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九十六章 洪荒好危險,我想回地球!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一百九十六章 洪荒好危險,我想回地球!

“這到底是哪兒啊?”看馨一直在旁邊看著我們笑,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只好過去求她告訴我們一下這是什麼地方。

大概是覺得關子賣得差不多了,馨忽然就開口了。“這里其實就是我出生的地方。”

“你出生的地方?”我疑惑的看了眼周圍的環境,然後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剛剛那個傳送陣不是空間傳送是不是?”

馨立刻笑著說道:“你果然懂一些陣圖結構的。沒錯,那是一個時空傳送法陣,我們現在就在華夏大地之上,只不過這里不是你們的那個年代,而是——洪荒。”

“我靠,大神啊!你這是要帶我們來訓練還是想要我們的命啊?這年代可是大神多如狗,凶手滿地走啊!就我們這種小胳膊小腿的碰上哪個我們也打不過啊!”

“你們打不過這不是還有我呢嗎?”馨很淡定的說道:“我能從那個年代度過來就說明即便是在洪荒時代我也是有自保之力的,何況之後我又閉關了那麼多年,你們該不會以為我這麼多年都在睡覺吧?以我現在的實力,在洪荒時代也是可以橫著走的。”

“這樣說也是哦。”一聽到對方的話我立刻就明白了過來。馨這是打算用艱苦的環境來磨礪我們的意志,而且這個時代的生物都非常的強悍,正好適合讓我們練手。畢竟只有去跳戰那些比自己強的對手才能提升自我,否則的話就會像下棋一樣。和臭棋簍子下棋只會越下棋藝越爛而不會有什麼長進。

“那個,馨,我們現在已經到了這邊了,要怎麼訓練啊?你有什麼方案沒有啊?”真紅問道。

馨點點頭道:“我當然是有方案的。你們先過來站好了別動,我要給你們做點准備工作。”

聽到馨的話我們當然是立刻過來站好,然後馨先走到了真紅身邊,接著伸出了一根手指點在了真紅的眉心,接著她的手指向後緩緩抬起,我們都看見一個淡淡的和真紅長得一模一樣的虛影被從真紅的身上拉了出來。這個虛影一看就知道是真紅的魂魄,只是我們不知道馨這是要干什麼。

大概知道我們會疑惑。所以馨直接就是邊做邊說。“你們要在這里訓練。危險時肯定有的,你們都是冒險者,靈魂印記永不磨滅,所以可以無限複活。但複活後就會回到正常時空。這樣我來回帶人太麻煩。所以我就幫你們處理了一下。人有三魂七魄。我抽出你們的一魂一魄,然後凝聚天地精華為你們再塑真身,之後使用靈魂血契。讓你們的本體和這個新塑的身體形成契約關系。新塑之身將以信徒和神靈一樣的關系共存,某些信徒可以借用神靈的部分力量,這就是契約關系產生的效果,而你們是自己和自己簽署血契,所以可以不受限制的借出全部力量,也就是新塑造的假身可以暫時獲得本體全部的力量,就和真身無異。但是,這畢竟是假身,一旦遭到破壞,那一魂一魄即會離體。雖然靈魂也可以被傷害,但你們是冒險者,靈魂受到規則保護,不可損傷,因此不用和我們一樣擔心魂魄受損。之後因為你們剩余的兩魂六魄皆在此處,那失去依托的一魂一魄當然會迅速回到這里與其余部分彙合形成新的魂魄。這樣你們也就等于是躲過了一次死亡。”

“你的意思是在這里我們可以無限複活而不損失任何東西?”金幣驚訝的問道。

馨點點頭道:“在我處理完之後就是這樣了。不過代價就是我不能離開這里,需要時刻坐鎮此處,一方面是幫你們看護真身,另一方面也是充當一個信標的作用。不過你們可以放心,我會分出七個分身跟隨你們給予隨時隨地的指導。當然,我的分身只是具象化的能量,不具備任何戰斗力,所以你們出去之後是沒有人保護的,一切都需要自己想辦法。雖然只要我不撤掉法術,你們就幾乎等于是擁有了不死之身,但死亡之時的痛苦卻無法消除,所以你們還是好自為之。”

“那個,馨,請問一下,我們的裝備要怎麼辦啊?”真紅問道。

馨剛剛幫真紅凝結出了一個身體,然後說道:“裝備我也用投影之術讓其附著在你們這些臨時軀體之上了,屬性什麼的只要輸出不超過我的力量極限就都會和你們原來的裝備保持一致,你們大可不用擔心。不過紫日可能需要稍微注意一點,你的那件可以隨意變形的武器帶有法則之力,這個東西我模仿不了,只能用我自身的力量偽造出切割法則一樣的效果,但這畢竟不是切割法則,如果真的碰到我都切不斷的東西,那就沒辦法了。不過只要是我能切斷的東西,你的武器就會和原來一樣一擊而斷,所以一般來說基本是一樣的。”

我點點頭道:“這個我明白了,不過我的魔寵和召喚生物要怎麼辦?”

“他們的存在都是依托你的靈魂而存在的,所以你大可不必擔心,在這里他們也會和你一樣,只要你不死他們就不滅。”

我點點頭道:“明白了。”

接下來的時間里馨就開始一個個的給我們塑造身體,而馨還告訴我們,第一遍塑造的時候因為她不了解我們的身體結構,所以需要檢查一番,因此才這麼慢,之後再來第二次就會快很多,所以我們要是需要複活的話她保證可以幾秒搞定一個人。

這邊全部准備好之後馨的身邊就坐著一排七個人,也就是我們的本體,而馨則是坐在我們的面前保持著一個姿勢不動,但是在此之前她已經凝結出了一個分身在旁邊,和我們這邊的七個人一樣站在一起。如果這個時候有人來了。肯定會以為這是七對雙胞胎呢,畢竟複制出來的人和原本的本體看起來是一模一樣的。

我們這邊全部搞定之後剩下的就是自己去曆練了。馨開口問道:“一會你們是一起行動還是分開行動?”

“怎樣做比較好呢?”我問道。

馨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介紹道:“這個需要看你們平常的戰斗情況,如果你們覺得自己經常在一起戰斗,那就一起訓練,可以提升個配合能力,但是如果你們都是分開戰斗的,那就還是分開好一些,這樣訓練的效果可能更好一些。”

松本正賀聽完之後立刻道:“那我們四個就一起吧。”

八月熏也點頭道:“我們一起訓練。”

馨的分身直接在身邊又分裂出一個分身,然後那個新出來的分身就走到松本正賀他們面前說道:“你們幾個跟我走吧。具體訓練內容我會在路上和你們說的。”

松本正賀點點頭和我告別了一下就帶著八月熏她們先走了,而這邊就剩下我和真紅、金幣了。馨看著我們問道:“你們三個呢?”

真紅看了眼金幣問道:“我們要一起嗎?”

金幣稍微想了一下說道:“還是分開吧。我想突破一下自己的極限。”

金幣其實也知道真紅是希望可以一個人單溜的。因為馨說了。分開對大家的效果更好,但是金幣因為算是半個法系,沒有戰士在身邊的話危險性較大,所以真紅有些擔心她。加上她們倆一起的時候也確實蠻多的。所以就問了一下金幣是不是要一起。金幣雖然知道和真紅一起安全有保障。但這次是來訓練的,所以她還是覺得應該利益最大化。哪怕多死幾次也再所不惜。

“那你肯定是自己一個人嘍?”馨最後看向我問道。

我點點頭道:“我的魔寵比較多,一個人就已經是一大群了。還是單溜比較好。”

馨點點頭然後一分為三,接著各自帶上我們其中一個人離開了,而且大家走的方向都不一樣。

在我們分開之後跟著我的這個馨直接就帶著我騰云駕霧飛了起來,一口氣飛出了這邊的山脈之後才在很遠的另外一處山脈之上降落了下來。在此期間我曾遠遠的看到一只遮天蔽日的大鳥從地平線那邊飛了過去,不過因為距離太遠所以沒有看清楚。

降落在這邊的山脈之後馨就對我說道:“現在開始你就要自己戰斗了,我在這里是完全隱形的,除了你,其他任何東西都看不到我也感覺不到我,不過這只是我的能量分身,所以也不能幫助你做什麼,除了指導你之外不能給予你任何其他幫助,所以你一切都需要依靠自己。”

我點點頭道:“我明白。”

“明白就好。那麼,你現在可以向前移動了,這前面應該有適合你現在水平的存在可以讓你戰斗。有什麼不足的地方我會隨時提點你。”

我點點頭開始小心的向前走,不過想了想還是直接打了個響指,白浪和飛鏢同時出現,而玫瑰藤則是一頭紮入地下消失不見。“這里有很危險的生物存在,幫我注意著點。”

白浪和飛鏢都是點點頭,然後開始向前移動。馨則是在後面說道:“很好,作為一個依靠自己的寵物戰斗的職業,你應該懂得利用自己的寵物們具有無限複活能力的特點,這樣可以減少你自己所要承擔的風險,但同時你也不能放松警惕,因為你的魔寵也不是萬能的,他們也可能漏掉一些東西。”

就在馨說到“也可能漏掉一些東西”這幾個字的時候,我身邊的一棵大樹突然就毫無依照的猛的用枝條朝著我砸了下來。我幾乎是和對方同步反應的從地上跳了起來,然後和白浪在空中互相用腳底對著踢了一下,然後我們分別借助對方提供的反作用力向著兩邊躍出。

白浪的速度超快,落地之後立刻幾個轉折就繞到了幾棵大樹之後,眨眼之間就從那個會動的大樹的視線中消失了,而我則是抓住了一棵橫在面前的大樹的枝干順勢一蕩就躍上了那邊的樹干,接著圍繞大樹繞了一圈抵消沖擊力之後再次躍回地面上。

對面的大樹因為找不到白浪了。所以只能朝著我沖了過來,只是這家伙的速度本來就不快,剛剛跑了兩步腳下突然伸出了大量的蔓藤瞬間纏繞住對方的一只腳向後一拉,那家伙瞬間失去了平衡向前栽倒,不過他個頭很大,順手就扶住了旁邊的兩棵大樹撐住了身體沒有完全倒下,只是這個角度其實已經相當狼狽了。不過,就在他剛剛穩住身體的時候卻發現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他的身下,然後在他的右臂位置突然下蹲起跳,手中永痗順捰V上一個挑斬。唰的一下一道紅光一閃而逝。緊跟著就聽到那家伙的嘴里發出了一陣尖銳的嘶吼聲,而他的右臂則是齊根而斷。

失去了一只手的支撐,那家伙直接就向著側面歪了過去,他本想利用另外一只手穩定身體。可是白浪卻是突然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然後跳上他的後背對著他的後腦勺就死連續的一串幽影爆破轟的那家伙身上木片橫飛。到現在我也算是看出來了。這是個樹精之類的東西,有點類似歐洲的樹人,但是身體結構更接近大樹。而且靈活度比樹人略高,尤其是智力非常突出。

因為背後遭到重創,加上失去了一條手臂,腿又被封住了,這家伙立刻就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不過這家伙的蠻力不小,落地之後立刻就掙紮著還要起來。玫瑰藤迅速的從地面下冒了出來,然後大量的藤條纏繞上這個家伙的身體將其死死地捆縛在了地面上就是不讓他起來。

我走到這家伙的面前看了一下,然後直接將永瓻向那家伙的心口位置猛然向下一插,一團綠光瞬間爆開,而那家伙也是全身一陣劇烈的顫抖之後就突然倒在了地上失去了任何反應。再然後我就愣住了,因為我居然升級了。

“我靠,這經驗值……?”我目前的等級距離下一級的經驗雖然已經差距不大了,但這是相對于經驗條的長度來說的。因為我現在已經兩千多級了,所以升一級需要的經驗值都是天文數字,這樣的情況下即便是經驗條看著快要滿了,但剩下的那一小截其實還需要非常誇張的經驗值才能填滿的。但是,剛剛我就干掉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樹精還是別的什麼東西,結果就直接升級了。這個經驗值的數量明顯不正常啊!

馨微笑著說道:“你也看出來了嗎?洪荒時代宇宙之中的能量還沒有穩定下來,所以各種生物體內聚合的能量都多到你難以想象的地步,你在這里殺死一只生物,得到的回饋絕對是你在現代的幾百倍。”

“百倍經驗值?”我這下終于知道馨干嘛要費那麼大勁帶我們來這里訓練了。這哪里還需要什麼訓練啊?直接去殺怪就好了嗎。這可是百倍經驗值啊!要是一口氣殺個三天三夜,那還不直接連升上幾千級啊?畢竟在這邊練一天的級頂的上平時練一年了。雖然經驗值只有一百多倍,但問題是平常你在外面練級也不可能是連續練級,一天能練級八個小時就算是很誇張的了。但是在這邊連續練級一天的話就等于在外面日夜不停的練級一百多天,而按照大家平常每天八小時不到的練級時間,這一百多天就能頂的上一年多。我們三天時間如果不眠不休的話,練級時間將等于在外面正常練級三年多。三年能升多少級?

當然了。我們也不可能真的在這邊練天不睡覺不吃飯啥都不干,但是別人不行我卻是可以的。我可是龍族,別說三天不睡覺,就是三年不睡覺問題也不大。至于說吃飯什麼的……反正我在基地里有營養液,再說龍族的身體處于休眠狀態下的能量消耗其實非常小,三天不吃飯一點事情都沒有。

不過,因為我的等級太高了,所以三天升上幾千級也不現實,畢竟後期的經驗值需要也太高了,不過我估計自己如果下狠心的話,這三天升他個四五百級肯定是沒問題的。就這也相當嚇人了。

想清楚了之後我也不再耽擱了,直接對地面上的尸體做了一下檢查。這種高級生物的身體往往會含有某些材料類的東西,所以檢查尸體時必要工作。那些比較窮的玩家往往就是靠這個收入來維持戰斗消耗的,所以這也算是重要的一種收入來源。

我雖俺不缺錢,但這麼高階的怪物不檢查一下實在是浪費。

還別說,我的檢查的真的是非常值得的。這家伙的整個身軀竟然全都是一種特種木材,給出的名字亂七八糟還全都是甲骨文,一個字都不認識,但是起碼我知道這個東西是特殊品種的木頭,而且屬性很牛。這木頭的硬度是裝甲鋼的三倍,而重量只有同體積鋼鐵的十分之一,也就是低密度高硬度。外加韌性很高。不容易斷裂,因此這幾乎就是最佳的裝備材料之一。

並且,我還發現這個家伙的身軀其實最適合用來造的東西其實並不是防具而是——桃木劍。

雖然這家伙不是桃樹,但是他身上的木頭卻有直接傷害靈體的能力。而且還有好幾倍的傷害加成。這比桃木可是厲害多了。加上這東西硬度大重量輕。用來做桃木劍簡直就是極品材料。這麼大的一棵樹,弄回去加工一下至少能開出幾千把桃木劍,這要是賣出去……為什麼我感覺這邊比起練級更適合用來賺錢呢?

這個大樹妖怪除了一身木頭之外。我在他的心髒位置,也就是我剛剛插進去的那個地方還找到了一塊綠色的帶著熒光的好像玉做的心髒一樣的東西。查看屬性得到的信息顯示這個東西叫做自然之心,所有植物化形的妖怪都會有,效果很多,不過需要專業人士使用,在我手里唯一的用處就是可以當治療藥劑用,而且是極效型,立竿見影沒有延遲。不過很可惜,這枚心髒被我一劍捅了個對穿,全屬性下降了百分之八十,剩下的只有五分之一都不到了。

雖然有點可惜,但還好沒有完全報廢,所以我也把這個東西收了起來。馨看到我的行為就笑罵我貪得無厭,我哼哈兩句也沒當回事,反正好處到手了才是真的。我有鳳龍可以幫我裝東西,根本不擔心攜帶量的問題,所以有好東西絕對不能放過。

搞定了這個樹精之後我們向前走了不到五十米就碰到了一株花妖,這個家伙就明顯沒有那棵樹那麼聰明了。那棵樹至少還知道裝作普通的大樹搞偷襲,但是這花可就沒那麼好的耐心了。這家伙的花朵整個看起來就是一個巨大的嘴巴,而且滿嘴都是牙,下面的身體是一大團藤條所組成,可以在地面和樹干之間快速移動,雖然體積比那棵大樹小了很多,但是速度也快了不止一兩倍。看到我出現之後這個家伙立刻就張著大嘴沖了過來,一點要掩飾的意思都沒有。

看著還有五十幾米就開始沖鋒的妖怪花,我直接一個響指將凌召喚了出來,然後凌抬手就是一道侵蝕射線打了出去,瞬間在那家伙的腦袋上開了個洞,但讓人意外的是那花除了嘶吼了一聲之外就沒有別的反應了,該怎麼沖鋒還怎麼沖鋒。

面對這種東西我只能再次換人。霜雪出現在附近的一棵大樹旁邊,然後趁著那花怪從旁邊跑過去的時候順手對著它吹了口氣,然後這東西就直接變成了水晶花,接著摔成了一地碎片。

雖然這個家伙碎的很徹底,不過這里的東西能量含量都高的嚇人,所以好處依然是大大的有。這朵花除了貢獻了一部分經驗值之外,還有一個額外貢獻,那就是它的尸體碾碎之後可以制作一種類似催|情|劑一樣的東西,屬于生活用品,雖然用的人不多,但價格可不便宜。這朵花這麼大,提取出來的產量可不低,絕對可以賣一大筆錢。不過這家伙顯然沒有那棵樹那麼高級,所以經驗值比對方少很多,不過即便如此這家伙貢獻的經驗值依然讓我的經驗條往上漲了一小點,雖然不明顯,卻的的確確是動了。

繼續向前我很快就又碰上了一株這種花妖,而且是一次出現了七八個,好在這些東西都是菜,知道他們怕冷之後霜雪出手,不到三十秒就搞定了全部的花妖,然後將他們整個打包塞進鳳龍空間繼續往前推進。

這次我們走了好長一段都沒有碰上什麼怪物,倒是讓我找到了一處魔晶石礦,可惜這地方以後就來不了了。所以沒辦法開采,我也只能看著眼饞而已了。

從山頂一路下到山腳我們都沒有再碰上什麼怪物,然後直到這邊山腳下的一條河邊,然後我們在這里遇到了第三種怪物。這東西比之前的兩種妖怪都要小很多,事實上這玩意很像彈塗魚,身體和泥鰍類似,但是前面的魚鰭很像兩只腳,類似青蛙那樣,腳掌上有蹼,既可以在陸地上行走也可以在水里游動。這玩意的長度只有我的巴掌那麼長。身體呈黑褐色。看起來很一般。我剛開始還以為這玩意是觀賞性的生物,結果等靠近了之後就遭殃了。

這玩意會藏在河邊濕潤而松軟的泥漿下面,一旦有東西靠近它們就會從下面突然蹦出來咬人,而且一旦咬住就絕對不松口。我當時本打算過河的。結果剛到河邊就瞬間被幾十條這玩意盯上了。這要是一般人絕對瞬間就會掛滿一身的這種小怪物。但我不是一般人。或者可以說不是人,所以我的反應速度非同一般。在那些小東西蹦出來的瞬間我就直接一個後跳,但因為地面太軟沒有能用上勁。但是我緊跟著就將手中的永痟宏R了起來,結果瞬間所有跳出來的小怪物都被斬成了幾段,可是我依然中招了。

這些家伙的生命力真不是蓋的,居然被切下來的腦袋還能咬人,所以雖然我將所有的這東西都給切了,但身上依然掛著五六個腦袋,並且這額家伙的腦袋居然可以在我的鎧甲上留下清晰的一排排牙印。我這鎧甲可是神器中的戰斗機啊!這都能咬出一排牙印子,這要是換個玩家還不直接連鎧甲一起咬掉了?

事實上根據馨之後的解釋,這些東西最牛的其實不是牙,而是酸。他們咬住別人的身體之後就會掛在你身上,然後從牙齒之中分泌一種酸液腐蝕掉鎧甲和外皮,之後他們那對像是腳掌一樣的鰭就會發揮作用。這東西其實根本就不是用來走路的,而是用來抓住你的傷口,然後讓身體往里鑽的。這東西在用酸液腐蝕掉目標的外層防禦之後就會借助這強而有力的前肢鑽入對方體內從里面開始吃,不關你有多大的身軀,被這些家伙鑽到體內也就只有等死的份,而且是死狀奇慘的那種。

我剛剛之所以沒有受到多大影響主要是因為我將這些家伙的腦袋和身體切開了,因為它們體內的酸都跟蛇毒一樣是儲存在體內的,所以當我切掉它們的腦袋之後這些家伙就失去了酸液攻擊的能力,自然就沒有辦法在我的鎧甲上開洞了。而且即便是真的讓他們腐蝕出了大洞也沒用,因為沒有爪子光剩一個腦袋他們也鑽不進去啊。

雖然沒有被這些東西占到便宜,但是聽了馨的解釋我依然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東西的襲擊方式實在是太嚇人了,光聽著就感覺渾身發冷。這要是真被它們鑽入體內……想想都覺得頭皮發麻。

“還好這東西絕種了,不然肯定被大家選為最惡毒魔獸排行榜第一。”我看著滿地的尸體說道。

馨卻是有些疑惑的說道:“其實這個東西在我們這個時代是很厲害的,不少強大的生物都遭了殃,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絕種了。”

我笑著說道:“其實很好理解。”

“為什麼?”

“因為我們那個時代的生物體積越來越小,這東西的速度雖然和快,但主要就是突然性強,並不是真的多麼神速。這種方法對大型生物來說那是一逮一個准,但是對身體小巧靈活機動的小型生物來說卻是影響不大,而且這些家伙本身的戰斗力其實很一般,只要跳出來的時候沒有咬中目標,之後就會變得異常的弱小。他們雖然有腳,但再怎麼說也是水里的東西,和地面上的生物比跑步根本沒有勝算。別說其他的,只要來一群二百級的精靈鼠就能將這邊的這種東西全部吃光,而且自身損失幾乎為零。”

馨聽了我的話之後點頭道:“這麼說確實是有些道理。好了,你繼續向前吧。”

這些小怪物的尸體我最終也沒有放過,認真的檢查了一下,結果發現這東西他爺爺的居然是一種食材,不過考慮到這玩意太惡心,我實在是不敢吃,只好放棄。另外,它們的酸液也是很強的一種武器,但是每一只只有一點點,所以收集非常困難,價值也是微乎其微,因此我就徹底放棄了在這東西身上牟利的打算。至于說經驗值……真的是眼淚都哭干了。這玩意他祖宗的竟然是一百級的怪,雖然因為這里是洪荒,有一百多倍的經驗值,但一百級的怪物就算經驗值翻一百倍也不可能跟一千級的怪比,所以基本上這東西就是個臭狗屎,沒有好處拿不說還特別惡心人。還好這玩意只有水邊上才有,要不然我真要考慮換個地方了。不過後來聽馨說這東西貌似在洪荒時代分布很廣,幾乎是條河就有,反正水源附近幾乎都能看到這東西。想想這個時代的生物還這是悲催,喝個水都要冒生命危險,果然洪荒時代就是最危險的時代啊!

“這前面不會都是這種既沒有好處又特別惡心的生物吧?”過了河之後我就跟馨打聽起了前面的情況。

馨笑著說道:“剛剛就是個小插曲,我想看看你的應變能力而已,其實到現在為止我都是在測試你的能力,之後才能更好的給你指導。”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們繼續吧。”

“你只要繼續往前就行了,這里的怪物都不是特別危險的東西,但是卻可以充分測試出你的各方面能力特征,正好適合用來檢查你的能力分布。現在你只管往前走就行了。”

“明白了,我們繼續前進。”我說著就繼續往前走了起來,然後一直翻過了這個小山包都沒有遇到什麼怪物,直到爬上第二座山包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地面開始震動了起來。“我靠,這又是什麼東西要過來了啊?為毛我感覺像是地震了啊?”(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五十九章 星火遍地     下篇:第九卷 第六十一章 捅馬蜂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