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異域人生 第一百五十三章 放權  
   
第一百五十三章 放權



“心魔?”李明馬上就愣住了,這是什麼東西?練功就練功了,怎麼會出現個什麼心魔呢?

“對!”聖手王非常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這就叫心魔,這是我師門秘籍中記載的,心魔只出現在第二重心法和第三重心法中,假如能順利的克制心魔,進入第四重心法,那以後就在沒有任何阻擋了。但是,假如不能克制住心魔,那麼你永遠都不肯能突破第三重心法,而且,你將會徹底的變成一個嗜血的狂魔,最終被正道人士消滅。究竟為什麼會出現心魔,我現在也不知道,我只是猜測,可能是易筋經心法的特點所造成的。你也說過,這門內功是一個和尚獨創的,那麼他肯定不會讓一個心術不正的人去修行他的絕世武功,那樣的話會給天下帶來很大的災難,所以,我估計他是故意的在心法中加入了令人產生心魔的心法,以測定一個人心術的好壞。假如這個人心術不正,那麼他肯定抵制不住心魔的誘惑,最終也就無法連成絕世的武功。”

“抵禦心魔沒有什麼好的方法,只有克制,要盡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殺戮之心,平時盡量想一些好的事情,做一些好的事情,就像我當年那樣。當年我也曾產生過像你一樣的困境,性格變得非常沖動,並且不計後果,總想拿起什麼東西去殺人,但是,我本來就不是那樣的人,所以我能極力的克制住自己,後來,我發現了一個好方法,那就是救人、做善事,讓自己的善念去抵制自己的心魔。于是,從那時起我就不停的行走四方,用我的醫術治病救人,每治好一個病人,我就感覺到心中好受一點,相對的,心中嗜血的念頭也就消減一分,就這樣,我用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才完全化解了心中的惡念,也因為這一點,我在江湖上也闖出了很大的名聲,呵呵,這恐怕是我當初沒有預料到的。”

“所以,你必須要從這一點出發,心存善念,用善良真誠的心去對待別人,才能不被心魔影響。不過你倒不一定要學我,去四方游曆,治病救人。其實我覺得,只要你時時刻刻的想著解救天下黎明百姓,時時刻刻的想著要讓他們過好日子,這本身就是一種善念。我想,既然我已經擔任了統帥部的主席,那麼以後關于軍隊行動和作戰方面的事情你就暫時不要管了,以免刺激你的心魔增長,你看怎麼樣?你僅需要在大局上制定一個方向就可以了,具體怎麼做你就不要插手了。”

這也就是聖手王提出了這個條件,換作其他人,恐怕李明早就懷疑他的用心了,不過對于聖手王,李明是絕對的信任,所以,聽他提出這個要求,李明並沒有感到有什麼不妥。

“這樣最好,正好我不想管這些瑣碎的小事,我把你們推上各部門首腦的位置,就是為了讓你們多分擔一些我的工作,我也好抽出時間多考慮一下今後發展方向的問題。好了,如你所說,目前征兵訓練、接收兵權,以及隨後分水島的奪取工作就全托付給你了,我會和我岳父大人和尉遲將軍商量,讓他們盡量多協助你。”李明也很擔心自己的這種心理,畢竟這是他從來沒有經曆過的,所以,對于聖手王的建議他只有執行了。

回到山莊,李明馬上找到林凌峰,將自己的狀態和聖手王的話對林凌峰詳細地講了一遍,聽完後,林凌峰的臉上立即變得非常凝重。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糟糕了,聖手王的話我相信,因為我認識的幾個佛教高手確實提到過“心魔’這件事情,這也是佛門武功的一大特色了,至于目前的三大玄門武功,雖然是脫胎于易筋經,但都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情,這也是聖手王太忙了,沒有來得及提醒你,要不然,你馬上停止修煉易筋經,等你大事完成後再開始修煉會更好些。李明,你現在的事業正處于關鍵的地步,所以你絕對不能放手,雖然你手底下那些人,包括聖手王在內,都會盡心盡力的為你出謀劃策、為你出力,但是,事情的決策權始終是在你的手里,況且,你所想要建立的什麼制度,只有你心中才有一個底稿和框框,只有你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走,所以,以後的決策都要靠你安排,如果你放手太多的話,會造成你了解的情況不足,從而會影響你進一步的決策。”

“所以,聖手王的建議雖然是一個好方法,但顯然不適合于現在的你,我們必須另外想辦法。這樣吧,我去找聖手王談一談,看看還有沒有好辦法,這兩天你就呆在山莊里想你的計劃,暫時不要去想那些打打殺殺的事情。”說完,他站起身來急匆匆的出去了。

李明坐在椅子上愣了半天,這才無精打采的站起身來走了出去。他沒有想到,練武功居然練出了這種事情,居然會改變一個人的性格,這可真是聞所未聞的,沒辦法,在他們想出解決的方法之前,自己只有呆在山莊里賦閑了。

站在院子里,李明舉目望了往四周,自從回來之後,第一次感到無所適從,不知道要干些什麼。無奈中,只有一個人坐在涼亭中望著潺潺的溪水在那里發呆。

也不知道坐了多長時間,總之李明突然感到有人好像走近了自己,他猛然一驚,下意識的跳了起來,同時轉過身來揚起雙掌蓄勢待發。多次的偷襲讓他養成了一種條件反射,遇到有人從後面靠近的時候,他都會感到非常緊張。

看到他這個樣子,本來就怯怯的小富貴更是嚇得手足無措,站在李明面前諾諾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看到是他,李明在自嘲中又感到一絲驚奇。為了穩住他,李明特意給他派了五六個仆役來服侍他,整天好酒好菜的供養著他,同時每天還派人陪他游山逛水,碧泉島這麼大,任意挑選一個地方都能夠他玩上幾天的,總之李明是想要讓小富貴在這里拖上兩個月的,而且這麼好的生活相信小富貴也不會吵著要回去的,但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找上了自己。

“小富貴!你怎麼會想著來看我呢?怎麼樣,這幾天玩得還痛快吧。”李明急忙換上一幅笑臉,蹲在小富貴的面前露出非常關切的神色問道。

小富貴稍稍收起了一點忐忑的心情,怯怯的說道:“大......大都督,小富貴這次來只是想問一下,您什麼時候開始攻打分水島?這......我出來之前,皇上特意吩咐過,要小富貴經常催促一下您,讓您不要忘了皇上的旨意。”說完,他臉上陰晴不定,低垂著腦袋站在李明面前不敢看他,畢竟李明這些天派人對他照顧的無微不至,自己雖然是奉皇上的旨意說這些話,但總是感到這話有些責問的意思,讓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正發愁沒有事情做的李明頓時來了精神,他拉住小富貴,讓他坐在自己身邊,然後愁眉苦臉的說道:“小富貴呀,真不瞞你說,為了攻擊分水島,前幾天我親自帶領幾個高手去刺殺李皎,但是沒想到卻中了埋伏,為了掩護我,我的朋友西門虎至今還身受重傷,對了,我正要去探望他,你不跟我一起去嗎?其實你們住得很近,都在松濤閣里面,走吧,你也看看為了這次行動我這位朋友傷成什麼樣子。”說完,他迫不及待的拉起小富貴就往山下走去。他也確實是想要看看西門虎的傷勢了,無奈這些天忙著改組,根本就抽不出時間來,現在總算是有空了。

走進西門虎的房間時,西門虎正在和他的弟子坐在李明說著什麼,看見李明進來,他們急忙起身迎接,幾個人寒暄後分頭坐下。

西門虎的臉色依然是那麼蒼白,本來就瘦弱的身軀顯得更加消瘦了,剛才站起來的時候,很明顯下肢不穩,看來他的內力還是沒有恢複過來。

指著西門虎,李明對小富貴說道:“看到沒有?這就是我的大哥西門虎,為了襲擊李皎被打成重傷,至今還沒有恢複。所以,我不是沒有盡力,而是李皎的實力太強了,你回去對皇上回報的時候,盡量把我們這里的難處對皇上多提一點,畢竟這是事實,而不是你瞎編呢,不是嗎?要知道,李皎現在有將近五萬精兵,而我呢,只有臨檳城不到三萬兵馬,為了聚集足夠多的士兵,我必須到附近的各個駐軍處去收編他們,這個工作最少也要一個月的時間,所以,短時間的進攻是不可能了。”

小富貴急忙起身,對李明說道:“大都督您太多心了,其實您在皇宮的時候我都在服侍您,難道您還不明白我嗎?您放心,我的話絕對不會對您不利的,既然您有了充足的理由,小富貴也就能夠向皇上交差了,什麼時候您要進攻分水島了,就請您能通知我,因為這是皇上的規定。好了,小富貴就不打擾您了,告辭了。”

等小富貴走遠了,西門虎才高興的湊到李明面前笑道:“怎麼兄弟,好你天沒有見到你了,是不是把哥哥我忘了?呵呵,剛才那個是你們皇帝的特使?”

雖然知道他是在開玩笑,但李明還是急忙解釋道:“大哥您太冤枉我了,這幾天我都忙死了,還好,從今天開始我就放假了,大哥還沒有到島內去過吧,這些天我領你四處轉轉?碧泉島的美景可是列臨濱之冠,不看看要可惜了,至于小富貴嗎,我們都不要去管他了。”

西門虎大喜道:“真的?哈哈,這可是喜事,早聽說碧泉島風景優雅秀麗,卻一直無緣相見,來這里這幾天也天天在這里悶的話,你要再不表示表示的話,我可要走了。對了,今天你怎麼回事?怎麼有空來看我們了?”

李明笑道:“我的工作向來很忙,不過今天特殊,我沒有任何事情,走吧,我先帶你去西山崖,那里直臨半山湖,是一個觀賞湖色的好地點。”

西門虎馬上站了起來,笑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還怎麼拒絕?劉光,我們一起去吧,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現在正是你長見識的時候。”

劉光急忙笑著說道:“師傅的話說的極是,碧泉島處處都是美景,讓人看了都忍不住要做詩,想那西山崖的風景會更令人驚歎吧。”

西門虎笑道:“那是當然了,李明老弟親自推薦的地方還有錯?對了,你師傅林大俠哪里去了?”

李明不經意的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可能他出去了,目前不在山莊。”

“是這樣。”西門虎好像有點失望的說道:“原來他不在山莊阿,那可就要小心一點了,我聽說你被人刺殺已經很多次了?雖然島上是你的地盤,但也不能排除你的對手再次派來刺客,所以我建議你將你的寶劍和暗器都帶上,另外最好多找些侍衛相隨,你要知道,我可不敢讓你冒這個險,那樣的話你師傅會把我吃了。”

李明哈哈一笑,說道:“還是大哥想的周全,我就沒有想到這件事情,雖然以前有很多次刺殺了,但我還是常常忽視這個問題,總是沒有這個習慣,也總是以為島上是最安全的,看來,我是應該小心點了。”

帶著西門虎和劉光回到山莊,李明請他們兩個在聽泉閣稍坐片刻,他自己一頭鑽進了基地車,呆了白天才出來。

看到他進來了,西門虎站起身來說道:“好了,我們就不要磨蹭了,我都有點迫不及待了,快一點吧,還有啊,我現在可一點內力都沒有,你不要帶我上太險峻的地方,不然你就要受累了。”說到這里,他又問道:“你師傅呢?真的不在山莊嗎?我現在很想見一見他。”

李明拉著他的手向外邊走邊笑道:“我師傅?他整天是最忙的了,我估計現在他已經到了臨濱成了,林家莊的生意現在全靠他打點,所以整天都見不到他的人影。”

“原來是這樣。”西門虎點了點頭,望著一眼蔚藍的天空,又問道:“對了兄弟,我聽說你在江湖上被稱為“妙手”,你很了不起呀,不過也難怪,你的暗器這麼厲害,一般的高手肯定不是對手,那天晚上在分水島我也已經見識過威力了,真是殺人于無形。不過我很奇怪,憑借著你這種暗器,你完全可以在暗器榜上排首位的,卻為什麼僅僅排名第五呢?”

李明無奈的笑了笑,說道:“其實我並不想在江湖上混,只是有時候這些事情往往會自己往你頭上跑的。”說完,他走到涼亭中坐下,將自己出名的經過對西門虎講了一遍。

西門虎聽完哈哈大笑,說道:“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兄弟如果真地想在江湖上出名,憑借著你的暗器又怎麼會僅僅排第五呢?說到這里,我真得非常佩服你,如此厲害的暗器你都能做得出來,實在是太讓我不可思議了。對了,大哥我對你的暗器非常好奇,能不能讓我見識一下,以解我的好奇之心。”

李明笑道:“大哥想看,這還不簡單,拿去就是了。”邊說話,李明邊從懷中掏出手槍遞給西門虎。

西門虎接到手中,和劉光湊到一起欣賞了半天,口中不住地發出贊歎的聲音,末了,對李明贊道:“老弟真了不起,如此緊密的東西都能做得出來,看這樣子似乎全部都是用上等精鋼做成的,但是你怎麼將堅硬的精鋼做成如此光滑標准的形狀呢?真讓我佩服,對了,能不能讓老哥我過過癮,體驗一下這種絕世暗器的威力?”

李明微微一笑,說道:“這是當然的了,大哥既然想玩玩,我怎麼敢不答應呢?”說完,他接過手槍,將子彈上膛後遞給了西門虎,然後詳細地對他講解了三點成一線的瞄准方法和瞄准的技巧,並指著不遠處的一棵大樹說道:“按照我說的方法,沉住氣,摒住呼吸,瞄准追上面那個樹枝,輕輕叩動扳機試一下。”

西門虎依照他的指點,雙手握槍瞄准了大約在五十米外的那棵大樹,輕輕的一扣扳機,“砰”的一聲響,對面大樹上的一根樹枝轟然斷裂,帶著枯枝殘葉墜落在地上。

雖然早有准備,但西門虎還是被這一聲巨響嚇了一大跳,他抖了抖被震的發麻的手,看著前面落在地上的那棵大樹枝,不由得滿意地笑了笑,說道:“真的是非常理想,非常神奇,這種暗器的發射果然不需要任何武功為基礎,任何人都能使用,哈哈,真是太好了,兄弟,你認為你能不能躲得過這種暗器的攻擊呢?”說到這里,他突然將槍口對准了李明。

-------------

1、《花開堪折》:作者,雪域傾情,玄幻,

2、《商業三國》:作者,赤虎,曆史,

');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心魔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挾持