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不該坑的地方坑了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一十二章 不該坑的地方坑了

"你們這是在搞什麼?當我不存在嗎?都給我退後,退後."

"紫日會長!你來的正好,我們正好有事情需要向你報告."鐵十字軍方面被阿修福德指派的那個負責玩家一看到我出現立刻就迎了上來,然後興奮的說道:"我們之前遭到了這些日本行會的無理襲擊,你趕緊懲罰他們吧!"

聽到這個鐵十字軍負責玩家的話日本那邊的那個會長差點沒氣暈過去,指著那個鐵十字軍玩家的鼻子,這個日本行會的會長嘴唇直哆嗦就是說不出一句話來,明顯是真的氣暈了.

看到他的反應我當然是早就預料到了,這家伙的情況說明阿修福德指派的人辦事能力不錯,竟然將這個家伙給氣成這樣,算是達到了我的要求,因為只有這家伙足夠的生氣之後他才會失去理智的去指責松本正賀他們的行為,這將成為雙方鬧分裂的契機,也就是我們費盡安排這麼多事情的目的所在.

看著那家伙就快要氣死的樣子我直接伸手按下了他的手指,然後一臉公事公辦的表情說道:"好了,你有什麼就說,不要指著人家鼻子."

"我……"

那家伙剛張嘴我就立刻搶先一步道:"我很忙,沒時間聽你說故事,簡單點告訴我大略經過就可以了."

我的口氣無疑是非常惹人生氣的,平常我是不會用這麼欠揍的說話方式的,但是現在我的目的就是要讓這個家伙徹底的失去理智.所以我才會用如此方式和他交流.

果然,那家伙聽到我的話之後胸口劇烈的起伏了起來,明顯是已經受到了我的影響,而且看樣子我要是再刺激他一下他搞不好就要徹底失去理智了.

這麼好的機會我可不會放過,看著他一副充氣河豚的樣子說不出話來干脆就直接轉身面那個阿修福德指派來的家伙說道:"他不說話你就幫忙回答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那邊的那個日本行會會長聽到我的話之後氣的又開始哆嗦,但是因為太過氣憤導致思維短路,反而是更加說不出話來了,整個人就在那里不斷的喘氣,看一起來一副隨時會掛掉的樣子.

我和那個阿修福德指派來的家伙都沒有去管這個日本行會會長的反應.而那個家伙則是用盡可能歪曲的方式來解說之前發生的事情.反正按照他的說法這次的事情就是這個日本行會故意挑事.然後他們只是正當防衛.這種歪曲事實的話當然是相當具有刺激效果的,所以那個日本行會會長立刻就氣的幾乎要爆炸了,可是他依然拿我們沒辦法,我們的目的就是要氣他.而他卻不能和我們沖突.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代表的是這里的法律.我們就是負責維持秩序的存在,所以這個家伙除非是打算和這次參與開發的全部行會為敵,否則就只能生悶氣.

等到這個德國玩家將這次的事情說完之後我才轉向那邊的那個日本行會會長用不耐煩的口氣問道:"你現在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要是沒有的話我可就按照這個情況處理了."

"你……你……"這次那個家伙的理智已經徹底被怒火點燃了.也不管我是什麼身份了,就這樣直接伸手指著我的脖子說道:"你們就是一伙的.你們這些強盜,你們會遭到報應的!我要和你們開戰."

"和我們冰霜玫瑰盟開戰?"我故作驚訝的樣子看著這個日本行會會長,然後邪笑著問道:"你真的確定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對方看到我的表情之後突然一下就反應了過來.他現在威脅的不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行會,而是冰霜玫瑰盟,公認的世界第一行會,同時也是我這個世界最強玩家的行會.威脅我們,那是需要有相當實力作為後盾的.當然,普通人也可以威脅我們冰霜玫瑰盟,但這種人都有一個共同溝的外號——腦殘.

"看起來你總算是明白了一點現在的狀況呢!"我故意用非常惡劣的口氣說道:"雖然我只聽了對方的一面之詞,但這不是我的本意.我最初是打算先聽聽你們的意見的,可是你卻在那里發呆,耽誤我的時間,我一分鍾幾十萬上下沒空跟你在這里發呆.不過我大人有大量,在這個家伙說完之後我是打算繼續聽你說情況的,但是很可惜,你的行為實在是讓我找不到任何的好感,所以我現在已經沒有興趣再聽你的嘮叨了,如果你對此有什麼不滿那就盡快來吧,我們冰霜玫瑰盟從來就不怕被人記恨,因為我們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現在,我命令你們馬上撤走你們的軍隊,關于這邊的邊界問題,現在以當前的既定邊界線作為藍本,就此保留下來,雙方不得再有爭議,否則的話誰跨線誰就是我們的敵人."

我說完之後根本就不給對方反駁的幾乎,轉身就走,而對面的那個阿修福德派來的家伙則是挑釁的眼角向上挑了挑,羞辱的意思非常明顯.這個日本行會會長看到對方的反應已經是徹底氣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但是目前這種情況之下他也是沒有別的辦法.本來他是想要追上我再來和我解釋的,但是可惜,他剛做出了要追上來的動作就被我後面的騎兵給擋住了.

在我離開後冰霜玫瑰盟的騎兵部隊立刻以現在的分割線為防線布置了一道隔離帶,由我們的冰霜玫瑰盟的部隊守在這個分隔帶上將兩邊的軍隊給隔開了.阿修福德這邊的那個玩家笑了笑,然後就轉身回到了自己的行會內部,畢竟鐵十字軍這邊是沒有任何的損失的,而且他們還白白搶下來一個礦區,可以說這次的行動不但沒有什麼損失.反倒是大賺了一筆.

鐵十字軍這邊是開心了,可是那個日本行會那邊就是一片怒火了.那個日本行會會長想來想去還是覺得不甘心,他不敢真的沖擊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部隊,也不敢去找鐵十字軍的麻煩,畢竟這邊只是人家的一個分礦區,就算是他們想要找人家麻煩,最多也就是破壞了這個礦區而已.不過,雖然不敢和我們以及鐵十字軍對抗,他卻是敢找松本正賀的麻煩.

就像是很多人在外面跟孫子一樣膽小怕事,回到家卻是囂張跋扈一樣.有些人就是對自己人比較狠.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人不會把自己怎麼樣,所以他們敢于對他們凶,可是外面人不會賣他們面子,因此他們就不敢對外面人凶.就怕惹毛了人家真的對他做點什麼.

這種人說白了就是欺軟怕硬.窩里橫的類型.這個日本行會會長雖然不完全是這種性格,但卻多少有一點這種傾向.他不敢和我們硬碰硬,卻是跑回去找松本正賀他們發火去了.因為他知道,我們冰霜玫瑰盟不會賣他面子,惹毛了我們真的是分分鍾就能滅了他們行會,而松本正賀就不干這麼干,即便是松本正賀也有這樣的實力,但出于對日本內部的團結需要,所以松本正賀不能這麼干.就因為知道松本正賀不敢,所以這家伙反而是越發的囂張了起來.

松本正賀他們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出,當初選擇這個行會的時候可是已經考慮到了對方首領的性格問題,所以我們有八成的把握這個家伙回來肯定找松本正賀的麻煩.果然,我們這邊事情剛平息下來,那個家伙立刻就沖到了松本正賀的駐地,然後指著松本正賀的鼻子就罵了起來.

他的話其實說來說去就是一點,那就是我們冰霜玫瑰盟因為是鐵十字軍的盟友,所以在這個事情上明顯是跑出來偏袒了鐵十字軍,而松本正賀他們和他的行會都是日本行會,他們都是一個聯盟的,可是松本正賀卻不出來幫他,這就是松本正賀的不對.

剛開始松本正賀並沒有說什麼,而是保持著沉默,但是八月熏她們可是一點都不給面子,直接開始和那家伙吵了起來.和女人吵架,男人天生就是吃虧的,何況這邊是三個女人,這一張開嘴他連插嘴的幾乎都沒有.更要命的是當時在場的幾個別的日本行會會長看到這個事情也都是幫著松本正賀他們說話,搞得他更是郁悶.

這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們之前在他請求幫助的時候就知道了這個事情,現在當然不會幫著他說話,畢竟他們和松本正賀他們的利益是統一的.再說松本正賀畢竟是他們名義上的領袖,手里的權利比他們是要大的多的,這種時候不幫松本正賀難道還去幫那個小行會的會長不成?

正因為這種原因,所以這個家伙幾乎面對的就是這邊一面倒的批評,一大群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他幾乎要氣炸了.本來他是來發泄心中的不滿的,要是發泄出來了也就算了,可關鍵問題是他現在這個樣子不但沒有把之前受的氣發出來,反倒是又被塞了更多氣進來,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一個人的忍耐當然是有限度的,雖然這個日本行會會長剛好就是忍著職業,但忍者可不是忍氣的,至少這家伙的涵養就不怎麼樣.被這麼多人數落了半天這個家伙終于徹底爆發了.怒紅燒心的他徹底失去了理智開始直接使用地圖炮,將滿場的人都給設定成了攻擊目標,一時之間將這邊的所有人都給得罪了個遍.

本來這種事情他就已經不得人心了,居然還直接全屏攻擊,把所有這些日本行會會長都當成了靶子,這一下算是真的在自己作死了.

"你真要這麼牛,有本事不要加入我們這個聯盟啊."早就被安排好的一個家伙忽然說了這麼一句,結果對方當時正處于爆發狀態,基本上就跟瘋狗一樣,逮誰咬誰,突然聽到這麼一句,根本就沒過大腦順嘴就回了一句:"不加就不加,老子要退出,以後再也不跟你們這幫人渣混了."

能家伙其實說出來之後立刻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但是這種時候難道他還能突然跪下來磕頭認錯嗎?人都是要面子的.有句話叫做打腫臉充胖子.說的就是這種情況.即便是明知道自己現在說錯話了,但是這種時候卻已經不能轉彎了,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

"你真的確定要退出我們的聯盟嗎?"從剛開始一直就沒有說話的松本正賀這個時候突然說話了,聲音陰冷聽的周圍的人都是不自覺的安靜了下來.

對面那家伙雖然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但是這種時候卻還是硬著頭皮說道:"對,我就是要退出,怎麼著?你還能強行把我們留下不成?當初說好的,這可是自由聯盟,願意加入願意走都是大家自己的意思,你可沒有權利強行限制我們的自由."

松本正賀聲音冰冷不帶一絲煙火氣.但所有人都聽得出來他帶著相當大的火氣.用堪比奧斯卡男演員的表演水平.松本正賀愣是用一種平靜的外表演繹出了一種狂風暴雨一般的怒氣.

"之前我一直都想要幫助你們來這,我也想要團結大家.你來求援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就說要幫忙,可是大家的利益也不能不管.之前我們投入那麼大,為的還不就是現在的回報?結果你卻要我們用這些回報去幫助你和別人爭奪那一個小小的礦區.道義上你在理.但利益上我們不能這麼做.所以我愧疚.我難過.即便是你之前罵我罵的那麼難聽我也沒有多說一個字.我甚至已經想好了.讓大家每個行會出一點東西,事後補償你們的損失."

松本正賀說到這里的時候櫻雨神雛故意用胳膊肘搗了一下身邊的一個日本行會會長,那家伙被搗了一下之後看了一眼櫻雨神雛突然反應了過來大聲說道:"是啊!你這個不識好歹的家伙.松本正賀會長已經和我們說過這個事情了,我們剛才過來就是核對補償給你們的物資清單的.結果你倒好,直接把我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行,你不要我們的幫助就算了,我們又不是腦殘,憑什麼上趕著熱戀貼你的冷屁股?"

有了這家伙的話,那邊的那個日本行會會長立刻就驚訝的看向了松本正賀,但是松本正賀此時卻是在扮演那種苦情角色,依然在那里自顧自的說道:"行了,我也不多說什麼了,既然大家走不到一塊,那就各走各的.你現在不是我們的聯盟的成員了,我不想再在我們的駐地范圍看到你,請你走吧."

聽到松本正賀的話旁邊立刻就有兩個日本行會會長走上前去逼到了這個家伙的面前,那家伙驚訝的左右看了看,表情變換了好幾次,最終定格在了陰冷猙獰的狀態惡狠狠地說到:"你們總有一天會遭到報應的."說完之後轉身就走,也不用旁邊的人趕他.他雖然生氣,但是腦子沒壞,知道在這里鬧也占不到便宜,與其最後被人扔出去丟臉不如自己走.

這個行會會長走出去之後,松本正賀立刻就做出了一幅疲憊的樣子轉身對身邊的那些日本行會會長說道:"我有些累,先下線休息一會,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們先和八月熏她們說吧."說完松本正賀就直接轉身走回了自己的辦公地點.

松本正賀走了之後八月熏又站出來開始扮壞人."好了,大家就不用在這里呆著了,既然不用補償了,那這個事情就這樣結束吧.現在開采礦石是重點,大家請一定不要耽擱開采進度."

"我們明白."

眾日本行會會長們在和八月熏她們打完招呼之後就紛紛離開了新黑龍會的地盤,而八月熏他們則是迅速走到了松本正賀剛剛的房間之中.其實松本正賀根本就沒下線,他剛剛的話傻子都知道是騙人的.《零》有睡眠輔助系統,要休息的話在線睡覺無疑比下線休息要更有效率,所以大家都知道松本正賀是不可能下線休息的,而且他們也都知道松本正賀不是真的累.只不過那些日本行會會長都以為松本正賀是因為被自己幫助的人懷疑,導致心里不好受,覺得心累,但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松本正賀壓根不是累,只是想找個借口脫離大家的視線范圍而已.

八月熏她們進入房間之後反手就將大門給關了起來,櫻雨神雛看著一臉深沉的松本正賀說道:"行了.別裝了.人都走了."

聽到櫻雨神雛的話松本正賀的表情瞬間就從深沉變成了嬉皮笑臉,然後站起來問道:"怎麼樣?我剛才的表演到位吧?"

熾火龍姬伸出大拇指說道:"不是提前知道整個計劃我差點都以為你是真的在生悶氣呢!你不去當演員真是可惜了!"

"你沒聽說過嗎?"松本正賀反問道:"一流的演員都是政治家,二流的演員才會去演電影.你們難道不覺得我很有當政治家的潛力嗎?"

"你充其量也就是個007那樣的間諜而已."八月熏說完之後又接著問道:"你剛剛進來之後聯系軍神了嗎?那邊安排的怎麼樣了?"

"我這邊還沒聯系呢,你們稍等一下."松本正賀說著就直接將一個水晶投影儀放倒了房間中央的一個插口上,接著軍神的頭像便出現在了半空中.

"你們這邊處理完了嗎?"軍神之前就大概計算過時間,作為戰場指揮電腦,對某些事情的發展進度是有專門的計算模式的,所以軍神一般可以較為准確的計算出一件事情大概需要多長時間.松本正賀他們這種時候聯系他,不用說就知道肯定是關于八歧大蛇去日本抹黑真的那個八歧大蛇的事情.

松本正賀點點頭直接道:"我們已經按計劃和對方決裂了,現在就算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管我們的事情了.所以下一步行動現在就可以馬上開始."

"關于你們的行動可能還需要稍微延後一點.到時候我們這邊會通知你們的."軍神解釋道:"你的這個魔寵八歧大蛇的知識面似乎有點問題,缺少了很多的必要知識,剛剛在維娜教導他神力核心的使用方法的時候出現了一些小意外,為了以後實戰過程中不被發現破綻.混亂與秩序神族那邊正在對八歧大蛇進行突擊培訓.所以你們可能需要多等一段時間了."

"這樣啊.那也沒關系.我們現在先集中力量搞開發就是了."

松本正賀他們這邊因為我們的進度問題而暫時變得清閑了起來,可是我們這邊卻是徹底亂套了.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的混亂與秩序神殿之中,八歧大蛇正坐在一個小板凳上拿著一本本子.另外一只手里拿著一個筆用一種極端扭曲的字體記錄著什麼,在他的前面是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一眾大神,而他們的背後則是成扇形擺放的一排黑板,維娜此時正拿著一個粉筆在黑板上奮筆疾書.

"看好了,這是神力與法力的轉換路線圖,你按照這個路線,從這里到這里運行你的法力,之後就可以將能量的性質轉變成神力."維娜畫完了圖解之後就轉身說道.

孔雀在一邊道:"這些東西需要時間的沉澱,你暫時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所以姑且先記錄下來,之後再慢慢轉化,好在你身上的力量比那個真正的八歧大蛇要強的多,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講自己的法力全部轉化成神力,僅此而已."

"這中間你還需要注意一點."星火接著說道:"你的能力剛剛完成轉化,使用的時候會有一些不能靈活應用的感覺,其中比較典型的例子就是法力輸出大小的控制不穩定,可能會導致施法失敗之類的情況,所以千萬要注意,平常多聯系神力的輸出控制,你有底子,這些都是旁枝末節的小事,多試試自然就好了."

混亂與秩序神殿中一群大神拼命的給八歧大蛇灌輸著各種各樣的理論知識,而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神力.真正的八歧大蛇是從洪荒時代的凶獸一點點的演變到現代的這個八歧大蛇的,他了解神力的運行規則,而且懂得如何讓自己的神力發揮最大的作用.但問題是我們的這個八歧大蛇啥都不知道,他所在的年代還沒有神力一說,所以這個家伙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如何使用神力,無奈之下我們這邊只好突擊訓練,給他惡補這方面的知識.

不過,說起來比較幸運的事情是我們的這個八歧大蛇不管是潛力還是底子都要比那個真的八歧大蛇要好的多,關于這種情況.據他自己說,應該是腦袋的問題.

八歧大蛇的九個頭代表著他的九種屬性,這九種屬性雖然是各自獨立的,但在體內會形成一種循環,有點類似陰陽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但是,真正的八歧大蛇只有八個頭,缺少了一環導致的最終結果就是循環被打破,不能形成永動機一樣的循環結構就會大幅度降低八歧大蛇的修煉速度,更糟糕的是因為屬性不再平衡,所以八歧大蛇的心智也受到了影響.可以說現在的八歧大蛇之所以會這麼的瘋狂.並不完全是因為他所受到的打擊.更多的還是體內的屬性失衡導致的結果.按照我的理解,這就好像是內分泌失調導致的情緒失控.

其實除了情緒和思維,現代的八歧大蛇那一身的爛瘡其實也是這個循環鏈條斷裂所導致的.原本的八歧大蛇是擁有九種屬性的,這九種屬性可以隨意轉化.當進入某一種屬性的環境之中後就可以吸收這里的屬性能量.然偶通過一種屬性滋養另外一種屬性的方式傳遞一圈.從而提高自己的整體實力.也就是說原本的八歧大蛇是可以吸收任何能量壯大自身的.

但是,現在的八歧大蛇沒有這樣的循環,他在火山中吸收了大量的火焰能量.這些能量補充到體內修複了他的部分傷勢,但是多余的火焰能量又滋養了別的屬性,並按照循環的方式向下傳遞,最後傳遞到毒素屬性的時候卻是卡在了這里.因為毒素屬性所對應的下一個屬性就是那個被砍掉的腦袋對應的屬性,結構現在這個腦袋沒有了,毒素屬性就無法傳遞下去,過分累積之後不但讓八歧大蛇的毒性大幅圖上升,甚至連他自己都受到了毒素影響導致體表毛發脫落皮膚潰爛,這就是循環被打破所導致的後果.當然,如果八歧大蛇啥能量都不吸收的話,這種情況就不會出現了,但問題是他的傷決定了他不能不去吸收火焰能量,所以這幾乎就成了必然的結果.只不過八歧大蛇一直在自我調整,他會自己講毒素能量逼出來改善自己的身體狀況,但這個過程中影響到了他的修煉進度,這也是為什麼現代的八歧大蛇實力和過去的他自己比起來退步這麼多的原因.

給八歧大蛇的培訓遠比我們想的要複雜,現代的八歧大蛇在這麼多年之中學到了很多東西,但是這個八歧大蛇卻是啥都不懂,所以需要學習的東西明顯是有點太多了,而我們最大的麻煩就在于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教他,只能是填鴨式的一次性全都給他塞進去,至于能夠理解多少,那就只能看他的悟性了.好在八歧大蛇不用參加考試,以後還可以慢慢再補充,所以我們倒是也不太擔心,無非就是多等一段時間而已.

"真是沒想到,本來最複雜的部分很順利的就完成了,結果居然在這種沒想到的方面卡住了!"看著在那邊跟小學生一樣記著筆記聽課的八歧大蛇,我就有種相當蛋疼的感覺.

玫瑰憋著笑說道:"也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啊!有些事情就是這樣的.哦,對了,告訴你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不好的消息你還這麼樂?"

"因為不是太重要."玫瑰說著就順手遞過來一個文件,我接過來大概的翻了一下.

玫瑰給我的是一份情報,內容就是說聖槍盟控制的港口城市剛剛駛出了一只大型艦隊進入了太平洋,目前航向不明,但是根據分析,很可能是沖我們來的.

之前的入侵行動導致聖槍盟損失慘重,我們和他們這次算是徹底撕破臉了,雖然槍神自己可能也知道自己的決定不太正確,但是現在的聖槍盟已經沒有那麼多的選擇了.這就好像一個渾身著火的人根本就沒有什麼判斷力一樣,就算面前放著一大桶酒精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抓起來往自己身上澆,雖然酒精會助漲火勢這種事情大家都知道,可全身著火的時候你難道還能冷靜的思考應該如何去滅火嗎?沒有專業訓練的人估計當時就完全懵了,除了感覺到劇痛之外唯一的思維就是想著找點什麼液體往身上澆了,至于那具體是什麼液體,他根本就沒空去想.

現在的聖槍盟就是那個全身著火的人.槍神能想到的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盡快和我們冰霜玫瑰盟打一場.如果能僥幸獲得勝利,那麼他們還可以攜大勝之威暫時震懾住那些虎視眈眈的行會,憑借槍神的人脈和能力,以及聖槍盟的資金,相信也不是沒有可能東山再起.至于說萬一打敗了……反正什麼都不做的話最終也就是一個被吞並的下場,再壞又能怎樣呢?

用了五秒想清楚了槍神到底想干什麼,然後我就講講文件遞還給了玫瑰.

"不想說點什麼?"玫瑰接過文件問道.

"我還需要說什麼嗎?這種時候我通常都是直接做的吧?"我說著單手托起了玫瑰的下巴將她拉到近前輕吻了一下,之後說道:"這邊交給你了,我去海上玩玩,有事加我."

"放心吧."

離開艾辛格移動要塞之後我直接傳送到了艾辛格地面城.接著從這邊登上了剛剛從鋼城那邊返回的永皒鼓聾冗啈C艦.作為本行會最牛的一艘空中戰列艦.永皒鼓聾冗啈C艦不但噸位大,更重要的是裝備堪稱奢華.這種精銳兵器其實並不符合現代戰爭理論,因為現代戰爭的要求是廉價,量產,而不是精銳.一把有著榴彈炮威力.射程堪比重型狙擊步槍.射速追的上多管機炮.但是價格比飛機還要貴,一年只能生產一把的手槍,這種東西在現代戰爭中根本就是垃圾.現代戰爭中需要的是武器有著基本可以接受的性能.不一定要特別優秀,只要不比敵人的武器落後太多就行.然後就是要這種武器便宜,並且可以很容易的大規模量產.只要滿足以上三種條件,那這就是一種相當成功的武器了.

二戰時期毛子的坦克就是這種戰術思想的典范,性能什麼的完全不是德國喵系坦克的對手,但毛子的坦克就是價格公道量又足,幾條生產線開足馬力暴兵,用數量碾壓對手.這就是現代兵器的制勝理論.

但是,永皒鼓聾冗啈C艦和這種思想可以說是格格不入.

永皒鼓聾冗啈C艦它首先是一艘空中戰艦,而這種大型空中戰艦使用的飛行動力系統,也就是太陽爐,它本來就不是一種可以大規模量產的東西.太陽爐使用的原理倒是不複雜,但整個太陽爐需要用到大量的魔法刻印,並且在生產過程中需要進行多道複雜的如腦外科手術一般的精細操作工序,這其中任何一環出了問題都可能讓一座價值連城的太陽爐直接報廢.所以,太陽爐本身就是稀罕玩意,絕地不會跟毛子暴坦克海一樣遮天蔽日的出飛行戰艦.

第二,永皒鼓聾冗啈C艦上面安裝的很多裝備都是魔法武器,而且多數是技術驗證兵器,這些東西的理論都非常的超前,其中有些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准規則武器,所以,這些東西不但生產難度大的嚇死人,更要命的是全都是銘感技術,所以即便是可以量產也不能量產.

第三,永皒鼓聾冗啈C艦使用的殼體材料為獨一無二的魔法金屬,這種東西也是我們行會花費大量資源弄來的,所以具有不可複制性.當然,好東西自然有大用處,起碼永皒鼓聾冗啈C艦的硬度是有保障的.

第四,這個永皒鼓聾冗啈C艦不管是內部還是外部的設計風格都和簡潔沒有什麼關系,這艘船外面的裝甲都不是平的,而是布滿了浮雕和魔法刻印,這些東西都是有著特殊的魔法作用,但是至少生產工藝非常的複雜,因此制作加工時間會非常的長.至于說戰艦內部……這個已經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一貫風格了.本行會的戰列艦內部通常都是精裝修的,絕對是非常奢華的東西.這個也算是我們的一點惡趣味吧.

總之,永皒鼓聾冗啈C艦就是個不可複制的超級兵器,雖然戰斗力很誇張,但也就這麼一艘而已,至于她的姐妹艦……有計劃,並且其中一艘已經在建,只是啥時候能完工就不知道了.即便是以我們行會的水平,這種東西也不是簡簡單單就能生產出來的.

之前因為戰斗中受到直接攻擊導致船體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損傷,而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邊沒有足夠的修理條件.所以永皒鼓聾冗啈C艦回到鋼城那邊進行了一次大修,這次正好剛剛回來就被我趕上了.

正好現在需要尋找美國人的艦隊,我就順便跟著永皒鼓聾冗啈C艦一起出發了.

其實要在海上找到一條船不容易,要找到一個艦隊卻不是太難,至少對我們來說就不算是太難的事情.

永皒鼓聾冗啈C艦出海之後並未直接飛行,為了隱蔽,我們的空中戰艦多數情況下都不會真的飛起來,除了那些真的就是飛行器造型的戰艦,多數的空中戰艦都被我們刻意弄成了水面船只的形象,然後在水里航行.這樣可以讓敵人搞不清楚我們到底有多少飛行戰艦.

永皒鼓聾冗啈C艦出海之後首先就是從日本近海繞過日本.然後就朝著太平洋開了過去,而從日本這邊擾了一圈也不是白繞的,因為艦隊在靠近日本之後還順便和新黑龍會的艦隊接觸了一下,雙方在移動中完成了一次海上物資搬運.當然不是我們從日本那邊獲得補給.而是我們幫助這次松本正賀他們的那些盟友運回來一部分礦石.

礦石這種東西使用傳送陣運輸的話成本太高了.所以多數情況下還是使用實際的交通工具比較多一些.艾辛格雙子城這邊之前就已經堆積了不少俄羅斯開發區那邊送回來的礦石.這次正好我們的戰艦要下太平洋,正好可以順便帶走一部分.

其實這次物資轉運任務不光是為了幫松本正賀他們運送礦石,更主要的還是秀肌肉.就是要讓日本玩家知道兩國之間的差距,這樣以後松本正賀告訴他們需要曲線救國的時候也才會有更多人的相信他的話.

交接礦石完成之後日本玩家這邊的艦隊便逐漸和我們分開,而永皒鼓聾冗啈C艦則是開始加速,很快就用日本艦隊無法企及的速度脫離了他們的視線范圍.

其實永皒鼓聾冗啈C艦能跑這麼快不完全是因為推進器的問題,而是因為動力模式的問題.因為本身就是空中戰艦,所以永皒鼓聾冗啈C艦是可以通過啟動太陽爐讓戰艦稍微上升一點,降低吃水深度,這樣跑起來受到海水的阻力就會變小很多,並且,如果實在沒有人的海面上航向,永皒鼓聾冗啈C艦甚至會完全離開水面,擦著浪頭飛行.當發現周圍有船的時候可以迅速的重新回到水里,而如果沒有人就可以用超高速一路狂奔.

我們這次要找的是美國人的艦隊,而游戲里沒有雷達和衛星,所以我們使用的搜索方式也稍微有點不一樣.

我們的艦隊先是航行到了太平洋上的一座小島附近.這個島嶼看起來其實很普通,但是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其實是我們行會的一個聯絡站.這邊的水面下其實還藏著一大片的水下建築群,其中生活著大量的海洋種族.這可不是單純的海洋生物,而是有智慧的海洋物種,其中以亞特蘭蒂斯的美人魚最多,此外還有其他的一些海洋種族.

這里最初是收服了亞特蘭蒂斯族的時候就建立起來了,但是後來波塞冬的加入才是這里真的實用化的開始,借助波塞冬的能力,我們在這邊建立了一座類似于海神殿一樣的建築,在這里我們可以收集到各種有關于海洋的情報,而我們行會有專門的人在這里專門收集情報並傳遞給軍神讓其進行彙總分析.

當然,這樣做的目的可不是為了海戰的時候充當雷達站,因為這種情報的滯後性太強了,除非主動發動人力集中搜素,否則很難在海戰之中起到什麼決定性的作用.這里的這些海洋生物真正的意義在于他們可以發現那些海洋下面的任務地點,然後把任務帶給我們.說白了就是一個任務收集器.海里的寶藏可是非常多的,但是因為海洋npc不好找,而且分布范圍太大,所以要在海里接任務其實很難.而我們弄出這樣一個機構就徹底解決了這種麻煩.

永皒鼓聾冗啈C艦剛一到達這片海域,那個島嶼之上就開出來一艘大型的戰艦,不過這是個木殼船.就是大航海時期的那種風帆戰艦.不過,雖然就木殼戰艦來說,這艘船已經是巨無霸一級的存在了,但是它的樣子卻是一點都不豪華.盡管我們行會的戰艦都喜歡弄得相當的漂亮,可是眼前的這艘卻是相當的另類.黑色船身,黑色的風帆,這是一艘從頭到尾都是黑色的戰艦,而且,這家伙的船身側面幾乎全都是窟窿,有些甚至可以直接通過這邊的窟窿看到對面的大海.至于這家伙的風帆……那東西其實也就比漁網好一點,基本上都是洞,看起來相當的淒慘.

這艘戰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絕對是參加過大海戰遭到了敵人的猛烈炮擊造成的,而且看這個樣子沒有沉已經是奇跡了.但是,如果你因為這個就小看它,那你可就要倒黴了,因為這可不是你想象中一碰就會沉的破爛戰艦,而是一艘甚至能干掉鐵殼戰列艦的超級戰艦.因為,它其實是一艘——幽靈船,一艘沒有船員也可以航行的幽靈船,一艘風帆像漁網卻可以跑出六十節航速甚至還能進行短距離傳送的幽靈船,一艘明明已經千瘡百孔但就是不沉的幽靈船,一艘只裝備有前裝火炮,發射鑄鐵炮彈,卻可以在十海里之外擊沉裝甲戰列艦的幽靈船.它就是一個傳奇.(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一十一章 計劃進行中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一十三章 准備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