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二十六章 還真有不少秘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二十六章 還真有不少秘密

不管冰封女妖到底哪根筋不對了,在這邊裝了這麼多的防空武器,反正現在這些東西是給我們造成了相當大的麻煩。

女妖之家在這個實驗基地配置的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防空炮或者防空導彈,事實上游戲里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防空導彈。防空炮倒是有,但是和現實中的並不一樣。游戲內使用的防空炮其實是一種魔法炮,發射的是一種能量射線,所以看起來很像是激光炮,但其實屬于魔法武器。至于說導彈這種東西,因為導引箭魔法陣無法刻錄的問題,所以目前除了我們冰霜玫瑰盟就沒有人在用導彈了。而即便是我們冰霜玫瑰盟也沒有說什麼防空導彈,我們使用的液化魔晶蒸汽導彈其實應該歸類為帶有追蹤能力的單兵火箭,因為它的轉彎半徑其實很大,而且並不是真的非常靈活,所以對付地面目標還湊合,對空明顯有點不靠譜。

事實上,除了魔法射線類的防空炮之外,目前大家用的最多的防空武器還是弓箭。游戲內玩家或者npc弓箭手使用的魔法箭其實威力都很大,而且速度快、射程遠,精度也相當不錯,尤其是導引箭技能帶來的命中率可以大幅度提升弓箭的威懾力,從而使得弓箭成為了一種相當廣泛的對空武器。當然,這也只是說在一般戰斗情況下,如果碰上大型空中目標,比如說艾辛格移動要塞什麼的,弓箭就明顯沒用了。不過還是老問題。目前除了我們冰霜玫瑰盟之外別的行會基本都沒有什麼大型飛行器,所以對這種高威力對空武器的需求並不是很旺盛。

冰封女妖的女妖之家使用的對空武器和常用的對空武器有著很大區別。首先,這是一種速射武器,和傳統意義上的對空炮有著巨大差別。其次,這種武器使用的彈藥竟然裝備有近炸引信,只要接近到我們附近就會自動引爆,從而增加殺傷范圍。

本來速射武器就已經相當不好躲了,這玩意還會自爆,這就更要命了。我們這邊雖然大多飛的不錯,但要在這密集的彈幕之中穿梭。還要硬扛著各種但要碎片。這簡直就是要人命啊!

“我靠!這鬼地方難道是專門為我們設計的?”真紅頂著密集的彈幕硬往下沖了一段,結果身上一陣叮當亂想,活活被密集的彈雨給打了回來。多虧她防禦高,不然光是剛才這一下就夠受的。

克里斯蒂娜看著自己身邊那個閃爍不斷的防護罩說道:“對方的活力太密集了。瞄准精度雖然不高。但是這些子彈藥會在接近我們之後自動爆炸。飛散出來的彈片數量太多,根本無法閃避。我們要下去就只能想辦法弄個護盾硬沖了。”

“要不然我來吧?”真紅問道。

松本正賀看了一下自己身邊的人,然後道:“紫日會長。看來這種任務只有你或者真紅來做了,我們這邊的防禦力都不夠啊!”

角田一郎也知道這種時候頂在前面的肯定吃虧,但是大家現在是合作關系,所以他也厚著臉皮說道:“是啊紫日會長,這種時候就只能靠你們了,我們這邊的防禦力根本擋不住他們的彈雨!”

其實我根本就不是因為考慮利益得失而在猶豫這個,畢竟這次搶奪技術,說起來時我們和日本人對半分,但其實最後全都是我們的,這一點日本玩家是肯定不知道的,可是我知道,所以,我是不會去計較任務中的那些小小的利益得失的。真正讓我猶豫的是這下去之後的安全問題。

女妖之家在這邊安裝了如此大量的防空武器,說明他們專門針對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突擊力量做了特別的安排。這有防備的情況下突擊就會變得異常困難,而且搞不好會變成竹籃打水一場空。我現在就是在猶豫是否需要繼續下去。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次行動的狀況已經遠遠超出我們之前的預計范圍了,也就是出現了大量計劃外的變數。在這種情況下,是否繼續任務對我來說確實是一種很難確定的選擇。

雖然猶豫了一下,但我最終還是做了決定,行動必須繼續。之前的投入太大,而且這次的行動意義並不簡單。得到俄羅斯人的技術只是其中的一項福利,這次行動的最大收獲其實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中日合作。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事情只要有了先例,之後就會好辦很多。如果這次合作成功了,那麼之後如果我們想要對付哪個國家,玩家可以用利益為借口配合松本正賀忽悠日本玩家跟著我們一起干,而日本玩家在這次的行動中看到了實際的好處之後,下一次就會很容易接受再次合作,而又了兩次合作之後就完全可以有三次四次,所以說,這次行動除了有經濟利益,更重要的還在于政治利益。

這一切的利益糾葛都決定了我們這次不能退縮。好容易才策劃了這次中日合作,一旦雙方的第一次合作就失敗,以後再想有第二次就會難上加難,所以說,這次的行動非常重要。

實際上已經是背水一戰的情況下我怎麼可能宣布放棄?所以,在遲疑了兩秒之後我就下令:“都到後面去,盡量靠攏,我給你們撐開第一道防禦壁。”

“會長……”真紅似乎是想要搶著當肉盾。

“別說了,還是我來。”

我既然這麼堅決,真紅也只好乖乖到後面去了,不過事實上我也沒打算真的自己一個人頂前面,因為我還有大量的魔寵可以用。在大家聚攏之後晶晶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然後將手中聖盾猛然一舉。“聖盾——堅壁。”

一面巨大的光盾瞬間出現,然後晶晶便將盾牌移動到了我們的正前方。對准了那個城堡的位置,接著大家一起跟在晶晶的後面推著她向下猛沖。

我們這邊聚集成一團之後下面的防空武器自然是全都集中了過來,但是,就在他們准備集火干掉我們的時候,正在沖鋒的我們卻是身形一抖,突然一分為3五,在原本我們的身影四周又出現了四組一模一樣的身影。

“幻象?”下面指揮對空作戰的俄羅斯玩家也是愣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下令使用偵查技能進行識別,但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的技能還沒來及使用出來。天空中的五隊身影卻是再次晃了一下。然後各自又分裂出四個分身,接著這些分身隊伍散開,在空中一邊擴散一邊不斷分裂,眨眼之間就已經變成了遮天蔽日的歡迎大軍。而下面的那些玩家的偵察術卻是扔了半天一個人影都沒看到。

所謂的偵察術可以對著特定區域施展。而所有被掃過的幻象只是會被識別出是真是假。並不會就此消失,所以俄羅斯人的偵察行動就好像是在一片空域一片空域的檢查,但是掃來掃去發現他們找到的全都是幻象。唯獨真的我們不知去向了。

這種情況讓俄羅斯玩家愣了一下,而後突然有人反應了過來,只可惜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就在這幫人想到我們的本體有可能采用了隱形的方式從別的方向摸過來的時候,他們的城堡大門卻是轟的一聲直接向內凹下去一大塊,明顯是遭到了巨力打擊。

隨著攻擊出現,真紅的身影開始在大門前浮現,而我們這群人也紛紛顯露了出來。

其實之前那些俄羅斯玩家看到的那五個分身全都是假的,我們用于迷惑那些俄羅斯玩家的幻象來源于艾美尼斯的幻象技能,而艾美尼斯的技能可沒有數量限制,也就是說,我們即便是制造幻象也沒必要五個五個的出,之所以每次都是用一變五的方式分裂,這只是給俄羅斯玩家制造一種慣性思維,讓他們以為我們只能這樣變,從而按照我們設定的思路去思考。

事實上在第一次制造幻象的時候艾美尼斯使用的並不單是幻象,而是兩個技能,除了幻象還有隱形。在將我們隱形的同時在我們身邊制造了五個幻象,然後我們就開始直線下降,同幻象分離開來。那些幻象一邊在空中不斷的增加數量,一邊形成包圍之勢,做出想要利用數量優勢迷惑對方的姿態,而這個時候,隱形狀態的我們卻是已經用超低空飛行的方式貼著地面沖向了城堡大門。于是乎,等那些俄羅斯玩家發現不對的時候,我們實際上已經到了大門口了。

真紅一拳將大門砸的凹陷進去一大塊之後立刻又是接二連三的在大門上玩了一套組合拳,而隨著真紅的每一拳落下,那道厚達一米的千斤閘都會出現明顯的變形,並且這種變形越來越嚴重。當真紅最後一拳砸上去的時候,那道千斤閘終于再也頂不住如此巨大的沖擊力,轟的一聲向後飛了出去。真紅竟然硬生生的將千斤閘從軌道里給砸變形使之掉了出來。

看到我們砸開大門,後面翻滾著的那些重甲機關龍全都加快了速度,但再快也沒用了。這座城堡和一般的城市不一樣,它雖然被系統承認為一座曾是,但實際上它就是一座超大型的建築。其內部的空間並不是很大,雖然為了某些重型單位的進出留了通道,但那僅僅是同道,並不是給他們在里面戰斗用的。所以說,那些重甲機關龍就算是沖了上來也只能在外面干瞪眼。除非他們打算自己拆掉自己的城市,否則根本沒法在這里戰斗。

沒有去管後面那些已經趕不上了的重甲機關龍,我們這群人在真紅砸開大門之後就全都向著城堡內部走了過去。

這城堡的大門之後直接就是一間超級巨大的大廳,這個大廳的空間倒是足夠外面那些重甲機關龍在里面和我們戰斗的,但是,即便是空間夠大,他們也不敢在這里戰斗,因為這地方雖然空間夠大,可畢竟是建築內部,我們的攻擊如果落空就會傷到建築本身,而一旦這個地方被摧毀了,俄羅斯人損失的可不僅僅是一座城堡而已。

進入大廳之後我們左右看了看。冰塊制作的建築本身看起來雖然是晶瑩剔透的,但其實是無法隔著牆壁看到牆壁對面的情況的。冰塊的折射率實際上並不是很穩定,所以光線難免會發生折射,自然也就無法像玻璃一眼通透,你只能大概看到冰層後面有沒有東西在動,但是看不清具體情況。

這個大廳的左右兩側都有很多門,但是這地方的封鎖非常嚴密,我們之前從未得到過這里的情報,自然也就不知道這地方的情況。

“我們現在怎麼辦?分頭行動還是怎麼辦?”松本正賀看著我問道。

我稍微想了一下說道:“分開,但是不能完全分開。”

“那要怎麼分?”角田一郎問道。

“隊伍分成幾組。每組兩個人。我們這邊出一個人,你們那邊出一個人,組成雙人小組。這樣一來可以保證每個戰斗小組都有一定的戰斗力,另外一方面也可以保證雙方不會私藏什麼東西。這樣大家都放心一些。你們說呢?”

我這話當然是說給角田一郎聽的。畢竟這地方嚴格來說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我的手下。

角田一郎作為一個真正的日本玩家,聽到我的話自然是表示贊同了,于是說道:“好的。就這麼辦,但是具體怎麼分組呢?”

“我們這邊都是高級人員,只要稍微注意一下搭配就行了,不需要太講究。松本正賀你和冰冰一組,她是我們這里最弱的,你是日本方面最強的,這樣可以保證她的安全。”

松本正賀點頭道:“交給我你放心吧,不會讓她有什麼意外的。”

冰冰很聽話的直接站到了松本正賀身邊,算是一個隊伍。

看了下剩下的人,我簡單的說道:“八月熏,你和金幣一組。真紅,你和櫻雨神雛一組。熾火龍姬就和克里斯蒂娜一組。角田一郎,你和我一組。”

“為什麼我要和你一組?”角田一郎驚訝的問道。他原本還以為會和某個妹子一組,畢竟我們冰霜玫瑰盟五個人里面就我一個男的,百分之八十的幾率碰上妹子,結果居然和我一組,這讓他有些無法接受。事實上沒有和妹子一組並不是角田一郎不能接受的主要原因,真正讓他感覺到別扭的是我在日本出現的概率太高,而且都是反面角色,所以突然要和我組隊合作讓他感覺很別扭。之前人多還沒什麼,現在變成雙人組自然就更難受了。

對于角田一郎的想法我其實也猜到一些,但我不得不這樣分。冰冰太弱了,不可能和角田一郎一組,畢竟角田一郎在松本正賀他們這邊也算是最弱的一個,我就算腦袋出了問題也不可能將最弱的兩個人組成一隊吧?而且,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角田一郎實際上是真正的日本玩家,是這里唯一的一個需要我們小心對待的人物,而我們這邊無論是克里斯蒂娜還是金幣,其實都不是那種特別會撒謊騙人的類型。至于真紅和冰冰就更別說了,這倆完全就是直腸子,一個是女漢子性格,一個是純淨水一般的性格,這樣的人要是和角田一郎單獨在一起,雖然不說一定會暴露,但是和我這種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的人比起來,總歸是差了一些吧?

平常沒干啥事就忽悠人了,角田一郎跟著我,絕對可以輕松的將他玩的團團轉,保證看不出問題來。

雖然角田一郎很想要換個人搭檔,但我只是給了個眼神松本正賀就站出來對角田一郎進行了一番批評教育,最終這個角田一郎只能無奈的接受了我的分配,成為了我的搭檔。

實際上排除心里障礙的話,角田一郎會發現,和我搭檔其實是一種很幸福的事情,因為我是神隊友,絕對不坑。

“好了,隊伍分配完成,大家分散行動,發現什麼情況用通訊器聯絡。遇到障礙解決不了的就叫增援。”

“明白了。”

“放心吧,我們又不是菜鳥。”

大家說完之後立刻分開,各自選了一條路就沖了進去,然後開始四下搜索前進。

我和角田一郎進入的是右側的一條通道。剛剛我們進入的大廳里面一個守衛都沒有,而且這里的所有通道全都是封閉的。但是。當我們走到自己選擇的這條通道口的時候卻發現這個大門後面滿滿當當的全都是敵人。

“我靠,這是其他通道都這樣還是我們中獎了啊?”看著通道後面黑壓壓的人影,雖然看不真切,但也相當壯觀了。

“看起來跟著你就是倒黴一些。”角田一郎嘟囔著。

“你別亂說啊,我可是幸運7的超級幸運兒,哪有你說的那麼倒黴?”我說著就走到那個通道前面一腳踹了上去。

相比之外面的大門,這里面的大門就明顯沒有那麼厚了。我一腳上去,大門上面直接就出現了一道裂縫,雖然沒有碎裂,但是可以看得出來。這門其實並不怎麼結實。

角田一郎看我已經開始砸門了就沒有再說什麼。直接拿出武器站在了我身邊准備戰斗,而我則是又踢了一腳,結果大門上的裂縫變成了蛛網紋,接著就在我准備用低三下砸開這個大門的時候。面前的大門居然自己碎掉了。

突然倒塌的大門並未引起對面守衛的驚慌。事實上這門就是他們自己弄碎的。看到我已經把門弄成了這樣。對面的人也知道這門頂不住了,干脆自己砸開了大門沖過來想要搞一個突然襲擊。

這大門後面的敵人並不是俄羅斯玩家,而是一種高級npc。這些家伙叫做極光武士,是一種非常罕見地高級兵種。事實上除了征兆數量不穩定以及價格很高這兩個缺陷之外,這個兵種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什麼缺陷。

極光武士本身是一種介于重裝武士與普通武士之間的戰斗單位,他們身上的鎧甲看起來是全套的板甲,但其實這個板甲的厚度並不穩定,某些關鍵位置的厚度甚至超過了重裝步兵,達到了超重裝騎士的水平,但是別的一些部位的厚度卻是非常的一般。這種獨特設計的鎧甲最大的好處就是兼顧了防禦和重量,在最大限度增加防禦力的前提下降低了重量,從而提升了穿戴者的敏捷。

除了身上的裝備有些特殊之外,這些家伙的能力也很特別。事實上極光武士更類似于魔劍士,是一種使用魔法的近戰單位,但是他們使用的魔法幾乎全都集中在了寒冰系這個方向上,所以極光武士是有著極強地域性的一種兵種。

這些家伙的寒冰系法術基本上只有三種類型:壓制、控場、輔助。

壓制類技能都是一些遠程的攻擊技能,這些技能的特點就是攻擊力不高,但是附帶一系列討厭的能力,可以讓你無法對其進行遠程攻擊,從而逼著你和他們近戰。

控場技能就簡單了,就是一些攻擊力適中並帶有一定的減速、減防之類效果的技能。這些技能是極光武士近戰時搭配的魔法,可以最大限度的限制對手的攻擊力並加大自己的輸出。

最後一種輔助類的能力基本上就是不帶攻擊力的純輔助,一方面帶有部分控場效果,另外一方面也帶有自我治療能力。寒冰系畢竟是水系進階法術,而水系法術中有不少都是治療系的,所以極光武士會治療術也很正常。

因為技能和裝備的雙重作用,這些極光武士表現出來的特點就是攻高防高外加敏捷超越一般水平,同時還表現出來了超越一般的魔法水平,這些綜合起來就是可怕的戰斗力了。

面對這種兵種,對數行會都是很頭疼的,不過這種極光武士有個問題,那就是它們和一般的npc不一樣,征召地點不穩定,所以不可能大批量的招攬,而且沒有辦法壟斷。事實上就連我們行會都有幾個極光武士,要不然我也不會對這個兵種這麼熟悉了。

眼前的這幫極光武士剛一出現就是一堆的寒冰系法術扔了過來,角田一郎第一反應就是先躲開,不過就在角田一郎躲開的同時,瘟疫巨大的身體然就出現在了大廳之中,早已蓄勢待發的一口龍炎對著通道內就直接噴了進去,不但將飛過來的那些寒冰法術全部覆蓋了,而且將通道里的極光武士也給燒了個乾淨,就連通道也出現了嚴重的融化現象,甚至有些地方都能看到上下層通道了。

角田一郎看著瘟疫收回巨大的腦袋緩緩消失在空間門中。眼神直愣愣的看著我,然後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你平時都是這麼戰斗的?”

我點點頭道:“敵人聚集的這麼密集,不噴一口龍炎過去多浪費啊?”

角田一郎無奈的跟在我後面走進了通道。因為這里的低溫,剛剛融化的通道瞬間又凍結了起來,不過地面和牆壁的形狀都發生了很大改變,好在前面的極光武士擋住了大部分的龍炎,後面的通道只有最前面的一段路出現了較為明顯的融化跡象,後面多數還是比較完好的。

沒有敵人的通道走起來就放心多了,加上牆壁是半透明的,後面根本藏不住人。所以我們也不擔心遇到什麼抵抗。就這麼直接小跑著前進。

穿過長長的通道之後拐了個彎,然後走了沒多遠就看到了一條樓梯,不過這個樓梯上下都有,角田一郎立刻就看向了我這邊。意思當然是要我決定向上還是向下了。

對于這個樓梯的通道我根本想都沒有像就決定了向上。不是因為我知道這里的布局。而是因為我想要去弄一門樓頂的速射炮。剛剛那種發空武器的威力我們自己已經感受過了,這東西比我們行會的防空武器強大太多了,所以我想要弄一些回去研究一下。說不定可以弄出我們行會自己的速射武器。目前游戲內的大型武器,射速普遍都很慢,一分鍾能發生十五發丹藥的武器基本上都能算的上是速射武器了,但是在現實中,這種射速其實根本不算什麼,只要手制動塊一點,任何一把手槍都能打到這樣的速度。畢竟一分鍾十五發彈藥也就是四秒一發,這個速度實在是不算快。

角田一郎雖然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快就決定向上去,但是他也沒有說什麼。之前大家一起行動的時候就是我在指揮,現在雖然變成了分隊行動,但我依然是總指揮,所以角田一郎還是決定聽我的。

順著樓梯向上,走了不遠我們就再次遇到了抵抗。不過俄羅斯人的防衛力量不知道是不是全都用完了,這邊的抵抗都是零星抵抗,我都沒來及出手就被角田一郎全都給解決了。

在上面一層走了不遠,拐過一串走廊之後我們終于發現了一間比較有價值的房間。倒不是說這個房間里面放了什麼好東西,而是因為這個地方居然是一間類似于監控室一樣的房間,我們之前在這個地方一口氣干掉了三個極光武士和超過二十名俄羅斯玩家,當然還有其他的一些npc,反正這個房間里的戰斗人員超過了一百人,而之後我們在解決了這些人之後發現里面居然還有三十多個非戰斗類npc和一部分非戰斗類玩家。

之前戰斗人員在和我們戰斗的時候這些玩家就在破壞設備,但是這些人都是非戰斗類玩家,所以破壞力真的是很一般,加上這些監控設備實際上都是魔法裝備,並不是現實中的那些監視器那麼脆弱的東西,所以這些人累的半死也沒破壞掉幾件裝備。

事實上我覺得他們的行為完全就是毫無意義的,因為我們根本就看不上這些東西。這些所謂的監控設備,其實就是玩家們利用游戲里的某些道具制作出來的土制監視器,雖然也能起到類似監視器的作用,但實際上局限性非常大,容易被干擾不說,還沒有多少實用價值。對于這種東西我們當然是不屑一顧的,但是在看到這些東西之後我還是興奮了一下,因為我發現這里的每個監控設備旁邊居然都配有結構圖,上面清晰的標明了這個監控所監控的范圍位于這個城堡的什麼問題,而配合監控上的畫面,我們就可以直接看到哪些房間有我們需要的東西了。

角田一郎一開始也沒反應過來這些東西有什麼用,但他還是本能的上去阻止了那些俄羅斯玩家的破壞行動。在干掉了這些俄羅斯玩家之後我就開始對照那些位置圖查看起了這個城堡的內部重要房間的位置。事實上通過這些結構圖不但可以知道中藥房間的位置,還可以順便了解一下整個城堡的結構情況。在大致確定了這些房間的情況之後我們便徹底摧毀了這些的監視設備,然後開始朝著我們之前看到的最近的一個有用的房間跑了過去。

之前漫無目的的瞎找完全沒有現在這樣的有目的性的尋找速度快。我們很快就在三樓找到了一間相當不錯的房間,這里面可是放了不少好東西。

其實這個房間並不是技術資料庫,而是貴重物品存放處。當然,這個貴重物品並不是說的那些珍貴的珠寶什麼的,而是指研究中需要用到的那些特殊材料中價格比較誇張的那一類物品。

因為都是很昂貴的材料,所以被專門集中到了這個類似保險庫一樣的地方,但是這個保險庫其實也就是比一般的房間加裝了一層厚實的裝甲板而已,在永畯惚e一切的裝甲都是紙糊的,結果我們很簡單的就進入拿走了全部的東西。

搜刮完這個房間之後我們也沒有在上面幾層耽擱,而是直接去了前面的天台。然後在這邊看到了之前襲擊我們的防空炮的真容。

事實上冰封女妖他們發明的這種防空炮的造型真的是讓我驚訝了一下。因為這東西看起來居然很像是近防炮。

近防炮單價都知道,是一種非常強力的速射武器,而且一般都是用的多管武器系統發射,而這種多管武器系統因為射速高。所以很容易形成彈幕。可以有效攔截告訴飛行物體。但是。速射多管武器有個問題,那就是結構比較複雜,一般不是太容易制作。游戲內很多行會都想到過要仿制現實中的旋轉機關炮。但是最後搞出來的東西都被證明實用價值不大進而被放棄。

眼前這種算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出現的一種可以攔截空中高速物體的防空炮,算是游戲內的一大突破吧。

我和角田一郎正圍著這個東西觀察的時候,冷不防突然聽到了耳機里傳來了松本正賀的聲音,而且聽起來還非常著急的樣子。

“有人嗎?快來救命啊!”

“什麼情況啊?”真紅的聲音第一個出現。

克里斯蒂娜更是直接問道:“位置。”

“就在大廳左側第二道通道下面一層,你們從我們之前過來的位置進來,穿過樓梯下來就行了。”松本正賀說道。

“我是八月熏,我已經在路上了。”八月熏在頻道里喊道。

“櫻雨神雛在路上了。”

“熾火龍姬也在路上了。”

角田一郎看了我一眼,然後轉身就沖向了大門,但是我卻比他動作快一步上前拉住了他的胳膊,然後按住通訊器說道:“堅持十五秒。”

我說完之後也不管角田一郎疑惑的目光,直接將永琠韙j,然後變成了雙人鋸一樣的結構,讓角田一郎幫我抓著從那門防空炮下面一下穿過,將整個防空炮切了下來。

搞定了這玩意之後我直接將防空炮整體打包扔進了大地之門,然後帶著還有些搞不清楚意圖的角田一郎一起往通道的另外一側跑。這個時候其實已經過去了七八秒了。

角田一郎雖然很想知道我要干什麼,但是因為我跑在前面,所以他也知道現在問更耽誤時間,干脆就選擇暫時相信我了。雖然作為敵人的時候覺得我挺可惡的,但是角田一郎跟我走了一路過來也算明白了,作為戰友我其實是非常靠譜的。

我和角田一郎本來走的是城堡的右側,現在卻是跑到了左側,只不過松本正賀他們在地下一層,我們卻是在頂樓。

我們剛到這個位置松本正賀那邊就驚叫道:“該死,我快頂不住啦!”

“你們到底遇到什麼啦?”克里斯蒂娜的聲音傳了出來。

冰冰有些氣喘的聲音回答道:“好多怪物!”

“我當然知道是怪物,問題是你們遇上什麼怪物了!”克里斯蒂娜問道。

“我不知道,反正就是很惡心很奇怪的生物!”冰冰回答道。

角田一郎聽到那邊的聲音明顯更著急的,但是我卻停了下來,低頭看了一下腳下的冰面,然後伸手打了個響指。一團火苗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在那里高速旋轉著並越變越大,最後突然變成人形降落在了我們面前的地面上。

出現的是小鳳。但是角田一郎並不認識她。我的魔寵太多,日本玩家雖然對我的研究比較深入,但也不是說每個人都知道我的全部魔寵的。

小鳳一出現周圍的溫度就開始急速攀升,緊跟著我們腳下就變成了水坑,而角田一郎這個時候才驚訝的發現我們正在往下陷。

之前我就說過了,這個城堡整個都是冰做的,只有某些特殊房間用金屬加固過,所以我們只要融化冰層就可以輕易到達別的位置。至于現在嗎……既然松本正賀他們在我們的正下方,那就更簡單了,只要將自己身邊燒熱。腳下冰層融化之後我們就會一層一層的往下掉。然後很輕松的就可以直接到達松本正賀他們所在的位置。

事實上小鳳的加溫過程是一個漸進過程,融穿第一次的冰面用了差不多五秒,第二層只有三秒,第三層一秒。第四層幾乎沒有感覺到什麼觸地的感覺就直接掉了下去。之後就好像是失重狀態一樣一路向下掉了下去。

下面松本正賀已經有些手忙腳亂快要頂不住了。而造成這樣原因的罪魁禍首就是這房間內爬滿房頂和四壁的那些異形。這些東西並不是電影中的那種異形。那部經典電影中的異形是一種特定生物,而眼前的異形其實是很多種完全不一樣的生物。當然,也不是真的完全不一樣。事實上這些生物看來都非常的惡心。他們就好像是各種基因突變形成的變異生物一樣,身體完全不對稱,這里多一塊那里少一塊的。有的東西長著兩三個腦袋,還有一些看著好像連體嬰,而最要命的是還有一些看起來完全就好像是噩夢中跑出來的惡魔。那些完全看不出到底那里是手腳哪里是頭的怪物依靠身體的蠕動和跳躍前進,身上到處都是爛瘡,還不斷的往外流出綠色的粘液,也不知道那些粘液為什麼這麼冷都不結冰。

這些怪物不但數量奇多,而且因為長相奇葩,所以走路方式也是非常奇怪。有些直接就順著牆壁爬過去了,還有一些則是倒掉在房頂上,更多的則是因為手腳長度不一致,走路一高一低,根本沒法瞄准攻擊,還有些甚至是滾動前進,搞得松本正賀不得不左支右拙的去抵擋這些怪物,不讓他們碰到後面的冰冰。事實上要不是為了保護冰冰的話松本正賀是不會求救的,關鍵是冰冰不擅長對付這些東西,這些東西似乎都沒有智力,冰冰的魔音對它們完全無效。

就在松本正賀焦急萬分的抵擋著這些東西,感覺自己就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突然前面的通道中轟的一聲出現了一大大洞,然後就看到真紅從里面沖了出來,後面還跟著金幣、八月熏以及櫻雨神雛。

“快快快,幫我攔住這些惡心東西!”松本正賀看到他們連忙叫了起來。

櫻雨神雛剛想要施法,看到前面出現的怪物卻是突然手一哆嗦驚叫了起來,畢竟是女孩子,面對如此惡心的怪物真的是抵抗力不強,不過還算好,真紅和金幣的戰斗力都還可以,所以很快就將附近的怪物吸引過去一部分,松本正賀這邊的壓力驟然降低了不少。

“該死,這都是什麼玩意啊?”剛剛趕到的克里斯蒂娜看著這邊的情況直接甩手扔出了一大片魔法飛彈,而那些怪物雖然數量奇朵無比,但是戰斗力貌似也不怎麼樣,尤其是生命值不高,所以克里斯蒂娜一個魔法過去地面上立刻就死了一大片。

克里斯蒂娜發現低級魔法這麼好用,干脆直接用彩虹噴射一路洗地過去,不過她才走到一半就聽到轟的一聲,房頂居然開了個大洞,而我和角田一郎則是帶著一大片瀑布一樣的水流從上面砸了下來。

“我們沒有來晚吧?”看看周圍的情況我出聲問道。

松本正賀勉強點了點頭道:“對虧你們速度快,再慢一點我們就要完蛋了!”

“你們到底是碰到什麼玩意了啊?”看著已經被殺的差不多的怪物,角田一郎問道。

松本正賀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我覺得好像是實驗廢品!”

“實驗廢品?”克里斯蒂娜驚訝的看了下那邊的生物,然後問道:“你說的是生物實驗產生的廢棄型號?”

“差不多吧。”松本正賀說道:“剛剛我們進入到這邊之後就發現了一個倉庫,打開之後無意中也不知道觸發了什麼東西,結果側面的牆壁就打開了,接著就是這些東西沖了出來,而且因為是周圍的牆壁同時打開,我們直接就被堵在了中間,多久你們來的快,不然可就麻煩了!”

“這些東西看起來很像是實驗失敗品。”冰冰說道。

我看了下地面上那些尸體,幾乎就沒有長的一樣的,而且可以確定自然界的生物不會長的如此奇葩,因為大自然存在優勝劣汰,如果造型太過奇葩,比利于生存就會被淘汰,所以自然界中的生物多數不會出現那種明顯的畸形變化。游戲內雖然不是真的自然,但是因為《零》使用了真實物理引擎,所以這方面的仿真度是非常高的。

從這些信息可以確定,這些東西不可能在游戲內自然進化產生,只能是人工誘導產物。

“想不到俄羅斯人不但研究機械科技,連生物科技也在研究。”克里斯蒂娜說道。

我點點頭道:“生物科技在現實中很危險,但是游戲里的條件反倒是更簡單更安全,所以冰封女妖他們研究生物科技也不奇怪,我只是想知道他們現在到底研究到哪一步了。”

“看看不就知道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八十章 惡魔中的惡魔     下篇:第八卷 第八十二章 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