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神的祖宗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九十二章 大神的祖宗

“小李子,今天怎麼有空來我這里串門來啦?”

“小李子?”突然聽到上面那位的稱呼我第一時間就愣在了那里,因為我沒反應過來這是在叫誰。現場一共就四個人,對方肯定是在叫我們三個之中的某一個。這個小李子明顯和我沒關系,因為我不管是哪個稱號都和這個小李子對不上號。旁邊的這位神龍名叫敖萊,名字里沒有李字,所以這不大可能是他的名字。再說了,他就住在外面的水潭里,和這邊的直線距離不到五十米,這兩位就算不是天天見面也絕對不至于搞得跟好久不見似的,所以剩下的唯一有可能叫這個名字的就是太上老君了。問題是太上老君和小李子這個名字實在是有點八竿子打不著啊!

太上老君是什麼人?那可是大神,在天庭之中就算不能說是第一人,起碼也是頂尖存在。即便是玉皇大帝和大日如來看到這位也至少需要客氣客氣,這種身份一般的神佛看到了那都是要畢恭畢敬的。可是眼前的這位居然喊出了小李子這麼勁爆的稱呼,這名字別說恭敬了,平等的兩個人在一起都不敢隨便這麼喊。這一聽就會讓人聯想到小太監的名字,除了長輩或者地位很高的存在對後輩、手下這樣稱呼之外,頂多也就是關系特別好的朋友之間開玩笑這麼喊一喊了。

眼前這位和太上老君都不像是喜歡開玩笑的人,所以這顯然不是玩笑類的稱呼。那麼。僅有的可能只有兩種。第一,這里還有第五個人,而且我們沒發現這個人的存在。第二,對方是太上老君的長輩或者上級,所以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任何喜歡的稱呼去喊太上老君。至于說小李子這個名字是不是太上老君……我其實已經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貌似傳說中太上老君在人間的身份是老子,而老子的名字就叫李耳,如果按照這個傳說往下推的話,如果出現了一位身份地位比太上老君更高的存在稱呼太上老君為小李子倒是也說得通。

“回稟老祖,我是奉了玉帝旨意帶這位紫日道友前來挑選一些神物作為報酬的。”

果然,太上老君的態度以及稱呼已經說明一切了。眼前這位看起來也就是三十歲左右。臉蛋異常漂亮的大美女完全就是個老妖怪。太上老君這種祖師級的存在竟然稱呼對方老祖。這女人該有多大了?搞不好跟鴻鈞教主都是不相上下的存在。難怪太上老君這種存在都要畢恭畢敬的回話,被人稱呼為小李子還要陪著笑臉,一點都不生氣。

金蓮之上的那位聽到太上老君的話之後立刻便將注意力移動到了我的身上,然後忽然微笑了起來。“真沒想到。能量結構亂成這樣居然還能自成體系。還真是難為你了。看來我閉關這麼多年外界倒是也發展出了一些有缺的東西啊。”

“這個紫日道友的力量體系來源于海外神族。和我們天庭一脈不在一個體系之間,所以確實是有一些不同之處的。”

蓮花上的那位聽到太上老君的話之後忽然從金蓮之上站了起來。原本這位一直是盤坐在金蓮之上的,而且她的身上一直罩著一條金色的大披風。所以看不到她的身體,只能看到一個腦袋而已。但是,等這位站起來之後我突然就感覺鼻孔開始發熱,有種要飆血的沖動。話說這位真的是天庭里的老怪物嗎?這打扮和天庭的神仙們風格也差太遠了吧?波斯舞娘大家見過吧?眼前這位身上的東西就和那波斯舞娘差不多,除了必要的三點之外就是手腕腳腕上的金屬環,然後連接著一些基本上算是透明的紗網以及一些金色的裝飾鏈,其他的就啥也沒有了,基本上這身衣服比比基尼也多不了多少東西。當然了,如果只是穿的少也就算了,關鍵是這位的身材和皮膚……不行了,再想鼻血就真要噴了。

太上老君估計是見怪不怪了,看到就跟沒看到一樣,倒是旁邊的那位神龍趕緊將雙手放在身前交疊在意思,看起來好像是隨意的站著,其實就是在用雙手遮擋著重要部位而已,身為男性這點我可以百分百確定。

完全站起來之後眼前這位直接就將身上的大披風扔在了金蓮之上,然後輕輕一步從金蓮之上走了下來,接著就這麼直接飄到了我的身邊盯著我看了一會,接著忽然說道:“你身上還有好多靈魂連接,難道你還有分身?”

我稍微愣了一下,然後說道:“分身確實是有兩個,不過您看到的那些靈魂連接應該是我的魔寵。”

“魔寵?”對方愣了一下,然後將目光轉向了太上老君。

太上老君當然是比較精明的,看到對方的眼神立刻解釋道:“這是海外傳過來的一種東西,類似于靈魂奴役,但又不一樣。沒有那麼多的約束,而且兩者是共生關系,但是也沒有那種強化主靈魂的能力。”

對方點點頭道:“看起來我確實是太久沒走動了,你們要是想選些什麼就快點看,我也想跟著你們出去轉轉。”

原本一直很平靜的太上老君聽到這個話反應就好像被人踩了尾巴的貓一樣。“什麼?老祖你要出去?”

“怎麼?不可以嗎?”對方只不過一個眼神太上老君就直接變成了鵪鶉連稱不敢。對方看到太上老君這個態度才冷哼了一聲道:“哼,諒你也不敢。我要去哪里還要和人報備不成?”

“那是那是!”太上老君現在只敢順著對方的話說了。

“好了,你們也別耽擱了,快快去選東西。”

這位都這麼說了,就算我不在乎太上老君也不敢耽擱了,直接拉著我一邊繞過金色蓮花朝後走一邊說道:“紫日會長你動作快點啊!大不了讓你多選兩件。你可千萬別耽擱時間,惹火了老祖那可是要死神仙的!”

看到太上老君怕成這樣我也不好意思要挾什麼了,畢竟人家這麼上道直接就說可以多拿兩件東西,我自然是不好意思再故意找麻煩了。繞過蓮花之後後面就是個石門,從這邊過去直接就是一間超級土豪的山洞。為什麼要說這個山洞土豪呢?因為這山洞的地面、牆壁和洞頂竟然全都是精金。這可不是黃金,而是精金,在游戲里這玩意比黃金可是貴多了。別說這里的寶貝了,就是這些精金的價值也已經足夠讓人流口水了。不過,精金這東西的加工難度驚人,因為太硬了。又耐高溫。所以加工的時候超級麻煩,需要大量的魔力灌輸讓其處于一種高魔環境之下才能使用某些特殊手段進行加工,而在正常狀態下精金幾乎可以說是無敵的。這麼誇張的材料制作的洞穴,我反正是沒辦法扣下來一塊的。再說現在又個老怪物在後面盯著。我也不敢造次就是了。

既然答應人家了。我也沒有好意思故意耽擱,進入洞穴之後就問了一下是不是這里的東西隨便挑,在得到肯定答複之後我便直接將人形魔寵都給放了出來。然後讓他們幫我去選擇一下有用的東西,省得我自己一個個的看太耽擱時間。

我這邊召喚魔寵的時候那位老怪物又湊了上來,然後盯著我的魔寵們一個個的觀察了起來,感覺這位就是個好奇寶寶,看到什麼都要研究一番,好在對方雖然一直在觀察我的魔寵卻沒有去干擾他們的行動,所以我的魔寵們雖然感覺怪怪地,但是在我的命令下卻沒有去管對方,就當她不存在了。畢竟我的魔寵也是有魔力感應的,知道這位的實力比我們大家捆一塊還要強出好幾百倍,所以只要人家不主動攻擊,我們也就只能陪著笑臉客氣一些了。

搜索物品沒有耽擱多長時間,因為這里的東西本來就不多,加上我們人多,所以很快就從中選出了二十幾件相當不錯的東西堆積在了我的面前。當然,這些不可能全都拿走。之前按照太上老君的意思,這邊的東西隨便拿個一兩件也就算完事了,因為這個老怪物的原因太上老君才允許我多拿兩件,那也就是說最多三到四件東西就到底了,這里二十多件是不可能全都拿走的。

東西一起送過來之後我先是大致掃了一下。二十幾件物品之中有一半都是兵器,畢竟這個東西在這個山洞里也是占了一半的位置。剩下的十幾件東西就比較亂了,除了有一個一看就知道是一柄鑰匙之外,剩下的全都是些光看外表完全不知道干什麼用的東西。

反正是需要挑選的,所以我就挨個檢查了一下屬性。首先讓選出東西的魔寵們報告了一下這些選出來的東西的屬性,然後去掉明顯比不上其他東西的那些,剩下的那些不好界定的再仔細選,不過去掉那些明顯有所不及的裝備之後,剩下的東西也就只有九個而已了。

這剩下來的東西之中還有三件武器,其他六樣都是物品,畢竟武器的屬性一目了然,好壞看一下就知道了,反倒是那些亂七八糟的物品功能都很詭異,不看清楚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的。

“好了,現在看看我們具體選哪個東西。”我說著就仔細的對比起了那些東西的屬性,然後先確定了一柄匕首。

匕首這個東西威力通常不大,但是眼前這個匕首就不一樣了。能被天庭鄭重的放在這種地方,這個匕首當然不是一般貨色,事實上這個匕首的威力確實是不大,但它有個能力叫做噬魂。

單論攻擊力,這充其量也就是屬性好一點的神器級匕首而已,之所以會被放在這種地方就是因為這個噬魂屬性。只要這個匕首刺中目標,就會根據接觸對方**的時間吞噬對方的靈魂,速度是每秒百分之一,也就是說只要這個匕首貼著對方一百秒,對方的靈魂就徹底消失了。

乍聽起來好像這個能力很廢柴,畢竟誰也不會傻到讓你貼上去一百秒的。不過,靈魂這個東西就是操控身體的軟件。類似于操作系統。這個噬魂就相當于是專門刪除操作系統的一種軟件,而它需要一百秒才能刪除掉整個系統。但是,你不會認為一個操作系統需要刪掉所有文件才會停止運轉吧?雖然靈魂這個東西不像電腦上的操作系統一樣損失幾個文件可能就沒法運轉了,但是它的容錯率也未見得高多少。

當人的靈魂開始減少的時候,這個人首先表現出來的特征就是疲勞、迷糊,感覺好像是沒睡好一樣,反應會變慢,而且很多本能反應的程度和速度都開始下降。不過這個階段人還能正常活動,但只要靈魂的損失比例達到20%,那基本上這個人就積極和白癡沒有太大區別了。除了目光呆滯的傻坐著基本不會有別的反應了。

當然。高級生物的靈魂比較強大,所以損失達到20%以上也可以繼續活動,只是或多或少會出現一些不正常的反應罷了。不過問題是,一旦被刺中第一刀。靈魂開始減少。之後因為一時出現模糊。所以就會不斷的開始出現各種失誤,因此只要擊中一次,之後就可以不斷的命中。按照這個理論推理下去。這種匕首簡直就是作弊專用的bug級武裝,也難怪會被放在這種地方了。

選好了匕首之後我又很快選中了之前看到的那柄鑰匙,因為這個鑰匙的屬性太牛了。

這柄鑰匙的名字叫做“緣之鍵”,大小和一般的鑰匙差不多,看起來像是銅的,還有點微微上鏽的感覺。不過,雖然這玩意的外表很一般,可它的屬性卻是超級牛,因為這個東西的特點就是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因果。當然,不可能是那種完全的控制,只是會向你希望的方向發展而已。比如說如果你希望找到什麼東西,然後只要跟著感覺走,這個緣之鍵就會引導著你一步步的靠近那樣東西,並最終找到它。這種東西的效果可是真的非常誇張了,雖然看起來不明顯,但其實效果卻是相當驚人。

另外,這個緣之鍵還有個額外的附帶屬性——幸運加2,雖然數字不大,但幸運值這東西大部分人得數值也就是個位數,五六的幸運都是很常見的,我本來幸運就高,加了二之後就更誇張了,再加上緣之鍵的基礎能力,這效果絕對是非常逆天的。

對于這東西太上老君並不像之前的那個匕首那麼簡單的就交給我,而是說這個裝備因為影響太大,所以需要一個頂兩件,也就是說我拿了這個緣之鍵就只能額外再拿兩樣東西,如今我已經選好了那個匕首,所以還能找一樣東西了。

雖然太上老君說這個東西一個頂倆,但我還是決定選擇這個東西了,畢竟這個東西的用處很大,所以即便是頂了兩件裝別也是值得的。

最後的一件裝備我還沒來及選,沒想到背後那個老怪物竟然開口了。“你選的這些東西雖然在個人裝備之中還算不錯,但是意義卻很一般,你要是信得過我,我建議你最後一件裝備選那個東西。”對方說完之後直接指向了不遠處的一個石台上放著的一枚小石頭。

我疑惑的走過去看了一下,然後拿起來看了一下屬性,結果發現這個石頭的屬性雖然還湊合,但是和這里的其他東西比起來就相當一般了。

這塊石頭的名稱叫做原石,但是我覺得這個原字改成“緣”更合適,而它的屬性有好幾條。其中前面七條屬性都是加力量、敏捷這些屬性的,而且都只加了幾十點而已,因為不是直接加基礎屬性而是加最終屬性,所以幾十點屬性點還不如一點基礎屬性點,這樣的裝備可以說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當然,如果數量很多的話倒是不錯,因為這個東西是可以無限量疊加的,可惜這里就一枚。

除了這些基本屬性之外,這個東西真正有用的屬性石最後一條,那就是尋人。只要身上帶著這個石頭,然後想象你希望見到的那個人或者生物,這玩意就可以給你直接規劃路線,簡直堪比gps導航儀,效果相當強悍。最重要的是這玩意的尋人方式是實時的,也就是說目標移動,這個東西就會時刻跟隨對方的移動給出路線。雖然不能用這玩意直接確認目標人物的當前坐標,但是有了這玩意,要是去堵人那就太簡單了。尤其是對我這種人來說,這玩意的用處絕對是超強的,畢竟我這種巔峰戰力有時候就需要攔截對方的巔峰戰力,而人家又不是白癡,知道打不過還往上沖,肯定是會選擇避開我,而只要我有這個東西,那以後只有我躲人沒有人能躲開我的追蹤。

看完這個東西的屬性之後我就立刻選擇了這個東西。就像那位天庭的老祖說的。這個東西對我來說意義重大,雖然屬性確實是沒有多強的地方,但勝在實用,而且特別適合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聽取了她的建議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這個石頭。對方在我們離開的時候表現的非常的熱情。非要跟著我一起去找玉皇大帝。對于這位超級大神的要求在場的包括我在內都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那位神龍壓根就不能離開這里。他是守洞的,而且現在這位大神走了,他的任務就變得更重了。至于說太上老君和我。那都是沒有資格說話的。這位可是天庭的大神,我哪管得到啊。太上老君倒是天庭內部人員,但問題是人家級別太高,他沒有資格管。

無奈之下最後等我和太上老君一起回去的時候就變成了三個人。

說實話這位閉關的時間真的是夠久的,因為從她的反應就可以確定,她壓根就不知道天庭換地方了。從那個寶山出來之後她一路上都在感歎這個不一樣了那個不一樣了,甚至很多天庭的宮殿她都沒見過。現在我倒是大概知道了為什麼那個寶山和天庭的其他地方不一樣了,估計那座藏寶用的寶山從這位進去之後就沒動過,天庭只敢裝修了大門,里面完全不敢動。

由于這位老怪物的存在,所以返程的時候我們的速度非常的慢,不是因為她跑不快,而是因為我們這邊不敢快。那位一出來就開始四處觀察,研究研究這個,分析分析那個,我們就只能在邊上等著,時不時的還要回答點問題,反正不能先跑。

看著正在那邊研究一種新出現的植物的老祖,我轉頭看了眼太上老君,然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太上老君也是人精,看到我的表情立刻就靠了上來,然後小心的伸出一只手從我背後點在了我的手腕上,接著我就聽到太上老君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中。

“別擔心,我們現在這是靈魂通信,不會被別人察覺,即便是老祖那一級的存在也不行。你有什麼話就直接在心里想就可以了,我能聽到。”

我不動聲色的看著那邊正在研究植物的老祖,自己心里則是對太上老君說道:“一會我們不能這樣直接回去見玉帝吧?”

太上老君本來還沒想到這一層的東西,但是聽到我的話才突然反應過來。“多謝提醒,我還真是老糊塗了!”太上老君說著就趕緊從身上摸出了一只紙鶴就要扔,我卻是一把按住了他的手,然後向後一點,飛鏢瞬間出現,叼起那只紙鶴眨眼之間就不見了。

可能是感覺到我們這邊的動靜,那邊的老祖一邊看著那棵植物一邊說道:“你們要是有什麼事情就自己去辦,不用偷偷摸摸的。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我了,閉關這麼多年,很多東西我都悟透了,不會像以前那樣隨性妄為了。”

“不敢不敢!”太上老君聽到對方的話嚇得連稱不敢,整個人都開始哆嗦了起來,不過我就沒有那麼大反應了。雖然從太上老君的反應上可以確認這是個很厲害的大神,但問題是她現在的外表看起來就是個超級誘人的禦姐而已,除了能感覺到強大的能量波動之外,她並沒有什麼嚇人的地方。所以我對她雖然態度很好,卻只是出于理智的克制,並不是真的怕她。畢竟我又沒有真的見到過她嚇人的那一面,而現在她所表現出來的這一面卻是相當的隨和。

看到抖得跟篩糠一樣的太上老君,我直接扶起他輕輕向後推了一把將他送了出去,同時說道:“老祖讓你去你就去,費什麼話啊!告訴玉帝,我們一會去瑤池那邊找他。”

太上老君也不是傻子,反正已經被推出去了。干脆就連滾帶爬的飛走了。看到太上老君飛走了之後我便一改之前的作風,直接走到了那位老祖身邊蹲了下來,然後和她一樣看著那株植物,嘴里卻是說道:“老祖你到底是什麼身份啊?太上老君那家伙平時在我們眼里那幾乎就是聖人模板啊!怎麼一見到你就變成這幅德行了啊?”

似乎是被我引起了很大的興趣,對方連植物都不研究了,直接轉向我有些好笑的問道:“小李子平常不這樣嗎?我倒是覺得他沒怎麼變啊!”

憑我多年傳八卦的經驗,這里面絕對有大八卦,于是我立刻笑嘻嘻的說道:“該不會他以前真的就是這樣吧?現在的太上老君可是和這個一點都不一樣啊。”

“現在的他什麼樣子我是不知道,反正當年他就是個跟在我屁股後面的小後生,膽子很小。靦腆的像個丫頭。被人欺負了也只會找我們這些長輩尋求庇護。倒是沒別的特點。真想看看他現在的樣子啊。”

“這有什麼難的。”我說著就直接拿出一個記憶水晶球,然後輸入魔力顯示出了一段畫面。這個是當初天庭和佛門大戰的那一段畫面,算是玩家們普遍收藏的一段經典視頻記錄,畫面堪稱氣勢恢宏。當時漫天神佛混戰在一起。太上老君作為天庭的大能更是站在云端督師監戰。那氣勢和今天的太上老君完全就是兩個人啊。

“噗嗤……哈哈哈哈!這是小李子?”眼前的老祖看到畫面上的太上老君直接忍不住笑噴了。“啊哈哈哈哈。太逗了,想不到當年只會哭鼻子的小家伙還有這麼威風的時候啊!看這上面他現在地位不低啊!”

“那是。天庭里面除了三位老大和玉皇大帝、大日如來救數太上老君最厲害了。不過大日如來是戰敗之後投誠過來的,有些方面地位還是不及太上老君。所以嚴格來說老君在天庭應該算是排名第五。不過我沒想到天庭還有您這麼厲害的存在,這樣說來他就是第六了。”

“不,我不是天庭的人,只是住這里而已。不過小李子現在確實是出息了,這樣說來我好像不應該再叫他小李子了,這樣會有損他的威嚴的。你們現在都怎麼稱呼他啊?”

“我們一般就直接叫太上老君,有關系比較好的直接尊稱一聲老君也行。不過您地位比他高,直接叫太上也行。”

老祖點點頭道:“那還真要注意了。”說完之後她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直接站起來說道:“好了,我們走吧,那邊應該已經通知到各路神仙那里了。我們可不能讓玉帝等急了。哦對了,這個玉帝到底是誰啊?”

“你不認識?”

“聽過,但是沒見過。我閉關那會天庭的首領是鴻鈞,之後怎麼發展的我也就聽人說過一點,大概知道玉皇大帝是現在的天庭管理者,鴻鈞帶著那倆徒弟好像是去專心修行去了。不過我沒見過,所以不認識。”

“這要是別人我還可以解釋一二,可是您中間不知道的東西太多,和您解釋起來太麻煩了,一會您見一面就什麼都清楚了。”

“說的也是,那我們快走吧。”

在和這位一起前往瑤池的過程中我們又聊了一些東西,感覺這位並不像太上老君表現出來的那麼恐怖,反倒是異常的隨和,甚至有點呆呆的感覺。要不是因為太上老君的原因知道了這位是個萬年老怪物,我估計直接就以為這是個天然呆類型的禦姐了。

除了發現這位的性格貌似很不錯的樣子之外,我還從這位的口中了解到了她的名字。這位沒有法號,只有一個名字,叫做磬。這一點和天庭的各路神佛都不一樣,大多數神佛都是只有法號而很少提到名字,但這個馨卻是只有名字沒有法號。不過我覺得這個才符合她的情況,因為她太久沒有出來走動了,而法號基本上都是天庭建立之後各路神佛逐漸穩定下來之後才開始興起的一種稱謂方式。馨閉關的時候這種稱呼方式還沒有出現,所以她沒有法號也是正常的。

在聊天過程中除了名字之外,我還旁敲側擊的了解了一下這位的本體。因為上古時代天庭還沒有建立的時候物種是很多的,那時候人類還不是主要生物。所以那個時代的神佛基本上只有一小部分才是人修煉而成的,多數都是些山精海怪之類的東西。在那個時代人類才是少數派,妖怪們則是原住民。

雖然馨並不在意自己的種族問題,但我和她談了半天也沒有搞清楚她是什麼,因為她是這個物種的唯一一只,根本就沒有人給她這個物種起名字。至于說她的本體的形態——這個相當驚人,因為她的本體居然就是人形,也就是說她其實沒有使用任何變化之術。眼前的這個就是她的本體,但她不是人類,只是和人類長得一模一樣而已。至于說為什麼她不是人類……這個問題很好回答。因為據馨自己說。她還沒有開始修煉的時候就已經可以單挑凶獸了。

蠻荒時代的凶獸可不是現代的猛獸。那時候的凶獸基本上都可以單靠**力量和現在的那些千年老妖打成平成,而其中個別強大的個體即便是太上老君這一級數的出手都要帶著一身傷才能搞定,而眼前的這位居然可以在不修煉的情況下直接單挑這些凶獸,由此可見她絕對不是人類。就算是。那也是外星人。

我們這邊聊著聊著就到了瑤池。而玉皇大帝那邊早就得到了太上老君的報告帶著人在這邊等著了。當然。到場的並不是天庭的全部成員,而是只有幾個人,雖然人數不多。但基本都是天庭的元老級存在。

之所以只有這麼一小部分人,主要原因還在于眼前這位的身份比較特殊,認識的人不多,所以那些小輩就都沒得到通知。

看到馨和我一起出現,玉皇大帝連忙帶著身邊的一棒子大神上前見禮,我則是迅速閃到一邊。玉皇大帝和那些神佛的禮可不是那麼好蹭的,弄不好被記恨上了麻煩可就大了。

這邊行禮完成之後馨便看向了玉皇大帝和大日如來,因為這兩位的站位明顯一看就知道是首領。

“你們哪個是玉皇大帝啊?”馨很隨意的開口問道。

“啟稟老祖,是我。”玉皇大帝趕緊上前說道:“我就是玉皇大帝。”

馨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家伙,然後問道:“你就是玉皇大帝?我之前怎麼沒見過你啊?”

玉皇大帝聽完之後連忙說道:“這個,我加入天庭的時候您已經閉關了,所以沒有見過我。不過我對老祖可是聞名已久。想當初我還是個小修士的時候您就已經是那道途巔峰一般的存在了。”

馨點點頭又看向了大日如來,然後說道:“你是咔絲那邊過來的?”

大日如來聽到這個話愣了一下,然後看向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連忙解釋:“老祖閉關的時候印度不叫印度,而是叫咔絲。”

“我們那邊以前不是叫天竺的嗎?”大日如來疑惑的多問了一句。

玉皇大帝一聽連忙道:“兩百年前是叫天竺,但是兩萬年前叫咔絲。”

大日如來一聽連忙納頭便拜,然後高呼著:“小神就是咔絲來的。小神原本是咔絲土著,後來發現了一些天理循環的道理就修煉到了如今這個狀態。”

馨聽了對方的話竟然伸手輕輕覆蓋住了大日如來的腦袋,而對方則是本能的想要向後縮,結果被玉皇大帝瞪了一眼立刻不敢動了。大日如來也不傻,來之前玉皇大帝已經說了,這位和鴻鈞教主是一個級數的存在,至少當年閉關的時候是。但問題是鴻鈞教主在這位閉關之後一直在外面叱咤風云,干了不少大事。雖然名聲是出去了,而且打下了這一大片疆域,可問題是這走動的多了修煉時間自然就少了。相比之下眼前這位可是這麼多年一直在閉關修煉,這實力已經完全不可預測了。就算說她比鴻鈞教主更強,那也不算是什麼意外消息,反倒是應該覺得這才正常。

想到這些之後大日如來也不敢動了,任由對方將手掌覆蓋在了自己的腦袋上。馨也不是要做什麼,只是用手在他的腦袋上放了一下就拿開了,然後說道:“不錯不錯,你的資質算是很好的,差不多快有我當年閉關之前十分之一的水平了。”

突然聽到這麼一句大日如來好險沒直接跪下。他都這種水平了,居然還不到人家閉關前的十分之一。而這位已經閉關快一萬年了,現在這個實力……想一下都覺得有腿肚子抽筋的感覺。

“老祖,這大日如來是外來的,沒見過什麼世面,有點發虛,您別和他一般見識。”玉皇大帝發現大日如來僵在那里汗如雨下就知道這位是被嚇到走不動路了,只能出聲打個圓場,畢竟天庭是鴻鈞教主的產業,而玉皇大帝作為鴻鈞教主特聘的天庭ceo,對一些當年的事情知道的比較多。至少他知道鴻鈞教主和這位當年關系很好。幾乎相當于異姓兄妹那種關系。所以只要他禮數到了。人家就肯定不會為難他,畢竟這層關系在那擺著,怎麼著也算是自己人。

馨當然不會在意這些,本想拍一下大日如來的肩膀安慰一下。誰知道手掌這麼一搭上去大日如來就直接坐地上了。搞的她尷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說道:“你這麼怕我干什麼啊?我又不吃人!我的輩分和實力確實是比你們高出很多。可我又不是什麼都不懂的野獸。你們都是鴻鈞的徒子徒孫,只要不做出什麼犯上之舉,為護著你們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傷害你們?所以啊,你們都給我把心放回肚子里,別搞得跟上刑一樣。”

“是是是!”周圍的神佛一邊應著一邊趕緊放松了一些,畢竟人家說的在理。這位是他們的老祖,又不是敵人,自己又沒得罪人家,人家腦子有病啊要害他們?所以說,根本就不用那麼害怕,只要保持尊敬就行了。

“這才對嘛。”看到周圍的神佛確實是放松了下來馨才笑著說道:“好了好了,看你們一個個嚇的魂都快飛走了吧?先安安心,我就是出來轉轉,不是什麼大事,看看你們這些後輩之後我就出去自己玩了,你們也別管我的事,該干嘛干嘛就是了。”

“這……”玉皇大帝還想說什麼,被人家一個眼神給堵了回去,愣是不敢再多說一個字了。

一路聊天聊過來我已經知道了馨的特點,所以知道她不是在說場面話,是真的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于是便出來搞活氣氛。“那個,老祖都這麼說了,你們就別這樣子了。拿什麼玉帝你趕緊的,給我結算一下。先收好,我只拿了你們三件東西,這點是肯定不夠的,畢竟是那麼多的土地。”

玉皇大帝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馨,然後道:“你還想要什麼直接說就是了。”

我知道太上老君肯定和玉皇大帝說了我和這個老祖貌似關系處的不錯,所以玉皇大帝現在也不敢真跟我斤斤計較了。當然了,我也不會趁人之危就是了,因為我能在天庭混這麼久,到處坑蒙拐騙還沒被天庭的人干掉,就是因為我知道分寸,懂得進退。現在有馨在我身後,我說什麼玉皇大帝都會答應,但這種時候把事情做絕,那這就是一錘子買賣了。所以,我並沒有獅子大開口,而是根據實際情況說道:“我給你們的土地面積那麼大,幾乎頂的上三分之一個中國了,三件裝備是肯定不行的,但是我做生意是有原則的,我不會坑你們。根據我們給出的利益,我覺得你們必須給我們冰霜玫瑰盟補償幾件大型行會裝備,還有就是要給我們一些裝備升級名額和特別輔導名額。”

“裝備升級名額和特別輔導都不是問題,但是行會裝備的話……我這里也不多啊!不過你這次貢獻很大,我們天庭也不能讓你們吃虧,你要是願意等幾天,我可以讓人幫你定制一件專用的行會支援裝備,屬性保證讓你滿意。”

“行,玉帝夠意思,相信以後我還會給你們弄到更多的土地的。”

“好,你只要能給我們弄來更多的領土,我們這邊絕不小氣。”

因為馨的存在,我們這邊的談判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中完成了,而且我也非常滿意這次的談判。玉皇大帝為了在馨面前表現的和我關系不錯的樣子,所以這次一點都沒跟我還價,可能還故意多給了點好處,而我也沒有多貪,拿的只比我們的貢獻稍微多一點而已,對天庭來說這不過時九牛一毛而已。

搞定了這邊的談判之後天庭發揮出了超快的運作效率,直接就把獎勵給了我。除了我拿走的三件裝備之外,那些名額直接用卷軸作為信物發了下來。

天庭一共給了我二十根銀色的卷軸和兩根金色卷軸,之後不管是誰,只要拿著任意一根卷軸去天庭在人間的分支機構——土地廟或者城隍廟之類的任意一座廟宇就可以激活卷軸。卷軸啟動後持卷人就可以進入一個特別的訓練空間,會有專門的神將給予技術上的指導,並根據表現傳授特殊技能一到五項。並且,在任務完成後除了任務中獲得的經驗之外還會一次性額外提供一定量的補充經驗值,不過具體多少要看任務表現,最好的情況提供的經驗值可能足夠一個玩家從一千二百級升到一千三百級,最差也能從一千二升到一千二百一十級。當然,這是經驗值定量,不是等級定量,如果完成任務的時候不到一千二百級,那這些經驗就夠多升幾級的了,畢竟後期升一級的經驗在前期是可以升很多級的。當然反過來也是一樣的。(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五十五章 訪客     下篇:第九卷 第五十七章 狐狸一般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