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是閻王  
   
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是閻王

被我嚇到的不止是女鬼,沙皇以及後面那幫家伙全都呆愣愣的看著我的動作完全忘記了要做出任何反應,不過最終還是那個女鬼反應較快,突然用另外一只手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就要往上撲,但結果她剛一使勁就突然定住了,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則是我按在她下巴上的手指移動到了她的額頭上,並且,我的指尖正在發光。

“你這不是挺聰明的嗎?剛才怎麼反應不過來呢?”看著再次定住的女鬼,我微微用力將其按回了地上。當我挪開手指之後,對方立刻就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手腳並用的倒著爬回了之前出來的那口井中,不過她卻沒有直接跳進去,而是鑽進井口之後就這樣掛在井沿上探出半個腦袋看著我。

沒有繼續關注那邊的女鬼,我轉頭看向了另外一邊搖椅上的老太,然後出聲問道:“她是個水鬼,你又是什麼呢?看你這樣子死的時候年紀不小了吧?都這種歲數了,不肯壽終正寢你還要怎樣?”

搖椅上的老太沒有絲毫反應,就好像沒有聽到我的話一樣依然在那里搖晃著搖椅,只是速度明顯比之前快了很多。不過她不動可不代表我就會就此放過她。

抬步走到搖椅邊,我照樣伸出一根手指點向對方的額頭,結果這老太竟然在我的手指即將碰到她額頭的時候突然動了起來。原本從出現開始到現在都毫無反應的老太突然以閃電般的速度從椅子上飛了起來,並且不是直接撲上來。而是擾了半圈從我背後撲了上來。但是,就在對方的雙手即將掐住我的脖子的時候,我的身上卻是突然閃過一道紫色閃光,那老太接觸到這道閃光之後立刻尖叫出聲,仿佛被人打了一拳一般倒飛了回去摔在地上之後還向後滑出老遠,直到撞在院子邊緣部分的一棵老槐樹上才停了下來。

我轉身走向那半靠在樹上的老太,同時嘴里說道:“看你一把年紀,閱曆還不如人家一個小姑娘呢!之前我沒亮身份你沒反應我也就不怪你了,知道我是誰還在負隅頑抗,你當真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嗎?”

和之前不發一言的樣子完全不同。現在的老太已經明顯是被嚇到了。她突然翻了個身改靠在樹上為匍匐在地。然後開口辯解道:“大人饒命!我雖是老人模樣,但這只是我死的時候年紀較大而已,井里那位姐姐雖然看起來只是二八年華,但她做鬼已有五六百年了。我才做鬼一百多年。見識不如姐姐也是理所當然。還請大人寬恕老婆子的無知!”

“哼,要想滅了你剛才你就已經魂飛魄散了。快點起來,我有話問你。你也過來。”我朝著躲在井口的那個女鬼勾了勾手指。然後又大聲道:“樓上那個也下來,別讓我上去請你。”

撲通一聲,門口諸人就看到一個人影從他們上方的房頂上摔了下來,然後被一根繩子吊著脖子拖到了我的面前並迅速跪了下去。“小鬼見過大人!不知有何吩咐。”

看到我面前跪著的三只鬼,門口的那幫人現在的表情比見鬼了還要誇張,畢竟見鬼不算什麼,突然發現一個比鬼還狠的,這才叫嚇人呢。

我沒去管門口那幫家伙的反應,而是直接看向了院子後面,然後問道:“你們三個知道怎麼穿過這個村子嗎?”

我話音剛落那吊死鬼就立刻搶先答道:“回大人的話,我們都知道如何穿過村子,但可能沒法幫助大人!”

“為什麼?”我很平靜的問道,並沒有帶火氣,因為現在這三個鬼都已經被我嚇到了,刺激太過了也不好。

對方聽到我的疑問立刻解釋道:“我等都知道如何通過這里,可這方法不是一條固定路線,而是需要我等根據情況現場判斷才行。其實我們所處的這個院子也遵守一樣的規則,到時候自然會自動開閉,不由我們控制,所以我們也可以知道別的院子何時開閉,但我等都被封印于這院子之中,根本出不去,所以,雖然我們都知道如何通過,卻沒法告訴您。這種通過方式本身又不是固定的,所以畫圖也沒用。”

旁邊的老太這個時候忽然接著道:“不過我想以大人的身份和能力,要穿過村子其實是很簡單的,我等這樣的孤魂野鬼哪里能傷到您半根毫毛啊?再說只要您亮一下身份,我們也就不敢動手啦!”

“行,既然你們被封印于此我就不為難你們了。都到一邊去,我要帶人過去,他們都很怕你們。”

“是,我等這就躲起來。”三個鬼說完之後動作飛快的各自返回自己出現的地方,然後消失不見,而這個時候門口那幫人還在呆愣之中。

“你們還要在那里站到什麼時候?趕緊走啊!”我看著門口發呆的一群人大喊道。

被我的聲音驚醒,眾人這才湧到我的身邊開始七嘴八舌的詢問剛剛的情況,我無奈的大聲制止了他們道:“我就一張嘴,你們這麼亂,我聽誰的啊?”

眾人也反應過來剛剛那樣根本問不出東西來,于是紛紛安靜下來,就那個帶隊的青年問道:“紫日會長你剛剛太神了!那些鬼為什麼那麼怕你的手指啊?你那是技能?還有他們說你亮一下身份就行了,難道冰霜玫瑰盟的會長身份還帶驅鬼效果?”

“你問題還真多。聽好了,我只解釋一遍,之後別再問我。首先,他們說的身份不是冰霜玫瑰盟會長這個身份,而是我的另外一個身份——閻王。”

“閻王?”青年愣了一下,隨後突然反應過來驚叫道:“你是閻王?專門管死人的那個閻王爺?”

我點頭道:“你們應該都知道,游戲里的神族勢力都是按照現實中的傳說和大家最熟悉的那些影視作品中的內容改編的。而我國的傳說中,管理死人的就是閻王,並且閻王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職務。傳說中的閻王一共有十個人,分別管理十座閻王殿,所以統稱十殿閻羅。但是,游戲里有個特殊劇情,就是因為國戰,所以死人太多,十殿閻羅有些忙不過來。為了緩解那些閻王的壓力。天庭就特別增設了第十一座閻王殿。而這個閻王殿在傳說中是不存在的,所以沒有對應的閻王。”

“于是你就成了閻王?”

我點點頭道:“沒錯。我就是天庭特別招募的第十一殿閻羅王,職能和其他十殿閻羅一模一樣。這些孤魂野鬼嚴格來說全都歸我管。”

“我靠,好牛b!”

看對方明白了。我又繼續道:“至于說我剛剛的那一指。那確實是技能。不過不是我自己練的,而是閻王這個身份自帶的職業技能,這個技能是跟著職業走的。不可升級,一旦失去這個閻王身份,技能也就自動消失。”

“這是個什麼技能這麼厲害?”

“這個技能其實一點也不厲害,因為它根本就不是殺傷性機能。這個技能的名字叫做靈犀一指,功能類似于鑒定術,只不過這個是專門用來鑒定鬼魂的,而且鑒定完之後就相當于給這個鬼打上標記了,之後用閻王隨身的令牌、腰牌或者大印都可以對這個鬼展開攻擊,並且因為靈犀一指的標記,之後的攻擊將自動帶跟蹤,對方不管如何躲避都沒用。他們之所以那麼還害怕就是因為認出了靈犀一指,這才意識到我是專門管他們的閻王。”

“我說那幾個鬼見了你怎麼跟我們見了鬼一樣呢!”

我笑著說道:“雖然我們國家沒有像西方傳說中的那樣說什麼人生來就是有罪的,但實際上鬼在我國的傳說中本身就是下等的存在,是肮髒的東西。你們平時看那些鬼片里面,那些有法力的道士、和尚什麼的發現某人撞鬼就會問對方是不是遇到髒東西了。這就可以看得出來,鬼在我國傳說中本身就是地位很低的下等存在。在我的理解中,鬼就相當于是嫌疑犯,人死了之後立刻就成為嫌疑犯,也就是鬼。鬼差就是警察,他們負責抓捕嫌疑犯帶去審判。而這個閻王殿可以理解為警察局和法院的結合體,專門負責審查這些鬼魂。如果這個鬼魂生前作惡多端,那就要下地獄,否則的話就根據功德情況送去六道輪回進行轉世。這個轉世我覺得就相當于是無罪釋放了,而下地獄,那就是從嫌疑犯變成了真正的罪犯。這個村子里的這些都是孤魂野鬼,他們沒有去過閻羅殿,所以依然是嫌疑犯,而且和一般的嫌疑犯不一樣,他們雖然沒有被定罪,但是也沒有被鬼差帶走。不管他們當初是因為什麼原因沒有跟鬼差走,反正他們現在在天庭的觀念中基本就等于是在逃犯。而因為閻羅殿等于是警察局和法院的結合體,我這個閻王爺也就等于是警察局長外加最高法院的**官集合于一身了。你說這些在逃犯突然發現面前出現的是警察局長外加**官,他們能淡定的了嗎?之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現在指導了,那當然是連滾帶爬的認錯了。”

“可是那個老太婆不是在認出你之後還要反抗嗎?”

“逃犯碰到警察難道都是直接投降嗎?也有很多會負隅頑抗吧?”我看著那青年說道:“不過後來我一出手她就知道完全不是我對手,于是立刻投降了。這就是那老鬼前倨後恭的原因。”

“原來如此!”青年感歎完之後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我,然後好像剛反應過來一樣驚訝的問道:“這樣說來你在這種地方豈不是無敵了?”

“無敵倒是不至于,能嚇住絕大部分的鬼應該是沒問題的。但是逃犯之中肯定也有很多窮凶極惡之徒,碰到這種鬼,那還是要靠本事說話。而且,真的敢反抗的估計都不是一般貨色,畢竟沒點實力就敢襲警的匪徒也不多見啊。”

“反正我還是覺得你好牛b,我們每次來都被那些鬼玩的半死。你倒好,往那里一站,伸個手指就嚇得那幫鬼魂連滾帶爬的,這真是貨比貨得扔,人比人得死啊!”

“好了好了,我也沒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剛剛那幾個鬼說了,他們幫不上忙,所以剩下的路還是要我們自己找。如果是普通孤魂我就可以嚇跑,要是碰上惡鬼、猛鬼你們就先自保,我來解決他。”

“感覺我們擔心的那些東西對你完全都不構成威脅啊!對了。你既然是閻王。難道還能召喚鬼兵?”

我點點頭道:“能召喚倒是能召喚,但是我的鬼兵全都是我自己的兵,我這個閻王身份里面故事很多,我也不好跟你詳細解釋。反正你知道天庭就給了一個正規編制。其他都需要我自籌就行了。”

“那也很牛了!”

“好了好了。別感歎了,我們現在需要關心的是如何才能通過這個村子。”

“我現在反正是一點都不擔心如何穿過這個村子了。”

“那還不帶路?”

“哦。”

那幫人在了解了我的身份之後感覺整個隊伍的膽子都大起來了,他們也不再畏畏縮縮的。而是開始大搖大擺的往前走。

這座院子因為里面的鬼都被我嚇得躲起來了,所以現在它就是個普通院子而已,我們和快就穿過後面到了後面的街上。

這院子後面的街道並非主干道,而是一條小路,寬度也就剛剛夠一個人走過而已,兩個人迎面碰上都要互相側半個身子才能過去。這種狹窄的通道本來就比較壓抑,加上周圍的迷霧,以及那靜到讓你覺得自己有耳鳴症的環境,是個人都會很快陷入緊張之中。不過這里的人因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有個心理寄托,總算是沒有太大反應。

但是,雖然這些人比之前的時候要放心大膽了很多,可隊伍卻還是在走了不到十分鍾之後就遭到了襲擊。

襲擊發生在隊伍的後方,也就是我們之前來的那個方向。因為這條小路只有一人寬,所以我們基本上就是一路縱隊。那個帶隊的年輕人在我前面,我是第二個,我背後就是沙皇,而其他人都在後面排成一條長隊。因為隊伍一共有十多人,所以隊伍就比較長了一些,加上這里拐彎很多,所以我根本看不到最後面的情況。我發現有人被襲擊還是因為聽到了驚叫聲,然後我立刻一把抓住沙皇的脖子提著他就往隊伍後面沖了過去。

我一個人過去擔心前面再來敵人把沙皇給干掉,可是不過去貌似也不好,所以只能帶著他一起。不過我也沒帶他直接進入戰場,而是越過眾人頭頂沖到隊伍末尾之前就將他仍在了人群中間,這樣我既能看到他也可以看到後面的敵人。

襲擊者並不是鬼,或者說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鬼。這東西可能應該劃分到僵尸的范疇中,但不是正統僵尸。大家映像中的僵尸都是那種穿著官服,一蹦一跳的樣子。但是這個僵尸感覺就好像被硫酸泡過一樣,不但皮膚全都不見了,而且腰部以下的部分也是不翼而飛,就剩下兩只手支撐著地面在地上爬行。事實上這是個腐尸,而且對方是從下水道里面爬出來的。之前我聽到的驚叫聲就是因為這家伙突然爬出來把最後面那個人嚇了一跳。

其實要是換個地方,這活尸根本不可能影響到這群人,畢竟這東西等級很低,雖然攻擊力不低,但這玩意速度太慢,所以只要不是被偷襲到,或者被一大群這種東西圍攻,一般都是沒有任何威脅的。但是換到這種環境下,大家又是一直小心防備著周圍,尤其是那個最後面的玩家。為了保護隊尾,他一直是倒著走的,結果他前面那個人剛走過去,輪到他的時候沒想到下水道里突然爬出來這麼個東西。他倒著往後走,一下就被絆倒了,而他一倒下去,那個活尸立刻就順著他的腿往上怕,自然是嚇得他尖叫了起來。

還好,隊伍最後面那兩個都是戰斗力很強的玩家,所以雖然最後那個人摔倒了,前面一個人卻是立刻回身將活尸踢飛,總算是沒有讓他被襲擊。

其實活尸本身雖然不怎麼厲害,但這東西一旦襲擊了人,還是滿難搞的,因為它可以通過吸人的生氣和血肉壯大自己。別看它現在只有半截身子,而且干干癟癟幾乎快成干尸了,但是只要吃掉一個人,他就可以變成血肉豐滿的僵尸,要是再吃一兩個人,那等閑一般玩家就不是對手了。所以說這東西雖然威脅不大,但是很討厭。

眼前這只因為沒有咬到人,所以還是最弱的狀態。我到了這邊之後直接一甩手就將永硠雃豆赮j扔了出去,直接貫穿那家伙的腦袋將其點燃成了一個紫色的火炬,瞬間就燒成了灰。我的身上可是帶著地獄烈焰的,這玩意專燒靈體,所以對付陰魂鬼怪都超級有效。

“你們沒事吧?”

“沒事,就是嚇了一跳。”

“那我先過去了。”我將地上那家伙拉起來之後就想往前走,但是還沒邁步就突然聽到了前面傳來了一陣若有似無的哭聲,而這個哭聲就是傳說中的鬼哭了。“我靠,這什麼情況啊?鬼魂還帶聲東擊西的嗎?”(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一章 人嚇鬼     下篇:第二百八十三章 五口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