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異域人生 第一百三十二章 拜訪  
   
第一百三十二章 拜訪



聽到陳浩的彙報,李明感到心中一沉,急忙搶過陳浩手中的缰繩,跨上駿馬便往碼頭方向趕去,不大的功夫便到達了山腳下。

李明急忙下馬,將缰繩一撒就要飛奔上山,這時,從他的身後卻突然傳來了一聲激動的聲音:“王文拜見主公。”

心慌意亂的李明剛才根本沒有注意旁邊的是什麼人,畢竟一路上和他打招呼的人太多了,現在一聽這話,他急忙轉過身來。在他面前,王文帶領大約三十名全副武裝的士兵跪倒在李明的面前。

李明微微的愣了一下,畢竟這個王文自己僅僅見過幾次面,最近的一次還是半個月前由曹豹帶著的,雖然他現在是實際上的駐島守衛的統領,不過李明由于一直非常繁忙,所以從來沒有和他細談過,今天看到他,還真感到有點意外。他急忙上前一步,將王文扶了起來,開口說道:“大家不必多禮,都起來吧。”

眾士兵齊聲道謝道:“謝主公!”然後整齊的面朝李明直立,動作整齊劃一,氣宇昂然的直視著李明,雖然臉上露著激動的神色,但卻都是非常嚴肅,顯示出訓練有素的氣魄。

李明知道,目前島上這五千守軍都是當年曹豹的親兵,並且在駐島的這半年內全部都加入了醫神教。當初自己在考慮教義的時候就曾經借助于宗教的神秘和狂熱制定出了相應的條款,規定凡是入教之人,就必須為教主奉獻上自己的一切,當然了,李明也知道這麼做不太光彩,不過在這個蒙昧的時代,不這麼做還真的行不通,況且在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當時在場的林凌峰和聖手王都拍手稱絕,所以也促使自己將這個重要的條款放到了教義的里面,現在看眼前這些士兵臉上激動狂熱的樣子,李明還真的有些佩服宗教的力量。

“王文,由于最近非常忙,所以也沒有時間同你詳細的談過,怎麼?今天找我有事情嗎?”雖然心急如焚,但李明還是激勵的表現出和藹可親的風度,力爭留下自己完美的形象。

“稟主公,今天是王文負責碼頭一帶的巡邏,並無其他的事情,不過......呵呵。”王文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指著那一排士兵說道:“不瞞住公說,我這些弟兄們都沒有見過主公,所以我帶他們......嘿嘿,請主公不要責怪他們,他們實在是太渴望能夠見主公一面了,都跟我提過很多回了?”

“喔?”李明不得不暫時放下心頭的焦急,非常感興趣地問道:“你身為駐島部隊的統領,居然能親自帶領士兵來巡邏,真是非常不錯......對了,剛才你們一直在這附近嗎?有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的事情?”

王文恭恭敬敬的抱拳回答道:“稟主公,剛才有兩艘大船靠岸了,當時正好我在那里巡邏,看到下來幾個人我上前查問時,他們說要求見主公,並且說是主公的好朋友,當時我不敢怠慢,親自帶著幾個人將他們送上山,由于您不在山莊,所以是夫人接待他們的,當時林大俠也在夫人身邊,所以我就放心的下來了。”

“哦?”剛才李明著急上山,所以並沒有看碼頭那邊,現在聽到王文這麼說,他不由得轉頭向那邊望去,果然,不遠的碼頭上停泊著兩艘大船,看樣子還真有點氣勢非凡,李明心中一動,急忙問道:“那幾個人長得什麼樣子?有多大歲數?”

王文急忙回答道:“一共下來五個人,有兩個人好像是下人,不過長得很奇怪,好像是我在康王府見過的黃門,另外一個人,我好像見到過,不過他的臉上一直蒙著一塊布,我看不清楚面容,剩下的兩個人嘛,一個老人,歲數挺大了,還有一個中年人,長的氣勢不凡,有一種雍容華貴的氣質。”

李明心中一驚,頓時疑心大起,他背著手,皺著眉頭在原地踱了幾步,考慮了一會兒,口中喃喃自語道:“看樣子和氣勢應該是他,但是他怎麼有這麼大的膽子,離開自己的封地來到這里呢?並不象他的風格,太冒險了......。”猛然,他停下了腳步,然後對著王文說道:“有一個任務,可能需要你來完成。等一會兒我可能要陪著來人下來,到時候你就看我的眼色,如果我示意的話,你就當著我的面阻止來人進入島內,到時候我可能要假意斥責你們,但是你們必須堅持住,絕對不允許他們向到的內部去,實在不行,你就將事情推到康王身上,畢竟名義上你們還是康王派來守島的,你們的責任是保護島上的安全,並且阻止一切陌生人等進入島內,明白嗎?他們不敢強行闖入的。”

王文急忙抱拳說道:“請主公放心,在下一定會把這出戲唱好的。”

李明微微一笑,沖著那對士兵招了招手,轉身向著山頂緩緩走去。身後,那隊士兵一起跪下,口中呼道:“恭送主公!”

山莊外,蔓兒正焦急的朝著山下張望,看到李明不緊不慢的上來,她急忙迎了上去,對著李明低聲說道:“公子,夫人讓我在這里等著你,來人是......是二皇子。”

二皇子這幾個字從蔓兒口中說出來,怎麼都讓李明感到有些別扭,所以,他不由得用充滿懷疑的眼光看了蔓兒一眼。

蔓兒小嘴一噘,不悅的瞪了他一眼,口中嗔道:“看我干什麼?不管你想不相信,我和他一點關系沒有,不信你就親自去問他。”說完,白了李明一眼,轉身向山莊走去。

李明一愣,他可沒想到今天蔓兒敢頂撞他,這時他感到有些意外。不過,自己剛才在山下的猜測還真是對了,果然是二皇子李清帶著劉章來了。

但是,李清究竟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值得他冒這麼大的風險而親自跑一趟呢?要知道,大唐對于各個有封地的王子可是有明確的規定,沒有皇帝的允許,一個有封底的王子絕對不允許跨入另一個王子的封地半步,皇子之間要想見面就必須要到皇城去,在皇城的王子府邸內他們才可以隨意的拜訪走動,雖然不知道這麼規定究竟有什麼用意,但估計還是害怕幾個皇子私下串通起來不干好事情。但是,今天李清居然冒著這麼大風險來到康王的地盤,那他就必然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考慮到這里,李明還是那麼不緊不慢的邁進了山莊的大門,聽泉閣外,兩個貧民打扮的王府侍衛正站在門外,看到李明進來,齊齊的向他行了個禮。

李明微微點了點頭,推開聽泉閣的房門走了進去。聽泉閣內,明王李清正坐在客座,恭恭敬敬的陪著坐在主座的林凌峰在說這話,年邁的劉章則正坐在李清的下首認真的聆聽著,劉章身後,站著那個蒙面的神秘人。

李明急忙趕前幾步,裝出驚喜交加的樣子,對著李清大聲叫道:“大哥!你怎麼來了?真是太意外了!您居然想起來看望我這個兄弟來了,太讓我感動了!我太高興了。哎,不知道是你,不然,我也不會趕回來這麼晚,讓大哥久等了。”

林凌峰站起身來,背著李清似笑非笑對李明做了個眼色,然後用無奈的口氣吩咐道:“李明,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接待他們的,不然,我早就把他們打出去了,我可實現警告你一聲,你們這次如果僅僅是兄弟相聚的話,我沒什麼意見,但如果你還想跟著他回去的話,小心我打斷你的腿!”說完,也不理會一邊的李清,轉身便走出了房門。

李明心中則不由得暗暗的感激林凌峰,看來師傅還真得非常了解自己的想法,事先就把責任攬到了他自己身上,同時讓李清徹底的死了讓李明出山的決心,這可讓李明省了不少的口舌。

裝出無奈的神情,李明沖著李清苦笑了一下,搖頭說道:“大哥也看到了,現在師傅對我像防賊一樣,我走到哪里都要向他彙報,真得很不自由。對了,大哥怎麼突然想起到我這里來了呢?莫非有什麼急事嗎?要知道,您這麼做是非常危險的,萬一被康王發現的話,那可不太好了。”

聽完林凌峰剛才的話,李清的臉上明顯的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聽到李明話語中流露出來的關切話,他的臉上勉強露出一絲笑容,說道:“兄弟,大哥也知道你的苦處,有這麼個師傅......剛才陪我說話的時候,我的心一直都在發冷,太可怕了,不瞞你說,那天在王府的情況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我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一個人單憑他的氣勢能把我嚇成那個樣子,當時我確實滿身的恐懼,那種感覺......事後我連做了半個月的噩夢,真難得你怎麼能整天和他呆在一起呢?不說他了,兄弟,你剛才說得對,大哥是冒著很大的風險來找你的,但是,在說正經事之前,大哥不得不問你一句,我們還是好兄弟嗎?”

“大哥哪里的話!”李明作出非常氣憤的樣子,跳起來嚷嚷道:“大哥這話從何說起?雖然我們兄弟已經分開,,但是我心里一直都在想著大哥,要知道,我們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是我們畢竟是同一類人,不僅興趣相投,連志向都是一樣的,所以,我心里可是一直都裝著大哥的。”

李清急忙站起來將李明壓了下去,同時悄悄的向門口看了一眼,口中急道:“兄弟別叫!小聲一點,不是做大哥的不相信你,實在是......我不過是想要核實一下。不過,不要怪大哥責怪你,一個月前既然你早已經得知了三弟調動兵馬的事情,為什麼不事先通知我呢?要知道,如果我早得到消息的話,我會當機立斷揮兵南下,接著平叛的機會將三弟的地盤和勢力一網打盡的,即使事後皇上醒過來了,也只能嘉獎我平叛有功的,到那時候,我就變成了最有實力的人了,縱然最後還是免不了被收回邊關的兵權,但我的卻得到了大幅的增長,這是一個多好的機會,你怎麼就不告訴我呢?你這麼做,讓我怎麼相信你是真心對待我的呢?”說到這里,李清的臉上已經有些發青了。

“大哥說的什麼話!簡直在冤枉小弟。”李明頓時叫起屈來,正要考慮如何搪塞他,突然眼角的余光瞥見了站在劉章身後的那個蒙面人,一道亮光頓時劃過他的腦海,使他的話音一轉,指著那個人說道:“他不是已經將消息傳到您的面前了嗎?當初不是我故意放他走,你以為他能夠透出碧泉島嗎?胡風,你在島上這麼久了,難道你以為一個人逃出去是那麼容易嗎?”

劉章身後的那個蒙面人嚇得一激靈,下意識的跑上前來,撲通一聲就跪在李明的前面,額頭緊緊地貼在地面上不敢抬頭。

李明輕輕的歎了口氣,說道:“起來吧,你是大哥的人,我也不能責罰你,況且,如果我像對你動手的話,你早就不在人世了。在你逃出島上的那天晚上,我跟在你的後面一直爬上西山懸崖,難道你就一點沒有察覺嗎?”說到這里,李明轉過頭來對著李明說道:“大哥,我這麼做其實也是沒有辦法的,島上這麼多人,稍有不慎就會讓大家心生怨言的。胡風的所作所為,放到什麼地方都是死罪,所以我不可能明目張膽的放他去報信的,所以只能采取這種方法了,況且,他聽到的那些消息是我故意讓人透漏給他的,要不然,以他一個侍衛頭領來說,怎麼可能聽到這麼機密的事情呢?胡風,你都明白了嗎?”

跪在地上的胡風抬起頭來,臉上的面巾早已經被他拿下來了,此刻的他滿頭大汗,臉色蒼白的回答道:“謝島主不殺之恩,既然島主知道那天晚上胡風逃跑的地點,就說明島主確實是有意放掉小人的,小人在這里感謝您的寬宏大量,另外,請您再發發慈悲,饒過我那些師兄弟吧。”說完,重重的在地上叩起了頭,轉眼間,地磚上已經沾滿了血跡。

李明歎了口氣說道:“按照規矩,你要是潛逃的話,你那些師兄弟都要被砍頭的,但是看在大哥的面子上,我也不能為難他們,放心吧,目前他們都已經被我遣返回邙山了,這時我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

胡風大喜,沙啞的聲音急忙說道:“多謝島主寬宏大量,如果有來生,我胡風做牛做馬都要報答您,但是今世,胡風已經將性命交給王爺了。”

這時候,李清急忙站了起來,將地上的胡風拉了起來,用手重重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口中贊道:“好兄弟,你的心意本王領了,你先下去找小玉包紮一下傷口,我和我弟弟有話要說。”

等胡風出去之後,李清走到李明的面前,望著李明說道:“兄弟,做哥哥的辜負了你這片苦心了,沒說的,以後我李清再有懷疑你的念頭,讓我天打雷劈!兄弟,不要怪大哥,實在是大哥現在的處境不好哇。”

“為什麼?”李明非常奇怪的問道:“從我得到的消息來看,除了您的邊關兵權被收回之外,其他的也沒有什麼損失呀。”這次李明的驚訝可不是假裝的,從康王那里傳來的消息來看,這幾位皇子的實力確實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你哪里知道。”李清苦笑了,對著劉章說道:“師傅,還是你來說吧,一提起這件事情我就心煩。”

久未開口的劉章這才望著李明,開口說道:“先生有所不知,眼前的局勢對李清相當不利,其實不僅僅是對李清,對李皎來說也是一樣的。其實這件事情關鍵就在那個太醫令王政的身上,我們大家都沒有想到,這個王政的醫術居然會有這麼高明,皇帝多年的疾病居然會被他治好了,這麼一來將我們的計劃全部打亂了。現在回過頭去再看這一切,不難發現我們的皇上是多麼的高明,輕松的趕走了張猛和尉遲雄,輕松的將罪名叩到兩位皇子頭上,輕松的迎取了滿朝文武大臣的感激和信賴,哎,我太小看他了,真是報應。你不知道,雖然表面上看皇帝並沒有對幾個皇子作太重的懲罰,但實際上並不是這麼回事,現在,企圖在一個月前起兵的李皎已經被軟禁在了大內,而他的封地則被皇上順勢的交給了蒙陰邊關新任元帥,前鐵甲軍統領柯霸來管理了,這個人是皇上絕對的親信,雖然以前名義上歸九門提督管理,但實際上,柯霸一直都在直接聽候皇上的調動,而這次借著收回兵權的機會,皇上終于把他連升六級,將他從一個從三品的云麾將軍直接生為正一品的元帥,真是青云直上,這次更是接受了李皎的三個州,雖然皇上還沒有宣布撤銷李皎的封地,但現在他的實力已經損失大半了。”

“有了李皎的前車之鑒,使得我們不得不考慮自己的事情,萬一皇上在解決完李皎之後將矛頭指向我們的話,那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所以,我們必須要實現做好准備。據我所知,皇上已經決定將康王定為太子的人選了,估計過完年之後就會向百官公布的,真要到了那個時候,我們的主動權可就一點都沒有了,所以,我們必須趕在這之前作出必要的反應手段!這就是我們冒險來找你的主要目的。”年邁的劉章表現出少有的氣勢,果敢而又決斷的神情在他臉上顯露無余。');

上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發展     下篇:第一百三十三章 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