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八十七章 假鬼和真鬼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八十七章 假鬼和真鬼

“艾爾莎?你怎麼會在這?你不是應該和冰封女妖會長一起被包圍了嗎?”

來人並未回答這些俄羅斯行會會長們的話,而是掃了一圈眾人之後問道:“怎麼就你們幾個了?其他人呢?”

“是這樣的。”其中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出聲解釋道:“冰封女妖會長帶著你們去接管主力部隊的指揮權之後我們這邊就遭到了冰霜玫瑰盟聯軍的大規模攻擊,熊堡那邊的偽裝部隊也不再偽裝,而是依托艾辛格移動要塞的火力推平了熊堡,現在我們在這一地區的支撐點已經不複存在,附近的都是一些綜合類都市,戰斗力都很一般,而且主力部隊全都不在家,剩下的城防軍根本就有能力保衛城市。現在冰霜玫瑰盟和那些聯軍部隊正在趁著這個機會分三路搶占我們的城市,並且根據我們的情報人員傳回的信息,他們在已經攻下的城市之中執行的是劫掠政策。這一點和之前的冰封女妖會長推測的結果是一樣的。”

“我問你其他人呢?”

“他們都是被襲擊的城市的會長,現在都去指揮戰斗了。”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說完之後又問道:“你們那邊的主力是怎麼回事啊?不是冰封女妖會長已經過去了嗎?怎麼反而被包圍了呢?”

艾爾莎聽完之後神情冷峻的說道:“主力部隊沒有被包圍,只是在我們的周圍出現了大量冰霜玫瑰盟的流動獵殺小組。這些人都是空騎兵,速度太快。我們要是大隊人馬追上去他們就跑,我們的人一撤回來他們就又盯上來了,跟蒼蠅一樣煩人。你們派來聯絡的人和我們派出來的人都被這些人給截殺了,我們還追不上他們。但是他們也不敢攻擊我們的大部隊,只能在外面圍著我們的部隊兜圈子找機會騷擾。另外,因為這些人的干擾,我們的主力部隊幾乎失去了全部的偵查能力,現在根本就不敢亂跑,就怕再遭到暗算。”

“可是你們的主力運動速度這麼慢,我們的城市要怎麼辦啊?”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說道:“再這樣下去我們這邊的損失肯定會越來越大。這些城市可都是人口重鎮。要是都被劫掠了,我們之後的發展會受到很大影響的啊!”

“我也知道你們這邊需要我們的增援,但現在情況如此,我們又能有什麼辦法呢?”艾爾莎說道:“我們的主力在那里多少還能威懾一下冰霜玫瑰盟聯軍不讓他們太囂張。要是因為我們急忙趕路再遭到暗算徹底失去兵力優勢。到時候有什麼後果你應該比我清楚吧?”

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被這麼一說也是沒辦法了。實際上他也就是因為著急才會這樣說一說。相當于是在發泄心中的怨氣了,但實際上他自己也知道,這個事情真的不能怪冰封女妖。因為他們確實是不能急著趕路,不然實在是太危險了。

這個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有時候你雖然可以理解,但感情上卻還是那樣,該著急還是著急,該難過還是難過。盡管理解冰封女妖他們的行為是正確的,但是輪到自己的城市被洗劫了,那些城市的所屬行會自然不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除了拼命的抵抗之外,那就是剩下對冰封女妖的埋怨了。雖然他們也知道冰封女妖現在的行為沒錯,可走到今天這一步,難道都不是冰封女妖的錯嗎?之前的假情報雖然起到了關鍵作用,但冰封女妖的錯誤判斷總不能推卸的一干二淨吧?所以雖然嘴上不說,其實很多俄羅斯行會的會長都已經開始對冰封女妖有意見了。

就在這種僵持狀態之下,我們行會的進攻部隊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幫助下已經一口氣將第二批次的三座城市全部拿了下來,不過因為推進的太快,第一批次的兩座城市的劫掠工作都還沒有完成,因此這邊的城市只能讓我們的主力部隊來進行劫掠了。這樣一來無疑就耽擱了之後的推進速度。不過這種事情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第二戰場這邊的部隊只是我們這支聯軍的一小部分,大部分都在守衛那邊的主陣地,所以能有如今這個進度已經是相當不錯了。至少參加行動的那些行會會長們都沒有任何的抱怨心思,畢竟眼前的利益已經多到來不及搶了,再吃著碗里看著鍋里也沒用啊!

我們這邊因為人手問題推進速度限入短暫的停滯階段,但是另外一邊我們的部隊可是沒閑著。

眼看著已經接近黃昏了,此時主戰場那邊俄羅斯進攻部隊的主力都已經被殺了個七七八八,目前正在進行最後的收尾工作,而松本正賀這家伙也不是那種閑得住的人,所以在將後續的工作丟給了一個他手下的日本玩家負責之後就將這邊的主力部隊全都給拉了出來,然後沿著本來應該是俄羅斯玩家的推進線路的道路逆推了回去。

說實話帶著這麼大一支軍隊出來,松本正賀感覺還是相當刺激的。之前他雖然也領導過日本玩家的戰斗,但那畢竟是日本玩家,數量有限。但是這次可不一樣。他這邊可是帶著多國聯合軍團的主力啊,光玩家就有接近八千萬,npc更是高達三億多。如此龐大的兵力,他只留下了一億多npc和三千萬玩家守衛占領區,剩下的全都要給帶了出來,也就是說松本正賀帶出來的人馬足有兩億五千萬。

兩億五千萬的大軍是個什麼概念呢?整個軍團的正面是一個十七公里寬的鋒線,而後面的部隊則是綿延數百里,先頭部隊已經抵達了最近的城市,後續的兵力還在占領區那邊沒出來。這也就是游戲里有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不用考慮,要是現實中有這麼大一支軍隊行動起來。後面的後勤單位估計能嚇死人。不過游戲里因為玩家的消耗很低,外加空間裝備的攜帶能力遠不是一般的運輸車輛能比的,所以即便是這麼龐大的一支軍隊,竟然也可以輕裝簡從的跑出去打仗。

當然了,松本正賀敢這麼干是因為他這里有詳細的戰場情報,知道俄羅斯方面已經快要被虐出翔來了,所以他才敢帶著這支大軍出來顯擺,畢竟我們那邊走的時候帶走了大量的指揮人員和幾乎全部的重武器,所以松本正賀這邊剩下的就剩人了。打野戰還湊合,攻城的話就有點費勁了。

對于松本正賀的行動我在艾辛格移動要塞那邊就知道了。畢竟松本正賀的戰場指揮也是依靠軍神進行中轉的。所以戰場動態什麼的當然逃不出我的眼睛。不過,對于松本正賀的行為我沒有過多的干涉,一來確實是沒有什麼危險可言,二來則是因為我想要松本正賀去感受一下那種千軍萬馬至于手中的感覺。不是為了讓他爽一下。而是要讓他害怕。

可能有人會說。這手下並將如云的感覺應該是意氣風發才對。為什麼要害怕呢?能問出這種話就說明你不是個統帥,因為只有真正領導過龐大軍隊的人才能明白那種萬千人的安危全壓在自己一個人頭上的責任感。

指揮這種大軍初期的時候確實是很興奮,就好像小孩子偷到了大人的汽車鑰匙將汽車發動了起來一樣。那種感覺相當的興奮。但是,當這部車真的在自己的控制下跑起來之後,多數孩子都會嚇哭,因為他這個時候會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讓車子像在爸爸媽媽手里一樣走直線。看著蛇形的汽車,感覺隨時會撞到東西,這個時候的恐懼感是孩子們無法承受的,所以多數偷開汽車的孩子如果沒讓車真的跑起來還好,一旦車速真的上去了,多數孩子都會被嚇到。

松本正賀當然不是個孩子了,但是他卻沒有那種統帥億萬大軍的能力。事實上這種能力很少有人有,即便是我自己都不敢說自己搞的定。我依靠的是軍神這個事無巨細的輔助器,外加上紅月、鷹、玫瑰以及素美他們這些人的分擔,這才是我們行會指揮系統能夠高效而穩定運轉的核心所在。

松本正賀雖然已經投靠了我們,但人的思想也會變的,就像她當初他從一個鑒定的日本民族主義者變成了現在的反日份子一樣,如果我不能合理的控制松本正賀的情緒,他也是有可能再變回當年的那個松本正賀的。當然,現在他現實中的身體已經跑到了我們這邊來,被我們監管著,所以他就算想背叛也要掂量一下。不過,畢竟松本正賀的能力還是相當不錯的,所以我不希望失去這個手下,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杜絕他出現這種想法,不讓他有背叛的心思。而我之所以不反對他的這種行為就是要讓他知道,有些事情我們能玩的很輕松,但是他玩不轉,這樣他就會依賴我們,從而不會再想背叛之類的問題。

想要和一個人永遠保持良好的關系,最好的方法就是一開始就不要讓雙方之間出現裂痕和隔膜。我相信這一點,也是這麼做的。

松本正賀剛開始指揮著兩億五千萬大軍出了集結點之後確實是和我預測的一樣意氣風發了一陣子,然後當大軍遇到了一座俄羅斯城市之後問題就出現了。

因為這兩億五千萬大軍鋪開的面積太大,根本不可能繞開這個城市,所以攻擊就成了必然的問題。但是,直到這個時候松本正賀才發現,這兩億五千萬大軍就像是那部被孩子啟動的汽車一樣,讓它動起來很容易,但要控制他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本來松本正賀是計劃在城市外圍暫時停下,然後將位于後方的重步兵調到前面來攻城的。畢竟行軍過程中騎兵速度快都在兩翼和前鋒,現在步兵都被丟在了最後面。但是,雖然他下達了這樣的名利,可是因為這些軍隊實在是太多了,結果在停止前進的時候就出了問題。因為有些隊伍要給別的隊伍讓路,結果發現了擁擠情況,前面的隊伍被推擠之後直接進入了敵人的城市防禦范圍。

對面城市里的俄羅斯玩家也不知道是嚇到了還是怎麼的,看到這邊有人進入射程之後直接手一抖就開炮了。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被攻擊的部隊直接開始沖鋒。然後周圍的部隊都動了起來,後續部隊不知道前面為什麼跑起來了,于是也跟著動。雖然松本正賀通過軍神下達了不許前進的命令,但這個時候前鋒已經沖到人家城牆下面了。面對著頭頂上的敵人發動的攻擊,傻瓜才會站在那里挨打呢。所以這些前線部隊的攻城行動在完全沒有指揮的前提下就開始了,而且沖上去的還是一支騎兵。

戰斗開始之後指揮變得更加混亂,後面剛穩定下來的隊伍又動了起來,而且這個時候天已經黑了,這邊的玩家更加的難以指揮,看著前線城市那邊的戰斗引起的爆炸和火光。整個部隊都在騷動。然後有些部隊不聽指揮越線攻擊,有些則是沒有動,而那座倒黴的城市就是在這種完全沒有指揮的情況下被攻陷了。不是因為我們這邊戰斗力多強,指揮多麼得好。就因為一個原因——我們人多。

戰斗結束之後城市內的東西被哄搶一空。然後松本正賀氣急敗壞的命令重新整隊清點傷亡。結果一直忙了三個多小時才在軍神的幫助下搞定了戰場報告。就為了這麼一座小城市,這兩億五千萬大軍足足減員十萬。這點人在兩億五千萬這個大基數之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問題是他們攻擊的只是一座平平凡凡的小城市啊!這座城市的防衛力量根本可以說是等于沒有。如果是正常的戰斗,松本正賀覺得自己帶上兩三萬人就可以在傷亡不超過十分之一的前提下攻下這座城市,結果現在直接損失了十萬人,就為了這麼點大一個城市。

更讓松本正賀難以相信的是,軍神之後給了他一份報告證明,這十萬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死于踩踏事件和友軍誤傷,也就是說是他們自己弄死了自己十萬人。敵人殺死的還不到這個數字的零頭。

這一下就好像三九頭給松本正賀兜頭澆下去一大盆冰水一樣,瞬間讓他之前的意氣風發和得意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從極度浮誇的情緒中緩和過來的松本正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隊伍原地休整,然後開始以行會為單位將帶出來的部隊一支支的往回帶。他是真的嚇到了,而且也明白了自己的極限在哪里。

松本正賀這邊暫且不提,另外一邊冰封女妖帶領的大軍終于在天黑後接近到了己方的城市群附近,但是這只是接近,還不是進入,所以冰封女妖暫時還不敢放松警惕。不過,事實也證明了她這樣做是完全正確的,因為白天只是在外圍游獵的那些獵殺小隊竟然借助黑夜開始主動出擊了。

其實從被圍起來開始冰封女妖就知道他們的部隊一直在減員,我們對這支部隊的騷擾從來就沒停止過,但是這畢竟是騷擾,我們也不敢做的太過分,不然搞不好騷擾部隊就會將自己給賠進去,所以雖然減員一直在進行,但其實從頭到尾加一塊傷亡數字也沒超過兩千。這人數看著不少,但是和這支過億人的大軍比起來那就真的是九牛一毛了。當然,傷亡比例這麼低主要還是因為冰封女妖沉得住氣,要是她頂不住這種不斷有人傷亡的精神折磨直接發飆帶著隊伍出來追擊,那我保證他們的傷亡數字後面至少還能再加兩個零。

雖然冰封女妖充分發揮了縮頭烏龜的精神,一路安全的移動到了己方城市附近,但是,我們是不會就此輕易放過他們的。

本來按說天黑之後俄羅斯玩家應該是有優勢的,因為俄羅斯這邊有些地方是處于北極圈內的,也就是說俄羅斯這邊有極夜現象,一天大部分時間都是黑夜。這種情況下俄羅斯玩家對夜戰的適應性應該是要超過別的國家的玩家的。

但是,很可惜,他們碰上的是我們冰霜玫瑰盟帶領的多國聯軍,雖然那些國家的部隊都是五花八門,而且大多數不擅長夜戰,但架不住我們行會擅長啊。至于說為什麼我們冰霜玫瑰盟這麼擅長夜戰……看看我們行會部隊里面那成片成片的亡靈就知道了。

別忘記了我們行會是我建立的,而我是從黑暗系發展起來的。所以我們行會最初的時候就是黑暗系出身,包括艾辛格這個最重要的城市都是魔都,原本就是個亡靈滿地爬的地方。所以,本行會的戰斗部隊和後勤部隊之中都有大量的亡靈生物存在。而亡靈生物作為黑暗生物,最喜歡的就是黑夜了。所以,黑暗神馬的我們最喜歡了。

天黑之後原本的天兵天將部隊就開始後撤,雖然還是保持著對敵人的監視,但卻已經脫離了直接接觸,但是我們並沒有放棄攻擊,而是直接將亡靈部隊替換到了內圈開始進行大規模行動之前的騷擾戰了。

其實我們的真正行動還沒開始。當然我們在冰封女妖他們進城之前還是會給他們來一次印象深刻的戰斗的。但現在他們距離城市還有點距離,還不適合干這種事情,所以我們就需要先預熱一下。

在亡靈軍團抵達冰封女妖他們的軍團外圍之後,最先動手的就是我們集中起來的巫妖大軍。不過這次他們不是直接殺進去。而是先弄出了一大片的死亡迷霧。為了制造這個霧氣。我也用手里的邪龍守護戒指幫了點忙,然後克里斯蒂娜客串了一把邪惡巫師,直接借用幾千名高階巫妖的法力釋放了一個戰役法術——黑暗天幕。

這東西本來是亡靈城市用來擋太陽的。不過其實在野外也是能用的。黑暗天幕的特點就是可以吸收光線,並且轉化光能為黑暗能量。這種效果的直接作用就是會導致亡靈生物高度活性化,即便是一些新戰死的尸體也會迅速亡靈化。

在這個魔法使用完成之後,原本的一點點月光就徹底看不見了。之後加上大霧彌漫,冰封女妖他們所在的區域幾乎是變成了一片漆黑,說伸手不見五指那是一點都不誇張,因為即便是手牽手的兩個人此時也根本看不見對方。

黑成這樣大軍的移動速度也就可想而知了。前鋒部隊幾乎都是一手舉著火把,另外一只手用手里的武器當導盲棍在地上敲擊著前進,因為此時他們根本就看不到路。

“告訴前面的人,不能停,慢一點都沒問題,絕對不能停,這是冰霜玫瑰盟發現我們快要到家就狗急跳牆了,我們一停就中計了,所以千萬不能停。另外,告訴前面的隊伍,做好應付敵人的突然襲擊的可能性,這麼大的霧,他們不會僅僅是嚇唬我們那麼簡單,肯定還有後手。”

被叮囑的那個玩家聽完之後立刻轉身走了出去,和多數人不一樣,她在這黑暗之中行動自如。雖然此時她的視力范圍也被壓制到了只能看見周身十米之內的情況,但相比之那些瞎子一樣的人,她這樣已經相當不錯了。起碼十米的可視范圍能讓她行動如常,不至于撞到牆上才知道前面有障礙物。

就在這個玩家將冰封女妖的命令通知下去之後不到十分鍾,那些正在黑暗中摸索的俄羅斯玩家突然就發現周圍的情況出現了變化。首先他們發現周圍的能見度似乎是恢複了那麼一點點,原本是真的伸手不見五指,即便手里拿著的火把看起來都是暗淡無光的狀態,可那火把明明就燒的異常的旺盛,可就是沒有多少光亮。但是現在,不但火把的光亮恢複了一些,而且周圍的霧氣之中也開始出現了一絲淡淡的藍紫色的光芒。當然,這個光亮度依然是超級低,只能說勉強能看到人影輪廓了,而且距離還不能遠,超出三米范圍依然是啥也看不見。

除了光線亮度有所恢複之外,俄羅斯玩家還發現周圍的溫度正在下降,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這是一種錯覺,而且是集體錯覺。該地區在俄羅斯並不算是多高的維度,所以溫度還算湊合,也就是零下幾度而已。這種溫度在俄羅斯實在是太正常了,根本就不會讓他們覺得冷。但是,就在剛才,這些完全不怕冷的俄羅斯玩家突然就感覺周圍好像起風了,而且這些風吹到身上感覺有一種從骨頭里冒出來的冰冷,仿佛整個人都要凍僵了的感覺。但是,使用各種方法測試之後大家確定了環境溫度沒有下降,感覺到冷只是一種集體幻覺。

其實也怪俄羅斯玩家倒黴,這個國家雖然人不少。但是亡靈系的卻特別的少,主要是因為低級亡靈在太冷的地方沒有辦法生存,所以這邊的亡靈系玩家就特別的少。要是這邊的亡靈系玩家多一點,他們肯定會發現,這不是寒冷,而是周圍的空氣中負能量高度聚集的結果。

“喂,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啊?”正在前進中的幾個俄羅斯玩家中有人問道。

“聲音?”旁邊的俄羅斯玩家側耳傾聽了一下,然後道:“沒有啊!你聽到什麼啦?”

旁邊的俄羅斯玩家表情有些緊張的說道:“好像是女人的哭聲。”

“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人哭?再說……”那家伙正要說教一番,結果話說到一半就突然卡主了,因為這次他也聽到了那個哭聲。這是一種相當奇怪的哭聲。他可以確定這是女人的哭聲。但絕對不是俄羅斯女人的哭聲,因為俄羅斯的女人不會這樣小聲的抽泣,這種讓人一聽就覺得萬分委屈的聲音太過細膩,俄羅斯女人粗獷的性格就算是哭起來那也是相當的豪邁。絕對不會這樣。

事實上如果是中國玩家聽到這樣的聲音肯定會第一時間告訴他們:“不用猜了。這是女鬼的聲音。因為我們國家的電影里女鬼的哭聲都是這樣的。”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人在哭,而且之前沒有聽過這種聲音,但這並不妨礙他們領會其中的意思。那兩個玩家瞬間就感覺到一種從頭涼到腳的感覺。因為他們好像無師自通的理解了這大概是那種鬼怪類的東西發出的聲音。

其實相比之有形的東西,大多數人更怕的是那種未知的東西,所以游戲里的怪物雖然千奇百怪,但時間長了大家都能適應。但對于那些鬼怪之類的未知事物,卻依然是有很多人無法適應,以至于直到現在還經常聽說有玩家可以淡定的和一千多級的死亡騎士對沖,結果卻被二百級的怨靈給嚇暈過去了。雖然從游戲角度來說,一百個怨靈也干不過一個死亡騎士,但死亡騎士除了一身黑,基本上和一般的其實就沒啥區別了,反倒是怨靈不但身體是半透明的,而且經常性的披頭散發並長著一張抽象派的面孔,這一切都和鬼怪電影里的那些鬼一模一樣。結果就是死亡騎士明明很猛,結果根本沒人怕,而怨靈其實很菜,結果卻嚇得一幫子高級玩家死活不敢打。

這幫子俄羅斯人雖然膽子很大,但那是面對自己知道和了解的東西,突然聽到這種聲音,腦子里立刻就聯想到了那些恐怖的場面,然後這些人就越是想越害怕。

就在這邊的俄羅斯玩家情緒越來越緊張的時候,藍紫色的迷霧之中卻是突然出現了一個披頭散發的女性的人影。這個影子一閃而逝,速度很快,但結果卻是將聚精會神盯著迷霧的那幫人給嚇得驚叫了起來,因為那個人影的面孔實在是太恐怖了。其實比起一張丑惡的怪物面孔,扭曲的人臉反倒更有威懾力一些。剛剛那張臉就是極度扭曲的狀態,以至于盡然將幾個身高一米九的俄羅斯大漢給嚇叫了起來。

這邊的叫聲當然是讓周圍的人緊張了起來,而這種情況卻不是個別現象,而是到處都在發生。這些俄羅斯玩家正在逐漸的緊張起來,並且不時的看到各種恐怖的生物在附近一閃而逝,最終有人終于忍不住爆發了。他突然狂吼著朝著一張鬼臉沖了過去,然後一刀砍了下去,但是,很快他就愣住了,因為那被砍中的家伙居然突然變成了自己的同伴,然後那個人就在大家驚愕的目光中倒了下去。

這種情況一出現就好像瘟疫一樣的四處蔓延,而冰封女妖那邊也是迅速的了解到了這種情況的原因。畢竟有這麼多俄羅斯玩家在,雖然亡靈系在俄羅斯這邊屬于弱勢項目,但因為很多精神系的東西必須要亡靈系支撐,所以冰封女妖曾專門扶植發展過一段時間俄羅斯的亡靈系玩家,也正因為她的遠見,所以現在俄羅斯這邊好歹還是有一些亡靈系玩家的,而這些內行人士很快就發現了問題並報告了上去。

“你說的是黑暗能量?”

“不是黑暗能量,而是負能量。”這個來報告的亡靈系玩家看著冰封女妖說道:“黑暗能量雖然是和光明能量對立的存在。但本質上它依然是能量,是一種正向能量,區別只是屬性和光明能量剛好相反。但是,負能量卻是一種完全逆反的能量類型,這種能量在黑暗系中只有亡靈生物才會有,而且這種能量可以和正能量發生中和反應並消失掉。”

“可是這個和我們周圍的幻象有什麼關系?”一個俄羅斯行會的會長問道。

那個亡靈法師玩家立刻道:“我說了,那不是幻象而是幻覺。”

“有區別嗎?”

“當然有。幻象是一種通過外在手段產生的圖像信息,本質上它就是一種光線。受術者看到了這些虛構的光線,于是以為自己真的看到了那里存在什麼東西,這就是幻象。當使用某些反抗技能的時候既可以抵消這種光學誤導。從而識破幻象。但是。幻覺是你自己腦子里臆想出來的東西,是本來就不存在的東西。剛剛已經發生了那麼多次自己人誤傷事件,你們有人用破解幻象技能發現什麼了嗎?顯然沒有,這就說明那根本就不是幻象而是幻覺。”

“那麼這些人的幻覺是怎麼產生的呢?就因為你說的負能量?”冰封女妖問道。

那個玩家點頭道:“沒錯。負能量是一種和正能量對立的能量。會自主的中和掉正能量。因此當我們處于這種環境中的時候身體會感覺到冷。因為自身的能量正在損失。但是因為身體本身沒有問題,所以並不會立刻就出現其他反應,只是會感覺到冷而已。但是。隨著能量侵蝕的加強,身體會逐漸丟失能量,所以會越來越冷,並且感覺四肢無力,更重要的一點是精神能量也是正能量,所以長期處于負能量之中會導致精神能量過度耗損。這種精神能量耗損的情況就好像人睡著的時候精神能量處于休眠狀態一樣,而我們睡覺的時候會做夢,這也是一種類似于幻覺的存在,只不過睡覺做夢時精神能量休眠造成的,只要人醒過來就沒事了。但是如果是精神能量耗損的話,雖然短時間內不會有問題,但是隨著時間的增加,幻覺會越來越嚴重,並且逐漸危及生命。另外,因為法系職業和戰斗類職業的屬性不一樣,所以法系職業的精神能量更強,受到的影響較低。”

“難怪出現幻覺的都是戰士類型的玩家。”旁邊一個俄羅斯行會的會長說道。

“好了,原因我們知道了,那麼現在的問題是如何對抗呢?”冰封女妖問道。

那個玩家想了一下說道:“解決問題的最終目標只有兩種,一是想辦法讓周圍的負能量指數下降,重新恢複正常能量的比例,或者就是干脆將玩家和周圍的能量場隔離。”

“這兩種方法哪個好實現一點?”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問道。

那玩家搖頭道:“都不容易。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是正常地圖,也就是說不應該出現負能量高度集中的情況。所以要解決這個問題就要先找到負能量集中地原因,然後才能考慮如何解決問題。可是現在這個樣子,我覺得我們不大可能找到原因,而且即便是找到了,我看也未必有辦法解決。”

這家伙的話倒是讓周圍的幾個俄羅斯行會會長都點起了頭,因為大家都知道,這種現象肯定不是自然形成的,那就只能是我們冰霜玫瑰盟搞得鬼,而現在周圍一片漆黑,還有濃霧遮擋,他們要想出來調查情況無異于自己找死,所以說,這個方法基本不靠譜。

“你說的隔離方法要怎麼隔離?”

“法師好辦,魔法護盾就可以隔離負能量,只是需要持續消耗魔力。但是戰士類玩家就麻煩了。他們本來精神能量就低,抵抗法術都不會,所以要想讓他們也抵抗這種負能量就要想辦法讓他們的體表充滿正能量。只是先不說我們上哪去找正能量物質覆蓋滿他們的全身,就算有,這個消耗量也將非常恐怖,而且這個消耗還是持續進行中的,一旦那些能量互相中和之後,我們又要重新找正能量物質去補充。所以在我看來這一招比第一招更不靠譜。”

“那豈不是沒救了?”旁邊的一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問道。

“那倒也不是。”這個玩家大喘氣一樣的說道:“其實換個角度想想,我們要破除負能量狀態不容易,敵人要維持這個狀態應該更難吧?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就是一個正能量的世界,他們人為的制造這種負能量環境,而且面積這麼大,那些負能量必然是需要不斷的被周圍的正能量中和掉的。這期間需要消耗的負能量絕對是海量的,我不覺得敵人可以撐多久。所以我的建議是盡量約束住自己人,只要不被幻覺所左右,堅持一段時間之後敵人撐不住了自然就會撤掉這個負能量環境。”

“有道理。”冰封女妖轉身對身邊的人吩咐道:“馬上去通知各部隊約束好自己的部下,注意不要被幻覺迷惑,堅持一段時間幻覺自然就會消失。”

冰封女妖找來的這個亡靈系的玩家分析的確實是很有道理,而我們也確實是無法長時間維持這里的負能量環境,但是,我們的目的本來也不是用這個東西弄死俄羅斯玩家,因為我們還有別的玩法。

就在俄羅斯玩家紛紛知道了這些只是幻覺,只要控制好自己不要被嚇到就行了之後,那種自己人誤傷自己人的情況就被基本控制住了。雖然偶爾還是會有人誤傷自己人,但是數量已經降低到微乎其微的地步,基本可以不用管了。只不過,就在他們以為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了的時候,新的威脅又來了。

一名處于軍團外圍的俄羅斯玩家忽然就發現眼前出現了一只飄蕩著得巫妖,這個巫妖也是個女性,看起來還算漂亮,但是一身白衣飛來飛去其實還是蠻嚇人的。不過,這個家伙謹記之前的通知,提示著自己:“這是幻覺這是幻覺。”

就在這個家伙神神叨叨的念叨著的時候,他盤邊的家伙卻是忽然問道:“你在那里念什麼呢?”

“我……”這個家伙剛要說話,沒想到前面的巫妖卻是突然沖了上來,然後手指一劃就將他的氣管給切開了。瞬間血水噴了對面那家伙一臉,不過對面那家伙只是愣了一下之後就忽然恢複了正常,然後轉頭對自己另外一邊的一個玩家說道:“這幻覺真是越來越厲害了,我剛剛居然看到貝塔斯被一個巫妖給殺死了。”

旁邊的那個玩家聽到這個愣了一下,然後突然就想要叫,結果聲音還沒發出來就被那個巫妖又給抹了脖子。其實這個家伙之所以要喊,就是因為他發現了這其中的秘密。

幻覺是一個人自己腦子里臆想出來的東西,這一點和幻象不一樣,除了你自己,別人是看不到你的幻覺的。但是,剛剛這個家伙聽到盤邊的人告訴自己他看到了同伴被殺,這就不對了,因為他也看到了。兩個人如果同時看到一樣的畫面,那麼除非這是幻象,否則就一定是真的,反正不可能是幻覺。所以,這家伙突然就意識到這是有敵人借助大家的幻覺真的混了進來。不過很可惜,他還沒來及警告就被干掉了。

因為事先得到了通知,所以這些俄羅斯玩家都以為看到的那些飛來飛去的女性身影都是幻覺,卻不知道就在剛剛,一大群巫妖以及中國的鬼怪系生物已經徹底的進入到了對方的本陣之中。而此時大部分人依然還以為這些都是自己的幻覺。這一錯誤認定很快就讓俄羅斯玩家們吃了大虧,因為他們居然將敵人當成了幻覺完全沒有進行任何抵抗。(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五十章 我的陰謀     下篇:第九卷 第五十二章 周游世界的葫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