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一章 超級亂葬崗  
   
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一章 超級亂葬崗

"關于怎麼把你們救出來的問題我們暫時就不要問了,我們現在已經落後進度很多了,大家趕緊走,我不想在這里耽擱太長時間."

"哦,好的."

其實這幫人也是怕的要命,我說走他們當然不會拒絕,立刻就跟著我一起走了.不過離開這里之後我卻是意外的在後面那里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東西.

這是一面八卦鏡,大小剛好可以一只手握住.八卦鏡本身很簡單,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特色可言,但是這個八卦鏡在我們從下面經過的時候卻自動啟動了.

之前因為有那幫人的存在,可以有很多人幫忙分散鬼怪的注意力,所以我一直只讓國王保護沙皇,其他魔寵都是用到才會召喚,但是現在跟著我們的人就剩下這麼幾個人了,自然就不能像之前一樣很好的分散那些鬼魂的注意力了.所以,為了加強安全,我不但讓國王在外面,連沙夜子,魑魅,魍魎都放了出來.

有了他們四個,遇到什麼問題也可以第一時間保住沙皇這個超級脆皮不被干掉.但是,就在我帶著四個鬼物以及沙皇他們經過那道後門的時候那門上的八卦鏡卻是突然射出了一道黃色的光束,正中四個鬼物之中走在最前面的國王.

突然出現的光束速度太快,國王根本毫無反應就被命中了,但國王只是眉頭一皺,抬手一劍就將這玩意給敲了下來.因為我當時就在門下面,所以順手就給接住了.這東西到了我手里卻是不再發光.而是立刻就安靜了下來.之後我們做了少許實驗證明了這個東西有自主攻擊鬼魂類存在的能力,這倒是和傳說中的法器很像,但是這個玩意卻又不完全一樣,因為它沒有屬性.

作為一件裝備,它是應該有屬性才對的,畢竟這玩意確實是攻擊了國王,雖說威力不大,但畢竟它是有效果的,這一點之後我也測試過了.只要鏡面正前方左右上下三十度范圍內出現鬼物,這東西就會自主攻擊.而且一旦鎖定目標.即便鏡面轉動也可以繼續攻擊,除非鏡面轉動角度較大讓目標移動到了八卦鏡的背後,這樣才會自動停止.

因為看不到屬性,所以沒辦法現場鑒定.我就將這個東西戴在了身上.結果我就發現這個東西貌似還有驅鬼效果.

最開始我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發現從那個大宅子出來之後就一直沒有碰到過任何的鬼物,就連周圍的迷霧似乎都變淡了很多.借著這種便利,我們很快就繞過了村子中間的那個大宅子到了村子背後.只要再穿過幾條街就可以出去了.但是,這種詭異的情況隨著我研究不出那八卦鏡的屬性將其扔進了鳳龍空間之後就消失了.之前那玩意一直被我拿在手里,現在扔到鳳龍空間之後立刻就被隔絕了,然後我們就開始恢複了之前的狀況,就是不斷的撞鬼,先是在一個宅子里遇到一屋子無頭鬼,然後又碰上個穿著皮裙子拿著鐵叉的惡鬼,最後竟然還碰上個極端不好對付的惡靈.當然,不好對付也就是相對來說的,遇上我很快就完蛋了.不過,這一下我也意識到了這種現象是有原因的,然後很快我們就找到了原因所在就是那個八卦鏡.

不過,雖然發現了這個東西帶有驅鬼效果,但是我們卻沒有對這種東西有任何其他的研究,因為這玩意實在是沒法眼睛,有確實效果,卻連屬性面板都沒有,這種東西你讓我怎麼研究?

無奈之後我就把這玩意扔給了沙皇,讓他自己抱著,這樣就可以當成護身符用了,至少我們也能輕松一點.

重新帶上那個八卦鏡之後我們的任務就再次變得超級簡單起來,很順利的找到了穿到最後一條街的房子,從里面過去之後就進入到一條相對比較寬的街道.這條街就是這個村子里的主干道,也就是那條穿村而過的街道.要不是村子中央有個巨大的鬼宅不敢進,我們之前在村頭直接順著這條路過來就可以到這里了.

選定方向之後我們繼續上路,走了不多遠就看到了村子的出口.在這邊有一座小橋,走過去之後就算是徹底離開了村子所在的范圍.但是,就在我們跨過那座橋的時候,沙皇手里的八卦鏡卻是好像撞上了什麼屏障一樣死活帶不出去.這里沒有任何的阻擋物,我們可以隨意進出,但是那個八卦鏡只要一上橋就好像被什麼東西卡住了一樣,不管如何用力都是紋絲不動.

試了半天確定真的沒有辦法將這個東西帶過去之後,我們只能無奈的將其丟在了村口.最後我們對這個東西的總結就是這八成是一個任務物品,是那種可以在任務中降低難度的小獎勵.這種東西其實很多任務之中都有,比如說某些地下迷宮類任務中會出現一些能說話的npc向導,如果玩家忽略過去了,之後的任務難度就會相當的大,而如果你發現了,那就能省不少事情.

這個八卦鏡八成也是類似的東西,我們要是沒發現,任務照樣可以完成,但難度就會變得很大,而有了這個東西就能輕松很多.不過很可惜,這東西的有效范圍顯然是只在那個村子里才有用,這邊顯然是沒有用了.

離開村子之後我們又重新回到了樹林里,這村子本來就是修在山腳的,原本就被大片的森林包裹其中,我們穿過村子之後走了不到五百米就開始進入上山的山路,而且這條山路和一般的山路還不一樣.說它是路吧,它實在是太窄了,而且地面上並沒有明顯路的痕跡,只能說地表植被稍微松散一些,而且比直接在一堆灌木雜草之中趟出一條路來要稍微容易一些.當然.說它不是路位面也有些不合適,畢竟還是比其他地方好走一些的.

事實上這種路基本上就是森林之中的獸徑,也就是動物們踩出來的那種路.因為動物不像人還會穿鞋,所以對地面的損傷較小,加上動物們行動的時候會本能的躲避周圍的植物不回去睬它們,所以動物走出來的路遠沒有人踩出來的路那麼明顯.

這條小路差不多就是這樣,不但不明顯,而且濕滑的很,地面上全都是枯枝敗葉,下面的泥土似乎水分很足.看上去沒什麼.一腳踩上去就會印出水印來.

"這後面的路一直都這樣嗎?"我問了一下後面的那幾個人,他們可是這里的活地圖.

其中那個法師玩家說道:"前面的路比這邊稍微好走點,就這一段最難走,不過前面開始就會有很多鬼怪活動了.所以實際上這邊才算是好走的路."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看向前方道:"沙皇.你騎我的坐騎."

沙皇聽到我的話還在左右找,但是就在他轉頭的時候夜影就直接出現在了他的身邊,嚇了他一跳.不過這家伙很快就恢複了過來.然後一副眼饞的樣子撫摸著夜影的身子.夜影顯然相當不滿他的舉動,打了個響鼻從鼻子里噴出了一大團火星又把他嚇了一跳,不過貌似這一下那家伙更加的對夜影愛不釋手了.

"摸個什麼勁,趕緊上去."看到那家伙老在那里摸個沒完,就差沒淌出口水的樣子,我直接走過去單手抓住他的領子將其扔上了夜影的背部,然後對夜影道:"保護好他,遇到危險你先帶他躲開再說.這家伙是個脆皮,一碰就死,你當心著點."

夜影鄙夷的看了眼背上的沙皇,然後點頭道:"我就當背上放了個氣球唄."

"對,就這意思."

"我有那麼脆弱嗎?"

"有."我和夜影異口同聲的說道.

沙皇被我們打擊的直接不說話了,因為他也發現自己確實是沒有多少爭辯的機會,跟我們比起來他確實就是個脆弱的氣球,一碰就破.

後面那幫人看到沙皇有了坐騎代步都露出了羨慕的表情,但他們也沒有抱怨,因為他們都知道沙皇那家伙是我的客戶,所以待遇不一樣是正常的.

將沙皇扔到夜影背上之後我們的行動速度明顯快多了,一來有夜影帶著他,我就不那麼擔心了,可以放心的往前走.二來這家伙用的是小號,屬性在這里是最爛的,移動速度自然很慢,甚至于隊伍里面的那個法師和祭司妹子的物理屬性都比他高出一大截,現在他不用在地上走了,我們就不用遷就他的速度了.

加快行程之後我們很快就穿過了這段最難走的上山路,過了這段路之後山路果然是好走多了.這邊的山路雖然還是帶著小小的坡度,但是已經不是那種很陡峭的山路了,而且這個山道明顯有人工痕跡,路邊的大樹都被休整過,地上也有明顯的用石塊鋪過的痕跡.當然,顯然這地方荒廢已久,所以現在基本上還是雜草叢生,只不過畢竟是修過路的地方,再爛也比獸徑好走多了.

根據那幾個幸存的玩家介紹,這條路原本應該是一直是通到山下的,但是自從下面的村子變成**之後這路就沒有人走了,然後就逐漸荒廢掉了.剛剛上山的那段路時因為山體滑坡所以原本的路被沖沒了,後來被動物重新踩出了一條獸徑,所以才會那麼難走.這邊因為地勢較為平整,沒有滑坡出現,所以路面還保留著一些痕跡.

當然,以上這些信息不是這些玩家自己的經曆,而是附近的城鎮中的那些npc提供的信息,根據他們提供的信息,這個山里面的那處亂葬崗就是這附近所有城鎮共用的亂葬崗,這條進山路的之前還是很不錯的,甚至可以通馬車,現在只是因為荒廢的厲害,所以才成了這個樣子.

對于路上的情況我倒是沒有太大興趣,我感興趣的是前面那片亂葬崗到底會有多大.從之前聽來的信息中我就光知道這片亂葬崗非常大,但是具體能達到一種什麼程度卻是沒有太直觀的概念.所以我現在就很想知道一下這個所謂的超級亂葬崗具體能有多大.

我的心思還沒有實現,倒是先讓我看到了這邊的特色怪物——鬼.

我們正走的好好的,忽然就發現路邊上的一棵大樹橫生出的枝椏上垂下了一根繩子,而繩子的下端還掛著一具尸體隨風搖擺著.

說實話,這黑黝黝的密林加上這掛在樹上的尸體,正常人看到不自覺的就會全身汗毛都豎起來,而我們現在反倒是沒有太大反應了,關鍵原因不是我們膽子大,而是因為之前的那個**出來已經適應了這種環境.雖然那幫人還是害怕,但是比起之前已經好了很多.畢竟這就一具吊在樹上的尸體而已.還不算太嚇人.

我們的隊伍很快就走到了那具尸體旁邊,我扭頭看了一眼這尸體,結果就在我看向他的時候,那吊在樹上的尸體卻是突然睜開了眼睛.猛的瞪向我的雙眼.身邊不出所料的傳來了驚叫聲.而且是兩個.發出聲音的就是那倆妹子.顯然女人還是比較難以適應這種環境.

"ok,ok,行了別吵了!吊死鬼而已,你們再叫下去鬼都讓你們嚇跑了!"

倆妹子被我一說立刻就停了下來.之前是突發狀況,反應過來之後已經適應了一段時間的她們倒是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

確定這倆妹子安靜了我才重新看向那吊死鬼.這家伙一身白衣,脖子掛出來能有半尺長,面部完全是青紫色,眼睛比日漫里的那些人物還要大,當然,這種眼鏡絲毫沒有萌的感覺,反而是嚇死人不償命的那種,畢竟這眼睛是因為瞪出來了才顯得大,不是眼睛本身很大.

稍微端詳了一下這個吊死鬼,又感應了一下這個家伙的能量級別,然後我就放心的對身後的那幾個人道:"別怕,這家伙就是個新鬼,法力太弱,連移動都做不到,除非你們自己上去送死,否則就不會有任何危險."

"聽起來很弱的樣子."

"本來就很弱好不好!"我說完就對這個吊死鬼失去了興趣,然後開始繼續向前走.不過這地方不愧是號稱超級亂葬崗,過了那個吊死鬼的位置,才走了不到十步我就忽然感覺腳下踩到了什麼東西,低頭看了一下,居然是一只斷腳,只有腳丫子和半截小腿,上面的部分都不見了.順腳將這個斷腳踢進旁邊的灌木叢,我又繼續向前走去,後面的那幾位因為沒有看到,倒是沒有受到驚嚇.

再次開始向前走了不多遠我就看到了一個小小的墳包立在路邊幾米遠的地方,而且這個墳包旁邊還有一個光著腳丫穿著一條破爛褲釵的小孩子正蹲在那里玩泥巴.這種地方當然不會有小孩子,這明顯就是個小鬼,因為他全身上下都是一片蒼白,而且,當他感覺到我們靠近的聲音之後竟然還回過頭來看了一眼我們這邊.

本來他蹲那不動還好點,這一回頭又把後面倆高音引爆器拉響了,原因就是這小孩子的眼窩子居然就是兩個黑洞,里面啥玩意都沒有.小鬼一身蒼白的皮膚和這兩個黑洞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突然看到還是蠻嚇人的,尤其是這種環境之下.

還好,對方雖然看了我們一眼,卻沒有撲過來行凶,而是似乎很膽怯的樣子跳起來躲到了那個墳包後面去了,不過他不是消失掉,而是一直藏在那里伸出半個頭看著我們,好像小孩子怕見生人的樣子.

"看你可憐,決定就你了."我扭頭對後面的沙夜子道:"去把他帶過來,我們需要一個向導."

"你讓我去?"沙夜子看向我驚訝的問道:"不怕把他嚇跑嗎?"

"你好歹也是個女人吧?哄孩子不會嗎?"

沙夜子果斷搖頭."你讓我嚇哭小孩子沒問題,哄孩子就算了,我死的時候還是黃花大閨女,沒這經驗啊!"

"我靠,難不成讓我自己去啊?"

"還是我來吧."國王說完也不等我回答就自己走了過去.

本來我以為國王這種英靈應該是不懂得如何哄孩子的,畢竟正常人的思維模式就是想.這英靈肯定記得的都是打仗的時候有關的信息,而且國王還是個男性,這種殺氣這麼重的英靈,當然不可能和帶孩子這種事情聯系起來.

但是,實際上國王用事實向我們證明了,戰場上誕生的英靈其實很會哄孩子,而且對小孩子非常好.至于說為什麼……我的分析是這樣的.英靈就是戰場上所有戰死的不屈的靈魂聚合而成的靈魂集合體,所以英靈最後擁有的主要情感應該就是那些戰死的戰士們最後的思想.因為戰士們死亡的時候是在打仗,所以戰斗有關的東西必然是主導的,同時會給英靈留下很多堅毅的品質和性格.但是.難道人死的時候不會想家嗎?顯然不可能.在死亡之前.多數人應該會去想念家中的妻兒吧?所以,英靈其實都帶有隱藏屬性——好爸爸.

國王過去之後那個小鬼果然是躲著他,但是也不知道國王說了什麼,反正就是幾個簡單的動作和幾句話.那孩子就怯生生的走到了他的身邊.然後在國王蹲下去之後很快就走到了他的懷里開心的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一刻國王的形象完全顛覆我們的認知.不過仔細想想貌似也很合理.

在簡單的交流了一下之後國王就將小鬼抱了回來,這小家伙看到我們還是相當的害怕,但我可是有對負能量生物的特殊屬性的.任何負能量生物,在非敵對狀態下對我都會同時存在敬畏和恐懼兩種情緒,也即是我對亡靈系生物的親和力會非常高,同時會讓他們有些怕我.

為了讓這個小鬼成為我們的向導,我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親和力屬性,然後又用上了騙小孩子的不二法寶——棒棒糖.當然,小鬼不吃糖,當時他愛吃黑水晶.我直接拿出了一塊對他來說很大的黑水晶,然後遞了過去."來,叔叔給你吃糖哦.舔一下吧,很甜的哦."

"你這是要變身怪叔叔嗎?"後面的妹子本來還挺害怕的,看到我的表現之後瞬間就感覺一點恐怖氣氛都沒有了.

小鬼畢竟是小鬼,思維比較單純,在國王的勸說下很小心的接過黑水晶舔了一下,然後瞬間就愛上了這種味道.就像食草動物無法拒絕食鹽一樣,亡靈生物是無法拒絕黑水晶的.

小家伙就好像一個小松鼠一樣抱著這塊也就比他腦袋小一點的黑水晶拼命的舔個沒完,看那胖乎乎的小臉蛋和可愛的動作,要是沒有眼睛上那倆窟窿,完全就是一個可愛的鄰家小可愛的造型.可惜,那倆窟窿實在太顯眼了,即便是我也不可能完全忽略掉那倆洞.

"好了,小朋友,你現在和叔叔算是認識了.叔叔我叫紫日,你叫什麼啊?"

"球球."小鬼在甜黑水晶的間隙飛快的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點點頭問道:"那麼球球,叔叔想要問你一些問題,你告訴我好不好?你只要告訴我,我就再給你一塊這個好吃的東西."

一聽還有,那小鬼立刻就不舔手里這塊了,然後看著我問道:"真的嗎?"

"那當然."我直接拿出了一塊比之前那個還要大的,然後道:"你看,我都拿出來了,怎麼可能騙你?"

"嗯,那叔叔你要問什麼啊?"

"我想要知道,你在這里都認識哪些鬼啊?"

"我不認識鬼啊!"小孩子天真的說道.

我稍微一愣神,然後才反應過來,這孩子八成還不理解什麼是死亡."那個,就是問你還認識這附近的什麼小朋友,或者叔叔,阿姨,爺爺,奶奶什麼的."

"嗯,我認識很多人啊!"小鬼說道:"在那邊一點住著小江,還有可可,王狗蛋……"

小孩子說話完全沒有重點,一口氣報出了一串名字,在我的誘導之下用了不少時間才算是大概明白了一些基本情況.

這小鬼死的時間不長,但是也有幾十年了,在這邊認識不少鬼,但都是很低級的存在,這鬼和人一樣,也有階級差別.這小鬼和他認識的都是最底層的鬼,他們都是沒有什麼實力的孤魂野鬼,只是不能投胎,其實沒有多少法力,充其量就能欺負下普通人.碰到身體好一點的陽氣旺都沒轍.更高一級的是惡鬼或者怨靈.這些家伙都是死的很冤枉或者是不甘心的某種存在,他們因為執念太強,所以死後化為厲鬼惡魂,戰斗力比較高,但是基本沒腦子,長期處于半瘋狂狀態.

第三階層就是那些鬼兵,這種存在比較雜,有些是死了很多年的孤魂野鬼,法力逐漸累積之後擔任,還有一些就是報了仇的惡鬼怨靈恢複了一些意識.還有一些純粹就是吸收陰氣達到了某種境界.反正這個級別的就比較厲害了.

第四級就是鬼將.這個級別就是第三級的加強版,戰斗力很強,但說實話,對我後面那幫人來說.這種級別的反倒是更讓他們安心.因為到了這個級別.鬼將其實已經不嚇人了,就是戰斗力很強,所以他們完全可以當成在打強力怪物.心理上不會有什麼恐懼.

第五級就是鬼將上面的一級,但是小鬼等級太低,所以完全不知道那是些什麼鬼,反正他知道有比鬼將更狠的,但是他自己沒見過.

從小鬼這里知道了這亂葬崗的大致組成結構之後我還問清楚了這邊的大概情況.一般來說襲擊人的鬼和級別沒啥關系,這個和活人一樣,不是說武力值高的人就愛欺負人,而是看人的性格和人品什麼的.這亂葬崗之中的鬼也一樣.有些雖然是孤魂野鬼,但是他們認命了,所以就會安然的等待自己自然消亡或者某天聚集到足夠的陰氣重新去投胎或者在這里當鬼兵鬼將走上修煉的道路.

同樣的,有些鬼雖然也是孤魂野鬼,但是他們不甘心死亡,就想要找替死鬼,然後就會到處襲擊可以看到的活人.根據小鬼的介紹,這兩種心態的鬼在這邊基本上是一半對一半,兩邊一般多.至于說怨靈惡鬼,那就沒啥說的了,這個級別全都是瘋子,看到人就往上撲才是正常情況.至于更上面的,那就又回到之前的情況,看鬼而定,和級別沒啥關系.但是比例方面也多半是一比一,至于說到了鬼將這個級別之後那就又不一樣了.

到鬼將這個級別之後基本上是個鬼都會襲擊人,但他們不會每次都襲擊,因為他們已經懂得衡量利害關系了.發現你很強的話,他們多半就不會動你,但要是碰上不如他們厲害的,那就對不起了.

了解完這里的社會構成之後我又從小鬼那里得知,這地方貌似還不止是有很多鬼那麼簡單,這里還有僵尸,妖魔存在.這里的僵尸數量並不是太多,但也不少,畢竟亂葬崗太大,尸體的基數很高,加上這地方又是陰氣聚集之地,所以僵尸滿地爬是很正常的.

至于說妖魔……這個分類在這里屬于少數派,數量很少,但是戰斗力卻比另外兩個分支要略強一些,由此可見妖魔們的單體戰斗力都比較不錯,要不是人數太少,他們在這里就是徹底的老大.當然,即便現在也還是屬于上層建築的一部分.

能問出來的信息都問出來之後我便帶上了這個小鬼一起走,但是怎麼走卻是個問題.本來最好是讓他坐在夜影背上,但問題是沙皇在上面,而且是個脆皮.雖然小鬼現在表現的很乖巧,我卻是不敢讓他跟沙皇在一起,因為即便是小鬼對沙皇來說也有一擊必殺的能力.誰叫他這個小號進了高級區呢!

不能騎夜影,那就只能跟國王一起走了,不過不能讓國王抱著了,因為國王可能需要戰斗.最後我想想還是將凌給召喚了出來.

還別說,凌也算是很會哄小孩子的,不到五分鍾就讓這小家伙對她熱情無比.作為法師,凌可以站在隊伍中間攻擊,所以帶著小鬼也沒問題.

隊伍重新上路,繞過那個小小的墳包之後樹林就變的相當稀疏了起來,從這里往前看,可以看到一片不算太整齊的山凹.左邊的山體較高,右側低矮一些.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墳包從視線范圍的邊緣延伸過來,幾乎擠滿了這里的每一寸土地,而且,道路到這邊就徹底沒有了,要繼續向前就只能從這成片的墳包之間穿過去.

如果單純只是一些墳包也就算了,關鍵亂葬崗這地方大家可能不了解.他和現代的公墓完全不一樣,這里叫亂葬崗就是因為尸體時胡亂埋葬的,有些甚至根本就沒有埋.好一點的有個簡單的墳包,連塊碑都沒有,普通的就是直接挖坑埋掉,還有的是放在棺材里仍在露天之下,更糟糕的也有完全沒有處理的,基本就等于是直接拋尸,往那一扔就不管了.

不過,其實除了那些裝進棺材里埋下去的之外.其實其他的都是一樣的結局.那些直接拿土埋下去的多半都會被野獸在白天的時候刨出來.然後尸體被拖的到處都是.放進棺材里的稍微好點,雖然沒有埋掉,但棺材可以保證野獸進不去,不過時間一長木頭是會爛掉的.然後尸體還是會暴露出來.只不過那個時候尸體對野獸已經沒有什麼吸引力了.所以通常不會被破壞,最多就是會被暴露在外面而已.

當然,也不是說棺材里的絕對就好一些.因為有時候來亂葬崗扔尸體的人會把那些沒有埋掉的棺材打開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麼可以拿的東西,當然了,能扔到這里的都是窮人,所以不會有陪葬品,但一身衣服總是有的.能來這里扔尸體的也不可能是有錢人,都是苦哈哈,所以即便是衣服他們有時候也不會放過,哪怕那些事是死人身上的東西.

如果說貧民窟是活人世界的陰暗面的話,這亂葬崗就是死人世界的陰暗面,髒亂差就是這里的寫照.當然,髒亂差是對死人來說的,活人到這地方估計就剩下恐懼了.

我後面那四位看到這邊之後都是本能的頓了一下,然後迅速開始站隊,顯然他們之前來過的那幾次都不是白來的,至少知道如何應對這種地方.當然,這亂葬崗其實在恐怖氛圍上雖然比之前的村子要更有過之,但這里卻往往不是那麼容易嚇到人.關鍵是這地方比較開闊,不會出現那種突然冒出來的東西嚇唬你,單純只是死人或者鬼魂什麼的,雖然也挺恐怖,但玩家適應久了也就可以克服了.後面那幾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會表現的比之前好了很多,至少有個來出任務的樣子了.

帶著這幫人繼續前進,我們不得不小心的看著腳下移動,因為地面上已經沒有正常的道路,所以就只能自己找路走.我才走了不到五步就遇到一個被野獸挖開的土坑,下面有一具干尸正在那里看著天空,而且當我出現在洞口的時候那個干尸的眼睛還轉過來看了我一眼,顯然這是個活尸.但是我對這個家伙沒有絲毫的在意,因為他不但下半身整個都不見了,而且連胳膊也少了一條,單憑一條胳膊他是無論如何也上不來的.

跨過這個大洞之後前面就是一個墳包,看樣子很有年頭的樣子.我小心的從前面擾了過去,然後就發現墳包另外一面的地面上橫著一副骷髏架子.小心的用腳將其撥拉到一邊,我又不得不往後退了一小段,因為前面已經沒法走了.剛才一直認真的低頭看自己腳下,沒注意前面居然是個大坑,足有半個籃球場大,里面全都是腐爛程度不等的尸體,亂七八糟的被扔在里面,看起來就是個拋尸坑,而且里面不少尸體都在動,顯然也是個活尸集中點.

退後一點之後我只能順著坑邊繞了過去,然後沒走幾步就看到一個相當漂亮的女鬼側坐在一個墳包上沖我招手:"這位爺,過來坐坐吧?"

聽到這話我第一反應不是過去,而是回頭看向那幾個人問道:"這地方怎麼還有干這個的鬼啊?"

那個法師尷尬的道:"可能生前就是干這個的,已經習慣了吧!"

想不通的搖了搖頭,我只能繼續靠近,因為要往前走必須要從那個女鬼身邊過去,沒辦法我也只好過去了.還好,這個女鬼雖然一直在用語言引我們過去,但卻始終坐在墳包上不曾動過位置.說實話,我現在有點後悔沒有把金幣帶上了.

沙皇這家伙找我來做這個任務顯然是個錯誤,但這種錯誤也是可以理解的.他畢竟是俄羅斯人,對我國文化不了解.對于道士,在外國人心里大概就是東方的魔法師而已,畢竟中國文化太複雜,外國人能做到一知半解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更多人的完全就是靠猜.所以,沙皇聽說這個任務是跟鬼和僵尸有關的東西,第一反應就是這是個亡靈系的任務,所以應該找我這個黑暗系的強人來完成,因為我對付亡靈很有一套.

到這里為止沙皇的想法是沒錯的,但問題是他不知道我國文化中的妖魔鬼怪其實並不完全符合西方亡靈生物的特征,雖然因為游戲系統需要通用性而做了調整,沒有完全參考我國傳說,但實際上還是有一些不同之處的.我最初也以為這是個普通任務,但是等到了這邊我終于明白了.這他娘的完全是給道士職業的玩家安排的.根本就不是給亡靈系玩家安排的.

像是現在看到的這些鬼怪之類的東西,我了解的其實很有限,如果是金幣這個專職道士在這里,這些東西她肯定能輕松搞定.畢竟她專業對口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女鬼沒有離開墳墓.但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所以我也就沒有多管,繼續向前走.

人家形容某個地方守衛森嚴會說這個地方五步一崗十步一哨,而這個亂葬崗完全就是五步一墳十步一鬼.從進入這里開始走不到兩邊米.我已經路過了起碼二十座墳墓以及不知道多少胡亂仍在那里的尸體,期間遇到活尸以及游魂好幾十個,數量已經多到嚇人的地步了.

說實話,我這是沒有帶夠東西,要是裝備全的話,在這里擺出一個聚靈大陣,十二個小時之後估計能拉出幾十萬的骷髏軍團和僵尸大軍,哪個練亡靈法師職業的玩家要是錢多耐心好外加等級足夠的話,在這里蹲他個三五天,然後湊出一只亡靈大軍帶出去屠城都不成問題了.當然,道士之中那些擅長驅鬼的在這里也有差不多的效果,不過肯定沒有亡靈法師方便.我國道士職業驅動亡靈生物和歐洲的那些亡靈法師走的路線完全是倒過來的.亡靈法師重量不重質,我國的道士是重質不重量.

一路連蹦帶跳的好容易穿過這片拐彎的山坳,接著往右一轉,我瞬間就傻眼了.原本看到剛剛那個山坳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亂葬崗果然不小.但這是感覺不小,並沒有讓我覺得有什麼驚訝的,但是,等到了這邊我才突然發現,剛剛一片不過是入口而已,眼前這一大片開闊的山谷應該才是主體,這面積至少是剛剛那片的幾十倍大小.放眼望去兩山之間完全就是被那些大大小小的墳包以及棺木給堵滿了,至于說鬼……見過節假日的鬧市區嗎?差不多就那樣子.

"你妹啊!這得有好幾十萬了吧?"

"不知道,我們可沒空數."那個法師說完之後又道:"紫日會長,前面我們就要和你分開了,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這一片,你們的任務大概還要向前,我們就不跟你進去了,那邊我們進去就是個死,只能在這個外圍混點東西."

我點點頭和他們告別了一下,然後就帶著沙皇繼續往里面走.比起我,沙皇那家伙可是輕松多了,夜影走路的時候完全是在飛,根本腳不沾地,所以地上的那些坑洞尸體什麼的對他來說完全等于沒有,沙皇騎在夜影背上就只需要自己坐好就行了,根本不需要注意腳下,所以他現在還有空觀察附近的那些亡魂,要不是氣氛不對,簡直就像是出來游山玩水的.

"我們的任務還要往里面深入嗎?"我看了眼這一大片的亡魂和活尸,回頭問了沙皇一聲.

沙皇點頭道:"根據記錄,我們其實還沒有到任務的真正開始點,這還是任務區域的外圍."

其實我問沙皇只是想要讓他集中注意力,任務卷軸我也看過,當然知道這里只是任務的外圍區域,其實還沒有到任務的真正開始點.那個任務開始點沒搞錯的話應該是另外一個空間,我們到這里只是因為那個空間的入口在這亂葬崗伸處的一個地洞里面.

"這一下我們有的忙了!"

"要不是因為任務難度太大,我也不會求你啊!"沙皇那家伙說道.

我無奈的點點頭繼續向前.

前面的亂葬崗主體區域比入口要低矮很多,我們所在的位置一直在向右轉彎,而且是下坡,順著這個坡子下去之後轉回來就到了下面的開闊地的入口.不過,這下面雖然是開闊地,也還算比較平,但並不坦,因為這地方到處都是坑或者墳包,而且因為陰氣聚集不散,所以地面上完全是寸草不生,就連周圍山體上的樹木都完全枯死,根本就沒有東西可以活下來.相信除了每天正午的那一兩個小時陽光直射的時候有人敢過來扔尸體之外,這里多半都是沒有活物的.哦對了,某些食腐動物也會趁白天陽光最好的時候進來吃點東西,然後只要太陽稍微一歪他們就會立刻撤離.那些貪吃的都已經死在了里面,剩下的都學精了,明白太陽一離開中天位置就需要馬上出來.動物們有時候也不笨啊.

我們下到平地下面之後就開始往里面走.之前在上面還好,等下來之後周圍的那些孤魂野鬼以及一些僵尸都將目光移動到了我們的身上,在他們的活動時間可是沒有什麼東西敢往里走的,所以看到我們他們也很意外.當然,沒有哪個不開眼的敢靠上來的.凌在我們頭頂上打開了一個小型的地獄之門,那玩意的氣息連鬼都不敢靠近,倒是起到了很好的恐嚇作用.

當然,那玩意嚇得住鬼,可是嚇不住僵尸,畢竟這幫家伙沒腦子啊!所以,我們很快就被一大片僵尸給包圍了.

"紫日會長,這個你能應付吧?"沙皇問話的時候聲音都帶著顫音了,顯然是對我沒太大信心.不是他懷疑我的實力,而是眼前的僵尸太多了一點.

"雜兵而已,你怕個毛線啊!"(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章 原來是你啊!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二百九十二章 焚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