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大波鬼魂正在接近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大波鬼魂正在接近

我的突然回頭讓跟著我的那幫人也是緊張的回頭看向了身後,本來不看還沒什麼,這突然一回頭所有人都感覺頭皮突然一麻。原來我們後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跟上來一大片的鬼魂,這些家伙全都低著頭看不清面部特征,但是能看到的皮膚部分卻充分說明了這些家伙的身份絕對是屬于鬼魂一類的存在,因為人類的身體不可能是這種顏色。另外,這些家伙走路的姿勢也沒有絲毫的生氣,感覺非常的僵硬,雖然沒有僵尸那種感覺,但絕對不是活人的動作。

我們這邊一回頭,那些家伙立刻就停了下來,沒有攻擊,也不動,就這麼站在那里。他們不像活人那樣會交頭接耳,而是一直低著頭一言不發好像木樁一樣站在那里。剛開始我還奇怪自己為什麼覺得這些人只要看一眼就會讓人覺得不舒服,但是很快我就憑借自己敏銳的觀察力發現了那讓我感覺不舒服的原因。

活人,不管是再牛的人,哪怕國旗護衛隊的那些大兵哥,站在那里也絕對不可能是完全一動不動的。即便是立正的時候,只要你是活人,就不可能真的沒有一絲一毫的晃動,只不過軍人經過長期的隊列訓練,在站軍姿的時候會比正常人穩定一些,但些微的小幅度擺動卻是不可避免的。這是人不呼吸的時候胸腹部肌肉群運動造成的必然結果,既便用主觀意識加以限制也只能減小這種晃動的幅度,並不能完全杜絕。當然。如果你閉氣就可以大幅度減少這種微小的晃動,狙擊手在射擊的時候往往就會選擇呼吸交換的一瞬間,因為那個時候人體實際上剛好處于完全靜止狀態,類似于閉起,但是比有意識的閉氣更舒服,也更穩定。

總之,活人只要站在那里,就不可避免的會有極輕微的晃動,不會一直穩定在那里。但是,眼前的這些鬼魂卻是徹底靜止的。他們沒有呼吸。只要不走路就完全不會晃動,雖然人的主觀意識可能沒有注意到這種細節,但本能其實已經發現了這種不正常,所以才會在看到這些家伙的第一眼的時候就表現出非常不舒服的感覺。

相比之我的驚訝。後面那幫人就是徹底的驚恐了。這幫家伙都在看到那些亡魂的第一時間跑到了我的前面去了。顯然是希望得到我的保護。不過那個帶頭的青年還有點良心,關鍵時刻不忘提醒我:“這種情況我們第一次遇到,看起來不太正常。可能和你之前的表現有關。”

我其實知道這種情況多半是不正常的反應,因為《零》和一般的游戲不一樣,它有一個智能核心,也就是主系統。這個主系統的智力水平已經超越了人類的范疇,和一般的計算機更不可相提並論。得益于這種超級智能核心的幫助,《零》的任何地圖或者任務都不會是一成不變的。根據玩家的應對以及各種概率,每個人在任務中都會產生一種和任務本身的互動。你如果在任務中表現的太過出彩,任務難度就會有輕微提升,當然系統不會坑你,提升難度意味著獎勵也會等比例提升。當然,你要是完成任務的時候磕磕盼盼每次都是險象環生的剛好完成,那任務的難度也就會相應的下調一點。當然,這都是微調,幅度不會太大。

這些玩家以前攻略這個村子都是以偷偷摸摸的方式進行的,實在不行了才會發生戰斗,但是我這一路過來幾乎就是平推,這顯然影響到了任務評價,所以任務難度正在提升,而且可能已經達到系統所能調整的極限范圍了。畢竟任務系統也不可能因為你很強就把一個b級難度的任務給你提升成s級啊。

“你們先往前走,我在後面看著。注意別太快,慢慢走。”我提醒了一聲。

那些家伙聽到我的話之後立刻就開始緩慢的向前移動,然後我就看到後面的那些亡魂也跟著開始向前走,速度和我們的移動速度一樣,始終吊在那里沒有拉近距離也沒有拉遠。

看到這些家伙的反應之後我倒是沒有太大反應,因為我根本不擔心這些亡魂。對方只是一般的亡魂而已,對普通玩家可能有點麻煩,但對我來說屬于那種一個技能就能秒一片的那種。所以我一點都不在乎這些家伙的存在。

雖然我說了不要太快,但前面那些家伙在提心吊膽之中不自覺的速度就開始越來越快,起先我還沒在意,可很快我就發現他們已經有種帶著小跑的感覺了,而且更要命的是我發現隨著他們的速度加快,後面的那些亡魂的速度也在提升,而且提升的速度比我們更快,也就是說雙方的距離正在不斷縮短。

本來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反正這條街不會太長,我們應該很快就能看到前面的開門的房子,然後就可以轉入其他街道了。我想這些鬼魂應該都是有地盤的,可能不會到處亂竄,所以只要過去了就沒事了。但是,因為我和前面那些家伙不一樣,我完全不緊張,所以我可以悠閑的觀察周圍的情況。很快我就發現我們遇到大麻煩了,而且比後面那幫東西更麻煩。

“停,都給我停下來。”我一聲大吼讓前面的那些家伙都停了下來,而後面的那些鬼魂則是在我們停下之後又往前沖了一小截才停住,此時最前排的那些鬼距離我的距離已經不到六米了,即便是隊伍里視線范圍最短的人也可以看清楚這些家伙的樣子了。

看到那些鬼魂逼近到這種程度,前面那些人都非常緊張的又往那邊移動了兩步,結果他們一動這些鬼魂立刻跟著動,而且是他們移動兩步,人家移動三步。

發現那些人有再跑起來的意思。我自能再次大吼了一聲:“都給我停下,誰再動我把他扔進那些家伙中間去。”

果然,這次效果很好,所有人都立刻定在了那里。

“紫日會長,你為什麼讓我們不要動啊?”還是帶隊的青年出聲問我情況。

我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先說道:“看到側面的那家店的招牌了嗎?”

青年扭頭看了一下,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店鋪,是專門賣布的,根本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所以他完全不明白我為什麼要讓他看那個店鋪。

看到他詢問的目光我立刻接著道:“我們已經從這家布莊前面路過三次了。”

“什麼?”這一下不光是那個青年。其他人也是驚叫出聲。因為如果我說的是真的話,那就說明我們已經被封在了一個封閉空間之中,而且這個空間很可能是那種循環空間,如果不找到破解的方法的話。你就算累死在里面也別指望能出去。

“現在什麼情況啊?”有個小妹子出聲說道:“紫日哥哥你想想辦法幫我們出去吧!”

“想出去就先冷靜。在你們剛剛的奔跑過程中那些鬼魂一直在靠近。但是之前我讓你們不要跑慢慢走的時候他們卻沒有接近我們。也就是說你們速度越快,他們接近我們的速度就越快,反之你們慢慢走。他們反而是永遠也追不上你們。”

聽到我的話那些人都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顯然他們也意識到了自己之前的行為相當丟人。

“你們先不要著急,既然那些東西只要我們不跑就不會靠近,那就說明至少我們現在是安全的。現在需要想的事情是如何解決這個死循環的問題。”

“咦。”我正說著那邊就有人突然喊道:“不對啊!紫日會長你帶出來的那兩支犬靈呢?”

“你們現在才發現嗎?”我有些鄙視的說道:“他們之前就已經發現這里不正常,所以都跳到兩邊的房頂上去查看情況去了,你們居然到現在才發現,我說你們以前自己過來的時候是怎麼活下來的啊?”

“那時候也沒有這麼多奇怪的現象啊!”有個人抱怨道。

不得不說這話還真是一針見血,我一下就被頂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不過從客觀事實上來說,這個任務難度變高確實是我造成的,所以他們這樣說也是正確的。也正因為人家說的有道理,所以我反而不知道如何反駁了。其實他們要是不和我一起,而是自己走,那根本不會遇到這麼多麻煩,他們這次完全是被我連累了。當然,這種情況其實不怪我,因為進來之前我就和他們說過這個情況,是他們自己非要跟著我一起的,所以這也不能怪我。

“你們都別動,我去看看情況。幫我保護好他。”我話音剛落那個青年就想要答應下來,誰知道國王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並且搶先一步答應了一聲。那家伙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這才反應過來我不是對他說的。不過想想也是,他們這幫人看到這些鬼魂腿都軟了,要讓他們保護沙皇那家伙簡直就是讓一群綿羊在狼群面前保護一只小白兔,這完全就是送菜的節奏啊!

國王出現後就直接讓沙皇身邊一站,而幾秒之後沙夜子也出現在了沙皇的另外一邊。那家伙看到沙夜子之後立刻就是眼前一亮,不過我適時的提醒了一聲:“喂,人兩口子都在呢,不想死的別亂說話。”

沙皇一聽立刻反應過來,看了眼另外一邊的國王立刻就老實了,不過國王那家伙反倒是扭捏了起來,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我們其實……”

“行了,我懂。人家女孩子都沒辯解什麼,你急個什麼勁啊?”

國王被我一句話嗆得徹底沒聲音了,本來這家伙身為英靈就不是那種能說會道的類型,加上我是他的主人,他也不好頂撞我,何況這種玩笑,多數人都是不知道怎麼反駁的。

開過玩笑之後我也沒停,轉身就朝著後面的那些亡魂走了過去。這些家伙距離我們只有五六米遠了,我幾步就走了過去。和之前那些見人就咬的餓鬼不一樣,這些亡魂對我的靠近完全沒有絲毫反應。就這樣停在那里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我走到了最前面的一個亡魂面前。這是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短發,一身棉襖,看起來就是鄉下農民的標准打扮。不過,靠近之後可以看的出來。這家伙的雙手五指緊緊地並攏,並且筆直的垂在身體兩側,沒有一絲晃動,這就是我之前發現的這些家伙不正常的地方。另外,這家伙的面色蒼白無比,而且還帶著青色。明顯不是活人的顏色。

大致看了一下之後我又上前一步。幾乎是面對面的站在這個家伙面前了,然後我又開始展示我那超級壯實的膽囊。伸出一根手指按在面前這個亡魂的腦門上,然後將他的腦袋頂了起來,這下終于看到臉了。

不得不說這家伙還滿周正的。不過土里土氣的並不顯得多帥。當然按照古代的審美觀。這種在鄉下應該就算是很有競爭力的那種長相了。當然,現在這家伙的樣子絕對能嚇死一票妹子,因為這家伙不但面色蒼白。而且眼圈烏黑,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睛沒有眼白,完全就是一片漆黑。此外,這家伙的面部有很嚴重的青氣,顯然不是正常死亡的類型。

頂著這家伙的腦門我很快就發現了這家伙身上另外一個嚇人的地方,那就是他的脖子。

“對不起了,借用一下。”我說著就直接改成雙手按住這家伙的腦袋兩邊,然後微微用力向上一提,那個腦袋立刻和身體分家,被我直接拿了下來。我自己倒是沒什麼,後面那幫人卻是一個個哆嗦著指著我這邊差點沒背過氣去。

因為背對著那邊,我也沒看到那些人的反應。反手將手里的腦袋轉了一下,看了下這家伙的脖子斷口,非常的整齊,橫切面很平整,顯然是銳器造成的切斷傷。很明顯,這家伙是被砍頭而死的,他的腦袋和身體根本就是兩段,只不過之前是擺在那里的,只要一用力就可以拽下來。不過我很奇怪,這家伙為什麼沒有攻擊性。

按說這種鬼如果不投胎的話多半就是很厲害的鬼魂了,畢竟是砍頭而死的,不是正常死亡。但是奇怪的是這家伙卻只是跟著我們,沒有襲擊我們,雖然之後追上我們的時候未必不會攻擊,但至少現在沒有絲毫反應。

稍微想了想,我又將這個家伙的腦袋放了回去,脖子上的傷口在接觸的瞬間就自動愈合了。當然,愈合的只是表面上,這家伙是亡魂不是尸體,脖子上的傷口是亡魂的記憶不是真的傷,畢竟亡魂本來就是能量體,就和水一樣,跟本不存在切斷什麼的問題。

放下這個家伙的腦袋之後我直接撥開他走到了他後面的一個女鬼面前。這個女鬼穿著一身白色的孝服,長發披散在面前,一副貞子姐姐的打扮。當然,我是不會害怕這種女鬼的,畢竟要是論到猛鬼,沙皇身邊站著的那位才是真的猛鬼。沙夜子原本就是怨靈之中的頂級貨色,殺傷力之大連我當時面對都要手忙腳亂,眼前這種冤魂一類的女鬼和沙夜子完全沒有可比性。

走到這個女鬼面前之後我依然是毫不猶豫的伸手撥開了對方的長發,然後看了下她的臉蛋。這位比之前那位水鬼可是漂亮多了,至少人家還有半張臉。對,就是半張臉。眼前這位女鬼的左邊半張臉雖然很蒼白,但其實還是美女來著,如果擋住右邊那一半不看的話,這至少也是個平民級美女,但是,如果把另外一邊加上,那就可以直接出去嚇人了。

這位的右邊臉倒不是說不漂亮,關鍵是——右半邊臉沒有了。這位的臉就好像被人做了手術一樣,順著中間線一路向下,右邊的半個臉蛋上的肉幾乎都快爛掉了,只剩下一些紅色的碎肉沾在骨頭上,比完全沒有肉還要恐怖,而且她右邊的那枚眼珠子因為失去了肌肉群的控制而完全從眼窩之中掉了出來,就這樣半掛在外面,看起來要多嚇人有多嚇人。

“我靠,你怎麼死的啊?怎麼弄成這樣啦?難道遇上變.態醫生了?”

雖然不知道這位具體怎麼死的,但是弄成這樣絕對不是正常死亡,所以我可以肯定。只也是個怨靈,而且等級不太低,但是,這個女鬼和之前的一樣,也是呆立著完全不動,只是站在那里而已。

“這到底算是什麼情況啊?”我離開這位女鬼,然後又陸續查看了周圍的幾個鬼魂,可以確定這些都不是正常死亡的人,因為多數都不是老人,基本上都是年輕人或者是中年人。還有不少孩子。這些年齡都不可能壽終正寢,所以只能是意外死亡,至少也是病死的才對。

除了年齡不對之外,這些鬼魂身上幾乎都有外傷。這一點也是我確認他們都不是正常死亡的原因。而且這種**如果是正常死亡的鬼就不應該在這里出現。這種地方顯然是那些沒有去投胎的冤魂之類的才能呆的地方。一般的鬼魂是不會出現在這里的。

檢查了一下這些鬼魂的死因,又大致計算了一下數量。這邊的鬼魂的數量遠超我的預計,本來我以為只有前面能看到的這一部分。但是很快我就發現其實不是這樣的。這些鬼魂的數量至少在兩千以上,密密麻麻的數量非常多,遠遠超出我的預期。

檢查完數量之後,我正打算往回走,冷不丁的突然看到前面有個鬼魂似乎是晃了一下。如果是一般人估計就忽略過去了,但我不是一般人。龍族的大腦有一部分是電子腦,所有幻覺這種東西不可能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游戲中我能看到幻象,那是因為數據化得視覺信號輸入,不是我自己出現幻覺,龍族是絕對不存在幻覺這種東西的。所以,我確定剛剛真的有某個家伙動了一下,但是因為我的關注點不在那邊,只是余光看到了一點點,所以我只能確定大概位置,不能確認是哪個家伙動了。

盡管不能完全確定是怎麼回事,但我還是擠了過去。這里的鬼魂太密集,就跟春運期間的火車站一樣,在這些家伙之中穿梭就要用力擠過去。好容易移動到那幾個鬼魂的面前,我大致看了一下。可疑范圍之中有大約七八個鬼魂,但是有可能是目標的只有三個,因為其他的不是性別不對就是孩子,只有三個目標符合我的直觀印象。

確認了這幾個家伙之後我立刻就朝著三個家伙之中距離我最近的那個走了過去。

這是一個身高比較高的鬼魂,反正比我高不少。靠近之後我很快就檢查了一下這個家伙,確認和其他的鬼魂沒有啥區別,而且這家伙的傷口在心髒部位,不,他其實整個心髒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大洞,前面通後面,直接透亮了。

感覺這個沒有絲毫問題,我又走到第二個目標身邊看了一下。這也是個看起來很普通的鬼魂,沒有啥特備的地方,只是味道有些怪。在這個家伙身上找了一圈,沒有發現傷口在哪,不過因為沒有其他異常,所以我又向下一個目標走了過去。

最後這個鬼魂的身高比我略微矮一點,伸長的服裝很正常,鬼魂的感覺也很正常。在這個家伙的身上找了一圈,最終我在他的後腦位置發現了一個大洞,腦袋里面那完全是空的,感覺就好像有人在他的後腦勺上開了一個乒乓球大小的窟窿,然後把里面的東西都給抽走了一樣。

檢查完這個家伙之後我又開始疑惑了。三個目標看起來都很正常,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可我又確定自己沒有可能出現幻覺。那問題來了,為什麼我找不到那個動了的鬼魂呢?

盯著眼前的這些鬼魂重新打量了一遍,我甚至擴大了范圍,將之前排除的女性鬼魂以及小孩子都算上了,但是看了半天也沒有覺得哪有問題。最後我的目光在其中一個很漂亮的女鬼身上掃了一眼,這位生前應該很愛乾淨,而且是那種喜歡打扮的,居然死了都化了妝,估計生前一定是到哪都帶著一陣香風。

等等,香風?我腦子中突然靈光一閃。剛剛檢查其中一個鬼魂的時候貌似聞到了一些奇怪的氣味。

氣味?靈體有氣味嗎?(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犬靈     下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