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三十五章 請神  
   
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三十五章 請神

那名俄羅斯行會會長很快就和自己帶來的幾名手下一起將一堆巨大的金屬部件擺放在了地面上.

這些部件的造型都非常的規則,每一塊看起來都像是被切開的披薩餅一樣.當八塊這樣的金屬披薩完全拼合在一起的時候組成的就是一個圓形的金屬盤.當然,這玩意的體積很大,實際上組裝完成的金屬盤擺放在地面上的時候已經比多數商場里的電梯面積還要大了.

將這個奇怪的部件組裝完成之後剩下的人就立刻開始在這個東西旁邊的地面上挖溝,沿著這個東西的外圍地面挖了一圈小溝之後他們又從身上拿出了七八個汽油桶一樣的大桶,接著開始在這圈溝里面澆灌這些桶里面的液體.很快地面上的這個類似于魔法陣的東西外面就被一圈裝滿了液體的溝壑包裹了起來.

搞定這一切之後這幫人動作迅速的退到了一邊,然後其中一個法系職業抬手就是一個火球術丟了過去.火球命中了剛玩好的那個裝滿了液體的溝渠,接著就是轟的一聲巨響,整個溝里面的液體都瞬間燃燒了起來,巨大的火球騰空而起,就仿佛一個小型蘑菇云一樣.

因為火焰溫度太高,周圍的那幫俄羅斯玩家都不得不往後退了一點.這火焰就是剛開始燃燒的時候威力較大,很快火焰就開始變小,而變小的原因則是在火焰中心出現了一個傳送通道.這個傳送通道和通常所見的傳送通道不太一樣,它不是豎在那里的.一般的傳送通道都是好像我們家里的大門一樣是豎在那里的.人只要穿過去就行了.但是這個傳送陣上面的通道卻是躺在地面上的,看起來就好像一個下水道井口一樣.

此時周圍溝壑中燃燒的火焰就仿佛遇到了一個巨大的吸塵器一樣,升起的火苗根本不是往上燒,而是剛離開溝壑的表面就全部轉向了中央的那個通道口並被吸了進去.

隨著火焰不斷的進入這個通道之中,通道的面積也是在不斷的擴大,很快就變成了和地面上的那個魔法陣差不多大小了.

在確認這個東西已經形成之後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一揮手,周圍的幾個人立刻上去拿出了另外的十幾桶燃料倒了進去,然後火焰立刻就變大了很多,但是火苗沒有絲毫上升的趨勢,而是依然被吸入了那個黑洞之中.

看到這個情況之後旁邊的幾個玩家就一起看向了這個俄羅斯行會會長.這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則是點了下頭.然後最前面的那個俄羅斯玩家立刻毫不猶豫的縱深跳過外圍的火焰直接落進了中央那個巨大的黑洞之中,然後就好像掉進了深淵一樣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

隨著這個玩家跳入黑洞,周圍的那些俄羅斯也是接二連三的跳了下去,最後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看到大部分人都下去了之後就對之前負責倒燃料的那兩個玩家道:"幫我們看好了."說完不等那兩個玩家回答.自己也縱身跳了進去.

這邊的玩家全部消失之後.外面的那倆玩家就找地方坐了下來.他們的任務就是時不時的過來倒點燃料.保證中央的那圈火焰不要熄滅.這魔法陣很顯然是非常特殊的火焰啟動法陣,也就是只有火焰才能讓它啟動,這種設計倒是挺有特點.

外面的這群人先不說.單說跳進去的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以及那幫俄羅斯玩家.他們在掉進那個黑洞之後就是一直往下墜,但是下落的速度卻不是越來越快,反倒是越來越慢,最後幾乎就變成在慢悠悠的往下飄.

這些人整整花了七八分鍾才算是看到下面的地面,而那個地面也不是什麼好地方,而是一座巨大的火山口.目前這些人下落的方向就是沖著火山口去的,要是他們不采取措施,最後十有**是要掉進火山口里面的.不過這些人隨著高度下降,速度卻是越來越慢,最後竟然在距離火山口還有幾百米高的時候就徹底停止了下落過程.

完全懸浮在空中之後,這幫人中的三個玩家就忽然召喚出了自己的魔寵.這三個人的魔寵都不一樣,其中一只是個金雕一樣的猛禽,另外兩個有一個是一只很小的像是鸚鵡一樣的鳥類,還有一個則是一條外形相當丑的飛龍類型的生物.

這三個生物出現之後,其中那個金雕和那個鸚鵡一樣的東西是各自抓住自己的主人背後的鎧甲,然後帶著他們朝前飛了過去,而後面的那只飛龍就生猛多了,直接一爪子一個抓著四個人,嘴里還叼著兩個,然後背上掛著兩個就這樣朝著前面飛了過去.

三只飛行生物在這地方明顯也是不受重力影響,飛行顯得非常的輕巧,除了空氣阻力依然存在,萬有引力在這里貌似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樣,反正即便是不用翅膀也掉不下去,不過想要移動還是需要翅膀的.

有三個飛行生物帶著,他們很快就離開了火山口的正上方,接著就到了山腳下.

一般來說火山下面有幾種情況.一種是這個火山很久之前就沒有再噴發過了,那麼山腳下多半就是大片的綠色植物覆蓋.還有一種情況就是火山最近幾百年剛噴過,然後山下都是岩漿凝結之後形成的岩石,因為原本的泥土都被蓋在了下面,所以不會有植物.第三種情況就是火山剛噴過,或者正在噴,山下是一片火海,到處都是紅色的熔岩流.

以上三種就是火山下面的基本情況,但這座火山卻是非常的奇怪.它的一側確實是正常的火山形態,那邊全都是黑色的凝結了的火山岩,也就是說這里是最近剛噴過.至于山體的另外一側嗎……全都是冰.

對,這座火山的一側山腳完全被冰雪所覆蓋.感覺就好像瞬間從非洲到了北極一樣,地面上的積雪起碼有一尺厚,雪的下面還有冰層,看起來完全不像是火山附近的情況.畢竟這地方看起來不像是那種高度很高的地方,溫度也一點都不低.

這些掛在飛行生物身上的俄羅斯玩家被這些生物帶著直接飛到了這片冰層之上,然後就好像突然穿越了某種邊界一樣,引力突然恢複,然後眾人身下的那些飛行生物都是猛然向下一沉,其中那只鸚鵡最糟糕,它幾乎帶不動自己的主人.只能是勉強帶著他滑翔過去.然後在距離地面還有幾米高的時候就松開了爪子讓對方自己在雪地上來個翻滾著陸,還好這邊地面上的雪層很厚,就好像軟墊一樣,摔上去一點都不疼.

那個金雕一樣的猛禽雖然個頭不是很大.但飛行能力相當強.即便是身下掛著比自己還要大的一個人都依然可以保持飛行姿態.最後很平穩的將自己的主人放在了地上.

最後的飛龍當然就是強悍的代名詞了,掛著這麼多人也沒有感覺有絲毫吃力的感覺,非常輕松的落地.

這幫人落地之後就收回了魔寵然後背向火山口的方向開始向前走.不過地面上的積雪太厚了,所以移動起來非常的和吃力,好在這些人有備而來,都帶了雪鞋,可以在雪地上行走,不會沉下去.

在雪地上走了相當不近的一段路之後這些人就進入了一個山口,這邊的雪要比火山口那邊還要誇張,除了白色之外你基本上啥都看不見,反正到處都是雪.

這幫人在進入山口之後立刻就開始有意識的往一起集中,然後背靠背的小心移動著,顯然這個地方有危險存在,而且這些人都很了解這里的情況.

果然,在穿過那邊的山口之後前面走不了多遠就是一片開闊的山谷,然後幾個人就發現不遠處的雪地上竟然站著一個美女,一個全身雪白雪白,雙眼閃著橙紅色光芒,頭發隨風飛舞的絕色美女.本來游戲里玩家們的面貌經過修改之後都不會太丑,npc大多也是相當漂亮的類型,所以玩家們對美麗的適應能力都有所提高.但是,眼前這個美女還是會讓很多玩家把持不住,因為你平時見到的美女都有衣服遮擋,而這位——啥也沒穿.是真的啥也沒穿,連最重要的三點都沒有遮蓋,徹徹底底的真空上陣.

美女沒什麼,不穿衣服的美女才驚人.當初看到這個美女的時候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可是踩了好幾次雷,直到第四次他才反應過來,原來不是自己運氣不好,而是這個美女就是個坑.

看到那邊的美女,前面的幾個俄羅斯玩家中的一個家伙忍不住擦了下嘴邊的口水,然後說道:"老大,這這……這美女是怎麼回事啊?難道這個就是任務npc?要不然我過去溝通一下啊?"

這家伙說著話都沒管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有沒有回答就直接向那邊跑了過去,結果還沒走兩步就聽到後面的俄羅斯行會會長冒出來一句:"想死你就去."

那家伙剛抬起來的腳就這麼卡在了半空中,然後扭頭看著自己老大問道:"會長,這美女有問題?"

不等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回答,旁邊的那個俄羅斯玩家直接拍了這個俄羅斯玩家一巴掌."你白癡啊!這麼冷的地方,一個美女啥都不穿的坐在那里,正常人早凍僵了.這明顯就是個陷阱好吧?麻煩你動動腦子,別什麼事都用下半身思考!"

"我哪有!我這不是想要調查一下嗎!"那個俄羅斯玩家狡辯了一下,然後問道:"對了老大,這美女到底什麼來路啊?"

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看了眼這個俄羅斯玩家,然後嘴角微微一抬,邪笑著說道:"那個美女其實是……某種器官."

"啊?"周圍的俄羅斯玩家聽到這個答案都愣了一下,然後最開始流口水的那個玩家就看著自己老大問道:"這不會是……?"

"沒那麼惡心."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說道:"這美女騎士是怪物的舌頭.那怪物的本體在雪層下面,然後將舌頭伸出來放在雪面上.一方面可以當成誘餌,專門吸引你這種狂蜂浪蝶過去送死.另外,這個舌頭和蛇的舌頭一樣,可以感知空氣中的氣味分子,也相當于一種探測器."

"我靠,那我們要是靠近的話豈不是立刻就完蛋了?"

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笑著說道:"廢話,當初我們一起來的隊伍里面有好幾個人就折在了這一關,不少人都以為這個是任務npc,結果過去之後一秒不到人就不見了.那東西出擊的速度快到肉眼完全看不見,等你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剩下漫天飛舞的雪花了."

"這也太強了吧?"那個俄羅斯玩家問道.

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笑著說道:"其實也不是很強.只要把那個東西吸引出來之後就可以很輕松的干掉它.關鍵就是這玩意的突襲速度太快,所以一定不能在它處于埋伏狀態的時候靠近它,不然就是真的一擊必殺了.這東西的等級不高,防禦也一般.只要你不過去.讓它自己出來追擊的時候.正常人都可以單挑干掉這個東西.但是,它的攻擊力在同級怪物中絕對是首屈一指,即便是比它高級很多的玩家也是一擊必殺.而且它的攻擊往往都是在零點零幾秒之內完成的,以我們人類的反應速度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不過去就行了."旁邊的那個俄羅斯玩家說道.

之前流口水的那個家伙游戲惋惜的說道:"不過真的好漂亮的說!要是可以合個影就好了!"

"沒關系,你去讓它吃了你,我幫你錄像事後給你一幀一幀的慢放,肯定能找到一張你們的合影."一個俄羅斯玩家開玩笑道.

被開玩笑的那個家伙沒好氣的驅趕道:"去去去,盡出餿主意."

"好了,現在開始小心戒備,我們一點點向前移動,注意避開那個東西的攻擊范圍.它在雪地下面的攻擊范圍是十五米半徑,中心點就是那個誘餌的位置.只要不靠近,並且逐漸遠離,它就會自己跳出來追擊,只要那家伙出來就沒問題,它只有在雪面下面的攻擊威力特別大,出來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那簡單."

那群俄羅斯玩家在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的帶領下開始繞著那個誘餌移動,然後繞過去之後就開始往遠離那邊的方向移動.果然,發現這些人沒過去,那個"美女"立刻轉頭看向了這邊,然後竟然還微笑著朝他們伸出一只手鉤啊夠的,那個之前流口水的家伙忍不住就多看了幾眼,結果又被人一陣嘲笑.不過那家伙好歹知道這是個陷阱,所以沒有直接過去,只是多看了幾眼而已.

發現自己的誘餌居然沒有生效,目標依然在遠離自己,那個怪物終于是忍不住從地面下猛然跳了出來.這東西一出來就開始瘋狂的朝著這邊沖了過來,嚇得這幫人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本來這幫人對這種東西是不會有什麼恐懼感的,關鍵是這玩意出來之後身上竟然掛著無數大大小小的爛瘡,而這些爛瘡之中在蜷縮著很多小東西.這些小東西就是和這個大怪物一樣的生物,也就是說這事它的幼崽.這家伙的生物習性居然意外的很像是癩蛤蟆.癩蛤蟆就是喜歡將幼崽放在自己背部的皮膚里面孵化,等小癩蛤蟆出來之後就會在大癩蛤蟆的背上留下一個個的窟窿,所以癩蛤蟆看起來才那麼的惡心.眼前這東西顯然和癩蛤蟆有類似的習慣,而且這玩意比癩蛤蟆惡心多了,那滿是膿水的表皮以及那密密麻麻的幼崽,看的人頭皮發麻.現場有幾個玩家在看到這個東西的樣子的瞬間就差點轉身跑了.

"別分神,快攻擊,這東西防禦力很低."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的話讓周圍有些恐懼的俄羅斯玩家總算是明白了現在要干什麼,于是各種技能亂飛,瞬間將這個東西給轟成了渣渣.

就像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說的,這個東西的防禦力非常的爛,而且自身的屬性值都不高,幾乎是一輪齊射就被眾人的技能給秒了.不過,這個東西的幼崽在母體死亡之後居然全都從母體上跑了下來.然後紛紛沖著這邊沖了過來.

看到那些幼崽,不少人又是緊張了起來.結果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直接說道:"別慌,這些東西就是惡心人的,沒啥攻擊力,根本就不破防,用普通攻擊一下一個,很快就能殺光."

盡管這個俄羅斯行會會長提示的非常及時,但可惜的是周圍的人可不像他這麼淡定,各種技能依然還是亂飛一氣,然後滅掉了周圍的那些小怪物.但是很顯然.這是一種浪費.對付這些小東西壓根就不需要用技能.

雖然周圍的人沒有完全聽話,但是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也沒說什麼,因為他知道這是人之常情.這就好像突然有十幾萬只蟑螂朝著你沖過來,正常人肯定都會被嚇個半死.但其實我們都知道.蟑螂其實根本不咬人.而如果這個時候你手里有一挺機槍的話.多數人搞不好都會用機槍對著地面一通狂掃試圖消滅那些蟑螂.冷靜的時候多數人都知道,用機槍打蟑螂純屬浪費,那些蟑螂也不會傷人.等它們過去自然就沒事了.但當你身處現場的時候,多數人都不會有那種心情分析這分析那的,一邊閉著眼睛尖叫一邊拿著機槍狂掃才是多數人的正常反應.

這幫俄羅斯玩家發泄完之後發現周圍滿地的尸體,以及被掀翻的雪層之後才發現自己有些小題大做了,不過想想剛剛的感覺,很多人都覺得再來一次搞不好自己還會這樣干的.

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並未責備眾人,而是叫大家集中起來繼續趕路.之後他們又陸續碰上三只這種怪物,都是被輕松干掉,除了每次都浪費了不少魔力之外倒是沒有產生太大問題.

經過這邊的雪地之後山口的另外一邊出口明顯出現氣溫上升的趨勢,從這邊先前越走山坳就越是狹窄,最後竟然變成了一線天,有些鎧甲比較寬大的人甚至需要側身才能通過.

從這里過去之後就可以看到前方一片翠綠的環境,到處都是綠色植物,冰封的環境就在這里突然結束,分割線清晰的讓人感覺這就是人工建造的場景.

這邊的綠色草地上看起來非常的祥和,空氣中甚至可以聞到花香與青草特有的味道,而在不遠處還有一條小河,看起來也是很美的樣子.

本來看到這些之後那些俄羅斯玩家還有些開心的,誰知道之前一直沒啥反應的俄羅斯行會會長卻是在這里表現的異常的嚴肅.周圍人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了.很顯然,這個家伙這種反應絕對是因為這里不安全,而起比那邊的雪地還要危險.

雖然眾人沒有看出什麼名堂來,但是老大既然這樣了,他們當然要注意一點,有個家伙干脆直接問道:"會長,這地方是不是很危險啊?"

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點頭道:"危險不危險的不好說,你們先別出聲,稍等一會,盡量保持安靜."

眾人雖然不知道他們老大什麼意思,但是這是會長的命令,所以這些俄羅斯玩家都選擇了聽話,他們全都安靜的在那里看著周圍,一邊努力找到些什麼,一邊等待他們老大的觀察結果.

大約在原地站了能有十幾分鍾,就在那些俄羅斯玩家已經快要徹底失去耐心的時候,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突然就說話了,但是這個家伙這次開口卻是用非常非常小的聲音壓著自己的音量說道:"保持安靜,千萬不要發出聲音,別說話,注意武器不要撞擊鎧甲和地面,想象一下你們正在睡著的監獄看守身邊偷牢房鑰匙."

一個俄羅斯玩家轉頭壓著自己的聲音小聲問:"為什麼啊?"

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指了下那邊樹林邊上的一棵特別茂盛的大樹低聲說道:"那邊有可怕的惡魔."

"惡魔?"

"噓噓噓……"剛剛那個家伙說話聲音稍微大了點,旁邊的俄羅斯行會會長連忙一把捂住他的嘴巴,然後小聲道:"不相信的人用望遠鏡看下河對岸那棵特別茂盛的樹,看完你們就知道了."

那棵樹其實距離他們根本不遠,最多也就是一百五十米到二百米而已.這點距離.一棵樹還是可以看的很清楚的.但是,既然他們老大要求用望遠鏡,那大家也就只好好奇的拿出了自己的望遠鏡看了過去.

本來不看還沒什麼,這一看眾人差點沒有嚇死.那邊的那棵樹其實並不是枝葉茂盛,正相反,它其實是一棵生長的並不太好的樹,壓根就沒有幾片葉子.但是,為什麼眾人之前看到這個大樹覺得它很茂盛呢?那是因為這棵大樹上覆蓋著一層密密麻麻的飛蟲.這種飛蟲背後的兩片翅膀完全是翠綠色的,當它停在樹枝上的時候,收攏的翅膀就好像樹葉一樣掛在那里.而當幾百萬幾千萬的飛蟲趴在一棵大樹上的時候.看上去就會感覺這棵大樹枝繁葉茂,其實那根本就不是樹葉而是蟲子.

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指著那邊小聲道:"看到那些東西的嘴巴了嗎?那玩意就跟粉碎機一樣,要是它們發動襲擊,每次可以將我們其中的一個人徹底消滅.我們一共就這麼幾個人.被他們襲擊幾次就完蛋了.還有.那東西的數量太多.計算用面攻擊的魔法也搞不定,而且即便是殺死了也沒有好處,所以對付這些東西最好的辦法就是別靠近他們.繞過去就好了."

因為大家都拿著望遠鏡,所以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的這種說法大家都非常的贊同,畢竟他們已經從望遠鏡之中看到了那些蟲子的口器的形狀,這分明就是一種食肉蟲啊!而且,這玩意的數量真的是非常恐怖,雖然每只蟲子的體積就和知了差不多,但是幾千萬只蟲子一起飛舞起來,那真的是可以嚇死人的規模.

知道這玩意不能惹,眾人都在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的建議下收回自己的武器,然後將身上的鎧甲也全都拆卸掉,就這樣穿著內衣躡手躡腳的往前移動.這種狀態雖然會降低防禦,但他們在這里壓根就不需要戰斗,只要不驚動那些東西,這里又沒有別的危險存在,不穿鎧甲也沒問題.而要是驚動了它們,那麼就算是有鎧甲也沒用,因為據說這些東西會順著鎧甲縫隙往里面鑽,到時候更要命.

這群人的動作很輕巧,但是速度並不慢,很快就摸到了河岸邊,然後小心的淌水過去之後開始沿著小樹林的外圍繞行,很快就到了這片平地的另外一側.在這邊有一座山崖,而山崖上面可以看到一尊人像立在那里.那個人像的造型很古怪,不是那種英雄雕塑,而是一個受難的犯人的雕塑.這個人被反綁著雙手,一只眼睛不見了,耳朵也被削掉,嘴里還塞著一跟馬用的那種嚼頭,但是最恐怖的是這個人的身上還纏繞著一種滿是刺的荊棘,身上遍布大大小小的劃傷.

這個受難者的雕塑放在這懸崖頂上顯得相當的詭異,但是現在眾人也沒空管這個,只是小心的靠近山岩之後在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的指揮下開始順著懸崖往上爬.

這個懸崖的高度並不算是太誇張,雖然山體幾乎是直上直下,但是因為山體表面有很多突出物,所以借力的地方很多,只要身手稍微靈活點得人都可以爬上去.

眾人都是特別挑選出來的人,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挑選他們的時候就想到了這個環節,所以選擇的都是身手比較靈活的職業,因此這個懸崖沒有給他們造成任何的障礙,幾分鍾後就全體上到了懸崖頂上.

上來之後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立刻癱在地上說道:"好了,可以放心了,這里就沒問題了.你們都把鎧甲穿回去吧."

旁邊一個俄羅斯玩家一邊穿一邊問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我們干什麼不直接飛上來啊?"

"你以為那些飛蟲吃不掉你的飛龍嗎?"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一句話就把對方說啞巴了.

另外一個俄羅斯玩家卻是看著崖頂內部的方向問道:"那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吧?"

他們的目的地就在懸崖頂部後方的那片森林後方,在森林後方不遠的地方有一處比這邊還要高的山峰,而山峰的頂端則是立著一片建築群.很顯然,那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了.

"為什麼全都是黑色的?"有個俄羅斯玩家看著前方的森林以及遠處的那座山問道.

事實上森林並不是黑色的,只不過這里的森林中的樹木超級茂密.而且樹葉全都是深墨綠色,加上森林下面的地面上因為樹木的遮擋沒有絲毫的陽光,所以看起來真的是漆黑一片的感覺.至于遠處的山峰——那玩意真的是完全黑色的一片.那山峰上沒有任何的植被,到處都是一種黑色的岩石,而且棱角分明,看起來就覺得相當的荒蕪.那山上的建築群大概就是用山體上的岩石建造的,所以也是黑色的,基本上看起來就是黑色的森林連接著黑山,而黑山上就是黑色得宮殿群.

"有種黑森林的感覺,你們覺得呢?"有個俄羅斯玩家問道.

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說道:"這地方之所以是這種顏色是因為這里是邪神的住所.我們要聯系的這群神祗可不是地方守護神族.他們是邪神,所以這里的一切都是邪惡風格的.不過你們放心,我在這邊有特殊關系,我們不會遭到襲擊.不過前面的森林之中倒是有一些魔獸存在.而且級別還不低.需要稍微注意一點."

這群人在聽到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的解釋之後就開始迅速的向著森林內部走去.在這邊他們的推進速度很快,因為森林雖然密集,大他們走的卻不是原始森林.事實上他們從懸崖邊上過來走進森林之中只有幾十米就遇到一條橫向的公路.之後這個路就轉向了他們要去的那個宮殿群的方向.據他們老大說,這個路就是直通那邊的宮殿的,所以不用擔心迷路,只要順著路跑就行了.

雖然這個森林里面的路不可能真的和現實中的高速公路一樣,但這畢竟是夯實過的土路,地面很干燥也和堅硬,最重要的是沒有障礙物,所以他們的移動速度都很快.

這群人很走運,盡管之前他們老大說這里有魔獸,但是他們一個都沒碰上,只在快要出森林的時候碰到了一只畸形怪.這個東西看起來就好像兩個半人馬將人類的部分去掉,然後將傷口對接在一起,接著將其中一只半人馬的屁股那個位置改造成一個滿是利齒的口器,之後再讓這東西長出一身的紅色肉瘤,基本上就是眼前這個東西的造型了.

這東西雖然惡心,但是攻擊力很一般,關鍵一點是這玩意完全是瞎的.它沒眼睛,聽力也就一般般,而且因為這個東西一開始就在公路上,這幫人老遠就看到它了,于是停在那里等待了一會那個東西就自己走遠了.

避過這個東西之後就到了山腳下,上山的道路就是一條看起來好像好像完全沒有盡頭一樣的階梯.都說望山跑死馬,這山在遠處看的時候沒覺得多高,但到了跟前才發現這玩意的高度實在是相當不低,而下面的那個台階更是多到嚇死人.

"我暈,這要爬到什麼時候啊?"有人抱怨道.

"再高也要上.都閉嘴趕緊爬吧!"

在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的催促下眾人開始拼命的爬山,然後一口氣爬了一個小時,體力值完全耗盡才到半山腰,眾人拿出早就准備好的體力藥劑然後一口喝下.有個俄羅斯玩家將瓶子一扔就開始抱怨:"我總算知道為什麼你讓我們出來的時候多買兩瓶體力藥劑了!這簡直比馬拉松還要累啊!"

"話說這地方不能飛上去的嗎?"有一個俄羅斯玩家問道.

"神族會擊落任何膽敢在自己的神殿周圍飛行的存在,你們不想被打下去盡管飛."那個俄羅斯行會會長說道.

另外一個玩家立刻道:"我開始懷念黑暗神殿了,人家是修在地下的,再深也不可能有這麼多台階啊!"

"都爬了一半了,別抱怨了,趕緊的,回去晚了就沒用了!"

在俄羅斯行會會長的催促下,眾人又爬了一個小時,終于在又干掉一瓶體力藥劑之後到達了山頂最低位置的那個建築前面的廣場上.

"你妹啊!總算是上來了!我發誓,以後再也不爬山了!"一眾俄羅斯玩家癱軟在廣場邊緣一邊喘氣一邊抱怨,連他們老大都是氣喘如牛.

"好了,總算是到了,快點休息一下過去喊門."(未完待續..)

上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三十四章 討論     下篇:網友上傳章節 第三百三十六章 離間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