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五十五章 神風敢死隊出擊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五十五章 神風敢死隊出擊

剛剛在船上的傳送陣中發現周圍到處都是煙,我就直接從里面沖了出來,結果看到外面的情況之後才驚訝的發現煙霧的來源竟然是冰霜玫瑰號的側舷裝甲。雖然從我這里看不到洞口,但是可以確定那邊肯定有個大洞,因為我看到了一艘戰艦斜斜的插在冰霜玫瑰號的側面,我從甲板上就可以看到那艘船的半截船身挺在空中,顯然船頭部分多半都插到船身內部了。

在發現這艘船的奇怪情況之後我正打算接入軍神的通迅,沒想到軍神倒是先聯系上了我這邊。“會長你總算回來了。”

“報告情況。現在這是怎麼回事啊?”

“大致情況是這樣的。……”

軍神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情況,其實事情倒是不複雜。首先,在我們傳送走之後,美國人的超級武器又發威了,多艘戰艦聯合集火冰霜玫瑰號,結果將冰霜玫瑰號的外層裝甲擊穿,防護罩發生器過熱燒毀,而且因為能量線路出現了大能量反湧的現象,導致動力爐出了問題,最後整艘船都失去了動力,然後迫降在了美俄聯合艦隊的中心區。

這種情況當然是相當危險的,但是幸運的是剛剛落水冰霜玫瑰號就突然又恢複了動力,然後緊急拉起。美俄聯合艦隊那邊的一艘俄羅斯戰艦一看情況不對,立刻開快車沖了上來。當時冰霜玫瑰號的動力系統剛剛恢複,還沒有完全控制住船身姿態。結果就是沒能避讓開這個家伙,被它從側面撞穿了原本就被擊傷的區域,然後半艘船都插進了冰霜玫瑰號的船體之內。

不過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東西就是結實,被對方直接貫穿入船體之後居然帶著對方一起飛了起來,雖然船身傾斜的很厲害,但我們是空中戰艦,就算底朝天也沒事,反正不怕沉。在這種情況下冰霜玫瑰號就帶著那艘插入船體之中的戰艦一起開始升空,而對方半個船身都插入了冰霜玫瑰號的船體,直接就卡在了我們的船身上。並依靠後面的炮塔對冰霜玫瑰號進行抵近射擊。反正現在兩邊的戰艦是互相卡死的狀態。炮擊根本就不擔心打偏,所以冰霜玫瑰號的側面幾乎被那個家伙給轟了個七零八落。我剛剛看到的煙就是因為那些炮彈擊穿船體造成的。

“現在的美俄聯合艦隊情況如何了?”

“我放已經獲得戰場壓倒性優勢。在你傳送走之後美俄聯合艦隊就開始和我們行會的戰艦展開對射,我們提前翹掉了俄羅斯一方的大型主力艦,所以單靠美國人的戰艦沒有辦法對我們造成足夠的威脅。不過他們的生物戰艦抗擊打能力確實是很強。我們必須要多艘戰艦集火才能一次滅掉一艘。否則如果分散炮擊。一次打不沉,那些戰艦很快就會再度恢複回來。”

“有看到槍神和冰封女妖在什麼位置嗎?”我一邊向著那艘插在冰霜玫瑰號側面的戰艦走去一邊繼續問道。

“冰封女妖和槍神一直都沒有再露面,但是可以肯定他們還在艦隊中。”

我點點頭道:“知道了。艦隊這邊繼續攻擊就行了。這是硬仗,沒有什麼花哨的技巧可以玩了。能做的我們之前都已經做過了,現在只能靠實力說話了。順便通知一下冰霜玫瑰號的艦長,一會聽我命令調整船身姿態,我幫他們把卡在那里的那艘戰艦弄下去。”

“會長,我建議您換個目標。”出乎意料的軍神沒有直接按我說的做而是阻止了我的行動。

我疑惑的問道:“為什麼?”

軍神只是提醒了一句:“已經有機動天使過去了。”

我一想就明白了軍神的意思。所謂的有機動天使過去了大概是指對艦型的海戰用機動天使過去了。這種機動天使個頭很大,雖然也能飛,但他們的飛行其實是依靠推進器進行跳躍,等蹦到足夠高的地方之後張開翅膀滑翔一段距離。和真正的飛行並不一樣。當然,放棄了飛行能力的海戰型機動天使當然也獲得了別的方面的加強,而其中最主要的一種加強方式就是獲得了對艦用斬艦刀。

就在軍神剛剛提醒我之後不到五秒我就突然看到下面的海面上猛然騰起數道水柱,然後等水柱上升了幾米之後就看到八台海戰型機動天使沖破水花朝著我們這邊急速飛來。

因為身上掛著一艘船,冰霜玫瑰號現在的高度其實並不高,大概也就距離海面一百多米的樣子。下面的那八台機動天使很快就飛到了我們所在的高度,但是他們卻沒有停下,而是繼續朝上飛,在超過我們大概五十幾米之後突然關閉推進器,然後開始朝下面砸了下來,並且在下落過程中那些機動天使都拿出了掛在背後的斬艦刀,對著這艘戰艦就落了下來。

當……吱……伴隨著一陣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八部機動天使中的兩艘直接從那艘戰艦的兩側落了下去,他們的斬艦刀切在了戰艦的外裝甲之上,拉出了一溜火星以及刺耳的金屬摩擦聲。不過,這倆機動天使弄出來的動靜雖然不好聽,但是他們的攻擊卻對這艘戰艦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兩柄斬艦刀直接將戰艦的船身中部區域的外裝甲給切出了兩道從船舷頂部一直到船底的切口。

隨著這兩部機動天使落下去,剩下的六部機動天使之中的四部分別砸落在戰艦上的四個主炮塔上,然後將隨身攜帶的斬艦刀直接插入了炮塔之中橫向一拉,炮塔前部的防炮盾以及炮管直接就從炮塔上分離掉了下來。

搞定了炮塔之後這些海戰型機動天使立刻開始對著艦橋就是一通亂砍,那戰艦上的指揮塔瞬間就被削掉。剩下了一個光禿禿的甲板。

最後兩部海戰型機動天使沒有去破壞船身上面的裝置,而是沿著前面兩個機動天使在側面裝甲上切出來的切口開始在切割甲板頂部的莊稼。當他們切出來的切口和之前的切口對接之後,這艘之前一直橫向撐在那里的戰艦立刻就在一陣金屬扭曲的聲音中開始彎曲,船身頂部的裝甲板因為被切開了而失去了支撐力,直接向後撕裂,但是因為船底和龍骨還在,所以沒有直接斷開,而是向下彎曲將裂口越撕越大。

看到船身向後折斷,露出了船身內部的結構之後,其中一部海戰型機動天使直接跳到了最後的連接點上。然後在船身龍骨上又來了幾下。這一下船身那些鐵皮再也撐不住後半截船身的重量。伴隨著一陣吱吱嘎嘎的聲音直接將剩下的一部分龍骨撕裂,然後後半截船身就突然朝著海面墜落了下去。

轟。雖然只有半艘船,但那畢竟是上萬噸的大戰艦,這一下掀起來的浪花將周圍他的兄弟姐妹們都給澆了個通透。不過這種時候也沒有人在意這些就是了。

切掉了半截戰艦之後那些海戰型機動天使也沒有停下。而是爬上了冰霜玫瑰號的船身。開始想辦法往外拽插進去的半截船身,可惜這東西太大,而且因為互相卡在一起。根本就拉不動。不過後來軍神開始介入指揮,不再讓他們推動這個船頭,而是改成了切割。將船身上的部件切開然後扔下去,這樣就可以不斷的減少冰霜玫瑰號的負重。當然在此過程中冰霜玫瑰號一直在爬升。現在的冰霜玫瑰號受傷很重,已經不適合在一線呆著了。

冰霜玫瑰號這邊不用管了。我當然是直接俯沖到了下面的戰場之中。

就像軍神之前報告的一樣,這邊現在已經進入了消耗戰階段。因為計策已經全部用光了,現在大家就只能拼實力。我們這邊的戰艦火力較猛,命中精度高,但是美俄聯合艦隊的船多,而且聖槍盟的生物戰艦特別抗揍,所以暫時還算是平局,只不過誰都看的出來,美俄聯合艦隊頹勢已經相當明顯了,失敗僅僅是時間問題而已。

“看起來我們這邊情況還算比較樂觀的嗎。”我看著戰場說道。

軍神的聲音確認道:“是的會長,我們現在還是占據著絕對主導權的。不過就是我們的損失也相當的嚴重。”

“反正都是淘汰戰艦,損失就損失了,問題不大,注意飛行戰艦保護好就可以了。”

“飛行戰艦這邊我們一直在保護,只是聖槍盟的那種遠程武器太惡心了,攻擊力相當高,而且射速又快,要不是被我們的轟炸搞得人員傷亡太大,威力絕對比現在恐怖十倍。”

“這就已經很嚇人了好不好?”

就像我說的一樣,聖槍盟現在的攻擊其實已經相當厲害了。他們的那種生物戰艦發射的都是一種能量炮彈,我從天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大量的能量炮彈跨越戰場飛到我方艦隊之中,然後直接那些炮彈落在哪里,哪里立刻就是一個大火球騰空而起,被擊中的船體就好像是被什麼不知名的怪獸咬了一口一般,瞬間就會缺掉一大塊。

除了這些家伙的能量炮彈之外,俄羅斯方面的炮彈也是相當的厲害,每次只要命中就會在我們的戰艦上爆出一個大坑,而一個地方連續兩次命中多半就可以擊穿。當然和他們比起來我們的炮彈威力更大,每次只要命中一個位置就可以直接擊穿主裝甲,然後在內部炸開花。

兩邊的炮擊其實都是相當拼命的,因為大家都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

“我們還有多少戰艦?”就在我在天上看著下面的戰場的時候,冰封女妖和槍神也正在一艘非常特別的戰艦的指揮艙內商討著戰斗方式。

“我們的戰斗艦艇損失很嚴重,現在還有戰斗力的大概不到一千二百艘了。”俄羅斯方面的玩家向冰封女妖彙報道。

不等槍神詢問,旁邊的美國玩家就接著說道:“我們這邊的戰艦還有大約八百艘,生物裝甲的效能非常出眾,但是消耗太大了。冰霜玫瑰盟的炮擊非常猛烈,我們的戰艦往往來不及修複就被擊沉了。損失的那些都是這樣沉沒的。”

冰封女妖皺眉道:“那就是說我們的聯合艦隊現在一共就只有兩千艘戰艦了?”

“冰霜玫瑰盟那邊還有多少戰艦?”槍神問身邊的那個美國玩家。

那個玩家看了下手里的本子道:“剛統計到的數據顯示,他們大概還有一千五百多艘戰艦。”

“沒下降多少啊!”冰封女妖再次皺眉。

槍神無奈的搖頭道:“冰霜玫瑰盟的戰艦都非常的堅固,我們的炮彈對他們的毀傷能力明顯偏弱,而且在戰斗開始前他們就掌握了主動權,我們的戰艦一直被壓著打,損失不大是正常的。不過我覺得他們的戰艦應該差不多也都快要到極限了,只要我們這邊的炮擊繼續,他們的損失很快就會上升。”

那個負責情報的美國玩家立刻道:“是的,就像您說的。冰霜玫瑰盟的戰艦基本上大多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只要繼續炮擊。他們的損失立刻就會開始上升。”

冰封女妖忽然問道:“日本人那邊還有多少戰艦。我記得冰霜玫瑰盟的艦隊之中還有日本戰艦參加的。”

“大概還有二百多艘,而且基本都已經損傷嚴重,可以忽略。”

“還好日本人的戰艦沒有冰霜玫瑰盟的那麼厲害。”冰封女妖稍微感歎了一下,他現在已經不像之前那麼有信心了。我們行會的戰艦表現出來的各種優異性能讓她充分認識到了和我們展開大規模艦隊戰就是個錯誤。不過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的狀態了。她就算是知道也必須要將這次戰斗進行下去。否則的話俄羅斯怎麼樣她不知道。她自己絕對是完蛋了。就算這次海戰打敗了,她需要承擔的責任都沒有現在就撤軍那麼大。這也是為什麼明明俄羅斯人沒有聖槍盟那麼迫切的戰斗必要卻還是堅持不退的原因。

事實上在冰封女妖和槍神躲在一起研究傷亡問題的時候,被他們提到的日本方面現在也是正在開會。

松本正賀帶著一幫日本行會會長正在新黑龍會的旗艦上討論之後的戰斗要如何繼續。就像美國人的情報顯示的一樣。他們的戰艦損失相當嚴重。我們冰霜玫瑰盟和美俄聯合艦隊都是世界頂尖的勢力,我們的戰艦都是非常牛的。日本的戰艦之前曾經非常強力過,但問題是現在的日本已經不是當初的日本了。在和我們行會展開大規模戰斗並被擊潰之後,日本方面的海軍就已經幾乎是全軍覆沒了,現在的日本海軍是從廢墟之中重新組建出來的,而且其中很多船都是我們行會淘汰之後廢棄的戰艦。

這些戰艦僅僅是做了簡單的修複和改造就偷偷的被我們送給了松本正賀用于在日本的計劃,所以現在日本海軍最主力的那些戰艦其實都是我們行會的報廢戰艦。

盡管說我們行會的戰艦性能和防護都不錯,但問題是這些畢竟是報廢的戰艦,本來就是早期型號,加上不能將最好的東西交給松本正賀以免引起懷疑,所以這些戰艦上裝備的動力系統以及武器大多是日本自造的。這些自造設備都是用戰後的技術重建的,性能已經大不如戰前型號,所以現在的日本海軍戰艦性能在這次的海戰中算是最弱的。這也就造成了我們和美俄聯合艦隊的損失都很慢,唯獨日本方面的損失非常嚴重。

本來因為聽說戰後可以獲得俘虜以及打撈美俄聯合艦隊的沉船的權利,所以日本行會會長們表現的還算積極,但是現在他們的損失這麼大,而美俄聯合艦隊和我們這邊的損失都不大,這種情況還是讓這些人相當的擔心。

“松本正賀君,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啊?”

“什麼怎麼辦?我們現在除了繼續戰斗難道你們還有別的打算?”松本正賀看著那個日本行會會長問道。

被質問的日本行會會長立刻據理力爭道:“可是我們到現在一艘船都沒進賬,倒是我們自己的戰艦都快沉得差不多了,萬一之後冰霜玫瑰盟找借口不給我們戰艦,我們的海軍可就等于是又一次全軍覆沒了,而且這次還是為了別人的戰斗的損失掉的。”

轟。松本正賀一巴掌拍碎了身前的桌子。然後看著這些家伙氣憤的說道:“你們這些家伙難道就能看到眼前的利益嗎?這次的戰斗是為了開發區的安定,之前就和你們說過了,我不想重新解釋,你們要是誰覺得這次的行動時失誤的話,那你們現在就可以撤出戰斗,但是我話放在這里,你們要是現在走了,等將來大家分戰艦的時候就別想著再回來。”

一看松本正賀真發火了,旁邊一個日本行會會長立刻出來打圓場:“哎呀松本君消消氣,我們也就是損失太大所以心里難受啊!不是我們真的打算走。你也看到了。之前的損失那麼大。我們不也是一只在堅持著嗎?”

“哼。知道還這樣說,你們這是誠信給我添堵還是想要干什麼?至于說冰霜玫瑰盟之後不認賬的事情更是放屁,我們手里的協議難道是擺著好看的。再說了,你們難道自己就沒有一點感覺嗎?冰霜玫瑰盟的戰艦在海戰中難道有把你們當炮灰?他們是怎麼對我們的你們難道不知道?”

聽到松本正賀的話之後八月熏立刻指著其中一個日本行會會長說道:“大田。你還好意思說。之前你的秋葉號眼看著就要被擊沉了。是誰加速沖上去幫你們擋了那發魚雷的?”

一聽到八月熏的話那個日本行會會長立刻就低頭不敢說話了。八月熏說的那艘船就是他們行會的旗艦。本來當時他們的旗艦被一發美俄聯合艦隊的魚雷襲擊。眼看著就要被命中了,但是這個時候旁邊一艘已經快要沉掉的我方戰艦卻是突然加速沖了上來用自己的船身擋住了這發魚雷。當時那艘戰艦的船頭已經被削掉,加速只會讓它沉的更快。不過它自己已經沒救了,所以臨死之前加速沖上來幫他們的戰艦擋了一發魚雷。不過,即便是那艘船不擋魚雷也必定會沉,但他們畢竟是救了這艘秋葉號戰艦,所以這個時候對方說出懷疑我們冰霜玫瑰盟信譽的話就顯得相當的忘恩負義了。

“你們拿到真的不知道我們現在的情況嗎?”櫻雨神雛這個時候也說道:“冰霜玫瑰盟被我們趕出了日本是不假,但是我們的潛力在之前的戰斗中其實也都被壓榨的差不多了。鬼手信長那個家伙和八歧大蛇還在四處搗亂,我們日本到底還有多少底子經得起折騰你們心里比我清楚。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如果不向外尋求發展,那就只能坐著等死。不讓中國人登陸有什麼用?沒有海上交通線,我們遲早會被困死在本土。你們難道還不明白嗎?”

櫻雨神雛的話說的那些日本行會會長全都站了起來,然後一起向松本正賀和櫻雨神雛他們鞠躬,接著一言不發的轉身就走。他們這是真的認識到了自己這個時候跑來給松本正賀添亂確實是不對的,所以也只能無奈的用行動來證明自己已經想清楚了。當然,他們的決定其實對戰局已經沒有多大影響了。

“呼……,總算是走了。”那邊的日本行會會長們剛一離開櫻雨神雛就癱坐在了地上。“剛剛真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他們又要撂挑子呢!”

熾火龍姬跟著道:“就是啊!這些家伙怎麼回事啊?好像根本養不熟的樣子!”

松本正賀有些失落的說道:“其實日本玩家之前都是很狂熱的,你們加入冰霜玫瑰盟太早了,所以不了解當時日本地區的情況。那個時候大家為了自己的理想是真的什麼都可以舍棄的。哎……怪就只能怪當初我們選擇了一個不正確對手吧!要是一開始就不是和冰霜玫瑰盟對抗,之後的戰局也不會弄成那個樣子了。可以說之前的大失敗已經讓日本玩家膽怯了。他們的熱血基本上已經冷掉了,現在剩下的只有逐利而行,所以才會如此的市儈。”

八月熏想了想問道:“當初你真的是日本這邊的首領的時候也是和現在一樣有什麼東西都壓著不表現出來,然後想清楚了再決定的嗎?”

松本正賀笑著搖頭道:“現在這些都是被紫日收服之後冰霜玫瑰盟那邊教給我的,我之前可不是現在這樣。我之前其實也是非常熱血沖動的。”

“像鬼手信長一樣?”熾火龍姬問道。

松本正賀搖頭道:“沒那麼偏激。”

“哦。”熾火龍姬說道:“不過說起來,你們老是說當初的你們如何如何。我可是一點都沒感覺到啊!”

“你們在正式國戰開始之前就已經加入了冰霜玫瑰盟,當然感受不到了。不得不說冰霜玫瑰盟這邊的決策非常的厲害,甚至連我們的情緒都考慮進去了。你們當時剛加入冰霜玫瑰盟的時候,對日作戰你們都沒參加吧?”

八月熏點頭道:“我知道你的意思。當時為了保護我們的感情,所以我們這些加入冰霜玫瑰盟的日本玩家都被派到了歐洲區去了,根本就沒有參加對日作戰,不過據說也不是每個人都過去了,還有一些不在乎這個的人留了下來。”

松本正賀點頭道:“一個行會強大與否,從這些點滴之間就看的出來了。冰霜玫瑰盟的特點就是滴水不漏,不管是內部還是外部。將每一分力量用到極限。這就是冰霜玫瑰盟強大的秘密。好了,你們幾個先去指揮戰斗,我要聯系下軍神,這邊的情況要讓他們知道一下。”

八月熏他們點頭離開了房間。然後松本正賀就打開通訊器聯絡上了軍神將日本行會會長們的情緒情況反應了上去。軍神對這個事情沒有直接給出回複。而是先把問題轉給了我。

突然聽到松本正賀的通迅接入。我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時松本正賀的聲音。“嘿,松本正賀。是我。”

“會長?你回來了嗎?”

“剛回來。你剛剛說的情況我聽到了。日本玩家有情緒是正常的,好好的艦隊被打的只剩這幾艘了,是人都會心疼,這是正常心理,你也不要表現的太過偏向我們冰霜玫瑰盟這邊,適當的偏頗一些才有利于你在日本這邊站穩腳跟。”

松本正賀想了想說道:“是,我之前是疏忽了!”

“好了,我也就是提醒你一下,不要太在意。至于日本行會會長那邊的情況我會安排,你們聽候指揮就行了。”

日本行會會長們的心情其實並不奇怪,就像我剛剛告訴松本正賀的,他們只是看到己方損失太大,心里難受而已,並不是他們的老毛病又犯了。松本正賀之前的那些話其實是說的有些重了。

不過,雖然日本行會會長們的情緒是正常的,但這種情緒其實對我們來說並不是好事,因為他們會將損失計算在我們的頭上,這不利于我們之後的計劃。所以,我就想要改變一下這種計劃。

將自己想到的辦法告訴了軍神,然後讓軍神開始調度指揮,一個新的計劃很快就開始執行了起來。

“所有日方戰艦注意。”發給日本艦隊的那些通訊器中突然同時傳來了軍神的聲音。“請各艦根據引導坐標移動,有新任務給你們。”

那些日本行會會長突然接到這樣的命令都感覺非常的奇怪,但是現在他們並沒有打算脫離我們的編隊,所以命令還是需要執行的。還好,在看到坐標之後他們發現讓他們去的位置不是內線,而是外線。

現在美俄聯合艦隊被我方的艦隊兩翼夾擊,所以如果出現在內線就意味著要為後面的戰艦擋炮彈。那些日本行會會長們就擔心我們那他們當炮灰,但是現在看這個情況居然不是。

不明白我們要干什麼的日本行會會長們因為沒有發現危險,所以就爽快的下令按照指示航行,然後很快他們的戰艦就全部集中到了我們的編隊一側,在這邊,我方的幾十艘小型戰艦也迅速的開了過來。在看到這些戰艦的時候那些日本行會會長都感覺到很奇怪,但是通訊器很快就傳出了軍神的聲音解答了他們的疑惑。

“所有日本行會會長注意,現在靠近你們的快速驅逐艦上搭載有我方全部的艦隊護衛人員以及大量近戰海員,他們將登上你們的戰艦,請讓你們的船員對他們加以引導,讓他們暫時躲在你們的船上。這次給你們的任務就是突擊接舷戰。”

軍神的話音剛落下那邊就是一片騷動,畢竟這種規模的海戰。接舷戰無異于自殺,所以他們才會這麼大反應。

不過,這些日本行會會長還沒來及說出什麼有建設性的話來,軍神的聲音就繼續道:“先不要急躁,聽我說。我們不是讓你們去送死。你們也知道,你們的戰艦已經損傷嚴重,基本失去了戰斗力。所以與其浪費掉,不如利用一下這些戰艦。我方將在戰後對你們做出補償,現在損失的戰艦將按照噸位對等原則,在戰後用我方廢棄的戰艦給予你們補償。也就是你們損失一噸的船我們就補一噸給你們。保證你們不吃虧。另外。一會不是只有你們去突擊,我們的一部分損傷嚴重的戰艦會跟著你們一起突擊,因為我們的船威脅性較大,所以美俄聯合艦隊必然會優先打擊我們的戰艦。你們的船有更大的機會靠近對方。到時候你們只需要直接撞擊敵艦即可。然後使用接舷戰。直接搶占對方戰艦並利用對方戰艦上的武器攻擊他們自己的戰艦。這將為我們帶來一換二的戰損比,對我們有利。用一些快要不行的重傷戰艦換取敵人還有戰斗力的戰艦,你們應該會算這個帳。”

日本行會會長們又不傻。當然算的過來。他們損失的戰艦我們行會會按照一比一的比例補償他們,那就是說他們現在的付出其實都是可以報銷的。既然現在的損失都可以得到補償,那就沒有任何損失可言,而之後攻擊敵人,在用敵人的戰艦攻擊他們自己,這個擊沉數都算算到他們頭上的,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在無損失的情況下得到更多的擊沉點數,這對他們在戰斗結束後分經驗值和戰利品都有很大好處。這種只有賺沒有賠的事情傻子才不干呢。

“放心,我們保證完成任務。”日本行會會長們都興奮的回答了軍神,然後開始吼叫著讓自己人下去指揮接應我放的路站人員登艦。

人員轉移工作非常的順利,進度也相當的快,大多數日本玩家都很克制的接受了登艦的我方人員,而其中有一艘戰艦上的人卻是被嚇了一跳,因為上來的不是一般玩家,而是我這個冰霜玫瑰盟的會長,在日本被認為是惡魔一樣的家伙。

“紫……紫日?”負責指揮的那個日本玩家看到我之後連說話都開始結巴了。“你……你怎麼會在這里?我們……沒……沒接到你要登艦的通知啊!”

“通知上說的是陸戰人員,我也算是陸地戰人員,有什麼奇怪的?”

“可是……”

“你難道還打算趕我下去嗎?”

對方一聽我的話趕緊搖頭。開什麼玩笑,現在正是大家搞合作的時候,要是因為他的原因導致我們的合作破裂,就算我不動他,回去之後那些日本行會會長也絕對能把他活撕了。

一邊拼命的搖頭那家伙一邊趕緊說道:“不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就好。行了,別管我了,該干嘛干嘛,就當我是一個普通戰斗人員就行了。一會你們只管往前沖,我會在船頭幫你們擋開炮彈。放心,有我在一定能成功靠上美俄聯合艦隊的船的。”

其實我的這個安排並不完全是為了照顧日本行會會長們的感受,這次行動也是有實際意義的。戰斗打到現在,雙方的戰艦其實損傷都很嚴重。各戰艦大多都有負傷,只是輕重不同而已。因為我們之後要更換飛行戰艦,所以這些受傷的戰艦之後也不打算修了,既然如此,干脆就不要留著,知己讓他們用最後的船體冒死沖上去打接舷戰。美俄聯合艦隊那邊肯定想不到我們這邊的負傷戰艦會帶著那麼多的近戰人員,他們肯定以為我們只是想要用這些船撞擊他們而已。到時候等他們發現我們這邊竟然帶著大量近戰人員的時候就已經來不及了,而我們正好用這種辦法進一步減少敵人的數量。

用一群基本失去戰斗力的戰艦去換對方的有戰斗力的戰艦,這買賣劃算,而且減少了敵人的數量還能降低我方剩下的完好的戰艦的損失,這是一舉多得的好事。

轉移工作完成後隨著軍神的一聲令下,我們這邊的日本戰艦紛紛加速開始朝著美俄聯合艦隊的方向沖了過去,而我方艦隊之中的失去戰斗力的戰艦也紛紛加入了這個隊伍在前面給日本戰艦開道。當然,這些船其實大都不是靠自己在航行,畢竟這都是傷得很重的戰艦。它們基本上都是要依靠我方的臨時推進裝置在行駛,這種一次性的裝置很廉價,正好適合這次的行動。

“他們這是要干什麼?”看到沖出來的那些重傷戰艦,美俄聯合艦隊那邊完全想不通我們要看什麼,只能謹慎的選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炮擊干掉再說。(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五十四章 終于趕回來了     下篇:第二百五十六章 護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