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二十六章 找個幫手吧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二十六章 找個幫手吧

"什麼?瓊山城遭到攻擊?"

突然聽到冰霜玫瑰盟國內分部傳來的信息,我和玫瑰都被搞愣住了,不是因為被攻擊感覺到害怕,而是因為覺得不可思議.

"居然有人會去襲擊一座大兵營?"玫瑰驚訝的看著我問道:"你確定信息是軍神傳過來的?"

"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和你的反應是一樣一樣的.不過很不幸的是這確實就是事實."

玫瑰得到我的確認之後就開始思考這種情況為什麼會發生.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次的襲擊事件怎麼看都是超級反常的事情,所以其中必然是存在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原因.

雖然玫瑰和我一時半會都沒有反應過來敵人為什麼會襲擊我們,但是我們行會可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在想這個問題的除了我們倆之外還有行會內的所有高級玩家,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事情肯定是不正常的,所以就想要搞清楚到底是出于什麼原因導致敵人會用三個人襲擊我們的兵營城市.

我和玫瑰還在那邊傷腦筋的時候,行會智囊團那邊就已經出了結果.軍神很快就聯絡我們告訴我們智囊團那邊已經分析出敵人的動機了.

"分析出來了?那太好了.說說看,對方為什麼要襲擊我們的大兵營?而且是只派出三個人."

"其實答案很簡單."素美作為智囊團的首席顧問,代表所有智囊團的玩家給我解釋道:"根據我們的分析.彩虹聯盟的這三個玩家襲擊我們的目的就是要將我們拉入戰爭,從而讓自由神族有借口參戰."

玫瑰疑惑的問道:"不對啊!我們現在不是已經在戰爭模式中了嗎?雖然沒有借口給自由神族參戰,但即便讓我們繼續深入戰爭也還是沒有……"說到這里玫瑰突然停住了."我明白了!怪不然!"

"我說你們誰給我解釋一下好不好?"我看著玫瑰問道.

玫瑰轉向我解釋道:"我們是海王殿的雇傭軍,所以即便深入戰爭也沒有任何自由神族插手的借口,但如果有另外一個美國行會和我們發生戰爭,而這個行會並沒有和海王殿進入戰爭狀態,那麼我們的雇傭兵身份對這個行會就是無效的,于是自由神族就有了插手的借口.但是,在美國本土襲擊我們的人員容易引來海王殿的人,而襲擊艾辛格移動要塞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他們找了一個最簡單的地方下手.那就是國內."

聽完玫瑰的解釋我算是徹底明白為什麼會有三個實力很一般的人跑去襲擊我們的城市了,這種送死一般的行為還真的就是為了送死去的,因為只要雙方發生沖突,戰爭模式就可以啟動了.

雖然搞清楚了這個事情的前因後果.但是這種事情就算是明白前因後果也還是只能任由它繼續發展下去.

彩虹聯盟做的非常的徹底.那三個玩家在襲擊我們的城市的時候身上就帶了炸彈.在被抓之後直接就自爆了.這三個人的死本身並沒有多大問題,但關鍵是,這三個人為了將我們冰霜玫瑰盟拖入戰爭模式.所以都加入了那個重新注冊的小行會.這個行會的人數也就剛剛達到系統對行會注冊的最低人數要求,而且其中的人員全都是彩虹聯盟的那些玩家的小號組成的.

這種臨時用小號拼出來的行會除了他們自己當然是沒有人知道的,而他們在襲擊了我們冰霜玫瑰盟之後就立刻自殺,這樣一來我們雖然知道自己和這個小行會進入了戰爭狀態,但卻沒有辦法結束這種狀態,也沒有辦法改變它的性質.

要結束這種戰爭狀態有三種方法.其一,雙方協商解決,然後撤銷戰爭狀態.但是這條顯然是個人都知道沒可能的.人家就是為了讓我們進入戰爭狀態才注冊的行會,怎麼可能答應解除戰爭狀態?

第二種方法,那就是讓戰斗雙方的其中之一消失.戰爭最少需要兩個勢力才能打起來,不然你總不能自己打自己吧?所以說,只要其中一方將另外一方徹底消滅,戰爭自然就結束了,因為已經沒得打了.

但是,這招依然對這個行會沒用.我們首先肯定不能消滅我們自己,所以就只能消滅對方,可問題是對方是臨時組建的行會,鬼知道他們總部在哪,而且除了那三個來送死的玩家,我們壓根都不知道這行會有幾個人,以及具體是誰.也就是說我們對敵人的了解基本為零,除了知道對方是彩虹聯盟故意弄出來坑我們的之外,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對于這種行會你要我們怎麼辦?

就像當年老美被拉登大叔襲擊了之後一樣,明明他們手里的核武器滅絕全人類都不是問題,可卻完全找不到地方下手.有種一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我們現在就是這麼個情況,雖然我們冰霜玫瑰盟是世界第一行會,戰斗力強悍無比,但是不知道敵人是誰,你讓我們打什麼?總不能見人就殺吧?

第三種方法,也是我們唯一能實現的方法,那就是等待時間.

戰爭狀態不是一直持續,只要雙方沒有繼續發生戰斗,那麼在七十二小時之後自然就會解除戰爭狀態.但是,自由神族參戰的話只要十個小時就足以加入戰斗了,所以七十二小時對我們毫無意義,再說就算這個時間縮短到只要一小時,難道敵人就不能再來一次偷襲嗎?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產業遍及世界各地,這種情況下要擊敗我們是不容易,只是想要騷擾一下的話那實在是太簡單了.

不能解除戰爭狀態就意味著自由神族遲早是要參戰的,所以我們現在不得不將自由神族也計算到我們的敵人行列之中了.而且.因為我和自由女神的私人關系不好,所以我估計自由神族對我們會非常的憎惡,也就是說雙方一上來就會進入死戰狀態,完全沒有緩解的余地,即便是要讓他們稍微收斂一點戰斗力都不可能,反倒是自由神族會完全爆發出自己的戰斗力.

"看起來自由神族參戰是必然的結果了,我們現在就不要再去討論阻止他們參戰的事情了,我們需要的是如何擋住這些自由神族的反攻."玫瑰說完就看向我這邊問道:"你這次帶回來的兵力有多少?"

"都在這里了."我將部隊數量給了玫瑰,玫瑰簡單的看了一下又遞還給我.

"這些兵力雖然是不少,但是對我們的高級人員之間的戰斗恐怕起不到多大作用啊!"

"混亂與秩序神族那邊可以抽調人手嗎?"我反問玫瑰.

玫瑰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倒是看向了軍神那邊.軍神也知道玫瑰需要情報支撐.所以就開口說道:"俄羅斯方面最近調動頻繁.但是不能確定他們只是為了配合彩虹聯盟而故意這樣的吸引我們的注意力,還是真的打算趁機來一次突襲,我們暫且無法下結論,所以……"

"也就是說完全沒有辦法確定要怎麼分配戰斗力是嗎?"我問道.

軍神很直接的點頭道:"這已經是極限了.我們的情報網在俄羅斯范圍內都遭到了很嚴重的打擊.目前的信息還多數是通過外圍情報分析推演出來的.何況我們現在加入到了美國內戰之中.行會的偵查手段都集中到了美國這邊來,俄羅斯那邊的偵查自然就下降了很多."

我點點頭道:"我也沒打算怪你啊.不過說真的,現在這樣還真的是不怎麼好解決啊!俄羅斯這邊吸引了我們大量兵力.美國這邊又爆發內戰,我們真的是兩邊都顧不上了!"

"幸好歐洲最近還算比較平靜,要不然我們可就真的是要焦頭爛額了!"玫瑰忽然感歎了一句.

突然聽到玫瑰的感歎我一下愣住了."你剛剛說歐洲那邊比較平靜?"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玫瑰沒有想到我突然關注到了這個問題上,所以就問了起來,因為她知道我大概是想到了什麼,不然不會這樣說的.

事實上我確實是想到了一些問題,但是現在還只是一個大概的框架,暫時還沒有完全想好是否可以執行的起來.

玫瑰大概也是發現了我還在思考整合自己的想法,所以就沒有再問,而且制止了要說話的軍神,就這樣靜靜的等著我考慮清楚全部的事情.

我也沒有讓玫瑰她們等太久,很快就想到了解決方法."有了."

"想到什麼了?"玫瑰看向我問道.

我笑著對玫瑰說道:"我們的問題有辦法解決了."

"說說看."

"還記得耶和華嗎?"

"教廷?"玫瑰沒想到我的思維跳躍性這麼大,剛剛還在說俄羅斯的問題,怎麼一眨眼就蹦到意大利去了呢?不過雖然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問這個事情,但是玫瑰還是知道我不會胡亂說胡的,所以我的話肯定是和之後的問題有關聯的."你這個時候提教廷難道是要利用他們來解決我們的問題?"

"不愧是我的好老婆.你猜對了.想要解決我們目前兵力拙荊見肘的問題,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拉個臨時盟友了."

"這個臨時盟友要怎麼拉啊?"玫瑰疑惑的問道:"再說教廷和俄羅斯也不挨著,這就算他們肯幫忙,又能干什麼呢?你總不能指望上帝他老人家直接幫我們去打自由女神吧?"

"那當然不可能了,再說我懷疑耶和華未必就打得過自由女神.雖然單論神力來說耶和華要比自由女神強的多,但兩者不是一種概念下的產物.耶和華在神族理論上更強,而且理解更透徹,他的神力無論是強度還是理解力都要比自由女神強出很多,但是自由女神就像是一個經過訓練的女殺手,她的力量和體能或許並不是世界頂尖的,但戰斗的時候卻可以輕易殺死比她更強的存在.所以雖然耶和華在實力上比自由女神更強.但兩個人戰斗的話,結果還真是不好說.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因為我壓根就沒打算讓耶和華去正面硬碰自由女神."

"那你打算怎麼用?"

"這個設計一些之前我了解過的歐洲神族勢力之間的事情,其中有一條就是教廷的特殊性."

"教廷很特殊嗎?"玫瑰疑惑的問道.

我點頭道:"對,教廷非常的特殊,他們和一般的神族並不完全一樣.你也知道,現實中上帝的信徒遍布世界各地,所以在游戲內對此做了一些調整,這種調整非常的隱晦,而這種調整中我知道的唯一一條就是教廷的神祗全部具有非常特殊的屬性設置.他們幾乎不怎麼受到地方神族規則的限制."

"你的意思是那些教廷里的天使其實不需要任何的借口就可以出國作戰?"玫瑰驚訝的問道.

我搖頭道:"也不是完全不需要借口.就是借口非常的簡單好找,反正只要隨便想點辦法就能出來,而且可以跑出去很遠,對時間上的限制也是相當的模糊.總之教廷的一切都非常的簡單.他們想要出國就可以出國.幾乎不存在太大限制."

"可是就算如此,難道他們就會來幫我們打仗了嗎?"玫瑰問道.

"他們當然不會,至少我覺得耶和華不會."我說道:"但是我們不一定需要他們來幫我們對付美國人啊!"

"你的意思是讓他們入侵俄羅斯?"玫瑰多聰明啊?我這邊剛漏出一點意思她就明白過來了.

"事實上這個問題換個角度來看其實是很簡單的."我給玫瑰詳細的解釋了一下我的意圖.而玫瑰因為比較聰明,所以我只要說出一些重點她就可以想明白很多東西,因此我只用了幾分鍾就大概讓她明白了我的意思.

其實說起來我的想法是非常簡單的.

之前歐洲黑暗神殿和歐洲光明神殿,以及奧林匹斯神族都曾受到過教廷的入侵,而這次戰斗的規模非常的大,簡直就堪稱是宗教戰爭一般的大型戰役.這樣的戰爭直接導致歐洲黑暗神殿和歐洲光明神殿有點招架不住,最後甚至都不得不找來我作為中間人幫忙叫停了這次戰爭,但是不管怎麼說,教廷都向外展示了自己的肌肉,讓更多的人意識到了這是個很強大的組織,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雖然在別的神族眼中,看到的是教廷的強大與擴張的願望,但是我看到了更多的東西.

首先,既然之前已經發生了一次宗教戰爭,那就可以確定,耶和華那個家伙絕對不是個安穩的主,他是非常有野心的,不然的話絕對不會去入侵別的神族勢力控制的地盤.

第二點.全世界有這麼多的神族勢力,為什麼偏偏就只有耶和華的教廷可以主動對外侵略呢?雖然他不是進行領土侵略,而只是進行信仰戰爭,但不管什麼原因,反正耶和華是肯定有辦法讓自己的部隊對外發動戰爭的.這一點其他的神族勢力都沒有.

有了以上兩點認識之後,再反過來看耶和華的教廷就可以發現,耶和華的教廷其實是一個擴張性很強的宗教組織,他們的對外政策其實相當的具有侵略性.那麼,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利用耶和華的教廷的這種特性呢?

之前耶和華的教廷的對外擴張的時候就是被我們冰霜玫瑰盟或者說就是被我給弄停了,但是現在我們完全可以去給他在找個目標,而這個目標就是俄羅斯.

俄羅斯地區的玩家確實是很強,但是說到俄羅斯的神族嗎……真心不怎麼樣.最初的俄羅斯神族甚至我們行會都沒有怎麼出力就把他們全部滅掉了.後來新組建的西伯利亞神族雖然比之前的俄羅斯神族要稍微好一點,但是這個西伯利亞神族因為成立時間太短,完全就是一群小青年組成的不良團體,既沒有計劃也沒有想法,除了干勁十足之外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值得拿出來說的優點.

正因為俄羅斯的這個西伯利亞神族本身比較弱,加上他們之前被我們行會連續的襲擊過很多次,現在的西伯利亞神已經遠不是剛成立的那個時候的西伯利亞神族了.雖然人家都是越來越強.但是這個西伯利亞神族因為被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各路高手隔三差五的蹂躪,所以實力一直都發展不起來,至今依然處于非常尷尬的一種狀態.一方面他們需要在國內樹立威信,從而得到信徒們產生的信仰之力的支持.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們又完全打不過我們冰霜玫瑰盟以及我們冰霜玫瑰盟所屬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所以西伯利亞神族從和我們接觸開始就一直在吃虧,這種狀態導致現在的西伯利亞神族已經變成了一堆亂七八糟的破落神族的聚集地了,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像樣的戰斗力的.

但是,雖然西伯利亞神族基本上已經變成了一支戰五渣一般的神族了.但是他們控制的地板卻是出乎意料的大.俄羅斯的面積是世界第一.雖說因為地理位置導致人口密度不高,所以單位土地面積產出的信仰之力數量不高,但畢竟基數在那里擺著.這麼大片土地,就算是千里無人煙.最後的總人口也依然相當誇張.當然.我說的是游戲里的人口.這其中要包括大量的npc.

這些信仰之力會源源不斷供應給那些西伯利亞神族,而西伯利亞神族因為連續戰爭,加上之前剛建立.本來人就不多,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他們只用很少的人員,卻享有大量的信仰之力.估計現在全世界范圍內,除了我們行會之外,就數西伯利亞神族最不缺信仰之力了.

這些信仰之力使得西伯利亞神族的恢複和實力提升速度都比一般的神族要快,不然的話一般神族被我們行會這樣幾次三番的坑,估計早就崩潰了, 他們居然還能堅持到現在,那都是信仰之力的攻來.

一群沒有實力的西伯利亞神族,控制著產出超高的俄羅斯大地,這樣的事情基本上就等于是站在鬧市區拿著巨款的兒童一樣,周圍有很多雙貪婪的眼睛正注視著這些信仰之力.

但是,因為游戲設定,導致出現了一個很奇葩的情況.盡管周圍各國神族對俄羅斯土地上的這些信仰之力是饞的口水都要下來了,但因為系統限制實在太嚴,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搶奪這些信仰之力,只能想辦法鼓動自己國家的玩家去幫自己搶奪俄羅斯土地.可問題是,雖然俄羅斯的這個西伯利亞神族不頂用,可是俄羅斯玩家卻是一點都不慫,正相反,人家俄羅斯毛熊個頂個的彪悍,戰斗力那都是爆表的.要不然我們冰霜玫瑰盟這麼強的行會,跨海作戰都能打的彩虹聯盟和聖槍盟的聯合體招架不住,他們一個俄羅斯居然能抗住我們的進攻,還經常反攻到我們國內來.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正因為俄羅斯的玩家太強,神族方面各地神族自己又沒法出面,所以周圍的那些神族勢力也就只能看著流口水而已了,壓根就不知道要如何吃到這些肥肉.

但是,別的神族吃不到,可不等于耶和華的教廷也吃不到.他們可以無視系統限制的出國亂搞,者就是最大的便利.俄羅斯的西伯利亞神族實力很弱,但是他們的玩家很強,所以走高端路線,那就安全多了.

我的計劃就是基于這種現狀想出來的針對性辦法,而這個辦法就是引導耶和華的教廷去俄羅斯跟西伯利亞神族搶地盤.

雖然西伯利亞神族本身實力並不算太強,但畢竟是一支神族,而且戰斗力也還算不錯.他們這些西伯利亞神族雖然單打獨斗不行,但是他們作為高端武力,配合俄羅斯玩家的話,對我們的威脅性還是非常大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直不敢動混亂與秩序神族,而是要讓他們一直在俄羅斯這邊蹲守的原因.

但是,如果耶和華的教廷真的按照我的意思開始入侵俄羅斯,即便他們將矛頭指向西伯利亞神族,那也將是對俄羅斯玩家的一次重大影響.

首先,因為耶和華的教廷和西伯利亞神族發生戰斗,到時候西伯利亞神族肯定騰不出手來去幫俄羅斯玩家對付我們,這樣一來我們只要有常規戰力就可以保證俄羅斯開發區的安全了,而混亂與秩序神族這種超規格力量就可以全部調到美國這邊來跟自由神族對著干了.

如果俄羅斯玩家到時候選擇靜觀其變.那麼他們就只能等西伯利亞神族和耶和華的教廷自己分出勝負才能重新獲得神族的戰爭支撐,而俄羅斯開發期現在已經算是半中國領土了,天庭是可以協防的.在對方沒有神族插手的前提下,我們要守住俄羅斯開發區實在是太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當然,俄羅斯玩家還有兩種可能性,一是他們幫助西伯利亞神族或者耶和華的教廷其中一方,這樣就可以加速這個神戰的進程,讓他們迅速的重新獲得神族的支持.但是,不管他們是繼續和西伯利亞神族合作,還是去幫助耶和華的教廷.戰斗中的損失都不會太少.

西伯利亞神族是本土作戰.一旦發現俄羅斯玩家拋棄他們,他們動起手來對俄羅斯的危害絕對是非常恐怖的.相對的,耶和華的教廷雖然是長途跋涉,但人家戰斗力很強.而如果俄羅斯玩家幫助西伯利亞神族對付耶和華的教廷.那麼俄羅斯玩家必然是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而且這個代價絕對不會太少.

不管俄羅斯玩家幫助哪一方,反正他們只要介入戰爭,之後實力恢複就需要時間.到時候即便是神族戰爭可以快速結束,他們要反攻我們的開發區的時間卻不可能提前.而只要給我們留出一個空窗期,我們就可以讓混亂與秩序神族暫時放棄這邊的防守到美國這邊來幫忙,到時候自由神族就算加入戰爭,因為我們這邊也有混亂與秩序神族可以對抗,所以就不會出現一面倒的情況了.甚至于如果我們運氣好能夠擊潰彩虹聯盟玩家的信心,那我們搞不好就能就此徹底扭轉戰局,讓海王殿重新獲得主導地位.

根據這種情況我們可以確定,只要耶和華的教廷真的肯去俄羅斯搶地盤,我們就等于是解決了俄羅斯這邊的威脅.

當然,俄羅斯玩家也可以選擇不管神族戰爭,讓西伯利亞神族和耶和華的教廷自己打自己的,他們就針對我們的開發區進行攻擊.他們這樣做確實是可以起到比較突然的效果,但是對戰局卻不會有任何影響,甚至會自我閹割掉他們自己的再進攻能力.因為他們就算不管神族戰爭,也不可能得到任何的幫助,而我們這邊天庭可是明確表態說他們會拼了命的幫我們守住這些地盤的.雖然礙于系統限制,他們只能根據敵人的進攻強度加派人手,而不能一下子將全部天庭的兵力都送來,但只要天庭有這個心思就夠了.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玩家又不是紙糊的,有神族幫忙撐住那些最強的敵人,剩下的我們行會的玩家絕對可以輕松搞定.

另外,如果俄羅斯玩家選擇不插手神族戰爭,這其實也算是一種失敗,因為不管將來是西伯利亞神族獲勝,還是耶和華的教廷獲勝,那對俄羅斯玩家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如果是西伯利亞神族自己獲勝了,在戰後他們就會想,我們面臨如此危險的情況,你們居然一點忙都不幫.這還能一起愉快的玩耍嗎?而如果是耶和華的教廷獲勝,那就更悲催了.你哪次見過入侵者占領敵國後將敵國的人當上帝供起來的?不先來一通殺威棒那以後還怎麼混?所以說,如果俄羅斯玩家選擇不插手這個事情,那麼之後不管是誰贏了,反正俄羅斯玩家都肯定輸了.

我能想到這些,俄羅斯那邊自然也有人可以想的到,所以,他們最後肯定不會袖手旁觀,因為那樣的話,即便是打下了這片開發區,他們也會損失慘重.俄羅斯玩家又不傻,明擺著吃虧的事情誰會干啊?所以,他們必然是要參加這次神戰的,而只要他們參加了神戰,那就騰不出手來再威脅我們的俄羅斯開發區了.而只要俄羅斯開發區短期內不受威脅,我們就可以放開手腳投入美國內戰了.

我們冰霜玫瑰盟可是世界第一的超級行會,之前和彩虹聯盟的戰爭打的這麼艱苦,完全是因為我們抽不出身來,同時面對兩個強敵,我們集中不了自己的戰斗力,自然是無法威脅到對方.但只要我們可以抽出全部力量集中到美國這邊來.那我們就真的是啥也不怕了.只要混亂與秩序神族到位,加上我們行會的戰爭機器和高級兵種,那之後就真的可以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了.

玫瑰聽完我的計劃之後也是覺得這個計劃本身是不錯的,但她還是提出了一個問題."雖然我很贊成你的這個計劃,但是現在有一個橫在我們面前的問題必須要先解決了才可以執行你的計劃."

"我知道你的意思."沒有聽玫瑰說完,我直接道:"你的意思無非就是因為耶和華的教廷所在的羅馬和西伯利亞神族所在的俄羅斯不接壤是吧?"

玫瑰點頭道:"你有辦法解決?雖然耶和華的教廷可以出國作戰,但是他們應該還不至于可以跨好幾個國家出去打仗吧?就算他們可以,沿途的那些國家的神族勢力會怎麼砍這個事情?難道他們會讓耶和華的教廷力量輕易通過自己的領土?我覺的好像不太可能吧?"

"不,這是可能的."

我直接說道:"第一點.耶和華的教廷和一般的神族真的不一樣,他們確實是可以跨區作戰的.而且真的可以從好幾個國家穿過去作戰而不受到來自系統的限制.當然.這只是說不會受到來自系統的限制,不是說別的限制也沒有."

"那就是說會受到所在國家的限制是吧?"玫瑰一下就發現了重點.

我點頭道:"那些國家都不會讓耶和華的教廷勢力輕易通過他們的領土,但計劃之所以叫做計劃就在于需要我們去計算和策劃,不是說事情本身會自然而然的完成.所以.打通這些國家的關節就需要由我們來完成了."

玫瑰聽到我的話就陷入了沉思.十幾秒後她抬頭說道:"我覺得你可以說服那些國家的神族勢力給耶和華的教廷勢力讓出一條通道來.但是你有足夠的時間嗎?"

玫瑰的話可謂是一針見血,因為我們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時間了.不過我之所以能提出這個問題,自然就是想到了解決方法.

"一般來說不是那麼簡單的.但是我覺得可以一試,因為我不需要一個個的去找那些神族勢力借道.別忘記了我們有戒律之環,所以我們完全可以將相關國家的神族勢力都請到我們冰霜玫瑰盟來,然後和他們集中談一談.如果是這樣的話,速度可以快很多,而且這次的行動我們其實完全可以用信仰之力開路嗎."

玫瑰聽到我的話倒是沒有反駁,在沉思了兩秒之後忽然微笑著抬頭道:"你說服我了,這個辦法可行.但是,現在還有最大的一個障礙——你怎麼讓耶和華帶著他的教廷勢力去找西伯利亞神族的麻煩呢?別忘記了你們倆的關系可是非常不好的.不,關系不好已經不足以形容你們之間的狀態了.我覺得要是在非正式的場合,耶和華看到你的第一想法就是怎麼把你活吃了."

玫瑰這話倒不是瞎說,之前弄踏了人家的聖殿山,之後耶和華那家伙差點沒有當場氣死,而且後來他還帶著一大幫天使追了我一路,差點都追到奧利匹斯山上去了.要不是因為擔心私自越界引發和奧林匹斯神族的神戰,估計上次耶和華非抓住我熬湯喝不可.

不過,對于玫瑰的擔心我倒是不擔心.耶和華雖然恨我,但這種仇恨的本質其實是利益問題.

之前我們冰霜玫瑰盟幫助歐洲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以及奧林匹斯神族一起對抗耶和華的教廷勢力,結果就是讓耶和華的教廷勢力損失慘重,更重要的是耶和華野心勃勃的宗教拓展計劃就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插手而徹底完蛋了,之後的聖殿山至多只能算是個添頭,所以真正的問題還在于信仰之力的爭奪戰,也就是宗教戰爭,而不是那個所謂的聖殿山.對耶和華的教廷勢力這樣的大型組織來說,一座山算個屁啊?想要的話分分鍾就可以從地面上強行升起來一座,這對神族來說並不是辦不到的事情.所以說,聖殿山的倒塌最多就是比較丟臉,實質損失方面真的不算多大.

但是,這次我去找耶和華並不是和他打仗的,而是給他送好處的.只要耶和華的教廷勢力可以成功的到達俄羅斯.然後和西伯利亞神族的戰斗幾乎可以確定是一面倒的結果.

西伯利亞神族即便是和我們行會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比起來都並不強多少,而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只是行會神族,由此可見其實力有多麼的爛.而耶和華的教廷勢力即便是在老牌神族之中也是叫得上名號的大型勢力,戰斗力和基礎實力都是非常強的.這樣的大型神族勢力要是干不過一個新興的小型神族,那就真叫奇怪了.到時候也不用西伯利亞神族殺他們了,耶和華自己找塊豆腐一頭撞死在上面比較痛快點.

對于西伯利亞神族和耶和華的教廷勢力之間的實力對比我是一點都不擔心的,現在真正需要擔心的就是自由神族是否會給我這個時間去說和耶和華的教廷勢力參加戰斗.

玫瑰大概也是想到了這個問題,所以二話不說直接就把我推了起來."好了,與其在這里想來想去不如先動起來,爭取一秒是一秒.你現在就出發.馬上去羅馬教廷,一定要快.自由神族這邊就算他們參戰了,我們一時半會也不會出現太大問題,所以我們還能堅持."

軍神也跟著道:"其實我覺得.既然會長你認為你有很大把握說動耶和華的教廷勢力對西伯利亞神族展開戰斗.那就是說俄羅斯人對我們的開發區的威脅其實已經不存在了.所以我覺得我們就算現在不能讓混亂與秩序神族全部移動到美國這邊來參戰,先抽調一部分過來應該還是沒有多大問題的吧?"

玫瑰也道:"軍神的話有道理.就算哈迪斯他們過不來,至少可以讓星火和孔雀先過來吧?有她們倆在這邊坐鎮.我覺得自由神族也翻不起多大浪花來."

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之所以實力不如地方神族,並不是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本身的實力差,真正的差距其實是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人數不夠多.那些地方神族動不動就幾千上萬的神族,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攏共加一塊還不到五百人,這差距太大了.

所以,雖然我們經常說混亂與秩序神族不如地方神族,但是我們的高端戰斗力卻是一點都不差,甚至于可以說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在某些特殊戰斗神族方面還要遠超一些地方神族.

像是維娜的左右護法,也就是星火和孔雀,這倆絕對是怪物級的存在.

星火雖然是高天原神族出身,但人家的另外一個身份可是觀音菩薩,戰斗力什麼的暫且不說,後勤支援那絕對是一個頂十個的那種,有星火在,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絕對是可以戰斗力爆表的.

至于說孔雀——大輪孔雀明王的名號可不是瞎叫的.

當年在佛門的時候孔雀就是一等一得怪物級打手,大日如來親自出手也只能是讓孔雀狼狽一點,還做不到擊殺,最後明明是敵人,搞得大日如來不得不讓孔雀加入了佛門,為的什麼?還不是因為孔雀太強了,不好搞,打不過只能招安了.

連大日如來都搞不定的狠角色,到了我們行會之後信仰之力更是敞開了供應,你說她現在是個什麼級別?要不是因為成為行會神族之後那些地方神族的屬性加成就沒有了,導致實力下降了一大截,現在的孔雀搞不好都可以秒掉當初的自己了.不過,即便是因為成為了行會神族之後實力受到系統限制,現在的孔雀的實際戰斗力也依然相當于當初自己在佛門的時候的戰斗力的九成以上,而且按照現在這種信仰之力不要錢供應的狀態,用不了多久搞不好就會超過當年的她自己了.當然,孔雀其實一直在壓制自己的成長速度,以為內她知道,依靠信仰之力強行拔苗助長提升起來的實力是不可靠的.

和那些完全靠修煉起來的神族不一樣,孔雀是天生異獸,而且還是硬打出來的實力,本身對戰斗的體悟非常的透徹,因此她知道,欲速則不達,實力的提升只能慢慢積累,猛然提升並不是好事.

不過,就算是壓制了實力,孔雀依然是超強的存在,這一點事毋庸置疑的.

既然現在我們已經確定了八成是可以讓耶和華的教廷勢力去和西伯利亞神族打神戰,從而讓俄羅斯玩家全體"被戰爭",那麼我們就不需要在俄羅斯開發區這邊繼續囤積大量兵力了.等西伯利亞神族和耶和華的教廷勢力分出勝負,估計沒有三五天是絕對不可能的,而這段時間應該是足夠我們在美國這邊將占據徹底奠定下來了.

再說了.就算是耶和華的教廷勢力和西伯利亞神族的戰爭結束了,難道參加過神戰之後的俄羅斯玩家還能轉身就跟我們開戰嗎?就算大家都說俄羅斯人是戰斗民族,也不帶這樣連軸轉的吧?

既然已經敲定了計劃,我們也不耽擱時間.玫瑰留在了美國這邊繼續指揮不防以及之後的戰斗安排,軍神當然是當他的中樞系統,同時通知混亂與秩序神族那邊,從俄羅斯那邊撤離部分高階混亂與秩序神族,然後支援到美國這邊的戰場上來了.至于具體怎麼安排,反正玫瑰在這邊,有什麼問她就行了.

這邊的事情不需要我管了,但是我的事情卻是最多最重的,因為我要說服耶和華去和西伯利亞神族干架,還要說服沿途的那些神族勢力給耶和華的教廷勢力讓條路出來,這可不是啥輕松的事情.當然,我的把握其實非常大,因為我有利益引導,除非對方腦袋進水,否則只要那些神族和耶和華能夠按照趨利避害的基本原則,就肯定會答應我的條件,畢竟答應我有好處,不答應有壞處,傻瓜才不答應呢.(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三個人的攻城部隊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友好的神職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