道。

“那看來想要知道真相就只有一個辦法了。”松本正賀說道:“我們進去看看吧?反正等在這里也沒用。”(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七十三章 利害關系     下篇:第八卷 第七十五章 興?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