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宅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宅

那黑影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突然身體一晃就朝著後方飛退.看到對方的動作我就知道,這個家伙不是不能交流,而是還沒有被制服,所以不肯聽話而已.

看到那家伙躲避,我也沒有追,而是打了個響指.由于對方是面對我飛速後退,所以一直看著我的動作,發現我打響指立刻就警覺了起來.全身感官集中之後那家伙立刻意識到了背後有東西靠近,連忙向前一彎腰,嚓的一聲,一道烏光從他的頭頂劃過,竟然將身後的黑影切下來一絲.那黑影落地之後立刻退去了外面的外層遮蔽變成了一撮頭發.

一刀不中,國王迅速的轉身二刀跟上,對方低頭彎腰之後立刻一撐地面直起身體緊跟著就是一個後空翻,國王的長刀擦著這家伙的胸前切過,又是差之毫厘.兩刀不中,國王直接放棄刀刃攻擊,手肘向下砸落,對方正在空翻,沒想到對方的攻擊如此快速,被一下命中胸口,轟的一聲砸穿房頂掉進了下面的屋子里面.

"死神衛隊."

隨著我的呼喝,大地之門忽然張開,然後就是一群死神近衛沖了上去扔出手中的飛爪鉤住了那棟房子的牆壁,接著一群死神近衛一起向後拉,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那座房子臨街的那面牆壁被整個拉倒,砸在了外面的街道上.在一片灰塵彌漫之中國王帶著一團閃耀的刀光飛出房屋,前面一團黑影連續幾個空翻落地.居然沒有被命中分毫.

"沙夜子."

"陰陽大陣,封."剛剛到場的沙夜子單手向地面一按,一個巨大的光陣突然出現在那個黑影的腳下,對方立刻飛身後退,但光陣雖然不能離開地面,卻仿佛影子一般准確的定格在對方的正下發,不管對方如何移動都不能擺脫分毫.

大陣出現之後沙夜子立刻雙手在面前擺出一個奇怪的手勢,然後向那個家伙一指:"陰魂束縛,去."

看到沙夜子的動作,對方以為是沙夜子要釋放攻擊.結果攻擊是沒錯.但不是從沙夜子這邊來的,而是從那家伙身下的魔法陣里出來的.只見一群扭曲的人臉後面拖著長長的好像彗尾一樣的東西從地面上的魔法陣中蜂擁而出,然後這些東西就迅速的追上了那個黑影並在他的身上纏了起來,就仿佛是蟒蛇絞殺獵物一樣迅速的將這個家伙給裹了起來.

對方在被陰魂縛體之後立刻開始拼命的掙紮.但國王卻是迅速跟上.跳起來一刀歇著劈了下去.刀光一閃而過.但結果讓人很意外.沙夜子的陰魂被一切兩段,那些被召喚出來的陰魂全部被一下切開,但是本應該被束縛在中間的那個黑影卻不見了.

國王驚訝的四處看了一下.居然沒找到目標,連沙夜子也是疑惑的看向了我這邊.

"鬼燈."

隨著我的呼喚,一只很少被我召喚的魔寵出現在了我的身邊.這是我的魔寵——青紅燈.青紅燈是由陰氣聚集而成的妖怪,雖然沒有戰斗力,但卻是魂系第一輔助生物,在那些玩鬼的愛好者之中堪稱至寶級別的寵物.

隨著鬼燈的出現,周圍原本紫黑色的空間突然就亮了不少,雖然還不至于和大白天一樣,但至少光線已經足夠大家看清不少東西了.而且,隨著鬼燈的出現,周圍的環境都變成了一片青綠色,雖然亮堂了不少,可看著卻是比之前更加的陰森了.

就在鬼燈出現之後,我們立刻就發現了一個人影出現在了國王的背後.對方竟然已經舉起了手中的武器,似乎是要襲擊國王,可惜鬼燈的出現完全破壞了對方的計劃,直接讓對方暴露在了青色的光芒之中.

看到突然出現的黑影,沙夜子立刻抬手一指那個家伙,然後原本因為對方消失而失去目標的魔法陣居然瞬間移動到了那家伙的身下,然後從魔法陣之中再次湧出大量的冤魂,但是這次他們不是纏住對方,而是撲上去就開始直接撕咬啃噬了起來,顯然這個限制技還可以當成攻擊技來使用,而且貌似還蠻好用的.

地方被冤魂糾纏撕咬,不得不開始掙紮,試圖甩開那些冤魂.國王憑借著優秀的戰場直覺感覺到背後的異常,迅速的轉身就是一刀,那家伙狼狽的側身多臂,手臂上還是被帶出了一道傷口,一串紅色的血珠隨著刀刃切過而甩了出去.

國王將刀刃放到鼻子前面聞了一下,然後皺眉道:"對方是活物,而且是個女的."

"這也聞得出來?"我驚訝的看了國王一眼,然後道:"知道是活的就行.凌,玲玲,小純,幫忙."

"聖光裁決."玲玲剛一出現就直接出大招.我們這邊人多,而且是圍毆,所以不需要小心謹慎,直接出大招,打中正好,打不中也能讓對方手忙腳亂,同時為己方的其他人員爭取攻擊和准備的時間.

對面的黑影看到那白色的光柱一般的巨大聖劍就本能的感覺到極端的惡心,然後拼命想要躲避,但聖劍裁決如果真的那麼容易躲過去就不叫裁決了.伴隨著一陣強烈的白光,聖劍轟然砸下,剛剛被拆掉一面牆的那座房子以及背後的一排房屋全部在白色的光芒中被徹底淨化為白色的光粒消失在了空氣中,留下的是一條橫貫三條街的大通道.

不遠處的那群人和沙皇都已經完全進入了呆滯狀態,原本因為迷霧的阻擋還看不清楚,但是在青紅燈出現之後他們就發現自己的視線范圍突然就恢複正常了,而玲玲的聖劍更是徹底摧毀了周圍的霧氣,將紫黑色的迷霧全都給硬生生的吹開了.

正因為現在大家的視線范圍都已經恢複正常,所以那些人都清楚的看到了玲玲那毀天滅地般的一擊.這一下他們才算是徹底明白自己以前看到的關于我全盛狀態的描述.那還真是地圖炮級別的破壞力啊!

黑影連滾帶爬的從廢墟的煙塵中翻滾著沖了出來,身上還帶著一縷縷的青煙,顯然是被剛剛的技能給擦到了,但是顯然對方也躲開了主要的部分,不然就不會只有一點點的冒煙那麼簡單了.

就在對方翻滾出煙塵的時候卻突然一愣,因為面前此時正站著一個女人,一個看起來非常美麗和高貴的女人.但是,雖然眼前的女人異常的美麗高貴,但這個黑影卻本能的覺得對方異常的討厭,因為她發現對方身上居然環繞著形同實質的聖光之力.那一層層蕩漾開來的柔和光波對自然生物來說就仿佛撫慰一般.但對她這樣的存在來說,這就跟往她身上噴氣化的硫酸蒸氣差不多,雖然不至于瞬間要命,但痛苦程度絕對爆表.

小純看著眼前的黑影.微笑著伸出一只手.帶著極為親切的笑容溫柔的說道:"不要拒絕聖光的撫慰.她能讓你的心靈得到解放,不要抵抗我,你會體會到極致的快樂."

"該死.滾出我的思想!"黑影第一次大叫出聲,然後拼命的揮舞著武器狼狽後退,但僅僅後退了兩步對方就動不了了,因為她感覺到自己撞到人了.

黑影仿佛肌肉僵直一般緩慢而機械的轉過身來,然後看到了一個比之前那個更漂亮的女人.不,不能說是更漂亮,而應該說是更有魅力.之前那個全身帶著聖光的女人看起來清純而唯美,有著一種聖潔的魅力,但是作為單純的女人,她略顯青澀.但是眼前這位卻是充滿了成熟的魅力,雖然看起來年紀不大,大全身上下都透著成熟的氣息,尤其是那一身澎湃的黑暗能量,讓她本能的感覺到親切.

"如果你不喜歡她,那麼願意成為我的眷屬嗎?不要抵抗我孩子,黑暗是永琲漣護所,我既是黑暗,黑暗既是我,和我融為一體,投入黑暗的懷抱吧."

"黑暗……渴望……我……"黑影身上的黑色外層防護正在急速消退,在我們的目光中,凌正伸著一根發光的手指點在那個黑影的眉心位置,而對方卻是抱著她的腿逐漸軟倒,最後竟然在她腳邊睡著了.

"這算什麼情況啊?"沙皇大著膽子擠到了我身邊,然後出聲問道:"你的魔寵居然可以催眠這麼高級的存在?"

"不是催眠,是心靈誘導."凌轉身看了一眼沙皇,然後又看向了那邊的那些還處于發呆狀態的冤魂說道:"這些都是不錯的靈魂,是不是考慮讓你做幾件東西?"

我看了一眼那邊的鬼魂,然後道:"可能國王和沙夜子也想要,你們自己商量一下吧."

國王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邊角料都給我就行了,你們要是需要就先用,我不挑食."

沙夜子倒是沒有客氣,抓起一個鬼魂猛地一捏,直接將對方變成了一枚黑珍珠,然後就跟吃糖豆一樣扔進了嘴里.之後她又連續將其中的三分之二鬼魂都變成了那種黑珍珠,將其中一半交給國王,然後對凌道:"大姐頭,剩下的歸你了."

凌笑著用法杖一點地面,周圍的鬼魂立刻變成了一道道黑色的光束飛入法杖之中消失不見.

原本一大群的冤魂眨眼之間就消失不見了,那邊的那群玩家都驚訝的看著我們這邊,然後一起感歎果然人比人氣死人.

小純看完成了任務就走到我身邊打了個召喚和玲玲一起返回了訓練空間,這里的環境畢竟是負能量區域,即便是對小純這種級別的沒有任何影響,她也不想呆在這里,畢竟這不是她喜歡的地方.

見小純回去了,凌和沙夜子也都返回了訓練空間,但是國王和鬼燈被我留下了.國王需要保護沙皇,鬼燈在這種地方堪比全屏雷達,留在外面很有效果.

確定這邊沒有啥問題之後我們才開始繼續前進,這次果然不再循環出現剛才的那段路了,甚至有人提議讓我召喚出之前那個持劍的魔寵直接一路開通道過去好了.他們也不想想之前是誰跟我說不能砸牆來著.不過,貌似我們砸牆了也沒引來很多怪物啊?

帶著這種疑問我們繼續向前走,然後很快就發現了開著門的鬼宅.進入這個地方探路的工作當然還是我的,但是因為鬼燈的特殊能力,所以屋子里的鬼根本藏不住,在外面一眼就可以看到他們.不過,和之前的情況完全不一樣.當我們進入到這座鬼宅之後看到的是一排五個舉著牌子跪在後院的地面上,而他們舉著的牌子上各有一個字,連起來就是"大人請路過".

看了看這屋子里的五個鬼的表現,再對比一下這里的位置我就知道他們肯定是看到了之前我和那黑影戰斗的情況.這是被嚇到了.畢竟之前我們那跟拆遷隊有一拼的破壞力實在是太嚇鬼了.這些鬼已經知道和我對抗純粹是找死,所以人家很明智的直接把節奏扔了個乾淨,舉牌跪迎我們強勢路過.

"我說紫日你以後悠著點,看你把人家鬼嚇的!"沙皇那家伙竟然還知道拿我們開玩笑.

我表情古怪的看了眼那家伙.然後無奈的走過了這個屋子.那五個鬼看我們都出去了之後就仿佛突然失去了力氣一樣一下癱軟在地.然後其中一個鬼就開始拼命喘氣.想要制造一種劫後余生的氣氛.無奈旁邊的家伙直接給了他腦門一巴掌:"你個死鬼沒事喘啥氣?你還以為你是活的是怎麼著?"

不提這邊一屋子奇葩鬼,我們此時已經再次遇到了一間開著門的鬼屋.這鬼屋的位置和之前那屋子膽小鬼的屋子距離不遠,所以我們幾乎是出了那邊門就看到了這邊門.

大概是越走越接近村子的中心區域了.這邊的環境明顯是和之前的不一樣.周圍的屋子開始越來越高大,而且間隔也開始變大.原本一戶房子臨街的部分寬度也就六米到十米而已,現在一戶都有二十米以上的寬度,這已經相當大了.不要去和那些古裝戲中的王府什麼的去比,這只是個村子,農戶的屋子能有多大?正面寬度二十米,這就不是農民可以住的了.

"看起來我們好像進入到高級區了!"我看著面前這棟敞開著大門的房子說道.

跟過來的那隊玩家中的帶頭青年立刻道:"這里確實是比之前的房子難度高一些,但是我們通常還是會選擇這邊.我是剛剛那間屋子過來我們就可以有兩個選擇了,一個是向右,也就是進入的村子的核心區,也就是我們面前的這棟房子,這樣遇到的鬼怪會比較厲害一些,但是可以少走路.還有一個選擇就是反向移動,往村子外圍走,那樣碰到的就全都是普通鬼怪.那樣的話路上耽擱的時間肯定會拉長很多,但是安全一些.不過我們覺得你大概是不需要注意安全的."

我微笑著點點頭道:"沒錯,我喜歡這邊這條路."我說著就直接朝著大門里面走了過去,但是,剛跨過門檻我就愣住了,因為大門後面居然一面照壁,而這面照壁之上竟然是一副畫.畫本身是沒有什麼問題,可是這畫里面的那些東西全都是妖魔鬼怪,而且我可以精確的感應道,這些妖魔鬼怪的身上竟然真的帶著妖氣.

有妖氣的畫,那就不是一般東西了,何況卷福這麼大,至少也是個高級貨色.

我這邊還沒來及確認,那畫上的妖魔倒是先忍不住了.只見其中一只身體健碩,長得跟牛魔王一樣的怪物竟然一腳從畫中邁了出來.這怪物原本在畫中是處于中央位置的,這幅畫的內容就是一大群的妖怪在對著畫面外沖鋒,而這個牛頭就站在畫面中央,而且身上披著一身皮甲,手里拿著一柄跟青龍偃月刀差不多的大刀,一看就是妖王一級的存在.原本我以為會先有小妖怪下來才對,誰知道最先下來的居然是這個大頭領.

那牛頭怪從畫中走出來之後就開始迅速變大,然後當他第一只蹄子踩在地面上的時候立刻發出了咚的一聲巨響,感覺地面都震動了一下.原本在畫中因為畫風的原因,加上這家伙本來就是在遠景位置,所以看不出身高大小來.可是等他出來之後我們才意識到這竟然是個身高近四米的大家伙.

"你是何方神聖?竟然來我這里搗亂?"出乎意料的是那牛魔王一樣的家伙出現之後竟然沒有馬上開打,而是問起話來了.

"知道我是誰你就讓我過去嗎?"

"那當然不能,要過去……"對方將手中連頭帶尾足有四米多的大刀往地面一頓接著道:"除非打敗我手中這柄大刀."

"你的意思是要我擊敗你還是擊敗那柄刀呢?"我確認道.

對方立刻道:"當然是擊敗我了."

"明白了.既然反正都要打了,那就不要廢話了."我直接將手中的永琣A次分開附著在了身上的各種武器的表面准備戰斗.

這牛怪明顯就是個坦克類型的存在,速度應該不快,所以我沒有打算和他拼力氣,直接讓永琱懂,一會以貼身短打的方式以快取勝.

"你的兵器呢?"對方竟然沒有占我便宜,還問我兵器在哪里,這個相當讓我意外.

雖然很意外.但我還是很快反應過來亮了下自己鎧甲上的各處背刃."武器都在身上了.開打吧."

對方也不廢話,點了下頭直接揮起大刀就是一記橫掃,我直接跳了起來,然後在對方的刀身側面一點.整個人踩著長柄大刀的杆子就沖那家伙的腦袋跑了過去.

戰斗結束的異常干脆.我直接跑到了那家伙的肩膀上.然後刃爪彈出,從那家伙的眼窩之中一拳搗了進去,瞬間干掉了這個家伙.但是.雖然戰斗結束的很快,但結果卻相當意外.雖然我干掉了這個家伙,而那家伙在整個戰斗過程中就出了一刀,但就是這一刀,居然讓我們減員了,而且要不是國王一直守在沙皇身邊,我的任務就差點完蛋了.因為那個牛頭怪揮出的刀氣竟然擊穿了大門,然後將街道上看熱鬧的那幫人和沙皇全都給籠罩了進去,要不是國王反應快擋在前面幫沙皇扛下了這一擊,現在沙皇肯定和旁邊那個家伙一樣挺尸了.

回頭看了眼倒下去的大門,我心中也是驚訝非常.盡管之前就猜到了這個家伙屬于那種坦克型的,但我怎麼也沒想到他的攻擊力居然這麼高,多虧我沒有硬扛,不然被這家伙掌握了戰斗節奏還真不好對付了,畢竟這家伙的攻擊力太強了,一旦被他連續攻擊,要抵消他的力量必然會迫使我出現僵直時間,而那一點點時間就足夠對方始終壓著我不斷攻擊了.我可不想被拖入對方的攻擊節奏.

盡管很意外,但戰斗畢竟結束了.之後我檢查了一下畫面上的其他妖怪,發現居然都沒有動靜,後來我干脆將占據了整個一面牆的掛畫都給摘了下來,等這東西到手之後才發現這居然是個裝備.

這幅畫叫做《妖王出征圖》,功能類似于召喚卷軸,可以注入魔力,然後召喚上面的妖怪出來幫忙戰斗.但是,有個問題就是,這東西雖然不限制你同時召喚妖怪的數量,卻會因為複數召喚而增加魔力消耗.如果只召喚一個妖怪,那就只要支付這個妖怪對應的魔力值就可以了.但是,如果要召喚兩個妖怪,就需要這兩個妖鬼分別對應的魔力值之和再乘以二,反正就是召喚出多少妖怪,就需要這些妖怪對應的魔力值之和乘以妖怪的數量.

單獨召喚一只的話,這里的妖怪耗魔都不高,所以說這個卷軸實用性很大,但是如果召喚兩只的話,耗魔就和一般的召喚差不多了,而同時召喚三個妖怪,那基本上就有些虧本了.所以,這東西雖然很實用,但卻只是針對中低級玩家,對高級玩家用途有限.

雖然不是我需要的裝備,但畢竟是裝備,我直接將其收了起來,然後開始向前走,後面那些人也沒有要和我搶的意思,一來知道搶不過,二來也明白這本來就應該是我的,他們是沒有資格分的.畢竟他們只是跟在我後面觀摩,不是和我組隊一起完成任務,我根本沒有義務和他們分配戰利品.

繞過這個照壁就是一大片的花園,當然,這是相對農戶人家的小院子來說的.在花園的左右兩側和前方都是房子.我們是要從這里過去,不是來找東西的.所以兩邊的房子我們都沒管,直接就沖中間的那座房子走了過去.

這房子果然是客廳之類的地方,兩邊都有門.房間里只有一張紫檀木的雕花大圓桌以及一圈凳子,周圍還有幾副座椅和一些燭台之類的東西,其他就沒有什麼多余的玩意了.房間里雖然不是很亮,但因為鬼燈在旁邊,所以可以看的很清楚,只是鬼燈的光芒發青,照在人臉上就算是活人看起來都挺嚇人的.

因為這個房間沒有任何鬼物,所以我們直接就穿了過去.鬼燈的存在雖然不能幫我們消滅怪物.但確實是大幅度提升了我們的移動速度.畢竟鬼燈讓我們可以確認一個地方又沒有隱藏起來的鬼物,不知不覺之間就會讓大家安心不少.在這地方我們移動速度上不去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這些人膽小,不敢走快,有點風吹草動立刻就慢下來了.而自從鬼燈出現.大家的速度明顯就快多了.

穿過這個房間之後後面是一道院牆.但是過去之後不是街道.而是到了後院.這個院子比之前的那些鬼屋打多了.這後院直接就是個正方形的花園,面積著實不小.可以確定這地方已經帶有壓縮空間或者幻境了,因為光這個花園的寬度就已經和前院的寬度相當了.而這個花園左右兩側居然還連著別的院子,這就不太對了.

因為花園是開闊地,鬼燈的光芒在這里就會散開,所以亮度有所下降,但也還能看得清地面.順著小道走不了幾步就到了一座九曲橋上,這橋連接到花園中心的池塘中的一座小亭子上面,而這個亭子就是花園的中心點,四周的院子也是依靠這里作為連接點.

走上九曲橋之後我就開始皺眉,因為我無意中往池塘下面看了一眼.原本我是因為看到這里的池塘中長了不少荷花而多看了一眼,沒想到因為鬼燈的光芒穿透力很強,所以直接看到了水面下的情況.那一片片美麗的荷花與荷葉之下,我居然看到了很多蒼白之中帶著青色的人臉以及手臂.這池塘之中居然滿是浮尸,不用說也知道下面全都是水鬼了.

對這種地方我也感覺有點頭皮發麻,不是沒見過死人,關鍵是這種氛圍太嚇人.人的恐懼往往來源于我們自己的聯想,想象力越好的人,只是越豐富的人也往往越容易被未知嚇到,反而是傻子不知道啥叫害怕,因為他的智力還無法理解那種東西.

當然,知識淵博的人有些時候表現的也會很大膽,因為他們了解一些現象的本質,所以不會去害怕,但一旦遇到未知的東西,他們就更容易害怕.

這里的這個池塘,從上面看其實相當漂亮.不大的池塘中間一座小亭,池塘中大量荷花點綴其間,周圍還有精心布置的一些假山之類的東西,完全就是江南水鄉庭院的設計風格,非常的漂亮.但是,在這美麗的荷花池之下,那青色的人臉以及偶爾露出荷葉的蒼白手臂,反而與這花池形成了對比,更加重了這種恐怖的氛圍,以至于連我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都開始有些心里發毛了.

我都感覺到不舒服了,後面那群人的反應就可想而知了.那些人此時已經是僅僅的貼在了一起,說是擠成一團也差不多了.不過,靠在一起顯然並不能為他們增加多少安全感,因為這條九曲橋本身就不寬,即便是擠成一團也只能讓兩個人並行而已,如果三個人一排的話,兩邊的人就幾乎是貼著橋邊了,這種情況下自然沒有人願意貼著橋邊走.

"這個……這個……我們要怎麼過去啊?"可憐兮兮的看著我,後面那個年輕人問道.

對于他們的心理問題我可幫不上忙,只能無奈的聳肩道:"這個就只有靠你們自己了,我最多是有東西沖出來的時候幫你們擋一下,可你們自己害怕我能有什麼辦法啊!"

幾個人想想也是,雖然恐懼,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所以一邊不斷的安慰自己一邊緊緊地貼在一起,這些人還是勉強的跟著我走上了九曲橋.

這種滿是死尸的荷花池,要是不出點什麼問題我自己都不信.所以之後的情況可想而知.我們才剛走過三個彎,周圍的池塘就突然有了反應.首先是那些荷花晃動了一下,雖然很輕微,但這一下卻讓我後面的那些人的汗毛都豎起來了.這些家伙可是一直在死盯著這荷花池的,有任何風吹草動他們當然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

因為發現了這里的異常,所以所有人都停了下來,一起看著荷花池不敢亂動了.但是,他們停下之後荷花池之中卻是也恢複了平靜,眾人等了一會發現沒有動靜了之後才開始繼續向前走,但是.他們剛一抬頭就差點沒有嚇得尖叫出聲.不是因為出現了什麼怪物.而是因為他們發現我居然沒有停下來等他們.他們剛剛太緊張了,光顧著盯著荷花池,完全沒有注意橋上的情況,等重新冷靜下來的時候才發現我居然已經到中央的那個亭子里面了.

跟在我身邊的人只有沙皇.因為他是被國王攙著走過來的.所以我不停國王就不會停.他也就被順勢帶了過來,可後面那幫家伙就沒有這麼好運了.他們之前在我後面好歹還能從我這里獲得一點安全感,但是現在這一點安全感也沒有了.于是這幫人立刻就控制不住情緒了.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動的,反正這群人就好像說好了一樣,突然一起嘶吼著朝著我這邊跑了過來,那速度絕對是潛能爆發之後才能有的效果.

事實上我就是故意甩開這些人的,不是嫌煩,而是為了用他們作為釣餌.說實話,放著這些水鬼在水面下我也挺擔心的,不是擔心自己而是擔心沙皇,畢竟這家伙的等級在這里就是個脆皮,碰一下就完蛋了,而且橋上空間狹窄,我沒有縱深可以保護沙皇,戰斗中很容易波及到他,所以我干脆直接帶著沙皇甩開這些人先到了亭子里.雖然這個亭子也不大,但至少比橋上寬敞多了.

"等等我們啊!"那群人一邊叫喊著一邊飛奔而來,而他們的反應不出所料的引起了荷花池中的那些水鬼的反應.

之前的荷花池中荷葉微動我不知道是風還是別的原因,但這次絕對是水鬼暴動了.就在那些人飛奔而來的時候,荷花池中的九曲橋下,從荷花的縫隙中伸出了一支支蒼白的手掌,這些手伸出水面之後就扣住了橋欄,然後開始用力向上爬.

事實上荷花池中的這九曲橋的橋面距離水面也就不到二十厘米的高度,加上兩邊既是圍欄也是長凳的護欄也不過五十幾厘米的高度而已,畢竟下面的是荷花池不是大江大河,設計的時候就沒有那麼危險,所以欄杆並不高,橋面也沒有加高.此時這低矮的設計顯然是給水鬼創造了幾乎,那些鬼爪子抓住了欄杆之後有些就直接開始往上爬,有些則是干脆不動了,就這樣將爪子從欄杆的縫隙中伸到了橋面上開始左右亂抓.

那邊的一個妹子被一個水鬼的爪子摸到了腳面,立刻就是一聲帶著哭腔的尖叫,然後一邊哭一邊跑,倒是沒有摔倒什麼的,不過人反正是嚇慘了.

多虧這橋不長,而且這幫人此時是潛能爆發,那速度真的是幾乎跟飛起來差不多了,幾下就沖到了我這邊,那個被摸到了一下的妹子更是直接撲到了我的身上死包住我說什麼也不松手了,而且一邊抱著我一邊大哭.

"喂,放手啊!"看著整個掛在我身上的妹子我直接就傻眼了.我說你抱著我也就算了,你干嘛連我的手一起抱住啊!你這是要幫那幫水鬼一起打我是怎麼個意思?

"不放手!"妹子聽到我的話根本不睜眼,死抱著我就不停的喊她死也不放.

看著那些水鬼不少已經爬上了橋面,我無奈的說道:"你不放是吧?那我可下水了."

"下水?"

"嗯,和那些水鬼下去玩玩."

"啊!"這招真管用,妹子一聲尖叫放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眼睛瞪的老大看著我不停地哭.她這不是在生氣,這是嚇的.

我看了眼周圍的水鬼,然後將沙夜子,凌以及小純再次召喚了出來.不用我指揮,凌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周圍的情況,然後指揮道:"國王,沙夜子和我以及主人分別守住四座橋,小純用你的聖光護住整個亭子."

一道白色的光幕瞬間擴散開來,整個亭子都被籠罩其中,然後我們四個分別走向四座小橋.

戰斗並不激烈.水鬼而已,等級很低,而且不抗揍,動作比較快,但防禦很爛,而且攻擊力也很差,除了嚇人沒有絲毫威懾力可言.當然,現實中普通人碰到這種場景,多半直接就暈過去了,或者嚇到完全無法動彈.在那種情況下水鬼即便是手腳殘疾估計也有足夠的時間慢慢爬過去把人掐死,但問題是我們這邊四個人都是手腳健全的,而且超級能打,所以水鬼悲劇了.

狹窄的橋面連躲閃空間都沒有,那群水鬼很快就被徹底搞定,等我們回到亭子里的時候那群人也算是恢複了一些,畢竟我們在前面完全就是虐菜一般的戰斗給他們提供了相當大的心理安慰.

"好了,這個荷花池已經沒有水鬼了,大家放心大膽的過去吧."

"紫日會長,您還是打頭吧?"隊伍里的妹子小聲請求道.

我無奈的聳肩,收回魔寵重新走到前面.荷花池里還有沒有水鬼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現在已經沒有水鬼趕上來了,所以我一點也沒減速,就這樣大踏步的走了過去.後面人看我速度那麼快也不敢猶豫了,就怕再跟我拉開距離,只能飛速跟上.結果當然是沒有絲毫危險,直接就出了荷花池范圍到了後面的院門口.

這個院門依然不是後門,因為這就是一個拱門而已,連門板都沒有,完全就是內部通道使用的門.穿過這個圓形拱門之後就到了後院,這邊竟然還分成了品字形的三個院子,加上前面的部分,這里已經出現了至少七個院落了.這家絕對是村子上的大戶人家,當然,現在應該是大戶鬼宅了.

進入後院之後我們沒有走進任何一間屋子,直接繞過房子到了後院的院牆邊上,後面果然在這.

"總算是過來了!"看到這院門,眾人總算是松了口氣,因為他們之前從未走過這樣的院子,所以對這種高級鬼宅比較恐懼,能出現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不過,大家的笑容在我打開門之後立刻就僵在了臉上.

"這什麼情況啊?"

"為什麼啊?"

"……"

眾人一片哀嚎,因為他們看到的不是預料中的街道,而是——一片照壁,院子入口處的那個照壁.除了牆壁上的畫不見了之外,就是剛剛我們遇到牛怪得那個照壁無誤.

"難道又是個封閉空間?"(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接近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八十九章 掃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