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異域人生 第六十四章 對策  
   
第六十四章 對策

“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我們的意料,將我的計劃完全打斷了。”李明面色沉重地說道:“這也是我的責任,沒有能將人為的因素考慮進去。現在,我們必須韜光養晦,盡量不要再引起外界的注意了。陳浩和馬林,你們兩個從明天起將鐵山下的所有的煉鐵鋪子都搬到島上來。注意,要盡量晚上搬,煉鐵人員必須盡量都搬到島上來,新型的煉鐵坩堝爐前兩天已經制出來了,以後我們不再需要使用那些落後的方法生產生鐵了,所以鐵山只留下那些采礦的人員。告訴王濤,這兩天之內秘密的收購一批大小船只和車輛,以後開采下來的鐵礦石和石英礦石都運到島上來。這些事情你們一定要極快辦完。陳浩,你讓王老刀從那些打鐵匠和煉鐵匠中間挑出一批頭腦靈活、手藝高強的工匠,過兩天我要給他們講一講冶金基礎課。哎!我可真的忙不過來了,還有,陳浩給聖手王飛鴿傳書,讓他在墨城將那里的印書工匠都請到島上來,我們不能只在臨濱找人,那樣太引人注目了。好了,我就說這麼多吧,反正一切的一切都是從頭開始,你們抓緊時間去辦吧。”

馬林和陳浩急忙答應了一聲,出門辦事去了。李明又對司徒言說道:“怎麼樣?這兩天學員們對講的課程有什麼問題嗎?”

司徒言笑道:“對于我們來說,院長所講的每一個詞句都是非常新鮮的。這兩天我們已經基本上不再刨根索源了,那樣太費功夫了,我看院長每次講課也非常累。所以現在院長講什麼,我們就相信什麼,這樣就簡單多了,大部分學員都已經開始適應了這種想法,相信這麼一來大家的進度都能快不少。”

李明點了點頭說道:“這樣最好,我也知道要想讓你們完全接受這種觀念是不太容易的,目前來說,也只有讓你們死記硬背了,留著以後慢慢理解吧。我還要給你一些任務:從現在開始,你每天讓學員們在空余的時間到附近養馬場去搜集懷孕的馬匹的尿,實在不行你就讓他們帶上銀子,碰上懷孕的馬就買下來,拉到島上來養,多多益善。這件事情要抓緊時間去辦,我有急用。”說完,也不理會目瞪口呆的司徒言,自顧走出竹林閣。

回到山莊的時候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張瑤小鳥依人的纏在李明身邊問長問短,仿佛很長時間沒見面了一樣。望著張瑤那幸福的臉龐,再想起今天康王的種種表現,一陣煩惱又湧上心頭。

吃過晚飯,李明單獨來到林凌峰的房間,就今天的事情向林凌峰征求意見。聽完李明的敘說,林凌峰勃然大怒,一掌將身邊的桌子拍得粉碎,口中喝道:“好個荒淫無恥的東西,既然他要打瑤兒的注意,我們也不用和他客氣,今天晚上我就去王府干掉他,免得以後他再來找麻煩。”

李明嚇了一跳,急忙勸阻道:“師傅先不要著急,康王雖然荒淫無道,但對于我們還是很有用的,目前我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的幫助。碧泉島上的一切都剛剛起步,如果這時候殺了他,那麼我們的一切努力都要白費了。我們現在還不能動他。”

林凌峰怒道:“那就任由他胡來?你真的要將瑤兒推向火坑?”

李明微笑道:“怎麼可能呢?即使碧泉島不要了,我也不會讓瑤兒受委屈的,大不了我帶著瑤兒浪跡天涯。但目前還沒有到那個境地,對付康王還需要想一些別的辦法,今天我就是找師傅來商量的。”

林凌峰點了點頭,平了平心頭的怒氣,說道:“也有道理,依你看該怎麼對付他?不行的話我今天晚上跑一趟,將康王的奇經八脈都點上,讓他臥床不起不就行了。”

李明精神一振,喜道:“那太好了,這是一個好辦法,但他要是臥床不起了,那我們有事情的時候也很難找他幫忙了。而且,他這樣肯定要找我來給他治病,那我該怎麼辦?不給他治好?那以後就別想辦事了。所以這也是一個難題。這樣吧,我剛才已經想出一個辦法,呵呵,就是比較陰損,我還沒有決定要不要使用。”

“哦?快說說!”林凌峰急忙問道:“快點說!別賣關子了,哈哈,你要是想出的辦法想必要好得多,快說!”

李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其實,我也知道這麼做不太光明磊落,那就是讓他失去男人的機能,呵呵,甚至讓他看見女人都心煩,這個辦法怎麼樣?”

“絕了!”林凌峰伸手要拍桌子,卻發現桌子已經被自己拍碎了,他自嘲的一笑,接著說道:“快告訴我,你用什麼辦法讓他能這樣?是用藥嗎?呵呵,你還真說對了,這個辦法真叫陰。嘿嘿,不過對付這種淫邪之徒這可是最好的方法了,有把握嗎?”

李明為難的說道:“不知道,我從來沒用過,只是知道這種方法。不過我也不擔心,萬一我的方法不靈,那師傅就出馬,點了他的奇經八脈就行了。但目前讓我猶豫的是,康王只是對瑤兒有點不懷好意,並沒有真正的付諸行動,而且相比其他的王子,他這個人還是比較仁厚、比較愛惜黎民的,所以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我不打算對付他。”

林凌峰點了點頭說道:“不錯,相比較來說他還算是不錯的。哎,說起來中州和澤州的百姓是最苦的,三皇子的治下百姓生不如死,民不聊生呀!皇帝又體弱多病,很多事情都是不聞不問的,致使三皇子的勢力越來越大,所以,這也是皇帝遲遲不能立儲的原因之一。萬一三皇子到時候造起反來,可沒有什麼人能治他,現在他所忌憚的僅張猛一人而已,哎!你那個岳父呀,一生耿直,忠心耿耿,但現在還在遭到昏庸皇帝的猜忌。!近千年來朝中紛爭不斷,百姓揭竿而起也不在少數,但也許真的是天佑大唐,每次都能有幾個棟梁之才為大唐維護住了這片江山,現在,這個重任就落在你那個岳父身上呀!不過他現在的處境比較困難,幾個皇子都想極力的爭取他,皇帝也在猜忌他,日子不好過呀!李明,現在各方的勢力蓄勢待發,天下即將大亂呀!師傅也不是那種因循守舊的人,你要想趁勢有一番作為,師傅是會全力幫助你的。哎!算了,不說了,現在你考慮得也對,暫時還是要康王的維護和幫忙的,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對付他。就這麼辦吧,過幾天你去探一探康王的口風,如果他真的對瑤兒不懷好意,那你也就不要手軟,記住,成大事者,必須要心狠手辣!不能有婦人之仁。”

李明急忙點頭受教,兩人又談了一些今後發展方向的問題,李明便告辭出屋了。

門外,馬林正焦急地等待著,看見李明出來,急忙迎了上去。

李明奇怪的問道:“這麼晚了,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嗎?”

馬林為難的望著李明,支支吾吾的回答道:“回主人,蔓兒......蔓兒不想走。”

“嗯?”李明一下就愣住了,在他想來,自己這麼對待她,她應該對自己是恨之入骨了。如今自己釋放了她,她應該馬上離開這里才對,怎麼現在又不走呢?

想到這里,李明問道:“為什麼?對了,銀子送給她了嗎?她是不是擔心以後的生活呀?”

馬林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是的,銀子她連看都不看,只是口口聲聲地要見主人。本來小人不應該這麼晚打攪主人的,可她已經三天不吃不喝了,又連續三天沒有睡覺,現在身體極度虛弱。下午給她煎的藥她也不肯吃,眼見得她就要撐不下去了,小人害怕出事,所以才這麼晚來找主人。”

李明心頭一陣刺痛,雖然林凌峰教育自己要心狠手辣,但對一個十多歲的弱質少女下如此毒手,還是他所不願意的,這並不是他的本性!現在她變成這個樣全是自己造成的,既然她是冤枉的,那麼自己就應該對她有所負責的。

想到這里,他毅然對馬林說道:“好吧,她既然要見我,那我現在就去。”

昏暗的燭光下,嬌小的蔓兒變得更加瘦弱了,蒼白的面色、深陷的眼窩、發黑的眼眶、無神的眼光無不顯示著她遭受的巨大的折磨。

看到李明進來,蔓兒那無神的眼睛里閃出一絲光芒,蒼白的臉上現出一絲嫣紅,掙紮著虛弱的身軀就要爬起來。李明急忙上前一步將她按住,滿懷愧疚的說道:“蔓兒,真的對不起,我知道,事情已經這樣了,我說多少對不起都無濟于事了。都因為我的一念之差,才給你造成這麼大的痛苦,我不指望你能原諒我,只是希望你能保重自己的身體。”

蔓兒微微搖了搖頭,用虛弱而又蒼白的聲音緩緩說道:“我.....不怪.....公子。.......公子.......。”

李明急忙說道:“好了,你先別說了,先養好身體,一切都等養好身體在說,好嗎?”

蔓兒又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公子......不怪......蔓兒了?”

李明看得眼淚都要出來了,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蔓兒,我知道是錯怪你了,都是我不好,不要恨我,好嗎?”

蔓兒勉強露出一絲笑容,輕輕的搖了搖頭,閉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涼爽的夜風吹拂在李明的臉上,是李明混亂的頭腦稍稍的清醒了一點,李明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松濤閣的,只是覺得自己心頭充滿了愧疚和自責。

天空又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李明走在青石大道上,任由雨水澆遍了自己全身。他就這麼走著、漫無目的的走著,不知道自己要到什麼地方去。

今天發生的事情將他一個月來建立起的自信心完全的擊垮了,由于自己的失誤,致使碧泉島的事業陷入了僵局。由于自己的失誤,致使瑤兒受到了康王的注意,使她陷入了危險的境地。也由于自己的失誤,使蔓兒受到這麼大的折磨、遭受了這麼大的委屈。

看來自己還是太不成熟,考慮事情還是太不周全了,處事的經驗還是太差了。僅僅憑著豐富的科技知識是無法解決眼前的問題的,自己還是需要多磨練呀!

一把雨傘擋在了李明的頭頂,替他遮住了這越來越大的雨。張瑤滿眼通紅的望著李明,全身也已經被雨水澆了個盡濕。

李明回過身來,將張瑤拉到自己的身邊,緊緊地摟住她那柔軟的腰肢,接果雨傘,遮住了打向兩人的急雨。兩人就這麼緊緊地依偎著,在雨中默默無語的走著、走著。遠方,一道道閃電在山後亮起,將雨夜照耀的更加迷離。

清晨在雨後醒來,又是一片勃勃的生機。李明走出房間,深深呼吸著清晨清新的空氣,眼前一片鮮亮,小草在接受了一夜的沐浴後顯得更加嫩綠,一道彩虹掛在雨後的天際,讓人看起來是那麼心曠神怡。

李明精神不由得一振,將昨天的不快和挫折強壓在心底,轉身就要向聽泉閣走去,忽聽得背後一陣破空聲傳來,他心頭一凜騰空而起,隨手把出腰間的依天劍,在空中一個轉身揮劍掠去。

一聲清脆的交擊聲響起,一柄寶劍應聲而斷。李明輕輕的飄落在地面上,回頭望去,只見林夫人手握斷劍含笑而立,贊許的目光望著自己。

“不錯!你能躲過這一記偷襲,以後應該有自保的能力了。”隨著話音,林凌峰從聽泉閣中踱出,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

李明急忙上前和兩人見禮,林夫人笑道:“剛才我用了五成功力來偷襲你,本來以為會鬧得你手忙腳亂的,沒想到你這麼輕易的就閃避開了,看來你的進境比我想象的還要快呀。”

李明急忙說道:“那都是師母手下留情,師母要真的有心偷襲,就是用上兩成功力我都擋不住,只是剛才害怕失手傷了我,才讓我這麼輕易的躲過去了。”

“好了,你就別謙虛了。”林凌峰笑道:“剛才只是一個小測試,也是你師母看你昨天煩心事太多了,今天就給你來這麼一下,想調劑一下你的心緒。李明,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我也曾年輕過,也曾犯過不少的錯,也曾因為經驗不足吃過虧。但是這都是難免的,昨天晚上你回來的時候,我看你非常消沉,這不應該出現在你的身上的!別忘了,這麼多人都依靠著你那!暫時的消沉是難免的,但你應該盡力去克服這種情緒,振作起來!別讓瓏兒失望!你要是這個樣子,還有什麼資格讓瓏兒去原諒你呢?”

李明深吸了一口氣,對林凌峰夫婦感激地笑道:“謝謝師傅師母的教誨,我現在感覺好多了。剛才那一件把我的煩心事都給驚出去了,師傅,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林凌峰贊許的點了點頭,欣慰的說道:“你明白就好,對于你,我不需要說些什麼,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摸索。好了,今天我就不讓你練功了,你忙你得去吧,我也要出去一下了。”

“哦?”李明非常關切地問道:“師傅出去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嗎?”

林凌峰輕輕的歎了一口氣說道:“哎!本來瓏兒在的時候是不用我操心的,但現在她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生氣了,連林家莊的生意都不管了。昨天得到消息,在林州那邊出了電問題,呵呵,這還和你的龍井有關。由于我的龍井搶了幾個大茶商的生意,那些個人糾結在一起栽贓陷害將我那邊的總管抓到大獄里去了。林州是二皇子的封地,所以你也幫不了什麼忙,還是我親自去解決吧。哼!給我來這一套,這點小事情還難不倒我,好了,你也別操心了,我去兩天就回來。”

送走了林凌峰,李明急急忙忙的趕到玻璃廠。這幾天經過那些工匠的努力,終于將陶土坩堝趕制了出來,今天,是第一鍋坩堝玻璃出路的日子了。

玻璃廠內早已經是熱鬧非凡了,陳方帶著大伙已經在窯前忙碌起來了,熊熊燃燒的煤火將每個人的臉龐都照耀得通紅,幾個人正向坩堝中加著石英砂和石灰石。

看到李明近來,眾人干得更加賣力,陳方光著膀子站在爐火前大聲吆喝著,幾個人抬起坩堝架到爐火上面的鐵架子上。

看著坩堝中的石英砂滿滿的融化,李明心頭也是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第一次試驗能不能成功還真不好說,還有,那些陶瓷匠燒制的坩堝能不能經受住那麼高的溫度也沒個准,一切都是在摸索之中。

陳方一聲吆喝,眾人抬起坩堝從爐火上架開,將里面通紅的玻璃熔液倒進了預先打好的鐵板上。

通紅炙熱的熔體漸漸的冷卻了,一塊晶瑩透亮的玻璃板漸漸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院子中一片沉寂後,突然爆發出一陣歡呼,眾人都沸騰了起來,望著眼前他們從來沒有見到過的奇跡,一個個樂得合不攏嘴。

陳方咧著大嘴,冒著滿身的汗水走進那塊還在冒著烤人的熱氣的玻璃板前,像觀賞一塊寶貝似的欣賞著。

一滴汗水從他臉上滑落,正好滴在玻璃板上,“叭”的一聲脆響,晶亮的玻璃板頓時四分五裂。

');

上篇:第六十三章 煩惱     下篇:第六十五章 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